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学校榜单是怎么出炉的?

发布日期:2019-09-12 08:22
摘要:排行榜是行业发展催生的,最近榜单造假事件屡有发生。我做中国国际中学榜单这几年,深感厘清榜单初衷的不易。



撰文 | 肖经栋

OR--商业新媒体 】近期,美国大学排名制作机构U.S.News对外宣称,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等5所大学在2019年的排名当中所提供的部分数据有问题。这些“问题数据”导致这5所大学的排名要高于实际情况,为此,U.S.News现已将这5所大学的排名取消,但其他学校排名保持不变。

排名对美国大学的招生影响甚大,这使得各个大学十分重视这个事情。U.S.News现有的评估模式是需要大学提供相关评估数据,而原始数据的准确是排名或者评估的根基所在,这5所学校提供有问题的数据确实是影响到了整个排行榜的权威与精准。从这个事情可以看出,U.S.News对大学排名原始数据的重视与把控。

我在2005年便已经接触过榜单的制作,2016年开始在中国率先制作“中国出国留学最强中学排行榜”。为此,透过这十余年对榜单在中国发展的观察以及连续三年制作“出国留学最强中学排行榜”的体会,在此斗胆谈些对榜单的浅见。

排行榜的社会需求

近些年来,中国各领域的排行榜不断兴起。中国的各种类型排行榜跟西方的很类似,比如很典型的是,胡润百富榜是源自于《福布斯》杂志的富豪榜。深入探索下去,会发现中国各种排行榜生存的社会基础跟西方也很类似,但由于规避利益冲突、评估标准透明等方面出现了问题,导致现在诸多排行榜受到了质疑与批评。

因选举制度的存在,选情预测与选票统计分析成为社会刚需,这使得西方国家对数据统计与趋势预测需求旺盛,而各种排名榜则是在数据统计基础上延伸出来的让大众喜闻乐见的表现方式,典型如美国《财富》杂志的世界500强排名,《福布斯》杂志的富豪排名等。而电影界中的奥斯卡金奖,新闻界中的普利策奖,美食界中的米其林餐厅指南,甚至如雷贯耳的诺贝尔奖,本质上也是排行榜的一种表现形式。

排行榜的出现并非偶然,其背后是社会的需求所催生。在经济快速发展时期,排行榜是记录一个行业发展的很好的表现形式。“二战”后,美国成为超级经济大国,美国企业在快速发展,为此产生了记录这一快速发展的社会需求,这使得《财富》杂志在1955年首次推出美国500强榜单后便一直受到关注。《财富》杂志负责榜单编纂的编辑L.Michael Cacace在一篇文章中提到,上世纪70年代初,在美国参议院一次听证会上,有参议员指出,如果《财富》没有推出美国500强排行榜,那么我们也需要别的什么人来制作这样一份排行榜。它所提供的信息对于国家利益来说至关重要。

同样,“出国留学最强中学排行榜”也是因应中国国际教育的快速发展而兴起的。我们从2016年开始做“中国出国留学最强中学排名”,其初衷并不是刻意要给学校分三六九等,因为国际教育强调合适的才是最好的。我们主要考虑到在国际教育快速发展的当下,中国绝大部分的家长并没有留过学,对国际教育不了解。同时,现在跨区域择校普遍,进而导致对如何选择一所合适的国际学校/国际部无所适从。即便把全部数据提供给家长,也很难做出判断。为此,这个时候以一定的算法告诉家长目标学校排在什么位置以及特色是什么,则便很容易接受和理解了。

海外大学的排行榜在中国颇受欢迎,其原因如出一辙。为此,出国留学最强中学排行榜的社会价值,宏观上记录了国际教育的发展进程,微观上则是用一个简单明了的表现方式告诉家长,哪些学校是优秀的,哪些学校适合自己的孩子,进而减轻信息收集和决策负担。

制作排行榜的初衷最重要

始生之物,其形必丑。“出国留学最强中学排行榜”在中国还是一个很年轻的事物,需要经受社会检验,对不足之处进行弥补与修正。而在这个过程中,核心是评估标准该如何制定与完善。评估一所国际学校的因素,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不同人士会有不同的见解。至于把自己学校排在前面的排行榜就是最好的观点,这固然是无稽之谈。而我认为,榜单的制作,至少有三点至关重要。

首先是制作机构的初衷,即制作排行榜的初衷到底是为了什么。

如果只是想通过排行榜来博取眼球或者获取商业利益,则在起步之初,这个排行榜就已经名存实亡,纯属自娱自乐,即便制作机构再权威再专业也无济于事。这些年,排行榜在中国饱受诟病,很大程度上便是存在借制作排行榜之名来敛财这个原罪。

为此,一旦机构要涉足排名或者评估,则必须跟所评估的对象不能有任何商业利益上的直接或者间接关联,即不能有利益冲突。这看起来简单,其实要求很高。即便定位相对比较中立的媒体,包括现在的自媒体在内,如果要做国际学校排名,则在做学校的招生广告或者品牌宣传时,应该要持谨慎态度,内部要建立相应的规避利益冲突防火墙机制。以国际学校为客户的机构或者从事语言培训、中介业务的留学服务商,自身再专业,数据再齐全,因和国际学校有直接或者间接的利益关联,缺乏评估公信力根基,均不合适做国际学校排名。

要解决利益冲突,需要顶层设计。比如我们内部有条红线便是,不跟国际学校有任何商业上的合作,甚至个人去做国际学校的顾问也不允许。而且随着实地调研的深入,内部还需要将调研人员和分析人员分开,规避调研人员的学校偏好度对最终排名的影响。

