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OR



中美贸易战的全球影响不断扩大

发布日期:2019-09-03 17:06
摘要:中美贸易战升级的影响正波及全球经济,不但损害了美国小企业的信心,也抑制了亚洲工业巨头之间的贸易,还打击到欧洲以出口为导向的工厂。



撰文 | Ruth Simon / Megumi Fujikawa / Paul Hannon

OR--商业新媒体 】中美贸易战升级的影响正波及全球经济,不但损害了美国小企业的信心,也抑制了亚洲工业巨头之间的贸易,还打击到欧洲以出口为导向的工厂。

对670多家小型企业进行的月度调查显示,8月份美国小企业对经济的信心降至2012年11月以来最低水平。预计未来12个月经济将恶化的受访者比例升至40%,相比之下,7月份和一年前的比例分别为29%和23%。

与此同时,日本周一表示,4-6月当季该国制造业资本支出下降6.9%,为两年来首次下滑,原因是企业正艰难应对对华出口近两位数的下降。韩国周日表示,8月份对华出口同比下降21.3%,整体出口下降13.6%。

美国对中国输美服装、工具和电子产品等商品加征15%关税的举措从周日起生效,贸易争端由此升级。中国针对美国大豆、原油和药品的一轮关税反制措施也在同日生效。

中国政府周一表示,已就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的关税举措向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简称WTO)提出申诉。

定于周二公布的一项美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调查将进一步揭示贸易冲突正给美国工业部门带来多大影响。最近几天出炉的几份报告表明,贸易战在全球范围内的影响正在加深。

关税正在给跨国公司的成本带来上行压力,跨国企业不得不想办法抵消成本上升的影响。此外,围绕美中谈判前景的不确定性给企业制定计划带来困难。

日本和韩国均已表示,关税影响在中国工厂采购的高科技零部件和材料领域尤其明显,比如日本汽车零部件和韩国半导体。中国工厂用这些产品来生产制成品,其中部分制成品出口到美国。

日本、台湾、韩国和印尼的采购经理人调查也显示,8月份制造业活动出现下滑。中国的采购经理人调查结果喜忧参半。在欧洲,制造业活动降温最明显的是德国。德国是欧洲大陆的出口强国,也是全球领先的机械和设备供应国。

上述调查的执行机构IHS Markit的首席商业经济学家Chris Williamson称:“贸易战和关税仍是生产企业最担心的问题,8月份全球贸易战紧张局势升级进一步助长了避险情绪。”

高管培训机构Vistage Worldwide Inc.对美国小企业的调查是在上个月进行的,当时特朗普刚刚宣布对中国进口产品进一步加征关税,但还没有下令美国企业开始寻找替代中国的选择。45%的受访小企业表示,特朗普宣布的关税措施将影响他们的业务。Vistage此次调查的对象是年收入100万-2,000万美元的小企业。

一些受访的小企业主支持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即使短期内他们会感到痛苦,但大多数受访公司称他们对自身财务状况持乐观态度。此外,关税只是导致经济前景变化的一个因素。

但受关税影响的进出口企业均表示,目前不确定是否及何时又将征收关税,也不确定关税的规模及持续时间,而这些不确定性使他们难以制定公司规划,且正损及公司业务。

纽约羊绒产品公司White+Warren的创始人Susan White Morrissey表示:“简直应付不过来。这让人精疲力尽,情绪低落。我的员工只是想知道该做什么。但这恐怕是我职业生涯中的第一次,我无法告诉他们答案。”

White+Warren今年新增了五名雇员,并且增加了库存以提升电商销售,但随着贸易争端升级,这家拥有30人的公司在制定计划方面遇到困难。今年夏季施加的关税,令其在中国生产的罗纹羊绒帽子的利润减少了50%。

密歇根大学(University of Michigan)经济学家Richard Curtin对Vistage的数据进行了分析,他表示:“适应加价已经够难的了,但更难的是你无法确定未来政策将如何变化。对于小企业,这意味着在制定投资和雇用计划时需要更加谨慎。”

位于威斯康星州拉辛县的精密机械工厂Wiscon Products Inc.通常会提前六个月订购原材料,但该公司在这些天碰到了问题,客户无法确定三周以后的需求。因贸易紧张局势升级,一家汽车生产商取消了原定发往中国的价值200万美元的部件订单。

这家拥有75年历史的企业通过积极的市场营销挽回了约40%的收入损失,并预计该公司最终将变得更强大,同时拥有更加多元化的客户基础。不过,该公司搁置了购买新设备的计划。

过去10年来负责Wiscon运营的公司总裁Torben Christensen表示:“我认为这是我经历过的最奇怪的状况。业务繁忙,经济繁荣,但却存在巨大的不确定性。很大程度上与贸易政策有关。”

自5月底以来,美中贸易谈判基本陷入停滞,当时据信谈判人员已接近达成协议。自那以后,两国谈判代表一直在寻求达成一项有限的初步协议,即中国承诺购买更多美国农产品,美国同意放松对中国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的限制。

