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挑葡萄酒绝不能犯的七个错

发布日期:2019-09-09 18:14
摘要:我们的葡萄酒专栏作家很喜欢自己的职业,但只要她发现低廉、劣质、名不副实以及糟糕的葡萄酒,她就会毫不犹豫地指出。以下是一张会把她逼疯的挑酒禁忌清单。



撰文 | Lettie Teague

OR--商业新媒体 】关于葡萄酒,我实在有太多赏心乐事可以跟你聊聊:佳酿、才能出众的酿酒师、上佳的葡萄酒产区,甚至精美的酒杯。不过,这些“赏心乐事”也可能成为“烦心事”。身为每周撰写葡萄酒相关主题的专栏作家,我有一张时常更新的清单,列明了我对葡萄酒的爱与憎。如今,最让我恼火的莫过于下面的葡萄酒界七宗“罪”,每一桩都堪称“罪大恶极”。

1. 在烈酒桶里陈酿的葡萄酒

葡萄酒入门者常常会听到这样的劝告:别把葡萄酒和谷物酒混着喝——不过据我所知,不要在喝了葡萄酒之后再喝烈酒(反之亦然),这种说法并没有科学依据。尽管如此,我还是希望那些在烈酒桶里酿造葡萄酒的酒厂能够听取这个建议。如今,在嘉露酒庄(E. & J. Gallo Winery)、星座公司(Constellation Brands)、贝灵哲酒庄(Beringer) 以及蒙大维酒庄(Robert Mondavi Winery)等大品牌间,有一种令人担忧的趋势愈演愈烈,它们喜欢在放过威士忌或其他烈酒的木桶里,酿造白葡萄酒和红葡萄酒。

蒙大维酒庄用装过肯塔基波旁威士忌的木桶酿造了一款赤霞珠,据说有“黑莓馅饼、全麦酥饼和红糖”的香味。而“烧焦的美国橡木桶”则赋予贝灵哲酒庄的波旁木桶陈酿红酒“奶油般的口感”以及烤椰子和紫罗兰的味道——起码酒庄是这么说的。(对于我,它喝起来有点像教堂里的甜圣餐酒。)

但这些听起来到底像酒还是食物呢?它们确实经过调配,浓度也高:部分的酒精含量高达17%。它们类似于年份波特酒……只是少了其中的品位、个性和历史。

2. 蓝葡萄酒

有贴蓝色酒标的葡萄酒(最著名的是Blue Nun,蓝色修女),有装在蓝色瓶子里的葡萄酒(大多数是廉价的德国雷司令),如今,甚至出现了依靠技术手段直接变成蓝色的葡萄酒。

虽然自然界中很少能看到蓝色食物(即使有,也是准妈妈派对时才用得上),但最近蓝色却成了人们能接受(或至少是有销路)的葡萄酒色调。自称“全球首款蓝葡萄酒”的Gik Blue于2015年在西班牙初次亮相。Gik官网显示,一群20多岁的西班牙人(都不是酿酒师)在欧洲找到了红葡萄和白葡萄的某种混合物,然后“通过食品技术加以改进”。

自然界中的红色、白色与桃红色色调都极为丰富,葡萄酒界何必要搞这种虚假的颜色?值得注意的是,Gik Blue已经推出若干蓝色葡萄酒,其中包括一款蓝色霞多丽(酒里浸泡红葡萄皮)和一款蓝色起泡酒。我也想说“我知道这些酒喝起来是什么味道”,但实际上在本地葡萄酒商店里,我压根找不到它们。我希望这意味着,蓝葡萄酒并不像它的推广者盼望的那样广受欢迎。

3. 名人款桃红葡萄酒

曾几何时,名人们都喜欢推出自己的服装系列或联名香水,而今,则是一窝蜂兜售个人品牌的桃红葡萄酒。这些名人也许有酿酒厂,也许没有(布拉德·皮特(Brad Pitt)与安吉丽娜·朱莉(Angelina Jolie)分手前曾有酒厂;邦·乔维(Bon Jovi)、德鲁·巴里摩尔(Drew Barrymore)和约翰·传奇(John Legend)则没有)。这些酒大多是在离名人居住地十万八千里的地方、由他人酿造的。妮可·米勒(Nicole Miller)委托奥古斯特城堡(Château Auguste)酿造的桃红葡萄酒(已于5月上市)就属于这种情况。

这位来自纽约的时装设计师用自己的名字命名了一款产自波尔多(而非普罗旺斯)的桃红葡萄酒。在新酒首发会之后的采访中,米勒形容这款酒的产地“十分独特”,并补充说“大多数桃红葡萄酒都产自普罗旺斯”——此语大概要令许多非普罗旺斯的桃红葡萄酒厂商感到惊讶。

4. 红酒搭配巧克力

我只是在餐厅和酿酒厂的品酒单上见过红酒加巧克力的组合,这种搭配难免被描述为“浪漫”或是“颓靡”。我实在想不起在任何朋友家做客时曾经遇到过这种组合。我认识的普通饮酒者——就是非专业人士——绝不会考虑赤霞珠配巧克力。这并不是说我的朋友不够“浪漫”,而是他们明白,黑巧克力糖果跟含有单宁酸的红葡萄酒不搭。丹宁酸会盖过巧克力的甜味,而糖果反过来又会放大单宁的酸涩。于我而言,这种搭配与其说是颓靡,倒不如说是错乱。

