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OR



我们距离全球经济衰退有多远?

发布日期:2019-08-26 07:12
摘要:如果全球经济衰退,我们将面对怎样的世界?衰退魅影造成的心理因素又将在中美贸易谈判中扮演什么角色?



撰文 | 刘裘蒂

OR--商业新媒体 】8月14日美股经历了今年以来最大的重创,仿佛不用打开奈飞或优酷,一部世纪灾难片就迫在眼前: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呈现自由落体状态,一日下跌800点,跌幅超过3%。标准普尔500指数下跌2.93%,纳斯达克指数下跌超过3%。

股市“中邪”原来是基于华尔街流传已久的“迷信”:当美国政府债券出现所谓“收益率曲线倒挂”的现象时,意味着经济衰退的前兆。美国通常以连续两个季度的国内生产总值(GDP)下降为经济衰退的标志。

按照常理,长期债券的利率必须高于短期债券的利率,这是因为长期债券持有的风险随着时间拖长而增高,反映更多不可测的因素,因此而当短期债券的利率高于长期债券的利率时,称为“反向收益率曲线”或“利率倒挂”,正如上周市场抛售是基于当时基准10年期国债收益率(1.584%)低于2年期利率(1.587%),这一现象在过去半个世纪里,预示了最近的六次经济衰退。

这次长期收益率的暴跌更加触目惊心,使现在利率还不到去年秋天的一半,再一次扭转了收益率曲线,短期与长期收益率的差距缩小到2007年初的水平,当时正值灾难性金融危机和1930年代以来最严重的衰退前夕。

如果全球性经济衰退真的来了,我们将会面对怎样的世界?其实耶鲁大学诺贝尔奖得主经济学家罗伯特•席勒在今年3月间便断言未来的18个月出现经济衰退的几率很高;投资人吉姆•罗杰斯早在2017年便开始预言“我们这辈子最糟的股市崩盘要来了。”

8月初特朗普猝不及防地宣布,从9月1日开始,美国将对此前未加征关税的剩余3000亿美元进口中国产品加收10%的关税,当时摩根士丹利便在投资者报告里表示,如果贸易战进一步升级,美国对所有从中国进口的产品征收25%的关税持续达 4-6个月,全球经济将在三个季度内进入衰退。

8月23日中国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宣布对美商品加征关税,对原产于美国的5078个税目、约750亿美元商品,分两批自9月1日和12月15日起加征10%、5%不等关税。有鉴于此,特朗普发推文表示他将把现有的和计划中的关税税率提高5个百分点。也就是说,已经实施的约250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关税将于10月1日升至30%,而计划于9月1日和12月15日生效的对价值3000亿中国商品的关税将进一步增加至15%。这些举措如果真正实施,将使得摩根士丹利的预测模型变得更为凄惨。

如果世界两个最大经济体同时进入严重下行,甚至衰退,该会对世界强权势力的消长有何影响?在此之前,可能衰退的魅影所造成的心理因素,又将在中美贸易谈判中扮演什么角色?

8月14日公布的数据显示,德国经济从4月到6月收缩了0.1%,而且在过去的一年里一直吃紧。德意志银行分析师预测,本季度德国经济将继续萎缩,符合经济衰退的技术定义。而中国工厂的增长速度正在以近20年来从未见过的速度放缓,中国7月份的工厂产量降至17年来的最低水平。之前尽管中国公布的贸易数据强于预期,但工业产出数据是另一个迹象,表明在贸易战和中国债务问题的重压下,中国整体增长率继续放缓。

美国经济学界和媒体将德国和中国经济的下行,归因于特朗普挑起的全球关税战和对中国全面的贸易战,并认为很可能会蔓延到美国。

目前推特的一个热搜词#Trumprecession(#特朗普经济衰退),已经成为民主党人和反特朗普人热爱的标签。

“利率倒挂”能准确预测经济衰退吗?

收益率曲线的陡峭是指长期和短期国债收益率之间的差距,在过去一段时间这种差距已经缩小。反向收益率曲线通常发生在经济收缩期,意味着投资者预期利率会下降。8月中之前有一段时间,反向只是一部分长期和短期债券收益率之间的一些利差降到零以下,10年期和2年期国债之间的利差仍然是正的。但这次2年期国债收益率高于10年期国债收益率。

美国资产管理公司联博的研究部门最近发文指出,虽然在过去的45年里,美国每次经济衰退之前,都出现了“利率倒挂”,但并非所有的“利率倒挂”都必定带来经济衰退,而且即使收益率曲线反转确实预示了经济衰退,两者之间的时间间隔也很长。

这次曲线反转的原因可能是大量全球投资者寻求避险的美国国债,长期收益率(如30年期美国国债在8月15日的收益率为1.98%)的暴跌也是投资者焦虑的症状。债券收益率的下跌方向与价格相反,当投资者抢着购买债券时,债券价格上升。

由于欧元区和日本政府债券收益率处于负值,美国国债的替代品不多。这反映了基于多方面的焦虑:美中贸易战升级、全球经济放缓、香港动乱以及其他破坏性因素。

美联储在2018年停止加息,甚至在7月实施降息,预计将进一步降息。随着去年财政顺风减弱,美国经济在最近几个季度放缓。美国正处于历史上最长的经济扩张期,尽管在第二季度从今年第一季度的3.1%放缓至2.1%,仍显示增长,并且消费者状况良好。失业率在4%以下,而利率下降应有助于消费者再融资(以条件较佳的新贷款取代旧贷款)并维持支出。

因此利率倒挂不是经济衰退的原因,而可能反映了市场对全球政治环境的焦虑,投资者将继续担心衰退的风险,但这并不意味着市场完全没有提供良好回报的机会。

有许多经济观察家甚至认为,有时候收益率曲线会给出错误的信号。目前美国零售销售和失业救济申请等经济数据保持相当好的势头。因此尽管收益率曲线反转不是好消息,但也没有必要引起恐慌。

而彭博社最近有篇文章的标题是:“如果出现经济衰退,那将是中国制造的。”这意味着“结束了该国融入世界经济而推动了30年的增长 。”新的数据显示,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目前与其贸易有关的疲软正在影响其他国家,包括德国,因为后者向中国出口大量的车辆、机械和其他商品。

从贸易战来说,前面讲到的双向报复性关税,如果北京和华盛顿继续加剧紧张局势,商业信心可能会暴跌。

另外一个黑天鹅是香港最近的动荡。香港特别行政区财政司司长陈茂波在8月中表示,香港经济今年将难以扩张,将生产总值增长预测从2%-3%下调至0%-1%。同时还宣布了财政支持措施,提出超过20亿美元刺激经济的计划。

另一个大风险是:各个中央银行有可能未能即时采取行动,导致金融市场的负面反应,进而影响实体经济。美联储上个月宣布11年来的首次降息,欧洲央行也暗示将在9月推出更多刺激措施。中国也面临着四年来首次降息的压力。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7月将今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期下调至3.2%,为2009年以来最疲弱的增长率。它还将2020年的预期下调至3.5%。并警告说,如果贸易争端进一步升级,2020年的经济增长将被削减半个百分点。

同时美国银行调查的资产经理中,超过三分之一的人预计未来12个月将出现全球衰退。但有不少华尔街的机构认同联博研究报告的看法,认为经济衰退并不是铁板钉钉的事。

费希尔投资公司高级副总裁艾伦•安德森指出,美国总体利率相对较低,这可能最终刺激贷款需求。目前的负面市场情绪最终将消退,信心将增长。因此这更像2011年和2015年之间的短暂回调,而不是像2008年的全面熊市。

瑞银的分析师则认为:“债券收益率预示着经济衰退的风险,不会那么快……与贸易冲突不同,利率倒挂本身对经济影响有限。相反,它对经济健康的信号才是最重要的,而且不像一些投资者担心的那样消极。首先,在最初的反转和衰退开始之间有一个长期的和可变的滞后:平均22个月,过去五次衰退所显示的滞后期约在10个月到36个月不等。此外,美国国债收益率正受到全球近16万亿美元主权债券的拖累,收益率为负,扭曲了它们对美国经济活动的信号。最后,利率倒挂的时间长度很重要,如果美联储降息成功地使曲线平稳地变陡,进入正区间,这一短暂的曲线反转可能是一个过早的衰退信号。”

投行艾福科尔的看法则是:“利率倒挂抑制投资者对风险的胃口,但美国消费者依然强劲。失业率和通货膨胀率较低,工资增长稳定,支持消费,约占国内生产总值的70%。只要消费增长保持强劲,衰退就不太可能发生。即便如此,如果消费者信心受到不确定性的影响,股市将面临更严重的阻力。”

