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沙特石油设施遇袭后事态升级的风险

发布日期:2019-09-18 07:07
摘要:虽然当今世界不易受油价波动的影响,但特朗普、沙特王储萨勒曼以及伊朗领导层全都非常固执,而且喜欢冒险。



撰文 |  吉迪恩•拉赫曼

OR--商业新媒体 】几十年来,任何全球地缘政治风险清单都将“对沙特石油设施的攻击”放到非常靠前的位置。现在这种攻击真的发生了。

好消息是,与20世纪70年代欧佩克(OPEC)石油禁运造成全球经济动荡相比,当今世界不那么容易受油价波动影响了。而且所有相关大国——沙特、伊朗和美国——都有强烈的动机来避免全面冲突。

然而,坏消息是,当前这场戏中的关键决策者——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以及伊朗领导层——全都非常固执,而且喜欢冒险。

如果美国坚持说伊朗是此次袭击的幕后黑手,它就很可能做出军事回应。如果发生这种情况,则无法保证冲突不会进一步升级。鉴于上周末的袭击事件已导致石油价格飙升20%,市场显然还会出现进一步的恐慌。

自从欧佩克1973年实施禁运以来,海湾石油对整个世界的重要性已经深深印刻在西方的集体记忆里。那次禁运导致石油价格上涨了3倍,对市场和世界经济造成严重破坏。那次事件带给人们的教训,即海湾石油供应稳定对世界经济至关重要,促使西方对伊拉克1990年入侵科威特做出了激烈反应。

在第一次海湾战争发生近30年后,如今西方经济体面对该地区石油供应中断远不像以前那么脆弱了。美国页岩油产量增加意味着现在美国从沙特进口的石油量只是2003年的三分之一。

但不那么脆弱并不意味着不会受到伤害。石油仍然有全球价格;沙特仍然是世界主要的石油出口国。因此,如果沙特的供应中断,世界各地的消费者和行业将很快感受到这种影响。

沙特石油设施面对袭击的脆弱性也得到了证实。如果这次袭击就像最初报道的那样是由无人机执行的,人们会震惊地发现,先进工业设施面对唾手可得的廉价新技术的攻击是多么缺乏防备。沙特人也有理由担心他们的供水安全。沙特大约一半的饮用水是通过海水淡化设施获取的,其中一个在去年6月成为火箭弹袭击的目标。

意识到自己面对后续攻击依然脆弱,应该会让沙特人小心不让冲突升级。沙特的社会和政治稳定也是一个因素;人数众多的什叶少数派制造内部骚乱的威胁,长期以来一直是沙特统治家族的心头大患。

尽管耗费了巨额的军费,但沙特也未能在也门的残酷战争中占上风——也门比伊朗的威胁要小得多。因此,尽管沙特一直是特朗普政府对伊朗“极限施压”政策的热心支持者,但沙特没啥兴趣真的参与一场战争。

伊朗也有避免全面冲突的强烈意愿,因为全面冲突将使得该国遭受装备精良的海湾邻国的炮火,最重要的是还有来自美国的攻击。最近几个月,伊朗人进行了一系列的挑衅行动,包括劫持西方国家在海湾的油轮,并(可能)在鼓励也门的胡塞盟友打击沙特的软目标。

但是,西方的伊朗事务观察人士大多认为,伊朗的这种边缘政策是为了证明德黑兰面对制裁并非无能为力。外界还认为,这也是伊朗人试图在可能恢复与美国的谈判之前争取筹码。

就特朗普来说,尽管他嘴上嚷嚷着要发动战争,但最近的行动表明他渴望在伊朗问题上实现外交突破。特朗普上周解雇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这个前国家安全顾问过于强硬,并反对放松美国对伊制裁以便开始谈判的建议。

