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西方需要正面回应中国的科技挑战

发布日期:2019-08-16 09:00
摘要:要与中国竞争,西方不需要把中国人定义为“敌人”,而是需要一个正面的、进攻性的战略与中国竞争。



撰文 |  安雅•曼努埃尔 

OR--商业新媒体 】硅谷正迟来地意识到,中国系统性地从西方攫取最先进的技术。

迄今为止,美国和欧洲的回应完全是防御性的。去年,美国政府收紧法律,让中国更难投资于我们最先进的技术。德国和英国对中国投资也越来越警惕。

美国正在起草新的出口管制措施,让美国企业无法向中国销售尖端科技。今年5月,特朗普政府实际上禁止了美国公司与华为(Huawei)做生意。美国联邦调查局(FBI)正利用中国间谍的故事吓唬大学管理者和科技公司。

其中一些措施早该实行,而且是正面的,但直接修建围墙将西方的技术保护起来,并不能解决这个问题。我们的企业隶属于一个全球创新网络,破坏这个网络将对最先进的企业造成阻碍。

要与中国竞争,西方不需要把中国人定义为“敌人”,也不需要把自己与世界隔离。我们需要一个正面的、进攻性的战略与中国竞争。这种战略或许差不多是以下这样的。

单打独斗是愚蠢的。美国可以选择与欧洲、日本和印度盟友联手,反击中国不公平的科技贸易做法。这比同时与所有人争论要有效得多。

最重要的是,西方必须创建塑造新技术的规范和标准。二战后,美国曾成功地领导了类似的举措,创建了国际原子能机构(International Atomic Energy Agency for nuclear power)、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以及后来的互联网名称与数字地址分配机构(ICANN)。

假设有一个“科技10国”(Tech 10)集团,这个集团为人工智能和数字隐私制定全球伦理标准,并致力于为生物技术制定标准,以防止出现在人类身上进行危险的基因编辑试验。趁着西方在这些领域仍占据优势的时候制定管理网络战的国际规范,也势在必行。中国不会被排除在外,但它必须达到全球设定的高标准。

欧洲和美国政府的研究预算应该大量增加,以支持创新。尽管数据难以比较,但中国在研发方面的支出约占其政府预算的8.7%,而美国政府2016年在研发上的支出占比不到3%。在欧洲,这一比例同样很低。

西方的科学教育也必须改善。2018年,在经合组织(OECD)发布的排名中,中国学生的数学、科学和阅读成绩排在全球第10位,而英国排在第23位,美国更可怜,排第31位。

在移民问题上,西方不应(像特朗普政府考虑的那样)禁止中国最优秀的人才在美国和欧洲学习,而是应该严惩那些真正从事间谍活动的人,同时欢迎那些没有从事间谍活动的人。

私营部门必须成熟起来,不要再幼稚。硅谷总是与美国政府作对,但实际上双方都需要对方。仙童半导体(Fairchild Semiconductor)、瓦里安(Varian)等科技公司中的先驱曾与美国联邦政府合作。相比之下,谷歌(Google)和美国国防部最近围绕一个基本视觉识别人工智能项目公开发生争执。在合理范围内,美国企业应该再次成为爱国者,而不是专注于成为“独角兽”。

我们没有必要惧怕中国。如果我们捍卫我们的创新体系并将技术的价值引向正确的方向,我们将创造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到那时,我们甚至或许能与中国展开卓有成效的合作。让我们开始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要与中国竞争,西方不需要把中国人定义为“敌人”,而是需要一个正面的、进攻性的战略与中国竞争。



撰文 |  安雅•曼努埃尔 

OR--商业新媒体 】硅谷正迟来地意识到,中国系统性地从西方攫取最先进的技术。

迄今为止,美国和欧洲的回应完全是防御性的。去年,美国政府收紧法律,让中国更难投资于我们最先进的技术。德国和英国对中国投资也越来越警惕。

美国正在起草新的出口管制措施,让美国企业无法向中国销售尖端科技。今年5月,特朗普政府实际上禁止了美国公司与华为(Huawei)做生意。美国联邦调查局(FBI)正利用中国间谍的故事吓唬大学管理者和科技公司。