经济衰退预警对贸易战的影响

很明显,当经济衰退的阴影笼罩着全球投资者的信心时,它可能会成为“自我实现的预言。”

2008年美国引发的大衰退也是中美关系的“分水岭”。中国通过向西方市场注入流动性来缓解2008年的金融危机,很多评论家认为,当时中国乘着奥运的气势而“不可一世”,认为美国的经济衰退证明了美国体制的问题,其中的消长形成接下来中美互动一个重要的心理因素,也就是在中国政策制定者眼中:中国厉害了,美国衰弱了。

但2008年的美国金融危机反映了美国从国家、企业、到个人资产负债表的透支,当时中国并没有对应的债务问题。而今,中国地方政府和企业的债务堪忧。

摩根士丹利在研究报告中指出,7月份的资料显示,企业的信心和经济活动到今年的第三季度将会持续放缓。全球的采购经理指数(PMI)和生产指数已经连续两月收缩,显示七年来最低的状况。

如果特朗普宣布的9月关税如期实施,摩根士丹利预估全球的增长率将在今年底达到2.8%,为7年来最低,并且即使是财政政策放宽的情况下,在2020年的前半年将维持在2.8%到3%之间的弱势。

摩根士丹利分析了以下四个可能场景:



以上的这个模型尚未考虑中国对美国商品施加的报复性关税,以及美国回应的加码。在恶化的情况下,全球性经济衰退势必提早到来。

特朗普如何面对“特朗普经济衰退”?

特朗普当然知道,在选举前面对经济衰退说的现任总统很少有第二个任期可言。面对R(recession)字,特朗普有三招:打鸡血、怪美联储、怪中国。

在8月14日的股灾日,特朗普用两则推文量描述和中国的关税战,甚至暗示将贸易战与香港问题挂钩:“前几天与中国的通话呈现一些积极的事。他们正在以货币贬值和在对系统灌注资金来吃掉关税的损失……中国失去了数百万个就业岗位,去了其他非关税国家。成千上万的公司正在离开中国。当然中国政府想要达成协议。让他们先人道地处理香港事件!”

同时,特朗普强调:“与其他人国家不同,我们的经济强劲!”“疯狂的利率倒挂! 我们应该很容易获得丰厚的回报和收益,但美联储正在阻止我们。我们会赢!”

隔天(8月15日),特朗普继续鼓吹美国经济的强势:“沃尔玛是美国目前经济运行的一个很好的指标,刚刚发布了很好的数据。与其他国家不同,我们的国家运行良好!不要让假新闻误导你。”

“到目前为止,美国是世界上最大、最强健、最有影响力的经济体,甚至还没有任何国家可以接近!随着其他国家步履蹒跚,我们只会变得更强大。消费者正处于有史以来最好的状态,现金充足。商业乐观情绪空前高涨!”

在为美国打鸡血的同时,特朗普另一个常用手法是唱衰中国。8月15日在推文中引用美国保守派智库传承基金会的经济增长项目特邀访问学者史蒂夫•摩尔的话:

“如果没有与美国达成贸易协议,中国可能会首次陷入多年的衰退(或更糟糕!)。目前中国正面临撤资。此外,美联储太过严厉了(我同意)。”

怪罪美联储似乎是特朗普的首选推辞。“我们正在与中国的竞争中大获全胜。公司和工作正在逃离(中国)。我们的物价没有上涨,在某些情况下,还有所下降。 中国不是我们的问题,尽管香港没有帮助。我们的问题在于美联储。利率提高地太多太快。现在削减太慢……”

特朗普19日又把美联储数落了一顿,批评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可怕地缺乏远见。”特朗普认为美联储应该将基准利率下调1个百分点,然而按照往例,通常只有在美国经济接近经济衰退边缘时美联储才会考虑这种措施。23日关税战再度升级时,他再次埋怨美联储“啥都不干”!

但如前所述,摩根士丹利认为,如果中美在近期内无法达成贸易协议,即使美联储降息,也无法完全止痛,关键是利率政策和经济刺激政策也不足以提升企业的信心。鲍威尔周五在一场演讲中表示,如有需要美联储将很快进一步降息,但他没有提出具体的承诺。事实上,鲍威尔告诫说,美联储的工具并不适合应对企业和投资者对不断升级的贸易战的焦虑。

一旦全球经济显著放缓,美国必不能置身事外,这是因为在过去30年间,美国经济与世界体系的联系更为紧密。根据摩根士丹利和IMF的数据,1990年美国股市和世界的股市的同步性从20%爬升到了最近(7月19日)的69%;美国在海外的资产和负债从1990年的84%,上升到今年第一季度的304%。而以购买力平价而言,美国占世界GDP的比例从1990年的22%降到今年第一季度的15%。

特朗普不时要对中国经济喊话来替自己壮胆,但事实上他几番折腾,可能玩坏了谈判的筹码也泄了底气。而贸易战所带来的长期的高度不确定性,更会减低投资者和企业投资的意愿。

另外香港因素将带来更大的不确定性。香港作为外资进入中国和中国对外出口的中转站,一旦地位受到挑战,对中国经济和全球增长的负面影响,令人思及不寒而栗。

从这些角度看来,对于特朗普来说,经济衰退的灰犀牛已经浮出地表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如果全球经济衰退,我们将面对怎样的世界?衰退魅影造成的心理因素又将在中美贸易谈判中扮演什么角色?



撰文 | 刘裘蒂

OR--商业新媒体 】8月14日美股经历了今年以来最大的重创,仿佛不用打开奈飞或优酷,一部世纪灾难片就迫在眼前: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呈现自由落体状态,一日下跌800点,跌幅超过3%。标准普尔500指数下跌2.93%,纳斯达克指数下跌超过3%。

股市“中邪”原来是基于华尔街流传已久的“迷信”:当美国政府债券出现所谓“收益率曲线倒挂”的现象时,意味着经济衰退的前兆。美国通常以连续两个季度的国内生产总值(GDP)下降为经济衰退的标志。

按照常理,长期债券的利率必须高于短期债券的利率,这是因为长期债券持有的风险随着时间拖长而增高,反映更多不可测的因素,因此而当短期债券的利率高于长期债券的利率时,称为“反向收益率曲线”或“利率倒挂”,正如上周市场抛售是基于当时基准10年期国债收益率(1.584%)低于2年期利率(1.587%),这一现象在过去半个世纪里,预示了最近的六次经济衰退。

这次长期收益率的暴跌更加触目惊心,使现在利率还不到去年秋天的一半,再一次扭转了收益率曲线,短期与长期收益率的差距缩小到2007年初的水平,当时正值灾难性金融危机和1930年代以来最严重的衰退前夕。

如果全球性经济衰退真的来了,我们将会面对怎样的世界?其实耶鲁大学诺贝尔奖得主经济学家罗伯特•席勒在今年3月间便断言未来的18个月出现经济衰退的几率很高;投资人吉姆•罗杰斯早在2017年便开始预言“我们这辈子最糟的股市崩盘要来了。”

8月初特朗普猝不及防地宣布,从9月1日开始,美国将对此前未加征关税的剩余3000亿美元进口中国产品加收10%的关税,当时摩根士丹利便在投资者报告里表示,如果贸易战进一步升级,美国对所有从中国进口的产品征收25%的关税持续达 4-6个月,全球经济将在三个季度内进入衰退。

8月23日中国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宣布对美商品加征关税,对原产于美国的5078个税目、约750亿美元商品,分两批自9月1日和12月15日起加征10%、5%不等关税。有鉴于此,特朗普发推文表示他将把现有的和计划中的关税税率提高5个百分点。也就是说,已经实施的约250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关税将于10月1日升至30%,而计划于9月1日和12月15日生效的对价值3000亿中国商品的关税将进一步增加至15%。这些举措如果真正实施,将使得摩根士丹利的预测模型变得更为凄惨。

如果世界两个最大经济体同时进入严重下行,甚至衰退,该会对世界强权势力的消长有何影响?在此之前,可能衰退的魅影所造成的心理因素,又将在中美贸易谈判中扮演什么角色?

8月14日公布的数据显示,德国经济从4月到6月收缩了0.1%,而且在过去的一年里一直吃紧。德意志银行分析师预测,本季度德国经济将继续萎缩,符合经济衰退的技术定义。而中国工厂的增长速度正在以近20年来从未见过的速度放缓,中国7月份的工厂产量降至17年来的最低水平。之前尽管中国公布的贸易数据强于预期,但工业产出数据是另一个迹象,表明在贸易战和中国债务问题的重压下,中国整体增长率继续放缓。

美国经济学界和媒体将德国和中国经济的下行,归因于特朗普挑起的全球关税战和对中国全面的贸易战,并认为很可能会蔓延到美国。

目前推特的一个热搜词#Trumprecession(#特朗普经济衰退),已经成为民主党人和反特朗普人热爱的标签。

“利率倒挂”能准确预测经济衰退吗?

