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如何给中医“对症下药”?

发布日期:2019-09-07 15:39
摘要:传统中药起效慢,强调疾病预防和康复;中医院校毕业生数量仅为西医院校毕业生的四分之一。



撰文 | Shuli Ren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一向把自己的传统医药体系作为国宝发扬光大,近年来更把中医当作提升软实力的抓手。然而,尽管中医这门古老的技艺仍是政策优先扶持的领域,但也面临非常现代的挑战,包括成本上升、制备工艺和治疗方式复杂,以及知识产权保护不力等问题。

中医执业者用草药和针灸为全球患者治疗,从捷克共和国到南苏丹,世界各地的患者都接受过这类治疗。在中国,公共健康保险所覆盖的药物有半数为中药。这类药物在规模2800亿美元的中国药品市场(为全球第二大)中所占比例超过40%。

2015年度的诺贝尔医学奖授予了从黄花蒿中提取抗疟疾药物的屠呦呦,这是中国传统医药发展中的里程碑,也让人感到中药获得了应有的认可。

但也有一些悲观之感。江苏恒瑞医药(Jiangsu Hengrui Medicine Co.)等制药企业顶住了2018年强制降价造成的打击。与此同时,广州白云山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Guangzhou Baiyunshan Pharmaceutical Holdings Co Ltd.)和漳州片仔癀药业股份有限公司(Zhangzhou Pientzehuang Pharmaceutical Co.)等一批最大的中药生产商仍然低迷不振。

其中一大问题在于知识产权。在追求科技至上的过程中,中国热切关注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能取得多少专利,或者做了多少次癌症免疫疗法临床试验。普通的产品则不太受重视。

举例来说,2019年8月底发布的最新《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列出了逾1000种中药。这份目录乍看似乎对中药生产商构成利好。但备注部分显示,中国并不情愿为传统疗法投入巨资。例如,中药注射剂大都只能在大型公立医院接受注射。这类医疗机构很少有中医师,而这类治疗只允许中医师施行。

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政府其实比人们所想象的要缺少资金。我以前写过,在中国,医疗费用主要由国家社保基金和患者自行承担。如果没有政府补贴,中国规模达人民币2.3万亿元(约合3220亿美元)的社保基金早在多年前就会出现赤字。2018年,政府补贴占社保基金总收入的四分之一。

在中国面临人口迅速老龄化这一棘手问题之际,疗效是一项重要的指标。政府更愿意优先使用疗效立竿见影的药物。传统中药起效慢,强调疾病预防和康复。许多产品号称能治疗多种一般的疾病,比如片仔癀的旗舰产品——一种有几百年历史的复方药。这些药的疗效如何?可能很难衡量。

接下来是寻找合适的医生。中医院校毕业生数量仅为西医院校毕业生的四分之一。制药商适应现状的一种办法是像西药那样辨明化学成分,屠呦呦就是以这种方式来处理黄花蒿的。这样一来,医院的所有医生就都能开处方了。

但这是一个难题。中医从来都不以简单易行见长,很难把一次治疗改造成可以一次服用一两颗药片那样简单。

举个例子:我去找中医治疗工作压力和瑜伽练习过度导致的“阴虚内热”。药方中包括树皮、黄花菜等至少十二味药材,而且明显忽视了过敏的概念。不妨想象一下,让这些成分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这类监管机构的批准应该颇有难度。

至于患者,他们可以研读西药处方,甚至可以自己动手选择便宜的仿制药,但中药却无法让人迅速理解。阿育吠陀(Ayurveda),一种源自印度的医药体系,将治疗建立在一种由三种元素构成的相当简单的基础之上。传统中药则非常复杂,而且拒绝改变。

由于缺乏资金,中国的政府部门对这种复杂性失去了耐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传统中药起效慢,强调疾病预防和康复;中医院校毕业生数量仅为西医院校毕业生的四分之一。



撰文 | Shuli Ren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一向把自己的传统医药体系作为国宝发扬光大,近年来更把中医当作提升软实力的抓手。然而,尽管中医这门古老的技艺仍是政策优先扶持的领域,但也面临非常现代的挑战,包括成本上升、制备工艺和治疗方式复杂,以及知识产权保护不力等问题。

中医执业者用草药和针灸为全球患者治疗,从捷克共和国到南苏丹,世界各地的患者都接受过这类治疗。在中国,公共健康保险所覆盖的药物有半数为中药。这类药物在规模2800亿美元的中国药品市场(为全球第二大)中所占比例超过40%。

