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荣耀智慧屏能开启电视的未来吗?

发布日期:2019-08-20 06:59
摘要:无论是硬件的销售规模,还是内容消费意愿都已呈现触顶下行趋势,为什么还有如此众多的新玩家竞相进入互联网电视市场?



撰文 | 张原峰

OR--商业新媒体 】最近华为旗下荣耀品牌发布了其大屏显示消费级产品——我们暂且跟随荣耀对其产品的命名方式——“智慧屏”,产品的硬件性能近日各类媒体已广泛报道说明。

荣耀“智慧屏”强调其超前的产品定位和功能属性,“鸿蒙”操作系统引人关注自不必说,还内置海思设计的图像引擎(SoC),但两款高低搭配的型号从其硬件外在配置看并无特别出挑和亮眼的参数,之前广为流传要配备的Mini-LED背光等黑科技部件付之阙如,让许多蹭热点的供应商现了原形。产品无论从面板的性能、还是整体工业设计,与当下普通的液晶平板电视相比,消费者外在可感知的差异化并不明显。即便高配版有隐藏式摄像头的额外部件,但这个升降式相机的配置在5年多以前、智能电视概念刚诞生时,三星等一众电视品牌早就推出过类似的产品设计和配置,从硬件创新性上还是看诚意欠奉。

这款打着首款运行“鸿蒙“操作系统的产品,让人更关注其内容与生态建设,以及人机交互体验。荣耀将智慧屏产品定义为超越电视的四大关键角色:家庭娱乐中心、信息分享中心、智能家居控制与管理中心、多设备互动与交互中心。从其定位的先后顺序可以看到,影音娱乐与互动还是作为产品的核心功能得以强调,智慧屏产品的内容建设体现了华为荣耀开放合作的理念,平台除了自家的华为视频内容源,还有在中国集成播控监管的行业要求下,与广电系的芒果TV合作,而互联网内容的获取上,荣耀选择了两家头部合作伙伴,分别是腾讯的极光TV和优酷的酷喵视频,为用户提供了丰富的内容选择。

至于荣耀为什么不仿效苹果,自主独立建设内容生态,笔者认为不外乎如下原因,视频内容资金消耗量巨大,同时内容库的积累需要漫长的过程,华为作为一个硬件与技术见长的企业,目前还没有经验和精力涉足该领域并持续投入,而曾经推崇并宣称将结合软硬件、内容整合形成生态闭环,推动业务产生聚合协同效应的乐视、暴风影音和微鲸等第一波互联网电视企业,在风停后已纷纷偃旗息鼓,欲振乏力。

产品的其他工具属性定位,还依赖其更为广泛的物联网产业布局与外部伙伴的合作,更要得到消费者使用后的积极评价,才能得到真正认可。

荣耀极力回避将智慧屏产品称为电视,个中缘由不妨分析一下。其一,以产品与技术创新的角度观察,电视在IT与消费电子行业已是老旧的像石器时代的标志,无论每年推出多少个技术热点与营销概念,都掩饰不了乏味和过气的形象;其二,电视作为成熟多年的电子产品品类,常年的同质化竞争使其在价格战的泥沼里无力自拔,以新概念命名可以规避消费者不自觉的定位与归类,可能避免直接掉入品类形象的陷阱。其三,随着社会环境、家庭结构和内容消费模式的变迁,电视从原来家庭社交与影音娱乐的核心位置逐渐边缘化,其消费热度和关注度早已失去了统治地位。

根据IHSMarkit的市场研究数据显示,全球的电视销售量在2014年后,基本止步于2.5亿台的规模,而根据中怡康的统计数据,中国电视机销量在2016年攀上5200多万台的顶峰后,最近两年持续下行,目前4500万台的量级规模徘徊。

相比硬件销售进入存量时代,更让人忧虑的是消费者使用意愿的下降,据奥维云网的统计,在中国大陆地区,智能电视的日均开机率已从三年前的70%降至当前的30%,这个数据也反映了全球性媒体使用习惯的变迁趋势,据TMT市场调研机构Zenith统计与预测,全球每人日均电视媒体(线性内容)消费时间最近十年一直缓慢下降,而同样的过程里,日均互联网媒体的消费时长从2009年的48分钟快速上升至2018年的160分钟,并将在今年超过电视设备的消费时长。