收益率曲线的陡峭是指长期和短期国债收益率之间的差距,在过去一段时间这种差距已经缩小。反向收益率曲线通常发生在经济收缩期,意味着投资者预期利率会下降。8月中之前有一段时间,反向只是一部分长期和短期债券收益率之间的一些利差降到零以下,10年期和2年期国债之间的利差仍然是正的。但这次2年期国债收益率高于10年期国债收益率。

美国资产管理公司联博的研究部门最近发文指出,虽然在过去的45年里,美国每次经济衰退之前,都出现了“利率倒挂”,但并非所有的“利率倒挂”都必定带来经济衰退,而且即使收益率曲线反转确实预示了经济衰退,两者之间的时间间隔也很长。

这次曲线反转的原因可能是大量全球投资者寻求避险的美国国债,长期收益率(如30年期美国国债在8月15日的收益率为1.98%)的暴跌也是投资者焦虑的症状。债券收益率的下跌方向与价格相反,当投资者抢着购买债券时,债券价格上升。

由于欧元区和日本政府债券收益率处于负值,美国国债的替代品不多。这反映了基于多方面的焦虑:美中贸易战升级、全球经济放缓、香港动乱以及其他破坏性因素。

美联储在2018年停止加息,甚至在7月实施降息,预计将进一步降息。随着去年财政顺风减弱,美国经济在最近几个季度放缓。美国正处于历史上最长的经济扩张期,尽管在第二季度从今年第一季度的3.1%放缓至2.1%,仍显示增长,并且消费者状况良好。失业率在4%以下,而利率下降应有助于消费者再融资(以条件较佳的新贷款取代旧贷款)并维持支出。

因此利率倒挂不是经济衰退的原因,而可能反映了市场对全球政治环境的焦虑,投资者将继续担心衰退的风险,但这并不意味着市场完全没有提供良好回报的机会。

有许多经济观察家甚至认为,有时候收益率曲线会给出错误的信号。目前美国零售销售和失业救济申请等经济数据保持相当好的势头。因此尽管收益率曲线反转不是好消息,但也没有必要引起恐慌。

而彭博社最近有篇文章的标题是:“如果出现经济衰退,那将是中国制造的。”这意味着“结束了该国融入世界经济而推动了30年的增长 。”新的数据显示,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目前与其贸易有关的疲软正在影响其他国家,包括德国,因为后者向中国出口大量的车辆、机械和其他商品。

从贸易战来说,前面讲到的双向报复性关税,如果北京和华盛顿继续加剧紧张局势,商业信心可能会暴跌。

另外一个黑天鹅是香港最近的动荡。香港特别行政区财政司司长陈茂波在8月中表示,香港经济今年将难以扩张,将生产总值增长预测从2%-3%下调至0%-1%。同时还宣布了财政支持措施,提出超过20亿美元刺激经济的计划。

另一个大风险是:各个中央银行有可能未能即时采取行动,导致金融市场的负面反应,进而影响实体经济。美联储上个月宣布11年来的首次降息,欧洲央行也暗示将在9月推出更多刺激措施。中国也面临着四年来首次降息的压力。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7月将今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期下调至3.2%,为2009年以来最疲弱的增长率。它还将2020年的预期下调至3.5%。并警告说,如果贸易争端进一步升级,2020年的经济增长将被削减半个百分点。

同时美国银行调查的资产经理中,超过三分之一的人预计未来12个月将出现全球衰退。但有不少华尔街的机构认同联博研究报告的看法,认为经济衰退并不是铁板钉钉的事。

费希尔投资公司高级副总裁艾伦•安德森指出,美国总体利率相对较低,这可能最终刺激贷款需求。目前的负面市场情绪最终将消退,信心将增长。因此这更像2011年和2015年之间的短暂回调,而不是像2008年的全面熊市。

瑞银的分析师则认为:“债券收益率预示着经济衰退的风险,不会那么快……与贸易冲突不同,利率倒挂本身对经济影响有限。相反,它对经济健康的信号才是最重要的,而且不像一些投资者担心的那样消极。首先,在最初的反转和衰退开始之间有一个长期的和可变的滞后:平均22个月,过去五次衰退所显示的滞后期约在10个月到36个月不等。此外,美国国债收益率正受到全球近16万亿美元主权债券的拖累,收益率为负,扭曲了它们对美国经济活动的信号。最后,利率倒挂的时间长度很重要,如果美联储降息成功地使曲线平稳地变陡,进入正区间,这一短暂的曲线反转可能是一个过早的衰退信号。”

投行艾福科尔的看法则是:“利率倒挂抑制投资者对风险的胃口,但美国消费者依然强劲。失业率和通货膨胀率较低,工资增长稳定,支持消费,约占国内生产总值的70%。只要消费增长保持强劲,衰退就不太可能发生。即便如此,如果消费者信心受到不确定性的影响,股市将面临更严重的阻力。”

经济衰退预警对贸易战的影响

很明显,当经济衰退的阴影笼罩着全球投资者的信心时,它可能会成为“自我实现的预言。”

2008年美国引发的大衰退也是中美关系的“分水岭”。中国通过向西方市场注入流动性来缓解2008年的金融危机,很多评论家认为,当时中国乘着奥运的气势而“不可一世”,认为美国的经济衰退证明了美国体制的问题,其中的消长形成接下来中美互动一个重要的心理因素,也就是在中国政策制定者眼中:中国厉害了,美国衰弱了。

但2008年的美国金融危机反映了美国从国家、企业、到个人资产负债表的透支,当时中国并没有对应的债务问题。而今,中国地方政府和企业的债务堪忧。

摩根士丹利在研究报告中指出,7月份的资料显示,企业的信心和经济活动到今年的第三季度将会持续放缓。全球的采购经理指数(PMI)和生产指数已经连续两月收缩,显示七年来最低的状况。

如果特朗普宣布的9月关税如期实施,摩根士丹利预估全球的增长率将在今年底达到2.8%,为7年来最低,并且即使是财政政策放宽的情况下,在2020年的前半年将维持在2.8%到3%之间的弱势。

摩根士丹利分析了以下四个可能场景:



以上的这个模型尚未考虑中国对美国商品施加的报复性关税,以及美国回应的加码。在恶化的情况下,全球性经济衰退势必提早到来。

特朗普如何面对“特朗普经济衰退”?

特朗普当然知道,在选举前面对经济衰退说的现任总统很少有第二个任期可言。面对R(recession)字,特朗普有三招:打鸡血、怪美联储、怪中国。

在8月14日的股灾日,特朗普用两则推文量描述和中国的关税战,甚至暗示将贸易战与香港问题挂钩:“前几天与中国的通话呈现一些积极的事。他们正在以货币贬值和在对系统灌注资金来吃掉关税的损失……中国失去了数百万个就业岗位,去了其他非关税国家。成千上万的公司正在离开中国。当然中国政府想要达成协议。让他们先人道地处理香港事件!”

同时,特朗普强调:“与其他人国家不同,我们的经济强劲!”“疯狂的利率倒挂! 我们应该很容易获得丰厚的回报和收益,但美联储正在阻止我们。我们会赢!”

隔天(8月15日),特朗普继续鼓吹美国经济的强势:“沃尔玛是美国目前经济运行的一个很好的指标,刚刚发布了很好的数据。与其他国家不同,我们的国家运行良好!不要让假新闻误导你。”

“到目前为止,美国是世界上最大、最强健、最有影响力的经济体,甚至还没有任何国家可以接近!随着其他国家步履蹒跚,我们只会变得更强大。消费者正处于有史以来最好的状态,现金充足。商业乐观情绪空前高涨!”

在为美国打鸡血的同时,特朗普另一个常用手法是唱衰中国。8月15日在推文中引用美国保守派智库传承基金会的经济增长项目特邀访问学者史蒂夫•摩尔的话:

“如果没有与美国达成贸易协议,中国可能会首次陷入多年的衰退(或更糟糕!)。目前中国正面临撤资。此外,美联储太过严厉了(我同意)。”

怪罪美联储似乎是特朗普的首选推辞。“我们正在与中国的竞争中大获全胜。公司和工作正在逃离(中国)。我们的物价没有上涨,在某些情况下,还有所下降。 中国不是我们的问题,尽管香港没有帮助。我们的问题在于美联储。利率提高地太多太快。现在削减太慢……”

特朗普19日又把美联储数落了一顿,批评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可怕地缺乏远见。”特朗普认为美联储应该将基准利率下调1个百分点,然而按照往例,通常只有在美国经济接近经济衰退边缘时美联储才会考虑这种措施。23日关税战再度升级时,他再次埋怨美联储“啥都不干”!

