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富士康郑州工厂卷入雇工黑幕 苹果官方正式回应

发布日期:2019-09-10 08:47
摘要:苹果承认,工厂中派遣工人数量超标;苹果还辩称,CLW的大多数指控与事实不符。



整理编辑/商周君

OR--商业新媒体 】即将喜事临门的苹果公司在发布新款iPhone之前,遇到尴尬事。彭博新闻社报道称,非营利组织中国劳工观察(CLW)通过暗访调查,并于2019年9月9日发布报告指出,苹果同其制造合作伙伴富士康因使用大量临时工而违反了中国的劳动法。这家位于中国郑州的iPhone工厂也是全球最大的iPhone工厂。苹果和富士康两家公司随后对中国劳工观察(CLW)的调查报告中的一小部分予以了证实,而苹果公司则辩称,调查报告中的大多数指控与事实不符。

CLW一名卧底在富士康中国郑州工厂工作了四年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劳工观察(CLW)选择在苹果公司计划9月10日发布新款iPhone的前夕正式推出了前述调查报告。该报告指出,秘密调查人员暗中在富士康的中国郑州工厂工作,其中一名“卧底”在那里工作已有四年之久。主要调查结果有:临时员工(亦称派遣工人),在2019年8月占到总劳动力的50%左右。而中国劳动法规定,临时工最高比例不得超过10%。

“我们最近对郑州富士康工厂的工作环境调查显示,有些存在问题同样违反了苹果自己的行为准则。”该调查报告的内容显示,“苹果公司有责任,且也有能力促使其供应链就工作环境做出基本改善。但是,公司现在却将额外成本通过供应链转移给工人,以剥削中国工人来谋利。”

据CLW的报告介绍,2018年,派遣工人占到这家工厂总劳动力的55%。2019年8月,占到50%左右,其中包括在校实习生。虽然在校实习生于8月底返校后,目前这家工厂的临时工比例有所下降,接近30%左右,但是这仍然违反了劳动法的规定。

CLW称派遣工人不会有带薪病假、带薪假期等

CLW的调查报告披露说,派遣工人不会有全职员工那样的待遇,比如带薪病假、带薪假期和社会保险等。尽管派遣工人的底薪可能会高一点,然而这些工薪是由第三方公司签订短期合同来支付的,而且他们也不是直接受雇于富士康。派遣工人在工作三个月之后,可以转为工厂正式工。

该调查报告还提到了其他的一些调查结果:在生产高峰期间,辞职不被允许;部分派遣工人未获得事先商议的奖金;生产高峰期间,学生工人也存在加班现象,即使相关在校实习生的法律规定学生工人不得加班;在繁忙的生产期间,部分工人每月至少加班100小时,而中国劳工法规定,每月加班时间不得超过36小时。

还有,工人不加班须得到批准。若批准未通过,但工人仍选择不加班的,他们将会受到管理人员的警告,并有可能失去未来的加班机会。工人有时需呆在工厂参与晚间会议,且无额外薪酬;工厂没有为工人提供足够的防护设备;工厂不会上报工伤,且口头辱骂司空见惯。

2019年8月,富士康方面曾对外宣称,他们在调查后发现工厂大量雇用临时工和未成年实习生来组装亚马逊的Echo智能音箱,随后解雇了一家中国工厂的两名高管。富士康还对其位于湖南衡阳的工厂进行了审查,同样发现临时工和在校实习生比例时常超过法定门槛,并且部分实习生存在加班和上夜班的现象。

苹果辩称所有工人都得到了合理报酬

面对不利于自己的调查报告,苹果官方当天发表声明时承认说:“我们确实在调查过程中,发现派遣工人数量超出了我们的标准。我们也正在与富士康紧密合作,从而解决这个问题。”

不过,苹果官方的声明中有很大一部分在为自己辩护:“我们相信供应链中的每一个人都应得到尊重和公平对待。为确保我们的高标准都得到严格的遵守,我们已经采取了健全的管理系统,从工作场所权利培训到现场工人谈话,到匿名申诉渠道和持续审计,一应俱全。”

“当我们发现问题后,我们已立即与供应商合作,采取纠正措施。我们调查了该监管机构提出的指控,并认为大多数指控与事实不符。”苹果官方还表示,“我们证实,所有工人都得到了合理的报酬,包括加班工资和奖金,所有加班都是自愿的,且没有证据表明存在强制劳动的现象。”