其次,排名规则必须清晰和透明。

权威的排名多倾向于定量分析而非定性分析,主要原因在于定量分析不受人的偏好度影响,任何人来做结果都是一样的。同时,这也是防范利益冲突的一个有效举措。透明则便于监督,也利于受评对象了解相关标准。

第三,一个权威的排名,其结果应该跟业内专业人士认知基本接近,但也不一定完全相同。换句话说,排行榜制作核心在于发现而非发明规律。在区域方面,广州佛山地区出国留学公认做得最好的是华南师大附中国际部,深圳则为深圳中学实验体系出国方向,北京是北师大附属实验中学国际部。在课程方面,中国A-level课程做得最好的学校则是深圳国际交流学院。如果这四所学校的排名不是区域或者课程最高,则很显然在算法或者标准设置上是有问题的。

同样,在世界大学排名上,一些加拿大、澳洲的大学要远高于美国的名校。而根据中国学生申请英美加澳大学的难易程度,有经验的国际学校升学指导老师心里也是有底的,这也是一些世界大学排名并不被中国业内普遍接受的原因所在。

但我们的排行榜的结果和中国业内人士的认知也并非完全相同。我们发现中国有些大名鼎鼎的学校,其申请结果往往是“一俊遮百丑”,每年即便有一些特别厉害的学生,但在总体申请结果上差异巨大,这说明学校本身的教学是有问题的,特别厉害的学生很可能是因为学生自己优秀、家长助力。因此,这些学校的排名则很有可能没有大家所预期得那么高。

另外,我们在评估每个排行榜时,都需要从制作理念和目标群体来分析。比如胡润国际学校榜单,会遭到将自己投资学校排在比较前的质疑声音。但如果深入分析,会发现其参与调研的群体相对偏高端,对胡润所投资的国际学校更为熟悉和青睐。为此,这份榜单在很大程度上反映出中国高收入阶层对国际学校的认知,这也是可以提供观察国际学校的一个窗口,不能一棍子打死。

美国大学排行榜社会影响力大了后,倒逼大学为提升排名,迎合做评估标准所确定的项目,因而产生了数据造假、招生不公等系列问题。如大学为了提升新生报到率,加大了ED录取名额。而ED录取则被视为美国大学录取不公的三大因素之一,因其大大削减了学生申请到奖学金的机会。

我一再强调,排行榜的制定一定是发现而非发明规律,规避利益冲突、标准清晰与透明。我做了3年榜单后,已经从最初看到榜单报道刷屏的喜悦到现在每年做榜单时战战兢兢,因排行榜会直接影响到学校招生以及家长/学生的择校,这对评估标准和原始数据的收集提出极高的要求。在这个过程当中,核对数据和比对数据是件繁琐但又非常重要的事情。这几年,我们也看到中国国际学校在不断进步,信息日益透明,行业趋于理性发展。

说到底,排行榜只是一个工具,并没有点石成金的魔力,只是为每个学生找到其适合的学校、发展路径提供相应参考。至于排行榜本身可通过市场竞争来优胜劣汰。而谈到排行榜影响到国际学校的正常教学和良性发展,我倒认为,这有点抬举排行榜了。哪有这么大的能量?排行榜盛行是问题的结果而非原因,即中国家长不太了解国际教育、现有国际教育有太多的不规范行为和信息不透明,导致社会对排行榜有较大需求。一旦中国社会对国际教育有正确和理性的理解,国际学校对教育本质的敬畏和自我提升,排行榜此时已经不重要甚至可以自行消亡。■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排行榜是行业发展催生的,最近榜单造假事件屡有发生。我做中国国际中学榜单这几年,深感厘清榜单初衷的不易。



撰文 | 肖经栋

OR--商业新媒体 】近期,美国大学排名制作机构U.S.News对外宣称,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等5所大学在2019年的排名当中所提供的部分数据有问题。这些“问题数据”导致这5所大学的排名要高于实际情况,为此,U.S.News现已将这5所大学的排名取消,但其他学校排名保持不变。

排名对美国大学的招生影响甚大,这使得各个大学十分重视这个事情。U.S.News现有的评估模式是需要大学提供相关评估数据,而原始数据的准确是排名或者评估的根基所在,这5所学校提供有问题的数据确实是影响到了整个排行榜的权威与精准。从这个事情可以看出,U.S.News对大学排名原始数据的重视与把控。

我在2005年便已经接触过榜单的制作,2016年开始在中国率先制作“中国出国留学最强中学排行榜”。为此,透过这十余年对榜单在中国发展的观察以及连续三年制作“出国留学最强中学排行榜”的体会,在此斗胆谈些对榜单的浅见。

排行榜的社会需求

近些年来,中国各领域的排行榜不断兴起。中国的各种类型排行榜跟西方的很类似,比如很典型的是,胡润百富榜是源自于《福布斯》杂志的富豪榜。深入探索下去,会发现中国各种排行榜生存的社会基础跟西方也很类似,但由于规避利益冲突、评估标准透明等方面出现了问题,导致现在诸多排行榜受到了质疑与批评。

因选举制度的存在,选情预测与选票统计分析成为社会刚需,这使得西方国家对数据统计与趋势预测需求旺盛,而各种排名榜则是在数据统计基础上延伸出来的让大众喜闻乐见的表现方式,典型如美国《财富》杂志的世界500强排名,《福布斯》杂志的富豪排名等。而电影界中的奥斯卡金奖,新闻界中的普利策奖,美食界中的米其林餐厅指南,甚至如雷贯耳的诺贝尔奖,本质上也是排行榜的一种表现形式。

