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长安十二时辰》:人性恶,还是体制坏?

发布日期:2019-08-15 13:28
摘要:这部剧留下一些思考:数据有没有伦理?数据一旦为政权服务,如何能够保障百姓的福祉?



撰文 | 刘裘蒂

OR--商业新媒体 】今夏烧脑的“反恐神剧”《长安十二时辰》在拖沓失焦之后终于收官了,揭发了幕后操盘的大boss,显示最有心机的其实不是西域的异族,而是对于大唐政治不满的小小户部八品小吏。作为片中“大数据”的主事,这个结局是不是应了“得信息者乱天下”?

去年夏天的爆款剧《延禧攻略》,虽出了一个非典型的女主角敢于逆袭后宫政治势力,但是仍陷于宫斗剧的窠臼。今年暑期迎来的《长安十二时辰》,借着盘根错节的剧情和人物,精致考据、美伦美奂的场景,令人乍然受到美学和智性的冲击,在《豆瓣》和美国亚马逊平台都获得好评。但是用48集去讲一个16集的故事,造成多处前后推理荒谬,暴露了编剧和制作团队的短板。

“大数据”和老规矩

故事的主轴是在上元节解除宵禁、万民欢腾的24小时内,突厥狼卫策划潜入长安城,暗中筹谋以“阙勒霍多”计划颠覆大唐。为了破解狼卫的阴谋,崇尚道法的靖安司司丞李必(易祥千玺饰),与前不良帅沦为死囚的张小敬(雷佳音饰)联手办案,在倒数计时的更漏交替之际,一步步地化解了狼卫的阴谋,最终拯救了圣人的江山跟长安的百姓。

“阙勒霍多”,褪去被包装的神秘光环,其实指的是塞外独有的特殊石脂,俗称石油。上元灯节之日家家户户花灯结彩,圣人在花萼楼设宴观赏大仙灯奇景,突厥人打算引爆数量庞大的特殊石脂,从而点燃所有大小花灯,使长安城毁之一炬。

“狼卫”虽是偷潜入城的外贼,本剧最终的“恐怖分子”,却不是突厥或其他胡人,而是朝廷内乱。剧中的雇佣狼卫的龙波居然是前第八军团的兵士萧规,真正的幕后主使则是不得志的精英分子。而朝廷里的党争,以及故意促成党争作为“平衡”各方势力的考量,才是真正悬疑剧情的推手。

太子为了化解突厥狼卫入长安引发灾难,命令以唐朝诗人贺知章为原型的老臣何执正临时设立靖安司,兼具国安和情报的功能,由何的弟子李必出任司丞。靖安司在长安和边塞布置有广大的眼线,并借着望楼体系,在大望楼和小望楼设有士兵,望楼中还设有不同颜色的窗屏,可以用两种颜色组合打出暗号,并用鼓声传递信息。

但是靖安寺真正有技术含量的是庞大的档案库,堆积着来自三省六部、一台九寺五监的机密要件,也就是一个数据仓库。控制信息情报的技术是“大案牍术”,用来作为谋略的工具,也就是古代版的“大数据”。

在片中运用大案牍术的正是年少气盛的李必,他的优势是颠覆传统以经验为基础的思维。但是李必毕竟年轻,不相信老规矩,与太子对峙的右相林九郎曾经批评李必说,“其实老规矩才是不容易出错的规矩。”

大数据靠机器学习,而大案牍术靠人的记忆。剧中“大案牍术”主事徐宾(赵魏饰),自夸记忆超群,能记下靖安司所有人的一日行踪,以超强记忆力对长安各部门办事文书进行记忆、归纳、梳理,形成脑海里的“数据库”。其实根据剧情他并不是天赋异禀,而是经历刻苦锻炼而培养出来的超强记忆能力。

根据这样的思维和推论模式,靖安司还建设了相关应用,例如人员档案。凭借大案牍术和祆教的户籍配合,徐宾查到可疑人龙波。李必让徐宾查与龙波勾结的女子闻染父亲的资料,最后查到他是和张小敬一同作战的老战友。但是结局显示徐宾具有“反侦察”能力,操作数据来传递真假信息。

