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OR



分析:制造业转向越南?

发布日期:2019-09-20 06:54
摘要:制造商正在中国以外寻找生产基地,越南成为主要目的地之一。但越南的劳动力、基础设施和资源限制了吸引制造业的能力。



约翰•里德 河内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越南北部北宁省(Bac Ninh)一处原先是诺基亚(Nokia)手机工厂的大门外,一张新贴出的招聘广告上写着,招聘16岁以上“勤奋、有活力”的员工。

当地官员和日经新闻(Nikkei)的一则报道称,这家由台湾富士康(Foxconn)于2016年收购的工厂可能很快会开始生产谷歌(Google)的Pixel手机。目前,这家硅谷企业正在寻找在中国制造手机以外的其他选项。

如果这笔投资落实,它对北宁省和越南来说都是一笔巨大的意外之财。北宁位于河内以东,三星(Samsung)也在此地建有一个主要的智能手机制造基地。越南正逐渐成为美中贸易战中的主要避风港之一。

北宁省副书记Nguyen Huu Quat表示:“在我们欢迎外商投资的政策下,我们欢迎谷歌来到越南。”他表示,谷歌已“决定选择北宁”,但尚未完成包括确切地点在内的更细致的运作规划。谷歌拒绝置评。

制造业从中国向越南转移的规模难以衡量,部分是因为跨国企业正在谨慎行事,避免打乱中国政府与供应商之间微妙的关系。

但越南的贸易数据——尤其是去年,越南对美贸易顺差达到创纪录的395亿美元——表明,正在发生重大调整,河内和胡志明市的企业、咨询公司和供应商传出的消息也表明了这一点。

据日经新闻报道,苹果公司(Apple)近期开始在越南试产该公司的AirPods。在全球供应商与买家之间牵线搭桥的咨询公司环球资源(Global Sources)的越南主管Vu Ngoc Khiem表示,亚马逊(Amazon)和家得宝(Home Depot)等零售商最近加大了在越南的采购力度。

但贸易专家表示,越南将制造业订单从中国吸走的速度有限。

“全球供应链很复杂。”河内美国商会(American Chamber of Commerce in Hanoi)执行董事亚当•西特科夫(Adam Sitkoff)表示,“其中参与者众多,也涉及到很多工厂工人。你不能因为关税就在某一天突然打包走人。”

Nguyen Huu Quat表示,北宁是越南最小的省份,但近年来已从三星、佳能(Canon)和诺基亚吸引了182亿美元的外商投资。北宁人口密集,聚集了工厂、商城、连锁餐厅、外来务工人员居住地,在城市的远郊还出现了各种其他形式的无序发展。

官员们称,关键在于地理位置。北宁距河内40分钟车程,距内排机场(Noi Bai airport)半小时车程(三星通过内排机场出口其手机),距广宁港(port of Quang Ninh)两小时车程,距中国边境一个半小时车程。

北宁省官员在安丰(Yen Phong)工业园区为三星提供了一片土地,并成功游说中央政府为三星最初于2009年建的工厂以及随后于2015年扩建的工厂提供慷慨的税收减免,这些工厂帮助这家韩国公司成为越南最大的出口商。

诺基亚工厂所在的越南新加坡工业园区(VSIP)内建有一条六车道的公路,园区内有充足的工厂和办公空间可用,这表明这个地区和整个国家对商业都持开放的态度。三星用大巴车把一些来自其他几个省份的工人送到这里,还在当地为他们提供住宿。

近年来,河内方面为外国投资者提供了大量资源,以至于现在政府提出要营造公平的竞争环境,以便越南企业能够与之竞争。

但是,越南制造业的劳动力规模仅与中国广东省相当,而且它没有一个更大的内陆地区供其吸引更多外来劳动力。劳动力规模较小意味着制造商必须努力地深入挖掘,寻找本地供应商、工人和管理人员。

在世界银行(World Bank)发布的全球竞争力指数(Global Competitiveness Index)中,越南排名第55位,而中国排名第27位。该指数对基础设施、劳动力市场效率以及教育等因素进行评估。

虽然河内北部周边道路的状况良好,但越南商业中心胡志明市附近的道路就不那么好了。胡志明市正在升级建设中的新山一国际机场(Tan Son Nhat International airport)有时拥挤不堪,令人不快。

