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WeWork启动全球最大规模的IPO之一, 招股书中173次提中国

发布日期:2019-08-15 19:48
摘要:共享办公室巨头WeWork正式启动IPO,这是今年规模最大的IPO之一。正如其他大型美国科技企业一样,WeWork也想要在中国市场分一杯羹。



撰文 | Samantha Sharf

OR--商业新媒体 】共享办公室巨头WeWork正式启动IPO,这是今年规模最大的IPO之一。正如其他大型美国科技企业一样,WeWork也想要在中国市场分一杯羹。在其公布的招股书中,该公司提到“中国”相关字眼高达173次,虽然绝大部分是以与中国的合资公司“ChinaCo”的形式提到的。

WeWork于本周三提交了招股说明书,正式启动了今年规模最大的IPO之一。

今年4月,这家总部位于纽约的联合办公初创公司宣布,已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秘密提交了IPO申请。本周三提交的招股说明书中披露的发行规模为10亿美元,这是招股书中交易条款确定前的一个常见的最高金额的“占位符”,据说该公司拟融资35亿美元。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文件证实,IPO后,CEO亚当·诺依曼将控制至少50%的投票权。《福布斯》最近估计,诺依曼持有的股份价值41亿美元,而他的联合创始人、首席文化官米格尔•麦凯维持有的股份价值29亿美元。但这是基于一个比最近一次更为保守的估值,即1月份,基于软银集团60亿美元的注资,该公司当时的估值为470亿美元。

此次融资对WeWork的估值很高,很多人说,是其2018年营收的26倍,这是不切实际的,而且只有少数人认为Wework上市后能与该估值匹配。波士顿地产是美国最大的城市写字楼所有者之一,其估值约为收入的12倍(波士顿前房地产主管祖克曼是WeWork的早期投资者)。联合办公竞争对手Regus的母公司IWG的估值不到收入的四倍。

市场对近期估值很高没有盈利又较为高调IPO并不友好。在上市三个月后,打车服务巨头Uber的估值低于上一轮私募融资。自3月份上市以来,Lyft的股价已经下跌了25%以上。

和其他最近入市的公司一样,WeWork在上市的同时仍存在巨额亏损。该公司此前披露,2018年营收为18亿美元,亏损19亿美元。新提交的文件显示,该公司今年上半年的收入为15.4亿美元,亏损9.05亿美元。营收同比增长了一倍,而亏损增长了25%。该公司表示,开业两年以上的单个门店都能赚钱,这表明如果停止对增长的投资,它可以实现全公司范围的利润。在527家门店中,有103家已于2019年开业。

WeWork成立于2010年,为传统的商业模式提供了一个全新的视角:从建筑业主那里租赁空间,再将其分成小块转租,然后将盈利收入囊中。选择WeWork空间意味着客户无需担心安装互联网、配备邮件收发室或提供咖啡,因此WeWork可为提高服务的便利性和灵活性额外收费。

事实证明,这样的模式在52.7万名用户中很受欢迎。然而,一些纽约办公室经纪人表示,因为该业务尚未在经济低迷时期经受考验,WeWork的大量存在可能会损害一栋建筑的转售价值。另一方面,一些大型办公室业主已经在WeWork上进行了投资,其中一些人正在开设自己的联合办公空间。WeWork已经开始购买房产,比如纽约的Lord & Taylor旗舰店,但其绝大部分的空间都是租赁的。

今年早些时候,联合创始人成立了We Company,包括其主要的联合办公业务和有三年工作历史的共同生活品牌WeLive。诺伊曼的妻子丽贝卡还开办了一所学校(Wegrow),健身中心(WeRise)和一个零售概念,非会员可随时预定空间。


延伸阅读

WeWork和中国

正如其他大型美国科技企业一样,WeWork也想要在中国市场分一杯羹。在其公布的招股书中,该公司提到“中国”相关字眼高达173次,虽然绝大部分是以与中国的合资公司“ChinaCo”的形式提到的。