美国定于12月15日开始对从中国进口的价值1,560亿美元的智能手机、笔记本电脑、玩具、游戏及其他商品征收15%关税。

特朗普上周五否认了他的贸易政策正损及美国经济的说法。他将企业遭受的任何挫折归咎于“经营不善和自身疲软”,并敦促美联储通过降息来支撑美国经济。

西雅图游船运营商Argosy Cruises最近推迟了更换两艘旧船的计划,因为该公司得知一艘两年前成本850万美元、载客500人的游船现在的价格要高出100万美元左右。Argosy首席执行长Kevin Clark称,造船厂将价格上涨归咎于关税。除此之外,Clark还在担心贸易紧张关系正导致中国游客数量减少。

Clark说:“关税情况和定价需要有所稳定,我讨厌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签署未来两年的合同。”

丹佛高端枕头生产商Queen Anne Pillow Co.创始人Travis Luther说,规模较大的竞争对手已加快了采购速度,以赶在关税生效前完成采购,像Queen Anne Pillow这样仅成立六年的新公司做不到这一点。

Luther说:“对小公司或新公司来说,这不是一种很稳健的做法。”他的公司已经在为产自中国的棉纺织品支付更高的关税,这些材料用于在美国的枕头生产。

为了适应当前的环境,一些企业开始搬迁生产线。Lumigrow Inc.是一家园艺用LED照明设备生产商,拥有30名员工。该公司正在将生产线转移到马来西亚的一座工厂。而就在一年前,为了降低成本,该公司刚刚把生产线从美国转移到中国。

这家总部位于加州埃默里维尔的公司首席执行长Jay Albere虽支持关税,但不支持贸易政策迅速转变。今年春天,美国在仅提前几天通知的情况下对华加征关税,当时一艘满载LED灯的货船正从中国驶向美国。Albere说:“我只希望能够提前做规划,做出明智的商业决定。在没有确定性的情况下,真的很难做。”

一些小企业主说,它们无法放弃中国供应商而改用其他供应商。总部位于北卡罗来纳州夏洛特的remodeez称,其他国家没有生产其除臭剂的专有技术或基础设施。这家有31年历史的公司表示,考虑到其在中国的投资,即使能够找到一家新工厂,在该公司的当前发展阶段变更供应商的成本也将带来伤筋动骨的影响。

remodeez打算自行消化关税成本,而不是提高除臭剂价格。该公司除臭剂的零售价通常为9.99美元。该公司首席执行长Jason Jacobs说:“我们现在依赖冲动购买心理。一旦价格突破10美元的门槛,那就是一种完全不同的零售心理。”

与此同时,成本增加也在挤压现金流并抑制扩张计划。Jacobs表示:“这不会压垮我们。但如果我必须养家糊口,那就完蛋了。我能挺过去是因为我不是靠薪水生活。”Jacobs以前创办过两家成功的软件初创企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中美贸易战升级的影响正波及全球经济,不但损害了美国小企业的信心,也抑制了亚洲工业巨头之间的贸易,还打击到欧洲以出口为导向的工厂。



撰文 | Ruth Simon / Megumi Fujikawa / Paul Hannon

OR--商业新媒体 】中美贸易战升级的影响正波及全球经济,不但损害了美国小企业的信心,也抑制了亚洲工业巨头之间的贸易,还打击到欧洲以出口为导向的工厂。

对670多家小型企业进行的月度调查显示,8月份美国小企业对经济的信心降至2012年11月以来最低水平。预计未来12个月经济将恶化的受访者比例升至40%,相比之下,7月份和一年前的比例分别为29%和23%。

与此同时,日本周一表示,4-6月当季该国制造业资本支出下降6.9%,为两年来首次下滑,原因是企业正艰难应对对华出口近两位数的下降。韩国周日表示,8月份对华出口同比下降21.3%,整体出口下降13.6%。

美国对中国输美服装、工具和电子产品等商品加征15%关税的举措从周日起生效,贸易争端由此升级。中国针对美国大豆、原油和药品的一轮关税反制措施也在同日生效。

中国政府周一表示,已就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的关税举措向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简称WTO)提出申诉。

定于周二公布的一项美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调查将进一步揭示贸易冲突正给美国工业部门带来多大影响。最近几天出炉的几份报告表明,贸易战在全球范围内的影响正在加深。

关税正在给跨国公司的成本带来上行压力,跨国企业不得不想办法抵消成本上升的影响。此外,围绕美中谈判前景的不确定性给企业制定计划带来困难。

日本和韩国均已表示,关税影响在中国工厂采购的高科技零部件和材料领域尤其明显,比如日本汽车零部件和韩国半导体。中国工厂用这些产品来生产制成品,其中部分制成品出口到美国。

