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OR



特朗普不可能打赢汇率战

发布日期:2019-08-19 05:40
摘要:美国不可能单方面让美元贬值,要打汇率战,这一次它不但没有盟友,反而可能引起内讧,而且其火力也极其有限。



撰文 | 梅甘•格林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发推文要求美元贬值,随后还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这让人们担忧他发起的贸易战正在变成汇率战。上一次我们经历全球竞争性贬值是在20世纪30年代,当时世界陷入了“大萧条”(Great Depression)。但今天,汇率是由庞大的全球市场决定,而不是相对于黄金设定。这使得美国在战场上是孤家寡人,而且只有相当于一个豌豆射手的火力。

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是走进死胡同。根据美国法律,财政部下一步要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进行磋商,而IMF刚刚给中国的汇率实践颁发了“健康证书”。即使美国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能够证明中国正在操纵汇率,惩罚也只是“加速谈判”,这肯定不是特朗普所期待的“大棒”。美国可以以关税的形式进行制裁,但拿你已经在做的事情进行威胁,其说服力是有限的。

特朗普还将日本、德国和意大利列入汇率操纵关注列表。然而,作为避险货币,日元因贸易战走强,而非贬值。德国和意大利没有自己的货币可操纵。美元接近历史新高,是因为美国的增长速度超过其他任何发达经济体。从理论上来说,降低利率会降低货币价值,但自美联储(Fed)在7月31日降低基准利率以来,美元只是走强了。

关注“汇率操纵博弈”的美国总统可能会直接干预汇率。美国财政部长可以利用大约950亿美元的外汇稳定基金(ESF)来出售美元并购买以外币计价的资产。但与全球外汇市场日均超过5万亿美元的交易额相比,这实在不值一提。此前三次美国干预美元币值时,有七国集团(G7)盟友的一同行动。这一次,它将只能单独行动。由于不相信美国政府拥有让美元贬值的火力,市场将会押注干预不会成功并迫使政府花掉所有可用资金。

在先前的干预中,美联储和财政部一样出力,提供了一点额外的弹药。这一次美联储会不会参与却不一定,因为它担心自己的独立性,还有汇率战对全球金融稳定的影响。即使它真的拿出和ESF一样多的钱,可用资金总额也只有大约1900亿美元。

美联储反而可能会抵消干预措施的效果,出售美国国债以吸收市场上多出来的美元,以抵御货币供应增加带来的通胀威胁。这意味着短期利率保持不变,因此没有理由期望汇率变动。一些经济学家认为,进行让货币贬值的干预将会传递出货币政策放松的强烈信号。但是,正如美联储发出宽松信号一样,其他央行也发出了这样的信号。

对在岸人民币进行干预甚至更成问题。中国政府控制着这个市场,美国无法购买根本不出售的货币。美国可以干预离岸人民币市场(主要在香港),但该市场既不深,流动性也不大。离岸人民币的压力有时会通过可以同时进入这两个市场的公司传递到在岸人民币,但中国央行可以维持两者之间的价差。

美国可以购买欧元和日元,并指望其他货币通过连锁效应走强。但随着日本和欧元区的经济增长放缓,美国的任何汇率干预都可能招致报复。

20世纪30年代的全球竞争性贬值最终导致央行实行货币宽松政策,可以说这刺激了需求并帮助许多经济体逐步摆脱大萧条。现在,利率已经很低,并且没有多少迹象表明借款成本是经济活动的一个制约因素。

美国不可能单方面让美元贬值。试图这样做可能引发全球经济衰退,加剧政治紧张并引起金融市场动荡,因为各国都会试图让自己的货币对其他国家的货币贬值。只带着一个豌豆射手孤孤单单出现在战场上已经够糟糕了,在这个过程中引发内讧就更加糟糕了。

本文作者是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Harvard Kennedy School)高级研究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美国不可能单方面让美元贬值,要打汇率战,这一次它不但没有盟友,反而可能引起内讧,而且其火力也极其有限。



撰文 | 梅甘•格林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发推文要求美元贬值,随后还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这让人们担忧他发起的贸易战正在变成汇率战。上一次我们经历全球竞争性贬值是在20世纪30年代,当时世界陷入了“大萧条”(Great Depression)。但今天,汇率是由庞大的全球市场决定,而不是相对于黄金设定。这使得美国在战场上是孤家寡人,而且只有相当于一个豌豆射手的火力。

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是走进死胡同。根据美国法律,财政部下一步要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进行磋商,而IMF刚刚给中国的汇率实践颁发了“健康证书”。即使美国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能够证明中国正在操纵汇率,惩罚也只是“加速谈判”,这肯定不是特朗普所期待的“大棒”。美国可以以关税的形式进行制裁,但拿你已经在做的事情进行威胁,其说服力是有限的。

