特别推荐>>



为什么日本保守派不愿承认慰安妇问题?

发布日期:2019-09-20 17:01
摘要:一位日裔美国人导演拍摄了纪录片《主战场》,试图研究为什么少数保守派仍在否认日本的战争暴行,他被诉以诽谤罪。民族主义者和普通日本民众是如何看待这个问题的?


日裔美国导演米吉·出崎上月在东京,他曾拍摄探讨慰安妇问题的纪录片《主战场》。

撰文 | MOTOKO RICH

OR--商业新媒体 】东京——当米吉·出崎(Miki Dezaki)决定拍一部纪录片作为毕业作品时,他审视了一个在日本政坛一再回响的问题:为什么75年后,一群极具政治影响力的保守派人士——一个人数不多但十分引人注目的群体——仍然在激烈驳斥已被国际社会接受的日本战时暴行叙述?

具体而言,出崎关注的是史学家所称的日军性奴役问题,在二战期间,来自朝鲜等国的数以万计女性沦为日本皇军的军妓。他详细研究了保守派的观点,即所谓的慰安妇实际上是有偿妓女。

最终,出崎没有被说服——他得出结论,保守派是“历史修正主义者”,并使用“种族主义”和“性别歧视”等词来描述他们的一些主张。现在,五名保守派人士正以诽谤罪起诉他。

他在电影中采访的保守派人士属于一个在日本政府最高层具有影响力的群体。他们参与构建了日本儿童所受的教育,决定什么艺术作品可以展出,或许最重要的是,他们还参与塑造日本外交政策的重要方面,尤其是对韩国的外交政策。

任何涉及这些女性的言论都可能激起保守派的愤怒。上个月,名古屋一场国际艺博会上的一尊象征韩国慰安妇的雕像招致恐怖主义威胁,组织者被迫关闭了一场展览。

出崎、他的支持者以及外界的历史学家认为,围绕他影片的诉讼表明,民族主义者想要让所有挑战他们的人不能发声,同时他们使用一切可能手段在传播的说法,甚至与1993年日本政府向慰安妇的正式道歉都是相抵触的。

“这部电影的主题是,他们为什么要抹去这段历史?”36岁的出崎说。

1993年的道歉对日本政治右翼来说是一个不断恶化的伤口,这其中包括日本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他曾坚称这些韩国女性不是性奴,因为没有证据表明她们是被迫进入妓院的。

日本和韩国之间的外交、经济和安全关系已达到多年来的最低点,这一破裂源起于一场激烈的争议,即日本如今应为殖民占领朝鲜半岛期间的恶行承担什么样的责任,其中也包括对待慰安妇的行为。

保守派一般都回避德国在为大屠杀赎罪时所进行的那种清算,他们辩称,这是因为日本在战争期间的行为并不比其他国家更糟糕,不应损害民族自豪感。

许多直接批评慰安妇问题主流观点的右翼人士都是年纪较大的日本人,但在年轻一代善用社交媒体的日本人中也有一群活动人士,一见到有人称慰安妇为性奴就会发起抨击。

“这个问题会让人很激动,”新罕布什尔州达特茅斯学院(Dartmouth College)政府学副教授、研究日本战争回忆的珍妮弗·林德(Jennifer Lind)说。

她说,这个问题在韩国也会引发激烈的情绪,活动人士不接受任何偏离女性被残酷奴役的说法。2015年,一家法院命令一名韩国学者对其书中的许多段落进行修改,书中暗示,士兵和慰安妇之间的关系并没有那么简单。

出崎的这部两小时的纪录片《主战场》(Shusenjo: The Main battle of The Comfort Women Issue)已经在日本和韩国上映,并将于今年秋天在美国的大学校园上映。

出崎是第二代日裔美国人,在佛罗里达州长大,从他的日本移民父母那里,他没有得到多少对慰安妇的认识,而他想知道,西方新闻媒体中对这段历史的叙述是不是“存在什么谬误”。

为了理解主流观点,他采访了历史学家、倡导者和律师,他们给出了自己的证据。有文件资料证明日本军方在妓院管理方面发挥着直接作用,数百名女性描述了所谓慰安所的悲惨状况。

但是,接受采访的主流专家也明确表示,没有直接证据证明日本军方实际诱拐了这些女性——保守派抓住了这一事实——而且他们坦言,对慰安妇人数的估计存在很大差异。

出崎在影片中着重讲述了一份1944年的美国陆军文件,这份被保守派引为证据的文件形容20名在缅甸接受问询的韩国慰安妇“无非是”一些妓女,“作为给士兵的福利而随军。”同一份文件称,这些女性是以“欺骗手段”被招进军中的。

