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中国用LPR取代了贷款基准利率,但这并不是解决坏账和浪费性投资问题所需的深层次改革。真正的问题不在于银行贷款利率,而是存款利率。



撰文 | Nathaniel Taplin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在8月末调整了其功能失调的利率机制,但并没有进行解决坏账问题所需的更深层次改革。希望看到这方面更彻底变革的投资者可能还要等待很长时间。

原因之一是根本性改革有可能严重损害本已问题重重的银行资产负债表,与此同时,中国政府通过市场化措施补充银行资本的努力正面临威胁。

中国8月份实施的利率“改革”基本上是对已发生变化的承认。中国央行正在逐步淘汰旧的贷款基准利率,用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取而代之。但旧的贷款基准利率实际上已经被废弃,中国央行自2015年以来一直没有调整过该利率,商业银行也可以远高于该利率的利率放贷。中国今年年中的加权平均贷款利率为5.66%,高于4.35%的贷款基准利率。

自2015年以来,中国央行在执行货币政策方面主要依靠的反而是对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和特殊借贷便利的调整。贷款市场报价利率现在应该是以其中最重要的中期借贷便利(MLF)为基础。中国央行今年8月份的MLF余额已从2014年年中时的零增至人民币3.4万亿元(4,760亿美元)。如此庞大的MLF余额意味着商业银行的融资成本和贷款利率已经非常依赖MLF利率,新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只是将此正式化而已。

中国面临的真正问题并不是银行贷款利率,多年来贷款利率已经或多或少地实现了市场化,而存款利率才是关键所在。银行无法随意地提高存款利率来争夺存款,这会违反央行的指导。而这意味着主导小企业贷款的地区商业银行很难吸储,因为个人储户认为地区银行不如更大型的银行安全。

由此,低成本的存款资金就流向了更大型的银行,令他们几乎没有什么动力向民营部门借款者提供贷款。大银行通过把资金输送给低效的国有企业,就可以赚取几乎是零风险的收益。虽然国企不能支付更高的贷款利息,但它们也极不可能破产。

完全放开存款利率将有助于解决上述两个问题。民营企业将能获得资金支持,小型银行也能吸引到存款。否则,小银行就只能依赖于有风险的高息理财产品,“结构性存款”或其他打擦边球的解决方案来获取资金。

不幸的是,这项改革也将意味着之前以过低利率发放的大量基建项目贷款和其他国有项目贷款无法进行再融资,将必须进行减记,这将损害银行资本。此外,由于锦州银行(Bank of Jinzhou)、包商银行(Baoshang Bank)等几家小银行出现了问题,银行业可能很难像北京方面所希望的那样,通过出售带股权性质的永续债和可转债来补充资本。

今年夏季,在包商银行被监管部门接管后,债权人支付方面的不确定性在6月份引发了中国货币市场的短暂恐慌。周日,锦州银行宣布将暂停向境外应急可转换债券(contingent convertible, 简称CoCo)持有者派发一年的票息。此类债券的未来买家如果有兴趣的话,可能会要求比当前水平高得多的利率。

中国需要更深化的利率改革,才能解决坏账和浪费性投资问题,但同时也需要大大提高银行资本水平。在政府采取更有力措施解决这一问题之前,中国可能仍不会对银行放贷方式进行大刀阔斧且亟需的改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解决中国债务问题关键何在?

发布日期:2019-09-06 10:34
摘要:中国用LPR取代了贷款基准利率,但这并不是解决坏账和浪费性投资问题所需的深层次改革。真正的问题不在于银行贷款利率,而是存款利率。



撰文 | Nathaniel Taplin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在8月末调整了其功能失调的利率机制,但并没有进行解决坏账问题所需的更深层次改革。希望看到这方面更彻底变革的投资者可能还要等待很长时间。

原因之一是根本性改革有可能严重损害本已问题重重的银行资产负债表,与此同时,中国政府通过市场化措施补充银行资本的努力正面临威胁。

中国8月份实施的利率“改革”基本上是对已发生变化的承认。中国央行正在逐步淘汰旧的贷款基准利率,用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取而代之。但旧的贷款基准利率实际上已经被废弃,中国央行自2015年以来一直没有调整过该利率,商业银行也可以远高于该利率的利率放贷。中国今年年中的加权平均贷款利率为5.66%,高于4.35%的贷款基准利率。