据悉,ChinaCo是2017年WeWork与软银、弘毅资本以及挚信资本成立的合资公司。WeWork在该合资公司中占有59%的股份。

很显然,WeWork对中国市场非常重视,招股书也说道中国正在成为该公司的核心市场。WeWork官网的信息显示,该公司在大中华区开设办公地点的城市已经达到12座。WeWork中国的门店数量也位居美国之外的海外市场的首位。

大中华区在WeWork中的营收占比也在逐步走高,2019年前六个月WeWork营收为15.4亿美元,大中华区为0.94亿美元,占比为6.1%,而去年同期占比为3.8%。

虽然在美国,共享办公的概念已广为人知,也相对普遍,但对于新兴市场的潜在客户来说,这是一个新概念。在韩国、以色列和中国等热门新兴市场扩张,对WeWork作为一家上市公司的未来至关重要。

WeWork想要在中国市场取得成功也不容易。在联合办公领域,盈利始终是个老大难问题,中国许多初创共享办公公司因为盈利问题而黯然退场。当前中国的联合办公市场目前竞争也十分激烈,这都给WeWork带来了极大的盈利压力。

在中国,共享办公领域的竞争已经十分激烈,WeWork需要与氪空间、优客工场、米域等知名联合办公品牌进行竞争。此外一些大型房地产商也加入了这场竞争,包括SOHO中国的SOHO 3Q、龙湖的EASYWORK、以及太古地产着力打造的Blueprint。这些都给WeWork在中国的拓展带来了巨大的挑战,也让其成长之路充满了不确定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共享办公室巨头WeWork正式启动IPO,这是今年规模最大的IPO之一。正如其他大型美国科技企业一样,WeWork也想要在中国市场分一杯羹。



撰文 | Samantha Sharf

OR--商业新媒体 】共享办公室巨头WeWork正式启动IPO,这是今年规模最大的IPO之一。正如其他大型美国科技企业一样,WeWork也想要在中国市场分一杯羹。在其公布的招股书中,该公司提到“中国”相关字眼高达173次,虽然绝大部分是以与中国的合资公司“ChinaCo”的形式提到的。

WeWork于本周三提交了招股说明书,正式启动了今年规模最大的IPO之一。

今年4月,这家总部位于纽约的联合办公初创公司宣布,已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秘密提交了IPO申请。本周三提交的招股说明书中披露的发行规模为10亿美元,这是招股书中交易条款确定前的一个常见的最高金额的“占位符”,据说该公司拟融资35亿美元。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文件证实,IPO后,CEO亚当·诺依曼将控制至少50%的投票权。《福布斯》最近估计,诺依曼持有的股份价值41亿美元,而他的联合创始人、首席文化官米格尔•麦凯维持有的股份价值29亿美元。但这是基于一个比最近一次更为保守的估值,即1月份,基于软银集团60亿美元的注资,该公司当时的估值为470亿美元。

此次融资对WeWork的估值很高,很多人说,是其2018年营收的26倍,这是不切实际的,而且只有少数人认为Wework上市后能与该估值匹配。波士顿地产是美国最大的城市写字楼所有者之一,其估值约为收入的12倍(波士顿前房地产主管祖克曼是WeWork的早期投资者)。联合办公竞争对手Regus的母公司IWG的估值不到收入的四倍。

市场对近期估值很高没有盈利又较为高调IPO并不友好。在上市三个月后,打车服务巨头Uber的估值低于上一轮私募融资。自3月份上市以来,Lyft的股价已经下跌了25%以上。

和其他最近入市的公司一样,WeWork在上市的同时仍存在巨额亏损。该公司此前披露,2018年营收为18亿美元,亏损19亿美元。新提交的文件显示,该公司今年上半年的收入为15.4亿美元,亏损9.05亿美元。营收同比增长了一倍,而亏损增长了25%。该公司表示,开业两年以上的单个门店都能赚钱,这表明如果停止对增长的投资,它可以实现全公司范围的利润。在527家门店中,有103家已于2019年开业。