彭博新闻社报道称,苹果公司每年发布的供应商责任报告中,都会详细描述供应链的工作条件。在最近的年度供应商责任报告中,苹果公司透露说,公司2018年对供应商员工总共进行了4.4万次采访,以检查他们是否获得适当的培训,了解如何表达诉求,同时采取新的措施来防止强制劳动。

针对中国劳工观察(CLW)有关富士康郑州工厂的调查报告,富士康方面表示,公司发现“有证据表明派遣工人的使用以及工人加班(虽然我们发现加班是自愿的),确实与公司的指导方针不符。”富士康方面还称,公司正在努力解决郑州工厂内发现的问题,“我们还将密切关注工厂内的情况。我们也将毫不犹豫地采取任何必要措施来满足我们为工厂运营设定的高标准”。整理编辑/商周君

总之 富士康工厂的工作条件向来是充满争议的话题。第三方调查和当事方的博弈还会持续下去。■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苹果承认,工厂中派遣工人数量超标;苹果还辩称,CLW的大多数指控与事实不符。



整理编辑/商周君

OR--商业新媒体 】即将喜事临门的苹果公司在发布新款iPhone之前,遇到尴尬事。彭博新闻社报道称,非营利组织中国劳工观察(CLW)通过暗访调查,并于2019年9月9日发布报告指出,苹果同其制造合作伙伴富士康因使用大量临时工而违反了中国的劳动法。这家位于中国郑州的iPhone工厂也是全球最大的iPhone工厂。苹果和富士康两家公司随后对中国劳工观察(CLW)的调查报告中的一小部分予以了证实,而苹果公司则辩称,调查报告中的大多数指控与事实不符。

CLW一名卧底在富士康中国郑州工厂工作了四年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劳工观察(CLW)选择在苹果公司计划9月10日发布新款iPhone的前夕正式推出了前述调查报告。该报告指出,秘密调查人员暗中在富士康的中国郑州工厂工作,其中一名“卧底”在那里工作已有四年之久。主要调查结果有:临时员工(亦称派遣工人),在2019年8月占到总劳动力的50%左右。而中国劳动法规定,临时工最高比例不得超过10%。

“我们最近对郑州富士康工厂的工作环境调查显示,有些存在问题同样违反了苹果自己的行为准则。”该调查报告的内容显示,“苹果公司有责任,且也有能力促使其供应链就工作环境做出基本改善。但是,公司现在却将额外成本通过供应链转移给工人,以剥削中国工人来谋利。”

据CLW的报告介绍,2018年,派遣工人占到这家工厂总劳动力的55%。2019年8月,占到50%左右,其中包括在校实习生。虽然在校实习生于8月底返校后,目前这家工厂的临时工比例有所下降,接近30%左右,但是这仍然违反了劳动法的规定。

CLW称派遣工人不会有带薪病假、带薪假期等

CLW的调查报告披露说,派遣工人不会有全职员工那样的待遇,比如带薪病假、带薪假期和社会保险等。尽管派遣工人的底薪可能会高一点,然而这些工薪是由第三方公司签订短期合同来支付的,而且他们也不是直接受雇于富士康。派遣工人在工作三个月之后,可以转为工厂正式工。

该调查报告还提到了其他的一些调查结果:在生产高峰期间,辞职不被允许;部分派遣工人未获得事先商议的奖金;生产高峰期间,学生工人也存在加班现象,即使相关在校实习生的法律规定学生工人不得加班;在繁忙的生产期间,部分工人每月至少加班100小时,而中国劳工法规定,每月加班时间不得超过36小时。

还有,工人不加班须得到批准。若批准未通过,但工人仍选择不加班的,他们将会受到管理人员的警告,并有可能失去未来的加班机会。工人有时需呆在工厂参与晚间会议,且无额外薪酬;工厂没有为工人提供足够的防护设备;工厂不会上报工伤,且口头辱骂司空见惯。

2019年8月,富士康方面曾对外宣称,他们在调查后发现工厂大量雇用临时工和未成年实习生来组装亚马逊的Echo智能音箱,随后解雇了一家中国工厂的两名高管。富士康还对其位于湖南衡阳的工厂进行了审查,同样发现临时工和在校实习生比例时常超过法定门槛,并且部分实习生存在加班和上夜班的现象。