但如前所述,摩根士丹利认为,如果中美在近期内无法达成贸易协议,即使美联储降息,也无法完全止痛,关键是利率政策和经济刺激政策也不足以提升企业的信心。鲍威尔周五在一场演讲中表示,如有需要美联储将很快进一步降息,但他没有提出具体的承诺。事实上,鲍威尔告诫说,美联储的工具并不适合应对企业和投资者对不断升级的贸易战的焦虑。

一旦全球经济显著放缓,美国必不能置身事外,这是因为在过去30年间,美国经济与世界体系的联系更为紧密。根据摩根士丹利和IMF的数据,1990年美国股市和世界的股市的同步性从20%爬升到了最近(7月19日)的69%;美国在海外的资产和负债从1990年的84%,上升到今年第一季度的304%。而以购买力平价而言,美国占世界GDP的比例从1990年的22%降到今年第一季度的15%。

特朗普不时要对中国经济喊话来替自己壮胆,但事实上他几番折腾,可能玩坏了谈判的筹码也泄了底气。而贸易战所带来的长期的高度不确定性,更会减低投资者和企业投资的意愿。

另外香港因素将带来更大的不确定性。香港作为外资进入中国和中国对外出口的中转站,一旦地位受到挑战,对中国经济和全球增长的负面影响,令人思及不寒而栗。

从这些角度看来,对于特朗普来说,经济衰退的灰犀牛已经浮出地表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如果全球经济衰退,我们将面对怎样的世界?衰退魅影造成的心理因素又将在中美贸易谈判中扮演什么角色?



撰文 | 刘裘蒂

OR--商业新媒体 】8月14日美股经历了今年以来最大的重创,仿佛不用打开奈飞或优酷,一部世纪灾难片就迫在眼前: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呈现自由落体状态,一日下跌800点,跌幅超过3%。标准普尔500指数下跌2.93%,纳斯达克指数下跌超过3%。

股市“中邪”原来是基于华尔街流传已久的“迷信”:当美国政府债券出现所谓“收益率曲线倒挂”的现象时,意味着经济衰退的前兆。美国通常以连续两个季度的国内生产总值(GDP)下降为经济衰退的标志。

按照常理,长期债券的利率必须高于短期债券的利率,这是因为长期债券持有的风险随着时间拖长而增高,反映更多不可测的因素,因此而当短期债券的利率高于长期债券的利率时,称为“反向收益率曲线”或“利率倒挂”,正如上周市场抛售是基于当时基准10年期国债收益率(1.584%)低于2年期利率(1.587%),这一现象在过去半个世纪里,预示了最近的六次经济衰退。

这次长期收益率的暴跌更加触目惊心,使现在利率还不到去年秋天的一半,再一次扭转了收益率曲线,短期与长期收益率的差距缩小到2007年初的水平,当时正值灾难性金融危机和1930年代以来最严重的衰退前夕。

如果全球性经济衰退真的来了,我们将会面对怎样的世界?其实耶鲁大学诺贝尔奖得主经济学家罗伯特•席勒在今年3月间便断言未来的18个月出现经济衰退的几率很高;投资人吉姆•罗杰斯早在2017年便开始预言“我们这辈子最糟的股市崩盘要来了。”

8月初特朗普猝不及防地宣布,从9月1日开始,美国将对此前未加征关税的剩余3000亿美元进口中国产品加收10%的关税,当时摩根士丹利便在投资者报告里表示,如果贸易战进一步升级,美国对所有从中国进口的产品征收25%的关税持续达 4-6个月,全球经济将在三个季度内进入衰退。

8月23日中国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宣布对美商品加征关税,对原产于美国的5078个税目、约750亿美元商品,分两批自9月1日和12月15日起加征10%、5%不等关税。有鉴于此,特朗普发推文表示他将把现有的和计划中的关税税率提高5个百分点。也就是说,已经实施的约250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关税将于10月1日升至30%,而计划于9月1日和12月15日生效的对价值3000亿中国商品的关税将进一步增加至15%。这些举措如果真正实施,将使得摩根士丹利的预测模型变得更为凄惨。

如果世界两个最大经济体同时进入严重下行,甚至衰退,该会对世界强权势力的消长有何影响?在此之前,可能衰退的魅影所造成的心理因素,又将在中美贸易谈判中扮演什么角色?

8月14日公布的数据显示,德国经济从4月到6月收缩了0.1%,而且在过去的一年里一直吃紧。德意志银行分析师预测,本季度德国经济将继续萎缩,符合经济衰退的技术定义。而中国工厂的增长速度正在以近20年来从未见过的速度放缓,中国7月份的工厂产量降至17年来的最低水平。之前尽管中国公布的贸易数据强于预期,但工业产出数据是另一个迹象,表明在贸易战和中国债务问题的重压下,中国整体增长率继续放缓。

美国经济学界和媒体将德国和中国经济的下行,归因于特朗普挑起的全球关税战和对中国全面的贸易战,并认为很可能会蔓延到美国。

目前推特的一个热搜词#Trumprecession(#特朗普经济衰退),已经成为民主党人和反特朗普人热爱的标签。

“利率倒挂”能准确预测经济衰退吗?

收益率曲线的陡峭是指长期和短期国债收益率之间的差距,在过去一段时间这种差距已经缩小。反向收益率曲线通常发生在经济收缩期,意味着投资者预期利率会下降。8月中之前有一段时间,反向只是一部分长期和短期债券收益率之间的一些利差降到零以下,10年期和2年期国债之间的利差仍然是正的。但这次2年期国债收益率高于10年期国债收益率。

美国资产管理公司联博的研究部门最近发文指出,虽然在过去的45年里,美国每次经济衰退之前,都出现了“利率倒挂”,但并非所有的“利率倒挂”都必定带来经济衰退,而且即使收益率曲线反转确实预示了经济衰退,两者之间的时间间隔也很长。

这次曲线反转的原因可能是大量全球投资者寻求避险的美国国债,长期收益率(如30年期美国国债在8月15日的收益率为1.98%)的暴跌也是投资者焦虑的症状。债券收益率的下跌方向与价格相反,当投资者抢着购买债券时,债券价格上升。

由于欧元区和日本政府债券收益率处于负值,美国国债的替代品不多。这反映了基于多方面的焦虑:美中贸易战升级、全球经济放缓、香港动乱以及其他破坏性因素。

美联储在2018年停止加息,甚至在7月实施降息,预计将进一步降息。随着去年财政顺风减弱,美国经济在最近几个季度放缓。美国正处于历史上最长的经济扩张期,尽管在第二季度从今年第一季度的3.1%放缓至2.1%,仍显示增长,并且消费者状况良好。失业率在4%以下,而利率下降应有助于消费者再融资(以条件较佳的新贷款取代旧贷款)并维持支出。

因此利率倒挂不是经济衰退的原因,而可能反映了市场对全球政治环境的焦虑,投资者将继续担心衰退的风险,但这并不意味着市场完全没有提供良好回报的机会。

有许多经济观察家甚至认为,有时候收益率曲线会给出错误的信号。目前美国零售销售和失业救济申请等经济数据保持相当好的势头。因此尽管收益率曲线反转不是好消息,但也没有必要引起恐慌。

而彭博社最近有篇文章的标题是:“如果出现经济衰退,那将是中国制造的。”这意味着“结束了该国融入世界经济而推动了30年的增长 。”新的数据显示,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目前与其贸易有关的疲软正在影响其他国家,包括德国,因为后者向中国出口大量的车辆、机械和其他商品。

从贸易战来说,前面讲到的双向报复性关税,如果北京和华盛顿继续加剧紧张局势,商业信心可能会暴跌。

另外一个黑天鹅是香港最近的动荡。香港特别行政区财政司司长陈茂波在8月中表示,香港经济今年将难以扩张,将生产总值增长预测从2%-3%下调至0%-1%。同时还宣布了财政支持措施,提出超过20亿美元刺激经济的计划。

另一个大风险是:各个中央银行有可能未能即时采取行动,导致金融市场的负面反应,进而影响实体经济。美联储上个月宣布11年来的首次降息,欧洲央行也暗示将在9月推出更多刺激措施。中国也面临着四年来首次降息的压力。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7月将今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期下调至3.2%,为2009年以来最疲弱的增长率。它还将2020年的预期下调至3.5%。并警告说,如果贸易争端进一步升级,2020年的经济增长将被削减半个百分点。