特朗普还将日本、德国和意大利列入汇率操纵关注列表。然而,作为避险货币,日元因贸易战走强,而非贬值。德国和意大利没有自己的货币可操纵。美元接近历史新高,是因为美国的增长速度超过其他任何发达经济体。从理论上来说,降低利率会降低货币价值,但自美联储(Fed)在7月31日降低基准利率以来,美元只是走强了。

关注“汇率操纵博弈”的美国总统可能会直接干预汇率。美国财政部长可以利用大约950亿美元的外汇稳定基金(ESF)来出售美元并购买以外币计价的资产。但与全球外汇市场日均超过5万亿美元的交易额相比,这实在不值一提。此前三次美国干预美元币值时,有七国集团(G7)盟友的一同行动。这一次,它将只能单独行动。由于不相信美国政府拥有让美元贬值的火力,市场将会押注干预不会成功并迫使政府花掉所有可用资金。

在先前的干预中,美联储和财政部一样出力,提供了一点额外的弹药。这一次美联储会不会参与却不一定,因为它担心自己的独立性,还有汇率战对全球金融稳定的影响。即使它真的拿出和ESF一样多的钱,可用资金总额也只有大约1900亿美元。

美联储反而可能会抵消干预措施的效果,出售美国国债以吸收市场上多出来的美元,以抵御货币供应增加带来的通胀威胁。这意味着短期利率保持不变,因此没有理由期望汇率变动。一些经济学家认为,进行让货币贬值的干预将会传递出货币政策放松的强烈信号。但是,正如美联储发出宽松信号一样,其他央行也发出了这样的信号。

对在岸人民币进行干预甚至更成问题。中国政府控制着这个市场,美国无法购买根本不出售的货币。美国可以干预离岸人民币市场(主要在香港),但该市场既不深,流动性也不大。离岸人民币的压力有时会通过可以同时进入这两个市场的公司传递到在岸人民币,但中国央行可以维持两者之间的价差。

美国可以购买欧元和日元,并指望其他货币通过连锁效应走强。但随着日本和欧元区的经济增长放缓,美国的任何汇率干预都可能招致报复。

20世纪30年代的全球竞争性贬值最终导致央行实行货币宽松政策,可以说这刺激了需求并帮助许多经济体逐步摆脱大萧条。现在,利率已经很低,并且没有多少迹象表明借款成本是经济活动的一个制约因素。

美国不可能单方面让美元贬值。试图这样做可能引发全球经济衰退,加剧政治紧张并引起金融市场动荡,因为各国都会试图让自己的货币对其他国家的货币贬值。只带着一个豌豆射手孤孤单单出现在战场上已经够糟糕了,在这个过程中引发内讧就更加糟糕了。

本文作者是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Harvard Kennedy School)高级研究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美国不可能单方面让美元贬值,要打汇率战,这一次它不但没有盟友,反而可能引起内讧,而且其火力也极其有限。



撰文 | 梅甘•格林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发推文要求美元贬值,随后还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这让人们担忧他发起的贸易战正在变成汇率战。上一次我们经历全球竞争性贬值是在20世纪30年代,当时世界陷入了“大萧条”(Great Depression)。但今天,汇率是由庞大的全球市场决定,而不是相对于黄金设定。这使得美国在战场上是孤家寡人,而且只有相当于一个豌豆射手的火力。

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是走进死胡同。根据美国法律,财政部下一步要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进行磋商,而IMF刚刚给中国的汇率实践颁发了“健康证书”。即使美国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能够证明中国正在操纵汇率,惩罚也只是“加速谈判”,这肯定不是特朗普所期待的“大棒”。美国可以以关税的形式进行制裁,但拿你已经在做的事情进行威胁,其说服力是有限的。

特朗普还将日本、德国和意大利列入汇率操纵关注列表。然而,作为避险货币,日元因贸易战走强,而非贬值。德国和意大利没有自己的货币可操纵。美元接近历史新高,是因为美国的增长速度超过其他任何发达经济体。从理论上来说,降低利率会降低货币价值,但自美联储(Fed)在7月31日降低基准利率以来,美元只是走强了。

关注“汇率操纵博弈”的美国总统可能会直接干预汇率。美国财政部长可以利用大约950亿美元的外汇稳定基金(ESF)来出售美元并购买以外币计价的资产。但与全球外汇市场日均超过5万亿美元的交易额相比,这实在不值一提。此前三次美国干预美元币值时,有七国集团(G7)盟友的一同行动。这一次,它将只能单独行动。由于不相信美国政府拥有让美元贬值的火力,市场将会押注干预不会成功并迫使政府花掉所有可用资金。