幕后主谋的“伦理抉择”

在马伯庸的原著中,徐宾死之前在墙上用指甲挠了“四日”二字,用来标识凶手。实际上他想写的是“四明”,暗指贺知章,别称为四明狂客,整个恐怖行动幕后的黑手就是何执正的养子何孚。多年前,右相因权利斗争害了他全家,何孚为了报仇而装疯卖傻,成为何执正养子,借此寻找报仇的机会。

在剧集版中,何孚谋划伏击林九郎,但是龙波挖出了他的双眼,问他受谁指使?何孚用眼睛上的淤血在墙上写了灯谜“遥见双人影,知余在身旁”,显然解答是“徐”。既然大案牍术的操盘者是徐宾,因此引发徐宾是否利用“黑科技”为大boss的梗。

一直到剧终,连张小敬都不相信原来只是个户部八品小吏的徐宾,能够只手策划出这样夸张的阴谋。原来徐宾虽有鸿鹄大志,但人微言轻,受到各部要员的鄙夷:“我今天站在这里,就是要让那些看不起我的人知道,我是个治国的能臣,也让他们知道我一个人又是怎么做到这些的。”

《长安十二时辰》在剧情架构上模仿美剧《反恐24小时》,后者从第一季第二集开始,男主情报局要员杰克便怀疑身边的同事妮娜是内鬼,也直接质问妮娜,后者否认,并且有脱罪的证据,使观众相信她的清白,最后却证实妮娜的确为内鬼。

李必很早就怀疑徐宾为内鬼,便用大案牍术推演了徐的个人户籍、出身轨迹、房产变动、妻子的劳动关系、异常行为等等。主要的线索是李必想从史书中查到狼卫割发的由来,却发现关键的几页早已被人撕掉,从而怀疑掌管书籍的徐宾故意作祟,因而收回了徐宾掌管档案的钥匙。后来李必借机将徐宾关起。

李必原以为徐宾以大案牍术推选出了张小敬查案,作为“反恐”的主要侦探。张小敬出身军伍,后受任为主管侦缉逮捕的官差“不良帅”,长期协调维护地方安全工作,但却遭陷害被关押于狱中。

相信“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的李必,当所有的靖安司团队质疑张小敬的可信度,李必质问徐宾当初选择张小敬作为破案人选的依据,到底是大案牍术客观所选,还是徐宾自己别有用心的引荐?徐宾辩称大案牍术选出了张小敬,但是李必的手下按照大案牍术推算出了徐宾的所有资料,显示徐宾曾经在酒家欠下巨账,逼得老婆帮厨挣钱,甚至卖掉房产田地,当时是张小敬帮他付酒钱,于是两人成为莫逆,直到张小敬杀人入狱。

徐宾只好承认张小敬是他有意选出来的,徐宾解释说,世上有一种人,只做自己认为应该做的事,就是张小敬。张小敬做人正直,心中自有一把尺,但张小敬本人并不知道是徐宾把他从死牢里救出来。

李必问徐宾,张小敬是否曾临阵脱逃,根据徐宾的解释,张小敬原是大唐第一拨募兵,早年便做到了参将的职位,从未曾逃脱。张小敬有一度拒绝出征,因为派他出兵的信安王纯粹是为了向圣人邀功,不惜牺牲上万之军。张小敬因拒绝而差点丢命,幸亏老战友闻无忌求情,但张小敬被革去一切官职,重新以基层兵发配到安西。

徐宾看到大唐表面盛世,实际背后亏空。故事所发生的背景是唐朝鼎盛的天宝时期。录入吏每日需要记录海量数据,需要大量的青藤制成的藤纸。由于青藤只在剡县生长,案牍太多而造成青藤被割尽,藤纸短缺,录入吏无纸可用。