同时美国银行调查的资产经理中,超过三分之一的人预计未来12个月将出现全球衰退。但有不少华尔街的机构认同联博研究报告的看法,认为经济衰退并不是铁板钉钉的事。

费希尔投资公司高级副总裁艾伦•安德森指出,美国总体利率相对较低,这可能最终刺激贷款需求。目前的负面市场情绪最终将消退,信心将增长。因此这更像2011年和2015年之间的短暂回调,而不是像2008年的全面熊市。

瑞银的分析师则认为:“债券收益率预示着经济衰退的风险,不会那么快……与贸易冲突不同,利率倒挂本身对经济影响有限。相反,它对经济健康的信号才是最重要的,而且不像一些投资者担心的那样消极。首先,在最初的反转和衰退开始之间有一个长期的和可变的滞后:平均22个月,过去五次衰退所显示的滞后期约在10个月到36个月不等。此外,美国国债收益率正受到全球近16万亿美元主权债券的拖累,收益率为负,扭曲了它们对美国经济活动的信号。最后,利率倒挂的时间长度很重要,如果美联储降息成功地使曲线平稳地变陡,进入正区间,这一短暂的曲线反转可能是一个过早的衰退信号。”

投行艾福科尔的看法则是:“利率倒挂抑制投资者对风险的胃口,但美国消费者依然强劲。失业率和通货膨胀率较低,工资增长稳定,支持消费,约占国内生产总值的70%。只要消费增长保持强劲,衰退就不太可能发生。即便如此,如果消费者信心受到不确定性的影响,股市将面临更严重的阻力。”

经济衰退预警对贸易战的影响

很明显,当经济衰退的阴影笼罩着全球投资者的信心时,它可能会成为“自我实现的预言。”

2008年美国引发的大衰退也是中美关系的“分水岭”。中国通过向西方市场注入流动性来缓解2008年的金融危机,很多评论家认为,当时中国乘着奥运的气势而“不可一世”,认为美国的经济衰退证明了美国体制的问题,其中的消长形成接下来中美互动一个重要的心理因素,也就是在中国政策制定者眼中:中国厉害了,美国衰弱了。

但2008年的美国金融危机反映了美国从国家、企业、到个人资产负债表的透支,当时中国并没有对应的债务问题。而今,中国地方政府和企业的债务堪忧。

摩根士丹利在研究报告中指出,7月份的资料显示,企业的信心和经济活动到今年的第三季度将会持续放缓。全球的采购经理指数(PMI)和生产指数已经连续两月收缩,显示七年来最低的状况。

如果特朗普宣布的9月关税如期实施,摩根士丹利预估全球的增长率将在今年底达到2.8%,为7年来最低,并且即使是财政政策放宽的情况下,在2020年的前半年将维持在2.8%到3%之间的弱势。

摩根士丹利分析了以下四个可能场景:



以上的这个模型尚未考虑中国对美国商品施加的报复性关税,以及美国回应的加码。在恶化的情况下,全球性经济衰退势必提早到来。

特朗普如何面对“特朗普经济衰退”?

特朗普当然知道,在选举前面对经济衰退说的现任总统很少有第二个任期可言。面对R(recession)字,特朗普有三招:打鸡血、怪美联储、怪中国。

在8月14日的股灾日,特朗普用两则推文量描述和中国的关税战,甚至暗示将贸易战与香港问题挂钩:“前几天与中国的通话呈现一些积极的事。他们正在以货币贬值和在对系统灌注资金来吃掉关税的损失……中国失去了数百万个就业岗位,去了其他非关税国家。成千上万的公司正在离开中国。当然中国政府想要达成协议。让他们先人道地处理香港事件!”

同时,特朗普强调:“与其他人国家不同,我们的经济强劲!”“疯狂的利率倒挂! 我们应该很容易获得丰厚的回报和收益,但美联储正在阻止我们。我们会赢!”

隔天(8月15日),特朗普继续鼓吹美国经济的强势:“沃尔玛是美国目前经济运行的一个很好的指标,刚刚发布了很好的数据。与其他国家不同,我们的国家运行良好!不要让假新闻误导你。”

“到目前为止,美国是世界上最大、最强健、最有影响力的经济体,甚至还没有任何国家可以接近!随着其他国家步履蹒跚,我们只会变得更强大。消费者正处于有史以来最好的状态,现金充足。商业乐观情绪空前高涨!”

在为美国打鸡血的同时,特朗普另一个常用手法是唱衰中国。8月15日在推文中引用美国保守派智库传承基金会的经济增长项目特邀访问学者史蒂夫•摩尔的话:

“如果没有与美国达成贸易协议,中国可能会首次陷入多年的衰退(或更糟糕!)。目前中国正面临撤资。此外,美联储太过严厉了(我同意)。”

怪罪美联储似乎是特朗普的首选推辞。“我们正在与中国的竞争中大获全胜。公司和工作正在逃离(中国)。我们的物价没有上涨,在某些情况下,还有所下降。 中国不是我们的问题,尽管香港没有帮助。我们的问题在于美联储。利率提高地太多太快。现在削减太慢……”

特朗普19日又把美联储数落了一顿,批评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可怕地缺乏远见。”特朗普认为美联储应该将基准利率下调1个百分点,然而按照往例,通常只有在美国经济接近经济衰退边缘时美联储才会考虑这种措施。23日关税战再度升级时,他再次埋怨美联储“啥都不干”!

但如前所述,摩根士丹利认为,如果中美在近期内无法达成贸易协议,即使美联储降息,也无法完全止痛,关键是利率政策和经济刺激政策也不足以提升企业的信心。鲍威尔周五在一场演讲中表示,如有需要美联储将很快进一步降息,但他没有提出具体的承诺。事实上,鲍威尔告诫说,美联储的工具并不适合应对企业和投资者对不断升级的贸易战的焦虑。

一旦全球经济显著放缓,美国必不能置身事外,这是因为在过去30年间,美国经济与世界体系的联系更为紧密。根据摩根士丹利和IMF的数据,1990年美国股市和世界的股市的同步性从20%爬升到了最近(7月19日)的69%;美国在海外的资产和负债从1990年的84%,上升到今年第一季度的304%。而以购买力平价而言,美国占世界GDP的比例从1990年的22%降到今年第一季度的15%。

特朗普不时要对中国经济喊话来替自己壮胆,但事实上他几番折腾,可能玩坏了谈判的筹码也泄了底气。而贸易战所带来的长期的高度不确定性,更会减低投资者和企业投资的意愿。

另外香港因素将带来更大的不确定性。香港作为外资进入中国和中国对外出口的中转站,一旦地位受到挑战,对中国经济和全球增长的负面影响,令人思及不寒而栗。

从这些角度看来,对于特朗普来说,经济衰退的灰犀牛已经浮出地表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我们距离全球经济衰退有多远?

发布日期:2019-08-26 07:12
摘要:如果全球经济衰退,我们将面对怎样的世界?衰退魅影造成的心理因素又将在中美贸易谈判中扮演什么角色?



撰文 | 刘裘蒂

OR--商业新媒体 】8月14日美股经历了今年以来最大的重创,仿佛不用打开奈飞或优酷,一部世纪灾难片就迫在眼前: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呈现自由落体状态,一日下跌800点,跌幅超过3%。标准普尔500指数下跌2.93%,纳斯达克指数下跌超过3%。

股市“中邪”原来是基于华尔街流传已久的“迷信”:当美国政府债券出现所谓“收益率曲线倒挂”的现象时,意味着经济衰退的前兆。美国通常以连续两个季度的国内生产总值(GDP)下降为经济衰退的标志。

按照常理,长期债券的利率必须高于短期债券的利率,这是因为长期债券持有的风险随着时间拖长而增高,反映更多不可测的因素,因此而当短期债券的利率高于长期债券的利率时,称为“反向收益率曲线”或“利率倒挂”,正如上周市场抛售是基于当时基准10年期国债收益率(1.584%)低于2年期利率(1.587%),这一现象在过去半个世纪里,预示了最近的六次经济衰退。

这次长期收益率的暴跌更加触目惊心,使现在利率还不到去年秋天的一半,再一次扭转了收益率曲线,短期与长期收益率的差距缩小到2007年初的水平,当时正值灾难性金融危机和1930年代以来最严重的衰退前夕。

如果全球性经济衰退真的来了,我们将会面对怎样的世界?其实耶鲁大学诺贝尔奖得主经济学家罗伯特•席勒在今年3月间便断言未来的18个月出现经济衰退的几率很高;投资人吉姆•罗杰斯早在2017年便开始预言“我们这辈子最糟的股市崩盘要来了。”

8月初特朗普猝不及防地宣布,从9月1日开始,美国将对此前未加征关税的剩余3000亿美元进口中国产品加收10%的关税,当时摩根士丹利便在投资者报告里表示,如果贸易战进一步升级,美国对所有从中国进口的产品征收25%的关税持续达 4-6个月,全球经济将在三个季度内进入衰退。

8月23日中国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宣布对美商品加征关税,对原产于美国的5078个税目、约750亿美元商品,分两批自9月1日和12月15日起加征10%、5%不等关税。有鉴于此,特朗普发推文表示他将把现有的和计划中的关税税率提高5个百分点。也就是说,已经实施的约250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关税将于10月1日升至30%,而计划于9月1日和12月15日生效的对价值3000亿中国商品的关税将进一步增加至15%。这些举措如果真正实施,将使得摩根士丹利的预测模型变得更为凄惨。

如果世界两个最大经济体同时进入严重下行,甚至衰退,该会对世界强权势力的消长有何影响?在此之前,可能衰退的魅影所造成的心理因素,又将在中美贸易谈判中扮演什么角色?