所以各方都有经济和战略利益从边缘政策向后退一步。遗憾的是,各方也表现出不稳定、情绪化、容易误判的迹象。

沙特的穆罕默德王储在也门战争中的行为,还有他似乎还下达了野蛮谋杀记者贾迈勒•卡舒吉(Jamal Khashoggi)的命令,都表明他容易做出带来暴力的误判。至于伊朗,如果确实是伊朗下令袭击沙特的石油设施,那么伊朗就冒了巨大的风险,其后果超出其控制。

特朗普的反复无常已得到充分证明。这位美国总统先是撕毁了伊朗核协议,后来却又解雇了他最强硬的伊朗事务顾问,这也让人无法放心他会理性行事。这也意味着白宫正在没有国家安全顾问的情况下面对一场可能是特朗普执政以来最大的安全危机。

自特朗普2016年当选以来,紧张的观察家们一直想知道这位美国总统面对一场真正的外交政策危机时会怎么做。我们很快就会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虽然当今世界不易受油价波动的影响,但特朗普、沙特王储萨勒曼以及伊朗领导层全都非常固执,而且喜欢冒险。



撰文 |  吉迪恩•拉赫曼

OR--商业新媒体 】几十年来,任何全球地缘政治风险清单都将“对沙特石油设施的攻击”放到非常靠前的位置。现在这种攻击真的发生了。

好消息是,与20世纪70年代欧佩克(OPEC)石油禁运造成全球经济动荡相比,当今世界不那么容易受油价波动影响了。而且所有相关大国——沙特、伊朗和美国——都有强烈的动机来避免全面冲突。

然而,坏消息是,当前这场戏中的关键决策者——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以及伊朗领导层——全都非常固执,而且喜欢冒险。

如果美国坚持说伊朗是此次袭击的幕后黑手,它就很可能做出军事回应。如果发生这种情况,则无法保证冲突不会进一步升级。鉴于上周末的袭击事件已导致石油价格飙升20%,市场显然还会出现进一步的恐慌。

自从欧佩克1973年实施禁运以来,海湾石油对整个世界的重要性已经深深印刻在西方的集体记忆里。那次禁运导致石油价格上涨了3倍,对市场和世界经济造成严重破坏。那次事件带给人们的教训,即海湾石油供应稳定对世界经济至关重要,促使西方对伊拉克1990年入侵科威特做出了激烈反应。

在第一次海湾战争发生近30年后,如今西方经济体面对该地区石油供应中断远不像以前那么脆弱了。美国页岩油产量增加意味着现在美国从沙特进口的石油量只是2003年的三分之一。

但不那么脆弱并不意味着不会受到伤害。石油仍然有全球价格;沙特仍然是世界主要的石油出口国。因此,如果沙特的供应中断,世界各地的消费者和行业将很快感受到这种影响。

沙特石油设施面对袭击的脆弱性也得到了证实。如果这次袭击就像最初报道的那样是由无人机执行的,人们会震惊地发现,先进工业设施面对唾手可得的廉价新技术的攻击是多么缺乏防备。沙特人也有理由担心他们的供水安全。沙特大约一半的饮用水是通过海水淡化设施获取的,其中一个在去年6月成为火箭弹袭击的目标。

意识到自己面对后续攻击依然脆弱,应该会让沙特人小心不让冲突升级。沙特的社会和政治稳定也是一个因素;人数众多的什叶少数派制造内部骚乱的威胁,长期以来一直是沙特统治家族的心头大患。

尽管耗费了巨额的军费,但沙特也未能在也门的残酷战争中占上风——也门比伊朗的威胁要小得多。因此,尽管沙特一直是特朗普政府对伊朗“极限施压”政策的热心支持者,但沙特没啥兴趣真的参与一场战争。

伊朗也有避免全面冲突的强烈意愿,因为全面冲突将使得该国遭受装备精良的海湾邻国的炮火,最重要的是还有来自美国的攻击。最近几个月,伊朗人进行了一系列的挑衅行动,包括劫持西方国家在海湾的油轮,并(可能)在鼓励也门的胡塞盟友打击沙特的软目标。