5. 以蜡封软木塞密封酒瓶的酒

我中意的一些葡萄酒生产商(例如Pierre-Yves Colin-Morey、Patrick Piuze)会使用蜡封软木塞,数百年来,酿酒师一直是这样做的。很久以前,据说蜡是用来保护瓶塞免受酒窖中啮齿动物的祸害;如今,它更像是用来保护瓶塞在运输过程中免遭损坏,或者只是因为酒商觉得,这样能让自家酒瓶看上去更高档。

然而,有了蜡封木塞,要品尝到葡萄酒,就成了一件难事。你见过生手服务员或是某个倒霉的朋友用开瓶器拧开硬蜡封的软木塞吗?可以说,一片混乱。我之所以知道,是因为我自己也干过这事儿。最终结果就是桌子、台面、地板上,全都是蜡——我还见过不那么娴熟的服务员弄得半天,满手是蜡,最后蜡还掉进了酒里。如果有沉迷蜡封、不可自拔的酒商看到这篇文章,拜托您,停手好吗?

6. 用香槟杯喝葡萄酒

香槟杯几十年前就过时了,理应如此。这种短脚上安一个圆形浅口碗的杯子,既不优雅,也不好拿。然而最近,我认识的一些专业品酒人在Facebook上发了照片,照片中,他们手里都拿着盛满酒的香槟杯。

香槟杯确实是另一个时代的工艺品。有个很著名的传说,称这种酒杯的形状是以法国国王路易十六之妻玛丽·安托瓦内特(Marie Antoinette)的胸部为原型。事实上,香槟杯的诞生要早于这位命运悲惨的王后。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的美国,香槟杯还是新潮玩意,那时,市场上充斥着伪劣“香槟”。也许人们啜饮的香槟品质实在太差,所以难持握的短脚也好,让气跑光的浅口碗也罢,都无所谓了。

待饮酒者发现真正的香槟之后,形如茶托的香槟杯就让位给了高脚杯以及其他更优质的容器了。和如今的许多香槟生产商一样,我会用气球形的勃艮第玻璃杯喝香槟,这样可以更好地一亲芳泽。

7. 轻信“葡萄酒之乡”(Wine Country)

这两个词组合到一起,意味的东西要么昂贵,要么劣质,要么干脆就是媚俗。对于后者,不妨看看任意一部“葡萄酒之乡”的影片,包括最近由艾米·波勒(Amy Poehler)执导的同名电影。片中,导演尽力呈现了所有俗梗——某个风景秀美的地方,中年女性举止恶劣……当然酗酒也包括其中。

酿酒地的商品化,只会让这个地方贬值。“葡萄酒之乡度假”和“葡萄酒乡村之旅”几乎总是意味着把某个地方泛化地包装起来,然后让游客坐在大巴上去体验。我喜欢有真实名字的地方,例如索诺马(Sonoma)、托斯卡纳(Tuscany)或长岛北叉(North Fork)。我不想去什么“葡萄酒之乡”旅游,也不想买“葡萄酒之乡”的手提包或围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我们的葡萄酒专栏作家很喜欢自己的职业,但只要她发现低廉、劣质、名不副实以及糟糕的葡萄酒,她就会毫不犹豫地指出。以下是一张会把她逼疯的挑酒禁忌清单。



撰文 | Lettie Teague

OR--商业新媒体 】关于葡萄酒,我实在有太多赏心乐事可以跟你聊聊:佳酿、才能出众的酿酒师、上佳的葡萄酒产区,甚至精美的酒杯。不过,这些“赏心乐事”也可能成为“烦心事”。身为每周撰写葡萄酒相关主题的专栏作家,我有一张时常更新的清单,列明了我对葡萄酒的爱与憎。如今,最让我恼火的莫过于下面的葡萄酒界七宗“罪”,每一桩都堪称“罪大恶极”。

1. 在烈酒桶里陈酿的葡萄酒

葡萄酒入门者常常会听到这样的劝告:别把葡萄酒和谷物酒混着喝——不过据我所知,不要在喝了葡萄酒之后再喝烈酒(反之亦然),这种说法并没有科学依据。尽管如此,我还是希望那些在烈酒桶里酿造葡萄酒的酒厂能够听取这个建议。如今,在嘉露酒庄(E. & J. Gallo Winery)、星座公司(Constellation Brands)、贝灵哲酒庄(Beringer) 以及蒙大维酒庄(Robert Mondavi Winery)等大品牌间,有一种令人担忧的趋势愈演愈烈,它们喜欢在放过威士忌或其他烈酒的木桶里,酿造白葡萄酒和红葡萄酒。

蒙大维酒庄用装过肯塔基波旁威士忌的木桶酿造了一款赤霞珠,据说有“黑莓馅饼、全麦酥饼和红糖”的香味。而“烧焦的美国橡木桶”则赋予贝灵哲酒庄的波旁木桶陈酿红酒“奶油般的口感”以及烤椰子和紫罗兰的味道——起码酒庄是这么说的。(对于我,它喝起来有点像教堂里的甜圣餐酒。)

