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美联储干预回购市场的背后

发布日期:2019-09-20 07:25
摘要:隔夜利率面临上行压力,是准备金变得越来越少的标志。市场人士认为,想长久解决这个问题,需要央行再次扩大其资产负债表。



迈克尔•麦肯齐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纽约联邦储备银行(Federal Reserve Bank of New York)在金融市场救火方面享有良好声誉,尤其是在为银行和投资者提供短期融资这一神秘而关键的领域。

纽约联储连续第二天救火,向金融体系注入资金。有迹象表明,该行周三提供的750亿美元资金,将有助于缓解回购领域的融资压力。回购是债券市场管道中一个令人讨厌但重要的部分。

许多人还记得,回购市场出现问题曾是2008年投资银行出现资金问题的一个症状。在回购市场中,银行和投资者使用美国国债作为抵押品通过隔夜拆借获得现金。

但目前的情况并非如此。相反,本周隔夜利率的大幅上升反映了一个已经持续了数年的问题。最终,这意味着美联储(Fed)将不得不重新购买更多美国国债,从而扩大其资产负债表。

在实施量化宽松时期,美联储通过从银行购买美国国债和抵押债券向金融体系注入资金,银行随后将这些现金作为超额准备金存放在央行。那些超额准备金于2014年7月达到了2.9万亿美元的峰值,随后开始减少。这是因为美联储开始通过停止购买债券缩减其资产负债表。同时,流通中的美国国债规模有所扩大,为美国不断增加的预算赤字提供了资金。

当回购利率如本周这样飙升时,就表明金融体系中没有足够的现金。几年前就有人预见到了这样的结果,纽约联储市场操作与市场分析主管洛里•洛根(Lorie Logan)就在2017年5月表示:“隔夜利率面临上行压力,是准备金变得越来越少的直接标志。”

分析师表示,目前美联储持有1.4万亿美元银行准备金,这一数额似乎很大,但由于监管和流动性要求,大部分准备金是无法使用的。

这使得当银行从回购市场中借款变得更加困难时,几乎没有多余的现金能够供它们使用。本周回购利率的飙升反映出了两股力量——企业纷纷从货币市场账户中提取现金,以便在9月15日的最后期限前缴纳公司税;同时,近期抛售的大量美国国债让银行难以招架,它们需要现金来支付。最终的结果是,隔夜回购利率从2.25%左右飙升至10%的峰值。

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的乔•拉沃尔尼亚(Joe LaVorgna)表示:“不断增加的融资需求事实上在抽干银行体系中的准备金,因为一级交易商需要(吸收)拍卖的美国国债。随后出现的准备金不足会导致隔夜融资成本上升。”

在纽约联储临时向金融体系注资之后,许多市场人士认为,要想长久地解决这个问题,还需要央行再次扩大其资产负债表规模,即使是适度地扩大。

百达(Pictet)高级经济学家托马斯•科斯泰格(Thomas Costerg)认为:“美联储需要留出一定的银行准备金作为缓冲,他们将需要重新开始购买(美国国债)。”

美银美林(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分析师估计,美联储明年将购买总计4000亿美元的美国国债。这反映出,每年注资2500亿美元将恢复“‘充裕的’准备金水平,再加上(1500亿美元的)缓冲资金”,即可“维持这一水平”。

金融管道是个技术问题,但很重要。恢复量化宽松(至少是极小幅度的恢复)的日子似乎比许多人想的要更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隔夜利率面临上行压力,是准备金变得越来越少的标志。市场人士认为,想长久解决这个问题,需要央行再次扩大其资产负债表。



迈克尔•麦肯齐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纽约联邦储备银行(Federal Reserve Bank of New York)在金融市场救火方面享有良好声誉,尤其是在为银行和投资者提供短期融资这一神秘而关键的领域。

纽约联储连续第二天救火,向金融体系注入资金。有迹象表明,该行周三提供的750亿美元资金,将有助于缓解回购领域的融资压力。回购是债券市场管道中一个令人讨厌但重要的部分。