退休历史教授吉见义明(Yoshiaki Yoshimi)发现了描述日军管理军妓院的关键文件,他表示,通过“否认这一点”,保守派“试图否认一切”。

影片大部分情节着眼于强迫的性质。出崎在片尾称,他被学者说服,他们称这些女性是被强迫或欺骗,违背她们的意愿为士兵提供性服务。他在片中作结称,对慰安妇的铭记,就是“对种族主义、性别歧视和法西斯主义”的反抗。

“我没有诋毁他们,”出崎谈及保守派时说。“我拍了一部影片记录这个问题,以及牵扯其中的人。”

他还说:“片中披露了信息,至于观众如何解读这些信息,取决于他们。”

但起诉出崎的人称他存在偏见。“‘历史修正主义’是个有着最大恶意的词,”日本新历史教科书编纂会(Japanese Society for History Textbook Reform)副会长藤冈信胜(Nobukatsu Fujioka)说,他的名片上写着“让我们创造我们引以为豪的日本!”

另一名原告藤木俊一(Shunichi Fujiki)在邮件中写道,“我认为这是一场澄清是谁捏造历史的抗争。”他还表示在美国,自由派“称保守派是‘种族隔离主义者’、‘3K党’、‘纳粹分子!’‘希特勒!’等,但实际上,他们所指的种族隔离主义者正是他们自己。”

在日本生活30余年的美国律师、知名电视评论员肯特·吉尔伯特(Kent Gilbert)表示,影片没有歪曲他的观点,但影片是个“政治宣传工具”。他表示慰安妇就是妓女。

“人人都知道,”他说。“你要想找妓女,找韩国人。我的天,满世界都是他们的妓女。”

除诋毁外,这起诉讼还指控出崎和发行公司东风影业(Tofoo Films)违约,称原告仅同意为出崎的毕业作业接受采访,而非一部商业片。原告要求赔偿,并暂停所有公映。

出崎和发行商的代理律师岩井真(Makoto Iwai,音)表示,受访者均签署了授权协议书,给予出崎完全的编辑控制权和版权。《纽约时报》查看了两个版本的授权协议书。

在片中出镜、曾为出崎的教授的东京上智大学(Sophia University)政治学者中野晃一(Koichi Nakano)表示,他认为原告是在找理由提起诉讼,因为影片的“诠释不完全符合他们的意愿”。

日本和韩国观众表示,影片有助于他们以新的方式理解慰安妇争议问题。上月底在首尔延世大学(Yonsei University)的一次放映会上,现年26岁的蔡敏珍(Chae Min-jin,音)表示,她“认识到我们韩国人终归并不真正了解日本右翼分子固执己见的背景和逻辑”。

日本一些观众表示,影片披露了他们历史教科书中所没有的信息。从事文案工作的自由职业者广濑翼(Tsubasa Hirose,音)在她的影评博客中写道,她一直都以为慰安妇“是在医院照看人,就像护士”。

“我一点都不了解,”她写道,“也没有任何机会去了解。”

出崎称他认为争论没有结束。

“我的结论不是最终的,”他说。“我并非全都了解。我觉得我可以基于我所知道的为我的结论辩护。”不过他也表示,“我一直都清楚,在我的论点中,也许会有某个因素是站不住脚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一位日裔美国人导演拍摄了纪录片《主战场》,试图研究为什么少数保守派仍在否认日本的战争暴行,他被诉以诽谤罪。民族主义者和普通日本民众是如何看待这个问题的?


日裔美国导演米吉·出崎上月在东京,他曾拍摄探讨慰安妇问题的纪录片《主战场》。

撰文 | MOTOKO RICH

OR--商业新媒体 】东京——当米吉·出崎(Miki Dezaki)决定拍一部纪录片作为毕业作品时,他审视了一个在日本政坛一再回响的问题:为什么75年后,一群极具政治影响力的保守派人士——一个人数不多但十分引人注目的群体——仍然在激烈驳斥已被国际社会接受的日本战时暴行叙述?

具体而言,出崎关注的是史学家所称的日军性奴役问题,在二战期间,来自朝鲜等国的数以万计女性沦为日本皇军的军妓。他详细研究了保守派的观点,即所谓的慰安妇实际上是有偿妓女。

最终,出崎没有被说服——他得出结论,保守派是“历史修正主义者”,并使用“种族主义”和“性别歧视”等词来描述他们的一些主张。现在,五名保守派人士正以诽谤罪起诉他。

他在电影中采访的保守派人士属于一个在日本政府最高层具有影响力的群体。他们参与构建了日本儿童所受的教育,决定什么艺术作品可以展出,或许最重要的是,他们还参与塑造日本外交政策的重要方面,尤其是对韩国的外交政策。

任何涉及这些女性的言论都可能激起保守派的愤怒。上个月,名古屋一场国际艺博会上的一尊象征韩国慰安妇的雕像招致恐怖主义威胁,组织者被迫关闭了一场展览。

出崎、他的支持者以及外界的历史学家认为,围绕他影片的诉讼表明,民族主义者想要让所有挑战他们的人不能发声,同时他们使用一切可能手段在传播的说法,甚至与1993年日本政府向慰安妇的正式道歉都是相抵触的。

