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中国年轻人的消费观:贷款也要买买买

发布日期:2019-09-05 14:52
摘要:中国30岁以下的年轻人不再像前几代人一样爱存钱。他们爱消费的习惯有助于中国实现经济多元化,但也使得中国家庭的债务负担加重。



撰文 | Stella Yifan Xie / Shan Li / Julie Wernau

OR--商业新媒体 】长期以来,西方经济学家一直称中国需要一个美国式的消费群体,才能实现经济的持续增长。现在,这个群体来了:中国年轻人。

过去,中国经济比较动荡,社会保障体系也不健全,因此,前几代人养成了勤俭节约的习惯,但1990-2009年间出生的逾3.3亿中国人,其消费习惯已经变得更像美国人,他们不吝为各种电子产品、娱乐以及旅行大肆花钱。

这种随心所欲的消费方式正帮助中国在关键时刻实现经济的多元化。数十年来,中国一直仰赖出口和基础设施建设来推动经济增长,但最近有迹象显示,伴随特朗普政府的关税大棒,中国经济增长开始放缓。而新的消费模式令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等科技公司受益,这些公司的快速增长又为中国经济注入了活力。

然而,这种消费模式也有不利的一面。过去几年,中国家庭债务水平快速攀升,许多中国年轻人开始借钱消费。

高企的政府债务和企业债务已经是中国政府长期的一个忧虑点,而随着家庭债务的攀升,一些经济学家担心,中国的总体债务负担可能会变得难以驾驭,从而拖累经济增长。

一些经济学家表示,为防止债务问题加剧,家庭借贷增速必须放缓至更可持续的水平,而这将为中国经济增加又一重障碍。他们指出,在最糟糕的情况下,高企的政府、企业及消费者债务可能会进一步降低经济增长率,并导致国际社会对中国的信心丧失。

25岁的刘碧婷(音)在上海从事营销工作,月薪一万元(约1,400美元),她说她每月的工资都会花光。其中约三分之一用于付房租,其余用于吃饭、外出、缝纫和音乐爱好以及其他产品。目前为止,她还没有负债。

直到最近,她的每月开支中有一项是服装租赁会员费,每月70美元。她说她喜欢这项服务,因为她可以“尝试很多奇奇怪怪的衣服”。她会通过一个推荐产品的微信公众号了解各种化妆品牌,其中许多是国产品牌。

“对于我父母那代人,找一份体面的工作,稳定的工作,就够了——他们所做的就是存钱、买房、养孩子,”她说。“可我们认为钱就是用来花的。”

她父母一再问她工作三年来存了多少钱。“我说,‘抱歉,可能什么也没存下。’我所有朋友都是这样。我们没有存款,我们也不在乎。”

阿里巴巴首席执行长张勇去年11月对记者说,年轻人已“成为中国的消费主力军”。去年的“双十一”购物节中,阿里巴巴在24小时内卖出了价值约308亿美元的商品,其中,“九零后”占到了消费群体的近一半。

据大众汽车集团(中国)(Volkswagen Group China)市场研究与客户情报部门主管周亚(音)介绍,中国近四分之一购车者的年龄在30岁以下,到2025年,该数字预计将升至60%左右。她表示,大众汽车认为,30岁以下的中国客户对公司未来的发展至关重要。本季度,该公司将推出三款面向中国欠发达城市年轻购车者的入门级车型。


年轻人的这种消费习惯也在助力本土品牌的发展,高端饮品店喜茶(Heytea)以及星巴克(Starbucks)的竞争对手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便是受益者之一。瑞幸今年早些时候上市,募集了约5.71亿美元。

中国年轻人尤其愿意为旅行花钱。去年,万事达卡(Mastercard)与中国最大的在线旅游网站携程(Ctrip.com)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通过携程预订行程的中国出境游客中,约三分之一是“九零后”,而且他们的单次旅行花费高于“八零后”。

蚂蚁金融服务集团(Ant Financial Services Group)等在线贷款机构提供的短期贷款也在助长此类消费。蚂蚁金服的年贷款利率最高接近16%,具体因借款人的信用状况而异。贷款推荐网站融360(Rong360) 2018年在中国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在接受过消费贷款的受访者中,约有一半是“九零后”。

该调查发现,大部分人会同时从多个借款平台借钱,近三分之一的人会用短期贷款偿还其他债务。近一半的人曾错过还款日期。

目前在中国,花呗(Huabei)是最受欢迎的借款渠道之一,它是内嵌在移动支付网络支付宝(Alipay)里的循环信贷服务。据知情人士介绍,自2015年4月推出以来,花呗的放贷额已超过人民币1万亿元,即逾1,400亿美元。支付宝的母公司蚂蚁金服拒绝披露花呗的任何数据。

去年11月,前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警告称,金融科技的崛起虽然有助于发展消费信贷市场,但也可能“过分诱导年轻一代提前消费、借贷消费。”

22岁的杨惠轩(音)今年大学毕业,在南京一家足球俱乐部从事沟通方面的工作,她说她上学时就开始使用花呗。她父母每月给她约215美元生活费,但她经常还要再借约100美元,以应付外出用餐以及购买化妆品和衣服。她会利用花呗的分期付款功能购买相机、智能手机等高价物品。

花呗“很容易上瘾”,杨惠轩说,“它给我一种幻觉,好像我不是在花自己的钱。”她说自己已经开始缩减开支,因为生活成本太高,而且她不想总跟父亲要钱。

蚂蚁金服的发言人表示,花呗鼓励用户负责任地消费,并提供了每月限额选项,帮助用户监控自己的开支。

过去几年,由于监管宽松,在线小额贷款和P2P贷款机构大量涌现,贷款因此变得轻而易举。其中一些贷款机构的利率奇高。

从2017年底开始,政府停止向新的在线贷款机构发放牌照,同时加强了监管,以确保一些贷款的年利率不超过36%的上限。据行业网站网贷之家(wdzj.com)的数据,2016年初时还有逾2,600家P2P贷款机构,到今年7月时,只剩下不到800家。