在荣耀进入大屏显示产品市场前,第一波互联网电视进入者只剩下小米电视,小米电视的强势崛起并实现市场份额领先是以价格破坏者的角色出现的,以至于传统电视厂家称,“小米电视中国市场第一是彩电业的悲哀”。但老实讲,小米电视的定价策略与其他产品相比,并不显得异常具有攻击性。而在荣耀进入之后,一加OnePlus和OPPO都准备加入到电视产品的竞争者行列。这是个有趣的市场现象,无论是硬件的销售规模,还是内容消费意愿都已呈现触顶下行趋势,为什么还有如此众多的新玩家竞相进入这个市场?

审视这些新入局的企业,包括小米在内他们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都是手机企业,看重传统电视产品的原因,笔者认为可以从几个方面形成自身进入逻辑。首先,新入局者进入的是智能电视的细分市场领域,相较于传统电视产品,该细分产品的供应链与产品构成和智能手机产业非常相近,可以借鉴各企业手机领域的成功发展经验;其二,新玩家围绕智能手机年轻化的用户构成,依据手机应用的高活跃度,特别是影音内容的消费粘性与投屏关联应用,可以激活和推动大屏产品的购买与使用意愿;其三,凭借智能手机的社交与通信属性,在居家场景绑定大屏交互应用,可以实现大屏产品定位的多样化;其四,虽然电视品类市场已经饱和,但体量依旧庞大,对于同样也进入平台期的智能手机企业来说,开拓新领域、丰富产品组合、强化生态布局也是应时之举。

对于华为来讲,围绕HiLink架构的智能家居开放生态,处于家庭核心位置的电视是天然的互动界面和智能家居管理入口。另外,入局智能电视领域,也是着眼于未来5G业务布局,超高清视频是非常重要的新兴应用,电视和手机一样会成为重要的流量与带宽消耗平台,无论对消费者业务和运营商业务都是很好的需求牵引,而华为以荣耀品牌加入电视大屏产业更有一层深意,品牌诞生之初就以互联网营销为卖点,与小米一样没有传统渠道的负担,即便被迫面临价格竞争的压力,也可以从容以对,不必过分担心对主品牌的影响。

德勤在2018年曾经在一份报告里描述了2030年时的电视行业未来,那个时候主导电视或视频行业的会有三种不同的角色,第一种是平台型的科技与互联网巨头企业,第二种是用于庞大内容库的版权运营商和IP持有公司,第三种是醒过味来的广电运营商或者广播电视公司。在不同的国家,他们会呈现不同的图景,但华为无疑属于第一类型,期待荣耀能为电视行业开启一个新的未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无论是硬件的销售规模,还是内容消费意愿都已呈现触顶下行趋势,为什么还有如此众多的新玩家竞相进入互联网电视市场?



撰文 | 张原峰

OR--商业新媒体 】最近华为旗下荣耀品牌发布了其大屏显示消费级产品——我们暂且跟随荣耀对其产品的命名方式——“智慧屏”,产品的硬件性能近日各类媒体已广泛报道说明。

荣耀“智慧屏”强调其超前的产品定位和功能属性,“鸿蒙”操作系统引人关注自不必说,还内置海思设计的图像引擎(SoC),但两款高低搭配的型号从其硬件外在配置看并无特别出挑和亮眼的参数,之前广为流传要配备的Mini-LED背光等黑科技部件付之阙如,让许多蹭热点的供应商现了原形。产品无论从面板的性能、还是整体工业设计,与当下普通的液晶平板电视相比,消费者外在可感知的差异化并不明显。即便高配版有隐藏式摄像头的额外部件,但这个升降式相机的配置在5年多以前、智能电视概念刚诞生时,三星等一众电视品牌早就推出过类似的产品设计和配置,从硬件创新性上还是看诚意欠奉。

这款打着首款运行“鸿蒙“操作系统的产品,让人更关注其内容与生态建设,以及人机交互体验。荣耀将智慧屏产品定义为超越电视的四大关键角色:家庭娱乐中心、信息分享中心、智能家居控制与管理中心、多设备互动与交互中心。从其定位的先后顺序可以看到,影音娱乐与互动还是作为产品的核心功能得以强调,智慧屏产品的内容建设体现了华为荣耀开放合作的理念,平台除了自家的华为视频内容源,还有在中国集成播控监管的行业要求下,与广电系的芒果TV合作,而互联网内容的获取上,荣耀选择了两家头部合作伙伴,分别是腾讯的极光TV和优酷的酷喵视频,为用户提供了丰富的内容选择。