自2015年以来,中国央行在执行货币政策方面主要依靠的反而是对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和特殊借贷便利的调整。贷款市场报价利率现在应该是以其中最重要的中期借贷便利(MLF)为基础。中国央行今年8月份的MLF余额已从2014年年中时的零增至人民币3.4万亿元(4,760亿美元)。如此庞大的MLF余额意味着商业银行的融资成本和贷款利率已经非常依赖MLF利率,新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只是将此正式化而已。

中国面临的真正问题并不是银行贷款利率,多年来贷款利率已经或多或少地实现了市场化,而存款利率才是关键所在。银行无法随意地提高存款利率来争夺存款,这会违反央行的指导。而这意味着主导小企业贷款的地区商业银行很难吸储,因为个人储户认为地区银行不如更大型的银行安全。

由此,低成本的存款资金就流向了更大型的银行,令他们几乎没有什么动力向民营部门借款者提供贷款。大银行通过把资金输送给低效的国有企业,就可以赚取几乎是零风险的收益。虽然国企不能支付更高的贷款利息,但它们也极不可能破产。

完全放开存款利率将有助于解决上述两个问题。民营企业将能获得资金支持,小型银行也能吸引到存款。否则,小银行就只能依赖于有风险的高息理财产品,“结构性存款”或其他打擦边球的解决方案来获取资金。

不幸的是,这项改革也将意味着之前以过低利率发放的大量基建项目贷款和其他国有项目贷款无法进行再融资,将必须进行减记,这将损害银行资本。此外,由于锦州银行(Bank of Jinzhou)、包商银行(Baoshang Bank)等几家小银行出现了问题,银行业可能很难像北京方面所希望的那样,通过出售带股权性质的永续债和可转债来补充资本。

今年夏季,在包商银行被监管部门接管后,债权人支付方面的不确定性在6月份引发了中国货币市场的短暂恐慌。周日,锦州银行宣布将暂停向境外应急可转换债券(contingent convertible, 简称CoCo)持有者派发一年的票息。此类债券的未来买家如果有兴趣的话,可能会要求比当前水平高得多的利率。

中国需要更深化的利率改革,才能解决坏账和浪费性投资问题,但同时也需要大大提高银行资本水平。在政府采取更有力措施解决这一问题之前,中国可能仍不会对银行放贷方式进行大刀阔斧且亟需的改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用LPR取代了贷款基准利率,但这并不是解决坏账和浪费性投资问题所需的深层次改革。真正的问题不在于银行贷款利率,而是存款利率。



撰文 | Nathaniel Taplin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在8月末调整了其功能失调的利率机制,但并没有进行解决坏账问题所需的更深层次改革。希望看到这方面更彻底变革的投资者可能还要等待很长时间。

原因之一是根本性改革有可能严重损害本已问题重重的银行资产负债表,与此同时,中国政府通过市场化措施补充银行资本的努力正面临威胁。

中国8月份实施的利率“改革”基本上是对已发生变化的承认。中国央行正在逐步淘汰旧的贷款基准利率,用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取而代之。但旧的贷款基准利率实际上已经被废弃,中国央行自2015年以来一直没有调整过该利率,商业银行也可以远高于该利率的利率放贷。中国今年年中的加权平均贷款利率为5.66%,高于4.35%的贷款基准利率。

自2015年以来,中国央行在执行货币政策方面主要依靠的反而是对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和特殊借贷便利的调整。贷款市场报价利率现在应该是以其中最重要的中期借贷便利(MLF)为基础。中国央行今年8月份的MLF余额已从2014年年中时的零增至人民币3.4万亿元(4,760亿美元)。如此庞大的MLF余额意味着商业银行的融资成本和贷款利率已经非常依赖MLF利率,新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只是将此正式化而已。

中国面临的真正问题并不是银行贷款利率,多年来贷款利率已经或多或少地实现了市场化,而存款利率才是关键所在。银行无法随意地提高存款利率来争夺存款,这会违反央行的指导。而这意味着主导小企业贷款的地区商业银行很难吸储,因为个人储户认为地区银行不如更大型的银行安全。