其中一些措施早该实行,而且是正面的,但直接修建围墙将西方的技术保护起来,并不能解决这个问题。我们的企业隶属于一个全球创新网络,破坏这个网络将对最先进的企业造成阻碍。

要与中国竞争,西方不需要把中国人定义为“敌人”,也不需要把自己与世界隔离。我们需要一个正面的、进攻性的战略与中国竞争。这种战略或许差不多是以下这样的。

单打独斗是愚蠢的。美国可以选择与欧洲、日本和印度盟友联手,反击中国不公平的科技贸易做法。这比同时与所有人争论要有效得多。

最重要的是,西方必须创建塑造新技术的规范和标准。二战后,美国曾成功地领导了类似的举措,创建了国际原子能机构(International Atomic Energy Agency for nuclear power)、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以及后来的互联网名称与数字地址分配机构(ICANN)。

假设有一个“科技10国”(Tech 10)集团,这个集团为人工智能和数字隐私制定全球伦理标准,并致力于为生物技术制定标准,以防止出现在人类身上进行危险的基因编辑试验。趁着西方在这些领域仍占据优势的时候制定管理网络战的国际规范,也势在必行。中国不会被排除在外,但它必须达到全球设定的高标准。

欧洲和美国政府的研究预算应该大量增加,以支持创新。尽管数据难以比较,但中国在研发方面的支出约占其政府预算的8.7%,而美国政府2016年在研发上的支出占比不到3%。在欧洲,这一比例同样很低。

西方的科学教育也必须改善。2018年,在经合组织(OECD)发布的排名中,中国学生的数学、科学和阅读成绩排在全球第10位,而英国排在第23位,美国更可怜,排第31位。

在移民问题上,西方不应(像特朗普政府考虑的那样)禁止中国最优秀的人才在美国和欧洲学习,而是应该严惩那些真正从事间谍活动的人,同时欢迎那些没有从事间谍活动的人。

私营部门必须成熟起来,不要再幼稚。硅谷总是与美国政府作对,但实际上双方都需要对方。仙童半导体(Fairchild Semiconductor)、瓦里安(Varian)等科技公司中的先驱曾与美国联邦政府合作。相比之下,谷歌(Google)和美国国防部最近围绕一个基本视觉识别人工智能项目公开发生争执。在合理范围内,美国企业应该再次成为爱国者,而不是专注于成为“独角兽”。

我们没有必要惧怕中国。如果我们捍卫我们的创新体系并将技术的价值引向正确的方向,我们将创造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到那时,我们甚至或许能与中国展开卓有成效的合作。让我们开始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要与中国竞争,西方不需要把中国人定义为“敌人”,而是需要一个正面的、进攻性的战略与中国竞争。



撰文 |  安雅•曼努埃尔 

OR--商业新媒体 】硅谷正迟来地意识到,中国系统性地从西方攫取最先进的技术。

迄今为止,美国和欧洲的回应完全是防御性的。去年,美国政府收紧法律,让中国更难投资于我们最先进的技术。德国和英国对中国投资也越来越警惕。

美国正在起草新的出口管制措施,让美国企业无法向中国销售尖端科技。今年5月,特朗普政府实际上禁止了美国公司与华为(Huawei)做生意。美国联邦调查局(FBI)正利用中国间谍的故事吓唬大学管理者和科技公司。

其中一些措施早该实行,而且是正面的,但直接修建围墙将西方的技术保护起来,并不能解决这个问题。我们的企业隶属于一个全球创新网络,破坏这个网络将对最先进的企业造成阻碍。

要与中国竞争,西方不需要把中国人定义为“敌人”,也不需要把自己与世界隔离。我们需要一个正面的、进攻性的战略与中国竞争。这种战略或许差不多是以下这样的。

单打独斗是愚蠢的。美国可以选择与欧洲、日本和印度盟友联手,反击中国不公平的科技贸易做法。这比同时与所有人争论要有效得多。

最重要的是,西方必须创建塑造新技术的规范和标准。二战后,美国曾成功地领导了类似的举措,创建了国际原子能机构(International Atomic Energy Agency for nuclear power)、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以及后来的互联网名称与数字地址分配机构(ICANN)。