徐宾通过变卖田地房产,甚至让妻子在外做帮佣,将自己所得成立了造纸坊。经过五年研发,发明了成本低廉、质量不亚于藤纸的竹纸。

徐宾在被关押在牢狱时结识了以诗人岑参为原型的程参,从程参身上的墨迹而破解了狼卫使用的武器,也就是阙勒霍多的燃料是只有西北的延州、酒泉等地才生产的石脂墨料,在获得徐宾报告后,李必立刻派人去追查石脂。

这似乎是对于观众刻意的误导:徐宾作为主谋者,应该对于石脂墨料了若指掌,但是为程参在后半部与徐宾角色互换,成为解码徐宾阴谋的“侦探”埋下了伏笔。整体而言,李必的角色高起低落,在后半部办案的功能被程参取代,除了为历史人物岑参“卫名”之外,完全没有必然性。

在徐宾的眼中,长安表面上歌舞升平,底下人人自危,人人可疑。朝廷官官相护,徭役繁重,搜刮民脂民膏。右相林九郎把持朝政,欺下瞒上,独断专行。圣人提出由林相代政的机制,表面上是放权退隐,其实剧化了林相与太子之间的党争。李必逐渐意识到操纵政党的是圣人,而所谓斗争,就是圣人的权力平衡术。

徐宾除了是用记忆来操弄数据的能手外,在剧中也成为“伦理抉择”的代言人。李必应该忠于查案?还是忠于太子?在恐怖行动面前,保护圣人重要?还是长安百姓重要?

徐宾认为解决一切问题最好的方法就是“活着”,当剧中人物面对生死,和不同忠诚对象的抉择时,他给予的答案是“活着”。李必受到右相禁锢,面临就义还是投诚时回想起徐宾曾经对他讲过:最好的忠诚就是活着,活着才能有用。

那么徐宾的忠诚在哪里?徐宾总是提醒李必:很多人做不到绝对的忠诚,那是因为他的心胸不够大,目光不够长远。徐宾曾经对李必说,他对万事万物没有看法,一切都是以大案牍术为准。李必回问:“没有自己的意见,岂不是废人?”

徐宾的回答是:“也不是完全没有,只是总拿捏不准对还是不对,一个人的观点总会受他的经验和视野所限,唯有大案牍术,它集合了千万人的故事,才能给我最接近真理的答案。”

张小敬一直感戴徐宾的伯乐知遇之恩,因为张小敬曾经一度沉沦,直到遇到徐宾。徐宾问张小敬人为什么都喜欢听故事?是因为相信好人有好报的结果,这就是一个人的选择,现在的选择有可能成为来日的故事。张小敬的选择是守卫长安,那怕长安只剩下一个百姓。

张小敬认为“如果一个人的信仰没了,人就完了。”在什么地方都有好人、坏人,“只要能够好好办事,我就相信。”

在靖安司被焚后,程参从档案房的废墟中抽丝剥茧翻找线索,又从残留的衣服布料分析烧焦的尸体并不是徐宾,而是来救火的旅贲军,因而断定纵火的是徐宾,让赵参军全城搜捕他。赵参军最终没能找到徐宾,但经过搜查徐家,找到的书卷中发现了一种古老的算筹代码,经过破译,密码的含义竟然是“上元夜杀太子”。

程参又从徐宾遗留的文书中查到了角度奇诡、算法周密的新税法,看出来徐宾设计的主旨是为了堵住所有督办官吏的贪腐漏洞,比以往的租田令和租庸调法更加顺应民间实情,而且这套税法正在龙武做实验。程参意识到徐宾此人不简单。

《长安十二时辰》最后的高潮是耸入云霄、奇美壮丽的太上玄远大仙灯:这个灯楼超过150丈,广24间,外缠彩缦,内置灯俑,一经点燃便轮转不休,光耀数里。龙波的计划是用伏火雷引爆石油,一举毁灭圣人和观灯的长安老百姓。

在后半部很少出现的徐宾又回到故事主轴,此时程参已经取代了李必和张小敬,成为本剧断案的神探。京兆府查出何孚最近半年与户部来往最频繁,而且每次停留时间超过半个时辰,程参还从制作大仙灯的工匠毛顺图纸的访客名单里找到徐宾,由此断定徐宾就是幕后主使。