WeWork成立于2010年,为传统的商业模式提供了一个全新的视角:从建筑业主那里租赁空间,再将其分成小块转租,然后将盈利收入囊中。选择WeWork空间意味着客户无需担心安装互联网、配备邮件收发室或提供咖啡,因此WeWork可为提高服务的便利性和灵活性额外收费。

事实证明,这样的模式在52.7万名用户中很受欢迎。然而,一些纽约办公室经纪人表示,因为该业务尚未在经济低迷时期经受考验,WeWork的大量存在可能会损害一栋建筑的转售价值。另一方面,一些大型办公室业主已经在WeWork上进行了投资,其中一些人正在开设自己的联合办公空间。WeWork已经开始购买房产,比如纽约的Lord & Taylor旗舰店,但其绝大部分的空间都是租赁的。

今年早些时候,联合创始人成立了We Company,包括其主要的联合办公业务和有三年工作历史的共同生活品牌WeLive。诺伊曼的妻子丽贝卡还开办了一所学校(Wegrow),健身中心(WeRise)和一个零售概念,非会员可随时预定空间。


延伸阅读

WeWork和中国

正如其他大型美国科技企业一样,WeWork也想要在中国市场分一杯羹。在其公布的招股书中,该公司提到“中国”相关字眼高达173次,虽然绝大部分是以与中国的合资公司“ChinaCo”的形式提到的。

据悉,ChinaCo是2017年WeWork与软银、弘毅资本以及挚信资本成立的合资公司。WeWork在该合资公司中占有59%的股份。

很显然,WeWork对中国市场非常重视,招股书也说道中国正在成为该公司的核心市场。WeWork官网的信息显示,该公司在大中华区开设办公地点的城市已经达到12座。WeWork中国的门店数量也位居美国之外的海外市场的首位。

大中华区在WeWork中的营收占比也在逐步走高,2019年前六个月WeWork营收为15.4亿美元,大中华区为0.94亿美元,占比为6.1%,而去年同期占比为3.8%。

虽然在美国,共享办公的概念已广为人知,也相对普遍,但对于新兴市场的潜在客户来说,这是一个新概念。在韩国、以色列和中国等热门新兴市场扩张,对WeWork作为一家上市公司的未来至关重要。

WeWork想要在中国市场取得成功也不容易。在联合办公领域,盈利始终是个老大难问题,中国许多初创共享办公公司因为盈利问题而黯然退场。当前中国的联合办公市场目前竞争也十分激烈,这都给WeWork带来了极大的盈利压力。

在中国,共享办公领域的竞争已经十分激烈,WeWork需要与氪空间、优客工场、米域等知名联合办公品牌进行竞争。此外一些大型房地产商也加入了这场竞争,包括SOHO中国的SOHO 3Q、龙湖的EASYWORK、以及太古地产着力打造的Blueprint。这些都给WeWork在中国的拓展带来了巨大的挑战,也让其成长之路充满了不确定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共享办公室巨头WeWork正式启动IPO,这是今年规模最大的IPO之一。正如其他大型美国科技企业一样,WeWork也想要在中国市场分一杯羹。



撰文 | Samantha Sharf

OR--商业新媒体 】共享办公室巨头WeWork正式启动IPO,这是今年规模最大的IPO之一。正如其他大型美国科技企业一样,WeWork也想要在中国市场分一杯羹。在其公布的招股书中,该公司提到“中国”相关字眼高达173次,虽然绝大部分是以与中国的合资公司“ChinaCo”的形式提到的。