据总部位于纽约的奥纬咨询公司(Oliver Wyman)的数据,2016年,21-30岁的中国信用卡持有人的平均消费支出约为8,820美元,比6,360美元的平均信贷额度高出39%。消费者可通过其他渠道填补超出的额度,比如网络贷款或家庭补贴。

24岁的王鑫宇(音)表示,他通过六张信用卡借了大约11,200美元,其中大部分是在大学期间借的,平时应付日常开支时,他经常会刷卡。

王鑫宇在北京的一家书店工作,月收入约600美元,他说他现在会用全部工资来还信用卡。他仍要用信用卡来支付伙食支出、房租,有时还会以卡还卡。

他说,中国的年轻人“都是被时代的浪潮推动着”,依赖宽松的信贷进行消费。

据摩根大通(JPMorgan)估算,到2020年时,中国的家庭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之比将攀升至61%。这不仅大大高于2010年时的26%,也高于意大利和希腊当前的水平。

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美国的这一比例已从2006年的98%下降至目前的76%左右。

而从家庭债务与可支配收入之比这一指标来看,中国似乎已经超越了美国。据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的研究员宁磊的计算,2018年时,中国的这一比例达到了117.2%,而2008年时还只有42.7%。相比之下,美国在2007年达到135%的峰值后,2018年已回落至101%。

一些经济学家对家庭债务的上升并不感到担心,他们指出,消费贷款的违约率似乎相对较低。

其他人则表示,担忧之一在于,如果中国年轻人失去工作,或工资降低,不得不大幅减少开支,这或许会导致中国经济进一步放缓。而如果他们的工资没有减少,没有削减开支,反而选择背负更多债务,那么未来几年,他们可能变得更加脆弱。

正如美国在2008年金融危机中见证的那样,一旦经济增长放缓,违约率可能迅速攀升。

这代人“不知道苦日子是什么感觉”,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驻香港经济学家董涛表示。“任何消费者信贷热潮都有接受检验的一天——绝无例外,”他说。

他指出,对中国经济(包括年轻人)而言,抵押贷款债务已成为一个愈加严重的问题。未偿还的抵押贷款总额已从2012年第四季度的1.1万亿美元增至今年6月份的3.9万亿美元。

中国央行的数据显示,抵押贷款约占中国中长期贷款的三分之一,高于2012年时的20%。

中国的父母经常会帮助年轻人买房子,董涛认为这种习惯很危险——几代人一起出钱才买得起一套房。他说,上世纪80年代时,日本也出现过类似现象,有时需要三代人一起还贷——这是市场过热的迹象。而随着股票和房地产价格出现调整,日本经济最终进入了漫长的减速期。

另一方面,中国的就业增速放缓也加重了这一挑战。今年预计会有逾830万大学生毕业,十年前的数字约为600万,而1978年只有16.5万。然而,面对增长乏力,包括电商公司京东(JD.com Inc.)在内的一些中国最受欢迎雇主已开始裁员。去年,有创纪录的290万人参加了研究生入学考试。

陆宇(音)今年26岁,在上海的德国科技公司博世(Robert Bosch GmbH)从事人力资源工作。他说现在,他感受到了更大的经济压力,包括需要照顾父母。他和父母一起住在家里,最近他在父母的帮助下买了一套房,正在装修。

尽管如此,他说自己“没法去做那些规矩太多的普通工作”,他希望继续购买“能提升生活品质的产品,比如高质量的毛巾和香薰产品”。虽然他父母不愿花钱享受美食或出门旅行,但他希望能每年出去玩两次,他最近去了日本、柬埔寨和泰国。

“对我来说,如果钱不能丰富你的精神,不能带给你快乐,那它还有什么意义呢?我们活着难道就是为了存钱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30岁以下的年轻人不再像前几代人一样爱存钱。他们爱消费的习惯有助于中国实现经济多元化,但也使得中国家庭的债务负担加重。



撰文 | Stella Yifan Xie / Shan Li / Julie Wernau

OR--商业新媒体 】长期以来,西方经济学家一直称中国需要一个美国式的消费群体,才能实现经济的持续增长。现在,这个群体来了:中国年轻人。

过去,中国经济比较动荡,社会保障体系也不健全,因此,前几代人养成了勤俭节约的习惯,但1990-2009年间出生的逾3.3亿中国人,其消费习惯已经变得更像美国人,他们不吝为各种电子产品、娱乐以及旅行大肆花钱。

这种随心所欲的消费方式正帮助中国在关键时刻实现经济的多元化。数十年来,中国一直仰赖出口和基础设施建设来推动经济增长,但最近有迹象显示,伴随特朗普政府的关税大棒,中国经济增长开始放缓。而新的消费模式令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等科技公司受益,这些公司的快速增长又为中国经济注入了活力。

然而,这种消费模式也有不利的一面。过去几年,中国家庭债务水平快速攀升,许多中国年轻人开始借钱消费。

高企的政府债务和企业债务已经是中国政府长期的一个忧虑点,而随着家庭债务的攀升,一些经济学家担心,中国的总体债务负担可能会变得难以驾驭,从而拖累经济增长。

一些经济学家表示,为防止债务问题加剧,家庭借贷增速必须放缓至更可持续的水平,而这将为中国经济增加又一重障碍。他们指出,在最糟糕的情况下,高企的政府、企业及消费者债务可能会进一步降低经济增长率,并导致国际社会对中国的信心丧失。

25岁的刘碧婷(音)在上海从事营销工作,月薪一万元(约1,400美元),她说她每月的工资都会花光。其中约三分之一用于付房租,其余用于吃饭、外出、缝纫和音乐爱好以及其他产品。目前为止,她还没有负债。

直到最近,她的每月开支中有一项是服装租赁会员费,每月70美元。她说她喜欢这项服务,因为她可以“尝试很多奇奇怪怪的衣服”。她会通过一个推荐产品的微信公众号了解各种化妆品牌,其中许多是国产品牌。

“对于我父母那代人,找一份体面的工作,稳定的工作,就够了——他们所做的就是存钱、买房、养孩子,”她说。“可我们认为钱就是用来花的。”

