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OR



吸管大战之消费者反击

发布日期:2019-09-20 07:13
摘要:直到不久前,反对塑料吸管的主力军还都是坚定的环保主义者,但消费者的态度在迅速转变,这迫使企业采取行动。



撰文 |  吉莲•邰蒂

OR--商业新媒体 】几个星期前,我问我的十几岁的女儿们想去哪里吃饭。她们说:“只要不使用塑料吸管的地方都行!”这件事揭示了一个现象。直到不久前,反对塑料吸管的主力军还都是坚定的环保主义者——绿色运动人士多年来一直警告说,一次性塑料制品会造成令人担忧的污染问题,因为它们无处不在,而且不可生物降解(据估计,2017年美国每天使用2亿至5亿支塑料吸管)。

塑料吸管在消费文化中根深蒂固,特别是在美国,以至于很难想象有一天它们会消失。事实上,星巴克(Starbucks)的绿色塑料吸管一直是其品牌中令人熟悉的一部分,直至2018年该公司宣布计划到2020年在所有门店中取消塑料吸管。

反塑料抗议活动突然爆发——这一幕无疑会在下周的联合国气候行动峰会(Climate Action Summit)上重演。许多咖啡馆、酒吧和餐馆都承诺用鸭嘴杯和/或纸吸管替换这种问题塑料制品。Juice Press等纽约的时尚小店走得更远,他们现在正在销售可重复使用的金属吸管。从圣地亚哥到迈阿密海滩等自由投票地区的市政当局禁止使用塑料吸管。

该问题甚至出现在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最近一次的辩论中——一些候选人被质问他们是否会推行全国禁令(卡玛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说她赞成全国禁令,尽管她承认她发现纸吸管没有吸引力,因为它们很容易溶解)。

这个问题变得如此受关注,以至于不可避免地引起了反弹。今年夏初,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谴责了塑料禁令,他的竞选团队开始销售“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大红色塑料吸管(广告语是“自由主义的纸吸管不管用”)。他的忠诚的选民们购买了非常多的吸管,据说已经筹集了80多万美元;欢迎加入新的文化吸管战争。

我们应该怎么看待这件事?我有时很想欢呼:淘汰一次性塑料制品无疑是个好主意。但是,我也忍不住想叹气。毕竟,吸管引起公众注意的一个原因——特别是喜欢Instagram的青少年们——是因为它们非常符合我们对一个竞选问题的现代文化定义。另一个原因是这个问题很容易拍摄(看看由海洋塑料废物堆积而成的“塑料山”图片,或者广泛传播的鼻子里插着吸管的乌龟的可怕视频)。

从你对这些图片的反应,很容易看出你属于什么群体。最重要的是,你可以在不会太多地改变生活方式的情况下接受这种“战斗”;事实上,如果你还是青少年的话,你甚至可以在不需要父母许可的情况下对塑料吸管宣战。

然而,世界面临的许多其他(更严重的)环境问题并不那么容易看得到和令人激奋。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最近在民主党辩论中表示:“你们要明白,(谈论吸管)正是化石燃料行业希望我们所有人都谈论的。他们希望能够围绕你的灯泡、你的吸管和你的芝士汉堡引起巨大争议,而在我们排放到空气中的二氧化碳的污染当中,有70%来自三个行业。”

吸管大战还清楚地表明了另一件事:如今消费者情绪有可能以惊人的速度转变,企业发现很难忽视这一点。其中一个迹象就是星巴克等集团被迫迅速采取行动;另一个迹象是化学品公司在这个问题上面临巨大的股东压力。

更具体地说,如今,加入所谓的“环境、社会和治理”(ESG)运动的投资者日益呼吁反思塑料问题;事实上,指数集团MSCI在最近发表的一篇博文里认为,使用“常规新塑料”的公司可能很快成为“下一个搁浅资产”——从投资的角度来看,随着监管改革可能会失去其价值。

最令人鼓舞的是,这种压力也迫使化学巨头更加积极地寻找非塑料的替代品。企业家们也纷纷加入其中。“我们都可以看到这里的回报,”一位风险投资家最近在一次金融家会议上表示,最近非肉类蛋白质企业集团的成功引发了“越来越强烈的寻找下一个绿色产品的兴趣”。追逐利润的动机放大了政府修改政策的效果。

因此为吸管大战欢呼——或者嗤之以鼻吧——但是也要注意到公众情绪变化真正导致了多大程度的商业混乱。接下来问问自己:如果对塑料吸管的态度变化得如此之快,那么竞选活动的下一个大热点可能会是什么?有时象征主义确实会带来财务影响;即使它来自一个噘嘴的十几岁孩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直到不久前,反对塑料吸管的主力军还都是坚定的环保主义者,但消费者的态度在迅速转变,这迫使企业采取行动。