许多人还记得,回购市场出现问题曾是2008年投资银行出现资金问题的一个症状。在回购市场中,银行和投资者使用美国国债作为抵押品通过隔夜拆借获得现金。

但目前的情况并非如此。相反,本周隔夜利率的大幅上升反映了一个已经持续了数年的问题。最终,这意味着美联储(Fed)将不得不重新购买更多美国国债,从而扩大其资产负债表。

在实施量化宽松时期,美联储通过从银行购买美国国债和抵押债券向金融体系注入资金,银行随后将这些现金作为超额准备金存放在央行。那些超额准备金于2014年7月达到了2.9万亿美元的峰值,随后开始减少。这是因为美联储开始通过停止购买债券缩减其资产负债表。同时,流通中的美国国债规模有所扩大,为美国不断增加的预算赤字提供了资金。

当回购利率如本周这样飙升时,就表明金融体系中没有足够的现金。几年前就有人预见到了这样的结果,纽约联储市场操作与市场分析主管洛里•洛根(Lorie Logan)就在2017年5月表示:“隔夜利率面临上行压力,是准备金变得越来越少的直接标志。”

分析师表示,目前美联储持有1.4万亿美元银行准备金,这一数额似乎很大,但由于监管和流动性要求,大部分准备金是无法使用的。

这使得当银行从回购市场中借款变得更加困难时,几乎没有多余的现金能够供它们使用。本周回购利率的飙升反映出了两股力量——企业纷纷从货币市场账户中提取现金,以便在9月15日的最后期限前缴纳公司税;同时,近期抛售的大量美国国债让银行难以招架,它们需要现金来支付。最终的结果是,隔夜回购利率从2.25%左右飙升至10%的峰值。

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的乔•拉沃尔尼亚(Joe LaVorgna)表示:“不断增加的融资需求事实上在抽干银行体系中的准备金,因为一级交易商需要(吸收)拍卖的美国国债。随后出现的准备金不足会导致隔夜融资成本上升。”

在纽约联储临时向金融体系注资之后,许多市场人士认为,要想长久地解决这个问题,还需要央行再次扩大其资产负债表规模,即使是适度地扩大。

百达(Pictet)高级经济学家托马斯•科斯泰格(Thomas Costerg)认为:“美联储需要留出一定的银行准备金作为缓冲,他们将需要重新开始购买(美国国债)。”

美银美林(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分析师估计,美联储明年将购买总计4000亿美元的美国国债。这反映出,每年注资2500亿美元将恢复“‘充裕的’准备金水平,再加上(1500亿美元的)缓冲资金”,即可“维持这一水平”。

金融管道是个技术问题,但很重要。恢复量化宽松(至少是极小幅度的恢复)的日子似乎比许多人想的要更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隔夜利率面临上行压力,是准备金变得越来越少的标志。市场人士认为,想长久解决这个问题,需要央行再次扩大其资产负债表。



迈克尔•麦肯齐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纽约联邦储备银行(Federal Reserve Bank of New York)在金融市场救火方面享有良好声誉,尤其是在为银行和投资者提供短期融资这一神秘而关键的领域。

纽约联储连续第二天救火,向金融体系注入资金。有迹象表明,该行周三提供的750亿美元资金,将有助于缓解回购领域的融资压力。回购是债券市场管道中一个令人讨厌但重要的部分。

许多人还记得,回购市场出现问题曾是2008年投资银行出现资金问题的一个症状。在回购市场中,银行和投资者使用美国国债作为抵押品通过隔夜拆借获得现金。

但目前的情况并非如此。相反,本周隔夜利率的大幅上升反映了一个已经持续了数年的问题。最终,这意味着美联储(Fed)将不得不重新购买更多美国国债,从而扩大其资产负债表。

在实施量化宽松时期,美联储通过从银行购买美国国债和抵押债券向金融体系注入资金,银行随后将这些现金作为超额准备金存放在央行。那些超额准备金于2014年7月达到了2.9万亿美元的峰值,随后开始减少。这是因为美联储开始通过停止购买债券缩减其资产负债表。同时,流通中的美国国债规模有所扩大,为美国不断增加的预算赤字提供了资金。

当回购利率如本周这样飙升时,就表明金融体系中没有足够的现金。几年前就有人预见到了这样的结果,纽约联储市场操作与市场分析主管洛里•洛根(Lorie Logan)就在2017年5月表示:“隔夜利率面临上行压力,是准备金变得越来越少的直接标志。”