但这些听起来到底像酒还是食物呢?它们确实经过调配,浓度也高:部分的酒精含量高达17%。它们类似于年份波特酒……只是少了其中的品位、个性和历史。

2. 蓝葡萄酒

有贴蓝色酒标的葡萄酒(最著名的是Blue Nun,蓝色修女),有装在蓝色瓶子里的葡萄酒(大多数是廉价的德国雷司令),如今,甚至出现了依靠技术手段直接变成蓝色的葡萄酒。

虽然自然界中很少能看到蓝色食物(即使有,也是准妈妈派对时才用得上),但最近蓝色却成了人们能接受(或至少是有销路)的葡萄酒色调。自称“全球首款蓝葡萄酒”的Gik Blue于2015年在西班牙初次亮相。Gik官网显示,一群20多岁的西班牙人(都不是酿酒师)在欧洲找到了红葡萄和白葡萄的某种混合物,然后“通过食品技术加以改进”。

自然界中的红色、白色与桃红色色调都极为丰富,葡萄酒界何必要搞这种虚假的颜色?值得注意的是,Gik Blue已经推出若干蓝色葡萄酒,其中包括一款蓝色霞多丽(酒里浸泡红葡萄皮)和一款蓝色起泡酒。我也想说“我知道这些酒喝起来是什么味道”,但实际上在本地葡萄酒商店里,我压根找不到它们。我希望这意味着,蓝葡萄酒并不像它的推广者盼望的那样广受欢迎。

3. 名人款桃红葡萄酒

曾几何时,名人们都喜欢推出自己的服装系列或联名香水,而今,则是一窝蜂兜售个人品牌的桃红葡萄酒。这些名人也许有酿酒厂,也许没有(布拉德·皮特(Brad Pitt)与安吉丽娜·朱莉(Angelina Jolie)分手前曾有酒厂;邦·乔维(Bon Jovi)、德鲁·巴里摩尔(Drew Barrymore)和约翰·传奇(John Legend)则没有)。这些酒大多是在离名人居住地十万八千里的地方、由他人酿造的。妮可·米勒(Nicole Miller)委托奥古斯特城堡(Château Auguste)酿造的桃红葡萄酒(已于5月上市)就属于这种情况。

这位来自纽约的时装设计师用自己的名字命名了一款产自波尔多(而非普罗旺斯)的桃红葡萄酒。在新酒首发会之后的采访中,米勒形容这款酒的产地“十分独特”,并补充说“大多数桃红葡萄酒都产自普罗旺斯”——此语大概要令许多非普罗旺斯的桃红葡萄酒厂商感到惊讶。

4. 红酒搭配巧克力

我只是在餐厅和酿酒厂的品酒单上见过红酒加巧克力的组合,这种搭配难免被描述为“浪漫”或是“颓靡”。我实在想不起在任何朋友家做客时曾经遇到过这种组合。我认识的普通饮酒者——就是非专业人士——绝不会考虑赤霞珠配巧克力。这并不是说我的朋友不够“浪漫”,而是他们明白,黑巧克力糖果跟含有单宁酸的红葡萄酒不搭。丹宁酸会盖过巧克力的甜味,而糖果反过来又会放大单宁的酸涩。于我而言,这种搭配与其说是颓靡,倒不如说是错乱。

5. 以蜡封软木塞密封酒瓶的酒

我中意的一些葡萄酒生产商(例如Pierre-Yves Colin-Morey、Patrick Piuze)会使用蜡封软木塞,数百年来,酿酒师一直是这样做的。很久以前,据说蜡是用来保护瓶塞免受酒窖中啮齿动物的祸害;如今,它更像是用来保护瓶塞在运输过程中免遭损坏,或者只是因为酒商觉得,这样能让自家酒瓶看上去更高档。

然而,有了蜡封木塞,要品尝到葡萄酒,就成了一件难事。你见过生手服务员或是某个倒霉的朋友用开瓶器拧开硬蜡封的软木塞吗?可以说,一片混乱。我之所以知道,是因为我自己也干过这事儿。最终结果就是桌子、台面、地板上,全都是蜡——我还见过不那么娴熟的服务员弄得半天,满手是蜡,最后蜡还掉进了酒里。如果有沉迷蜡封、不可自拔的酒商看到这篇文章,拜托您,停手好吗?

6. 用香槟杯喝葡萄酒

香槟杯几十年前就过时了,理应如此。这种短脚上安一个圆形浅口碗的杯子,既不优雅,也不好拿。然而最近,我认识的一些专业品酒人在Facebook上发了照片,照片中,他们手里都拿着盛满酒的香槟杯。

香槟杯确实是另一个时代的工艺品。有个很著名的传说,称这种酒杯的形状是以法国国王路易十六之妻玛丽·安托瓦内特(Marie Antoinette)的胸部为原型。事实上,香槟杯的诞生要早于这位命运悲惨的王后。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的美国,香槟杯还是新潮玩意,那时,市场上充斥着伪劣“香槟”。也许人们啜饮的香槟品质实在太差,所以难持握的短脚也好,让气跑光的浅口碗也罢,都无所谓了。