撰文 |  吉莲•邰蒂

OR--商业新媒体 】几个星期前,我问我的十几岁的女儿们想去哪里吃饭。她们说:“只要不使用塑料吸管的地方都行!”这件事揭示了一个现象。直到不久前,反对塑料吸管的主力军还都是坚定的环保主义者——绿色运动人士多年来一直警告说,一次性塑料制品会造成令人担忧的污染问题,因为它们无处不在,而且不可生物降解(据估计,2017年美国每天使用2亿至5亿支塑料吸管)。

塑料吸管在消费文化中根深蒂固,特别是在美国,以至于很难想象有一天它们会消失。事实上,星巴克(Starbucks)的绿色塑料吸管一直是其品牌中令人熟悉的一部分,直至2018年该公司宣布计划到2020年在所有门店中取消塑料吸管。

反塑料抗议活动突然爆发——这一幕无疑会在下周的联合国气候行动峰会(Climate Action Summit)上重演。许多咖啡馆、酒吧和餐馆都承诺用鸭嘴杯和/或纸吸管替换这种问题塑料制品。Juice Press等纽约的时尚小店走得更远,他们现在正在销售可重复使用的金属吸管。从圣地亚哥到迈阿密海滩等自由投票地区的市政当局禁止使用塑料吸管。

该问题甚至出现在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最近一次的辩论中——一些候选人被质问他们是否会推行全国禁令(卡玛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说她赞成全国禁令,尽管她承认她发现纸吸管没有吸引力,因为它们很容易溶解)。

这个问题变得如此受关注,以至于不可避免地引起了反弹。今年夏初,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谴责了塑料禁令,他的竞选团队开始销售“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大红色塑料吸管(广告语是“自由主义的纸吸管不管用”)。他的忠诚的选民们购买了非常多的吸管,据说已经筹集了80多万美元;欢迎加入新的文化吸管战争。

我们应该怎么看待这件事?我有时很想欢呼:淘汰一次性塑料制品无疑是个好主意。但是,我也忍不住想叹气。毕竟,吸管引起公众注意的一个原因——特别是喜欢Instagram的青少年们——是因为它们非常符合我们对一个竞选问题的现代文化定义。另一个原因是这个问题很容易拍摄(看看由海洋塑料废物堆积而成的“塑料山”图片,或者广泛传播的鼻子里插着吸管的乌龟的可怕视频)。

从你对这些图片的反应,很容易看出你属于什么群体。最重要的是,你可以在不会太多地改变生活方式的情况下接受这种“战斗”;事实上,如果你还是青少年的话,你甚至可以在不需要父母许可的情况下对塑料吸管宣战。

然而,世界面临的许多其他(更严重的)环境问题并不那么容易看得到和令人激奋。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最近在民主党辩论中表示:“你们要明白,(谈论吸管)正是化石燃料行业希望我们所有人都谈论的。他们希望能够围绕你的灯泡、你的吸管和你的芝士汉堡引起巨大争议,而在我们排放到空气中的二氧化碳的污染当中,有70%来自三个行业。”

吸管大战还清楚地表明了另一件事:如今消费者情绪有可能以惊人的速度转变,企业发现很难忽视这一点。其中一个迹象就是星巴克等集团被迫迅速采取行动;另一个迹象是化学品公司在这个问题上面临巨大的股东压力。

更具体地说,如今,加入所谓的“环境、社会和治理”(ESG)运动的投资者日益呼吁反思塑料问题;事实上,指数集团MSCI在最近发表的一篇博文里认为,使用“常规新塑料”的公司可能很快成为“下一个搁浅资产”——从投资的角度来看,随着监管改革可能会失去其价值。

最令人鼓舞的是,这种压力也迫使化学巨头更加积极地寻找非塑料的替代品。企业家们也纷纷加入其中。“我们都可以看到这里的回报,”一位风险投资家最近在一次金融家会议上表示,最近非肉类蛋白质企业集团的成功引发了“越来越强烈的寻找下一个绿色产品的兴趣”。追逐利润的动机放大了政府修改政策的效果。

因此为吸管大战欢呼——或者嗤之以鼻吧——但是也要注意到公众情绪变化真正导致了多大程度的商业混乱。接下来问问自己:如果对塑料吸管的态度变化得如此之快,那么竞选活动的下一个大热点可能会是什么?有时象征主义确实会带来财务影响;即使它来自一个噘嘴的十几岁孩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直到不久前,反对塑料吸管的主力军还都是坚定的环保主义者,但消费者的态度在迅速转变,这迫使企业采取行动。