假设有一个“科技10国”(Tech 10)集团,这个集团为人工智能和数字隐私制定全球伦理标准,并致力于为生物技术制定标准,以防止出现在人类身上进行危险的基因编辑试验。趁着西方在这些领域仍占据优势的时候制定管理网络战的国际规范,也势在必行。中国不会被排除在外,但它必须达到全球设定的高标准。

欧洲和美国政府的研究预算应该大量增加,以支持创新。尽管数据难以比较,但中国在研发方面的支出约占其政府预算的8.7%,而美国政府2016年在研发上的支出占比不到3%。在欧洲,这一比例同样很低。

西方的科学教育也必须改善。2018年,在经合组织(OECD)发布的排名中,中国学生的数学、科学和阅读成绩排在全球第10位,而英国排在第23位,美国更可怜,排第31位。

在移民问题上,西方不应(像特朗普政府考虑的那样)禁止中国最优秀的人才在美国和欧洲学习,而是应该严惩那些真正从事间谍活动的人,同时欢迎那些没有从事间谍活动的人。

私营部门必须成熟起来,不要再幼稚。硅谷总是与美国政府作对,但实际上双方都需要对方。仙童半导体(Fairchild Semiconductor)、瓦里安(Varian)等科技公司中的先驱曾与美国联邦政府合作。相比之下,谷歌(Google)和美国国防部最近围绕一个基本视觉识别人工智能项目公开发生争执。在合理范围内,美国企业应该再次成为爱国者,而不是专注于成为“独角兽”。

我们没有必要惧怕中国。如果我们捍卫我们的创新体系并将技术的价值引向正确的方向,我们将创造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到那时,我们甚至或许能与中国展开卓有成效的合作。让我们开始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西方需要正面回应中国的科技挑战

发布日期:2019-08-16 09:00
摘要:要与中国竞争,西方不需要把中国人定义为“敌人”,而是需要一个正面的、进攻性的战略与中国竞争。



撰文 |  安雅•曼努埃尔 

OR--商业新媒体 】硅谷正迟来地意识到,中国系统性地从西方攫取最先进的技术。

迄今为止,美国和欧洲的回应完全是防御性的。去年,美国政府收紧法律,让中国更难投资于我们最先进的技术。德国和英国对中国投资也越来越警惕。

美国正在起草新的出口管制措施,让美国企业无法向中国销售尖端科技。今年5月,特朗普政府实际上禁止了美国公司与华为(Huawei)做生意。美国联邦调查局(FBI)正利用中国间谍的故事吓唬大学管理者和科技公司。

其中一些措施早该实行,而且是正面的,但直接修建围墙将西方的技术保护起来,并不能解决这个问题。我们的企业隶属于一个全球创新网络,破坏这个网络将对最先进的企业造成阻碍。

要与中国竞争,西方不需要把中国人定义为“敌人”,也不需要把自己与世界隔离。我们需要一个正面的、进攻性的战略与中国竞争。这种战略或许差不多是以下这样的。

单打独斗是愚蠢的。美国可以选择与欧洲、日本和印度盟友联手,反击中国不公平的科技贸易做法。这比同时与所有人争论要有效得多。

最重要的是,西方必须创建塑造新技术的规范和标准。二战后,美国曾成功地领导了类似的举措,创建了国际原子能机构(International Atomic Energy Agency for nuclear power)、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以及后来的互联网名称与数字地址分配机构(ICANN)。

假设有一个“科技10国”(Tech 10)集团,这个集团为人工智能和数字隐私制定全球伦理标准,并致力于为生物技术制定标准,以防止出现在人类身上进行危险的基因编辑试验。趁着西方在这些领域仍占据优势的时候制定管理网络战的国际规范,也势在必行。中国不会被排除在外,但它必须达到全球设定的高标准。

欧洲和美国政府的研究预算应该大量增加,以支持创新。尽管数据难以比较,但中国在研发方面的支出约占其政府预算的8.7%,而美国政府2016年在研发上的支出占比不到3%。在欧洲,这一比例同样很低。

西方的科学教育也必须改善。2018年,在经合组织(OECD)发布的排名中,中国学生的数学、科学和阅读成绩排在全球第10位,而英国排在第23位,美国更可怜,排第31位。