而且,虽然越南的平均工资较低,但中国的工厂有时生产率更高,且经常能得到当地政府、甚至中央政府的支持。“中国的制造商得到了政府的税收支持。”Vu Ngoc Khiem表示,“他们甚至可以零利润向买家出售产品以便与越南进行直接竞争,然后申请退税。”

胡志明市外的家具制造公司ARDA的总经理斯泰尔维奥•古格利米(Stelvio Gugliemi)表示,工厂工人的技能往往较低,而公司很难吸引到好的员工。“中层管理是最大的问题,对于我们来说这个问题尤其大,因为我们的位置较远。”他说,“年轻人想生活在市内。”

比起中国的工人,越南的工人还因更难管理而出名。尽管越南的工会受越南共产党控制,但近年来越南发生了一系列未经工会允许的罢工,2011年时罢工达到了近1000起。

据政府统计,自那以后,这一数字已降至每年300起左右。越南近期加入了跨太平洋贸易集团——“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并与欧盟(EU)签署了一项自由贸易协定,这将要求越南开始允许建立独立的工会,尽管其潜在影响尚不明朗。

“我确信将会出现新的工人组织。”国际劳工组织(International Labour Organization)的越南负责人Chang-Hee Lee表示,“但我不认为它们会干扰企业的运营,因为它们的数量将会很少,而且总体政局稳定。”

商界领袖表示,尽管越南取代中国的想法不切实际,但如今在制造商们选择一些国家作为“中国加一”(China plus one)战略的一部分时,越南也成为了主要选择之一——不管美中是否在打贸易战。

“没有人拥有中国的资源,包括东南亚的所有国家。”西特科夫表示,“但越南能分到一杯羹。”■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制造商正在中国以外寻找生产基地,越南成为主要目的地之一。但越南的劳动力、基础设施和资源限制了吸引制造业的能力。



约翰•里德 河内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越南北部北宁省(Bac Ninh)一处原先是诺基亚(Nokia)手机工厂的大门外,一张新贴出的招聘广告上写着,招聘16岁以上“勤奋、有活力”的员工。

当地官员和日经新闻(Nikkei)的一则报道称,这家由台湾富士康(Foxconn)于2016年收购的工厂可能很快会开始生产谷歌(Google)的Pixel手机。目前,这家硅谷企业正在寻找在中国制造手机以外的其他选项。

如果这笔投资落实,它对北宁省和越南来说都是一笔巨大的意外之财。北宁位于河内以东,三星(Samsung)也在此地建有一个主要的智能手机制造基地。越南正逐渐成为美中贸易战中的主要避风港之一。

北宁省副书记Nguyen Huu Quat表示:“在我们欢迎外商投资的政策下,我们欢迎谷歌来到越南。”他表示,谷歌已“决定选择北宁”,但尚未完成包括确切地点在内的更细致的运作规划。谷歌拒绝置评。

制造业从中国向越南转移的规模难以衡量,部分是因为跨国企业正在谨慎行事,避免打乱中国政府与供应商之间微妙的关系。

但越南的贸易数据——尤其是去年,越南对美贸易顺差达到创纪录的395亿美元——表明,正在发生重大调整,河内和胡志明市的企业、咨询公司和供应商传出的消息也表明了这一点。

据日经新闻报道,苹果公司(Apple)近期开始在越南试产该公司的AirPods。在全球供应商与买家之间牵线搭桥的咨询公司环球资源(Global Sources)的越南主管Vu Ngoc Khiem表示,亚马逊(Amazon)和家得宝(Home Depot)等零售商最近加大了在越南的采购力度。

但贸易专家表示,越南将制造业订单从中国吸走的速度有限。

“全球供应链很复杂。”河内美国商会(American Chamber of Commerce in Hanoi)执行董事亚当•西特科夫(Adam Sitkoff)表示,“其中参与者众多,也涉及到很多工厂工人。你不能因为关税就在某一天突然打包走人。”

Nguyen Huu Quat表示,北宁是越南最小的省份,但近年来已从三星、佳能(Canon)和诺基亚吸引了182亿美元的外商投资。北宁人口密集,聚集了工厂、商城、连锁餐厅、外来务工人员居住地,在城市的远郊还出现了各种其他形式的无序发展。