“这部电影的主题是,他们为什么要抹去这段历史?”36岁的出崎说。

1993年的道歉对日本政治右翼来说是一个不断恶化的伤口,这其中包括日本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他曾坚称这些韩国女性不是性奴,因为没有证据表明她们是被迫进入妓院的。

日本和韩国之间的外交、经济和安全关系已达到多年来的最低点,这一破裂源起于一场激烈的争议,即日本如今应为殖民占领朝鲜半岛期间的恶行承担什么样的责任,其中也包括对待慰安妇的行为。

保守派一般都回避德国在为大屠杀赎罪时所进行的那种清算,他们辩称,这是因为日本在战争期间的行为并不比其他国家更糟糕,不应损害民族自豪感。

许多直接批评慰安妇问题主流观点的右翼人士都是年纪较大的日本人,但在年轻一代善用社交媒体的日本人中也有一群活动人士,一见到有人称慰安妇为性奴就会发起抨击。

“这个问题会让人很激动,”新罕布什尔州达特茅斯学院(Dartmouth College)政府学副教授、研究日本战争回忆的珍妮弗·林德(Jennifer Lind)说。

她说,这个问题在韩国也会引发激烈的情绪,活动人士不接受任何偏离女性被残酷奴役的说法。2015年,一家法院命令一名韩国学者对其书中的许多段落进行修改,书中暗示,士兵和慰安妇之间的关系并没有那么简单。

出崎的这部两小时的纪录片《主战场》(Shusenjo: The Main battle of The Comfort Women Issue)已经在日本和韩国上映,并将于今年秋天在美国的大学校园上映。

出崎是第二代日裔美国人,在佛罗里达州长大,从他的日本移民父母那里,他没有得到多少对慰安妇的认识,而他想知道,西方新闻媒体中对这段历史的叙述是不是“存在什么谬误”。

为了理解主流观点,他采访了历史学家、倡导者和律师,他们给出了自己的证据。有文件资料证明日本军方在妓院管理方面发挥着直接作用,数百名女性描述了所谓慰安所的悲惨状况。

但是,接受采访的主流专家也明确表示,没有直接证据证明日本军方实际诱拐了这些女性——保守派抓住了这一事实——而且他们坦言,对慰安妇人数的估计存在很大差异。

出崎在影片中着重讲述了一份1944年的美国陆军文件,这份被保守派引为证据的文件形容20名在缅甸接受问询的韩国慰安妇“无非是”一些妓女,“作为给士兵的福利而随军。”同一份文件称,这些女性是以“欺骗手段”被招进军中的。

退休历史教授吉见义明(Yoshiaki Yoshimi)发现了描述日军管理军妓院的关键文件,他表示,通过“否认这一点”,保守派“试图否认一切”。

影片大部分情节着眼于强迫的性质。出崎在片尾称,他被学者说服,他们称这些女性是被强迫或欺骗,违背她们的意愿为士兵提供性服务。他在片中作结称,对慰安妇的铭记,就是“对种族主义、性别歧视和法西斯主义”的反抗。

“我没有诋毁他们,”出崎谈及保守派时说。“我拍了一部影片记录这个问题,以及牵扯其中的人。”

他还说:“片中披露了信息,至于观众如何解读这些信息,取决于他们。”

但起诉出崎的人称他存在偏见。“‘历史修正主义’是个有着最大恶意的词,”日本新历史教科书编纂会(Japanese Society for History Textbook Reform)副会长藤冈信胜(Nobukatsu Fujioka)说,他的名片上写着“让我们创造我们引以为豪的日本!”

另一名原告藤木俊一(Shunichi Fujiki)在邮件中写道,“我认为这是一场澄清是谁捏造历史的抗争。”他还表示在美国,自由派“称保守派是‘种族隔离主义者’、‘3K党’、‘纳粹分子!’‘希特勒!’等,但实际上,他们所指的种族隔离主义者正是他们自己。”

在日本生活30余年的美国律师、知名电视评论员肯特·吉尔伯特(Kent Gilbert)表示,影片没有歪曲他的观点,但影片是个“政治宣传工具”。他表示慰安妇就是妓女。

“人人都知道,”他说。“你要想找妓女,找韩国人。我的天,满世界都是他们的妓女。”

除诋毁外,这起诉讼还指控出崎和发行公司东风影业(Tofoo Films)违约,称原告仅同意为出崎的毕业作业接受采访,而非一部商业片。原告要求赔偿,并暂停所有公映。

出崎和发行商的代理律师岩井真(Makoto Iwai,音)表示,受访者均签署了授权协议书,给予出崎完全的编辑控制权和版权。《纽约时报》查看了两个版本的授权协议书。

在片中出镜、曾为出崎的教授的东京上智大学(Sophia University)政治学者中野晃一(Koichi Nakano)表示,他认为原告是在找理由提起诉讼,因为影片的“诠释不完全符合他们的意愿”。