她父母一再问她工作三年来存了多少钱。“我说,‘抱歉,可能什么也没存下。’我所有朋友都是这样。我们没有存款,我们也不在乎。”

阿里巴巴首席执行长张勇去年11月对记者说,年轻人已“成为中国的消费主力军”。去年的“双十一”购物节中,阿里巴巴在24小时内卖出了价值约308亿美元的商品,其中,“九零后”占到了消费群体的近一半。

据大众汽车集团(中国)(Volkswagen Group China)市场研究与客户情报部门主管周亚(音)介绍,中国近四分之一购车者的年龄在30岁以下,到2025年,该数字预计将升至60%左右。她表示,大众汽车认为,30岁以下的中国客户对公司未来的发展至关重要。本季度,该公司将推出三款面向中国欠发达城市年轻购车者的入门级车型。


年轻人的这种消费习惯也在助力本土品牌的发展,高端饮品店喜茶(Heytea)以及星巴克(Starbucks)的竞争对手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便是受益者之一。瑞幸今年早些时候上市,募集了约5.71亿美元。

中国年轻人尤其愿意为旅行花钱。去年,万事达卡(Mastercard)与中国最大的在线旅游网站携程(Ctrip.com)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通过携程预订行程的中国出境游客中,约三分之一是“九零后”,而且他们的单次旅行花费高于“八零后”。

蚂蚁金融服务集团(Ant Financial Services Group)等在线贷款机构提供的短期贷款也在助长此类消费。蚂蚁金服的年贷款利率最高接近16%,具体因借款人的信用状况而异。贷款推荐网站融360(Rong360) 2018年在中国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在接受过消费贷款的受访者中,约有一半是“九零后”。

该调查发现,大部分人会同时从多个借款平台借钱,近三分之一的人会用短期贷款偿还其他债务。近一半的人曾错过还款日期。

目前在中国,花呗(Huabei)是最受欢迎的借款渠道之一,它是内嵌在移动支付网络支付宝(Alipay)里的循环信贷服务。据知情人士介绍,自2015年4月推出以来,花呗的放贷额已超过人民币1万亿元,即逾1,400亿美元。支付宝的母公司蚂蚁金服拒绝披露花呗的任何数据。

去年11月,前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警告称,金融科技的崛起虽然有助于发展消费信贷市场,但也可能“过分诱导年轻一代提前消费、借贷消费。”

22岁的杨惠轩(音)今年大学毕业,在南京一家足球俱乐部从事沟通方面的工作,她说她上学时就开始使用花呗。她父母每月给她约215美元生活费,但她经常还要再借约100美元,以应付外出用餐以及购买化妆品和衣服。她会利用花呗的分期付款功能购买相机、智能手机等高价物品。

花呗“很容易上瘾”,杨惠轩说,“它给我一种幻觉,好像我不是在花自己的钱。”她说自己已经开始缩减开支,因为生活成本太高,而且她不想总跟父亲要钱。

蚂蚁金服的发言人表示,花呗鼓励用户负责任地消费,并提供了每月限额选项,帮助用户监控自己的开支。

过去几年,由于监管宽松,在线小额贷款和P2P贷款机构大量涌现,贷款因此变得轻而易举。其中一些贷款机构的利率奇高。

从2017年底开始,政府停止向新的在线贷款机构发放牌照,同时加强了监管,以确保一些贷款的年利率不超过36%的上限。据行业网站网贷之家(wdzj.com)的数据,2016年初时还有逾2,600家P2P贷款机构,到今年7月时,只剩下不到800家。

据总部位于纽约的奥纬咨询公司(Oliver Wyman)的数据,2016年,21-30岁的中国信用卡持有人的平均消费支出约为8,820美元,比6,360美元的平均信贷额度高出39%。消费者可通过其他渠道填补超出的额度,比如网络贷款或家庭补贴。

24岁的王鑫宇(音)表示,他通过六张信用卡借了大约11,200美元,其中大部分是在大学期间借的,平时应付日常开支时,他经常会刷卡。

王鑫宇在北京的一家书店工作,月收入约600美元,他说他现在会用全部工资来还信用卡。他仍要用信用卡来支付伙食支出、房租,有时还会以卡还卡。

他说,中国的年轻人“都是被时代的浪潮推动着”,依赖宽松的信贷进行消费。

据摩根大通(JPMorgan)估算,到2020年时,中国的家庭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之比将攀升至61%。这不仅大大高于2010年时的26%,也高于意大利和希腊当前的水平。

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美国的这一比例已从2006年的98%下降至目前的76%左右。

而从家庭债务与可支配收入之比这一指标来看,中国似乎已经超越了美国。据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的研究员宁磊的计算,2018年时,中国的这一比例达到了117.2%,而2008年时还只有42.7%。相比之下,美国在2007年达到135%的峰值后,2018年已回落至101%。

一些经济学家对家庭债务的上升并不感到担心,他们指出,消费贷款的违约率似乎相对较低。

其他人则表示,担忧之一在于,如果中国年轻人失去工作,或工资降低,不得不大幅减少开支,这或许会导致中国经济进一步放缓。而如果他们的工资没有减少,没有削减开支,反而选择背负更多债务,那么未来几年,他们可能变得更加脆弱。

正如美国在2008年金融危机中见证的那样,一旦经济增长放缓,违约率可能迅速攀升。

这代人“不知道苦日子是什么感觉”,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驻香港经济学家董涛表示。“任何消费者信贷热潮都有接受检验的一天——绝无例外,”他说。

他指出,对中国经济(包括年轻人)而言,抵押贷款债务已成为一个愈加严重的问题。未偿还的抵押贷款总额已从2012年第四季度的1.1万亿美元增至今年6月份的3.9万亿美元。

中国央行的数据显示,抵押贷款约占中国中长期贷款的三分之一,高于2012年时的20%。

中国的父母经常会帮助年轻人买房子,董涛认为这种习惯很危险——几代人一起出钱才买得起一套房。他说,上世纪80年代时,日本也出现过类似现象,有时需要三代人一起还贷——这是市场过热的迹象。而随着股票和房地产价格出现调整,日本经济最终进入了漫长的减速期。