日本、台湾、韩国和印尼的采购经理人调查也显示,8月份制造业活动出现下滑。中国的采购经理人调查结果喜忧参半。在欧洲,制造业活动降温最明显的是德国。德国是欧洲大陆的出口强国,也是全球领先的机械和设备供应国。

上述调查的执行机构IHS Markit的首席商业经济学家Chris Williamson称:“贸易战和关税仍是生产企业最担心的问题,8月份全球贸易战紧张局势升级进一步助长了避险情绪。”

高管培训机构Vistage Worldwide Inc.对美国小企业的调查是在上个月进行的,当时特朗普刚刚宣布对中国进口产品进一步加征关税,但还没有下令美国企业开始寻找替代中国的选择。45%的受访小企业表示,特朗普宣布的关税措施将影响他们的业务。Vistage此次调查的对象是年收入100万-2,000万美元的小企业。

一些受访的小企业主支持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即使短期内他们会感到痛苦,但大多数受访公司称他们对自身财务状况持乐观态度。此外,关税只是导致经济前景变化的一个因素。

但受关税影响的进出口企业均表示,目前不确定是否及何时又将征收关税,也不确定关税的规模及持续时间,而这些不确定性使他们难以制定公司规划,且正损及公司业务。

纽约羊绒产品公司White+Warren的创始人Susan White Morrissey表示:“简直应付不过来。这让人精疲力尽,情绪低落。我的员工只是想知道该做什么。但这恐怕是我职业生涯中的第一次,我无法告诉他们答案。”

White+Warren今年新增了五名雇员,并且增加了库存以提升电商销售,但随着贸易争端升级,这家拥有30人的公司在制定计划方面遇到困难。今年夏季施加的关税,令其在中国生产的罗纹羊绒帽子的利润减少了50%。

密歇根大学(University of Michigan)经济学家Richard Curtin对Vistage的数据进行了分析,他表示:“适应加价已经够难的了,但更难的是你无法确定未来政策将如何变化。对于小企业,这意味着在制定投资和雇用计划时需要更加谨慎。”

位于威斯康星州拉辛县的精密机械工厂Wiscon Products Inc.通常会提前六个月订购原材料,但该公司在这些天碰到了问题,客户无法确定三周以后的需求。因贸易紧张局势升级,一家汽车生产商取消了原定发往中国的价值200万美元的部件订单。

这家拥有75年历史的企业通过积极的市场营销挽回了约40%的收入损失,并预计该公司最终将变得更强大,同时拥有更加多元化的客户基础。不过,该公司搁置了购买新设备的计划。

过去10年来负责Wiscon运营的公司总裁Torben Christensen表示:“我认为这是我经历过的最奇怪的状况。业务繁忙,经济繁荣,但却存在巨大的不确定性。很大程度上与贸易政策有关。”

自5月底以来,美中贸易谈判基本陷入停滞,当时据信谈判人员已接近达成协议。自那以后,两国谈判代表一直在寻求达成一项有限的初步协议,即中国承诺购买更多美国农产品,美国同意放松对中国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的限制。

美国定于12月15日开始对从中国进口的价值1,560亿美元的智能手机、笔记本电脑、玩具、游戏及其他商品征收15%关税。

特朗普上周五否认了他的贸易政策正损及美国经济的说法。他将企业遭受的任何挫折归咎于“经营不善和自身疲软”,并敦促美联储通过降息来支撑美国经济。

西雅图游船运营商Argosy Cruises最近推迟了更换两艘旧船的计划,因为该公司得知一艘两年前成本850万美元、载客500人的游船现在的价格要高出100万美元左右。Argosy首席执行长Kevin Clark称,造船厂将价格上涨归咎于关税。除此之外,Clark还在担心贸易紧张关系正导致中国游客数量减少。

Clark说:“关税情况和定价需要有所稳定,我讨厌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签署未来两年的合同。”

丹佛高端枕头生产商Queen Anne Pillow Co.创始人Travis Luther说,规模较大的竞争对手已加快了采购速度,以赶在关税生效前完成采购,像Queen Anne Pillow这样仅成立六年的新公司做不到这一点。

Luther说:“对小公司或新公司来说,这不是一种很稳健的做法。”他的公司已经在为产自中国的棉纺织品支付更高的关税,这些材料用于在美国的枕头生产。

为了适应当前的环境,一些企业开始搬迁生产线。Lumigrow Inc.是一家园艺用LED照明设备生产商,拥有30名员工。该公司正在将生产线转移到马来西亚的一座工厂。而就在一年前,为了降低成本,该公司刚刚把生产线从美国转移到中国。

这家总部位于加州埃默里维尔的公司首席执行长Jay Albere虽支持关税,但不支持贸易政策迅速转变。今年春天,美国在仅提前几天通知的情况下对华加征关税,当时一艘满载LED灯的货船正从中国驶向美国。Albere说:“我只希望能够提前做规划,做出明智的商业决定。在没有确定性的情况下,真的很难做。”