官员们称,关键在于地理位置。北宁距河内40分钟车程,距内排机场(Noi Bai airport)半小时车程(三星通过内排机场出口其手机),距广宁港(port of Quang Ninh)两小时车程,距中国边境一个半小时车程。

北宁省官员在安丰(Yen Phong)工业园区为三星提供了一片土地,并成功游说中央政府为三星最初于2009年建的工厂以及随后于2015年扩建的工厂提供慷慨的税收减免,这些工厂帮助这家韩国公司成为越南最大的出口商。

诺基亚工厂所在的越南新加坡工业园区(VSIP)内建有一条六车道的公路,园区内有充足的工厂和办公空间可用,这表明这个地区和整个国家对商业都持开放的态度。三星用大巴车把一些来自其他几个省份的工人送到这里,还在当地为他们提供住宿。

近年来,河内方面为外国投资者提供了大量资源,以至于现在政府提出要营造公平的竞争环境,以便越南企业能够与之竞争。

但是,越南制造业的劳动力规模仅与中国广东省相当,而且它没有一个更大的内陆地区供其吸引更多外来劳动力。劳动力规模较小意味着制造商必须努力地深入挖掘,寻找本地供应商、工人和管理人员。

在世界银行(World Bank)发布的全球竞争力指数(Global Competitiveness Index)中,越南排名第55位,而中国排名第27位。该指数对基础设施、劳动力市场效率以及教育等因素进行评估。

虽然河内北部周边道路的状况良好,但越南商业中心胡志明市附近的道路就不那么好了。胡志明市正在升级建设中的新山一国际机场(Tan Son Nhat International airport)有时拥挤不堪,令人不快。

而且,虽然越南的平均工资较低,但中国的工厂有时生产率更高,且经常能得到当地政府、甚至中央政府的支持。“中国的制造商得到了政府的税收支持。”Vu Ngoc Khiem表示,“他们甚至可以零利润向买家出售产品以便与越南进行直接竞争,然后申请退税。”

胡志明市外的家具制造公司ARDA的总经理斯泰尔维奥•古格利米(Stelvio Gugliemi)表示,工厂工人的技能往往较低,而公司很难吸引到好的员工。“中层管理是最大的问题,对于我们来说这个问题尤其大,因为我们的位置较远。”他说,“年轻人想生活在市内。”

比起中国的工人,越南的工人还因更难管理而出名。尽管越南的工会受越南共产党控制,但近年来越南发生了一系列未经工会允许的罢工,2011年时罢工达到了近1000起。

据政府统计,自那以后,这一数字已降至每年300起左右。越南近期加入了跨太平洋贸易集团——“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并与欧盟(EU)签署了一项自由贸易协定,这将要求越南开始允许建立独立的工会,尽管其潜在影响尚不明朗。

“我确信将会出现新的工人组织。”国际劳工组织(International Labour Organization)的越南负责人Chang-Hee Lee表示,“但我不认为它们会干扰企业的运营,因为它们的数量将会很少,而且总体政局稳定。”

商界领袖表示,尽管越南取代中国的想法不切实际,但如今在制造商们选择一些国家作为“中国加一”(China plus one)战略的一部分时,越南也成为了主要选择之一——不管美中是否在打贸易战。

“没有人拥有中国的资源,包括东南亚的所有国家。”西特科夫表示,“但越南能分到一杯羹。”■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制造商正在中国以外寻找生产基地,越南成为主要目的地之一。但越南的劳动力、基础设施和资源限制了吸引制造业的能力。



约翰•里德 河内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越南北部北宁省(Bac Ninh)一处原先是诺基亚(Nokia)手机工厂的大门外,一张新贴出的招聘广告上写着,招聘16岁以上“勤奋、有活力”的员工。

当地官员和日经新闻(Nikkei)的一则报道称,这家由台湾富士康(Foxconn)于2016年收购的工厂可能很快会开始生产谷歌(Google)的Pixel手机。目前,这家硅谷企业正在寻找在中国制造手机以外的其他选项。

如果这笔投资落实,它对北宁省和越南来说都是一笔巨大的意外之财。北宁位于河内以东,三星(Samsung)也在此地建有一个主要的智能手机制造基地。越南正逐渐成为美中贸易战中的主要避风港之一。