另一方面,中国的就业增速放缓也加重了这一挑战。今年预计会有逾830万大学生毕业,十年前的数字约为600万,而1978年只有16.5万。然而,面对增长乏力,包括电商公司京东(JD.com Inc.)在内的一些中国最受欢迎雇主已开始裁员。去年,有创纪录的290万人参加了研究生入学考试。

陆宇(音)今年26岁,在上海的德国科技公司博世(Robert Bosch GmbH)从事人力资源工作。他说现在,他感受到了更大的经济压力,包括需要照顾父母。他和父母一起住在家里,最近他在父母的帮助下买了一套房,正在装修。

尽管如此,他说自己“没法去做那些规矩太多的普通工作”,他希望继续购买“能提升生活品质的产品,比如高质量的毛巾和香薰产品”。虽然他父母不愿花钱享受美食或出门旅行,但他希望能每年出去玩两次,他最近去了日本、柬埔寨和泰国。

“对我来说,如果钱不能丰富你的精神,不能带给你快乐,那它还有什么意义呢?我们活着难道就是为了存钱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1条评论,1人参与。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中国30岁以下的年轻人不再像前几代人一样爱存钱。他们爱消费的习惯有助于中国实现经济多元化,但也使得中国家庭的债务负担加重。



撰文 | Stella Yifan Xie / Shan Li / Julie Wernau

OR--商业新媒体 】长期以来,西方经济学家一直称中国需要一个美国式的消费群体,才能实现经济的持续增长。现在,这个群体来了:中国年轻人。

过去,中国经济比较动荡,社会保障体系也不健全,因此,前几代人养成了勤俭节约的习惯,但1990-2009年间出生的逾3.3亿中国人,其消费习惯已经变得更像美国人,他们不吝为各种电子产品、娱乐以及旅行大肆花钱。

这种随心所欲的消费方式正帮助中国在关键时刻实现经济的多元化。数十年来,中国一直仰赖出口和基础设施建设来推动经济增长,但最近有迹象显示,伴随特朗普政府的关税大棒,中国经济增长开始放缓。而新的消费模式令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等科技公司受益,这些公司的快速增长又为中国经济注入了活力。

然而,这种消费模式也有不利的一面。过去几年,中国家庭债务水平快速攀升,许多中国年轻人开始借钱消费。

高企的政府债务和企业债务已经是中国政府长期的一个忧虑点,而随着家庭债务的攀升,一些经济学家担心,中国的总体债务负担可能会变得难以驾驭,从而拖累经济增长。

一些经济学家表示,为防止债务问题加剧,家庭借贷增速必须放缓至更可持续的水平,而这将为中国经济增加又一重障碍。他们指出,在最糟糕的情况下,高企的政府、企业及消费者债务可能会进一步降低经济增长率,并导致国际社会对中国的信心丧失。

25岁的刘碧婷(音)在上海从事营销工作,月薪一万元(约1,400美元),她说她每月的工资都会花光。其中约三分之一用于付房租,其余用于吃饭、外出、缝纫和音乐爱好以及其他产品。目前为止,她还没有负债。

直到最近,她的每月开支中有一项是服装租赁会员费,每月70美元。她说她喜欢这项服务,因为她可以“尝试很多奇奇怪怪的衣服”。她会通过一个推荐产品的微信公众号了解各种化妆品牌,其中许多是国产品牌。

“对于我父母那代人,找一份体面的工作,稳定的工作,就够了——他们所做的就是存钱、买房、养孩子,”她说。“可我们认为钱就是用来花的。”

她父母一再问她工作三年来存了多少钱。“我说,‘抱歉,可能什么也没存下。’我所有朋友都是这样。我们没有存款,我们也不在乎。”

阿里巴巴首席执行长张勇去年11月对记者说,年轻人已“成为中国的消费主力军”。去年的“双十一”购物节中,阿里巴巴在24小时内卖出了价值约308亿美元的商品,其中,“九零后”占到了消费群体的近一半。

据大众汽车集团(中国)(Volkswagen Group China)市场研究与客户情报部门主管周亚(音)介绍,中国近四分之一购车者的年龄在30岁以下,到2025年,该数字预计将升至60%左右。她表示,大众汽车认为,30岁以下的中国客户对公司未来的发展至关重要。本季度,该公司将推出三款面向中国欠发达城市年轻购车者的入门级车型。


年轻人的这种消费习惯也在助力本土品牌的发展,高端饮品店喜茶(Heytea)以及星巴克(Starbucks)的竞争对手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便是受益者之一。瑞幸今年早些时候上市,募集了约5.71亿美元。

中国年轻人尤其愿意为旅行花钱。去年,万事达卡(Mastercard)与中国最大的在线旅游网站携程(Ctrip.com)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通过携程预订行程的中国出境游客中,约三分之一是“九零后”,而且他们的单次旅行花费高于“八零后”。

蚂蚁金融服务集团(Ant Financial Services Group)等在线贷款机构提供的短期贷款也在助长此类消费。蚂蚁金服的年贷款利率最高接近16%,具体因借款人的信用状况而异。贷款推荐网站融360(Rong360) 2018年在中国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在接受过消费贷款的受访者中,约有一半是“九零后”。

该调查发现,大部分人会同时从多个借款平台借钱,近三分之一的人会用短期贷款偿还其他债务。近一半的人曾错过还款日期。

目前在中国,花呗(Huabei)是最受欢迎的借款渠道之一,它是内嵌在移动支付网络支付宝(Alipay)里的循环信贷服务。据知情人士介绍,自2015年4月推出以来,花呗的放贷额已超过人民币1万亿元,即逾1,400亿美元。支付宝的母公司蚂蚁金服拒绝披露花呗的任何数据。

去年11月,前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警告称,金融科技的崛起虽然有助于发展消费信贷市场,但也可能“过分诱导年轻一代提前消费、借贷消费。”