WeWork于本周三提交了招股说明书,正式启动了今年规模最大的IPO之一。

今年4月,这家总部位于纽约的联合办公初创公司宣布,已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秘密提交了IPO申请。本周三提交的招股说明书中披露的发行规模为10亿美元,这是招股书中交易条款确定前的一个常见的最高金额的“占位符”,据说该公司拟融资35亿美元。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文件证实,IPO后,CEO亚当·诺依曼将控制至少50%的投票权。《福布斯》最近估计,诺依曼持有的股份价值41亿美元,而他的联合创始人、首席文化官米格尔•麦凯维持有的股份价值29亿美元。但这是基于一个比最近一次更为保守的估值,即1月份,基于软银集团60亿美元的注资,该公司当时的估值为470亿美元。

此次融资对WeWork的估值很高,很多人说,是其2018年营收的26倍,这是不切实际的,而且只有少数人认为Wework上市后能与该估值匹配。波士顿地产是美国最大的城市写字楼所有者之一,其估值约为收入的12倍(波士顿前房地产主管祖克曼是WeWork的早期投资者)。联合办公竞争对手Regus的母公司IWG的估值不到收入的四倍。

市场对近期估值很高没有盈利又较为高调IPO并不友好。在上市三个月后,打车服务巨头Uber的估值低于上一轮私募融资。自3月份上市以来,Lyft的股价已经下跌了25%以上。

和其他最近入市的公司一样,WeWork在上市的同时仍存在巨额亏损。该公司此前披露,2018年营收为18亿美元,亏损19亿美元。新提交的文件显示,该公司今年上半年的收入为15.4亿美元,亏损9.05亿美元。营收同比增长了一倍,而亏损增长了25%。该公司表示,开业两年以上的单个门店都能赚钱,这表明如果停止对增长的投资,它可以实现全公司范围的利润。在527家门店中,有103家已于2019年开业。

WeWork成立于2010年,为传统的商业模式提供了一个全新的视角:从建筑业主那里租赁空间,再将其分成小块转租,然后将盈利收入囊中。选择WeWork空间意味着客户无需担心安装互联网、配备邮件收发室或提供咖啡,因此WeWork可为提高服务的便利性和灵活性额外收费。

事实证明,这样的模式在52.7万名用户中很受欢迎。然而,一些纽约办公室经纪人表示,因为该业务尚未在经济低迷时期经受考验,WeWork的大量存在可能会损害一栋建筑的转售价值。另一方面,一些大型办公室业主已经在WeWork上进行了投资,其中一些人正在开设自己的联合办公空间。WeWork已经开始购买房产,比如纽约的Lord & Taylor旗舰店,但其绝大部分的空间都是租赁的。

今年早些时候,联合创始人成立了We Company,包括其主要的联合办公业务和有三年工作历史的共同生活品牌WeLive。诺伊曼的妻子丽贝卡还开办了一所学校(Wegrow),健身中心(WeRise)和一个零售概念,非会员可随时预定空间。


延伸阅读

WeWork和中国

正如其他大型美国科技企业一样,WeWork也想要在中国市场分一杯羹。在其公布的招股书中,该公司提到“中国”相关字眼高达173次,虽然绝大部分是以与中国的合资公司“ChinaCo”的形式提到的。

据悉,ChinaCo是2017年WeWork与软银、弘毅资本以及挚信资本成立的合资公司。WeWork在该合资公司中占有59%的股份。

很显然,WeWork对中国市场非常重视,招股书也说道中国正在成为该公司的核心市场。WeWork官网的信息显示,该公司在大中华区开设办公地点的城市已经达到12座。WeWork中国的门店数量也位居美国之外的海外市场的首位。

大中华区在WeWork中的营收占比也在逐步走高,2019年前六个月WeWork营收为15.4亿美元,大中华区为0.94亿美元,占比为6.1%,而去年同期占比为3.8%。

虽然在美国,共享办公的概念已广为人知,也相对普遍,但对于新兴市场的潜在客户来说,这是一个新概念。在韩国、以色列和中国等热门新兴市场扩张,对WeWork作为一家上市公司的未来至关重要。