至于荣耀为什么不仿效苹果,自主独立建设内容生态,笔者认为不外乎如下原因,视频内容资金消耗量巨大,同时内容库的积累需要漫长的过程,华为作为一个硬件与技术见长的企业,目前还没有经验和精力涉足该领域并持续投入,而曾经推崇并宣称将结合软硬件、内容整合形成生态闭环,推动业务产生聚合协同效应的乐视、暴风影音和微鲸等第一波互联网电视企业,在风停后已纷纷偃旗息鼓,欲振乏力。

产品的其他工具属性定位,还依赖其更为广泛的物联网产业布局与外部伙伴的合作,更要得到消费者使用后的积极评价,才能得到真正认可。

荣耀极力回避将智慧屏产品称为电视,个中缘由不妨分析一下。其一,以产品与技术创新的角度观察,电视在IT与消费电子行业已是老旧的像石器时代的标志,无论每年推出多少个技术热点与营销概念,都掩饰不了乏味和过气的形象;其二,电视作为成熟多年的电子产品品类,常年的同质化竞争使其在价格战的泥沼里无力自拔,以新概念命名可以规避消费者不自觉的定位与归类,可能避免直接掉入品类形象的陷阱。其三,随着社会环境、家庭结构和内容消费模式的变迁,电视从原来家庭社交与影音娱乐的核心位置逐渐边缘化,其消费热度和关注度早已失去了统治地位。

根据IHSMarkit的市场研究数据显示,全球的电视销售量在2014年后,基本止步于2.5亿台的规模,而根据中怡康的统计数据,中国电视机销量在2016年攀上5200多万台的顶峰后,最近两年持续下行,目前4500万台的量级规模徘徊。

相比硬件销售进入存量时代,更让人忧虑的是消费者使用意愿的下降,据奥维云网的统计,在中国大陆地区,智能电视的日均开机率已从三年前的70%降至当前的30%,这个数据也反映了全球性媒体使用习惯的变迁趋势,据TMT市场调研机构Zenith统计与预测,全球每人日均电视媒体(线性内容)消费时间最近十年一直缓慢下降,而同样的过程里,日均互联网媒体的消费时长从2009年的48分钟快速上升至2018年的160分钟,并将在今年超过电视设备的消费时长。

在荣耀进入大屏显示产品市场前,第一波互联网电视进入者只剩下小米电视,小米电视的强势崛起并实现市场份额领先是以价格破坏者的角色出现的,以至于传统电视厂家称,“小米电视中国市场第一是彩电业的悲哀”。但老实讲,小米电视的定价策略与其他产品相比,并不显得异常具有攻击性。而在荣耀进入之后,一加OnePlus和OPPO都准备加入到电视产品的竞争者行列。这是个有趣的市场现象,无论是硬件的销售规模,还是内容消费意愿都已呈现触顶下行趋势,为什么还有如此众多的新玩家竞相进入这个市场?

审视这些新入局的企业,包括小米在内他们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都是手机企业,看重传统电视产品的原因,笔者认为可以从几个方面形成自身进入逻辑。首先,新入局者进入的是智能电视的细分市场领域,相较于传统电视产品,该细分产品的供应链与产品构成和智能手机产业非常相近,可以借鉴各企业手机领域的成功发展经验;其二,新玩家围绕智能手机年轻化的用户构成,依据手机应用的高活跃度,特别是影音内容的消费粘性与投屏关联应用,可以激活和推动大屏产品的购买与使用意愿;其三,凭借智能手机的社交与通信属性,在居家场景绑定大屏交互应用,可以实现大屏产品定位的多样化;其四,虽然电视品类市场已经饱和,但体量依旧庞大,对于同样也进入平台期的智能手机企业来说,开拓新领域、丰富产品组合、强化生态布局也是应时之举。