一些小企业主说,它们无法放弃中国供应商而改用其他供应商。总部位于北卡罗来纳州夏洛特的remodeez称,其他国家没有生产其除臭剂的专有技术或基础设施。这家有31年历史的公司表示,考虑到其在中国的投资,即使能够找到一家新工厂,在该公司的当前发展阶段变更供应商的成本也将带来伤筋动骨的影响。

remodeez打算自行消化关税成本,而不是提高除臭剂价格。该公司除臭剂的零售价通常为9.99美元。该公司首席执行长Jason Jacobs说:“我们现在依赖冲动购买心理。一旦价格突破10美元的门槛,那就是一种完全不同的零售心理。”

与此同时,成本增加也在挤压现金流并抑制扩张计划。Jacobs表示:“这不会压垮我们。但如果我必须养家糊口,那就完蛋了。我能挺过去是因为我不是靠薪水生活。”Jacobs以前创办过两家成功的软件初创企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中美贸易战升级的影响正波及全球经济,不但损害了美国小企业的信心,也抑制了亚洲工业巨头之间的贸易,还打击到欧洲以出口为导向的工厂。



撰文 | Ruth Simon / Megumi Fujikawa / Paul Hannon

OR--商业新媒体 】中美贸易战升级的影响正波及全球经济,不但损害了美国小企业的信心,也抑制了亚洲工业巨头之间的贸易,还打击到欧洲以出口为导向的工厂。

对670多家小型企业进行的月度调查显示,8月份美国小企业对经济的信心降至2012年11月以来最低水平。预计未来12个月经济将恶化的受访者比例升至40%,相比之下,7月份和一年前的比例分别为29%和23%。

与此同时,日本周一表示,4-6月当季该国制造业资本支出下降6.9%,为两年来首次下滑,原因是企业正艰难应对对华出口近两位数的下降。韩国周日表示,8月份对华出口同比下降21.3%,整体出口下降13.6%。

美国对中国输美服装、工具和电子产品等商品加征15%关税的举措从周日起生效,贸易争端由此升级。中国针对美国大豆、原油和药品的一轮关税反制措施也在同日生效。

中国政府周一表示,已就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的关税举措向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简称WTO)提出申诉。

定于周二公布的一项美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调查将进一步揭示贸易冲突正给美国工业部门带来多大影响。最近几天出炉的几份报告表明,贸易战在全球范围内的影响正在加深。

关税正在给跨国公司的成本带来上行压力,跨国企业不得不想办法抵消成本上升的影响。此外,围绕美中谈判前景的不确定性给企业制定计划带来困难。

日本和韩国均已表示,关税影响在中国工厂采购的高科技零部件和材料领域尤其明显,比如日本汽车零部件和韩国半导体。中国工厂用这些产品来生产制成品,其中部分制成品出口到美国。

日本、台湾、韩国和印尼的采购经理人调查也显示,8月份制造业活动出现下滑。中国的采购经理人调查结果喜忧参半。在欧洲,制造业活动降温最明显的是德国。德国是欧洲大陆的出口强国,也是全球领先的机械和设备供应国。

上述调查的执行机构IHS Markit的首席商业经济学家Chris Williamson称:“贸易战和关税仍是生产企业最担心的问题,8月份全球贸易战紧张局势升级进一步助长了避险情绪。”

高管培训机构Vistage Worldwide Inc.对美国小企业的调查是在上个月进行的,当时特朗普刚刚宣布对中国进口产品进一步加征关税,但还没有下令美国企业开始寻找替代中国的选择。45%的受访小企业表示,特朗普宣布的关税措施将影响他们的业务。Vistage此次调查的对象是年收入100万-2,000万美元的小企业。

一些受访的小企业主支持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即使短期内他们会感到痛苦,但大多数受访公司称他们对自身财务状况持乐观态度。此外,关税只是导致经济前景变化的一个因素。

但受关税影响的进出口企业均表示,目前不确定是否及何时又将征收关税,也不确定关税的规模及持续时间,而这些不确定性使他们难以制定公司规划,且正损及公司业务。

纽约羊绒产品公司White+Warren的创始人Susan White Morrissey表示:“简直应付不过来。这让人精疲力尽,情绪低落。我的员工只是想知道该做什么。但这恐怕是我职业生涯中的第一次,我无法告诉他们答案。”

White+Warren今年新增了五名雇员,并且增加了库存以提升电商销售,但随着贸易争端升级,这家拥有30人的公司在制定计划方面遇到困难。今年夏季施加的关税,令其在中国生产的罗纹羊绒帽子的利润减少了50%。

密歇根大学(University of Michigan)经济学家Richard Curtin对Vistage的数据进行了分析,他表示:“适应加价已经够难的了,但更难的是你无法确定未来政策将如何变化。对于小企业,这意味着在制定投资和雇用计划时需要更加谨慎。”