撰文 |  吉莲•邰蒂

OR--商业新媒体 】几个星期前,我问我的十几岁的女儿们想去哪里吃饭。她们说:“只要不使用塑料吸管的地方都行!”这件事揭示了一个现象。直到不久前,反对塑料吸管的主力军还都是坚定的环保主义者——绿色运动人士多年来一直警告说,一次性塑料制品会造成令人担忧的污染问题,因为它们无处不在,而且不可生物降解(据估计,2017年美国每天使用2亿至5亿支塑料吸管)。

塑料吸管在消费文化中根深蒂固,特别是在美国,以至于很难想象有一天它们会消失。事实上,星巴克(Starbucks)的绿色塑料吸管一直是其品牌中令人熟悉的一部分,直至2018年该公司宣布计划到2020年在所有门店中取消塑料吸管。

反塑料抗议活动突然爆发——这一幕无疑会在下周的联合国气候行动峰会(Climate Action Summit)上重演。许多咖啡馆、酒吧和餐馆都承诺用鸭嘴杯和/或纸吸管替换这种问题塑料制品。Juice Press等纽约的时尚小店走得更远,他们现在正在销售可重复使用的金属吸管。从圣地亚哥到迈阿密海滩等自由投票地区的市政当局禁止使用塑料吸管。

该问题甚至出现在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最近一次的辩论中——一些候选人被质问他们是否会推行全国禁令(卡玛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说她赞成全国禁令,尽管她承认她发现纸吸管没有吸引力,因为它们很容易溶解)。

这个问题变得如此受关注,以至于不可避免地引起了反弹。今年夏初,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谴责了塑料禁令,他的竞选团队开始销售“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大红色塑料吸管(广告语是“自由主义的纸吸管不管用”)。他的忠诚的选民们购买了非常多的吸管,据说已经筹集了80多万美元;欢迎加入新的文化吸管战争。

我们应该怎么看待这件事?我有时很想欢呼:淘汰一次性塑料制品无疑是个好主意。但是,我也忍不住想叹气。毕竟,吸管引起公众注意的一个原因——特别是喜欢Instagram的青少年们——是因为它们非常符合我们对一个竞选问题的现代文化定义。另一个原因是这个问题很容易拍摄(看看由海洋塑料废物堆积而成的“塑料山”图片,或者广泛传播的鼻子里插着吸管的乌龟的可怕视频)。

从你对这些图片的反应,很容易看出你属于什么群体。最重要的是,你可以在不会太多地改变生活方式的情况下接受这种“战斗”;事实上,如果你还是青少年的话,你甚至可以在不需要父母许可的情况下对塑料吸管宣战。

然而,世界面临的许多其他(更严重的)环境问题并不那么容易看得到和令人激奋。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最近在民主党辩论中表示:“你们要明白,(谈论吸管)正是化石燃料行业希望我们所有人都谈论的。他们希望能够围绕你的灯泡、你的吸管和你的芝士汉堡引起巨大争议,而在我们排放到空气中的二氧化碳的污染当中,有70%来自三个行业。”

吸管大战还清楚地表明了另一件事:如今消费者情绪有可能以惊人的速度转变,企业发现很难忽视这一点。其中一个迹象就是星巴克等集团被迫迅速采取行动;另一个迹象是化学品公司在这个问题上面临巨大的股东压力。

更具体地说,如今,加入所谓的“环境、社会和治理”(ESG)运动的投资者日益呼吁反思塑料问题;事实上,指数集团MSCI在最近发表的一篇博文里认为,使用“常规新塑料”的公司可能很快成为“下一个搁浅资产”——从投资的角度来看,随着监管改革可能会失去其价值。

最令人鼓舞的是,这种压力也迫使化学巨头更加积极地寻找非塑料的替代品。企业家们也纷纷加入其中。“我们都可以看到这里的回报,”一位风险投资家最近在一次金融家会议上表示,最近非肉类蛋白质企业集团的成功引发了“越来越强烈的寻找下一个绿色产品的兴趣”。追逐利润的动机放大了政府修改政策的效果。

因此为吸管大战欢呼——或者嗤之以鼻吧——但是也要注意到公众情绪变化真正导致了多大程度的商业混乱。接下来问问自己:如果对塑料吸管的态度变化得如此之快,那么竞选活动的下一个大热点可能会是什么?有时象征主义确实会带来财务影响;即使它来自一个噘嘴的十几岁孩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吸管大战之消费者反击