对于华为来讲,围绕HiLink架构的智能家居开放生态,处于家庭核心位置的电视是天然的互动界面和智能家居管理入口。另外,入局智能电视领域,也是着眼于未来5G业务布局,超高清视频是非常重要的新兴应用,电视和手机一样会成为重要的流量与带宽消耗平台,无论对消费者业务和运营商业务都是很好的需求牵引,而华为以荣耀品牌加入电视大屏产业更有一层深意,品牌诞生之初就以互联网营销为卖点,与小米一样没有传统渠道的负担,即便被迫面临价格竞争的压力,也可以从容以对,不必过分担心对主品牌的影响。

德勤在2018年曾经在一份报告里描述了2030年时的电视行业未来,那个时候主导电视或视频行业的会有三种不同的角色,第一种是平台型的科技与互联网巨头企业,第二种是用于庞大内容库的版权运营商和IP持有公司,第三种是醒过味来的广电运营商或者广播电视公司。在不同的国家,他们会呈现不同的图景,但华为无疑属于第一类型,期待荣耀能为电视行业开启一个新的未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无论是硬件的销售规模,还是内容消费意愿都已呈现触顶下行趋势,为什么还有如此众多的新玩家竞相进入互联网电视市场?



撰文 | 张原峰

OR--商业新媒体 】最近华为旗下荣耀品牌发布了其大屏显示消费级产品——我们暂且跟随荣耀对其产品的命名方式——“智慧屏”,产品的硬件性能近日各类媒体已广泛报道说明。

荣耀“智慧屏”强调其超前的产品定位和功能属性,“鸿蒙”操作系统引人关注自不必说,还内置海思设计的图像引擎(SoC),但两款高低搭配的型号从其硬件外在配置看并无特别出挑和亮眼的参数,之前广为流传要配备的Mini-LED背光等黑科技部件付之阙如,让许多蹭热点的供应商现了原形。产品无论从面板的性能、还是整体工业设计,与当下普通的液晶平板电视相比,消费者外在可感知的差异化并不明显。即便高配版有隐藏式摄像头的额外部件,但这个升降式相机的配置在5年多以前、智能电视概念刚诞生时,三星等一众电视品牌早就推出过类似的产品设计和配置,从硬件创新性上还是看诚意欠奉。

这款打着首款运行“鸿蒙“操作系统的产品,让人更关注其内容与生态建设,以及人机交互体验。荣耀将智慧屏产品定义为超越电视的四大关键角色:家庭娱乐中心、信息分享中心、智能家居控制与管理中心、多设备互动与交互中心。从其定位的先后顺序可以看到,影音娱乐与互动还是作为产品的核心功能得以强调,智慧屏产品的内容建设体现了华为荣耀开放合作的理念,平台除了自家的华为视频内容源,还有在中国集成播控监管的行业要求下,与广电系的芒果TV合作,而互联网内容的获取上,荣耀选择了两家头部合作伙伴,分别是腾讯的极光TV和优酷的酷喵视频,为用户提供了丰富的内容选择。

至于荣耀为什么不仿效苹果,自主独立建设内容生态,笔者认为不外乎如下原因,视频内容资金消耗量巨大,同时内容库的积累需要漫长的过程,华为作为一个硬件与技术见长的企业,目前还没有经验和精力涉足该领域并持续投入,而曾经推崇并宣称将结合软硬件、内容整合形成生态闭环,推动业务产生聚合协同效应的乐视、暴风影音和微鲸等第一波互联网电视企业,在风停后已纷纷偃旗息鼓,欲振乏力。

产品的其他工具属性定位,还依赖其更为广泛的物联网产业布局与外部伙伴的合作,更要得到消费者使用后的积极评价,才能得到真正认可。

荣耀极力回避将智慧屏产品称为电视,个中缘由不妨分析一下。其一,以产品与技术创新的角度观察,电视在IT与消费电子行业已是老旧的像石器时代的标志,无论每年推出多少个技术热点与营销概念,都掩饰不了乏味和过气的形象;其二,电视作为成熟多年的电子产品品类,常年的同质化竞争使其在价格战的泥沼里无力自拔,以新概念命名可以规避消费者不自觉的定位与归类,可能避免直接掉入品类形象的陷阱。其三,随着社会环境、家庭结构和内容消费模式的变迁,电视从原来家庭社交与影音娱乐的核心位置逐渐边缘化,其消费热度和关注度早已失去了统治地位。