排行榜的出现并非偶然,其背后是社会的需求所催生。在经济快速发展时期,排行榜是记录一个行业发展的很好的表现形式。“二战”后,美国成为超级经济大国,美国企业在快速发展,为此产生了记录这一快速发展的社会需求,这使得《财富》杂志在1955年首次推出美国500强榜单后便一直受到关注。《财富》杂志负责榜单编纂的编辑L.Michael Cacace在一篇文章中提到,上世纪70年代初,在美国参议院一次听证会上,有参议员指出,如果《财富》没有推出美国500强排行榜,那么我们也需要别的什么人来制作这样一份排行榜。它所提供的信息对于国家利益来说至关重要。

同样,“出国留学最强中学排行榜”也是因应中国国际教育的快速发展而兴起的。我们从2016年开始做“中国出国留学最强中学排名”,其初衷并不是刻意要给学校分三六九等,因为国际教育强调合适的才是最好的。我们主要考虑到在国际教育快速发展的当下,中国绝大部分的家长并没有留过学,对国际教育不了解。同时,现在跨区域择校普遍,进而导致对如何选择一所合适的国际学校/国际部无所适从。即便把全部数据提供给家长,也很难做出判断。为此,这个时候以一定的算法告诉家长目标学校排在什么位置以及特色是什么,则便很容易接受和理解了。

海外大学的排行榜在中国颇受欢迎,其原因如出一辙。为此,出国留学最强中学排行榜的社会价值,宏观上记录了国际教育的发展进程,微观上则是用一个简单明了的表现方式告诉家长,哪些学校是优秀的,哪些学校适合自己的孩子,进而减轻信息收集和决策负担。

制作排行榜的初衷最重要

始生之物,其形必丑。“出国留学最强中学排行榜”在中国还是一个很年轻的事物,需要经受社会检验,对不足之处进行弥补与修正。而在这个过程中,核心是评估标准该如何制定与完善。评估一所国际学校的因素,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不同人士会有不同的见解。至于把自己学校排在前面的排行榜就是最好的观点,这固然是无稽之谈。而我认为,榜单的制作,至少有三点至关重要。

首先是制作机构的初衷,即制作排行榜的初衷到底是为了什么。

如果只是想通过排行榜来博取眼球或者获取商业利益,则在起步之初,这个排行榜就已经名存实亡,纯属自娱自乐,即便制作机构再权威再专业也无济于事。这些年,排行榜在中国饱受诟病,很大程度上便是存在借制作排行榜之名来敛财这个原罪。

为此,一旦机构要涉足排名或者评估,则必须跟所评估的对象不能有任何商业利益上的直接或者间接关联,即不能有利益冲突。这看起来简单,其实要求很高。即便定位相对比较中立的媒体,包括现在的自媒体在内,如果要做国际学校排名,则在做学校的招生广告或者品牌宣传时,应该要持谨慎态度,内部要建立相应的规避利益冲突防火墙机制。以国际学校为客户的机构或者从事语言培训、中介业务的留学服务商,自身再专业,数据再齐全,因和国际学校有直接或者间接的利益关联,缺乏评估公信力根基,均不合适做国际学校排名。

要解决利益冲突,需要顶层设计。比如我们内部有条红线便是,不跟国际学校有任何商业上的合作,甚至个人去做国际学校的顾问也不允许。而且随着实地调研的深入,内部还需要将调研人员和分析人员分开,规避调研人员的学校偏好度对最终排名的影响。

其次,排名规则必须清晰和透明。

权威的排名多倾向于定量分析而非定性分析,主要原因在于定量分析不受人的偏好度影响,任何人来做结果都是一样的。同时,这也是防范利益冲突的一个有效举措。透明则便于监督,也利于受评对象了解相关标准。

第三,一个权威的排名,其结果应该跟业内专业人士认知基本接近,但也不一定完全相同。换句话说,排行榜制作核心在于发现而非发明规律。在区域方面,广州佛山地区出国留学公认做得最好的是华南师大附中国际部,深圳则为深圳中学实验体系出国方向,北京是北师大附属实验中学国际部。在课程方面,中国A-level课程做得最好的学校则是深圳国际交流学院。如果这四所学校的排名不是区域或者课程最高,则很显然在算法或者标准设置上是有问题的。

同样,在世界大学排名上,一些加拿大、澳洲的大学要远高于美国的名校。而根据中国学生申请英美加澳大学的难易程度,有经验的国际学校升学指导老师心里也是有底的,这也是一些世界大学排名并不被中国业内普遍接受的原因所在。

但我们的排行榜的结果和中国业内人士的认知也并非完全相同。我们发现中国有些大名鼎鼎的学校,其申请结果往往是“一俊遮百丑”,每年即便有一些特别厉害的学生,但在总体申请结果上差异巨大,这说明学校本身的教学是有问题的,特别厉害的学生很可能是因为学生自己优秀、家长助力。因此,这些学校的排名则很有可能没有大家所预期得那么高。

另外,我们在评估每个排行榜时,都需要从制作理念和目标群体来分析。比如胡润国际学校榜单,会遭到将自己投资学校排在比较前的质疑声音。但如果深入分析,会发现其参与调研的群体相对偏高端,对胡润所投资的国际学校更为熟悉和青睐。为此,这份榜单在很大程度上反映出中国高收入阶层对国际学校的认知,这也是可以提供观察国际学校的一个窗口,不能一棍子打死。

美国大学排行榜社会影响力大了后,倒逼大学为提升排名,迎合做评估标准所确定的项目,因而产生了数据造假、招生不公等系列问题。如大学为了提升新生报到率,加大了ED录取名额。而ED录取则被视为美国大学录取不公的三大因素之一,因其大大削减了学生申请到奖学金的机会。