发布日期:2019-09-20 07:13
摘要:直到不久前,反对塑料吸管的主力军还都是坚定的环保主义者,但消费者的态度在迅速转变,这迫使企业采取行动。



撰文 |  吉莲•邰蒂

OR--商业新媒体 】几个星期前,我问我的十几岁的女儿们想去哪里吃饭。她们说:“只要不使用塑料吸管的地方都行!”这件事揭示了一个现象。直到不久前,反对塑料吸管的主力军还都是坚定的环保主义者——绿色运动人士多年来一直警告说,一次性塑料制品会造成令人担忧的污染问题,因为它们无处不在,而且不可生物降解(据估计,2017年美国每天使用2亿至5亿支塑料吸管)。

塑料吸管在消费文化中根深蒂固,特别是在美国,以至于很难想象有一天它们会消失。事实上,星巴克(Starbucks)的绿色塑料吸管一直是其品牌中令人熟悉的一部分,直至2018年该公司宣布计划到2020年在所有门店中取消塑料吸管。

反塑料抗议活动突然爆发——这一幕无疑会在下周的联合国气候行动峰会(Climate Action Summit)上重演。许多咖啡馆、酒吧和餐馆都承诺用鸭嘴杯和/或纸吸管替换这种问题塑料制品。Juice Press等纽约的时尚小店走得更远,他们现在正在销售可重复使用的金属吸管。从圣地亚哥到迈阿密海滩等自由投票地区的市政当局禁止使用塑料吸管。

该问题甚至出现在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最近一次的辩论中——一些候选人被质问他们是否会推行全国禁令(卡玛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说她赞成全国禁令,尽管她承认她发现纸吸管没有吸引力,因为它们很容易溶解)。

这个问题变得如此受关注,以至于不可避免地引起了反弹。今年夏初,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谴责了塑料禁令,他的竞选团队开始销售“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大红色塑料吸管(广告语是“自由主义的纸吸管不管用”)。他的忠诚的选民们购买了非常多的吸管,据说已经筹集了80多万美元;欢迎加入新的文化吸管战争。

我们应该怎么看待这件事?我有时很想欢呼:淘汰一次性塑料制品无疑是个好主意。但是,我也忍不住想叹气。毕竟,吸管引起公众注意的一个原因——特别是喜欢Instagram的青少年们——是因为它们非常符合我们对一个竞选问题的现代文化定义。另一个原因是这个问题很容易拍摄(看看由海洋塑料废物堆积而成的“塑料山”图片,或者广泛传播的鼻子里插着吸管的乌龟的可怕视频)。

从你对这些图片的反应,很容易看出你属于什么群体。最重要的是,你可以在不会太多地改变生活方式的情况下接受这种“战斗”;事实上,如果你还是青少年的话,你甚至可以在不需要父母许可的情况下对塑料吸管宣战。

然而,世界面临的许多其他(更严重的)环境问题并不那么容易看得到和令人激奋。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最近在民主党辩论中表示:“你们要明白,(谈论吸管)正是化石燃料行业希望我们所有人都谈论的。他们希望能够围绕你的灯泡、你的吸管和你的芝士汉堡引起巨大争议,而在我们排放到空气中的二氧化碳的污染当中,有70%来自三个行业。”

吸管大战还清楚地表明了另一件事:如今消费者情绪有可能以惊人的速度转变,企业发现很难忽视这一点。其中一个迹象就是星巴克等集团被迫迅速采取行动;另一个迹象是化学品公司在这个问题上面临巨大的股东压力。

更具体地说,如今,加入所谓的“环境、社会和治理”(ESG)运动的投资者日益呼吁反思塑料问题;事实上,指数集团MSCI在最近发表的一篇博文里认为,使用“常规新塑料”的公司可能很快成为“下一个搁浅资产”——从投资的角度来看,随着监管改革可能会失去其价值。

最令人鼓舞的是,这种压力也迫使化学巨头更加积极地寻找非塑料的替代品。企业家们也纷纷加入其中。“我们都可以看到这里的回报,”一位风险投资家最近在一次金融家会议上表示,最近非肉类蛋白质企业集团的成功引发了“越来越强烈的寻找下一个绿色产品的兴趣”。追逐利润的动机放大了政府修改政策的效果。

因此为吸管大战欢呼——或者嗤之以鼻吧——但是也要注意到公众情绪变化真正导致了多大程度的商业混乱。接下来问问自己:如果对塑料吸管的态度变化得如此之快,那么竞选活动的下一个大热点可能会是什么?有时象征主义确实会带来财务影响;即使它来自一个噘嘴的十几岁孩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直到不久前,反对塑料吸管的主力军还都是坚定的环保主义者,但消费者的态度在迅速转变,这迫使企业采取行动。