WeWork想要在中国市场取得成功也不容易。在联合办公领域,盈利始终是个老大难问题,中国许多初创共享办公公司因为盈利问题而黯然退场。当前中国的联合办公市场目前竞争也十分激烈,这都给WeWork带来了极大的盈利压力。

在中国,共享办公领域的竞争已经十分激烈,WeWork需要与氪空间、优客工场、米域等知名联合办公品牌进行竞争。此外一些大型房地产商也加入了这场竞争,包括SOHO中国的SOHO 3Q、龙湖的EASYWORK、以及太古地产着力打造的Blueprint。这些都给WeWork在中国的拓展带来了巨大的挑战,也让其成长之路充满了不确定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WeWork启动全球最大规模的IPO之一, 招股书中173次提中国

发布日期:2019-08-15 19:48
摘要:共享办公室巨头WeWork正式启动IPO,这是今年规模最大的IPO之一。正如其他大型美国科技企业一样,WeWork也想要在中国市场分一杯羹。



撰文 | Samantha Sharf

OR--商业新媒体 】共享办公室巨头WeWork正式启动IPO,这是今年规模最大的IPO之一。正如其他大型美国科技企业一样,WeWork也想要在中国市场分一杯羹。在其公布的招股书中,该公司提到“中国”相关字眼高达173次,虽然绝大部分是以与中国的合资公司“ChinaCo”的形式提到的。

WeWork于本周三提交了招股说明书,正式启动了今年规模最大的IPO之一。

今年4月,这家总部位于纽约的联合办公初创公司宣布,已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秘密提交了IPO申请。本周三提交的招股说明书中披露的发行规模为10亿美元,这是招股书中交易条款确定前的一个常见的最高金额的“占位符”,据说该公司拟融资35亿美元。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文件证实,IPO后,CEO亚当·诺依曼将控制至少50%的投票权。《福布斯》最近估计,诺依曼持有的股份价值41亿美元,而他的联合创始人、首席文化官米格尔•麦凯维持有的股份价值29亿美元。但这是基于一个比最近一次更为保守的估值,即1月份,基于软银集团60亿美元的注资,该公司当时的估值为470亿美元。

此次融资对WeWork的估值很高,很多人说,是其2018年营收的26倍,这是不切实际的,而且只有少数人认为Wework上市后能与该估值匹配。波士顿地产是美国最大的城市写字楼所有者之一,其估值约为收入的12倍(波士顿前房地产主管祖克曼是WeWork的早期投资者)。联合办公竞争对手Regus的母公司IWG的估值不到收入的四倍。

市场对近期估值很高没有盈利又较为高调IPO并不友好。在上市三个月后,打车服务巨头Uber的估值低于上一轮私募融资。自3月份上市以来,Lyft的股价已经下跌了25%以上。

和其他最近入市的公司一样,WeWork在上市的同时仍存在巨额亏损。该公司此前披露,2018年营收为18亿美元,亏损19亿美元。新提交的文件显示,该公司今年上半年的收入为15.4亿美元,亏损9.05亿美元。营收同比增长了一倍,而亏损增长了25%。该公司表示,开业两年以上的单个门店都能赚钱,这表明如果停止对增长的投资,它可以实现全公司范围的利润。在527家门店中,有103家已于2019年开业。

WeWork成立于2010年,为传统的商业模式提供了一个全新的视角:从建筑业主那里租赁空间,再将其分成小块转租,然后将盈利收入囊中。选择WeWork空间意味着客户无需担心安装互联网、配备邮件收发室或提供咖啡,因此WeWork可为提高服务的便利性和灵活性额外收费。