最后徐宾对圣人承认他用大案牍术策划长安的毁灭计划,却还寄望圣人唯才是用,提拔他为宰相。徐宾并当众指出圣上宠信奸佞,霍乱朝纲,谴责他不该重用林九郎,徐宾本来想先利用何孚除掉林九郎,没想到圣上让太子督办靖安司追查狼卫,因此把太子和何执正扯入他设的局。

从这个角度而言,圣人、太子和李必,都未赢得徐宾的忠诚,唯一赢得徐宾忠诚的是张小敬。在徐宾救出张小敬之前,他解释说:“我心目中的大唐,好人不该如此下场。”徐宾认为张小敬雄才大略,胸怀天下,应该做一呼百应的将军,甚至愿意牺牲自己成全张小敬,让张小敬亲眼见证长安城变好。

张小敬谴责徐宾不该为了一己之私枉顾长安百姓的性命,徐宾却埋怨他只看到眼前,没有想到考虑长远的目标。徐宾振臂高呼自己有宰相之才,便被四镇节度使的女儿王韫秀一箭穿心,徐宾手中的火把掉在地上,伏火雷被点燃爆炸……

徐宾始终认为大案牍术是他的安身立命之术,可以被他玩弄于鼓掌之中;反之,靖安司的人只学到皮毛旁支,就连私访死牢探看张小敬的纪录,也可以被徐一一抹去。

徐宾之死,固然达到了“戏剧的正义”,但是也留下了令人思索的问题:数据有没有伦理?数据本身能不能提供道德的判断?数据一旦为政权服务,如何能够保障百姓的福祉?这些是《长安十二时辰》背后的问题。大数据专家徐宾变成伦理抉择相对论的“恐怖分子”,显示的究竟是人性之恶,还是体制之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这部剧留下一些思考:数据有没有伦理?数据一旦为政权服务,如何能够保障百姓的福祉?



撰文 | 刘裘蒂

OR--商业新媒体 】今夏烧脑的“反恐神剧”《长安十二时辰》在拖沓失焦之后终于收官了,揭发了幕后操盘的大boss,显示最有心机的其实不是西域的异族,而是对于大唐政治不满的小小户部八品小吏。作为片中“大数据”的主事,这个结局是不是应了“得信息者乱天下”?

去年夏天的爆款剧《延禧攻略》,虽出了一个非典型的女主角敢于逆袭后宫政治势力,但是仍陷于宫斗剧的窠臼。今年暑期迎来的《长安十二时辰》,借着盘根错节的剧情和人物,精致考据、美伦美奂的场景,令人乍然受到美学和智性的冲击,在《豆瓣》和美国亚马逊平台都获得好评。但是用48集去讲一个16集的故事,造成多处前后推理荒谬,暴露了编剧和制作团队的短板。

“大数据”和老规矩

故事的主轴是在上元节解除宵禁、万民欢腾的24小时内,突厥狼卫策划潜入长安城,暗中筹谋以“阙勒霍多”计划颠覆大唐。为了破解狼卫的阴谋,崇尚道法的靖安司司丞李必(易祥千玺饰),与前不良帅沦为死囚的张小敬(雷佳音饰)联手办案,在倒数计时的更漏交替之际,一步步地化解了狼卫的阴谋,最终拯救了圣人的江山跟长安的百姓。

“阙勒霍多”,褪去被包装的神秘光环,其实指的是塞外独有的特殊石脂,俗称石油。上元灯节之日家家户户花灯结彩,圣人在花萼楼设宴观赏大仙灯奇景,突厥人打算引爆数量庞大的特殊石脂,从而点燃所有大小花灯,使长安城毁之一炬。

“狼卫”虽是偷潜入城的外贼,本剧最终的“恐怖分子”,却不是突厥或其他胡人,而是朝廷内乱。剧中的雇佣狼卫的龙波居然是前第八军团的兵士萧规,真正的幕后主使则是不得志的精英分子。而朝廷里的党争,以及故意促成党争作为“平衡”各方势力的考量,才是真正悬疑剧情的推手。