位于威斯康星州拉辛县的精密机械工厂Wiscon Products Inc.通常会提前六个月订购原材料,但该公司在这些天碰到了问题,客户无法确定三周以后的需求。因贸易紧张局势升级,一家汽车生产商取消了原定发往中国的价值200万美元的部件订单。

这家拥有75年历史的企业通过积极的市场营销挽回了约40%的收入损失,并预计该公司最终将变得更强大,同时拥有更加多元化的客户基础。不过,该公司搁置了购买新设备的计划。

过去10年来负责Wiscon运营的公司总裁Torben Christensen表示:“我认为这是我经历过的最奇怪的状况。业务繁忙,经济繁荣,但却存在巨大的不确定性。很大程度上与贸易政策有关。”

自5月底以来,美中贸易谈判基本陷入停滞,当时据信谈判人员已接近达成协议。自那以后,两国谈判代表一直在寻求达成一项有限的初步协议,即中国承诺购买更多美国农产品,美国同意放松对中国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的限制。

美国定于12月15日开始对从中国进口的价值1,560亿美元的智能手机、笔记本电脑、玩具、游戏及其他商品征收15%关税。

特朗普上周五否认了他的贸易政策正损及美国经济的说法。他将企业遭受的任何挫折归咎于“经营不善和自身疲软”,并敦促美联储通过降息来支撑美国经济。

西雅图游船运营商Argosy Cruises最近推迟了更换两艘旧船的计划,因为该公司得知一艘两年前成本850万美元、载客500人的游船现在的价格要高出100万美元左右。Argosy首席执行长Kevin Clark称,造船厂将价格上涨归咎于关税。除此之外,Clark还在担心贸易紧张关系正导致中国游客数量减少。

Clark说:“关税情况和定价需要有所稳定,我讨厌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签署未来两年的合同。”

丹佛高端枕头生产商Queen Anne Pillow Co.创始人Travis Luther说,规模较大的竞争对手已加快了采购速度,以赶在关税生效前完成采购,像Queen Anne Pillow这样仅成立六年的新公司做不到这一点。

Luther说:“对小公司或新公司来说,这不是一种很稳健的做法。”他的公司已经在为产自中国的棉纺织品支付更高的关税,这些材料用于在美国的枕头生产。

为了适应当前的环境,一些企业开始搬迁生产线。Lumigrow Inc.是一家园艺用LED照明设备生产商,拥有30名员工。该公司正在将生产线转移到马来西亚的一座工厂。而就在一年前,为了降低成本,该公司刚刚把生产线从美国转移到中国。

这家总部位于加州埃默里维尔的公司首席执行长Jay Albere虽支持关税,但不支持贸易政策迅速转变。今年春天,美国在仅提前几天通知的情况下对华加征关税,当时一艘满载LED灯的货船正从中国驶向美国。Albere说:“我只希望能够提前做规划,做出明智的商业决定。在没有确定性的情况下,真的很难做。”

一些小企业主说,它们无法放弃中国供应商而改用其他供应商。总部位于北卡罗来纳州夏洛特的remodeez称,其他国家没有生产其除臭剂的专有技术或基础设施。这家有31年历史的公司表示,考虑到其在中国的投资,即使能够找到一家新工厂,在该公司的当前发展阶段变更供应商的成本也将带来伤筋动骨的影响。

remodeez打算自行消化关税成本,而不是提高除臭剂价格。该公司除臭剂的零售价通常为9.99美元。该公司首席执行长Jason Jacobs说:“我们现在依赖冲动购买心理。一旦价格突破10美元的门槛,那就是一种完全不同的零售心理。”

与此同时,成本增加也在挤压现金流并抑制扩张计划。Jacobs表示:“这不会压垮我们。但如果我必须养家糊口,那就完蛋了。我能挺过去是因为我不是靠薪水生活。”Jacobs以前创办过两家成功的软件初创企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中美贸易战的全球影响不断扩大

发布日期:2019-09-03 17:06
摘要:中美贸易战升级的影响正波及全球经济,不但损害了美国小企业的信心,也抑制了亚洲工业巨头之间的贸易,还打击到欧洲以出口为导向的工厂。



撰文 | Ruth Simon / Megumi Fujikawa / Paul Hannon

OR--商业新媒体 】中美贸易战升级的影响正波及全球经济,不但损害了美国小企业的信心,也抑制了亚洲工业巨头之间的贸易,还打击到欧洲以出口为导向的工厂。

对670多家小型企业进行的月度调查显示,8月份美国小企业对经济的信心降至2012年11月以来最低水平。预计未来12个月经济将恶化的受访者比例升至40%,相比之下,7月份和一年前的比例分别为29%和23%。

与此同时,日本周一表示,4-6月当季该国制造业资本支出下降6.9%,为两年来首次下滑,原因是企业正艰难应对对华出口近两位数的下降。韩国周日表示,8月份对华出口同比下降21.3%,整体出口下降13.6%。