苹果辩称所有工人都得到了合理报酬

面对不利于自己的调查报告,苹果官方当天发表声明时承认说:“我们确实在调查过程中,发现派遣工人数量超出了我们的标准。我们也正在与富士康紧密合作,从而解决这个问题。”

不过,苹果官方的声明中有很大一部分在为自己辩护:“我们相信供应链中的每一个人都应得到尊重和公平对待。为确保我们的高标准都得到严格的遵守,我们已经采取了健全的管理系统,从工作场所权利培训到现场工人谈话,到匿名申诉渠道和持续审计,一应俱全。”

“当我们发现问题后,我们已立即与供应商合作,采取纠正措施。我们调查了该监管机构提出的指控,并认为大多数指控与事实不符。”苹果官方还表示,“我们证实,所有工人都得到了合理的报酬,包括加班工资和奖金,所有加班都是自愿的,且没有证据表明存在强制劳动的现象。”

彭博新闻社报道称,苹果公司每年发布的供应商责任报告中,都会详细描述供应链的工作条件。在最近的年度供应商责任报告中,苹果公司透露说,公司2018年对供应商员工总共进行了4.4万次采访,以检查他们是否获得适当的培训,了解如何表达诉求,同时采取新的措施来防止强制劳动。

针对中国劳工观察(CLW)有关富士康郑州工厂的调查报告,富士康方面表示,公司发现“有证据表明派遣工人的使用以及工人加班(虽然我们发现加班是自愿的),确实与公司的指导方针不符。”富士康方面还称,公司正在努力解决郑州工厂内发现的问题,“我们还将密切关注工厂内的情况。我们也将毫不犹豫地采取任何必要措施来满足我们为工厂运营设定的高标准”。整理编辑/商周君

总之 富士康工厂的工作条件向来是充满争议的话题。第三方调查和当事方的博弈还会持续下去。■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苹果承认,工厂中派遣工人数量超标;苹果还辩称,CLW的大多数指控与事实不符。



整理编辑/商周君

OR--商业新媒体 】即将喜事临门的苹果公司在发布新款iPhone之前,遇到尴尬事。彭博新闻社报道称,非营利组织中国劳工观察(CLW)通过暗访调查,并于2019年9月9日发布报告指出,苹果同其制造合作伙伴富士康因使用大量临时工而违反了中国的劳动法。这家位于中国郑州的iPhone工厂也是全球最大的iPhone工厂。苹果和富士康两家公司随后对中国劳工观察(CLW)的调查报告中的一小部分予以了证实,而苹果公司则辩称,调查报告中的大多数指控与事实不符。

CLW一名卧底在富士康中国郑州工厂工作了四年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劳工观察(CLW)选择在苹果公司计划9月10日发布新款iPhone的前夕正式推出了前述调查报告。该报告指出,秘密调查人员暗中在富士康的中国郑州工厂工作,其中一名“卧底”在那里工作已有四年之久。主要调查结果有:临时员工(亦称派遣工人),在2019年8月占到总劳动力的50%左右。而中国劳动法规定,临时工最高比例不得超过10%。

“我们最近对郑州富士康工厂的工作环境调查显示,有些存在问题同样违反了苹果自己的行为准则。”该调查报告的内容显示,“苹果公司有责任,且也有能力促使其供应链就工作环境做出基本改善。但是,公司现在却将额外成本通过供应链转移给工人,以剥削中国工人来谋利。”

据CLW的报告介绍,2018年,派遣工人占到这家工厂总劳动力的55%。2019年8月,占到50%左右,其中包括在校实习生。虽然在校实习生于8月底返校后,目前这家工厂的临时工比例有所下降,接近30%左右,但是这仍然违反了劳动法的规定。

CLW称派遣工人不会有带薪病假、带薪假期等

CLW的调查报告披露说,派遣工人不会有全职员工那样的待遇,比如带薪病假、带薪假期和社会保险等。尽管派遣工人的底薪可能会高一点,然而这些工薪是由第三方公司签订短期合同来支付的,而且他们也不是直接受雇于富士康。派遣工人在工作三个月之后,可以转为工厂正式工。

该调查报告还提到了其他的一些调查结果:在生产高峰期间,辞职不被允许;部分派遣工人未获得事先商议的奖金;生产高峰期间,学生工人也存在加班现象,即使相关在校实习生的法律规定学生工人不得加班;在繁忙的生产期间,部分工人每月至少加班100小时,而中国劳工法规定,每月加班时间不得超过36小时。