我一再强调,排行榜的制定一定是发现而非发明规律,规避利益冲突、标准清晰与透明。我做了3年榜单后,已经从最初看到榜单报道刷屏的喜悦到现在每年做榜单时战战兢兢,因排行榜会直接影响到学校招生以及家长/学生的择校,这对评估标准和原始数据的收集提出极高的要求。在这个过程当中,核对数据和比对数据是件繁琐但又非常重要的事情。这几年,我们也看到中国国际学校在不断进步,信息日益透明,行业趋于理性发展。

说到底,排行榜只是一个工具,并没有点石成金的魔力,只是为每个学生找到其适合的学校、发展路径提供相应参考。至于排行榜本身可通过市场竞争来优胜劣汰。而谈到排行榜影响到国际学校的正常教学和良性发展,我倒认为,这有点抬举排行榜了。哪有这么大的能量?排行榜盛行是问题的结果而非原因,即中国家长不太了解国际教育、现有国际教育有太多的不规范行为和信息不透明,导致社会对排行榜有较大需求。一旦中国社会对国际教育有正确和理性的理解,国际学校对教育本质的敬畏和自我提升,排行榜此时已经不重要甚至可以自行消亡。■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排行榜是行业发展催生的,最近榜单造假事件屡有发生。我做中国国际中学榜单这几年,深感厘清榜单初衷的不易。



撰文 | 肖经栋

OR--商业新媒体 】近期,美国大学排名制作机构U.S.News对外宣称,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等5所大学在2019年的排名当中所提供的部分数据有问题。这些“问题数据”导致这5所大学的排名要高于实际情况,为此,U.S.News现已将这5所大学的排名取消,但其他学校排名保持不变。

排名对美国大学的招生影响甚大,这使得各个大学十分重视这个事情。U.S.News现有的评估模式是需要大学提供相关评估数据,而原始数据的准确是排名或者评估的根基所在,这5所学校提供有问题的数据确实是影响到了整个排行榜的权威与精准。从这个事情可以看出,U.S.News对大学排名原始数据的重视与把控。

我在2005年便已经接触过榜单的制作,2016年开始在中国率先制作“中国出国留学最强中学排行榜”。为此,透过这十余年对榜单在中国发展的观察以及连续三年制作“出国留学最强中学排行榜”的体会,在此斗胆谈些对榜单的浅见。

排行榜的社会需求

近些年来,中国各领域的排行榜不断兴起。中国的各种类型排行榜跟西方的很类似,比如很典型的是,胡润百富榜是源自于《福布斯》杂志的富豪榜。深入探索下去,会发现中国各种排行榜生存的社会基础跟西方也很类似,但由于规避利益冲突、评估标准透明等方面出现了问题,导致现在诸多排行榜受到了质疑与批评。

因选举制度的存在,选情预测与选票统计分析成为社会刚需,这使得西方国家对数据统计与趋势预测需求旺盛,而各种排名榜则是在数据统计基础上延伸出来的让大众喜闻乐见的表现方式,典型如美国《财富》杂志的世界500强排名,《福布斯》杂志的富豪排名等。而电影界中的奥斯卡金奖,新闻界中的普利策奖,美食界中的米其林餐厅指南,甚至如雷贯耳的诺贝尔奖,本质上也是排行榜的一种表现形式。

排行榜的出现并非偶然,其背后是社会的需求所催生。在经济快速发展时期,排行榜是记录一个行业发展的很好的表现形式。“二战”后,美国成为超级经济大国,美国企业在快速发展,为此产生了记录这一快速发展的社会需求,这使得《财富》杂志在1955年首次推出美国500强榜单后便一直受到关注。《财富》杂志负责榜单编纂的编辑L.Michael Cacace在一篇文章中提到,上世纪70年代初,在美国参议院一次听证会上,有参议员指出,如果《财富》没有推出美国500强排行榜,那么我们也需要别的什么人来制作这样一份排行榜。它所提供的信息对于国家利益来说至关重要。

同样,“出国留学最强中学排行榜”也是因应中国国际教育的快速发展而兴起的。我们从2016年开始做“中国出国留学最强中学排名”,其初衷并不是刻意要给学校分三六九等,因为国际教育强调合适的才是最好的。我们主要考虑到在国际教育快速发展的当下,中国绝大部分的家长并没有留过学,对国际教育不了解。同时,现在跨区域择校普遍,进而导致对如何选择一所合适的国际学校/国际部无所适从。即便把全部数据提供给家长,也很难做出判断。为此,这个时候以一定的算法告诉家长目标学校排在什么位置以及特色是什么,则便很容易接受和理解了。

海外大学的排行榜在中国颇受欢迎,其原因如出一辙。为此,出国留学最强中学排行榜的社会价值,宏观上记录了国际教育的发展进程,微观上则是用一个简单明了的表现方式告诉家长,哪些学校是优秀的,哪些学校适合自己的孩子,进而减轻信息收集和决策负担。

制作排行榜的初衷最重要

始生之物,其形必丑。“出国留学最强中学排行榜”在中国还是一个很年轻的事物,需要经受社会检验,对不足之处进行弥补与修正。而在这个过程中,核心是评估标准该如何制定与完善。评估一所国际学校的因素,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不同人士会有不同的见解。至于把自己学校排在前面的排行榜就是最好的观点,这固然是无稽之谈。而我认为,榜单的制作,至少有三点至关重要。

首先是制作机构的初衷,即制作排行榜的初衷到底是为了什么。

如果只是想通过排行榜来博取眼球或者获取商业利益,则在起步之初,这个排行榜就已经名存实亡,纯属自娱自乐,即便制作机构再权威再专业也无济于事。这些年,排行榜在中国饱受诟病,很大程度上便是存在借制作排行榜之名来敛财这个原罪。