美国对中国输美服装、工具和电子产品等商品加征15%关税的举措从周日起生效,贸易争端由此升级。中国针对美国大豆、原油和药品的一轮关税反制措施也在同日生效。

中国政府周一表示,已就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的关税举措向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简称WTO)提出申诉。

定于周二公布的一项美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调查将进一步揭示贸易冲突正给美国工业部门带来多大影响。最近几天出炉的几份报告表明,贸易战在全球范围内的影响正在加深。

关税正在给跨国公司的成本带来上行压力,跨国企业不得不想办法抵消成本上升的影响。此外,围绕美中谈判前景的不确定性给企业制定计划带来困难。

日本和韩国均已表示,关税影响在中国工厂采购的高科技零部件和材料领域尤其明显,比如日本汽车零部件和韩国半导体。中国工厂用这些产品来生产制成品,其中部分制成品出口到美国。

日本、台湾、韩国和印尼的采购经理人调查也显示,8月份制造业活动出现下滑。中国的采购经理人调查结果喜忧参半。在欧洲,制造业活动降温最明显的是德国。德国是欧洲大陆的出口强国,也是全球领先的机械和设备供应国。

上述调查的执行机构IHS Markit的首席商业经济学家Chris Williamson称:“贸易战和关税仍是生产企业最担心的问题,8月份全球贸易战紧张局势升级进一步助长了避险情绪。”

高管培训机构Vistage Worldwide Inc.对美国小企业的调查是在上个月进行的,当时特朗普刚刚宣布对中国进口产品进一步加征关税,但还没有下令美国企业开始寻找替代中国的选择。45%的受访小企业表示,特朗普宣布的关税措施将影响他们的业务。Vistage此次调查的对象是年收入100万-2,000万美元的小企业。

一些受访的小企业主支持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即使短期内他们会感到痛苦,但大多数受访公司称他们对自身财务状况持乐观态度。此外,关税只是导致经济前景变化的一个因素。

但受关税影响的进出口企业均表示,目前不确定是否及何时又将征收关税,也不确定关税的规模及持续时间,而这些不确定性使他们难以制定公司规划,且正损及公司业务。

纽约羊绒产品公司White+Warren的创始人Susan White Morrissey表示:“简直应付不过来。这让人精疲力尽,情绪低落。我的员工只是想知道该做什么。但这恐怕是我职业生涯中的第一次,我无法告诉他们答案。”

White+Warren今年新增了五名雇员,并且增加了库存以提升电商销售,但随着贸易争端升级,这家拥有30人的公司在制定计划方面遇到困难。今年夏季施加的关税,令其在中国生产的罗纹羊绒帽子的利润减少了50%。

密歇根大学(University of Michigan)经济学家Richard Curtin对Vistage的数据进行了分析,他表示:“适应加价已经够难的了,但更难的是你无法确定未来政策将如何变化。对于小企业,这意味着在制定投资和雇用计划时需要更加谨慎。”

位于威斯康星州拉辛县的精密机械工厂Wiscon Products Inc.通常会提前六个月订购原材料,但该公司在这些天碰到了问题,客户无法确定三周以后的需求。因贸易紧张局势升级,一家汽车生产商取消了原定发往中国的价值200万美元的部件订单。

这家拥有75年历史的企业通过积极的市场营销挽回了约40%的收入损失,并预计该公司最终将变得更强大,同时拥有更加多元化的客户基础。不过,该公司搁置了购买新设备的计划。

过去10年来负责Wiscon运营的公司总裁Torben Christensen表示:“我认为这是我经历过的最奇怪的状况。业务繁忙,经济繁荣,但却存在巨大的不确定性。很大程度上与贸易政策有关。”

自5月底以来,美中贸易谈判基本陷入停滞,当时据信谈判人员已接近达成协议。自那以后,两国谈判代表一直在寻求达成一项有限的初步协议,即中国承诺购买更多美国农产品,美国同意放松对中国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的限制。

美国定于12月15日开始对从中国进口的价值1,560亿美元的智能手机、笔记本电脑、玩具、游戏及其他商品征收15%关税。

特朗普上周五否认了他的贸易政策正损及美国经济的说法。他将企业遭受的任何挫折归咎于“经营不善和自身疲软”,并敦促美联储通过降息来支撑美国经济。

西雅图游船运营商Argosy Cruises最近推迟了更换两艘旧船的计划,因为该公司得知一艘两年前成本850万美元、载客500人的游船现在的价格要高出100万美元左右。Argosy首席执行长Kevin Clark称,造船厂将价格上涨归咎于关税。除此之外,Clark还在担心贸易紧张关系正导致中国游客数量减少。

Clark说:“关税情况和定价需要有所稳定,我讨厌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签署未来两年的合同。”