但是,西方的伊朗事务观察人士大多认为,伊朗的这种边缘政策是为了证明德黑兰面对制裁并非无能为力。外界还认为,这也是伊朗人试图在可能恢复与美国的谈判之前争取筹码。

就特朗普来说,尽管他嘴上嚷嚷着要发动战争,但最近的行动表明他渴望在伊朗问题上实现外交突破。特朗普上周解雇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这个前国家安全顾问过于强硬,并反对放松美国对伊制裁以便开始谈判的建议。

所以各方都有经济和战略利益从边缘政策向后退一步。遗憾的是,各方也表现出不稳定、情绪化、容易误判的迹象。

沙特的穆罕默德王储在也门战争中的行为,还有他似乎还下达了野蛮谋杀记者贾迈勒•卡舒吉(Jamal Khashoggi)的命令,都表明他容易做出带来暴力的误判。至于伊朗,如果确实是伊朗下令袭击沙特的石油设施,那么伊朗就冒了巨大的风险,其后果超出其控制。

特朗普的反复无常已得到充分证明。这位美国总统先是撕毁了伊朗核协议,后来却又解雇了他最强硬的伊朗事务顾问,这也让人无法放心他会理性行事。这也意味着白宫正在没有国家安全顾问的情况下面对一场可能是特朗普执政以来最大的安全危机。

自特朗普2016年当选以来,紧张的观察家们一直想知道这位美国总统面对一场真正的外交政策危机时会怎么做。我们很快就会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虽然当今世界不易受油价波动的影响,但特朗普、沙特王储萨勒曼以及伊朗领导层全都非常固执,而且喜欢冒险。



撰文 |  吉迪恩•拉赫曼

OR--商业新媒体 】几十年来,任何全球地缘政治风险清单都将“对沙特石油设施的攻击”放到非常靠前的位置。现在这种攻击真的发生了。

好消息是,与20世纪70年代欧佩克(OPEC)石油禁运造成全球经济动荡相比,当今世界不那么容易受油价波动影响了。而且所有相关大国——沙特、伊朗和美国——都有强烈的动机来避免全面冲突。

然而,坏消息是,当前这场戏中的关键决策者——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以及伊朗领导层——全都非常固执,而且喜欢冒险。

如果美国坚持说伊朗是此次袭击的幕后黑手,它就很可能做出军事回应。如果发生这种情况,则无法保证冲突不会进一步升级。鉴于上周末的袭击事件已导致石油价格飙升20%,市场显然还会出现进一步的恐慌。

自从欧佩克1973年实施禁运以来,海湾石油对整个世界的重要性已经深深印刻在西方的集体记忆里。那次禁运导致石油价格上涨了3倍,对市场和世界经济造成严重破坏。那次事件带给人们的教训,即海湾石油供应稳定对世界经济至关重要,促使西方对伊拉克1990年入侵科威特做出了激烈反应。

在第一次海湾战争发生近30年后,如今西方经济体面对该地区石油供应中断远不像以前那么脆弱了。美国页岩油产量增加意味着现在美国从沙特进口的石油量只是2003年的三分之一。

但不那么脆弱并不意味着不会受到伤害。石油仍然有全球价格;沙特仍然是世界主要的石油出口国。因此,如果沙特的供应中断,世界各地的消费者和行业将很快感受到这种影响。

沙特石油设施面对袭击的脆弱性也得到了证实。如果这次袭击就像最初报道的那样是由无人机执行的,人们会震惊地发现,先进工业设施面对唾手可得的廉价新技术的攻击是多么缺乏防备。沙特人也有理由担心他们的供水安全。沙特大约一半的饮用水是通过海水淡化设施获取的,其中一个在去年6月成为火箭弹袭击的目标。