根据IHSMarkit的市场研究数据显示,全球的电视销售量在2014年后,基本止步于2.5亿台的规模,而根据中怡康的统计数据,中国电视机销量在2016年攀上5200多万台的顶峰后,最近两年持续下行,目前4500万台的量级规模徘徊。

相比硬件销售进入存量时代,更让人忧虑的是消费者使用意愿的下降,据奥维云网的统计,在中国大陆地区,智能电视的日均开机率已从三年前的70%降至当前的30%,这个数据也反映了全球性媒体使用习惯的变迁趋势,据TMT市场调研机构Zenith统计与预测,全球每人日均电视媒体(线性内容)消费时间最近十年一直缓慢下降,而同样的过程里,日均互联网媒体的消费时长从2009年的48分钟快速上升至2018年的160分钟,并将在今年超过电视设备的消费时长。

在荣耀进入大屏显示产品市场前,第一波互联网电视进入者只剩下小米电视,小米电视的强势崛起并实现市场份额领先是以价格破坏者的角色出现的,以至于传统电视厂家称,“小米电视中国市场第一是彩电业的悲哀”。但老实讲,小米电视的定价策略与其他产品相比,并不显得异常具有攻击性。而在荣耀进入之后,一加OnePlus和OPPO都准备加入到电视产品的竞争者行列。这是个有趣的市场现象,无论是硬件的销售规模,还是内容消费意愿都已呈现触顶下行趋势,为什么还有如此众多的新玩家竞相进入这个市场?

审视这些新入局的企业,包括小米在内他们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都是手机企业,看重传统电视产品的原因,笔者认为可以从几个方面形成自身进入逻辑。首先,新入局者进入的是智能电视的细分市场领域,相较于传统电视产品,该细分产品的供应链与产品构成和智能手机产业非常相近,可以借鉴各企业手机领域的成功发展经验;其二,新玩家围绕智能手机年轻化的用户构成,依据手机应用的高活跃度,特别是影音内容的消费粘性与投屏关联应用,可以激活和推动大屏产品的购买与使用意愿;其三,凭借智能手机的社交与通信属性,在居家场景绑定大屏交互应用,可以实现大屏产品定位的多样化;其四,虽然电视品类市场已经饱和,但体量依旧庞大,对于同样也进入平台期的智能手机企业来说,开拓新领域、丰富产品组合、强化生态布局也是应时之举。

对于华为来讲,围绕HiLink架构的智能家居开放生态,处于家庭核心位置的电视是天然的互动界面和智能家居管理入口。另外,入局智能电视领域,也是着眼于未来5G业务布局,超高清视频是非常重要的新兴应用,电视和手机一样会成为重要的流量与带宽消耗平台,无论对消费者业务和运营商业务都是很好的需求牵引,而华为以荣耀品牌加入电视大屏产业更有一层深意,品牌诞生之初就以互联网营销为卖点,与小米一样没有传统渠道的负担,即便被迫面临价格竞争的压力,也可以从容以对,不必过分担心对主品牌的影响。

德勤在2018年曾经在一份报告里描述了2030年时的电视行业未来,那个时候主导电视或视频行业的会有三种不同的角色,第一种是平台型的科技与互联网巨头企业,第二种是用于庞大内容库的版权运营商和IP持有公司,第三种是醒过味来的广电运营商或者广播电视公司。在不同的国家,他们会呈现不同的图景,但华为无疑属于第一类型,期待荣耀能为电视行业开启一个新的未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荣耀智慧屏能开启电视的未来吗?

发布日期:2019-08-20 06:59
摘要:无论是硬件的销售规模,还是内容消费意愿都已呈现触顶下行趋势,为什么还有如此众多的新玩家竞相进入互联网电视市场?