分析师表示,目前美联储持有1.4万亿美元银行准备金,这一数额似乎很大,但由于监管和流动性要求,大部分准备金是无法使用的。

这使得当银行从回购市场中借款变得更加困难时,几乎没有多余的现金能够供它们使用。本周回购利率的飙升反映出了两股力量——企业纷纷从货币市场账户中提取现金,以便在9月15日的最后期限前缴纳公司税;同时,近期抛售的大量美国国债让银行难以招架,它们需要现金来支付。最终的结果是,隔夜回购利率从2.25%左右飙升至10%的峰值。

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的乔•拉沃尔尼亚(Joe LaVorgna)表示:“不断增加的融资需求事实上在抽干银行体系中的准备金,因为一级交易商需要(吸收)拍卖的美国国债。随后出现的准备金不足会导致隔夜融资成本上升。”

在纽约联储临时向金融体系注资之后,许多市场人士认为,要想长久地解决这个问题,还需要央行再次扩大其资产负债表规模,即使是适度地扩大。

百达(Pictet)高级经济学家托马斯•科斯泰格(Thomas Costerg)认为:“美联储需要留出一定的银行准备金作为缓冲,他们将需要重新开始购买(美国国债)。”

美银美林(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分析师估计,美联储明年将购买总计4000亿美元的美国国债。这反映出,每年注资2500亿美元将恢复“‘充裕的’准备金水平,再加上(1500亿美元的)缓冲资金”,即可“维持这一水平”。

金融管道是个技术问题,但很重要。恢复量化宽松(至少是极小幅度的恢复)的日子似乎比许多人想的要更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美联储干预回购市场的背后

发布日期:2019-09-20 07:25
摘要:隔夜利率面临上行压力,是准备金变得越来越少的标志。市场人士认为,想长久解决这个问题,需要央行再次扩大其资产负债表。



迈克尔•麦肯齐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纽约联邦储备银行(Federal Reserve Bank of New York)在金融市场救火方面享有良好声誉,尤其是在为银行和投资者提供短期融资这一神秘而关键的领域。

纽约联储连续第二天救火,向金融体系注入资金。有迹象表明,该行周三提供的750亿美元资金,将有助于缓解回购领域的融资压力。回购是债券市场管道中一个令人讨厌但重要的部分。

许多人还记得,回购市场出现问题曾是2008年投资银行出现资金问题的一个症状。在回购市场中,银行和投资者使用美国国债作为抵押品通过隔夜拆借获得现金。

但目前的情况并非如此。相反,本周隔夜利率的大幅上升反映了一个已经持续了数年的问题。最终,这意味着美联储(Fed)将不得不重新购买更多美国国债,从而扩大其资产负债表。

在实施量化宽松时期,美联储通过从银行购买美国国债和抵押债券向金融体系注入资金,银行随后将这些现金作为超额准备金存放在央行。那些超额准备金于2014年7月达到了2.9万亿美元的峰值,随后开始减少。这是因为美联储开始通过停止购买债券缩减其资产负债表。同时,流通中的美国国债规模有所扩大,为美国不断增加的预算赤字提供了资金。

当回购利率如本周这样飙升时,就表明金融体系中没有足够的现金。几年前就有人预见到了这样的结果,纽约联储市场操作与市场分析主管洛里•洛根(Lorie Logan)就在2017年5月表示:“隔夜利率面临上行压力,是准备金变得越来越少的直接标志。”

分析师表示,目前美联储持有1.4万亿美元银行准备金,这一数额似乎很大,但由于监管和流动性要求,大部分准备金是无法使用的。

这使得当银行从回购市场中借款变得更加困难时,几乎没有多余的现金能够供它们使用。本周回购利率的飙升反映出了两股力量——企业纷纷从货币市场账户中提取现金,以便在9月15日的最后期限前缴纳公司税;同时,近期抛售的大量美国国债让银行难以招架,它们需要现金来支付。最终的结果是,隔夜回购利率从2.25%左右飙升至10%的峰值。

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的乔•拉沃尔尼亚(Joe LaVorgna)表示:“不断增加的融资需求事实上在抽干银行体系中的准备金,因为一级交易商需要(吸收)拍卖的美国国债。随后出现的准备金不足会导致隔夜融资成本上升。”