8月14日公布的数据显示,德国经济从4月到6月收缩了0.1%,而且在过去的一年里一直吃紧。德意志银行分析师预测,本季度德国经济将继续萎缩,符合经济衰退的技术定义。而中国工厂的增长速度正在以近20年来从未见过的速度放缓,中国7月份的工厂产量降至17年来的最低水平。之前尽管中国公布的贸易数据强于预期,但工业产出数据是另一个迹象,表明在贸易战和中国债务问题的重压下,中国整体增长率继续放缓。

美国经济学界和媒体将德国和中国经济的下行,归因于特朗普挑起的全球关税战和对中国全面的贸易战,并认为很可能会蔓延到美国。

目前推特的一个热搜词#Trumprecession(#特朗普经济衰退),已经成为民主党人和反特朗普人热爱的标签。

“利率倒挂”能准确预测经济衰退吗?

收益率曲线的陡峭是指长期和短期国债收益率之间的差距,在过去一段时间这种差距已经缩小。反向收益率曲线通常发生在经济收缩期,意味着投资者预期利率会下降。8月中之前有一段时间,反向只是一部分长期和短期债券收益率之间的一些利差降到零以下,10年期和2年期国债之间的利差仍然是正的。但这次2年期国债收益率高于10年期国债收益率。

美国资产管理公司联博的研究部门最近发文指出,虽然在过去的45年里,美国每次经济衰退之前,都出现了“利率倒挂”,但并非所有的“利率倒挂”都必定带来经济衰退,而且即使收益率曲线反转确实预示了经济衰退,两者之间的时间间隔也很长。

这次曲线反转的原因可能是大量全球投资者寻求避险的美国国债,长期收益率(如30年期美国国债在8月15日的收益率为1.98%)的暴跌也是投资者焦虑的症状。债券收益率的下跌方向与价格相反,当投资者抢着购买债券时,债券价格上升。

由于欧元区和日本政府债券收益率处于负值,美国国债的替代品不多。这反映了基于多方面的焦虑:美中贸易战升级、全球经济放缓、香港动乱以及其他破坏性因素。

美联储在2018年停止加息,甚至在7月实施降息,预计将进一步降息。随着去年财政顺风减弱,美国经济在最近几个季度放缓。美国正处于历史上最长的经济扩张期,尽管在第二季度从今年第一季度的3.1%放缓至2.1%,仍显示增长,并且消费者状况良好。失业率在4%以下,而利率下降应有助于消费者再融资(以条件较佳的新贷款取代旧贷款)并维持支出。

因此利率倒挂不是经济衰退的原因,而可能反映了市场对全球政治环境的焦虑,投资者将继续担心衰退的风险,但这并不意味着市场完全没有提供良好回报的机会。

有许多经济观察家甚至认为,有时候收益率曲线会给出错误的信号。目前美国零售销售和失业救济申请等经济数据保持相当好的势头。因此尽管收益率曲线反转不是好消息,但也没有必要引起恐慌。

而彭博社最近有篇文章的标题是:“如果出现经济衰退,那将是中国制造的。”这意味着“结束了该国融入世界经济而推动了30年的增长 。”新的数据显示,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目前与其贸易有关的疲软正在影响其他国家,包括德国,因为后者向中国出口大量的车辆、机械和其他商品。

从贸易战来说,前面讲到的双向报复性关税,如果北京和华盛顿继续加剧紧张局势,商业信心可能会暴跌。

另外一个黑天鹅是香港最近的动荡。香港特别行政区财政司司长陈茂波在8月中表示,香港经济今年将难以扩张,将生产总值增长预测从2%-3%下调至0%-1%。同时还宣布了财政支持措施,提出超过20亿美元刺激经济的计划。

另一个大风险是:各个中央银行有可能未能即时采取行动,导致金融市场的负面反应,进而影响实体经济。美联储上个月宣布11年来的首次降息,欧洲央行也暗示将在9月推出更多刺激措施。中国也面临着四年来首次降息的压力。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7月将今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期下调至3.2%,为2009年以来最疲弱的增长率。它还将2020年的预期下调至3.5%。并警告说,如果贸易争端进一步升级,2020年的经济增长将被削减半个百分点。

同时美国银行调查的资产经理中,超过三分之一的人预计未来12个月将出现全球衰退。但有不少华尔街的机构认同联博研究报告的看法,认为经济衰退并不是铁板钉钉的事。

费希尔投资公司高级副总裁艾伦•安德森指出,美国总体利率相对较低,这可能最终刺激贷款需求。目前的负面市场情绪最终将消退,信心将增长。因此这更像2011年和2015年之间的短暂回调,而不是像2008年的全面熊市。

瑞银的分析师则认为:“债券收益率预示着经济衰退的风险,不会那么快……与贸易冲突不同,利率倒挂本身对经济影响有限。相反,它对经济健康的信号才是最重要的,而且不像一些投资者担心的那样消极。首先,在最初的反转和衰退开始之间有一个长期的和可变的滞后:平均22个月,过去五次衰退所显示的滞后期约在10个月到36个月不等。此外,美国国债收益率正受到全球近16万亿美元主权债券的拖累,收益率为负,扭曲了它们对美国经济活动的信号。最后,利率倒挂的时间长度很重要,如果美联储降息成功地使曲线平稳地变陡,进入正区间,这一短暂的曲线反转可能是一个过早的衰退信号。”

投行艾福科尔的看法则是:“利率倒挂抑制投资者对风险的胃口,但美国消费者依然强劲。失业率和通货膨胀率较低,工资增长稳定,支持消费,约占国内生产总值的70%。只要消费增长保持强劲,衰退就不太可能发生。即便如此,如果消费者信心受到不确定性的影响,股市将面临更严重的阻力。”

经济衰退预警对贸易战的影响

很明显,当经济衰退的阴影笼罩着全球投资者的信心时,它可能会成为“自我实现的预言。”

2008年美国引发的大衰退也是中美关系的“分水岭”。中国通过向西方市场注入流动性来缓解2008年的金融危机,很多评论家认为,当时中国乘着奥运的气势而“不可一世”,认为美国的经济衰退证明了美国体制的问题,其中的消长形成接下来中美互动一个重要的心理因素,也就是在中国政策制定者眼中:中国厉害了,美国衰弱了。

但2008年的美国金融危机反映了美国从国家、企业、到个人资产负债表的透支,当时中国并没有对应的债务问题。而今,中国地方政府和企业的债务堪忧。

摩根士丹利在研究报告中指出,7月份的资料显示,企业的信心和经济活动到今年的第三季度将会持续放缓。全球的采购经理指数(PMI)和生产指数已经连续两月收缩,显示七年来最低的状况。

如果特朗普宣布的9月关税如期实施,摩根士丹利预估全球的增长率将在今年底达到2.8%,为7年来最低,并且即使是财政政策放宽的情况下,在2020年的前半年将维持在2.8%到3%之间的弱势。

摩根士丹利分析了以下四个可能场景:



以上的这个模型尚未考虑中国对美国商品施加的报复性关税,以及美国回应的加码。在恶化的情况下,全球性经济衰退势必提早到来。

特朗普如何面对“特朗普经济衰退”?