撰文 | 张原峰

OR--商业新媒体 】最近华为旗下荣耀品牌发布了其大屏显示消费级产品——我们暂且跟随荣耀对其产品的命名方式——“智慧屏”,产品的硬件性能近日各类媒体已广泛报道说明。

荣耀“智慧屏”强调其超前的产品定位和功能属性,“鸿蒙”操作系统引人关注自不必说,还内置海思设计的图像引擎(SoC),但两款高低搭配的型号从其硬件外在配置看并无特别出挑和亮眼的参数,之前广为流传要配备的Mini-LED背光等黑科技部件付之阙如,让许多蹭热点的供应商现了原形。产品无论从面板的性能、还是整体工业设计,与当下普通的液晶平板电视相比,消费者外在可感知的差异化并不明显。即便高配版有隐藏式摄像头的额外部件,但这个升降式相机的配置在5年多以前、智能电视概念刚诞生时,三星等一众电视品牌早就推出过类似的产品设计和配置,从硬件创新性上还是看诚意欠奉。

这款打着首款运行“鸿蒙“操作系统的产品,让人更关注其内容与生态建设,以及人机交互体验。荣耀将智慧屏产品定义为超越电视的四大关键角色:家庭娱乐中心、信息分享中心、智能家居控制与管理中心、多设备互动与交互中心。从其定位的先后顺序可以看到,影音娱乐与互动还是作为产品的核心功能得以强调,智慧屏产品的内容建设体现了华为荣耀开放合作的理念,平台除了自家的华为视频内容源,还有在中国集成播控监管的行业要求下,与广电系的芒果TV合作,而互联网内容的获取上,荣耀选择了两家头部合作伙伴,分别是腾讯的极光TV和优酷的酷喵视频,为用户提供了丰富的内容选择。

至于荣耀为什么不仿效苹果,自主独立建设内容生态,笔者认为不外乎如下原因,视频内容资金消耗量巨大,同时内容库的积累需要漫长的过程,华为作为一个硬件与技术见长的企业,目前还没有经验和精力涉足该领域并持续投入,而曾经推崇并宣称将结合软硬件、内容整合形成生态闭环,推动业务产生聚合协同效应的乐视、暴风影音和微鲸等第一波互联网电视企业,在风停后已纷纷偃旗息鼓,欲振乏力。

产品的其他工具属性定位,还依赖其更为广泛的物联网产业布局与外部伙伴的合作,更要得到消费者使用后的积极评价,才能得到真正认可。

荣耀极力回避将智慧屏产品称为电视,个中缘由不妨分析一下。其一,以产品与技术创新的角度观察,电视在IT与消费电子行业已是老旧的像石器时代的标志,无论每年推出多少个技术热点与营销概念,都掩饰不了乏味和过气的形象;其二,电视作为成熟多年的电子产品品类,常年的同质化竞争使其在价格战的泥沼里无力自拔,以新概念命名可以规避消费者不自觉的定位与归类,可能避免直接掉入品类形象的陷阱。其三,随着社会环境、家庭结构和内容消费模式的变迁,电视从原来家庭社交与影音娱乐的核心位置逐渐边缘化,其消费热度和关注度早已失去了统治地位。

根据IHSMarkit的市场研究数据显示,全球的电视销售量在2014年后,基本止步于2.5亿台的规模,而根据中怡康的统计数据,中国电视机销量在2016年攀上5200多万台的顶峰后,最近两年持续下行,目前4500万台的量级规模徘徊。

相比硬件销售进入存量时代,更让人忧虑的是消费者使用意愿的下降,据奥维云网的统计,在中国大陆地区,智能电视的日均开机率已从三年前的70%降至当前的30%,这个数据也反映了全球性媒体使用习惯的变迁趋势,据TMT市场调研机构Zenith统计与预测,全球每人日均电视媒体(线性内容)消费时间最近十年一直缓慢下降,而同样的过程里,日均互联网媒体的消费时长从2009年的48分钟快速上升至2018年的160分钟,并将在今年超过电视设备的消费时长。

在荣耀进入大屏显示产品市场前,第一波互联网电视进入者只剩下小米电视,小米电视的强势崛起并实现市场份额领先是以价格破坏者的角色出现的,以至于传统电视厂家称,“小米电视中国市场第一是彩电业的悲哀”。但老实讲,小米电视的定价策略与其他产品相比,并不显得异常具有攻击性。而在荣耀进入之后,一加OnePlus和OPPO都准备加入到电视产品的竞争者行列。这是个有趣的市场现象,无论是硬件的销售规模,还是内容消费意愿都已呈现触顶下行趋势,为什么还有如此众多的新玩家竞相进入这个市场?