为此,一旦机构要涉足排名或者评估,则必须跟所评估的对象不能有任何商业利益上的直接或者间接关联,即不能有利益冲突。这看起来简单,其实要求很高。即便定位相对比较中立的媒体,包括现在的自媒体在内,如果要做国际学校排名,则在做学校的招生广告或者品牌宣传时,应该要持谨慎态度,内部要建立相应的规避利益冲突防火墙机制。以国际学校为客户的机构或者从事语言培训、中介业务的留学服务商,自身再专业,数据再齐全,因和国际学校有直接或者间接的利益关联,缺乏评估公信力根基,均不合适做国际学校排名。

要解决利益冲突,需要顶层设计。比如我们内部有条红线便是,不跟国际学校有任何商业上的合作,甚至个人去做国际学校的顾问也不允许。而且随着实地调研的深入,内部还需要将调研人员和分析人员分开,规避调研人员的学校偏好度对最终排名的影响。

其次,排名规则必须清晰和透明。

权威的排名多倾向于定量分析而非定性分析,主要原因在于定量分析不受人的偏好度影响,任何人来做结果都是一样的。同时,这也是防范利益冲突的一个有效举措。透明则便于监督,也利于受评对象了解相关标准。

第三,一个权威的排名,其结果应该跟业内专业人士认知基本接近,但也不一定完全相同。换句话说,排行榜制作核心在于发现而非发明规律。在区域方面,广州佛山地区出国留学公认做得最好的是华南师大附中国际部,深圳则为深圳中学实验体系出国方向,北京是北师大附属实验中学国际部。在课程方面,中国A-level课程做得最好的学校则是深圳国际交流学院。如果这四所学校的排名不是区域或者课程最高,则很显然在算法或者标准设置上是有问题的。

同样,在世界大学排名上,一些加拿大、澳洲的大学要远高于美国的名校。而根据中国学生申请英美加澳大学的难易程度,有经验的国际学校升学指导老师心里也是有底的,这也是一些世界大学排名并不被中国业内普遍接受的原因所在。

但我们的排行榜的结果和中国业内人士的认知也并非完全相同。我们发现中国有些大名鼎鼎的学校,其申请结果往往是“一俊遮百丑”,每年即便有一些特别厉害的学生,但在总体申请结果上差异巨大,这说明学校本身的教学是有问题的,特别厉害的学生很可能是因为学生自己优秀、家长助力。因此,这些学校的排名则很有可能没有大家所预期得那么高。

另外,我们在评估每个排行榜时,都需要从制作理念和目标群体来分析。比如胡润国际学校榜单,会遭到将自己投资学校排在比较前的质疑声音。但如果深入分析,会发现其参与调研的群体相对偏高端,对胡润所投资的国际学校更为熟悉和青睐。为此,这份榜单在很大程度上反映出中国高收入阶层对国际学校的认知,这也是可以提供观察国际学校的一个窗口,不能一棍子打死。

美国大学排行榜社会影响力大了后,倒逼大学为提升排名,迎合做评估标准所确定的项目,因而产生了数据造假、招生不公等系列问题。如大学为了提升新生报到率,加大了ED录取名额。而ED录取则被视为美国大学录取不公的三大因素之一,因其大大削减了学生申请到奖学金的机会。

我一再强调,排行榜的制定一定是发现而非发明规律,规避利益冲突、标准清晰与透明。我做了3年榜单后,已经从最初看到榜单报道刷屏的喜悦到现在每年做榜单时战战兢兢,因排行榜会直接影响到学校招生以及家长/学生的择校,这对评估标准和原始数据的收集提出极高的要求。在这个过程当中,核对数据和比对数据是件繁琐但又非常重要的事情。这几年,我们也看到中国国际学校在不断进步,信息日益透明,行业趋于理性发展。

说到底,排行榜只是一个工具,并没有点石成金的魔力,只是为每个学生找到其适合的学校、发展路径提供相应参考。至于排行榜本身可通过市场竞争来优胜劣汰。而谈到排行榜影响到国际学校的正常教学和良性发展,我倒认为,这有点抬举排行榜了。哪有这么大的能量?排行榜盛行是问题的结果而非原因,即中国家长不太了解国际教育、现有国际教育有太多的不规范行为和信息不透明,导致社会对排行榜有较大需求。一旦中国社会对国际教育有正确和理性的理解,国际学校对教育本质的敬畏和自我提升,排行榜此时已经不重要甚至可以自行消亡。■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学校榜单是怎么出炉的?

发布日期:2019-09-12 08:22
摘要:排行榜是行业发展催生的,最近榜单造假事件屡有发生。我做中国国际中学榜单这几年,深感厘清榜单初衷的不易。



撰文 | 肖经栋

OR--商业新媒体 】近期,美国大学排名制作机构U.S.News对外宣称,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等5所大学在2019年的排名当中所提供的部分数据有问题。这些“问题数据”导致这5所大学的排名要高于实际情况,为此,U.S.News现已将这5所大学的排名取消,但其他学校排名保持不变。

排名对美国大学的招生影响甚大,这使得各个大学十分重视这个事情。U.S.News现有的评估模式是需要大学提供相关评估数据,而原始数据的准确是排名或者评估的根基所在,这5所学校提供有问题的数据确实是影响到了整个排行榜的权威与精准。从这个事情可以看出,U.S.News对大学排名原始数据的重视与把控。

我在2005年便已经接触过榜单的制作,2016年开始在中国率先制作“中国出国留学最强中学排行榜”。为此,透过这十余年对榜单在中国发展的观察以及连续三年制作“出国留学最强中学排行榜”的体会,在此斗胆谈些对榜单的浅见。