还有,工人不加班须得到批准。若批准未通过,但工人仍选择不加班的,他们将会受到管理人员的警告,并有可能失去未来的加班机会。工人有时需呆在工厂参与晚间会议,且无额外薪酬;工厂没有为工人提供足够的防护设备;工厂不会上报工伤,且口头辱骂司空见惯。

2019年8月,富士康方面曾对外宣称,他们在调查后发现工厂大量雇用临时工和未成年实习生来组装亚马逊的Echo智能音箱,随后解雇了一家中国工厂的两名高管。富士康还对其位于湖南衡阳的工厂进行了审查,同样发现临时工和在校实习生比例时常超过法定门槛,并且部分实习生存在加班和上夜班的现象。

苹果辩称所有工人都得到了合理报酬

面对不利于自己的调查报告,苹果官方当天发表声明时承认说:“我们确实在调查过程中,发现派遣工人数量超出了我们的标准。我们也正在与富士康紧密合作,从而解决这个问题。”

不过,苹果官方的声明中有很大一部分在为自己辩护:“我们相信供应链中的每一个人都应得到尊重和公平对待。为确保我们的高标准都得到严格的遵守,我们已经采取了健全的管理系统,从工作场所权利培训到现场工人谈话,到匿名申诉渠道和持续审计,一应俱全。”

“当我们发现问题后,我们已立即与供应商合作,采取纠正措施。我们调查了该监管机构提出的指控,并认为大多数指控与事实不符。”苹果官方还表示,“我们证实,所有工人都得到了合理的报酬,包括加班工资和奖金,所有加班都是自愿的,且没有证据表明存在强制劳动的现象。”

彭博新闻社报道称,苹果公司每年发布的供应商责任报告中,都会详细描述供应链的工作条件。在最近的年度供应商责任报告中,苹果公司透露说,公司2018年对供应商员工总共进行了4.4万次采访,以检查他们是否获得适当的培训,了解如何表达诉求,同时采取新的措施来防止强制劳动。

针对中国劳工观察(CLW)有关富士康郑州工厂的调查报告,富士康方面表示,公司发现“有证据表明派遣工人的使用以及工人加班(虽然我们发现加班是自愿的),确实与公司的指导方针不符。”富士康方面还称,公司正在努力解决郑州工厂内发现的问题,“我们还将密切关注工厂内的情况。我们也将毫不犹豫地采取任何必要措施来满足我们为工厂运营设定的高标准”。整理编辑/商周君

总之 富士康工厂的工作条件向来是充满争议的话题。第三方调查和当事方的博弈还会持续下去。■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富士康郑州工厂卷入雇工黑幕 苹果官方正式回应

发布日期:2019-09-10 08:47
摘要:苹果承认,工厂中派遣工人数量超标;苹果还辩称,CLW的大多数指控与事实不符。



整理编辑/商周君

OR--商业新媒体 】即将喜事临门的苹果公司在发布新款iPhone之前,遇到尴尬事。彭博新闻社报道称,非营利组织中国劳工观察(CLW)通过暗访调查,并于2019年9月9日发布报告指出,苹果同其制造合作伙伴富士康因使用大量临时工而违反了中国的劳动法。这家位于中国郑州的iPhone工厂也是全球最大的iPhone工厂。苹果和富士康两家公司随后对中国劳工观察(CLW)的调查报告中的一小部分予以了证实,而苹果公司则辩称,调查报告中的大多数指控与事实不符。

CLW一名卧底在富士康中国郑州工厂工作了四年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劳工观察(CLW)选择在苹果公司计划9月10日发布新款iPhone的前夕正式推出了前述调查报告。该报告指出,秘密调查人员暗中在富士康的中国郑州工厂工作,其中一名“卧底”在那里工作已有四年之久。主要调查结果有:临时员工(亦称派遣工人),在2019年8月占到总劳动力的50%左右。而中国劳动法规定,临时工最高比例不得超过10%。

“我们最近对郑州富士康工厂的工作环境调查显示,有些存在问题同样违反了苹果自己的行为准则。”该调查报告的内容显示,“苹果公司有责任,且也有能力促使其供应链就工作环境做出基本改善。但是,公司现在却将额外成本通过供应链转移给工人,以剥削中国工人来谋利。”