在移民问题上,西方不应(像特朗普政府考虑的那样)禁止中国最优秀的人才在美国和欧洲学习,而是应该严惩那些真正从事间谍活动的人,同时欢迎那些没有从事间谍活动的人。

私营部门必须成熟起来,不要再幼稚。硅谷总是与美国政府作对,但实际上双方都需要对方。仙童半导体(Fairchild Semiconductor)、瓦里安(Varian)等科技公司中的先驱曾与美国联邦政府合作。相比之下,谷歌(Google)和美国国防部最近围绕一个基本视觉识别人工智能项目公开发生争执。在合理范围内,美国企业应该再次成为爱国者,而不是专注于成为“独角兽”。

我们没有必要惧怕中国。如果我们捍卫我们的创新体系并将技术的价值引向正确的方向,我们将创造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到那时,我们甚至或许能与中国展开卓有成效的合作。让我们开始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要与中国竞争,西方不需要把中国人定义为“敌人”,而是需要一个正面的、进攻性的战略与中国竞争。



撰文 |  安雅•曼努埃尔 

OR--商业新媒体 】硅谷正迟来地意识到,中国系统性地从西方攫取最先进的技术。

迄今为止,美国和欧洲的回应完全是防御性的。去年,美国政府收紧法律,让中国更难投资于我们最先进的技术。德国和英国对中国投资也越来越警惕。

美国正在起草新的出口管制措施,让美国企业无法向中国销售尖端科技。今年5月,特朗普政府实际上禁止了美国公司与华为(Huawei)做生意。美国联邦调查局(FBI)正利用中国间谍的故事吓唬大学管理者和科技公司。

其中一些措施早该实行,而且是正面的,但直接修建围墙将西方的技术保护起来,并不能解决这个问题。我们的企业隶属于一个全球创新网络,破坏这个网络将对最先进的企业造成阻碍。

要与中国竞争,西方不需要把中国人定义为“敌人”,也不需要把自己与世界隔离。我们需要一个正面的、进攻性的战略与中国竞争。这种战略或许差不多是以下这样的。

单打独斗是愚蠢的。美国可以选择与欧洲、日本和印度盟友联手,反击中国不公平的科技贸易做法。这比同时与所有人争论要有效得多。

最重要的是,西方必须创建塑造新技术的规范和标准。二战后,美国曾成功地领导了类似的举措,创建了国际原子能机构(International Atomic Energy Agency for nuclear power)、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以及后来的互联网名称与数字地址分配机构(ICANN)。

假设有一个“科技10国”(Tech 10)集团,这个集团为人工智能和数字隐私制定全球伦理标准,并致力于为生物技术制定标准,以防止出现在人类身上进行危险的基因编辑试验。趁着西方在这些领域仍占据优势的时候制定管理网络战的国际规范,也势在必行。中国不会被排除在外,但它必须达到全球设定的高标准。

欧洲和美国政府的研究预算应该大量增加,以支持创新。尽管数据难以比较,但中国在研发方面的支出约占其政府预算的8.7%,而美国政府2016年在研发上的支出占比不到3%。在欧洲,这一比例同样很低。

西方的科学教育也必须改善。2018年,在经合组织(OECD)发布的排名中,中国学生的数学、科学和阅读成绩排在全球第10位,而英国排在第23位,美国更可怜,排第31位。

在移民问题上,西方不应(像特朗普政府考虑的那样)禁止中国最优秀的人才在美国和欧洲学习,而是应该严惩那些真正从事间谍活动的人,同时欢迎那些没有从事间谍活动的人。

私营部门必须成熟起来,不要再幼稚。硅谷总是与美国政府作对,但实际上双方都需要对方。仙童半导体(Fairchild Semiconductor)、瓦里安(Varian)等科技公司中的先驱曾与美国联邦政府合作。相比之下,谷歌(Google)和美国国防部最近围绕一个基本视觉识别人工智能项目公开发生争执。在合理范围内,美国企业应该再次成为爱国者,而不是专注于成为“独角兽”。

我们没有必要惧怕中国。如果我们捍卫我们的创新体系并将技术的价值引向正确的方向,我们将创造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到那时,我们甚至或许能与中国展开卓有成效的合作。让我们开始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