丹佛高端枕头生产商Queen Anne Pillow Co.创始人Travis Luther说,规模较大的竞争对手已加快了采购速度,以赶在关税生效前完成采购,像Queen Anne Pillow这样仅成立六年的新公司做不到这一点。

Luther说:“对小公司或新公司来说,这不是一种很稳健的做法。”他的公司已经在为产自中国的棉纺织品支付更高的关税,这些材料用于在美国的枕头生产。

为了适应当前的环境,一些企业开始搬迁生产线。Lumigrow Inc.是一家园艺用LED照明设备生产商,拥有30名员工。该公司正在将生产线转移到马来西亚的一座工厂。而就在一年前,为了降低成本,该公司刚刚把生产线从美国转移到中国。

这家总部位于加州埃默里维尔的公司首席执行长Jay Albere虽支持关税,但不支持贸易政策迅速转变。今年春天,美国在仅提前几天通知的情况下对华加征关税,当时一艘满载LED灯的货船正从中国驶向美国。Albere说:“我只希望能够提前做规划,做出明智的商业决定。在没有确定性的情况下,真的很难做。”

一些小企业主说,它们无法放弃中国供应商而改用其他供应商。总部位于北卡罗来纳州夏洛特的remodeez称,其他国家没有生产其除臭剂的专有技术或基础设施。这家有31年历史的公司表示,考虑到其在中国的投资,即使能够找到一家新工厂,在该公司的当前发展阶段变更供应商的成本也将带来伤筋动骨的影响。

remodeez打算自行消化关税成本,而不是提高除臭剂价格。该公司除臭剂的零售价通常为9.99美元。该公司首席执行长Jason Jacobs说:“我们现在依赖冲动购买心理。一旦价格突破10美元的门槛,那就是一种完全不同的零售心理。”

与此同时,成本增加也在挤压现金流并抑制扩张计划。Jacobs表示:“这不会压垮我们。但如果我必须养家糊口,那就完蛋了。我能挺过去是因为我不是靠薪水生活。”Jacobs以前创办过两家成功的软件初创企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中美贸易战升级的影响正波及全球经济,不但损害了美国小企业的信心,也抑制了亚洲工业巨头之间的贸易,还打击到欧洲以出口为导向的工厂。



撰文 | Ruth Simon / Megumi Fujikawa / Paul Hannon

OR--商业新媒体 】中美贸易战升级的影响正波及全球经济,不但损害了美国小企业的信心,也抑制了亚洲工业巨头之间的贸易,还打击到欧洲以出口为导向的工厂。

对670多家小型企业进行的月度调查显示,8月份美国小企业对经济的信心降至2012年11月以来最低水平。预计未来12个月经济将恶化的受访者比例升至40%,相比之下,7月份和一年前的比例分别为29%和23%。

与此同时,日本周一表示,4-6月当季该国制造业资本支出下降6.9%,为两年来首次下滑,原因是企业正艰难应对对华出口近两位数的下降。韩国周日表示,8月份对华出口同比下降21.3%,整体出口下降13.6%。

美国对中国输美服装、工具和电子产品等商品加征15%关税的举措从周日起生效,贸易争端由此升级。中国针对美国大豆、原油和药品的一轮关税反制措施也在同日生效。

中国政府周一表示,已就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的关税举措向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简称WTO)提出申诉。

定于周二公布的一项美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调查将进一步揭示贸易冲突正给美国工业部门带来多大影响。最近几天出炉的几份报告表明,贸易战在全球范围内的影响正在加深。

关税正在给跨国公司的成本带来上行压力,跨国企业不得不想办法抵消成本上升的影响。此外,围绕美中谈判前景的不确定性给企业制定计划带来困难。

日本和韩国均已表示,关税影响在中国工厂采购的高科技零部件和材料领域尤其明显,比如日本汽车零部件和韩国半导体。中国工厂用这些产品来生产制成品,其中部分制成品出口到美国。

日本、台湾、韩国和印尼的采购经理人调查也显示,8月份制造业活动出现下滑。中国的采购经理人调查结果喜忧参半。在欧洲,制造业活动降温最明显的是德国。德国是欧洲大陆的出口强国,也是全球领先的机械和设备供应国。

上述调查的执行机构IHS Markit的首席商业经济学家Chris Williamson称:“贸易战和关税仍是生产企业最担心的问题,8月份全球贸易战紧张局势升级进一步助长了避险情绪。”

高管培训机构Vistage Worldwide Inc.对美国小企业的调查是在上个月进行的,当时特朗普刚刚宣布对中国进口产品进一步加征关税,但还没有下令美国企业开始寻找替代中国的选择。45%的受访小企业表示,特朗普宣布的关税措施将影响他们的业务。Vistage此次调查的对象是年收入100万-2,000万美元的小企业。

一些受访的小企业主支持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即使短期内他们会感到痛苦,但大多数受访公司称他们对自身财务状况持乐观态度。此外,关税只是导致经济前景变化的一个因素。