排行榜的社会需求

近些年来,中国各领域的排行榜不断兴起。中国的各种类型排行榜跟西方的很类似,比如很典型的是,胡润百富榜是源自于《福布斯》杂志的富豪榜。深入探索下去,会发现中国各种排行榜生存的社会基础跟西方也很类似,但由于规避利益冲突、评估标准透明等方面出现了问题,导致现在诸多排行榜受到了质疑与批评。

因选举制度的存在,选情预测与选票统计分析成为社会刚需,这使得西方国家对数据统计与趋势预测需求旺盛,而各种排名榜则是在数据统计基础上延伸出来的让大众喜闻乐见的表现方式,典型如美国《财富》杂志的世界500强排名,《福布斯》杂志的富豪排名等。而电影界中的奥斯卡金奖,新闻界中的普利策奖,美食界中的米其林餐厅指南,甚至如雷贯耳的诺贝尔奖,本质上也是排行榜的一种表现形式。

排行榜的出现并非偶然,其背后是社会的需求所催生。在经济快速发展时期,排行榜是记录一个行业发展的很好的表现形式。“二战”后,美国成为超级经济大国,美国企业在快速发展,为此产生了记录这一快速发展的社会需求,这使得《财富》杂志在1955年首次推出美国500强榜单后便一直受到关注。《财富》杂志负责榜单编纂的编辑L.Michael Cacace在一篇文章中提到,上世纪70年代初,在美国参议院一次听证会上,有参议员指出,如果《财富》没有推出美国500强排行榜,那么我们也需要别的什么人来制作这样一份排行榜。它所提供的信息对于国家利益来说至关重要。

同样,“出国留学最强中学排行榜”也是因应中国国际教育的快速发展而兴起的。我们从2016年开始做“中国出国留学最强中学排名”,其初衷并不是刻意要给学校分三六九等,因为国际教育强调合适的才是最好的。我们主要考虑到在国际教育快速发展的当下,中国绝大部分的家长并没有留过学,对国际教育不了解。同时,现在跨区域择校普遍,进而导致对如何选择一所合适的国际学校/国际部无所适从。即便把全部数据提供给家长,也很难做出判断。为此,这个时候以一定的算法告诉家长目标学校排在什么位置以及特色是什么,则便很容易接受和理解了。

海外大学的排行榜在中国颇受欢迎,其原因如出一辙。为此,出国留学最强中学排行榜的社会价值,宏观上记录了国际教育的发展进程,微观上则是用一个简单明了的表现方式告诉家长,哪些学校是优秀的,哪些学校适合自己的孩子,进而减轻信息收集和决策负担。

制作排行榜的初衷最重要

始生之物,其形必丑。“出国留学最强中学排行榜”在中国还是一个很年轻的事物,需要经受社会检验,对不足之处进行弥补与修正。而在这个过程中,核心是评估标准该如何制定与完善。评估一所国际学校的因素,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不同人士会有不同的见解。至于把自己学校排在前面的排行榜就是最好的观点,这固然是无稽之谈。而我认为,榜单的制作,至少有三点至关重要。

首先是制作机构的初衷,即制作排行榜的初衷到底是为了什么。

如果只是想通过排行榜来博取眼球或者获取商业利益,则在起步之初,这个排行榜就已经名存实亡,纯属自娱自乐,即便制作机构再权威再专业也无济于事。这些年,排行榜在中国饱受诟病,很大程度上便是存在借制作排行榜之名来敛财这个原罪。

为此,一旦机构要涉足排名或者评估,则必须跟所评估的对象不能有任何商业利益上的直接或者间接关联,即不能有利益冲突。这看起来简单,其实要求很高。即便定位相对比较中立的媒体,包括现在的自媒体在内,如果要做国际学校排名,则在做学校的招生广告或者品牌宣传时,应该要持谨慎态度,内部要建立相应的规避利益冲突防火墙机制。以国际学校为客户的机构或者从事语言培训、中介业务的留学服务商,自身再专业,数据再齐全,因和国际学校有直接或者间接的利益关联,缺乏评估公信力根基,均不合适做国际学校排名。

要解决利益冲突,需要顶层设计。比如我们内部有条红线便是,不跟国际学校有任何商业上的合作,甚至个人去做国际学校的顾问也不允许。而且随着实地调研的深入,内部还需要将调研人员和分析人员分开,规避调研人员的学校偏好度对最终排名的影响。

其次,排名规则必须清晰和透明。

权威的排名多倾向于定量分析而非定性分析,主要原因在于定量分析不受人的偏好度影响,任何人来做结果都是一样的。同时,这也是防范利益冲突的一个有效举措。透明则便于监督,也利于受评对象了解相关标准。

第三,一个权威的排名,其结果应该跟业内专业人士认知基本接近,但也不一定完全相同。换句话说,排行榜制作核心在于发现而非发明规律。在区域方面,广州佛山地区出国留学公认做得最好的是华南师大附中国际部,深圳则为深圳中学实验体系出国方向,北京是北师大附属实验中学国际部。在课程方面,中国A-level课程做得最好的学校则是深圳国际交流学院。如果这四所学校的排名不是区域或者课程最高,则很显然在算法或者标准设置上是有问题的。

同样,在世界大学排名上,一些加拿大、澳洲的大学要远高于美国的名校。而根据中国学生申请英美加澳大学的难易程度,有经验的国际学校升学指导老师心里也是有底的,这也是一些世界大学排名并不被中国业内普遍接受的原因所在。