北宁省副书记Nguyen Huu Quat表示:“在我们欢迎外商投资的政策下,我们欢迎谷歌来到越南。”他表示,谷歌已“决定选择北宁”,但尚未完成包括确切地点在内的更细致的运作规划。谷歌拒绝置评。

制造业从中国向越南转移的规模难以衡量,部分是因为跨国企业正在谨慎行事,避免打乱中国政府与供应商之间微妙的关系。

但越南的贸易数据——尤其是去年,越南对美贸易顺差达到创纪录的395亿美元——表明,正在发生重大调整,河内和胡志明市的企业、咨询公司和供应商传出的消息也表明了这一点。

据日经新闻报道,苹果公司(Apple)近期开始在越南试产该公司的AirPods。在全球供应商与买家之间牵线搭桥的咨询公司环球资源(Global Sources)的越南主管Vu Ngoc Khiem表示,亚马逊(Amazon)和家得宝(Home Depot)等零售商最近加大了在越南的采购力度。

但贸易专家表示,越南将制造业订单从中国吸走的速度有限。

“全球供应链很复杂。”河内美国商会(American Chamber of Commerce in Hanoi)执行董事亚当•西特科夫(Adam Sitkoff)表示,“其中参与者众多,也涉及到很多工厂工人。你不能因为关税就在某一天突然打包走人。”

Nguyen Huu Quat表示,北宁是越南最小的省份,但近年来已从三星、佳能(Canon)和诺基亚吸引了182亿美元的外商投资。北宁人口密集,聚集了工厂、商城、连锁餐厅、外来务工人员居住地,在城市的远郊还出现了各种其他形式的无序发展。

官员们称,关键在于地理位置。北宁距河内40分钟车程,距内排机场(Noi Bai airport)半小时车程(三星通过内排机场出口其手机),距广宁港(port of Quang Ninh)两小时车程,距中国边境一个半小时车程。

北宁省官员在安丰(Yen Phong)工业园区为三星提供了一片土地,并成功游说中央政府为三星最初于2009年建的工厂以及随后于2015年扩建的工厂提供慷慨的税收减免,这些工厂帮助这家韩国公司成为越南最大的出口商。

诺基亚工厂所在的越南新加坡工业园区(VSIP)内建有一条六车道的公路,园区内有充足的工厂和办公空间可用,这表明这个地区和整个国家对商业都持开放的态度。三星用大巴车把一些来自其他几个省份的工人送到这里,还在当地为他们提供住宿。

近年来,河内方面为外国投资者提供了大量资源,以至于现在政府提出要营造公平的竞争环境,以便越南企业能够与之竞争。

但是,越南制造业的劳动力规模仅与中国广东省相当,而且它没有一个更大的内陆地区供其吸引更多外来劳动力。劳动力规模较小意味着制造商必须努力地深入挖掘,寻找本地供应商、工人和管理人员。

在世界银行(World Bank)发布的全球竞争力指数(Global Competitiveness Index)中,越南排名第55位,而中国排名第27位。该指数对基础设施、劳动力市场效率以及教育等因素进行评估。

虽然河内北部周边道路的状况良好,但越南商业中心胡志明市附近的道路就不那么好了。胡志明市正在升级建设中的新山一国际机场(Tan Son Nhat International airport)有时拥挤不堪,令人不快。

而且,虽然越南的平均工资较低,但中国的工厂有时生产率更高,且经常能得到当地政府、甚至中央政府的支持。“中国的制造商得到了政府的税收支持。”Vu Ngoc Khiem表示,“他们甚至可以零利润向买家出售产品以便与越南进行直接竞争,然后申请退税。”

胡志明市外的家具制造公司ARDA的总经理斯泰尔维奥•古格利米(Stelvio Gugliemi)表示,工厂工人的技能往往较低,而公司很难吸引到好的员工。“中层管理是最大的问题,对于我们来说这个问题尤其大,因为我们的位置较远。”他说,“年轻人想生活在市内。”