意识到自己面对后续攻击依然脆弱,应该会让沙特人小心不让冲突升级。沙特的社会和政治稳定也是一个因素;人数众多的什叶少数派制造内部骚乱的威胁,长期以来一直是沙特统治家族的心头大患。

尽管耗费了巨额的军费,但沙特也未能在也门的残酷战争中占上风——也门比伊朗的威胁要小得多。因此,尽管沙特一直是特朗普政府对伊朗“极限施压”政策的热心支持者,但沙特没啥兴趣真的参与一场战争。

伊朗也有避免全面冲突的强烈意愿,因为全面冲突将使得该国遭受装备精良的海湾邻国的炮火,最重要的是还有来自美国的攻击。最近几个月,伊朗人进行了一系列的挑衅行动,包括劫持西方国家在海湾的油轮,并(可能)在鼓励也门的胡塞盟友打击沙特的软目标。

但是,西方的伊朗事务观察人士大多认为,伊朗的这种边缘政策是为了证明德黑兰面对制裁并非无能为力。外界还认为,这也是伊朗人试图在可能恢复与美国的谈判之前争取筹码。

就特朗普来说,尽管他嘴上嚷嚷着要发动战争,但最近的行动表明他渴望在伊朗问题上实现外交突破。特朗普上周解雇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这个前国家安全顾问过于强硬,并反对放松美国对伊制裁以便开始谈判的建议。

所以各方都有经济和战略利益从边缘政策向后退一步。遗憾的是,各方也表现出不稳定、情绪化、容易误判的迹象。

沙特的穆罕默德王储在也门战争中的行为,还有他似乎还下达了野蛮谋杀记者贾迈勒•卡舒吉(Jamal Khashoggi)的命令,都表明他容易做出带来暴力的误判。至于伊朗,如果确实是伊朗下令袭击沙特的石油设施,那么伊朗就冒了巨大的风险,其后果超出其控制。

特朗普的反复无常已得到充分证明。这位美国总统先是撕毁了伊朗核协议,后来却又解雇了他最强硬的伊朗事务顾问,这也让人无法放心他会理性行事。这也意味着白宫正在没有国家安全顾问的情况下面对一场可能是特朗普执政以来最大的安全危机。

自特朗普2016年当选以来,紧张的观察家们一直想知道这位美国总统面对一场真正的外交政策危机时会怎么做。我们很快就会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沙特石油设施遇袭后事态升级的风险

发布日期:2019-09-18 07:07
摘要:虽然当今世界不易受油价波动的影响,但特朗普、沙特王储萨勒曼以及伊朗领导层全都非常固执,而且喜欢冒险。



撰文 |  吉迪恩•拉赫曼

OR--商业新媒体 】几十年来,任何全球地缘政治风险清单都将“对沙特石油设施的攻击”放到非常靠前的位置。现在这种攻击真的发生了。

好消息是,与20世纪70年代欧佩克(OPEC)石油禁运造成全球经济动荡相比,当今世界不那么容易受油价波动影响了。而且所有相关大国——沙特、伊朗和美国——都有强烈的动机来避免全面冲突。

然而,坏消息是,当前这场戏中的关键决策者——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以及伊朗领导层——全都非常固执,而且喜欢冒险。

如果美国坚持说伊朗是此次袭击的幕后黑手,它就很可能做出军事回应。如果发生这种情况,则无法保证冲突不会进一步升级。鉴于上周末的袭击事件已导致石油价格飙升20%,市场显然还会出现进一步的恐慌。

自从欧佩克1973年实施禁运以来,海湾石油对整个世界的重要性已经深深印刻在西方的集体记忆里。那次禁运导致石油价格上涨了3倍,对市场和世界经济造成严重破坏。那次事件带给人们的教训,即海湾石油供应稳定对世界经济至关重要,促使西方对伊拉克1990年入侵科威特做出了激烈反应。