事实证明,这样的模式在52.7万名用户中很受欢迎。然而,一些纽约办公室经纪人表示,因为该业务尚未在经济低迷时期经受考验,WeWork的大量存在可能会损害一栋建筑的转售价值。另一方面,一些大型办公室业主已经在WeWork上进行了投资,其中一些人正在开设自己的联合办公空间。WeWork已经开始购买房产,比如纽约的Lord & Taylor旗舰店,但其绝大部分的空间都是租赁的。

今年早些时候,联合创始人成立了We Company,包括其主要的联合办公业务和有三年工作历史的共同生活品牌WeLive。诺伊曼的妻子丽贝卡还开办了一所学校(Wegrow),健身中心(WeRise)和一个零售概念,非会员可随时预定空间。


延伸阅读

WeWork和中国

正如其他大型美国科技企业一样,WeWork也想要在中国市场分一杯羹。在其公布的招股书中,该公司提到“中国”相关字眼高达173次,虽然绝大部分是以与中国的合资公司“ChinaCo”的形式提到的。

据悉,ChinaCo是2017年WeWork与软银、弘毅资本以及挚信资本成立的合资公司。WeWork在该合资公司中占有59%的股份。

很显然,WeWork对中国市场非常重视,招股书也说道中国正在成为该公司的核心市场。WeWork官网的信息显示,该公司在大中华区开设办公地点的城市已经达到12座。WeWork中国的门店数量也位居美国之外的海外市场的首位。

大中华区在WeWork中的营收占比也在逐步走高,2019年前六个月WeWork营收为15.4亿美元,大中华区为0.94亿美元,占比为6.1%,而去年同期占比为3.8%。

虽然在美国,共享办公的概念已广为人知,也相对普遍,但对于新兴市场的潜在客户来说,这是一个新概念。在韩国、以色列和中国等热门新兴市场扩张,对WeWork作为一家上市公司的未来至关重要。

WeWork想要在中国市场取得成功也不容易。在联合办公领域,盈利始终是个老大难问题,中国许多初创共享办公公司因为盈利问题而黯然退场。当前中国的联合办公市场目前竞争也十分激烈,这都给WeWork带来了极大的盈利压力。

在中国,共享办公领域的竞争已经十分激烈,WeWork需要与氪空间、优客工场、米域等知名联合办公品牌进行竞争。此外一些大型房地产商也加入了这场竞争,包括SOHO中国的SOHO 3Q、龙湖的EASYWORK、以及太古地产着力打造的Blueprint。这些都给WeWork在中国的拓展带来了巨大的挑战,也让其成长之路充满了不确定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共享办公室巨头WeWork正式启动IPO,这是今年规模最大的IPO之一。正如其他大型美国科技企业一样,WeWork也想要在中国市场分一杯羹。



撰文 | Samantha Sharf

OR--商业新媒体 】共享办公室巨头WeWork正式启动IPO,这是今年规模最大的IPO之一。正如其他大型美国科技企业一样,WeWork也想要在中国市场分一杯羹。在其公布的招股书中,该公司提到“中国”相关字眼高达173次,虽然绝大部分是以与中国的合资公司“ChinaCo”的形式提到的。

WeWork于本周三提交了招股说明书,正式启动了今年规模最大的IPO之一。

今年4月,这家总部位于纽约的联合办公初创公司宣布,已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秘密提交了IPO申请。本周三提交的招股说明书中披露的发行规模为10亿美元,这是招股书中交易条款确定前的一个常见的最高金额的“占位符”,据说该公司拟融资35亿美元。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文件证实,IPO后,CEO亚当·诺依曼将控制至少50%的投票权。《福布斯》最近估计,诺依曼持有的股份价值41亿美元,而他的联合创始人、首席文化官米格尔•麦凯维持有的股份价值29亿美元。但这是基于一个比最近一次更为保守的估值,即1月份,基于软银集团60亿美元的注资,该公司当时的估值为470亿美元。