日本和韩国观众表示,影片有助于他们以新的方式理解慰安妇争议问题。上月底在首尔延世大学(Yonsei University)的一次放映会上,现年26岁的蔡敏珍(Chae Min-jin,音)表示,她“认识到我们韩国人终归并不真正了解日本右翼分子固执己见的背景和逻辑”。

日本一些观众表示,影片披露了他们历史教科书中所没有的信息。从事文案工作的自由职业者广濑翼(Tsubasa Hirose,音)在她的影评博客中写道,她一直都以为慰安妇“是在医院照看人,就像护士”。

“我一点都不了解,”她写道,“也没有任何机会去了解。”

出崎称他认为争论没有结束。

“我的结论不是最终的,”他说。“我并非全都了解。我觉得我可以基于我所知道的为我的结论辩护。”不过他也表示,“我一直都清楚,在我的论点中,也许会有某个因素是站不住脚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一位日裔美国人导演拍摄了纪录片《主战场》,试图研究为什么少数保守派仍在否认日本的战争暴行,他被诉以诽谤罪。民族主义者和普通日本民众是如何看待这个问题的?


日裔美国导演米吉·出崎上月在东京,他曾拍摄探讨慰安妇问题的纪录片《主战场》。

撰文 | MOTOKO RICH

OR--商业新媒体 】东京——当米吉·出崎(Miki Dezaki)决定拍一部纪录片作为毕业作品时,他审视了一个在日本政坛一再回响的问题:为什么75年后,一群极具政治影响力的保守派人士——一个人数不多但十分引人注目的群体——仍然在激烈驳斥已被国际社会接受的日本战时暴行叙述?

具体而言,出崎关注的是史学家所称的日军性奴役问题,在二战期间,来自朝鲜等国的数以万计女性沦为日本皇军的军妓。他详细研究了保守派的观点,即所谓的慰安妇实际上是有偿妓女。

最终,出崎没有被说服——他得出结论,保守派是“历史修正主义者”,并使用“种族主义”和“性别歧视”等词来描述他们的一些主张。现在,五名保守派人士正以诽谤罪起诉他。

他在电影中采访的保守派人士属于一个在日本政府最高层具有影响力的群体。他们参与构建了日本儿童所受的教育,决定什么艺术作品可以展出,或许最重要的是,他们还参与塑造日本外交政策的重要方面,尤其是对韩国的外交政策。

任何涉及这些女性的言论都可能激起保守派的愤怒。上个月,名古屋一场国际艺博会上的一尊象征韩国慰安妇的雕像招致恐怖主义威胁,组织者被迫关闭了一场展览。

出崎、他的支持者以及外界的历史学家认为,围绕他影片的诉讼表明,民族主义者想要让所有挑战他们的人不能发声,同时他们使用一切可能手段在传播的说法,甚至与1993年日本政府向慰安妇的正式道歉都是相抵触的。

“这部电影的主题是,他们为什么要抹去这段历史?”36岁的出崎说。

1993年的道歉对日本政治右翼来说是一个不断恶化的伤口,这其中包括日本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他曾坚称这些韩国女性不是性奴,因为没有证据表明她们是被迫进入妓院的。

日本和韩国之间的外交、经济和安全关系已达到多年来的最低点,这一破裂源起于一场激烈的争议,即日本如今应为殖民占领朝鲜半岛期间的恶行承担什么样的责任,其中也包括对待慰安妇的行为。

保守派一般都回避德国在为大屠杀赎罪时所进行的那种清算,他们辩称,这是因为日本在战争期间的行为并不比其他国家更糟糕,不应损害民族自豪感。

许多直接批评慰安妇问题主流观点的右翼人士都是年纪较大的日本人,但在年轻一代善用社交媒体的日本人中也有一群活动人士,一见到有人称慰安妇为性奴就会发起抨击。

“这个问题会让人很激动,”新罕布什尔州达特茅斯学院(Dartmouth College)政府学副教授、研究日本战争回忆的珍妮弗·林德(Jennifer Lind)说。

她说,这个问题在韩国也会引发激烈的情绪,活动人士不接受任何偏离女性被残酷奴役的说法。2015年,一家法院命令一名韩国学者对其书中的许多段落进行修改,书中暗示,士兵和慰安妇之间的关系并没有那么简单。

出崎的这部两小时的纪录片《主战场》(Shusenjo: The Main battle of The Comfort Women Issue)已经在日本和韩国上映,并将于今年秋天在美国的大学校园上映。

出崎是第二代日裔美国人,在佛罗里达州长大,从他的日本移民父母那里,他没有得到多少对慰安妇的认识,而他想知道,西方新闻媒体中对这段历史的叙述是不是“存在什么谬误”。