比起中国的工人,越南的工人还因更难管理而出名。尽管越南的工会受越南共产党控制,但近年来越南发生了一系列未经工会允许的罢工,2011年时罢工达到了近1000起。

据政府统计,自那以后,这一数字已降至每年300起左右。越南近期加入了跨太平洋贸易集团——“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并与欧盟(EU)签署了一项自由贸易协定,这将要求越南开始允许建立独立的工会,尽管其潜在影响尚不明朗。

“我确信将会出现新的工人组织。”国际劳工组织(International Labour Organization)的越南负责人Chang-Hee Lee表示,“但我不认为它们会干扰企业的运营,因为它们的数量将会很少,而且总体政局稳定。”

商界领袖表示,尽管越南取代中国的想法不切实际,但如今在制造商们选择一些国家作为“中国加一”(China plus one)战略的一部分时,越南也成为了主要选择之一——不管美中是否在打贸易战。

“没有人拥有中国的资源,包括东南亚的所有国家。”西特科夫表示,“但越南能分到一杯羹。”■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分析:制造业转向越南?

发布日期:2019-09-20 06:54
摘要:制造商正在中国以外寻找生产基地,越南成为主要目的地之一。但越南的劳动力、基础设施和资源限制了吸引制造业的能力。



约翰•里德 河内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越南北部北宁省(Bac Ninh)一处原先是诺基亚(Nokia)手机工厂的大门外,一张新贴出的招聘广告上写着,招聘16岁以上“勤奋、有活力”的员工。

当地官员和日经新闻(Nikkei)的一则报道称,这家由台湾富士康(Foxconn)于2016年收购的工厂可能很快会开始生产谷歌(Google)的Pixel手机。目前,这家硅谷企业正在寻找在中国制造手机以外的其他选项。

如果这笔投资落实,它对北宁省和越南来说都是一笔巨大的意外之财。北宁位于河内以东,三星(Samsung)也在此地建有一个主要的智能手机制造基地。越南正逐渐成为美中贸易战中的主要避风港之一。

北宁省副书记Nguyen Huu Quat表示:“在我们欢迎外商投资的政策下,我们欢迎谷歌来到越南。”他表示,谷歌已“决定选择北宁”,但尚未完成包括确切地点在内的更细致的运作规划。谷歌拒绝置评。

制造业从中国向越南转移的规模难以衡量,部分是因为跨国企业正在谨慎行事,避免打乱中国政府与供应商之间微妙的关系。

但越南的贸易数据——尤其是去年,越南对美贸易顺差达到创纪录的395亿美元——表明,正在发生重大调整,河内和胡志明市的企业、咨询公司和供应商传出的消息也表明了这一点。

据日经新闻报道,苹果公司(Apple)近期开始在越南试产该公司的AirPods。在全球供应商与买家之间牵线搭桥的咨询公司环球资源(Global Sources)的越南主管Vu Ngoc Khiem表示,亚马逊(Amazon)和家得宝(Home Depot)等零售商最近加大了在越南的采购力度。

但贸易专家表示,越南将制造业订单从中国吸走的速度有限。

“全球供应链很复杂。”河内美国商会(American Chamber of Commerce in Hanoi)执行董事亚当•西特科夫(Adam Sitkoff)表示,“其中参与者众多,也涉及到很多工厂工人。你不能因为关税就在某一天突然打包走人。”

Nguyen Huu Quat表示,北宁是越南最小的省份,但近年来已从三星、佳能(Canon)和诺基亚吸引了182亿美元的外商投资。北宁人口密集,聚集了工厂、商城、连锁餐厅、外来务工人员居住地,在城市的远郊还出现了各种其他形式的无序发展。

官员们称,关键在于地理位置。北宁距河内40分钟车程,距内排机场(Noi Bai airport)半小时车程(三星通过内排机场出口其手机),距广宁港(port of Quang Ninh)两小时车程,距中国边境一个半小时车程。

北宁省官员在安丰(Yen Phong)工业园区为三星提供了一片土地,并成功游说中央政府为三星最初于2009年建的工厂以及随后于2015年扩建的工厂提供慷慨的税收减免,这些工厂帮助这家韩国公司成为越南最大的出口商。

诺基亚工厂所在的越南新加坡工业园区(VSIP)内建有一条六车道的公路,园区内有充足的工厂和办公空间可用,这表明这个地区和整个国家对商业都持开放的态度。三星用大巴车把一些来自其他几个省份的工人送到这里,还在当地为他们提供住宿。