太子为了化解突厥狼卫入长安引发灾难,命令以唐朝诗人贺知章为原型的老臣何执正临时设立靖安司,兼具国安和情报的功能,由何的弟子李必出任司丞。靖安司在长安和边塞布置有广大的眼线,并借着望楼体系,在大望楼和小望楼设有士兵,望楼中还设有不同颜色的窗屏,可以用两种颜色组合打出暗号,并用鼓声传递信息。

但是靖安寺真正有技术含量的是庞大的档案库,堆积着来自三省六部、一台九寺五监的机密要件,也就是一个数据仓库。控制信息情报的技术是“大案牍术”,用来作为谋略的工具,也就是古代版的“大数据”。

在片中运用大案牍术的正是年少气盛的李必,他的优势是颠覆传统以经验为基础的思维。但是李必毕竟年轻,不相信老规矩,与太子对峙的右相林九郎曾经批评李必说,“其实老规矩才是不容易出错的规矩。”

大数据靠机器学习,而大案牍术靠人的记忆。剧中“大案牍术”主事徐宾(赵魏饰),自夸记忆超群,能记下靖安司所有人的一日行踪,以超强记忆力对长安各部门办事文书进行记忆、归纳、梳理,形成脑海里的“数据库”。其实根据剧情他并不是天赋异禀,而是经历刻苦锻炼而培养出来的超强记忆能力。

根据这样的思维和推论模式,靖安司还建设了相关应用,例如人员档案。凭借大案牍术和祆教的户籍配合,徐宾查到可疑人龙波。李必让徐宾查与龙波勾结的女子闻染父亲的资料,最后查到他是和张小敬一同作战的老战友。但是结局显示徐宾具有“反侦察”能力,操作数据来传递真假信息。

幕后主谋的“伦理抉择”

在马伯庸的原著中,徐宾死之前在墙上用指甲挠了“四日”二字,用来标识凶手。实际上他想写的是“四明”,暗指贺知章,别称为四明狂客,整个恐怖行动幕后的黑手就是何执正的养子何孚。多年前,右相因权利斗争害了他全家,何孚为了报仇而装疯卖傻,成为何执正养子,借此寻找报仇的机会。

在剧集版中,何孚谋划伏击林九郎,但是龙波挖出了他的双眼,问他受谁指使?何孚用眼睛上的淤血在墙上写了灯谜“遥见双人影,知余在身旁”,显然解答是“徐”。既然大案牍术的操盘者是徐宾,因此引发徐宾是否利用“黑科技”为大boss的梗。

一直到剧终,连张小敬都不相信原来只是个户部八品小吏的徐宾,能够只手策划出这样夸张的阴谋。原来徐宾虽有鸿鹄大志,但人微言轻,受到各部要员的鄙夷:“我今天站在这里,就是要让那些看不起我的人知道,我是个治国的能臣,也让他们知道我一个人又是怎么做到这些的。”

《长安十二时辰》在剧情架构上模仿美剧《反恐24小时》,后者从第一季第二集开始,男主情报局要员杰克便怀疑身边的同事妮娜是内鬼,也直接质问妮娜,后者否认,并且有脱罪的证据,使观众相信她的清白,最后却证实妮娜的确为内鬼。

李必很早就怀疑徐宾为内鬼,便用大案牍术推演了徐的个人户籍、出身轨迹、房产变动、妻子的劳动关系、异常行为等等。主要的线索是李必想从史书中查到狼卫割发的由来,却发现关键的几页早已被人撕掉,从而怀疑掌管书籍的徐宾故意作祟,因而收回了徐宾掌管档案的钥匙。后来李必借机将徐宾关起。

李必原以为徐宾以大案牍术推选出了张小敬查案,作为“反恐”的主要侦探。张小敬出身军伍,后受任为主管侦缉逮捕的官差“不良帅”,长期协调维护地方安全工作,但却遭陷害被关押于狱中。