22岁的杨惠轩(音)今年大学毕业,在南京一家足球俱乐部从事沟通方面的工作,她说她上学时就开始使用花呗。她父母每月给她约215美元生活费,但她经常还要再借约100美元,以应付外出用餐以及购买化妆品和衣服。她会利用花呗的分期付款功能购买相机、智能手机等高价物品。

花呗“很容易上瘾”,杨惠轩说,“它给我一种幻觉,好像我不是在花自己的钱。”她说自己已经开始缩减开支,因为生活成本太高,而且她不想总跟父亲要钱。

蚂蚁金服的发言人表示,花呗鼓励用户负责任地消费,并提供了每月限额选项,帮助用户监控自己的开支。

过去几年,由于监管宽松,在线小额贷款和P2P贷款机构大量涌现,贷款因此变得轻而易举。其中一些贷款机构的利率奇高。

从2017年底开始,政府停止向新的在线贷款机构发放牌照,同时加强了监管,以确保一些贷款的年利率不超过36%的上限。据行业网站网贷之家(wdzj.com)的数据,2016年初时还有逾2,600家P2P贷款机构,到今年7月时,只剩下不到800家。

据总部位于纽约的奥纬咨询公司(Oliver Wyman)的数据,2016年,21-30岁的中国信用卡持有人的平均消费支出约为8,820美元,比6,360美元的平均信贷额度高出39%。消费者可通过其他渠道填补超出的额度,比如网络贷款或家庭补贴。

24岁的王鑫宇(音)表示,他通过六张信用卡借了大约11,200美元,其中大部分是在大学期间借的,平时应付日常开支时,他经常会刷卡。

王鑫宇在北京的一家书店工作,月收入约600美元,他说他现在会用全部工资来还信用卡。他仍要用信用卡来支付伙食支出、房租,有时还会以卡还卡。

他说,中国的年轻人“都是被时代的浪潮推动着”,依赖宽松的信贷进行消费。

据摩根大通(JPMorgan)估算,到2020年时,中国的家庭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之比将攀升至61%。这不仅大大高于2010年时的26%,也高于意大利和希腊当前的水平。

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美国的这一比例已从2006年的98%下降至目前的76%左右。

而从家庭债务与可支配收入之比这一指标来看,中国似乎已经超越了美国。据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的研究员宁磊的计算,2018年时,中国的这一比例达到了117.2%,而2008年时还只有42.7%。相比之下,美国在2007年达到135%的峰值后,2018年已回落至101%。

一些经济学家对家庭债务的上升并不感到担心,他们指出,消费贷款的违约率似乎相对较低。

其他人则表示,担忧之一在于,如果中国年轻人失去工作,或工资降低,不得不大幅减少开支,这或许会导致中国经济进一步放缓。而如果他们的工资没有减少,没有削减开支,反而选择背负更多债务,那么未来几年,他们可能变得更加脆弱。

正如美国在2008年金融危机中见证的那样,一旦经济增长放缓,违约率可能迅速攀升。

这代人“不知道苦日子是什么感觉”,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驻香港经济学家董涛表示。“任何消费者信贷热潮都有接受检验的一天——绝无例外,”他说。

他指出,对中国经济(包括年轻人)而言,抵押贷款债务已成为一个愈加严重的问题。未偿还的抵押贷款总额已从2012年第四季度的1.1万亿美元增至今年6月份的3.9万亿美元。

中国央行的数据显示,抵押贷款约占中国中长期贷款的三分之一,高于2012年时的20%。

中国的父母经常会帮助年轻人买房子,董涛认为这种习惯很危险——几代人一起出钱才买得起一套房。他说,上世纪80年代时,日本也出现过类似现象,有时需要三代人一起还贷——这是市场过热的迹象。而随着股票和房地产价格出现调整,日本经济最终进入了漫长的减速期。

另一方面,中国的就业增速放缓也加重了这一挑战。今年预计会有逾830万大学生毕业,十年前的数字约为600万,而1978年只有16.5万。然而,面对增长乏力,包括电商公司京东(JD.com Inc.)在内的一些中国最受欢迎雇主已开始裁员。去年,有创纪录的290万人参加了研究生入学考试。

陆宇(音)今年26岁,在上海的德国科技公司博世(Robert Bosch GmbH)从事人力资源工作。他说现在,他感受到了更大的经济压力,包括需要照顾父母。他和父母一起住在家里,最近他在父母的帮助下买了一套房,正在装修。

尽管如此,他说自己“没法去做那些规矩太多的普通工作”,他希望继续购买“能提升生活品质的产品,比如高质量的毛巾和香薰产品”。虽然他父母不愿花钱享受美食或出门旅行,但他希望能每年出去玩两次,他最近去了日本、柬埔寨和泰国。

“对我来说,如果钱不能丰富你的精神,不能带给你快乐,那它还有什么意义呢?我们活着难道就是为了存钱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1条评论,1人参与。



中国年轻人的消费观:贷款也要买买买

发布日期:2019-09-05 14:52
摘要:中国30岁以下的年轻人不再像前几代人一样爱存钱。他们爱消费的习惯有助于中国实现经济多元化,但也使得中国家庭的债务负担加重。



撰文 | Stella Yifan Xie / Shan Li / Julie Wernau

OR--商业新媒体 】长期以来,西方经济学家一直称中国需要一个美国式的消费群体,才能实现经济的持续增长。现在,这个群体来了:中国年轻人。

过去,中国经济比较动荡,社会保障体系也不健全,因此,前几代人养成了勤俭节约的习惯,但1990-2009年间出生的逾3.3亿中国人,其消费习惯已经变得更像美国人,他们不吝为各种电子产品、娱乐以及旅行大肆花钱。

这种随心所欲的消费方式正帮助中国在关键时刻实现经济的多元化。数十年来,中国一直仰赖出口和基础设施建设来推动经济增长,但最近有迹象显示,伴随特朗普政府的关税大棒,中国经济增长开始放缓。而新的消费模式令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等科技公司受益,这些公司的快速增长又为中国经济注入了活力。