近年来,河内方面为外国投资者提供了大量资源,以至于现在政府提出要营造公平的竞争环境,以便越南企业能够与之竞争。

但是,越南制造业的劳动力规模仅与中国广东省相当,而且它没有一个更大的内陆地区供其吸引更多外来劳动力。劳动力规模较小意味着制造商必须努力地深入挖掘,寻找本地供应商、工人和管理人员。

在世界银行(World Bank)发布的全球竞争力指数(Global Competitiveness Index)中,越南排名第55位,而中国排名第27位。该指数对基础设施、劳动力市场效率以及教育等因素进行评估。

虽然河内北部周边道路的状况良好,但越南商业中心胡志明市附近的道路就不那么好了。胡志明市正在升级建设中的新山一国际机场(Tan Son Nhat International airport)有时拥挤不堪,令人不快。

而且,虽然越南的平均工资较低,但中国的工厂有时生产率更高,且经常能得到当地政府、甚至中央政府的支持。“中国的制造商得到了政府的税收支持。”Vu Ngoc Khiem表示,“他们甚至可以零利润向买家出售产品以便与越南进行直接竞争,然后申请退税。”

胡志明市外的家具制造公司ARDA的总经理斯泰尔维奥•古格利米(Stelvio Gugliemi)表示,工厂工人的技能往往较低,而公司很难吸引到好的员工。“中层管理是最大的问题,对于我们来说这个问题尤其大,因为我们的位置较远。”他说,“年轻人想生活在市内。”

比起中国的工人,越南的工人还因更难管理而出名。尽管越南的工会受越南共产党控制,但近年来越南发生了一系列未经工会允许的罢工,2011年时罢工达到了近1000起。

据政府统计,自那以后,这一数字已降至每年300起左右。越南近期加入了跨太平洋贸易集团——“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并与欧盟(EU)签署了一项自由贸易协定,这将要求越南开始允许建立独立的工会,尽管其潜在影响尚不明朗。

“我确信将会出现新的工人组织。”国际劳工组织(International Labour Organization)的越南负责人Chang-Hee Lee表示,“但我不认为它们会干扰企业的运营,因为它们的数量将会很少,而且总体政局稳定。”

商界领袖表示,尽管越南取代中国的想法不切实际,但如今在制造商们选择一些国家作为“中国加一”(China plus one)战略的一部分时,越南也成为了主要选择之一——不管美中是否在打贸易战。

“没有人拥有中国的资源,包括东南亚的所有国家。”西特科夫表示,“但越南能分到一杯羹。”■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制造商正在中国以外寻找生产基地,越南成为主要目的地之一。但越南的劳动力、基础设施和资源限制了吸引制造业的能力。



约翰•里德 河内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越南北部北宁省(Bac Ninh)一处原先是诺基亚(Nokia)手机工厂的大门外,一张新贴出的招聘广告上写着,招聘16岁以上“勤奋、有活力”的员工。

当地官员和日经新闻(Nikkei)的一则报道称,这家由台湾富士康(Foxconn)于2016年收购的工厂可能很快会开始生产谷歌(Google)的Pixel手机。目前,这家硅谷企业正在寻找在中国制造手机以外的其他选项。

如果这笔投资落实,它对北宁省和越南来说都是一笔巨大的意外之财。北宁位于河内以东,三星(Samsung)也在此地建有一个主要的智能手机制造基地。越南正逐渐成为美中贸易战中的主要避风港之一。

北宁省副书记Nguyen Huu Quat表示:“在我们欢迎外商投资的政策下,我们欢迎谷歌来到越南。”他表示,谷歌已“决定选择北宁”,但尚未完成包括确切地点在内的更细致的运作规划。谷歌拒绝置评。

制造业从中国向越南转移的规模难以衡量,部分是因为跨国企业正在谨慎行事,避免打乱中国政府与供应商之间微妙的关系。

但越南的贸易数据——尤其是去年,越南对美贸易顺差达到创纪录的395亿美元——表明,正在发生重大调整,河内和胡志明市的企业、咨询公司和供应商传出的消息也表明了这一点。