2015年度的诺贝尔医学奖授予了从黄花蒿中提取抗疟疾药物的屠呦呦,这是中国传统医药发展中的里程碑,也让人感到中药获得了应有的认可。

但也有一些悲观之感。江苏恒瑞医药(Jiangsu Hengrui Medicine Co.)等制药企业顶住了2018年强制降价造成的打击。与此同时,广州白云山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Guangzhou Baiyunshan Pharmaceutical Holdings Co Ltd.)和漳州片仔癀药业股份有限公司(Zhangzhou Pientzehuang Pharmaceutical Co.)等一批最大的中药生产商仍然低迷不振。

其中一大问题在于知识产权。在追求科技至上的过程中,中国热切关注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能取得多少专利,或者做了多少次癌症免疫疗法临床试验。普通的产品则不太受重视。

举例来说,2019年8月底发布的最新《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列出了逾1000种中药。这份目录乍看似乎对中药生产商构成利好。但备注部分显示,中国并不情愿为传统疗法投入巨资。例如,中药注射剂大都只能在大型公立医院接受注射。这类医疗机构很少有中医师,而这类治疗只允许中医师施行。

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政府其实比人们所想象的要缺少资金。我以前写过,在中国,医疗费用主要由国家社保基金和患者自行承担。如果没有政府补贴,中国规模达人民币2.3万亿元(约合3220亿美元)的社保基金早在多年前就会出现赤字。2018年,政府补贴占社保基金总收入的四分之一。

在中国面临人口迅速老龄化这一棘手问题之际,疗效是一项重要的指标。政府更愿意优先使用疗效立竿见影的药物。传统中药起效慢,强调疾病预防和康复。许多产品号称能治疗多种一般的疾病,比如片仔癀的旗舰产品——一种有几百年历史的复方药。这些药的疗效如何?可能很难衡量。

接下来是寻找合适的医生。中医院校毕业生数量仅为西医院校毕业生的四分之一。制药商适应现状的一种办法是像西药那样辨明化学成分,屠呦呦就是以这种方式来处理黄花蒿的。这样一来,医院的所有医生就都能开处方了。

但这是一个难题。中医从来都不以简单易行见长,很难把一次治疗改造成可以一次服用一两颗药片那样简单。

举个例子:我去找中医治疗工作压力和瑜伽练习过度导致的“阴虚内热”。药方中包括树皮、黄花菜等至少十二味药材,而且明显忽视了过敏的概念。不妨想象一下,让这些成分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这类监管机构的批准应该颇有难度。

至于患者,他们可以研读西药处方,甚至可以自己动手选择便宜的仿制药,但中药却无法让人迅速理解。阿育吠陀(Ayurveda),一种源自印度的医药体系,将治疗建立在一种由三种元素构成的相当简单的基础之上。传统中药则非常复杂,而且拒绝改变。

由于缺乏资金,中国的政府部门对这种复杂性失去了耐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传统中药起效慢,强调疾病预防和康复;中医院校毕业生数量仅为西医院校毕业生的四分之一。



撰文 | Shuli Ren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一向把自己的传统医药体系作为国宝发扬光大,近年来更把中医当作提升软实力的抓手。然而,尽管中医这门古老的技艺仍是政策优先扶持的领域,但也面临非常现代的挑战,包括成本上升、制备工艺和治疗方式复杂,以及知识产权保护不力等问题。

中医执业者用草药和针灸为全球患者治疗,从捷克共和国到南苏丹,世界各地的患者都接受过这类治疗。在中国,公共健康保险所覆盖的药物有半数为中药。这类药物在规模2800亿美元的中国药品市场(为全球第二大)中所占比例超过40%。

2015年度的诺贝尔医学奖授予了从黄花蒿中提取抗疟疾药物的屠呦呦,这是中国传统医药发展中的里程碑,也让人感到中药获得了应有的认可。

但也有一些悲观之感。江苏恒瑞医药(Jiangsu Hengrui Medicine Co.)等制药企业顶住了2018年强制降价造成的打击。与此同时,广州白云山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Guangzhou Baiyunshan Pharmaceutical Holdings Co Ltd.)和漳州片仔癀药业股份有限公司(Zhangzhou Pientzehuang Pharmaceutical Co.)等一批最大的中药生产商仍然低迷不振。

其中一大问题在于知识产权。在追求科技至上的过程中,中国热切关注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能取得多少专利,或者做了多少次癌症免疫疗法临床试验。普通的产品则不太受重视。

举例来说,2019年8月底发布的最新《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列出了逾1000种中药。这份目录乍看似乎对中药生产商构成利好。但备注部分显示,中国并不情愿为传统疗法投入巨资。例如,中药注射剂大都只能在大型公立医院接受注射。这类医疗机构很少有中医师,而这类治疗只允许中医师施行。