特朗普当然知道,在选举前面对经济衰退说的现任总统很少有第二个任期可言。面对R(recession)字,特朗普有三招:打鸡血、怪美联储、怪中国。

在8月14日的股灾日,特朗普用两则推文量描述和中国的关税战,甚至暗示将贸易战与香港问题挂钩:“前几天与中国的通话呈现一些积极的事。他们正在以货币贬值和在对系统灌注资金来吃掉关税的损失……中国失去了数百万个就业岗位,去了其他非关税国家。成千上万的公司正在离开中国。当然中国政府想要达成协议。让他们先人道地处理香港事件!”

同时,特朗普强调:“与其他人国家不同,我们的经济强劲!”“疯狂的利率倒挂! 我们应该很容易获得丰厚的回报和收益,但美联储正在阻止我们。我们会赢!”

隔天(8月15日),特朗普继续鼓吹美国经济的强势:“沃尔玛是美国目前经济运行的一个很好的指标,刚刚发布了很好的数据。与其他国家不同,我们的国家运行良好!不要让假新闻误导你。”

“到目前为止,美国是世界上最大、最强健、最有影响力的经济体,甚至还没有任何国家可以接近!随着其他国家步履蹒跚,我们只会变得更强大。消费者正处于有史以来最好的状态,现金充足。商业乐观情绪空前高涨!”

在为美国打鸡血的同时,特朗普另一个常用手法是唱衰中国。8月15日在推文中引用美国保守派智库传承基金会的经济增长项目特邀访问学者史蒂夫•摩尔的话:

“如果没有与美国达成贸易协议,中国可能会首次陷入多年的衰退(或更糟糕!)。目前中国正面临撤资。此外,美联储太过严厉了(我同意)。”

怪罪美联储似乎是特朗普的首选推辞。“我们正在与中国的竞争中大获全胜。公司和工作正在逃离(中国)。我们的物价没有上涨,在某些情况下,还有所下降。 中国不是我们的问题,尽管香港没有帮助。我们的问题在于美联储。利率提高地太多太快。现在削减太慢……”

特朗普19日又把美联储数落了一顿,批评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可怕地缺乏远见。”特朗普认为美联储应该将基准利率下调1个百分点,然而按照往例,通常只有在美国经济接近经济衰退边缘时美联储才会考虑这种措施。23日关税战再度升级时,他再次埋怨美联储“啥都不干”!

但如前所述,摩根士丹利认为,如果中美在近期内无法达成贸易协议,即使美联储降息,也无法完全止痛,关键是利率政策和经济刺激政策也不足以提升企业的信心。鲍威尔周五在一场演讲中表示,如有需要美联储将很快进一步降息,但他没有提出具体的承诺。事实上,鲍威尔告诫说,美联储的工具并不适合应对企业和投资者对不断升级的贸易战的焦虑。

一旦全球经济显著放缓,美国必不能置身事外,这是因为在过去30年间,美国经济与世界体系的联系更为紧密。根据摩根士丹利和IMF的数据,1990年美国股市和世界的股市的同步性从20%爬升到了最近(7月19日)的69%;美国在海外的资产和负债从1990年的84%,上升到今年第一季度的304%。而以购买力平价而言,美国占世界GDP的比例从1990年的22%降到今年第一季度的15%。

特朗普不时要对中国经济喊话来替自己壮胆,但事实上他几番折腾,可能玩坏了谈判的筹码也泄了底气。而贸易战所带来的长期的高度不确定性,更会减低投资者和企业投资的意愿。

另外香港因素将带来更大的不确定性。香港作为外资进入中国和中国对外出口的中转站,一旦地位受到挑战,对中国经济和全球增长的负面影响,令人思及不寒而栗。

从这些角度看来,对于特朗普来说,经济衰退的灰犀牛已经浮出地表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如果全球经济衰退,我们将面对怎样的世界?衰退魅影造成的心理因素又将在中美贸易谈判中扮演什么角色?



撰文 | 刘裘蒂

OR--商业新媒体 】8月14日美股经历了今年以来最大的重创,仿佛不用打开奈飞或优酷,一部世纪灾难片就迫在眼前: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呈现自由落体状态,一日下跌800点,跌幅超过3%。标准普尔500指数下跌2.93%,纳斯达克指数下跌超过3%。

股市“中邪”原来是基于华尔街流传已久的“迷信”:当美国政府债券出现所谓“收益率曲线倒挂”的现象时,意味着经济衰退的前兆。美国通常以连续两个季度的国内生产总值(GDP)下降为经济衰退的标志。

按照常理,长期债券的利率必须高于短期债券的利率,这是因为长期债券持有的风险随着时间拖长而增高,反映更多不可测的因素,因此而当短期债券的利率高于长期债券的利率时,称为“反向收益率曲线”或“利率倒挂”,正如上周市场抛售是基于当时基准10年期国债收益率(1.584%)低于2年期利率(1.587%),这一现象在过去半个世纪里,预示了最近的六次经济衰退。

这次长期收益率的暴跌更加触目惊心,使现在利率还不到去年秋天的一半,再一次扭转了收益率曲线,短期与长期收益率的差距缩小到2007年初的水平,当时正值灾难性金融危机和1930年代以来最严重的衰退前夕。

如果全球性经济衰退真的来了,我们将会面对怎样的世界?其实耶鲁大学诺贝尔奖得主经济学家罗伯特•席勒在今年3月间便断言未来的18个月出现经济衰退的几率很高;投资人吉姆•罗杰斯早在2017年便开始预言“我们这辈子最糟的股市崩盘要来了。”

8月初特朗普猝不及防地宣布,从9月1日开始,美国将对此前未加征关税的剩余3000亿美元进口中国产品加收10%的关税,当时摩根士丹利便在投资者报告里表示,如果贸易战进一步升级,美国对所有从中国进口的产品征收25%的关税持续达 4-6个月,全球经济将在三个季度内进入衰退。

8月23日中国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宣布对美商品加征关税,对原产于美国的5078个税目、约750亿美元商品,分两批自9月1日和12月15日起加征10%、5%不等关税。有鉴于此,特朗普发推文表示他将把现有的和计划中的关税税率提高5个百分点。也就是说,已经实施的约250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关税将于10月1日升至30%,而计划于9月1日和12月15日生效的对价值3000亿中国商品的关税将进一步增加至15%。这些举措如果真正实施,将使得摩根士丹利的预测模型变得更为凄惨。

如果世界两个最大经济体同时进入严重下行,甚至衰退,该会对世界强权势力的消长有何影响?在此之前,可能衰退的魅影所造成的心理因素,又将在中美贸易谈判中扮演什么角色?

8月14日公布的数据显示,德国经济从4月到6月收缩了0.1%,而且在过去的一年里一直吃紧。德意志银行分析师预测,本季度德国经济将继续萎缩,符合经济衰退的技术定义。而中国工厂的增长速度正在以近20年来从未见过的速度放缓,中国7月份的工厂产量降至17年来的最低水平。之前尽管中国公布的贸易数据强于预期,但工业产出数据是另一个迹象,表明在贸易战和中国债务问题的重压下,中国整体增长率继续放缓。

美国经济学界和媒体将德国和中国经济的下行,归因于特朗普挑起的全球关税战和对中国全面的贸易战,并认为很可能会蔓延到美国。

目前推特的一个热搜词#Trumprecession(#特朗普经济衰退),已经成为民主党人和反特朗普人热爱的标签。

“利率倒挂”能准确预测经济衰退吗?

收益率曲线的陡峭是指长期和短期国债收益率之间的差距,在过去一段时间这种差距已经缩小。反向收益率曲线通常发生在经济收缩期,意味着投资者预期利率会下降。8月中之前有一段时间,反向只是一部分长期和短期债券收益率之间的一些利差降到零以下,10年期和2年期国债之间的利差仍然是正的。但这次2年期国债收益率高于10年期国债收益率。

美国资产管理公司联博的研究部门最近发文指出,虽然在过去的45年里,美国每次经济衰退之前,都出现了“利率倒挂”,但并非所有的“利率倒挂”都必定带来经济衰退,而且即使收益率曲线反转确实预示了经济衰退,两者之间的时间间隔也很长。

这次曲线反转的原因可能是大量全球投资者寻求避险的美国国债,长期收益率(如30年期美国国债在8月15日的收益率为1.98%)的暴跌也是投资者焦虑的症状。债券收益率的下跌方向与价格相反,当投资者抢着购买债券时,债券价格上升。

由于欧元区和日本政府债券收益率处于负值,美国国债的替代品不多。这反映了基于多方面的焦虑:美中贸易战升级、全球经济放缓、香港动乱以及其他破坏性因素。

美联储在2018年停止加息,甚至在7月实施降息,预计将进一步降息。随着去年财政顺风减弱,美国经济在最近几个季度放缓。美国正处于历史上最长的经济扩张期,尽管在第二季度从今年第一季度的3.1%放缓至2.1%,仍显示增长,并且消费者状况良好。失业率在4%以下,而利率下降应有助于消费者再融资(以条件较佳的新贷款取代旧贷款)并维持支出。