据日经新闻报道,苹果公司(Apple)近期开始在越南试产该公司的AirPods。在全球供应商与买家之间牵线搭桥的咨询公司环球资源(Global Sources)的越南主管Vu Ngoc Khiem表示,亚马逊(Amazon)和家得宝(Home Depot)等零售商最近加大了在越南的采购力度。

但贸易专家表示,越南将制造业订单从中国吸走的速度有限。

“全球供应链很复杂。”河内美国商会(American Chamber of Commerce in Hanoi)执行董事亚当•西特科夫(Adam Sitkoff)表示,“其中参与者众多,也涉及到很多工厂工人。你不能因为关税就在某一天突然打包走人。”

Nguyen Huu Quat表示,北宁是越南最小的省份,但近年来已从三星、佳能(Canon)和诺基亚吸引了182亿美元的外商投资。北宁人口密集,聚集了工厂、商城、连锁餐厅、外来务工人员居住地,在城市的远郊还出现了各种其他形式的无序发展。

官员们称,关键在于地理位置。北宁距河内40分钟车程,距内排机场(Noi Bai airport)半小时车程(三星通过内排机场出口其手机),距广宁港(port of Quang Ninh)两小时车程,距中国边境一个半小时车程。

北宁省官员在安丰(Yen Phong)工业园区为三星提供了一片土地,并成功游说中央政府为三星最初于2009年建的工厂以及随后于2015年扩建的工厂提供慷慨的税收减免,这些工厂帮助这家韩国公司成为越南最大的出口商。

诺基亚工厂所在的越南新加坡工业园区(VSIP)内建有一条六车道的公路,园区内有充足的工厂和办公空间可用,这表明这个地区和整个国家对商业都持开放的态度。三星用大巴车把一些来自其他几个省份的工人送到这里,还在当地为他们提供住宿。

近年来,河内方面为外国投资者提供了大量资源,以至于现在政府提出要营造公平的竞争环境,以便越南企业能够与之竞争。

但是,越南制造业的劳动力规模仅与中国广东省相当,而且它没有一个更大的内陆地区供其吸引更多外来劳动力。劳动力规模较小意味着制造商必须努力地深入挖掘,寻找本地供应商、工人和管理人员。

在世界银行(World Bank)发布的全球竞争力指数(Global Competitiveness Index)中,越南排名第55位,而中国排名第27位。该指数对基础设施、劳动力市场效率以及教育等因素进行评估。

虽然河内北部周边道路的状况良好,但越南商业中心胡志明市附近的道路就不那么好了。胡志明市正在升级建设中的新山一国际机场(Tan Son Nhat International airport)有时拥挤不堪,令人不快。

而且,虽然越南的平均工资较低,但中国的工厂有时生产率更高,且经常能得到当地政府、甚至中央政府的支持。“中国的制造商得到了政府的税收支持。”Vu Ngoc Khiem表示,“他们甚至可以零利润向买家出售产品以便与越南进行直接竞争,然后申请退税。”

胡志明市外的家具制造公司ARDA的总经理斯泰尔维奥•古格利米(Stelvio Gugliemi)表示,工厂工人的技能往往较低,而公司很难吸引到好的员工。“中层管理是最大的问题,对于我们来说这个问题尤其大,因为我们的位置较远。”他说,“年轻人想生活在市内。”

比起中国的工人,越南的工人还因更难管理而出名。尽管越南的工会受越南共产党控制,但近年来越南发生了一系列未经工会允许的罢工,2011年时罢工达到了近1000起。

据政府统计,自那以后,这一数字已降至每年300起左右。越南近期加入了跨太平洋贸易集团——“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并与欧盟(EU)签署了一项自由贸易协定,这将要求越南开始允许建立独立的工会,尽管其潜在影响尚不明朗。

“我确信将会出现新的工人组织。”国际劳工组织(International Labour Organization)的越南负责人Chang-Hee Lee表示,“但我不认为它们会干扰企业的运营,因为它们的数量将会很少,而且总体政局稳定。”

商界领袖表示,尽管越南取代中国的想法不切实际,但如今在制造商们选择一些国家作为“中国加一”(China plus one)战略的一部分时,越南也成为了主要选择之一——不管美中是否在打贸易战。

“没有人拥有中国的资源,包括东南亚的所有国家。”西特科夫表示,“但越南能分到一杯羹。”■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