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政府其实比人们所想象的要缺少资金。我以前写过,在中国,医疗费用主要由国家社保基金和患者自行承担。如果没有政府补贴,中国规模达人民币2.3万亿元(约合3220亿美元)的社保基金早在多年前就会出现赤字。2018年,政府补贴占社保基金总收入的四分之一。

在中国面临人口迅速老龄化这一棘手问题之际,疗效是一项重要的指标。政府更愿意优先使用疗效立竿见影的药物。传统中药起效慢,强调疾病预防和康复。许多产品号称能治疗多种一般的疾病,比如片仔癀的旗舰产品——一种有几百年历史的复方药。这些药的疗效如何?可能很难衡量。

接下来是寻找合适的医生。中医院校毕业生数量仅为西医院校毕业生的四分之一。制药商适应现状的一种办法是像西药那样辨明化学成分,屠呦呦就是以这种方式来处理黄花蒿的。这样一来,医院的所有医生就都能开处方了。

但这是一个难题。中医从来都不以简单易行见长,很难把一次治疗改造成可以一次服用一两颗药片那样简单。

举个例子:我去找中医治疗工作压力和瑜伽练习过度导致的“阴虚内热”。药方中包括树皮、黄花菜等至少十二味药材,而且明显忽视了过敏的概念。不妨想象一下,让这些成分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这类监管机构的批准应该颇有难度。

至于患者,他们可以研读西药处方,甚至可以自己动手选择便宜的仿制药,但中药却无法让人迅速理解。阿育吠陀(Ayurveda),一种源自印度的医药体系,将治疗建立在一种由三种元素构成的相当简单的基础之上。传统中药则非常复杂,而且拒绝改变。

由于缺乏资金,中国的政府部门对这种复杂性失去了耐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如何给中医“对症下药”?

发布日期:2019-09-07 15:39
摘要:传统中药起效慢,强调疾病预防和康复;中医院校毕业生数量仅为西医院校毕业生的四分之一。



撰文 | Shuli Ren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一向把自己的传统医药体系作为国宝发扬光大,近年来更把中医当作提升软实力的抓手。然而,尽管中医这门古老的技艺仍是政策优先扶持的领域,但也面临非常现代的挑战,包括成本上升、制备工艺和治疗方式复杂,以及知识产权保护不力等问题。

中医执业者用草药和针灸为全球患者治疗,从捷克共和国到南苏丹,世界各地的患者都接受过这类治疗。在中国,公共健康保险所覆盖的药物有半数为中药。这类药物在规模2800亿美元的中国药品市场(为全球第二大)中所占比例超过40%。

2015年度的诺贝尔医学奖授予了从黄花蒿中提取抗疟疾药物的屠呦呦,这是中国传统医药发展中的里程碑,也让人感到中药获得了应有的认可。

但也有一些悲观之感。江苏恒瑞医药(Jiangsu Hengrui Medicine Co.)等制药企业顶住了2018年强制降价造成的打击。与此同时,广州白云山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Guangzhou Baiyunshan Pharmaceutical Holdings Co Ltd.)和漳州片仔癀药业股份有限公司(Zhangzhou Pientzehuang Pharmaceutical Co.)等一批最大的中药生产商仍然低迷不振。

其中一大问题在于知识产权。在追求科技至上的过程中,中国热切关注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能取得多少专利,或者做了多少次癌症免疫疗法临床试验。普通的产品则不太受重视。

举例来说,2019年8月底发布的最新《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列出了逾1000种中药。这份目录乍看似乎对中药生产商构成利好。但备注部分显示,中国并不情愿为传统疗法投入巨资。例如,中药注射剂大都只能在大型公立医院接受注射。这类医疗机构很少有中医师,而这类治疗只允许中医师施行。

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政府其实比人们所想象的要缺少资金。我以前写过,在中国,医疗费用主要由国家社保基金和患者自行承担。如果没有政府补贴,中国规模达人民币2.3万亿元(约合3220亿美元)的社保基金早在多年前就会出现赤字。2018年,政府补贴占社保基金总收入的四分之一。

在中国面临人口迅速老龄化这一棘手问题之际,疗效是一项重要的指标。政府更愿意优先使用疗效立竿见影的药物。传统中药起效慢,强调疾病预防和康复。许多产品号称能治疗多种一般的疾病,比如片仔癀的旗舰产品——一种有几百年历史的复方药。这些药的疗效如何?可能很难衡量。