在第一次海湾战争发生近30年后,如今西方经济体面对该地区石油供应中断远不像以前那么脆弱了。美国页岩油产量增加意味着现在美国从沙特进口的石油量只是2003年的三分之一。

但不那么脆弱并不意味着不会受到伤害。石油仍然有全球价格;沙特仍然是世界主要的石油出口国。因此,如果沙特的供应中断,世界各地的消费者和行业将很快感受到这种影响。

沙特石油设施面对袭击的脆弱性也得到了证实。如果这次袭击就像最初报道的那样是由无人机执行的,人们会震惊地发现,先进工业设施面对唾手可得的廉价新技术的攻击是多么缺乏防备。沙特人也有理由担心他们的供水安全。沙特大约一半的饮用水是通过海水淡化设施获取的,其中一个在去年6月成为火箭弹袭击的目标。

意识到自己面对后续攻击依然脆弱,应该会让沙特人小心不让冲突升级。沙特的社会和政治稳定也是一个因素;人数众多的什叶少数派制造内部骚乱的威胁,长期以来一直是沙特统治家族的心头大患。

尽管耗费了巨额的军费,但沙特也未能在也门的残酷战争中占上风——也门比伊朗的威胁要小得多。因此,尽管沙特一直是特朗普政府对伊朗“极限施压”政策的热心支持者,但沙特没啥兴趣真的参与一场战争。

伊朗也有避免全面冲突的强烈意愿,因为全面冲突将使得该国遭受装备精良的海湾邻国的炮火,最重要的是还有来自美国的攻击。最近几个月,伊朗人进行了一系列的挑衅行动,包括劫持西方国家在海湾的油轮,并(可能)在鼓励也门的胡塞盟友打击沙特的软目标。

但是,西方的伊朗事务观察人士大多认为,伊朗的这种边缘政策是为了证明德黑兰面对制裁并非无能为力。外界还认为,这也是伊朗人试图在可能恢复与美国的谈判之前争取筹码。

就特朗普来说,尽管他嘴上嚷嚷着要发动战争,但最近的行动表明他渴望在伊朗问题上实现外交突破。特朗普上周解雇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这个前国家安全顾问过于强硬,并反对放松美国对伊制裁以便开始谈判的建议。

所以各方都有经济和战略利益从边缘政策向后退一步。遗憾的是,各方也表现出不稳定、情绪化、容易误判的迹象。

沙特的穆罕默德王储在也门战争中的行为,还有他似乎还下达了野蛮谋杀记者贾迈勒•卡舒吉(Jamal Khashoggi)的命令,都表明他容易做出带来暴力的误判。至于伊朗,如果确实是伊朗下令袭击沙特的石油设施,那么伊朗就冒了巨大的风险,其后果超出其控制。

特朗普的反复无常已得到充分证明。这位美国总统先是撕毁了伊朗核协议,后来却又解雇了他最强硬的伊朗事务顾问,这也让人无法放心他会理性行事。这也意味着白宫正在没有国家安全顾问的情况下面对一场可能是特朗普执政以来最大的安全危机。

自特朗普2016年当选以来,紧张的观察家们一直想知道这位美国总统面对一场真正的外交政策危机时会怎么做。我们很快就会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虽然当今世界不易受油价波动的影响,但特朗普、沙特王储萨勒曼以及伊朗领导层全都非常固执,而且喜欢冒险。



撰文 |  吉迪恩•拉赫曼

OR--商业新媒体 】几十年来,任何全球地缘政治风险清单都将“对沙特石油设施的攻击”放到非常靠前的位置。现在这种攻击真的发生了。

好消息是,与20世纪70年代欧佩克(OPEC)石油禁运造成全球经济动荡相比,当今世界不那么容易受油价波动影响了。而且所有相关大国——沙特、伊朗和美国——都有强烈的动机来避免全面冲突。

然而,坏消息是,当前这场戏中的关键决策者——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以及伊朗领导层——全都非常固执,而且喜欢冒险。