为了理解主流观点,他采访了历史学家、倡导者和律师,他们给出了自己的证据。有文件资料证明日本军方在妓院管理方面发挥着直接作用,数百名女性描述了所谓慰安所的悲惨状况。

但是,接受采访的主流专家也明确表示,没有直接证据证明日本军方实际诱拐了这些女性——保守派抓住了这一事实——而且他们坦言,对慰安妇人数的估计存在很大差异。

出崎在影片中着重讲述了一份1944年的美国陆军文件,这份被保守派引为证据的文件形容20名在缅甸接受问询的韩国慰安妇“无非是”一些妓女,“作为给士兵的福利而随军。”同一份文件称,这些女性是以“欺骗手段”被招进军中的。

退休历史教授吉见义明(Yoshiaki Yoshimi)发现了描述日军管理军妓院的关键文件,他表示,通过“否认这一点”,保守派“试图否认一切”。

影片大部分情节着眼于强迫的性质。出崎在片尾称,他被学者说服,他们称这些女性是被强迫或欺骗,违背她们的意愿为士兵提供性服务。他在片中作结称,对慰安妇的铭记,就是“对种族主义、性别歧视和法西斯主义”的反抗。

“我没有诋毁他们,”出崎谈及保守派时说。“我拍了一部影片记录这个问题,以及牵扯其中的人。”

他还说:“片中披露了信息,至于观众如何解读这些信息,取决于他们。”

但起诉出崎的人称他存在偏见。“‘历史修正主义’是个有着最大恶意的词,”日本新历史教科书编纂会(Japanese Society for History Textbook Reform)副会长藤冈信胜(Nobukatsu Fujioka)说,他的名片上写着“让我们创造我们引以为豪的日本!”

另一名原告藤木俊一(Shunichi Fujiki)在邮件中写道,“我认为这是一场澄清是谁捏造历史的抗争。”他还表示在美国,自由派“称保守派是‘种族隔离主义者’、‘3K党’、‘纳粹分子!’‘希特勒!’等,但实际上,他们所指的种族隔离主义者正是他们自己。”

在日本生活30余年的美国律师、知名电视评论员肯特·吉尔伯特(Kent Gilbert)表示,影片没有歪曲他的观点,但影片是个“政治宣传工具”。他表示慰安妇就是妓女。

“人人都知道,”他说。“你要想找妓女,找韩国人。我的天,满世界都是他们的妓女。”

除诋毁外,这起诉讼还指控出崎和发行公司东风影业(Tofoo Films)违约,称原告仅同意为出崎的毕业作业接受采访,而非一部商业片。原告要求赔偿,并暂停所有公映。

出崎和发行商的代理律师岩井真(Makoto Iwai,音)表示,受访者均签署了授权协议书,给予出崎完全的编辑控制权和版权。《纽约时报》查看了两个版本的授权协议书。

在片中出镜、曾为出崎的教授的东京上智大学(Sophia University)政治学者中野晃一(Koichi Nakano)表示,他认为原告是在找理由提起诉讼,因为影片的“诠释不完全符合他们的意愿”。

日本和韩国观众表示,影片有助于他们以新的方式理解慰安妇争议问题。上月底在首尔延世大学(Yonsei University)的一次放映会上,现年26岁的蔡敏珍(Chae Min-jin,音)表示,她“认识到我们韩国人终归并不真正了解日本右翼分子固执己见的背景和逻辑”。

日本一些观众表示,影片披露了他们历史教科书中所没有的信息。从事文案工作的自由职业者广濑翼(Tsubasa Hirose,音)在她的影评博客中写道,她一直都以为慰安妇“是在医院照看人,就像护士”。

“我一点都不了解,”她写道,“也没有任何机会去了解。”

出崎称他认为争论没有结束。

“我的结论不是最终的,”他说。“我并非全都了解。我觉得我可以基于我所知道的为我的结论辩护。”不过他也表示,“我一直都清楚,在我的论点中,也许会有某个因素是站不住脚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为什么日本保守派不愿承认慰安妇问题?

发布日期:2019-09-20 17:01
摘要:一位日裔美国人导演拍摄了纪录片《主战场》,试图研究为什么少数保守派仍在否认日本的战争暴行,他被诉以诽谤罪。民族主义者和普通日本民众是如何看待这个问题的?


日裔美国导演米吉·出崎上月在东京,他曾拍摄探讨慰安妇问题的纪录片《主战场》。

撰文 | MOTOKO RICH

OR--商业新媒体 】东京——当米吉·出崎(Miki Dezaki)决定拍一部纪录片作为毕业作品时,他审视了一个在日本政坛一再回响的问题:为什么75年后,一群极具政治影响力的保守派人士——一个人数不多但十分引人注目的群体——仍然在激烈驳斥已被国际社会接受的日本战时暴行叙述?