接下来是寻找合适的医生。中医院校毕业生数量仅为西医院校毕业生的四分之一。制药商适应现状的一种办法是像西药那样辨明化学成分,屠呦呦就是以这种方式来处理黄花蒿的。这样一来,医院的所有医生就都能开处方了。

但这是一个难题。中医从来都不以简单易行见长,很难把一次治疗改造成可以一次服用一两颗药片那样简单。

举个例子:我去找中医治疗工作压力和瑜伽练习过度导致的“阴虚内热”。药方中包括树皮、黄花菜等至少十二味药材,而且明显忽视了过敏的概念。不妨想象一下,让这些成分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这类监管机构的批准应该颇有难度。

至于患者,他们可以研读西药处方,甚至可以自己动手选择便宜的仿制药,但中药却无法让人迅速理解。阿育吠陀(Ayurveda),一种源自印度的医药体系,将治疗建立在一种由三种元素构成的相当简单的基础之上。传统中药则非常复杂,而且拒绝改变。

由于缺乏资金,中国的政府部门对这种复杂性失去了耐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传统中药起效慢,强调疾病预防和康复;中医院校毕业生数量仅为西医院校毕业生的四分之一。



撰文 | Shuli Ren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一向把自己的传统医药体系作为国宝发扬光大,近年来更把中医当作提升软实力的抓手。然而,尽管中医这门古老的技艺仍是政策优先扶持的领域,但也面临非常现代的挑战,包括成本上升、制备工艺和治疗方式复杂,以及知识产权保护不力等问题。

中医执业者用草药和针灸为全球患者治疗,从捷克共和国到南苏丹,世界各地的患者都接受过这类治疗。在中国,公共健康保险所覆盖的药物有半数为中药。这类药物在规模2800亿美元的中国药品市场(为全球第二大)中所占比例超过40%。

2015年度的诺贝尔医学奖授予了从黄花蒿中提取抗疟疾药物的屠呦呦,这是中国传统医药发展中的里程碑,也让人感到中药获得了应有的认可。

但也有一些悲观之感。江苏恒瑞医药(Jiangsu Hengrui Medicine Co.)等制药企业顶住了2018年强制降价造成的打击。与此同时,广州白云山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Guangzhou Baiyunshan Pharmaceutical Holdings Co Ltd.)和漳州片仔癀药业股份有限公司(Zhangzhou Pientzehuang Pharmaceutical Co.)等一批最大的中药生产商仍然低迷不振。

其中一大问题在于知识产权。在追求科技至上的过程中,中国热切关注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能取得多少专利,或者做了多少次癌症免疫疗法临床试验。普通的产品则不太受重视。

举例来说,2019年8月底发布的最新《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列出了逾1000种中药。这份目录乍看似乎对中药生产商构成利好。但备注部分显示,中国并不情愿为传统疗法投入巨资。例如,中药注射剂大都只能在大型公立医院接受注射。这类医疗机构很少有中医师,而这类治疗只允许中医师施行。

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政府其实比人们所想象的要缺少资金。我以前写过,在中国,医疗费用主要由国家社保基金和患者自行承担。如果没有政府补贴,中国规模达人民币2.3万亿元(约合3220亿美元)的社保基金早在多年前就会出现赤字。2018年,政府补贴占社保基金总收入的四分之一。

在中国面临人口迅速老龄化这一棘手问题之际,疗效是一项重要的指标。政府更愿意优先使用疗效立竿见影的药物。传统中药起效慢,强调疾病预防和康复。许多产品号称能治疗多种一般的疾病,比如片仔癀的旗舰产品——一种有几百年历史的复方药。这些药的疗效如何?可能很难衡量。

接下来是寻找合适的医生。中医院校毕业生数量仅为西医院校毕业生的四分之一。制药商适应现状的一种办法是像西药那样辨明化学成分,屠呦呦就是以这种方式来处理黄花蒿的。这样一来,医院的所有医生就都能开处方了。

但这是一个难题。中医从来都不以简单易行见长,很难把一次治疗改造成可以一次服用一两颗药片那样简单。

举个例子:我去找中医治疗工作压力和瑜伽练习过度导致的“阴虚内热”。药方中包括树皮、黄花菜等至少十二味药材,而且明显忽视了过敏的概念。不妨想象一下,让这些成分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这类监管机构的批准应该颇有难度。

至于患者,他们可以研读西药处方,甚至可以自己动手选择便宜的仿制药,但中药却无法让人迅速理解。阿育吠陀(Ayurveda),一种源自印度的医药体系,将治疗建立在一种由三种元素构成的相当简单的基础之上。传统中药则非常复杂,而且拒绝改变。

由于缺乏资金,中国的政府部门对这种复杂性失去了耐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