然而,这种消费模式也有不利的一面。过去几年,中国家庭债务水平快速攀升,许多中国年轻人开始借钱消费。

高企的政府债务和企业债务已经是中国政府长期的一个忧虑点,而随着家庭债务的攀升,一些经济学家担心,中国的总体债务负担可能会变得难以驾驭,从而拖累经济增长。

一些经济学家表示,为防止债务问题加剧,家庭借贷增速必须放缓至更可持续的水平,而这将为中国经济增加又一重障碍。他们指出,在最糟糕的情况下,高企的政府、企业及消费者债务可能会进一步降低经济增长率,并导致国际社会对中国的信心丧失。

25岁的刘碧婷(音)在上海从事营销工作,月薪一万元(约1,400美元),她说她每月的工资都会花光。其中约三分之一用于付房租,其余用于吃饭、外出、缝纫和音乐爱好以及其他产品。目前为止,她还没有负债。

直到最近,她的每月开支中有一项是服装租赁会员费,每月70美元。她说她喜欢这项服务,因为她可以“尝试很多奇奇怪怪的衣服”。她会通过一个推荐产品的微信公众号了解各种化妆品牌,其中许多是国产品牌。

“对于我父母那代人,找一份体面的工作,稳定的工作,就够了——他们所做的就是存钱、买房、养孩子,”她说。“可我们认为钱就是用来花的。”

她父母一再问她工作三年来存了多少钱。“我说,‘抱歉,可能什么也没存下。’我所有朋友都是这样。我们没有存款,我们也不在乎。”

阿里巴巴首席执行长张勇去年11月对记者说,年轻人已“成为中国的消费主力军”。去年的“双十一”购物节中,阿里巴巴在24小时内卖出了价值约308亿美元的商品,其中,“九零后”占到了消费群体的近一半。

据大众汽车集团(中国)(Volkswagen Group China)市场研究与客户情报部门主管周亚(音)介绍,中国近四分之一购车者的年龄在30岁以下,到2025年,该数字预计将升至60%左右。她表示,大众汽车认为,30岁以下的中国客户对公司未来的发展至关重要。本季度,该公司将推出三款面向中国欠发达城市年轻购车者的入门级车型。


年轻人的这种消费习惯也在助力本土品牌的发展,高端饮品店喜茶(Heytea)以及星巴克(Starbucks)的竞争对手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便是受益者之一。瑞幸今年早些时候上市,募集了约5.71亿美元。

中国年轻人尤其愿意为旅行花钱。去年,万事达卡(Mastercard)与中国最大的在线旅游网站携程(Ctrip.com)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通过携程预订行程的中国出境游客中,约三分之一是“九零后”,而且他们的单次旅行花费高于“八零后”。

蚂蚁金融服务集团(Ant Financial Services Group)等在线贷款机构提供的短期贷款也在助长此类消费。蚂蚁金服的年贷款利率最高接近16%,具体因借款人的信用状况而异。贷款推荐网站融360(Rong360) 2018年在中国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在接受过消费贷款的受访者中,约有一半是“九零后”。

该调查发现,大部分人会同时从多个借款平台借钱,近三分之一的人会用短期贷款偿还其他债务。近一半的人曾错过还款日期。

目前在中国,花呗(Huabei)是最受欢迎的借款渠道之一,它是内嵌在移动支付网络支付宝(Alipay)里的循环信贷服务。据知情人士介绍,自2015年4月推出以来,花呗的放贷额已超过人民币1万亿元,即逾1,400亿美元。支付宝的母公司蚂蚁金服拒绝披露花呗的任何数据。

去年11月,前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警告称,金融科技的崛起虽然有助于发展消费信贷市场,但也可能“过分诱导年轻一代提前消费、借贷消费。”

22岁的杨惠轩(音)今年大学毕业,在南京一家足球俱乐部从事沟通方面的工作,她说她上学时就开始使用花呗。她父母每月给她约215美元生活费,但她经常还要再借约100美元,以应付外出用餐以及购买化妆品和衣服。她会利用花呗的分期付款功能购买相机、智能手机等高价物品。

花呗“很容易上瘾”,杨惠轩说,“它给我一种幻觉,好像我不是在花自己的钱。”她说自己已经开始缩减开支,因为生活成本太高,而且她不想总跟父亲要钱。

蚂蚁金服的发言人表示,花呗鼓励用户负责任地消费,并提供了每月限额选项,帮助用户监控自己的开支。

过去几年,由于监管宽松,在线小额贷款和P2P贷款机构大量涌现,贷款因此变得轻而易举。其中一些贷款机构的利率奇高。

从2017年底开始,政府停止向新的在线贷款机构发放牌照,同时加强了监管,以确保一些贷款的年利率不超过36%的上限。据行业网站网贷之家(wdzj.com)的数据,2016年初时还有逾2,600家P2P贷款机构,到今年7月时,只剩下不到800家。

据总部位于纽约的奥纬咨询公司(Oliver Wyman)的数据,2016年,21-30岁的中国信用卡持有人的平均消费支出约为8,820美元,比6,360美元的平均信贷额度高出39%。消费者可通过其他渠道填补超出的额度,比如网络贷款或家庭补贴。

24岁的王鑫宇(音)表示,他通过六张信用卡借了大约11,200美元,其中大部分是在大学期间借的,平时应付日常开支时,他经常会刷卡。

王鑫宇在北京的一家书店工作,月收入约600美元,他说他现在会用全部工资来还信用卡。他仍要用信用卡来支付伙食支出、房租,有时还会以卡还卡。

他说,中国的年轻人“都是被时代的浪潮推动着”,依赖宽松的信贷进行消费。

据摩根大通(JPMorgan)估算,到2020年时,中国的家庭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之比将攀升至61%。这不仅大大高于2010年时的26%,也高于意大利和希腊当前的水平。

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美国的这一比例已从2006年的98%下降至目前的76%左右。

而从家庭债务与可支配收入之比这一指标来看,中国似乎已经超越了美国。据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的研究员宁磊的计算,2018年时,中国的这一比例达到了117.2%,而2008年时还只有42.7%。相比之下,美国在2007年达到135%的峰值后,2018年已回落至101%。