具体而言,出崎关注的是史学家所称的日军性奴役问题,在二战期间,来自朝鲜等国的数以万计女性沦为日本皇军的军妓。他详细研究了保守派的观点,即所谓的慰安妇实际上是有偿妓女。

最终,出崎没有被说服——他得出结论,保守派是“历史修正主义者”,并使用“种族主义”和“性别歧视”等词来描述他们的一些主张。现在,五名保守派人士正以诽谤罪起诉他。

他在电影中采访的保守派人士属于一个在日本政府最高层具有影响力的群体。他们参与构建了日本儿童所受的教育,决定什么艺术作品可以展出,或许最重要的是,他们还参与塑造日本外交政策的重要方面,尤其是对韩国的外交政策。

任何涉及这些女性的言论都可能激起保守派的愤怒。上个月,名古屋一场国际艺博会上的一尊象征韩国慰安妇的雕像招致恐怖主义威胁,组织者被迫关闭了一场展览。

出崎、他的支持者以及外界的历史学家认为,围绕他影片的诉讼表明,民族主义者想要让所有挑战他们的人不能发声,同时他们使用一切可能手段在传播的说法,甚至与1993年日本政府向慰安妇的正式道歉都是相抵触的。

“这部电影的主题是,他们为什么要抹去这段历史?”36岁的出崎说。

1993年的道歉对日本政治右翼来说是一个不断恶化的伤口,这其中包括日本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他曾坚称这些韩国女性不是性奴,因为没有证据表明她们是被迫进入妓院的。

日本和韩国之间的外交、经济和安全关系已达到多年来的最低点,这一破裂源起于一场激烈的争议,即日本如今应为殖民占领朝鲜半岛期间的恶行承担什么样的责任,其中也包括对待慰安妇的行为。

保守派一般都回避德国在为大屠杀赎罪时所进行的那种清算,他们辩称,这是因为日本在战争期间的行为并不比其他国家更糟糕,不应损害民族自豪感。

许多直接批评慰安妇问题主流观点的右翼人士都是年纪较大的日本人,但在年轻一代善用社交媒体的日本人中也有一群活动人士,一见到有人称慰安妇为性奴就会发起抨击。

“这个问题会让人很激动,”新罕布什尔州达特茅斯学院(Dartmouth College)政府学副教授、研究日本战争回忆的珍妮弗·林德(Jennifer Lind)说。

她说,这个问题在韩国也会引发激烈的情绪,活动人士不接受任何偏离女性被残酷奴役的说法。2015年,一家法院命令一名韩国学者对其书中的许多段落进行修改,书中暗示,士兵和慰安妇之间的关系并没有那么简单。

出崎的这部两小时的纪录片《主战场》(Shusenjo: The Main battle of The Comfort Women Issue)已经在日本和韩国上映,并将于今年秋天在美国的大学校园上映。

出崎是第二代日裔美国人,在佛罗里达州长大,从他的日本移民父母那里,他没有得到多少对慰安妇的认识,而他想知道,西方新闻媒体中对这段历史的叙述是不是“存在什么谬误”。

为了理解主流观点,他采访了历史学家、倡导者和律师,他们给出了自己的证据。有文件资料证明日本军方在妓院管理方面发挥着直接作用,数百名女性描述了所谓慰安所的悲惨状况。

但是,接受采访的主流专家也明确表示,没有直接证据证明日本军方实际诱拐了这些女性——保守派抓住了这一事实——而且他们坦言,对慰安妇人数的估计存在很大差异。

出崎在影片中着重讲述了一份1944年的美国陆军文件,这份被保守派引为证据的文件形容20名在缅甸接受问询的韩国慰安妇“无非是”一些妓女,“作为给士兵的福利而随军。”同一份文件称,这些女性是以“欺骗手段”被招进军中的。

退休历史教授吉见义明(Yoshiaki Yoshimi)发现了描述日军管理军妓院的关键文件,他表示,通过“否认这一点”,保守派“试图否认一切”。

影片大部分情节着眼于强迫的性质。出崎在片尾称,他被学者说服,他们称这些女性是被强迫或欺骗,违背她们的意愿为士兵提供性服务。他在片中作结称,对慰安妇的铭记,就是“对种族主义、性别歧视和法西斯主义”的反抗。

“我没有诋毁他们,”出崎谈及保守派时说。“我拍了一部影片记录这个问题,以及牵扯其中的人。”

他还说:“片中披露了信息,至于观众如何解读这些信息,取决于他们。”

但起诉出崎的人称他存在偏见。“‘历史修正主义’是个有着最大恶意的词,”日本新历史教科书编纂会(Japanese Society for History Textbook Reform)副会长藤冈信胜(Nobukatsu Fujioka)说,他的名片上写着“让我们创造我们引以为豪的日本!”