在先前的干预中,美联储和财政部一样出力,提供了一点额外的弹药。这一次美联储会不会参与却不一定,因为它担心自己的独立性,还有汇率战对全球金融稳定的影响。即使它真的拿出和ESF一样多的钱,可用资金总额也只有大约1900亿美元。

美联储反而可能会抵消干预措施的效果,出售美国国债以吸收市场上多出来的美元,以抵御货币供应增加带来的通胀威胁。这意味着短期利率保持不变,因此没有理由期望汇率变动。一些经济学家认为,进行让货币贬值的干预将会传递出货币政策放松的强烈信号。但是,正如美联储发出宽松信号一样,其他央行也发出了这样的信号。

对在岸人民币进行干预甚至更成问题。中国政府控制着这个市场,美国无法购买根本不出售的货币。美国可以干预离岸人民币市场(主要在香港),但该市场既不深,流动性也不大。离岸人民币的压力有时会通过可以同时进入这两个市场的公司传递到在岸人民币,但中国央行可以维持两者之间的价差。

美国可以购买欧元和日元,并指望其他货币通过连锁效应走强。但随着日本和欧元区的经济增长放缓,美国的任何汇率干预都可能招致报复。

20世纪30年代的全球竞争性贬值最终导致央行实行货币宽松政策,可以说这刺激了需求并帮助许多经济体逐步摆脱大萧条。现在,利率已经很低,并且没有多少迹象表明借款成本是经济活动的一个制约因素。

美国不可能单方面让美元贬值。试图这样做可能引发全球经济衰退,加剧政治紧张并引起金融市场动荡,因为各国都会试图让自己的货币对其他国家的货币贬值。只带着一个豌豆射手孤孤单单出现在战场上已经够糟糕了,在这个过程中引发内讧就更加糟糕了。

本文作者是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Harvard Kennedy School)高级研究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特朗普不可能打赢汇率战

发布日期:2019-08-19 05:40
摘要:美国不可能单方面让美元贬值,要打汇率战,这一次它不但没有盟友,反而可能引起内讧,而且其火力也极其有限。



撰文 | 梅甘•格林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发推文要求美元贬值,随后还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这让人们担忧他发起的贸易战正在变成汇率战。上一次我们经历全球竞争性贬值是在20世纪30年代,当时世界陷入了“大萧条”(Great Depression)。但今天,汇率是由庞大的全球市场决定,而不是相对于黄金设定。这使得美国在战场上是孤家寡人,而且只有相当于一个豌豆射手的火力。

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是走进死胡同。根据美国法律,财政部下一步要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进行磋商,而IMF刚刚给中国的汇率实践颁发了“健康证书”。即使美国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能够证明中国正在操纵汇率,惩罚也只是“加速谈判”,这肯定不是特朗普所期待的“大棒”。美国可以以关税的形式进行制裁,但拿你已经在做的事情进行威胁,其说服力是有限的。

特朗普还将日本、德国和意大利列入汇率操纵关注列表。然而,作为避险货币,日元因贸易战走强,而非贬值。德国和意大利没有自己的货币可操纵。美元接近历史新高,是因为美国的增长速度超过其他任何发达经济体。从理论上来说,降低利率会降低货币价值,但自美联储(Fed)在7月31日降低基准利率以来,美元只是走强了。

关注“汇率操纵博弈”的美国总统可能会直接干预汇率。美国财政部长可以利用大约950亿美元的外汇稳定基金(ESF)来出售美元并购买以外币计价的资产。但与全球外汇市场日均超过5万亿美元的交易额相比,这实在不值一提。此前三次美国干预美元币值时,有七国集团(G7)盟友的一同行动。这一次,它将只能单独行动。由于不相信美国政府拥有让美元贬值的火力,市场将会押注干预不会成功并迫使政府花掉所有可用资金。

在先前的干预中,美联储和财政部一样出力,提供了一点额外的弹药。这一次美联储会不会参与却不一定,因为它担心自己的独立性,还有汇率战对全球金融稳定的影响。即使它真的拿出和ESF一样多的钱,可用资金总额也只有大约1900亿美元。

美联储反而可能会抵消干预措施的效果,出售美国国债以吸收市场上多出来的美元,以抵御货币供应增加带来的通胀威胁。这意味着短期利率保持不变,因此没有理由期望汇率变动。一些经济学家认为,进行让货币贬值的干预将会传递出货币政策放松的强烈信号。但是,正如美联储发出宽松信号一样,其他央行也发出了这样的信号。

对在岸人民币进行干预甚至更成问题。中国政府控制着这个市场,美国无法购买根本不出售的货币。美国可以干预离岸人民币市场(主要在香港),但该市场既不深,流动性也不大。离岸人民币的压力有时会通过可以同时进入这两个市场的公司传递到在岸人民币,但中国央行可以维持两者之间的价差。