据CLW的报告介绍,2018年,派遣工人占到这家工厂总劳动力的55%。2019年8月,占到50%左右,其中包括在校实习生。虽然在校实习生于8月底返校后,目前这家工厂的临时工比例有所下降,接近30%左右,但是这仍然违反了劳动法的规定。

CLW称派遣工人不会有带薪病假、带薪假期等

CLW的调查报告披露说,派遣工人不会有全职员工那样的待遇,比如带薪病假、带薪假期和社会保险等。尽管派遣工人的底薪可能会高一点,然而这些工薪是由第三方公司签订短期合同来支付的,而且他们也不是直接受雇于富士康。派遣工人在工作三个月之后,可以转为工厂正式工。

该调查报告还提到了其他的一些调查结果:在生产高峰期间,辞职不被允许;部分派遣工人未获得事先商议的奖金;生产高峰期间,学生工人也存在加班现象,即使相关在校实习生的法律规定学生工人不得加班;在繁忙的生产期间,部分工人每月至少加班100小时,而中国劳工法规定,每月加班时间不得超过36小时。

还有,工人不加班须得到批准。若批准未通过,但工人仍选择不加班的,他们将会受到管理人员的警告,并有可能失去未来的加班机会。工人有时需呆在工厂参与晚间会议,且无额外薪酬;工厂没有为工人提供足够的防护设备;工厂不会上报工伤,且口头辱骂司空见惯。

2019年8月,富士康方面曾对外宣称,他们在调查后发现工厂大量雇用临时工和未成年实习生来组装亚马逊的Echo智能音箱,随后解雇了一家中国工厂的两名高管。富士康还对其位于湖南衡阳的工厂进行了审查,同样发现临时工和在校实习生比例时常超过法定门槛,并且部分实习生存在加班和上夜班的现象。

苹果辩称所有工人都得到了合理报酬

面对不利于自己的调查报告,苹果官方当天发表声明时承认说:“我们确实在调查过程中,发现派遣工人数量超出了我们的标准。我们也正在与富士康紧密合作,从而解决这个问题。”

不过,苹果官方的声明中有很大一部分在为自己辩护:“我们相信供应链中的每一个人都应得到尊重和公平对待。为确保我们的高标准都得到严格的遵守,我们已经采取了健全的管理系统,从工作场所权利培训到现场工人谈话,到匿名申诉渠道和持续审计,一应俱全。”

“当我们发现问题后,我们已立即与供应商合作,采取纠正措施。我们调查了该监管机构提出的指控,并认为大多数指控与事实不符。”苹果官方还表示,“我们证实,所有工人都得到了合理的报酬,包括加班工资和奖金,所有加班都是自愿的,且没有证据表明存在强制劳动的现象。”

彭博新闻社报道称,苹果公司每年发布的供应商责任报告中,都会详细描述供应链的工作条件。在最近的年度供应商责任报告中,苹果公司透露说,公司2018年对供应商员工总共进行了4.4万次采访,以检查他们是否获得适当的培训,了解如何表达诉求,同时采取新的措施来防止强制劳动。

针对中国劳工观察(CLW)有关富士康郑州工厂的调查报告,富士康方面表示,公司发现“有证据表明派遣工人的使用以及工人加班(虽然我们发现加班是自愿的),确实与公司的指导方针不符。”富士康方面还称,公司正在努力解决郑州工厂内发现的问题,“我们还将密切关注工厂内的情况。我们也将毫不犹豫地采取任何必要措施来满足我们为工厂运营设定的高标准”。整理编辑/商周君

总之 富士康工厂的工作条件向来是充满争议的话题。第三方调查和当事方的博弈还会持续下去。■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苹果承认,工厂中派遣工人数量超标;苹果还辩称,CLW的大多数指控与事实不符。



整理编辑/商周君

OR--商业新媒体 】即将喜事临门的苹果公司在发布新款iPhone之前,遇到尴尬事。彭博新闻社报道称,非营利组织中国劳工观察(CLW)通过暗访调查,并于2019年9月9日发布报告指出,苹果同其制造合作伙伴富士康因使用大量临时工而违反了中国的劳动法。这家位于中国郑州的iPhone工厂也是全球最大的iPhone工厂。苹果和富士康两家公司随后对中国劳工观察(CLW)的调查报告中的一小部分予以了证实,而苹果公司则辩称,调查报告中的大多数指控与事实不符。