另一名原告藤木俊一(Shunichi Fujiki)在邮件中写道,“我认为这是一场澄清是谁捏造历史的抗争。”他还表示在美国,自由派“称保守派是‘种族隔离主义者’、‘3K党’、‘纳粹分子!’‘希特勒!’等,但实际上,他们所指的种族隔离主义者正是他们自己。”

在日本生活30余年的美国律师、知名电视评论员肯特·吉尔伯特(Kent Gilbert)表示,影片没有歪曲他的观点,但影片是个“政治宣传工具”。他表示慰安妇就是妓女。

“人人都知道,”他说。“你要想找妓女,找韩国人。我的天,满世界都是他们的妓女。”

除诋毁外,这起诉讼还指控出崎和发行公司东风影业(Tofoo Films)违约,称原告仅同意为出崎的毕业作业接受采访,而非一部商业片。原告要求赔偿,并暂停所有公映。

出崎和发行商的代理律师岩井真(Makoto Iwai,音)表示,受访者均签署了授权协议书,给予出崎完全的编辑控制权和版权。《纽约时报》查看了两个版本的授权协议书。

在片中出镜、曾为出崎的教授的东京上智大学(Sophia University)政治学者中野晃一(Koichi Nakano)表示,他认为原告是在找理由提起诉讼,因为影片的“诠释不完全符合他们的意愿”。

日本和韩国观众表示,影片有助于他们以新的方式理解慰安妇争议问题。上月底在首尔延世大学(Yonsei University)的一次放映会上,现年26岁的蔡敏珍(Chae Min-jin,音)表示,她“认识到我们韩国人终归并不真正了解日本右翼分子固执己见的背景和逻辑”。

日本一些观众表示,影片披露了他们历史教科书中所没有的信息。从事文案工作的自由职业者广濑翼(Tsubasa Hirose,音)在她的影评博客中写道,她一直都以为慰安妇“是在医院照看人,就像护士”。

“我一点都不了解,”她写道,“也没有任何机会去了解。”

出崎称他认为争论没有结束。

“我的结论不是最终的,”他说。“我并非全都了解。我觉得我可以基于我所知道的为我的结论辩护。”不过他也表示,“我一直都清楚,在我的论点中,也许会有某个因素是站不住脚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一位日裔美国人导演拍摄了纪录片《主战场》,试图研究为什么少数保守派仍在否认日本的战争暴行,他被诉以诽谤罪。民族主义者和普通日本民众是如何看待这个问题的?


日裔美国导演米吉·出崎上月在东京,他曾拍摄探讨慰安妇问题的纪录片《主战场》。

撰文 | MOTOKO RICH

OR--商业新媒体 】东京——当米吉·出崎(Miki Dezaki)决定拍一部纪录片作为毕业作品时,他审视了一个在日本政坛一再回响的问题:为什么75年后,一群极具政治影响力的保守派人士——一个人数不多但十分引人注目的群体——仍然在激烈驳斥已被国际社会接受的日本战时暴行叙述?

具体而言,出崎关注的是史学家所称的日军性奴役问题,在二战期间,来自朝鲜等国的数以万计女性沦为日本皇军的军妓。他详细研究了保守派的观点,即所谓的慰安妇实际上是有偿妓女。

最终,出崎没有被说服——他得出结论,保守派是“历史修正主义者”,并使用“种族主义”和“性别歧视”等词来描述他们的一些主张。现在,五名保守派人士正以诽谤罪起诉他。

他在电影中采访的保守派人士属于一个在日本政府最高层具有影响力的群体。他们参与构建了日本儿童所受的教育,决定什么艺术作品可以展出,或许最重要的是,他们还参与塑造日本外交政策的重要方面,尤其是对韩国的外交政策。

任何涉及这些女性的言论都可能激起保守派的愤怒。上个月,名古屋一场国际艺博会上的一尊象征韩国慰安妇的雕像招致恐怖主义威胁,组织者被迫关闭了一场展览。

出崎、他的支持者以及外界的历史学家认为,围绕他影片的诉讼表明,民族主义者想要让所有挑战他们的人不能发声,同时他们使用一切可能手段在传播的说法,甚至与1993年日本政府向慰安妇的正式道歉都是相抵触的。

“这部电影的主题是,他们为什么要抹去这段历史?”36岁的出崎说。

1993年的道歉对日本政治右翼来说是一个不断恶化的伤口,这其中包括日本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他曾坚称这些韩国女性不是性奴,因为没有证据表明她们是被迫进入妓院的。

日本和韩国之间的外交、经济和安全关系已达到多年来的最低点,这一破裂源起于一场激烈的争议,即日本如今应为殖民占领朝鲜半岛期间的恶行承担什么样的责任,其中也包括对待慰安妇的行为。

保守派一般都回避德国在为大屠杀赎罪时所进行的那种清算,他们辩称,这是因为日本在战争期间的行为并不比其他国家更糟糕,不应损害民族自豪感。

许多直接批评慰安妇问题主流观点的右翼人士都是年纪较大的日本人,但在年轻一代善用社交媒体的日本人中也有一群活动人士,一见到有人称慰安妇为性奴就会发起抨击。

“这个问题会让人很激动,”新罕布什尔州达特茅斯学院(Dartmouth College)政府学副教授、研究日本战争回忆的珍妮弗·林德(Jennifer Lind)说。