一些经济学家对家庭债务的上升并不感到担心,他们指出,消费贷款的违约率似乎相对较低。

其他人则表示,担忧之一在于,如果中国年轻人失去工作,或工资降低,不得不大幅减少开支,这或许会导致中国经济进一步放缓。而如果他们的工资没有减少,没有削减开支,反而选择背负更多债务,那么未来几年,他们可能变得更加脆弱。

正如美国在2008年金融危机中见证的那样,一旦经济增长放缓,违约率可能迅速攀升。

这代人“不知道苦日子是什么感觉”,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驻香港经济学家董涛表示。“任何消费者信贷热潮都有接受检验的一天——绝无例外,”他说。

他指出,对中国经济(包括年轻人)而言,抵押贷款债务已成为一个愈加严重的问题。未偿还的抵押贷款总额已从2012年第四季度的1.1万亿美元增至今年6月份的3.9万亿美元。

中国央行的数据显示,抵押贷款约占中国中长期贷款的三分之一,高于2012年时的20%。

中国的父母经常会帮助年轻人买房子,董涛认为这种习惯很危险——几代人一起出钱才买得起一套房。他说,上世纪80年代时,日本也出现过类似现象,有时需要三代人一起还贷——这是市场过热的迹象。而随着股票和房地产价格出现调整,日本经济最终进入了漫长的减速期。

另一方面,中国的就业增速放缓也加重了这一挑战。今年预计会有逾830万大学生毕业,十年前的数字约为600万,而1978年只有16.5万。然而,面对增长乏力,包括电商公司京东(JD.com Inc.)在内的一些中国最受欢迎雇主已开始裁员。去年,有创纪录的290万人参加了研究生入学考试。

陆宇(音)今年26岁,在上海的德国科技公司博世(Robert Bosch GmbH)从事人力资源工作。他说现在,他感受到了更大的经济压力,包括需要照顾父母。他和父母一起住在家里,最近他在父母的帮助下买了一套房,正在装修。

尽管如此,他说自己“没法去做那些规矩太多的普通工作”,他希望继续购买“能提升生活品质的产品,比如高质量的毛巾和香薰产品”。虽然他父母不愿花钱享受美食或出门旅行,但他希望能每年出去玩两次,他最近去了日本、柬埔寨和泰国。

“对我来说,如果钱不能丰富你的精神,不能带给你快乐,那它还有什么意义呢?我们活着难道就是为了存钱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30岁以下的年轻人不再像前几代人一样爱存钱。他们爱消费的习惯有助于中国实现经济多元化,但也使得中国家庭的债务负担加重。



撰文 | Stella Yifan Xie / Shan Li / Julie Wernau

OR--商业新媒体 】长期以来,西方经济学家一直称中国需要一个美国式的消费群体,才能实现经济的持续增长。现在,这个群体来了:中国年轻人。

过去,中国经济比较动荡,社会保障体系也不健全,因此,前几代人养成了勤俭节约的习惯,但1990-2009年间出生的逾3.3亿中国人,其消费习惯已经变得更像美国人,他们不吝为各种电子产品、娱乐以及旅行大肆花钱。

这种随心所欲的消费方式正帮助中国在关键时刻实现经济的多元化。数十年来,中国一直仰赖出口和基础设施建设来推动经济增长,但最近有迹象显示,伴随特朗普政府的关税大棒,中国经济增长开始放缓。而新的消费模式令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等科技公司受益,这些公司的快速增长又为中国经济注入了活力。

然而,这种消费模式也有不利的一面。过去几年,中国家庭债务水平快速攀升,许多中国年轻人开始借钱消费。

高企的政府债务和企业债务已经是中国政府长期的一个忧虑点,而随着家庭债务的攀升,一些经济学家担心,中国的总体债务负担可能会变得难以驾驭,从而拖累经济增长。

一些经济学家表示,为防止债务问题加剧,家庭借贷增速必须放缓至更可持续的水平,而这将为中国经济增加又一重障碍。他们指出,在最糟糕的情况下,高企的政府、企业及消费者债务可能会进一步降低经济增长率,并导致国际社会对中国的信心丧失。

25岁的刘碧婷(音)在上海从事营销工作,月薪一万元(约1,400美元),她说她每月的工资都会花光。其中约三分之一用于付房租,其余用于吃饭、外出、缝纫和音乐爱好以及其他产品。目前为止,她还没有负债。

直到最近,她的每月开支中有一项是服装租赁会员费,每月70美元。她说她喜欢这项服务,因为她可以“尝试很多奇奇怪怪的衣服”。她会通过一个推荐产品的微信公众号了解各种化妆品牌,其中许多是国产品牌。

“对于我父母那代人,找一份体面的工作,稳定的工作,就够了——他们所做的就是存钱、买房、养孩子,”她说。“可我们认为钱就是用来花的。”

她父母一再问她工作三年来存了多少钱。“我说,‘抱歉,可能什么也没存下。’我所有朋友都是这样。我们没有存款,我们也不在乎。”

阿里巴巴首席执行长张勇去年11月对记者说,年轻人已“成为中国的消费主力军”。去年的“双十一”购物节中,阿里巴巴在24小时内卖出了价值约308亿美元的商品,其中,“九零后”占到了消费群体的近一半。

据大众汽车集团(中国)(Volkswagen Group China)市场研究与客户情报部门主管周亚(音)介绍,中国近四分之一购车者的年龄在30岁以下,到2025年,该数字预计将升至60%左右。她表示,大众汽车认为,30岁以下的中国客户对公司未来的发展至关重要。本季度,该公司将推出三款面向中国欠发达城市年轻购车者的入门级车型。


年轻人的这种消费习惯也在助力本土品牌的发展,高端饮品店喜茶(Heytea)以及星巴克(Starbucks)的竞争对手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便是受益者之一。瑞幸今年早些时候上市,募集了约5.71亿美元。

中国年轻人尤其愿意为旅行花钱。去年,万事达卡(Mastercard)与中国最大的在线旅游网站携程(Ctrip.com)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通过携程预订行程的中国出境游客中,约三分之一是“九零后”,而且他们的单次旅行花费高于“八零后”。