CLW一名卧底在富士康中国郑州工厂工作了四年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劳工观察(CLW)选择在苹果公司计划9月10日发布新款iPhone的前夕正式推出了前述调查报告。该报告指出,秘密调查人员暗中在富士康的中国郑州工厂工作,其中一名“卧底”在那里工作已有四年之久。主要调查结果有:临时员工(亦称派遣工人),在2019年8月占到总劳动力的50%左右。而中国劳动法规定,临时工最高比例不得超过10%。

“我们最近对郑州富士康工厂的工作环境调查显示,有些存在问题同样违反了苹果自己的行为准则。”该调查报告的内容显示,“苹果公司有责任,且也有能力促使其供应链就工作环境做出基本改善。但是,公司现在却将额外成本通过供应链转移给工人,以剥削中国工人来谋利。”

据CLW的报告介绍,2018年,派遣工人占到这家工厂总劳动力的55%。2019年8月,占到50%左右,其中包括在校实习生。虽然在校实习生于8月底返校后,目前这家工厂的临时工比例有所下降,接近30%左右,但是这仍然违反了劳动法的规定。

CLW称派遣工人不会有带薪病假、带薪假期等

CLW的调查报告披露说,派遣工人不会有全职员工那样的待遇,比如带薪病假、带薪假期和社会保险等。尽管派遣工人的底薪可能会高一点,然而这些工薪是由第三方公司签订短期合同来支付的,而且他们也不是直接受雇于富士康。派遣工人在工作三个月之后,可以转为工厂正式工。

该调查报告还提到了其他的一些调查结果:在生产高峰期间,辞职不被允许;部分派遣工人未获得事先商议的奖金;生产高峰期间,学生工人也存在加班现象,即使相关在校实习生的法律规定学生工人不得加班;在繁忙的生产期间,部分工人每月至少加班100小时,而中国劳工法规定,每月加班时间不得超过36小时。

还有,工人不加班须得到批准。若批准未通过,但工人仍选择不加班的,他们将会受到管理人员的警告,并有可能失去未来的加班机会。工人有时需呆在工厂参与晚间会议,且无额外薪酬;工厂没有为工人提供足够的防护设备;工厂不会上报工伤,且口头辱骂司空见惯。

2019年8月,富士康方面曾对外宣称,他们在调查后发现工厂大量雇用临时工和未成年实习生来组装亚马逊的Echo智能音箱,随后解雇了一家中国工厂的两名高管。富士康还对其位于湖南衡阳的工厂进行了审查,同样发现临时工和在校实习生比例时常超过法定门槛,并且部分实习生存在加班和上夜班的现象。

苹果辩称所有工人都得到了合理报酬

面对不利于自己的调查报告,苹果官方当天发表声明时承认说:“我们确实在调查过程中,发现派遣工人数量超出了我们的标准。我们也正在与富士康紧密合作,从而解决这个问题。”

不过,苹果官方的声明中有很大一部分在为自己辩护:“我们相信供应链中的每一个人都应得到尊重和公平对待。为确保我们的高标准都得到严格的遵守,我们已经采取了健全的管理系统,从工作场所权利培训到现场工人谈话,到匿名申诉渠道和持续审计,一应俱全。”

“当我们发现问题后,我们已立即与供应商合作,采取纠正措施。我们调查了该监管机构提出的指控,并认为大多数指控与事实不符。”苹果官方还表示,“我们证实,所有工人都得到了合理的报酬,包括加班工资和奖金,所有加班都是自愿的,且没有证据表明存在强制劳动的现象。”

彭博新闻社报道称,苹果公司每年发布的供应商责任报告中,都会详细描述供应链的工作条件。在最近的年度供应商责任报告中,苹果公司透露说,公司2018年对供应商员工总共进行了4.4万次采访,以检查他们是否获得适当的培训,了解如何表达诉求,同时采取新的措施来防止强制劳动。

针对中国劳工观察(CLW)有关富士康郑州工厂的调查报告,富士康方面表示,公司发现“有证据表明派遣工人的使用以及工人加班(虽然我们发现加班是自愿的),确实与公司的指导方针不符。”富士康方面还称,公司正在努力解决郑州工厂内发现的问题,“我们还将密切关注工厂内的情况。我们也将毫不犹豫地采取任何必要措施来满足我们为工厂运营设定的高标准”。整理编辑/商周君

总之 富士康工厂的工作条件向来是充满争议的话题。第三方调查和当事方的博弈还会持续下去。■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