在纽约联储临时向金融体系注资之后,许多市场人士认为,要想长久地解决这个问题,还需要央行再次扩大其资产负债表规模,即使是适度地扩大。

百达(Pictet)高级经济学家托马斯•科斯泰格(Thomas Costerg)认为:“美联储需要留出一定的银行准备金作为缓冲,他们将需要重新开始购买(美国国债)。”

美银美林(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分析师估计,美联储明年将购买总计4000亿美元的美国国债。这反映出,每年注资2500亿美元将恢复“‘充裕的’准备金水平,再加上(1500亿美元的)缓冲资金”,即可“维持这一水平”。

金融管道是个技术问题,但很重要。恢复量化宽松(至少是极小幅度的恢复)的日子似乎比许多人想的要更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隔夜利率面临上行压力,是准备金变得越来越少的标志。市场人士认为,想长久解决这个问题,需要央行再次扩大其资产负债表。



迈克尔•麦肯齐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纽约联邦储备银行(Federal Reserve Bank of New York)在金融市场救火方面享有良好声誉,尤其是在为银行和投资者提供短期融资这一神秘而关键的领域。

纽约联储连续第二天救火,向金融体系注入资金。有迹象表明,该行周三提供的750亿美元资金,将有助于缓解回购领域的融资压力。回购是债券市场管道中一个令人讨厌但重要的部分。

许多人还记得,回购市场出现问题曾是2008年投资银行出现资金问题的一个症状。在回购市场中,银行和投资者使用美国国债作为抵押品通过隔夜拆借获得现金。

但目前的情况并非如此。相反,本周隔夜利率的大幅上升反映了一个已经持续了数年的问题。最终,这意味着美联储(Fed)将不得不重新购买更多美国国债,从而扩大其资产负债表。

在实施量化宽松时期,美联储通过从银行购买美国国债和抵押债券向金融体系注入资金,银行随后将这些现金作为超额准备金存放在央行。那些超额准备金于2014年7月达到了2.9万亿美元的峰值,随后开始减少。这是因为美联储开始通过停止购买债券缩减其资产负债表。同时,流通中的美国国债规模有所扩大,为美国不断增加的预算赤字提供了资金。

当回购利率如本周这样飙升时,就表明金融体系中没有足够的现金。几年前就有人预见到了这样的结果,纽约联储市场操作与市场分析主管洛里•洛根(Lorie Logan)就在2017年5月表示:“隔夜利率面临上行压力,是准备金变得越来越少的直接标志。”

分析师表示,目前美联储持有1.4万亿美元银行准备金,这一数额似乎很大,但由于监管和流动性要求,大部分准备金是无法使用的。

这使得当银行从回购市场中借款变得更加困难时,几乎没有多余的现金能够供它们使用。本周回购利率的飙升反映出了两股力量——企业纷纷从货币市场账户中提取现金,以便在9月15日的最后期限前缴纳公司税;同时,近期抛售的大量美国国债让银行难以招架,它们需要现金来支付。最终的结果是,隔夜回购利率从2.25%左右飙升至10%的峰值。

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的乔•拉沃尔尼亚(Joe LaVorgna)表示:“不断增加的融资需求事实上在抽干银行体系中的准备金,因为一级交易商需要(吸收)拍卖的美国国债。随后出现的准备金不足会导致隔夜融资成本上升。”

在纽约联储临时向金融体系注资之后,许多市场人士认为,要想长久地解决这个问题,还需要央行再次扩大其资产负债表规模,即使是适度地扩大。

百达(Pictet)高级经济学家托马斯•科斯泰格(Thomas Costerg)认为:“美联储需要留出一定的银行准备金作为缓冲,他们将需要重新开始购买(美国国债)。”

美银美林(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分析师估计,美联储明年将购买总计4000亿美元的美国国债。这反映出,每年注资2500亿美元将恢复“‘充裕的’准备金水平,再加上(1500亿美元的)缓冲资金”,即可“维持这一水平”。

金融管道是个技术问题,但很重要。恢复量化宽松(至少是极小幅度的恢复)的日子似乎比许多人想的要更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