蚂蚁金融服务集团(Ant Financial Services Group)等在线贷款机构提供的短期贷款也在助长此类消费。蚂蚁金服的年贷款利率最高接近16%,具体因借款人的信用状况而异。贷款推荐网站融360(Rong360) 2018年在中国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在接受过消费贷款的受访者中,约有一半是“九零后”。

该调查发现,大部分人会同时从多个借款平台借钱,近三分之一的人会用短期贷款偿还其他债务。近一半的人曾错过还款日期。

目前在中国,花呗(Huabei)是最受欢迎的借款渠道之一,它是内嵌在移动支付网络支付宝(Alipay)里的循环信贷服务。据知情人士介绍,自2015年4月推出以来,花呗的放贷额已超过人民币1万亿元,即逾1,400亿美元。支付宝的母公司蚂蚁金服拒绝披露花呗的任何数据。

去年11月,前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警告称,金融科技的崛起虽然有助于发展消费信贷市场,但也可能“过分诱导年轻一代提前消费、借贷消费。”

22岁的杨惠轩(音)今年大学毕业,在南京一家足球俱乐部从事沟通方面的工作,她说她上学时就开始使用花呗。她父母每月给她约215美元生活费,但她经常还要再借约100美元,以应付外出用餐以及购买化妆品和衣服。她会利用花呗的分期付款功能购买相机、智能手机等高价物品。

花呗“很容易上瘾”,杨惠轩说,“它给我一种幻觉,好像我不是在花自己的钱。”她说自己已经开始缩减开支,因为生活成本太高,而且她不想总跟父亲要钱。

蚂蚁金服的发言人表示,花呗鼓励用户负责任地消费,并提供了每月限额选项,帮助用户监控自己的开支。

过去几年,由于监管宽松,在线小额贷款和P2P贷款机构大量涌现,贷款因此变得轻而易举。其中一些贷款机构的利率奇高。

从2017年底开始,政府停止向新的在线贷款机构发放牌照,同时加强了监管,以确保一些贷款的年利率不超过36%的上限。据行业网站网贷之家(wdzj.com)的数据,2016年初时还有逾2,600家P2P贷款机构,到今年7月时,只剩下不到800家。

据总部位于纽约的奥纬咨询公司(Oliver Wyman)的数据,2016年,21-30岁的中国信用卡持有人的平均消费支出约为8,820美元,比6,360美元的平均信贷额度高出39%。消费者可通过其他渠道填补超出的额度,比如网络贷款或家庭补贴。

24岁的王鑫宇(音)表示,他通过六张信用卡借了大约11,200美元,其中大部分是在大学期间借的,平时应付日常开支时,他经常会刷卡。

王鑫宇在北京的一家书店工作,月收入约600美元,他说他现在会用全部工资来还信用卡。他仍要用信用卡来支付伙食支出、房租,有时还会以卡还卡。

他说,中国的年轻人“都是被时代的浪潮推动着”,依赖宽松的信贷进行消费。

据摩根大通(JPMorgan)估算,到2020年时,中国的家庭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之比将攀升至61%。这不仅大大高于2010年时的26%,也高于意大利和希腊当前的水平。

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美国的这一比例已从2006年的98%下降至目前的76%左右。

而从家庭债务与可支配收入之比这一指标来看,中国似乎已经超越了美国。据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的研究员宁磊的计算,2018年时,中国的这一比例达到了117.2%,而2008年时还只有42.7%。相比之下,美国在2007年达到135%的峰值后,2018年已回落至101%。

一些经济学家对家庭债务的上升并不感到担心,他们指出,消费贷款的违约率似乎相对较低。

其他人则表示,担忧之一在于,如果中国年轻人失去工作,或工资降低,不得不大幅减少开支,这或许会导致中国经济进一步放缓。而如果他们的工资没有减少,没有削减开支,反而选择背负更多债务,那么未来几年,他们可能变得更加脆弱。

正如美国在2008年金融危机中见证的那样,一旦经济增长放缓,违约率可能迅速攀升。

这代人“不知道苦日子是什么感觉”,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驻香港经济学家董涛表示。“任何消费者信贷热潮都有接受检验的一天——绝无例外,”他说。

他指出,对中国经济(包括年轻人)而言,抵押贷款债务已成为一个愈加严重的问题。未偿还的抵押贷款总额已从2012年第四季度的1.1万亿美元增至今年6月份的3.9万亿美元。

中国央行的数据显示,抵押贷款约占中国中长期贷款的三分之一,高于2012年时的20%。

中国的父母经常会帮助年轻人买房子,董涛认为这种习惯很危险——几代人一起出钱才买得起一套房。他说,上世纪80年代时,日本也出现过类似现象,有时需要三代人一起还贷——这是市场过热的迹象。而随着股票和房地产价格出现调整,日本经济最终进入了漫长的减速期。

另一方面,中国的就业增速放缓也加重了这一挑战。今年预计会有逾830万大学生毕业,十年前的数字约为600万,而1978年只有16.5万。然而,面对增长乏力,包括电商公司京东(JD.com Inc.)在内的一些中国最受欢迎雇主已开始裁员。去年,有创纪录的290万人参加了研究生入学考试。

陆宇(音)今年26岁,在上海的德国科技公司博世(Robert Bosch GmbH)从事人力资源工作。他说现在,他感受到了更大的经济压力,包括需要照顾父母。他和父母一起住在家里,最近他在父母的帮助下买了一套房,正在装修。

尽管如此,他说自己“没法去做那些规矩太多的普通工作”,他希望继续购买“能提升生活品质的产品,比如高质量的毛巾和香薰产品”。虽然他父母不愿花钱享受美食或出门旅行,但他希望能每年出去玩两次,他最近去了日本、柬埔寨和泰国。

“对我来说,如果钱不能丰富你的精神,不能带给你快乐,那它还有什么意义呢?我们活着难道就是为了存钱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1条评论,1人参与。

1条评论,1人参与。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