审视这些新入局的企业,包括小米在内他们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都是手机企业,看重传统电视产品的原因,笔者认为可以从几个方面形成自身进入逻辑。首先,新入局者进入的是智能电视的细分市场领域,相较于传统电视产品,该细分产品的供应链与产品构成和智能手机产业非常相近,可以借鉴各企业手机领域的成功发展经验;其二,新玩家围绕智能手机年轻化的用户构成,依据手机应用的高活跃度,特别是影音内容的消费粘性与投屏关联应用,可以激活和推动大屏产品的购买与使用意愿;其三,凭借智能手机的社交与通信属性,在居家场景绑定大屏交互应用,可以实现大屏产品定位的多样化;其四,虽然电视品类市场已经饱和,但体量依旧庞大,对于同样也进入平台期的智能手机企业来说,开拓新领域、丰富产品组合、强化生态布局也是应时之举。

对于华为来讲,围绕HiLink架构的智能家居开放生态,处于家庭核心位置的电视是天然的互动界面和智能家居管理入口。另外,入局智能电视领域,也是着眼于未来5G业务布局,超高清视频是非常重要的新兴应用,电视和手机一样会成为重要的流量与带宽消耗平台,无论对消费者业务和运营商业务都是很好的需求牵引,而华为以荣耀品牌加入电视大屏产业更有一层深意,品牌诞生之初就以互联网营销为卖点,与小米一样没有传统渠道的负担,即便被迫面临价格竞争的压力,也可以从容以对,不必过分担心对主品牌的影响。

德勤在2018年曾经在一份报告里描述了2030年时的电视行业未来,那个时候主导电视或视频行业的会有三种不同的角色,第一种是平台型的科技与互联网巨头企业,第二种是用于庞大内容库的版权运营商和IP持有公司,第三种是醒过味来的广电运营商或者广播电视公司。在不同的国家,他们会呈现不同的图景,但华为无疑属于第一类型,期待荣耀能为电视行业开启一个新的未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无论是硬件的销售规模,还是内容消费意愿都已呈现触顶下行趋势,为什么还有如此众多的新玩家竞相进入互联网电视市场?



撰文 | 张原峰

OR--商业新媒体 】最近华为旗下荣耀品牌发布了其大屏显示消费级产品——我们暂且跟随荣耀对其产品的命名方式——“智慧屏”,产品的硬件性能近日各类媒体已广泛报道说明。

荣耀“智慧屏”强调其超前的产品定位和功能属性,“鸿蒙”操作系统引人关注自不必说,还内置海思设计的图像引擎(SoC),但两款高低搭配的型号从其硬件外在配置看并无特别出挑和亮眼的参数,之前广为流传要配备的Mini-LED背光等黑科技部件付之阙如,让许多蹭热点的供应商现了原形。产品无论从面板的性能、还是整体工业设计,与当下普通的液晶平板电视相比,消费者外在可感知的差异化并不明显。即便高配版有隐藏式摄像头的额外部件,但这个升降式相机的配置在5年多以前、智能电视概念刚诞生时,三星等一众电视品牌早就推出过类似的产品设计和配置,从硬件创新性上还是看诚意欠奉。

这款打着首款运行“鸿蒙“操作系统的产品,让人更关注其内容与生态建设,以及人机交互体验。荣耀将智慧屏产品定义为超越电视的四大关键角色:家庭娱乐中心、信息分享中心、智能家居控制与管理中心、多设备互动与交互中心。从其定位的先后顺序可以看到,影音娱乐与互动还是作为产品的核心功能得以强调,智慧屏产品的内容建设体现了华为荣耀开放合作的理念,平台除了自家的华为视频内容源,还有在中国集成播控监管的行业要求下,与广电系的芒果TV合作,而互联网内容的获取上,荣耀选择了两家头部合作伙伴,分别是腾讯的极光TV和优酷的酷喵视频,为用户提供了丰富的内容选择。

至于荣耀为什么不仿效苹果,自主独立建设内容生态,笔者认为不外乎如下原因,视频内容资金消耗量巨大,同时内容库的积累需要漫长的过程,华为作为一个硬件与技术见长的企业,目前还没有经验和精力涉足该领域并持续投入,而曾经推崇并宣称将结合软硬件、内容整合形成生态闭环,推动业务产生聚合协同效应的乐视、暴风影音和微鲸等第一波互联网电视企业,在风停后已纷纷偃旗息鼓,欲振乏力。