此次融资对WeWork的估值很高,很多人说,是其2018年营收的26倍,这是不切实际的,而且只有少数人认为Wework上市后能与该估值匹配。波士顿地产是美国最大的城市写字楼所有者之一,其估值约为收入的12倍(波士顿前房地产主管祖克曼是WeWork的早期投资者)。联合办公竞争对手Regus的母公司IWG的估值不到收入的四倍。

市场对近期估值很高没有盈利又较为高调IPO并不友好。在上市三个月后,打车服务巨头Uber的估值低于上一轮私募融资。自3月份上市以来,Lyft的股价已经下跌了25%以上。

和其他最近入市的公司一样,WeWork在上市的同时仍存在巨额亏损。该公司此前披露,2018年营收为18亿美元,亏损19亿美元。新提交的文件显示,该公司今年上半年的收入为15.4亿美元,亏损9.05亿美元。营收同比增长了一倍,而亏损增长了25%。该公司表示,开业两年以上的单个门店都能赚钱,这表明如果停止对增长的投资,它可以实现全公司范围的利润。在527家门店中,有103家已于2019年开业。

WeWork成立于2010年,为传统的商业模式提供了一个全新的视角:从建筑业主那里租赁空间,再将其分成小块转租,然后将盈利收入囊中。选择WeWork空间意味着客户无需担心安装互联网、配备邮件收发室或提供咖啡,因此WeWork可为提高服务的便利性和灵活性额外收费。

事实证明,这样的模式在52.7万名用户中很受欢迎。然而,一些纽约办公室经纪人表示,因为该业务尚未在经济低迷时期经受考验,WeWork的大量存在可能会损害一栋建筑的转售价值。另一方面,一些大型办公室业主已经在WeWork上进行了投资,其中一些人正在开设自己的联合办公空间。WeWork已经开始购买房产,比如纽约的Lord & Taylor旗舰店,但其绝大部分的空间都是租赁的。

今年早些时候,联合创始人成立了We Company,包括其主要的联合办公业务和有三年工作历史的共同生活品牌WeLive。诺伊曼的妻子丽贝卡还开办了一所学校(Wegrow),健身中心(WeRise)和一个零售概念,非会员可随时预定空间。


延伸阅读

WeWork和中国

正如其他大型美国科技企业一样,WeWork也想要在中国市场分一杯羹。在其公布的招股书中,该公司提到“中国”相关字眼高达173次,虽然绝大部分是以与中国的合资公司“ChinaCo”的形式提到的。

据悉,ChinaCo是2017年WeWork与软银、弘毅资本以及挚信资本成立的合资公司。WeWork在该合资公司中占有59%的股份。

很显然,WeWork对中国市场非常重视,招股书也说道中国正在成为该公司的核心市场。WeWork官网的信息显示,该公司在大中华区开设办公地点的城市已经达到12座。WeWork中国的门店数量也位居美国之外的海外市场的首位。

大中华区在WeWork中的营收占比也在逐步走高,2019年前六个月WeWork营收为15.4亿美元,大中华区为0.94亿美元,占比为6.1%,而去年同期占比为3.8%。

虽然在美国,共享办公的概念已广为人知,也相对普遍,但对于新兴市场的潜在客户来说,这是一个新概念。在韩国、以色列和中国等热门新兴市场扩张,对WeWork作为一家上市公司的未来至关重要。

WeWork想要在中国市场取得成功也不容易。在联合办公领域,盈利始终是个老大难问题,中国许多初创共享办公公司因为盈利问题而黯然退场。当前中国的联合办公市场目前竞争也十分激烈,这都给WeWork带来了极大的盈利压力。

在中国,共享办公领域的竞争已经十分激烈,WeWork需要与氪空间、优客工场、米域等知名联合办公品牌进行竞争。此外一些大型房地产商也加入了这场竞争,包括SOHO中国的SOHO 3Q、龙湖的EASYWORK、以及太古地产着力打造的Blueprint。这些都给WeWork在中国的拓展带来了巨大的挑战,也让其成长之路充满了不确定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