待饮酒者发现真正的香槟之后,形如茶托的香槟杯就让位给了高脚杯以及其他更优质的容器了。和如今的许多香槟生产商一样,我会用气球形的勃艮第玻璃杯喝香槟,这样可以更好地一亲芳泽。

7. 轻信“葡萄酒之乡”(Wine Country)

这两个词组合到一起,意味的东西要么昂贵,要么劣质,要么干脆就是媚俗。对于后者,不妨看看任意一部“葡萄酒之乡”的影片,包括最近由艾米·波勒(Amy Poehler)执导的同名电影。片中,导演尽力呈现了所有俗梗——某个风景秀美的地方,中年女性举止恶劣……当然酗酒也包括其中。

酿酒地的商品化,只会让这个地方贬值。“葡萄酒之乡度假”和“葡萄酒乡村之旅”几乎总是意味着把某个地方泛化地包装起来,然后让游客坐在大巴上去体验。我喜欢有真实名字的地方,例如索诺马(Sonoma)、托斯卡纳(Tuscany)或长岛北叉(North Fork)。我不想去什么“葡萄酒之乡”旅游,也不想买“葡萄酒之乡”的手提包或围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我们的葡萄酒专栏作家很喜欢自己的职业,但只要她发现低廉、劣质、名不副实以及糟糕的葡萄酒,她就会毫不犹豫地指出。以下是一张会把她逼疯的挑酒禁忌清单。



撰文 | Lettie Teague

OR--商业新媒体 】关于葡萄酒,我实在有太多赏心乐事可以跟你聊聊:佳酿、才能出众的酿酒师、上佳的葡萄酒产区,甚至精美的酒杯。不过,这些“赏心乐事”也可能成为“烦心事”。身为每周撰写葡萄酒相关主题的专栏作家,我有一张时常更新的清单,列明了我对葡萄酒的爱与憎。如今,最让我恼火的莫过于下面的葡萄酒界七宗“罪”,每一桩都堪称“罪大恶极”。

1. 在烈酒桶里陈酿的葡萄酒

葡萄酒入门者常常会听到这样的劝告:别把葡萄酒和谷物酒混着喝——不过据我所知,不要在喝了葡萄酒之后再喝烈酒(反之亦然),这种说法并没有科学依据。尽管如此,我还是希望那些在烈酒桶里酿造葡萄酒的酒厂能够听取这个建议。如今,在嘉露酒庄(E. & J. Gallo Winery)、星座公司(Constellation Brands)、贝灵哲酒庄(Beringer) 以及蒙大维酒庄(Robert Mondavi Winery)等大品牌间,有一种令人担忧的趋势愈演愈烈,它们喜欢在放过威士忌或其他烈酒的木桶里,酿造白葡萄酒和红葡萄酒。

蒙大维酒庄用装过肯塔基波旁威士忌的木桶酿造了一款赤霞珠,据说有“黑莓馅饼、全麦酥饼和红糖”的香味。而“烧焦的美国橡木桶”则赋予贝灵哲酒庄的波旁木桶陈酿红酒“奶油般的口感”以及烤椰子和紫罗兰的味道——起码酒庄是这么说的。(对于我,它喝起来有点像教堂里的甜圣餐酒。)

但这些听起来到底像酒还是食物呢?它们确实经过调配,浓度也高:部分的酒精含量高达17%。它们类似于年份波特酒……只是少了其中的品位、个性和历史。

2. 蓝葡萄酒

有贴蓝色酒标的葡萄酒(最著名的是Blue Nun,蓝色修女),有装在蓝色瓶子里的葡萄酒(大多数是廉价的德国雷司令),如今,甚至出现了依靠技术手段直接变成蓝色的葡萄酒。

虽然自然界中很少能看到蓝色食物(即使有,也是准妈妈派对时才用得上),但最近蓝色却成了人们能接受(或至少是有销路)的葡萄酒色调。自称“全球首款蓝葡萄酒”的Gik Blue于2015年在西班牙初次亮相。Gik官网显示,一群20多岁的西班牙人(都不是酿酒师)在欧洲找到了红葡萄和白葡萄的某种混合物,然后“通过食品技术加以改进”。

自然界中的红色、白色与桃红色色调都极为丰富,葡萄酒界何必要搞这种虚假的颜色?值得注意的是,Gik Blue已经推出若干蓝色葡萄酒,其中包括一款蓝色霞多丽(酒里浸泡红葡萄皮)和一款蓝色起泡酒。我也想说“我知道这些酒喝起来是什么味道”,但实际上在本地葡萄酒商店里,我压根找不到它们。我希望这意味着,蓝葡萄酒并不像它的推广者盼望的那样广受欢迎。

3. 名人款桃红葡萄酒

曾几何时,名人们都喜欢推出自己的服装系列或联名香水,而今,则是一窝蜂兜售个人品牌的桃红葡萄酒。这些名人也许有酿酒厂,也许没有(布拉德·皮特(Brad Pitt)与安吉丽娜·朱莉(Angelina Jolie)分手前曾有酒厂;邦·乔维(Bon Jovi)、德鲁·巴里摩尔(Drew Barrymore)和约翰·传奇(John Legend)则没有)。这些酒大多是在离名人居住地十万八千里的地方、由他人酿造的。妮可·米勒(Nicole Miller)委托奥古斯特城堡(Château Auguste)酿造的桃红葡萄酒(已于5月上市)就属于这种情况。