美国可以购买欧元和日元,并指望其他货币通过连锁效应走强。但随着日本和欧元区的经济增长放缓,美国的任何汇率干预都可能招致报复。

20世纪30年代的全球竞争性贬值最终导致央行实行货币宽松政策,可以说这刺激了需求并帮助许多经济体逐步摆脱大萧条。现在,利率已经很低,并且没有多少迹象表明借款成本是经济活动的一个制约因素。

美国不可能单方面让美元贬值。试图这样做可能引发全球经济衰退,加剧政治紧张并引起金融市场动荡,因为各国都会试图让自己的货币对其他国家的货币贬值。只带着一个豌豆射手孤孤单单出现在战场上已经够糟糕了,在这个过程中引发内讧就更加糟糕了。

本文作者是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Harvard Kennedy School)高级研究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美国不可能单方面让美元贬值,要打汇率战,这一次它不但没有盟友,反而可能引起内讧,而且其火力也极其有限。



撰文 | 梅甘•格林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发推文要求美元贬值,随后还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这让人们担忧他发起的贸易战正在变成汇率战。上一次我们经历全球竞争性贬值是在20世纪30年代,当时世界陷入了“大萧条”(Great Depression)。但今天,汇率是由庞大的全球市场决定,而不是相对于黄金设定。这使得美国在战场上是孤家寡人,而且只有相当于一个豌豆射手的火力。

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是走进死胡同。根据美国法律,财政部下一步要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进行磋商,而IMF刚刚给中国的汇率实践颁发了“健康证书”。即使美国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能够证明中国正在操纵汇率,惩罚也只是“加速谈判”,这肯定不是特朗普所期待的“大棒”。美国可以以关税的形式进行制裁,但拿你已经在做的事情进行威胁,其说服力是有限的。

特朗普还将日本、德国和意大利列入汇率操纵关注列表。然而,作为避险货币,日元因贸易战走强,而非贬值。德国和意大利没有自己的货币可操纵。美元接近历史新高,是因为美国的增长速度超过其他任何发达经济体。从理论上来说,降低利率会降低货币价值,但自美联储(Fed)在7月31日降低基准利率以来,美元只是走强了。

关注“汇率操纵博弈”的美国总统可能会直接干预汇率。美国财政部长可以利用大约950亿美元的外汇稳定基金(ESF)来出售美元并购买以外币计价的资产。但与全球外汇市场日均超过5万亿美元的交易额相比,这实在不值一提。此前三次美国干预美元币值时,有七国集团(G7)盟友的一同行动。这一次,它将只能单独行动。由于不相信美国政府拥有让美元贬值的火力,市场将会押注干预不会成功并迫使政府花掉所有可用资金。

在先前的干预中,美联储和财政部一样出力,提供了一点额外的弹药。这一次美联储会不会参与却不一定,因为它担心自己的独立性,还有汇率战对全球金融稳定的影响。即使它真的拿出和ESF一样多的钱,可用资金总额也只有大约1900亿美元。

美联储反而可能会抵消干预措施的效果,出售美国国债以吸收市场上多出来的美元,以抵御货币供应增加带来的通胀威胁。这意味着短期利率保持不变,因此没有理由期望汇率变动。一些经济学家认为,进行让货币贬值的干预将会传递出货币政策放松的强烈信号。但是,正如美联储发出宽松信号一样,其他央行也发出了这样的信号。

对在岸人民币进行干预甚至更成问题。中国政府控制着这个市场,美国无法购买根本不出售的货币。美国可以干预离岸人民币市场(主要在香港),但该市场既不深,流动性也不大。离岸人民币的压力有时会通过可以同时进入这两个市场的公司传递到在岸人民币,但中国央行可以维持两者之间的价差。

美国可以购买欧元和日元,并指望其他货币通过连锁效应走强。但随着日本和欧元区的经济增长放缓,美国的任何汇率干预都可能招致报复。

20世纪30年代的全球竞争性贬值最终导致央行实行货币宽松政策,可以说这刺激了需求并帮助许多经济体逐步摆脱大萧条。现在,利率已经很低,并且没有多少迹象表明借款成本是经济活动的一个制约因素。

美国不可能单方面让美元贬值。试图这样做可能引发全球经济衰退,加剧政治紧张并引起金融市场动荡,因为各国都会试图让自己的货币对其他国家的货币贬值。只带着一个豌豆射手孤孤单单出现在战场上已经够糟糕了,在这个过程中引发内讧就更加糟糕了。

本文作者是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Harvard Kennedy School)高级研究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