她说,这个问题在韩国也会引发激烈的情绪,活动人士不接受任何偏离女性被残酷奴役的说法。2015年,一家法院命令一名韩国学者对其书中的许多段落进行修改,书中暗示,士兵和慰安妇之间的关系并没有那么简单。

出崎的这部两小时的纪录片《主战场》(Shusenjo: The Main battle of The Comfort Women Issue)已经在日本和韩国上映,并将于今年秋天在美国的大学校园上映。

出崎是第二代日裔美国人,在佛罗里达州长大,从他的日本移民父母那里,他没有得到多少对慰安妇的认识,而他想知道,西方新闻媒体中对这段历史的叙述是不是“存在什么谬误”。

为了理解主流观点,他采访了历史学家、倡导者和律师,他们给出了自己的证据。有文件资料证明日本军方在妓院管理方面发挥着直接作用,数百名女性描述了所谓慰安所的悲惨状况。

但是,接受采访的主流专家也明确表示,没有直接证据证明日本军方实际诱拐了这些女性——保守派抓住了这一事实——而且他们坦言,对慰安妇人数的估计存在很大差异。

出崎在影片中着重讲述了一份1944年的美国陆军文件,这份被保守派引为证据的文件形容20名在缅甸接受问询的韩国慰安妇“无非是”一些妓女,“作为给士兵的福利而随军。”同一份文件称,这些女性是以“欺骗手段”被招进军中的。

退休历史教授吉见义明(Yoshiaki Yoshimi)发现了描述日军管理军妓院的关键文件,他表示,通过“否认这一点”,保守派“试图否认一切”。

影片大部分情节着眼于强迫的性质。出崎在片尾称,他被学者说服,他们称这些女性是被强迫或欺骗,违背她们的意愿为士兵提供性服务。他在片中作结称,对慰安妇的铭记,就是“对种族主义、性别歧视和法西斯主义”的反抗。

“我没有诋毁他们,”出崎谈及保守派时说。“我拍了一部影片记录这个问题,以及牵扯其中的人。”

他还说:“片中披露了信息,至于观众如何解读这些信息,取决于他们。”

但起诉出崎的人称他存在偏见。“‘历史修正主义’是个有着最大恶意的词,”日本新历史教科书编纂会(Japanese Society for History Textbook Reform)副会长藤冈信胜(Nobukatsu Fujioka)说,他的名片上写着“让我们创造我们引以为豪的日本!”

另一名原告藤木俊一(Shunichi Fujiki)在邮件中写道,“我认为这是一场澄清是谁捏造历史的抗争。”他还表示在美国,自由派“称保守派是‘种族隔离主义者’、‘3K党’、‘纳粹分子!’‘希特勒!’等,但实际上,他们所指的种族隔离主义者正是他们自己。”

在日本生活30余年的美国律师、知名电视评论员肯特·吉尔伯特(Kent Gilbert)表示,影片没有歪曲他的观点,但影片是个“政治宣传工具”。他表示慰安妇就是妓女。

“人人都知道,”他说。“你要想找妓女,找韩国人。我的天,满世界都是他们的妓女。”

除诋毁外,这起诉讼还指控出崎和发行公司东风影业(Tofoo Films)违约,称原告仅同意为出崎的毕业作业接受采访,而非一部商业片。原告要求赔偿,并暂停所有公映。

出崎和发行商的代理律师岩井真(Makoto Iwai,音)表示,受访者均签署了授权协议书,给予出崎完全的编辑控制权和版权。《纽约时报》查看了两个版本的授权协议书。

在片中出镜、曾为出崎的教授的东京上智大学(Sophia University)政治学者中野晃一(Koichi Nakano)表示,他认为原告是在找理由提起诉讼,因为影片的“诠释不完全符合他们的意愿”。

日本和韩国观众表示,影片有助于他们以新的方式理解慰安妇争议问题。上月底在首尔延世大学(Yonsei University)的一次放映会上,现年26岁的蔡敏珍(Chae Min-jin,音)表示,她“认识到我们韩国人终归并不真正了解日本右翼分子固执己见的背景和逻辑”。

日本一些观众表示,影片披露了他们历史教科书中所没有的信息。从事文案工作的自由职业者广濑翼(Tsubasa Hirose,音)在她的影评博客中写道,她一直都以为慰安妇“是在医院照看人,就像护士”。

“我一点都不了解,”她写道,“也没有任何机会去了解。”

出崎称他认为争论没有结束。

“我的结论不是最终的,”他说。“我并非全都了解。我觉得我可以基于我所知道的为我的结论辩护。”不过他也表示,“我一直都清楚,在我的论点中,也许会有某个因素是站不住脚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