这位来自纽约的时装设计师用自己的名字命名了一款产自波尔多(而非普罗旺斯)的桃红葡萄酒。在新酒首发会之后的采访中,米勒形容这款酒的产地“十分独特”,并补充说“大多数桃红葡萄酒都产自普罗旺斯”——此语大概要令许多非普罗旺斯的桃红葡萄酒厂商感到惊讶。

4. 红酒搭配巧克力

我只是在餐厅和酿酒厂的品酒单上见过红酒加巧克力的组合,这种搭配难免被描述为“浪漫”或是“颓靡”。我实在想不起在任何朋友家做客时曾经遇到过这种组合。我认识的普通饮酒者——就是非专业人士——绝不会考虑赤霞珠配巧克力。这并不是说我的朋友不够“浪漫”,而是他们明白,黑巧克力糖果跟含有单宁酸的红葡萄酒不搭。丹宁酸会盖过巧克力的甜味,而糖果反过来又会放大单宁的酸涩。于我而言,这种搭配与其说是颓靡,倒不如说是错乱。

5. 以蜡封软木塞密封酒瓶的酒

我中意的一些葡萄酒生产商(例如Pierre-Yves Colin-Morey、Patrick Piuze)会使用蜡封软木塞,数百年来,酿酒师一直是这样做的。很久以前,据说蜡是用来保护瓶塞免受酒窖中啮齿动物的祸害;如今,它更像是用来保护瓶塞在运输过程中免遭损坏,或者只是因为酒商觉得,这样能让自家酒瓶看上去更高档。

然而,有了蜡封木塞,要品尝到葡萄酒,就成了一件难事。你见过生手服务员或是某个倒霉的朋友用开瓶器拧开硬蜡封的软木塞吗?可以说,一片混乱。我之所以知道,是因为我自己也干过这事儿。最终结果就是桌子、台面、地板上,全都是蜡——我还见过不那么娴熟的服务员弄得半天,满手是蜡,最后蜡还掉进了酒里。如果有沉迷蜡封、不可自拔的酒商看到这篇文章,拜托您,停手好吗?

6. 用香槟杯喝葡萄酒

香槟杯几十年前就过时了,理应如此。这种短脚上安一个圆形浅口碗的杯子,既不优雅,也不好拿。然而最近,我认识的一些专业品酒人在Facebook上发了照片,照片中,他们手里都拿着盛满酒的香槟杯。

香槟杯确实是另一个时代的工艺品。有个很著名的传说,称这种酒杯的形状是以法国国王路易十六之妻玛丽·安托瓦内特(Marie Antoinette)的胸部为原型。事实上,香槟杯的诞生要早于这位命运悲惨的王后。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的美国,香槟杯还是新潮玩意,那时,市场上充斥着伪劣“香槟”。也许人们啜饮的香槟品质实在太差,所以难持握的短脚也好,让气跑光的浅口碗也罢,都无所谓了。

待饮酒者发现真正的香槟之后,形如茶托的香槟杯就让位给了高脚杯以及其他更优质的容器了。和如今的许多香槟生产商一样,我会用气球形的勃艮第玻璃杯喝香槟,这样可以更好地一亲芳泽。

7. 轻信“葡萄酒之乡”(Wine Country)

这两个词组合到一起,意味的东西要么昂贵,要么劣质,要么干脆就是媚俗。对于后者,不妨看看任意一部“葡萄酒之乡”的影片,包括最近由艾米·波勒(Amy Poehler)执导的同名电影。片中,导演尽力呈现了所有俗梗——某个风景秀美的地方,中年女性举止恶劣……当然酗酒也包括其中。

酿酒地的商品化,只会让这个地方贬值。“葡萄酒之乡度假”和“葡萄酒乡村之旅”几乎总是意味着把某个地方泛化地包装起来,然后让游客坐在大巴上去体验。我喜欢有真实名字的地方,例如索诺马(Sonoma)、托斯卡纳(Tuscany)或长岛北叉(North Fork)。我不想去什么“葡萄酒之乡”旅游,也不想买“葡萄酒之乡”的手提包或围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挑葡萄酒绝不能犯的七个错

发布日期:2019-09-09 18:14
摘要:我们的葡萄酒专栏作家很喜欢自己的职业,但只要她发现低廉、劣质、名不副实以及糟糕的葡萄酒,她就会毫不犹豫地指出。以下是一张会把她逼疯的挑酒禁忌清单。



撰文 | Lettie Teague

OR--商业新媒体 】关于葡萄酒,我实在有太多赏心乐事可以跟你聊聊:佳酿、才能出众的酿酒师、上佳的葡萄酒产区,甚至精美的酒杯。不过,这些“赏心乐事”也可能成为“烦心事”。身为每周撰写葡萄酒相关主题的专栏作家,我有一张时常更新的清单,列明了我对葡萄酒的爱与憎。如今,最让我恼火的莫过于下面的葡萄酒界七宗“罪”,每一桩都堪称“罪大恶极”。