但我们的排行榜的结果和中国业内人士的认知也并非完全相同。我们发现中国有些大名鼎鼎的学校,其申请结果往往是“一俊遮百丑”,每年即便有一些特别厉害的学生,但在总体申请结果上差异巨大,这说明学校本身的教学是有问题的,特别厉害的学生很可能是因为学生自己优秀、家长助力。因此,这些学校的排名则很有可能没有大家所预期得那么高。

另外,我们在评估每个排行榜时,都需要从制作理念和目标群体来分析。比如胡润国际学校榜单,会遭到将自己投资学校排在比较前的质疑声音。但如果深入分析,会发现其参与调研的群体相对偏高端,对胡润所投资的国际学校更为熟悉和青睐。为此,这份榜单在很大程度上反映出中国高收入阶层对国际学校的认知,这也是可以提供观察国际学校的一个窗口,不能一棍子打死。

美国大学排行榜社会影响力大了后,倒逼大学为提升排名,迎合做评估标准所确定的项目,因而产生了数据造假、招生不公等系列问题。如大学为了提升新生报到率,加大了ED录取名额。而ED录取则被视为美国大学录取不公的三大因素之一,因其大大削减了学生申请到奖学金的机会。

我一再强调,排行榜的制定一定是发现而非发明规律,规避利益冲突、标准清晰与透明。我做了3年榜单后,已经从最初看到榜单报道刷屏的喜悦到现在每年做榜单时战战兢兢,因排行榜会直接影响到学校招生以及家长/学生的择校,这对评估标准和原始数据的收集提出极高的要求。在这个过程当中,核对数据和比对数据是件繁琐但又非常重要的事情。这几年,我们也看到中国国际学校在不断进步,信息日益透明,行业趋于理性发展。

说到底,排行榜只是一个工具,并没有点石成金的魔力,只是为每个学生找到其适合的学校、发展路径提供相应参考。至于排行榜本身可通过市场竞争来优胜劣汰。而谈到排行榜影响到国际学校的正常教学和良性发展,我倒认为,这有点抬举排行榜了。哪有这么大的能量?排行榜盛行是问题的结果而非原因,即中国家长不太了解国际教育、现有国际教育有太多的不规范行为和信息不透明,导致社会对排行榜有较大需求。一旦中国社会对国际教育有正确和理性的理解,国际学校对教育本质的敬畏和自我提升,排行榜此时已经不重要甚至可以自行消亡。■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排行榜是行业发展催生的,最近榜单造假事件屡有发生。我做中国国际中学榜单这几年,深感厘清榜单初衷的不易。



撰文 | 肖经栋

OR--商业新媒体 】近期,美国大学排名制作机构U.S.News对外宣称,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等5所大学在2019年的排名当中所提供的部分数据有问题。这些“问题数据”导致这5所大学的排名要高于实际情况,为此,U.S.News现已将这5所大学的排名取消,但其他学校排名保持不变。

排名对美国大学的招生影响甚大,这使得各个大学十分重视这个事情。U.S.News现有的评估模式是需要大学提供相关评估数据,而原始数据的准确是排名或者评估的根基所在,这5所学校提供有问题的数据确实是影响到了整个排行榜的权威与精准。从这个事情可以看出,U.S.News对大学排名原始数据的重视与把控。

我在2005年便已经接触过榜单的制作,2016年开始在中国率先制作“中国出国留学最强中学排行榜”。为此,透过这十余年对榜单在中国发展的观察以及连续三年制作“出国留学最强中学排行榜”的体会,在此斗胆谈些对榜单的浅见。

排行榜的社会需求

近些年来,中国各领域的排行榜不断兴起。中国的各种类型排行榜跟西方的很类似,比如很典型的是,胡润百富榜是源自于《福布斯》杂志的富豪榜。深入探索下去,会发现中国各种排行榜生存的社会基础跟西方也很类似,但由于规避利益冲突、评估标准透明等方面出现了问题,导致现在诸多排行榜受到了质疑与批评。

因选举制度的存在,选情预测与选票统计分析成为社会刚需,这使得西方国家对数据统计与趋势预测需求旺盛,而各种排名榜则是在数据统计基础上延伸出来的让大众喜闻乐见的表现方式,典型如美国《财富》杂志的世界500强排名,《福布斯》杂志的富豪排名等。而电影界中的奥斯卡金奖,新闻界中的普利策奖,美食界中的米其林餐厅指南,甚至如雷贯耳的诺贝尔奖,本质上也是排行榜的一种表现形式。

排行榜的出现并非偶然,其背后是社会的需求所催生。在经济快速发展时期,排行榜是记录一个行业发展的很好的表现形式。“二战”后,美国成为超级经济大国,美国企业在快速发展,为此产生了记录这一快速发展的社会需求,这使得《财富》杂志在1955年首次推出美国500强榜单后便一直受到关注。《财富》杂志负责榜单编纂的编辑L.Michael Cacace在一篇文章中提到,上世纪70年代初,在美国参议院一次听证会上,有参议员指出,如果《财富》没有推出美国500强排行榜,那么我们也需要别的什么人来制作这样一份排行榜。它所提供的信息对于国家利益来说至关重要。

同样,“出国留学最强中学排行榜”也是因应中国国际教育的快速发展而兴起的。我们从2016年开始做“中国出国留学最强中学排名”,其初衷并不是刻意要给学校分三六九等,因为国际教育强调合适的才是最好的。我们主要考虑到在国际教育快速发展的当下,中国绝大部分的家长并没有留过学,对国际教育不了解。同时,现在跨区域择校普遍,进而导致对如何选择一所合适的国际学校/国际部无所适从。即便把全部数据提供给家长,也很难做出判断。为此,这个时候以一定的算法告诉家长目标学校排在什么位置以及特色是什么,则便很容易接受和理解了。