相信“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的李必,当所有的靖安司团队质疑张小敬的可信度,李必质问徐宾当初选择张小敬作为破案人选的依据,到底是大案牍术客观所选,还是徐宾自己别有用心的引荐?徐宾辩称大案牍术选出了张小敬,但是李必的手下按照大案牍术推算出了徐宾的所有资料,显示徐宾曾经在酒家欠下巨账,逼得老婆帮厨挣钱,甚至卖掉房产田地,当时是张小敬帮他付酒钱,于是两人成为莫逆,直到张小敬杀人入狱。

徐宾只好承认张小敬是他有意选出来的,徐宾解释说,世上有一种人,只做自己认为应该做的事,就是张小敬。张小敬做人正直,心中自有一把尺,但张小敬本人并不知道是徐宾把他从死牢里救出来。

李必问徐宾,张小敬是否曾临阵脱逃,根据徐宾的解释,张小敬原是大唐第一拨募兵,早年便做到了参将的职位,从未曾逃脱。张小敬有一度拒绝出征,因为派他出兵的信安王纯粹是为了向圣人邀功,不惜牺牲上万之军。张小敬因拒绝而差点丢命,幸亏老战友闻无忌求情,但张小敬被革去一切官职,重新以基层兵发配到安西。

徐宾看到大唐表面盛世,实际背后亏空。故事所发生的背景是唐朝鼎盛的天宝时期。录入吏每日需要记录海量数据,需要大量的青藤制成的藤纸。由于青藤只在剡县生长,案牍太多而造成青藤被割尽,藤纸短缺,录入吏无纸可用。

徐宾通过变卖田地房产,甚至让妻子在外做帮佣,将自己所得成立了造纸坊。经过五年研发,发明了成本低廉、质量不亚于藤纸的竹纸。

徐宾在被关押在牢狱时结识了以诗人岑参为原型的程参,从程参身上的墨迹而破解了狼卫使用的武器,也就是阙勒霍多的燃料是只有西北的延州、酒泉等地才生产的石脂墨料,在获得徐宾报告后,李必立刻派人去追查石脂。

这似乎是对于观众刻意的误导:徐宾作为主谋者,应该对于石脂墨料了若指掌,但是为程参在后半部与徐宾角色互换,成为解码徐宾阴谋的“侦探”埋下了伏笔。整体而言,李必的角色高起低落,在后半部办案的功能被程参取代,除了为历史人物岑参“卫名”之外,完全没有必然性。

在徐宾的眼中,长安表面上歌舞升平,底下人人自危,人人可疑。朝廷官官相护,徭役繁重,搜刮民脂民膏。右相林九郎把持朝政,欺下瞒上,独断专行。圣人提出由林相代政的机制,表面上是放权退隐,其实剧化了林相与太子之间的党争。李必逐渐意识到操纵政党的是圣人,而所谓斗争,就是圣人的权力平衡术。

徐宾除了是用记忆来操弄数据的能手外,在剧中也成为“伦理抉择”的代言人。李必应该忠于查案?还是忠于太子?在恐怖行动面前,保护圣人重要?还是长安百姓重要?

徐宾认为解决一切问题最好的方法就是“活着”,当剧中人物面对生死,和不同忠诚对象的抉择时,他给予的答案是“活着”。李必受到右相禁锢,面临就义还是投诚时回想起徐宾曾经对他讲过:最好的忠诚就是活着,活着才能有用。

那么徐宾的忠诚在哪里?徐宾总是提醒李必:很多人做不到绝对的忠诚,那是因为他的心胸不够大,目光不够长远。徐宾曾经对李必说,他对万事万物没有看法,一切都是以大案牍术为准。李必回问:“没有自己的意见,岂不是废人?”