撰文 |  吉莲•邰蒂

OR--商业新媒体 】几个星期前,我问我的十几岁的女儿们想去哪里吃饭。她们说:“只要不使用塑料吸管的地方都行!”这件事揭示了一个现象。直到不久前,反对塑料吸管的主力军还都是坚定的环保主义者——绿色运动人士多年来一直警告说,一次性塑料制品会造成令人担忧的污染问题,因为它们无处不在,而且不可生物降解(据估计,2017年美国每天使用2亿至5亿支塑料吸管)。

塑料吸管在消费文化中根深蒂固,特别是在美国,以至于很难想象有一天它们会消失。事实上,星巴克(Starbucks)的绿色塑料吸管一直是其品牌中令人熟悉的一部分,直至2018年该公司宣布计划到2020年在所有门店中取消塑料吸管。

反塑料抗议活动突然爆发——这一幕无疑会在下周的联合国气候行动峰会(Climate Action Summit)上重演。许多咖啡馆、酒吧和餐馆都承诺用鸭嘴杯和/或纸吸管替换这种问题塑料制品。Juice Press等纽约的时尚小店走得更远,他们现在正在销售可重复使用的金属吸管。从圣地亚哥到迈阿密海滩等自由投票地区的市政当局禁止使用塑料吸管。

该问题甚至出现在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最近一次的辩论中——一些候选人被质问他们是否会推行全国禁令(卡玛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说她赞成全国禁令,尽管她承认她发现纸吸管没有吸引力,因为它们很容易溶解)。

这个问题变得如此受关注,以至于不可避免地引起了反弹。今年夏初,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谴责了塑料禁令,他的竞选团队开始销售“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大红色塑料吸管(广告语是“自由主义的纸吸管不管用”)。他的忠诚的选民们购买了非常多的吸管,据说已经筹集了80多万美元;欢迎加入新的文化吸管战争。

我们应该怎么看待这件事?我有时很想欢呼:淘汰一次性塑料制品无疑是个好主意。但是,我也忍不住想叹气。毕竟,吸管引起公众注意的一个原因——特别是喜欢Instagram的青少年们——是因为它们非常符合我们对一个竞选问题的现代文化定义。另一个原因是这个问题很容易拍摄(看看由海洋塑料废物堆积而成的“塑料山”图片,或者广泛传播的鼻子里插着吸管的乌龟的可怕视频)。

从你对这些图片的反应,很容易看出你属于什么群体。最重要的是,你可以在不会太多地改变生活方式的情况下接受这种“战斗”;事实上,如果你还是青少年的话,你甚至可以在不需要父母许可的情况下对塑料吸管宣战。

然而,世界面临的许多其他(更严重的)环境问题并不那么容易看得到和令人激奋。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最近在民主党辩论中表示:“你们要明白,(谈论吸管)正是化石燃料行业希望我们所有人都谈论的。他们希望能够围绕你的灯泡、你的吸管和你的芝士汉堡引起巨大争议,而在我们排放到空气中的二氧化碳的污染当中,有70%来自三个行业。”

吸管大战还清楚地表明了另一件事:如今消费者情绪有可能以惊人的速度转变,企业发现很难忽视这一点。其中一个迹象就是星巴克等集团被迫迅速采取行动;另一个迹象是化学品公司在这个问题上面临巨大的股东压力。

更具体地说,如今,加入所谓的“环境、社会和治理”(ESG)运动的投资者日益呼吁反思塑料问题;事实上,指数集团MSCI在最近发表的一篇博文里认为,使用“常规新塑料”的公司可能很快成为“下一个搁浅资产”——从投资的角度来看,随着监管改革可能会失去其价值。

最令人鼓舞的是,这种压力也迫使化学巨头更加积极地寻找非塑料的替代品。企业家们也纷纷加入其中。“我们都可以看到这里的回报,”一位风险投资家最近在一次金融家会议上表示,最近非肉类蛋白质企业集团的成功引发了“越来越强烈的寻找下一个绿色产品的兴趣”。追逐利润的动机放大了政府修改政策的效果。

因此为吸管大战欢呼——或者嗤之以鼻吧——但是也要注意到公众情绪变化真正导致了多大程度的商业混乱。接下来问问自己:如果对塑料吸管的态度变化得如此之快,那么竞选活动的下一个大热点可能会是什么?有时象征主义确实会带来财务影响;即使它来自一个噘嘴的十几岁孩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