但受关税影响的进出口企业均表示,目前不确定是否及何时又将征收关税,也不确定关税的规模及持续时间,而这些不确定性使他们难以制定公司规划,且正损及公司业务。

纽约羊绒产品公司White+Warren的创始人Susan White Morrissey表示:“简直应付不过来。这让人精疲力尽,情绪低落。我的员工只是想知道该做什么。但这恐怕是我职业生涯中的第一次,我无法告诉他们答案。”

White+Warren今年新增了五名雇员,并且增加了库存以提升电商销售,但随着贸易争端升级,这家拥有30人的公司在制定计划方面遇到困难。今年夏季施加的关税,令其在中国生产的罗纹羊绒帽子的利润减少了50%。

密歇根大学(University of Michigan)经济学家Richard Curtin对Vistage的数据进行了分析,他表示:“适应加价已经够难的了,但更难的是你无法确定未来政策将如何变化。对于小企业,这意味着在制定投资和雇用计划时需要更加谨慎。”

位于威斯康星州拉辛县的精密机械工厂Wiscon Products Inc.通常会提前六个月订购原材料,但该公司在这些天碰到了问题,客户无法确定三周以后的需求。因贸易紧张局势升级,一家汽车生产商取消了原定发往中国的价值200万美元的部件订单。

这家拥有75年历史的企业通过积极的市场营销挽回了约40%的收入损失,并预计该公司最终将变得更强大,同时拥有更加多元化的客户基础。不过,该公司搁置了购买新设备的计划。

过去10年来负责Wiscon运营的公司总裁Torben Christensen表示:“我认为这是我经历过的最奇怪的状况。业务繁忙,经济繁荣,但却存在巨大的不确定性。很大程度上与贸易政策有关。”

自5月底以来,美中贸易谈判基本陷入停滞,当时据信谈判人员已接近达成协议。自那以后,两国谈判代表一直在寻求达成一项有限的初步协议,即中国承诺购买更多美国农产品,美国同意放松对中国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的限制。

美国定于12月15日开始对从中国进口的价值1,560亿美元的智能手机、笔记本电脑、玩具、游戏及其他商品征收15%关税。

特朗普上周五否认了他的贸易政策正损及美国经济的说法。他将企业遭受的任何挫折归咎于“经营不善和自身疲软”,并敦促美联储通过降息来支撑美国经济。

西雅图游船运营商Argosy Cruises最近推迟了更换两艘旧船的计划,因为该公司得知一艘两年前成本850万美元、载客500人的游船现在的价格要高出100万美元左右。Argosy首席执行长Kevin Clark称,造船厂将价格上涨归咎于关税。除此之外,Clark还在担心贸易紧张关系正导致中国游客数量减少。

Clark说:“关税情况和定价需要有所稳定,我讨厌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签署未来两年的合同。”

丹佛高端枕头生产商Queen Anne Pillow Co.创始人Travis Luther说,规模较大的竞争对手已加快了采购速度,以赶在关税生效前完成采购,像Queen Anne Pillow这样仅成立六年的新公司做不到这一点。

Luther说:“对小公司或新公司来说,这不是一种很稳健的做法。”他的公司已经在为产自中国的棉纺织品支付更高的关税,这些材料用于在美国的枕头生产。

为了适应当前的环境,一些企业开始搬迁生产线。Lumigrow Inc.是一家园艺用LED照明设备生产商,拥有30名员工。该公司正在将生产线转移到马来西亚的一座工厂。而就在一年前,为了降低成本,该公司刚刚把生产线从美国转移到中国。

这家总部位于加州埃默里维尔的公司首席执行长Jay Albere虽支持关税,但不支持贸易政策迅速转变。今年春天,美国在仅提前几天通知的情况下对华加征关税,当时一艘满载LED灯的货船正从中国驶向美国。Albere说:“我只希望能够提前做规划,做出明智的商业决定。在没有确定性的情况下,真的很难做。”

一些小企业主说,它们无法放弃中国供应商而改用其他供应商。总部位于北卡罗来纳州夏洛特的remodeez称,其他国家没有生产其除臭剂的专有技术或基础设施。这家有31年历史的公司表示,考虑到其在中国的投资,即使能够找到一家新工厂,在该公司的当前发展阶段变更供应商的成本也将带来伤筋动骨的影响。

remodeez打算自行消化关税成本,而不是提高除臭剂价格。该公司除臭剂的零售价通常为9.99美元。该公司首席执行长Jason Jacobs说:“我们现在依赖冲动购买心理。一旦价格突破10美元的门槛,那就是一种完全不同的零售心理。”

与此同时,成本增加也在挤压现金流并抑制扩张计划。Jacobs表示:“这不会压垮我们。但如果我必须养家糊口,那就完蛋了。我能挺过去是因为我不是靠薪水生活。”Jacobs以前创办过两家成功的软件初创企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