如果美国坚持说伊朗是此次袭击的幕后黑手,它就很可能做出军事回应。如果发生这种情况,则无法保证冲突不会进一步升级。鉴于上周末的袭击事件已导致石油价格飙升20%,市场显然还会出现进一步的恐慌。

自从欧佩克1973年实施禁运以来,海湾石油对整个世界的重要性已经深深印刻在西方的集体记忆里。那次禁运导致石油价格上涨了3倍,对市场和世界经济造成严重破坏。那次事件带给人们的教训,即海湾石油供应稳定对世界经济至关重要,促使西方对伊拉克1990年入侵科威特做出了激烈反应。

在第一次海湾战争发生近30年后,如今西方经济体面对该地区石油供应中断远不像以前那么脆弱了。美国页岩油产量增加意味着现在美国从沙特进口的石油量只是2003年的三分之一。

但不那么脆弱并不意味着不会受到伤害。石油仍然有全球价格;沙特仍然是世界主要的石油出口国。因此,如果沙特的供应中断,世界各地的消费者和行业将很快感受到这种影响。

沙特石油设施面对袭击的脆弱性也得到了证实。如果这次袭击就像最初报道的那样是由无人机执行的,人们会震惊地发现,先进工业设施面对唾手可得的廉价新技术的攻击是多么缺乏防备。沙特人也有理由担心他们的供水安全。沙特大约一半的饮用水是通过海水淡化设施获取的,其中一个在去年6月成为火箭弹袭击的目标。

意识到自己面对后续攻击依然脆弱,应该会让沙特人小心不让冲突升级。沙特的社会和政治稳定也是一个因素;人数众多的什叶少数派制造内部骚乱的威胁,长期以来一直是沙特统治家族的心头大患。

尽管耗费了巨额的军费,但沙特也未能在也门的残酷战争中占上风——也门比伊朗的威胁要小得多。因此,尽管沙特一直是特朗普政府对伊朗“极限施压”政策的热心支持者,但沙特没啥兴趣真的参与一场战争。

伊朗也有避免全面冲突的强烈意愿,因为全面冲突将使得该国遭受装备精良的海湾邻国的炮火,最重要的是还有来自美国的攻击。最近几个月,伊朗人进行了一系列的挑衅行动,包括劫持西方国家在海湾的油轮,并(可能)在鼓励也门的胡塞盟友打击沙特的软目标。

但是,西方的伊朗事务观察人士大多认为,伊朗的这种边缘政策是为了证明德黑兰面对制裁并非无能为力。外界还认为,这也是伊朗人试图在可能恢复与美国的谈判之前争取筹码。

就特朗普来说,尽管他嘴上嚷嚷着要发动战争,但最近的行动表明他渴望在伊朗问题上实现外交突破。特朗普上周解雇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这个前国家安全顾问过于强硬,并反对放松美国对伊制裁以便开始谈判的建议。

所以各方都有经济和战略利益从边缘政策向后退一步。遗憾的是,各方也表现出不稳定、情绪化、容易误判的迹象。

沙特的穆罕默德王储在也门战争中的行为,还有他似乎还下达了野蛮谋杀记者贾迈勒•卡舒吉(Jamal Khashoggi)的命令,都表明他容易做出带来暴力的误判。至于伊朗,如果确实是伊朗下令袭击沙特的石油设施,那么伊朗就冒了巨大的风险,其后果超出其控制。

特朗普的反复无常已得到充分证明。这位美国总统先是撕毁了伊朗核协议,后来却又解雇了他最强硬的伊朗事务顾问,这也让人无法放心他会理性行事。这也意味着白宫正在没有国家安全顾问的情况下面对一场可能是特朗普执政以来最大的安全危机。

自特朗普2016年当选以来,紧张的观察家们一直想知道这位美国总统面对一场真正的外交政策危机时会怎么做。我们很快就会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