由此,低成本的存款资金就流向了更大型的银行,令他们几乎没有什么动力向民营部门借款者提供贷款。大银行通过把资金输送给低效的国有企业,就可以赚取几乎是零风险的收益。虽然国企不能支付更高的贷款利息,但它们也极不可能破产。

完全放开存款利率将有助于解决上述两个问题。民营企业将能获得资金支持,小型银行也能吸引到存款。否则,小银行就只能依赖于有风险的高息理财产品,“结构性存款”或其他打擦边球的解决方案来获取资金。

不幸的是,这项改革也将意味着之前以过低利率发放的大量基建项目贷款和其他国有项目贷款无法进行再融资,将必须进行减记,这将损害银行资本。此外,由于锦州银行(Bank of Jinzhou)、包商银行(Baoshang Bank)等几家小银行出现了问题,银行业可能很难像北京方面所希望的那样,通过出售带股权性质的永续债和可转债来补充资本。

今年夏季,在包商银行被监管部门接管后,债权人支付方面的不确定性在6月份引发了中国货币市场的短暂恐慌。周日,锦州银行宣布将暂停向境外应急可转换债券(contingent convertible, 简称CoCo)持有者派发一年的票息。此类债券的未来买家如果有兴趣的话,可能会要求比当前水平高得多的利率。

中国需要更深化的利率改革,才能解决坏账和浪费性投资问题,但同时也需要大大提高银行资本水平。在政府采取更有力措施解决这一问题之前,中国可能仍不会对银行放贷方式进行大刀阔斧且亟需的改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解决中国债务问题关键何在?

发布日期:2019-09-06 10:34
摘要:中国用LPR取代了贷款基准利率,但这并不是解决坏账和浪费性投资问题所需的深层次改革。真正的问题不在于银行贷款利率,而是存款利率。



撰文 | Nathaniel Taplin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在8月末调整了其功能失调的利率机制,但并没有进行解决坏账问题所需的更深层次改革。希望看到这方面更彻底变革的投资者可能还要等待很长时间。

原因之一是根本性改革有可能严重损害本已问题重重的银行资产负债表,与此同时,中国政府通过市场化措施补充银行资本的努力正面临威胁。

中国8月份实施的利率“改革”基本上是对已发生变化的承认。中国央行正在逐步淘汰旧的贷款基准利率,用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取而代之。但旧的贷款基准利率实际上已经被废弃,中国央行自2015年以来一直没有调整过该利率,商业银行也可以远高于该利率的利率放贷。中国今年年中的加权平均贷款利率为5.66%,高于4.35%的贷款基准利率。

自2015年以来,中国央行在执行货币政策方面主要依靠的反而是对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和特殊借贷便利的调整。贷款市场报价利率现在应该是以其中最重要的中期借贷便利(MLF)为基础。中国央行今年8月份的MLF余额已从2014年年中时的零增至人民币3.4万亿元(4,760亿美元)。如此庞大的MLF余额意味着商业银行的融资成本和贷款利率已经非常依赖MLF利率,新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只是将此正式化而已。

中国面临的真正问题并不是银行贷款利率,多年来贷款利率已经或多或少地实现了市场化,而存款利率才是关键所在。银行无法随意地提高存款利率来争夺存款,这会违反央行的指导。而这意味着主导小企业贷款的地区商业银行很难吸储,因为个人储户认为地区银行不如更大型的银行安全。

由此,低成本的存款资金就流向了更大型的银行,令他们几乎没有什么动力向民营部门借款者提供贷款。大银行通过把资金输送给低效的国有企业,就可以赚取几乎是零风险的收益。虽然国企不能支付更高的贷款利息,但它们也极不可能破产。

完全放开存款利率将有助于解决上述两个问题。民营企业将能获得资金支持,小型银行也能吸引到存款。否则,小银行就只能依赖于有风险的高息理财产品,“结构性存款”或其他打擦边球的解决方案来获取资金。