因此利率倒挂不是经济衰退的原因,而可能反映了市场对全球政治环境的焦虑,投资者将继续担心衰退的风险,但这并不意味着市场完全没有提供良好回报的机会。

有许多经济观察家甚至认为,有时候收益率曲线会给出错误的信号。目前美国零售销售和失业救济申请等经济数据保持相当好的势头。因此尽管收益率曲线反转不是好消息,但也没有必要引起恐慌。

而彭博社最近有篇文章的标题是:“如果出现经济衰退,那将是中国制造的。”这意味着“结束了该国融入世界经济而推动了30年的增长 。”新的数据显示,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目前与其贸易有关的疲软正在影响其他国家,包括德国,因为后者向中国出口大量的车辆、机械和其他商品。

从贸易战来说,前面讲到的双向报复性关税,如果北京和华盛顿继续加剧紧张局势,商业信心可能会暴跌。

另外一个黑天鹅是香港最近的动荡。香港特别行政区财政司司长陈茂波在8月中表示,香港经济今年将难以扩张,将生产总值增长预测从2%-3%下调至0%-1%。同时还宣布了财政支持措施,提出超过20亿美元刺激经济的计划。

另一个大风险是:各个中央银行有可能未能即时采取行动,导致金融市场的负面反应,进而影响实体经济。美联储上个月宣布11年来的首次降息,欧洲央行也暗示将在9月推出更多刺激措施。中国也面临着四年来首次降息的压力。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7月将今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期下调至3.2%,为2009年以来最疲弱的增长率。它还将2020年的预期下调至3.5%。并警告说,如果贸易争端进一步升级,2020年的经济增长将被削减半个百分点。

同时美国银行调查的资产经理中,超过三分之一的人预计未来12个月将出现全球衰退。但有不少华尔街的机构认同联博研究报告的看法,认为经济衰退并不是铁板钉钉的事。

费希尔投资公司高级副总裁艾伦•安德森指出,美国总体利率相对较低,这可能最终刺激贷款需求。目前的负面市场情绪最终将消退,信心将增长。因此这更像2011年和2015年之间的短暂回调,而不是像2008年的全面熊市。

瑞银的分析师则认为:“债券收益率预示着经济衰退的风险,不会那么快……与贸易冲突不同,利率倒挂本身对经济影响有限。相反,它对经济健康的信号才是最重要的,而且不像一些投资者担心的那样消极。首先,在最初的反转和衰退开始之间有一个长期的和可变的滞后:平均22个月,过去五次衰退所显示的滞后期约在10个月到36个月不等。此外,美国国债收益率正受到全球近16万亿美元主权债券的拖累,收益率为负,扭曲了它们对美国经济活动的信号。最后,利率倒挂的时间长度很重要,如果美联储降息成功地使曲线平稳地变陡,进入正区间,这一短暂的曲线反转可能是一个过早的衰退信号。”

投行艾福科尔的看法则是:“利率倒挂抑制投资者对风险的胃口,但美国消费者依然强劲。失业率和通货膨胀率较低,工资增长稳定,支持消费,约占国内生产总值的70%。只要消费增长保持强劲,衰退就不太可能发生。即便如此,如果消费者信心受到不确定性的影响,股市将面临更严重的阻力。”

经济衰退预警对贸易战的影响

很明显,当经济衰退的阴影笼罩着全球投资者的信心时,它可能会成为“自我实现的预言。”

2008年美国引发的大衰退也是中美关系的“分水岭”。中国通过向西方市场注入流动性来缓解2008年的金融危机,很多评论家认为,当时中国乘着奥运的气势而“不可一世”,认为美国的经济衰退证明了美国体制的问题,其中的消长形成接下来中美互动一个重要的心理因素,也就是在中国政策制定者眼中:中国厉害了,美国衰弱了。

但2008年的美国金融危机反映了美国从国家、企业、到个人资产负债表的透支,当时中国并没有对应的债务问题。而今,中国地方政府和企业的债务堪忧。

摩根士丹利在研究报告中指出,7月份的资料显示,企业的信心和经济活动到今年的第三季度将会持续放缓。全球的采购经理指数(PMI)和生产指数已经连续两月收缩,显示七年来最低的状况。

如果特朗普宣布的9月关税如期实施,摩根士丹利预估全球的增长率将在今年底达到2.8%,为7年来最低,并且即使是财政政策放宽的情况下,在2020年的前半年将维持在2.8%到3%之间的弱势。

摩根士丹利分析了以下四个可能场景:



以上的这个模型尚未考虑中国对美国商品施加的报复性关税,以及美国回应的加码。在恶化的情况下,全球性经济衰退势必提早到来。

特朗普如何面对“特朗普经济衰退”?

特朗普当然知道,在选举前面对经济衰退说的现任总统很少有第二个任期可言。面对R(recession)字,特朗普有三招:打鸡血、怪美联储、怪中国。

在8月14日的股灾日,特朗普用两则推文量描述和中国的关税战,甚至暗示将贸易战与香港问题挂钩:“前几天与中国的通话呈现一些积极的事。他们正在以货币贬值和在对系统灌注资金来吃掉关税的损失……中国失去了数百万个就业岗位,去了其他非关税国家。成千上万的公司正在离开中国。当然中国政府想要达成协议。让他们先人道地处理香港事件!”

同时,特朗普强调:“与其他人国家不同,我们的经济强劲!”“疯狂的利率倒挂! 我们应该很容易获得丰厚的回报和收益,但美联储正在阻止我们。我们会赢!”

隔天(8月15日),特朗普继续鼓吹美国经济的强势:“沃尔玛是美国目前经济运行的一个很好的指标,刚刚发布了很好的数据。与其他国家不同,我们的国家运行良好!不要让假新闻误导你。”

“到目前为止,美国是世界上最大、最强健、最有影响力的经济体,甚至还没有任何国家可以接近!随着其他国家步履蹒跚,我们只会变得更强大。消费者正处于有史以来最好的状态,现金充足。商业乐观情绪空前高涨!”

在为美国打鸡血的同时,特朗普另一个常用手法是唱衰中国。8月15日在推文中引用美国保守派智库传承基金会的经济增长项目特邀访问学者史蒂夫•摩尔的话:

“如果没有与美国达成贸易协议,中国可能会首次陷入多年的衰退(或更糟糕!)。目前中国正面临撤资。此外,美联储太过严厉了(我同意)。”

怪罪美联储似乎是特朗普的首选推辞。“我们正在与中国的竞争中大获全胜。公司和工作正在逃离(中国)。我们的物价没有上涨,在某些情况下,还有所下降。 中国不是我们的问题,尽管香港没有帮助。我们的问题在于美联储。利率提高地太多太快。现在削减太慢……”

特朗普19日又把美联储数落了一顿,批评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可怕地缺乏远见。”特朗普认为美联储应该将基准利率下调1个百分点,然而按照往例,通常只有在美国经济接近经济衰退边缘时美联储才会考虑这种措施。23日关税战再度升级时,他再次埋怨美联储“啥都不干”!

但如前所述,摩根士丹利认为,如果中美在近期内无法达成贸易协议,即使美联储降息,也无法完全止痛,关键是利率政策和经济刺激政策也不足以提升企业的信心。鲍威尔周五在一场演讲中表示,如有需要美联储将很快进一步降息,但他没有提出具体的承诺。事实上,鲍威尔告诫说,美联储的工具并不适合应对企业和投资者对不断升级的贸易战的焦虑。

一旦全球经济显著放缓,美国必不能置身事外,这是因为在过去30年间,美国经济与世界体系的联系更为紧密。根据摩根士丹利和IMF的数据,1990年美国股市和世界的股市的同步性从20%爬升到了最近(7月19日)的69%;美国在海外的资产和负债从1990年的84%,上升到今年第一季度的304%。而以购买力平价而言,美国占世界GDP的比例从1990年的22%降到今年第一季度的15%。

特朗普不时要对中国经济喊话来替自己壮胆,但事实上他几番折腾,可能玩坏了谈判的筹码也泄了底气。而贸易战所带来的长期的高度不确定性,更会减低投资者和企业投资的意愿。

另外香港因素将带来更大的不确定性。香港作为外资进入中国和中国对外出口的中转站,一旦地位受到挑战,对中国经济和全球增长的负面影响,令人思及不寒而栗。

从这些角度看来,对于特朗普来说,经济衰退的灰犀牛已经浮出地表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