1. 在烈酒桶里陈酿的葡萄酒

葡萄酒入门者常常会听到这样的劝告:别把葡萄酒和谷物酒混着喝——不过据我所知,不要在喝了葡萄酒之后再喝烈酒(反之亦然),这种说法并没有科学依据。尽管如此,我还是希望那些在烈酒桶里酿造葡萄酒的酒厂能够听取这个建议。如今,在嘉露酒庄(E. & J. Gallo Winery)、星座公司(Constellation Brands)、贝灵哲酒庄(Beringer) 以及蒙大维酒庄(Robert Mondavi Winery)等大品牌间,有一种令人担忧的趋势愈演愈烈,它们喜欢在放过威士忌或其他烈酒的木桶里,酿造白葡萄酒和红葡萄酒。

蒙大维酒庄用装过肯塔基波旁威士忌的木桶酿造了一款赤霞珠,据说有“黑莓馅饼、全麦酥饼和红糖”的香味。而“烧焦的美国橡木桶”则赋予贝灵哲酒庄的波旁木桶陈酿红酒“奶油般的口感”以及烤椰子和紫罗兰的味道——起码酒庄是这么说的。(对于我,它喝起来有点像教堂里的甜圣餐酒。)

但这些听起来到底像酒还是食物呢?它们确实经过调配,浓度也高:部分的酒精含量高达17%。它们类似于年份波特酒……只是少了其中的品位、个性和历史。

2. 蓝葡萄酒

有贴蓝色酒标的葡萄酒(最著名的是Blue Nun,蓝色修女),有装在蓝色瓶子里的葡萄酒(大多数是廉价的德国雷司令),如今,甚至出现了依靠技术手段直接变成蓝色的葡萄酒。

虽然自然界中很少能看到蓝色食物(即使有,也是准妈妈派对时才用得上),但最近蓝色却成了人们能接受(或至少是有销路)的葡萄酒色调。自称“全球首款蓝葡萄酒”的Gik Blue于2015年在西班牙初次亮相。Gik官网显示,一群20多岁的西班牙人(都不是酿酒师)在欧洲找到了红葡萄和白葡萄的某种混合物,然后“通过食品技术加以改进”。

自然界中的红色、白色与桃红色色调都极为丰富,葡萄酒界何必要搞这种虚假的颜色?值得注意的是,Gik Blue已经推出若干蓝色葡萄酒,其中包括一款蓝色霞多丽(酒里浸泡红葡萄皮)和一款蓝色起泡酒。我也想说“我知道这些酒喝起来是什么味道”,但实际上在本地葡萄酒商店里,我压根找不到它们。我希望这意味着,蓝葡萄酒并不像它的推广者盼望的那样广受欢迎。

3. 名人款桃红葡萄酒

曾几何时,名人们都喜欢推出自己的服装系列或联名香水,而今,则是一窝蜂兜售个人品牌的桃红葡萄酒。这些名人也许有酿酒厂,也许没有(布拉德·皮特(Brad Pitt)与安吉丽娜·朱莉(Angelina Jolie)分手前曾有酒厂;邦·乔维(Bon Jovi)、德鲁·巴里摩尔(Drew Barrymore)和约翰·传奇(John Legend)则没有)。这些酒大多是在离名人居住地十万八千里的地方、由他人酿造的。妮可·米勒(Nicole Miller)委托奥古斯特城堡(Château Auguste)酿造的桃红葡萄酒(已于5月上市)就属于这种情况。

这位来自纽约的时装设计师用自己的名字命名了一款产自波尔多(而非普罗旺斯)的桃红葡萄酒。在新酒首发会之后的采访中,米勒形容这款酒的产地“十分独特”,并补充说“大多数桃红葡萄酒都产自普罗旺斯”——此语大概要令许多非普罗旺斯的桃红葡萄酒厂商感到惊讶。

4. 红酒搭配巧克力

我只是在餐厅和酿酒厂的品酒单上见过红酒加巧克力的组合,这种搭配难免被描述为“浪漫”或是“颓靡”。我实在想不起在任何朋友家做客时曾经遇到过这种组合。我认识的普通饮酒者——就是非专业人士——绝不会考虑赤霞珠配巧克力。这并不是说我的朋友不够“浪漫”,而是他们明白,黑巧克力糖果跟含有单宁酸的红葡萄酒不搭。丹宁酸会盖过巧克力的甜味,而糖果反过来又会放大单宁的酸涩。于我而言,这种搭配与其说是颓靡,倒不如说是错乱。

5. 以蜡封软木塞密封酒瓶的酒

我中意的一些葡萄酒生产商(例如Pierre-Yves Colin-Morey、Patrick Piuze)会使用蜡封软木塞,数百年来,酿酒师一直是这样做的。很久以前,据说蜡是用来保护瓶塞免受酒窖中啮齿动物的祸害;如今,它更像是用来保护瓶塞在运输过程中免遭损坏,或者只是因为酒商觉得,这样能让自家酒瓶看上去更高档。

然而,有了蜡封木塞,要品尝到葡萄酒,就成了一件难事。你见过生手服务员或是某个倒霉的朋友用开瓶器拧开硬蜡封的软木塞吗?可以说,一片混乱。我之所以知道,是因为我自己也干过这事儿。最终结果就是桌子、台面、地板上,全都是蜡——我还见过不那么娴熟的服务员弄得半天,满手是蜡,最后蜡还掉进了酒里。如果有沉迷蜡封、不可自拔的酒商看到这篇文章,拜托您,停手好吗?