不幸的是,这项改革也将意味着之前以过低利率发放的大量基建项目贷款和其他国有项目贷款无法进行再融资,将必须进行减记,这将损害银行资本。此外,由于锦州银行(Bank of Jinzhou)、包商银行(Baoshang Bank)等几家小银行出现了问题,银行业可能很难像北京方面所希望的那样,通过出售带股权性质的永续债和可转债来补充资本。

今年夏季,在包商银行被监管部门接管后,债权人支付方面的不确定性在6月份引发了中国货币市场的短暂恐慌。周日,锦州银行宣布将暂停向境外应急可转换债券(contingent convertible, 简称CoCo)持有者派发一年的票息。此类债券的未来买家如果有兴趣的话,可能会要求比当前水平高得多的利率。

中国需要更深化的利率改革,才能解决坏账和浪费性投资问题,但同时也需要大大提高银行资本水平。在政府采取更有力措施解决这一问题之前,中国可能仍不会对银行放贷方式进行大刀阔斧且亟需的改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用LPR取代了贷款基准利率,但这并不是解决坏账和浪费性投资问题所需的深层次改革。真正的问题不在于银行贷款利率,而是存款利率。



撰文 | Nathaniel Taplin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在8月末调整了其功能失调的利率机制,但并没有进行解决坏账问题所需的更深层次改革。希望看到这方面更彻底变革的投资者可能还要等待很长时间。

原因之一是根本性改革有可能严重损害本已问题重重的银行资产负债表,与此同时,中国政府通过市场化措施补充银行资本的努力正面临威胁。

中国8月份实施的利率“改革”基本上是对已发生变化的承认。中国央行正在逐步淘汰旧的贷款基准利率,用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取而代之。但旧的贷款基准利率实际上已经被废弃,中国央行自2015年以来一直没有调整过该利率,商业银行也可以远高于该利率的利率放贷。中国今年年中的加权平均贷款利率为5.66%,高于4.35%的贷款基准利率。

自2015年以来,中国央行在执行货币政策方面主要依靠的反而是对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和特殊借贷便利的调整。贷款市场报价利率现在应该是以其中最重要的中期借贷便利(MLF)为基础。中国央行今年8月份的MLF余额已从2014年年中时的零增至人民币3.4万亿元(4,760亿美元)。如此庞大的MLF余额意味着商业银行的融资成本和贷款利率已经非常依赖MLF利率,新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只是将此正式化而已。

中国面临的真正问题并不是银行贷款利率,多年来贷款利率已经或多或少地实现了市场化,而存款利率才是关键所在。银行无法随意地提高存款利率来争夺存款,这会违反央行的指导。而这意味着主导小企业贷款的地区商业银行很难吸储,因为个人储户认为地区银行不如更大型的银行安全。

由此,低成本的存款资金就流向了更大型的银行,令他们几乎没有什么动力向民营部门借款者提供贷款。大银行通过把资金输送给低效的国有企业,就可以赚取几乎是零风险的收益。虽然国企不能支付更高的贷款利息,但它们也极不可能破产。

完全放开存款利率将有助于解决上述两个问题。民营企业将能获得资金支持,小型银行也能吸引到存款。否则,小银行就只能依赖于有风险的高息理财产品,“结构性存款”或其他打擦边球的解决方案来获取资金。

不幸的是,这项改革也将意味着之前以过低利率发放的大量基建项目贷款和其他国有项目贷款无法进行再融资,将必须进行减记,这将损害银行资本。此外,由于锦州银行(Bank of Jinzhou)、包商银行(Baoshang Bank)等几家小银行出现了问题,银行业可能很难像北京方面所希望的那样,通过出售带股权性质的永续债和可转债来补充资本。

今年夏季,在包商银行被监管部门接管后,债权人支付方面的不确定性在6月份引发了中国货币市场的短暂恐慌。周日,锦州银行宣布将暂停向境外应急可转换债券(contingent convertible, 简称CoCo)持有者派发一年的票息。此类债券的未来买家如果有兴趣的话,可能会要求比当前水平高得多的利率。

中国需要更深化的利率改革,才能解决坏账和浪费性投资问题,但同时也需要大大提高银行资本水平。在政府采取更有力措施解决这一问题之前,中国可能仍不会对银行放贷方式进行大刀阔斧且亟需的改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