徐宾的回答是:“也不是完全没有,只是总拿捏不准对还是不对,一个人的观点总会受他的经验和视野所限,唯有大案牍术,它集合了千万人的故事,才能给我最接近真理的答案。”

张小敬一直感戴徐宾的伯乐知遇之恩,因为张小敬曾经一度沉沦,直到遇到徐宾。徐宾问张小敬人为什么都喜欢听故事?是因为相信好人有好报的结果,这就是一个人的选择,现在的选择有可能成为来日的故事。张小敬的选择是守卫长安,那怕长安只剩下一个百姓。

张小敬认为“如果一个人的信仰没了,人就完了。”在什么地方都有好人、坏人,“只要能够好好办事,我就相信。”

在靖安司被焚后,程参从档案房的废墟中抽丝剥茧翻找线索,又从残留的衣服布料分析烧焦的尸体并不是徐宾,而是来救火的旅贲军,因而断定纵火的是徐宾,让赵参军全城搜捕他。赵参军最终没能找到徐宾,但经过搜查徐家,找到的书卷中发现了一种古老的算筹代码,经过破译,密码的含义竟然是“上元夜杀太子”。

程参又从徐宾遗留的文书中查到了角度奇诡、算法周密的新税法,看出来徐宾设计的主旨是为了堵住所有督办官吏的贪腐漏洞,比以往的租田令和租庸调法更加顺应民间实情,而且这套税法正在龙武做实验。程参意识到徐宾此人不简单。

《长安十二时辰》最后的高潮是耸入云霄、奇美壮丽的太上玄远大仙灯:这个灯楼超过150丈,广24间,外缠彩缦,内置灯俑,一经点燃便轮转不休,光耀数里。龙波的计划是用伏火雷引爆石油,一举毁灭圣人和观灯的长安老百姓。

在后半部很少出现的徐宾又回到故事主轴,此时程参已经取代了李必和张小敬,成为本剧断案的神探。京兆府查出何孚最近半年与户部来往最频繁,而且每次停留时间超过半个时辰,程参还从制作大仙灯的工匠毛顺图纸的访客名单里找到徐宾,由此断定徐宾就是幕后主使。

最后徐宾对圣人承认他用大案牍术策划长安的毁灭计划,却还寄望圣人唯才是用,提拔他为宰相。徐宾并当众指出圣上宠信奸佞,霍乱朝纲,谴责他不该重用林九郎,徐宾本来想先利用何孚除掉林九郎,没想到圣上让太子督办靖安司追查狼卫,因此把太子和何执正扯入他设的局。

从这个角度而言,圣人、太子和李必,都未赢得徐宾的忠诚,唯一赢得徐宾忠诚的是张小敬。在徐宾救出张小敬之前,他解释说:“我心目中的大唐,好人不该如此下场。”徐宾认为张小敬雄才大略,胸怀天下,应该做一呼百应的将军,甚至愿意牺牲自己成全张小敬,让张小敬亲眼见证长安城变好。

张小敬谴责徐宾不该为了一己之私枉顾长安百姓的性命,徐宾却埋怨他只看到眼前,没有想到考虑长远的目标。徐宾振臂高呼自己有宰相之才,便被四镇节度使的女儿王韫秀一箭穿心,徐宾手中的火把掉在地上,伏火雷被点燃爆炸……

徐宾始终认为大案牍术是他的安身立命之术,可以被他玩弄于鼓掌之中;反之,靖安司的人只学到皮毛旁支,就连私访死牢探看张小敬的纪录,也可以被徐一一抹去。

徐宾之死,固然达到了“戏剧的正义”,但是也留下了令人思索的问题:数据有没有伦理?数据本身能不能提供道德的判断?数据一旦为政权服务,如何能够保障百姓的福祉?这些是《长安十二时辰》背后的问题。大数据专家徐宾变成伦理抉择相对论的“恐怖分子”,显示的究竟是人性之恶,还是体制之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这部剧留下一些思考:数据有没有伦理?数据一旦为政权服务,如何能够保障百姓的福祉?



撰文 | 刘裘蒂

OR--商业新媒体 】今夏烧脑的“反恐神剧”《长安十二时辰》在拖沓失焦之后终于收官了,揭发了幕后操盘的大boss,显示最有心机的其实不是西域的异族,而是对于大唐政治不满的小小户部八品小吏。作为片中“大数据”的主事,这个结局是不是应了“得信息者乱天下”?