6. 用香槟杯喝葡萄酒

香槟杯几十年前就过时了,理应如此。这种短脚上安一个圆形浅口碗的杯子,既不优雅,也不好拿。然而最近,我认识的一些专业品酒人在Facebook上发了照片,照片中,他们手里都拿着盛满酒的香槟杯。

香槟杯确实是另一个时代的工艺品。有个很著名的传说,称这种酒杯的形状是以法国国王路易十六之妻玛丽·安托瓦内特(Marie Antoinette)的胸部为原型。事实上,香槟杯的诞生要早于这位命运悲惨的王后。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的美国,香槟杯还是新潮玩意,那时,市场上充斥着伪劣“香槟”。也许人们啜饮的香槟品质实在太差,所以难持握的短脚也好,让气跑光的浅口碗也罢,都无所谓了。

待饮酒者发现真正的香槟之后,形如茶托的香槟杯就让位给了高脚杯以及其他更优质的容器了。和如今的许多香槟生产商一样,我会用气球形的勃艮第玻璃杯喝香槟,这样可以更好地一亲芳泽。

7. 轻信“葡萄酒之乡”(Wine Country)

这两个词组合到一起,意味的东西要么昂贵,要么劣质,要么干脆就是媚俗。对于后者,不妨看看任意一部“葡萄酒之乡”的影片,包括最近由艾米·波勒(Amy Poehler)执导的同名电影。片中,导演尽力呈现了所有俗梗——某个风景秀美的地方,中年女性举止恶劣……当然酗酒也包括其中。

酿酒地的商品化,只会让这个地方贬值。“葡萄酒之乡度假”和“葡萄酒乡村之旅”几乎总是意味着把某个地方泛化地包装起来,然后让游客坐在大巴上去体验。我喜欢有真实名字的地方,例如索诺马(Sonoma)、托斯卡纳(Tuscany)或长岛北叉(North Fork)。我不想去什么“葡萄酒之乡”旅游,也不想买“葡萄酒之乡”的手提包或围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我们的葡萄酒专栏作家很喜欢自己的职业,但只要她发现低廉、劣质、名不副实以及糟糕的葡萄酒,她就会毫不犹豫地指出。以下是一张会把她逼疯的挑酒禁忌清单。



撰文 | Lettie Teague

OR--商业新媒体 】关于葡萄酒,我实在有太多赏心乐事可以跟你聊聊:佳酿、才能出众的酿酒师、上佳的葡萄酒产区,甚至精美的酒杯。不过,这些“赏心乐事”也可能成为“烦心事”。身为每周撰写葡萄酒相关主题的专栏作家,我有一张时常更新的清单,列明了我对葡萄酒的爱与憎。如今,最让我恼火的莫过于下面的葡萄酒界七宗“罪”,每一桩都堪称“罪大恶极”。

1. 在烈酒桶里陈酿的葡萄酒

葡萄酒入门者常常会听到这样的劝告:别把葡萄酒和谷物酒混着喝——不过据我所知,不要在喝了葡萄酒之后再喝烈酒(反之亦然),这种说法并没有科学依据。尽管如此,我还是希望那些在烈酒桶里酿造葡萄酒的酒厂能够听取这个建议。如今,在嘉露酒庄(E. & J. Gallo Winery)、星座公司(Constellation Brands)、贝灵哲酒庄(Beringer) 以及蒙大维酒庄(Robert Mondavi Winery)等大品牌间,有一种令人担忧的趋势愈演愈烈,它们喜欢在放过威士忌或其他烈酒的木桶里,酿造白葡萄酒和红葡萄酒。

蒙大维酒庄用装过肯塔基波旁威士忌的木桶酿造了一款赤霞珠,据说有“黑莓馅饼、全麦酥饼和红糖”的香味。而“烧焦的美国橡木桶”则赋予贝灵哲酒庄的波旁木桶陈酿红酒“奶油般的口感”以及烤椰子和紫罗兰的味道——起码酒庄是这么说的。(对于我,它喝起来有点像教堂里的甜圣餐酒。)

但这些听起来到底像酒还是食物呢?它们确实经过调配,浓度也高:部分的酒精含量高达17%。它们类似于年份波特酒……只是少了其中的品位、个性和历史。

2. 蓝葡萄酒

有贴蓝色酒标的葡萄酒(最著名的是Blue Nun,蓝色修女),有装在蓝色瓶子里的葡萄酒(大多数是廉价的德国雷司令),如今,甚至出现了依靠技术手段直接变成蓝色的葡萄酒。

虽然自然界中很少能看到蓝色食物(即使有,也是准妈妈派对时才用得上),但最近蓝色却成了人们能接受(或至少是有销路)的葡萄酒色调。自称“全球首款蓝葡萄酒”的Gik Blue于2015年在西班牙初次亮相。Gik官网显示,一群20多岁的西班牙人(都不是酿酒师)在欧洲找到了红葡萄和白葡萄的某种混合物,然后“通过食品技术加以改进”。