海外大学的排行榜在中国颇受欢迎,其原因如出一辙。为此,出国留学最强中学排行榜的社会价值,宏观上记录了国际教育的发展进程,微观上则是用一个简单明了的表现方式告诉家长,哪些学校是优秀的,哪些学校适合自己的孩子,进而减轻信息收集和决策负担。

制作排行榜的初衷最重要

始生之物,其形必丑。“出国留学最强中学排行榜”在中国还是一个很年轻的事物,需要经受社会检验,对不足之处进行弥补与修正。而在这个过程中,核心是评估标准该如何制定与完善。评估一所国际学校的因素,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不同人士会有不同的见解。至于把自己学校排在前面的排行榜就是最好的观点,这固然是无稽之谈。而我认为,榜单的制作,至少有三点至关重要。

首先是制作机构的初衷,即制作排行榜的初衷到底是为了什么。

如果只是想通过排行榜来博取眼球或者获取商业利益,则在起步之初,这个排行榜就已经名存实亡,纯属自娱自乐,即便制作机构再权威再专业也无济于事。这些年,排行榜在中国饱受诟病,很大程度上便是存在借制作排行榜之名来敛财这个原罪。

为此,一旦机构要涉足排名或者评估,则必须跟所评估的对象不能有任何商业利益上的直接或者间接关联,即不能有利益冲突。这看起来简单,其实要求很高。即便定位相对比较中立的媒体,包括现在的自媒体在内,如果要做国际学校排名,则在做学校的招生广告或者品牌宣传时,应该要持谨慎态度,内部要建立相应的规避利益冲突防火墙机制。以国际学校为客户的机构或者从事语言培训、中介业务的留学服务商,自身再专业,数据再齐全,因和国际学校有直接或者间接的利益关联,缺乏评估公信力根基,均不合适做国际学校排名。

要解决利益冲突,需要顶层设计。比如我们内部有条红线便是,不跟国际学校有任何商业上的合作,甚至个人去做国际学校的顾问也不允许。而且随着实地调研的深入,内部还需要将调研人员和分析人员分开,规避调研人员的学校偏好度对最终排名的影响。

其次,排名规则必须清晰和透明。

权威的排名多倾向于定量分析而非定性分析,主要原因在于定量分析不受人的偏好度影响,任何人来做结果都是一样的。同时,这也是防范利益冲突的一个有效举措。透明则便于监督,也利于受评对象了解相关标准。

第三,一个权威的排名,其结果应该跟业内专业人士认知基本接近,但也不一定完全相同。换句话说,排行榜制作核心在于发现而非发明规律。在区域方面,广州佛山地区出国留学公认做得最好的是华南师大附中国际部,深圳则为深圳中学实验体系出国方向,北京是北师大附属实验中学国际部。在课程方面,中国A-level课程做得最好的学校则是深圳国际交流学院。如果这四所学校的排名不是区域或者课程最高,则很显然在算法或者标准设置上是有问题的。

同样,在世界大学排名上,一些加拿大、澳洲的大学要远高于美国的名校。而根据中国学生申请英美加澳大学的难易程度,有经验的国际学校升学指导老师心里也是有底的,这也是一些世界大学排名并不被中国业内普遍接受的原因所在。

但我们的排行榜的结果和中国业内人士的认知也并非完全相同。我们发现中国有些大名鼎鼎的学校,其申请结果往往是“一俊遮百丑”,每年即便有一些特别厉害的学生,但在总体申请结果上差异巨大,这说明学校本身的教学是有问题的,特别厉害的学生很可能是因为学生自己优秀、家长助力。因此,这些学校的排名则很有可能没有大家所预期得那么高。

另外,我们在评估每个排行榜时,都需要从制作理念和目标群体来分析。比如胡润国际学校榜单,会遭到将自己投资学校排在比较前的质疑声音。但如果深入分析,会发现其参与调研的群体相对偏高端,对胡润所投资的国际学校更为熟悉和青睐。为此,这份榜单在很大程度上反映出中国高收入阶层对国际学校的认知,这也是可以提供观察国际学校的一个窗口,不能一棍子打死。

美国大学排行榜社会影响力大了后,倒逼大学为提升排名,迎合做评估标准所确定的项目,因而产生了数据造假、招生不公等系列问题。如大学为了提升新生报到率,加大了ED录取名额。而ED录取则被视为美国大学录取不公的三大因素之一,因其大大削减了学生申请到奖学金的机会。

我一再强调,排行榜的制定一定是发现而非发明规律,规避利益冲突、标准清晰与透明。我做了3年榜单后,已经从最初看到榜单报道刷屏的喜悦到现在每年做榜单时战战兢兢,因排行榜会直接影响到学校招生以及家长/学生的择校,这对评估标准和原始数据的收集提出极高的要求。在这个过程当中,核对数据和比对数据是件繁琐但又非常重要的事情。这几年,我们也看到中国国际学校在不断进步,信息日益透明,行业趋于理性发展。

说到底,排行榜只是一个工具,并没有点石成金的魔力,只是为每个学生找到其适合的学校、发展路径提供相应参考。至于排行榜本身可通过市场竞争来优胜劣汰。而谈到排行榜影响到国际学校的正常教学和良性发展,我倒认为,这有点抬举排行榜了。哪有这么大的能量?排行榜盛行是问题的结果而非原因,即中国家长不太了解国际教育、现有国际教育有太多的不规范行为和信息不透明,导致社会对排行榜有较大需求。一旦中国社会对国际教育有正确和理性的理解,国际学校对教育本质的敬畏和自我提升,排行榜此时已经不重要甚至可以自行消亡。■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