产品的其他工具属性定位,还依赖其更为广泛的物联网产业布局与外部伙伴的合作,更要得到消费者使用后的积极评价,才能得到真正认可。

荣耀极力回避将智慧屏产品称为电视,个中缘由不妨分析一下。其一,以产品与技术创新的角度观察,电视在IT与消费电子行业已是老旧的像石器时代的标志,无论每年推出多少个技术热点与营销概念,都掩饰不了乏味和过气的形象;其二,电视作为成熟多年的电子产品品类,常年的同质化竞争使其在价格战的泥沼里无力自拔,以新概念命名可以规避消费者不自觉的定位与归类,可能避免直接掉入品类形象的陷阱。其三,随着社会环境、家庭结构和内容消费模式的变迁,电视从原来家庭社交与影音娱乐的核心位置逐渐边缘化,其消费热度和关注度早已失去了统治地位。

根据IHSMarkit的市场研究数据显示,全球的电视销售量在2014年后,基本止步于2.5亿台的规模,而根据中怡康的统计数据,中国电视机销量在2016年攀上5200多万台的顶峰后,最近两年持续下行,目前4500万台的量级规模徘徊。

相比硬件销售进入存量时代,更让人忧虑的是消费者使用意愿的下降,据奥维云网的统计,在中国大陆地区,智能电视的日均开机率已从三年前的70%降至当前的30%,这个数据也反映了全球性媒体使用习惯的变迁趋势,据TMT市场调研机构Zenith统计与预测,全球每人日均电视媒体(线性内容)消费时间最近十年一直缓慢下降,而同样的过程里,日均互联网媒体的消费时长从2009年的48分钟快速上升至2018年的160分钟,并将在今年超过电视设备的消费时长。

在荣耀进入大屏显示产品市场前,第一波互联网电视进入者只剩下小米电视,小米电视的强势崛起并实现市场份额领先是以价格破坏者的角色出现的,以至于传统电视厂家称,“小米电视中国市场第一是彩电业的悲哀”。但老实讲,小米电视的定价策略与其他产品相比,并不显得异常具有攻击性。而在荣耀进入之后,一加OnePlus和OPPO都准备加入到电视产品的竞争者行列。这是个有趣的市场现象,无论是硬件的销售规模,还是内容消费意愿都已呈现触顶下行趋势,为什么还有如此众多的新玩家竞相进入这个市场?

审视这些新入局的企业,包括小米在内他们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都是手机企业,看重传统电视产品的原因,笔者认为可以从几个方面形成自身进入逻辑。首先,新入局者进入的是智能电视的细分市场领域,相较于传统电视产品,该细分产品的供应链与产品构成和智能手机产业非常相近,可以借鉴各企业手机领域的成功发展经验;其二,新玩家围绕智能手机年轻化的用户构成,依据手机应用的高活跃度,特别是影音内容的消费粘性与投屏关联应用,可以激活和推动大屏产品的购买与使用意愿;其三,凭借智能手机的社交与通信属性,在居家场景绑定大屏交互应用,可以实现大屏产品定位的多样化;其四,虽然电视品类市场已经饱和,但体量依旧庞大,对于同样也进入平台期的智能手机企业来说,开拓新领域、丰富产品组合、强化生态布局也是应时之举。

对于华为来讲,围绕HiLink架构的智能家居开放生态,处于家庭核心位置的电视是天然的互动界面和智能家居管理入口。另外,入局智能电视领域,也是着眼于未来5G业务布局,超高清视频是非常重要的新兴应用,电视和手机一样会成为重要的流量与带宽消耗平台,无论对消费者业务和运营商业务都是很好的需求牵引,而华为以荣耀品牌加入电视大屏产业更有一层深意,品牌诞生之初就以互联网营销为卖点,与小米一样没有传统渠道的负担,即便被迫面临价格竞争的压力,也可以从容以对,不必过分担心对主品牌的影响。

德勤在2018年曾经在一份报告里描述了2030年时的电视行业未来,那个时候主导电视或视频行业的会有三种不同的角色,第一种是平台型的科技与互联网巨头企业,第二种是用于庞大内容库的版权运营商和IP持有公司,第三种是醒过味来的广电运营商或者广播电视公司。在不同的国家,他们会呈现不同的图景,但华为无疑属于第一类型,期待荣耀能为电视行业开启一个新的未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