自然界中的红色、白色与桃红色色调都极为丰富,葡萄酒界何必要搞这种虚假的颜色?值得注意的是,Gik Blue已经推出若干蓝色葡萄酒,其中包括一款蓝色霞多丽(酒里浸泡红葡萄皮)和一款蓝色起泡酒。我也想说“我知道这些酒喝起来是什么味道”,但实际上在本地葡萄酒商店里,我压根找不到它们。我希望这意味着,蓝葡萄酒并不像它的推广者盼望的那样广受欢迎。

3. 名人款桃红葡萄酒

曾几何时,名人们都喜欢推出自己的服装系列或联名香水,而今,则是一窝蜂兜售个人品牌的桃红葡萄酒。这些名人也许有酿酒厂,也许没有(布拉德·皮特(Brad Pitt)与安吉丽娜·朱莉(Angelina Jolie)分手前曾有酒厂;邦·乔维(Bon Jovi)、德鲁·巴里摩尔(Drew Barrymore)和约翰·传奇(John Legend)则没有)。这些酒大多是在离名人居住地十万八千里的地方、由他人酿造的。妮可·米勒(Nicole Miller)委托奥古斯特城堡(Château Auguste)酿造的桃红葡萄酒(已于5月上市)就属于这种情况。

这位来自纽约的时装设计师用自己的名字命名了一款产自波尔多(而非普罗旺斯)的桃红葡萄酒。在新酒首发会之后的采访中,米勒形容这款酒的产地“十分独特”,并补充说“大多数桃红葡萄酒都产自普罗旺斯”——此语大概要令许多非普罗旺斯的桃红葡萄酒厂商感到惊讶。

4. 红酒搭配巧克力

我只是在餐厅和酿酒厂的品酒单上见过红酒加巧克力的组合,这种搭配难免被描述为“浪漫”或是“颓靡”。我实在想不起在任何朋友家做客时曾经遇到过这种组合。我认识的普通饮酒者——就是非专业人士——绝不会考虑赤霞珠配巧克力。这并不是说我的朋友不够“浪漫”,而是他们明白,黑巧克力糖果跟含有单宁酸的红葡萄酒不搭。丹宁酸会盖过巧克力的甜味,而糖果反过来又会放大单宁的酸涩。于我而言,这种搭配与其说是颓靡,倒不如说是错乱。

5. 以蜡封软木塞密封酒瓶的酒

我中意的一些葡萄酒生产商(例如Pierre-Yves Colin-Morey、Patrick Piuze)会使用蜡封软木塞,数百年来,酿酒师一直是这样做的。很久以前,据说蜡是用来保护瓶塞免受酒窖中啮齿动物的祸害;如今,它更像是用来保护瓶塞在运输过程中免遭损坏,或者只是因为酒商觉得,这样能让自家酒瓶看上去更高档。

然而,有了蜡封木塞,要品尝到葡萄酒,就成了一件难事。你见过生手服务员或是某个倒霉的朋友用开瓶器拧开硬蜡封的软木塞吗?可以说,一片混乱。我之所以知道,是因为我自己也干过这事儿。最终结果就是桌子、台面、地板上,全都是蜡——我还见过不那么娴熟的服务员弄得半天,满手是蜡,最后蜡还掉进了酒里。如果有沉迷蜡封、不可自拔的酒商看到这篇文章,拜托您,停手好吗?

6. 用香槟杯喝葡萄酒

香槟杯几十年前就过时了,理应如此。这种短脚上安一个圆形浅口碗的杯子,既不优雅,也不好拿。然而最近,我认识的一些专业品酒人在Facebook上发了照片,照片中,他们手里都拿着盛满酒的香槟杯。

香槟杯确实是另一个时代的工艺品。有个很著名的传说,称这种酒杯的形状是以法国国王路易十六之妻玛丽·安托瓦内特(Marie Antoinette)的胸部为原型。事实上,香槟杯的诞生要早于这位命运悲惨的王后。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的美国,香槟杯还是新潮玩意,那时,市场上充斥着伪劣“香槟”。也许人们啜饮的香槟品质实在太差,所以难持握的短脚也好,让气跑光的浅口碗也罢,都无所谓了。

待饮酒者发现真正的香槟之后,形如茶托的香槟杯就让位给了高脚杯以及其他更优质的容器了。和如今的许多香槟生产商一样,我会用气球形的勃艮第玻璃杯喝香槟,这样可以更好地一亲芳泽。

7. 轻信“葡萄酒之乡”(Wine Country)

这两个词组合到一起,意味的东西要么昂贵,要么劣质,要么干脆就是媚俗。对于后者,不妨看看任意一部“葡萄酒之乡”的影片,包括最近由艾米·波勒(Amy Poehler)执导的同名电影。片中,导演尽力呈现了所有俗梗——某个风景秀美的地方,中年女性举止恶劣……当然酗酒也包括其中。

酿酒地的商品化,只会让这个地方贬值。“葡萄酒之乡度假”和“葡萄酒乡村之旅”几乎总是意味着把某个地方泛化地包装起来,然后让游客坐在大巴上去体验。我喜欢有真实名字的地方,例如索诺马(Sonoma)、托斯卡纳(Tuscany)或长岛北叉(North Fork)。我不想去什么“葡萄酒之乡”旅游,也不想买“葡萄酒之乡”的手提包或围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