去年夏天的爆款剧《延禧攻略》,虽出了一个非典型的女主角敢于逆袭后宫政治势力,但是仍陷于宫斗剧的窠臼。今年暑期迎来的《长安十二时辰》,借着盘根错节的剧情和人物,精致考据、美伦美奂的场景,令人乍然受到美学和智性的冲击,在《豆瓣》和美国亚马逊平台都获得好评。但是用48集去讲一个16集的故事,造成多处前后推理荒谬,暴露了编剧和制作团队的短板。

“大数据”和老规矩

故事的主轴是在上元节解除宵禁、万民欢腾的24小时内,突厥狼卫策划潜入长安城,暗中筹谋以“阙勒霍多”计划颠覆大唐。为了破解狼卫的阴谋,崇尚道法的靖安司司丞李必(易祥千玺饰),与前不良帅沦为死囚的张小敬(雷佳音饰)联手办案,在倒数计时的更漏交替之际,一步步地化解了狼卫的阴谋,最终拯救了圣人的江山跟长安的百姓。

“阙勒霍多”,褪去被包装的神秘光环,其实指的是塞外独有的特殊石脂,俗称石油。上元灯节之日家家户户花灯结彩,圣人在花萼楼设宴观赏大仙灯奇景,突厥人打算引爆数量庞大的特殊石脂,从而点燃所有大小花灯,使长安城毁之一炬。

“狼卫”虽是偷潜入城的外贼,本剧最终的“恐怖分子”,却不是突厥或其他胡人,而是朝廷内乱。剧中的雇佣狼卫的龙波居然是前第八军团的兵士萧规,真正的幕后主使则是不得志的精英分子。而朝廷里的党争,以及故意促成党争作为“平衡”各方势力的考量,才是真正悬疑剧情的推手。

太子为了化解突厥狼卫入长安引发灾难,命令以唐朝诗人贺知章为原型的老臣何执正临时设立靖安司,兼具国安和情报的功能,由何的弟子李必出任司丞。靖安司在长安和边塞布置有广大的眼线,并借着望楼体系,在大望楼和小望楼设有士兵,望楼中还设有不同颜色的窗屏,可以用两种颜色组合打出暗号,并用鼓声传递信息。

但是靖安寺真正有技术含量的是庞大的档案库,堆积着来自三省六部、一台九寺五监的机密要件,也就是一个数据仓库。控制信息情报的技术是“大案牍术”,用来作为谋略的工具,也就是古代版的“大数据”。

在片中运用大案牍术的正是年少气盛的李必,他的优势是颠覆传统以经验为基础的思维。但是李必毕竟年轻,不相信老规矩,与太子对峙的右相林九郎曾经批评李必说,“其实老规矩才是不容易出错的规矩。”

大数据靠机器学习,而大案牍术靠人的记忆。剧中“大案牍术”主事徐宾(赵魏饰),自夸记忆超群,能记下靖安司所有人的一日行踪,以超强记忆力对长安各部门办事文书进行记忆、归纳、梳理,形成脑海里的“数据库”。其实根据剧情他并不是天赋异禀,而是经历刻苦锻炼而培养出来的超强记忆能力。

根据这样的思维和推论模式,靖安司还建设了相关应用,例如人员档案。凭借大案牍术和祆教的户籍配合,徐宾查到可疑人龙波。李必让徐宾查与龙波勾结的女子闻染父亲的资料,最后查到他是和张小敬一同作战的老战友。但是结局显示徐宾具有“反侦察”能力,操作数据来传递真假信息。

幕后主谋的“伦理抉择”

在马伯庸的原著中,徐宾死之前在墙上用指甲挠了“四日”二字,用来标识凶手。实际上他想写的是“四明”,暗指贺知章,别称为四明狂客,整个恐怖行动幕后的黑手就是何执正的养子何孚。多年前,右相因权利斗争害了他全家,何孚为了报仇而装疯卖傻,成为何执正养子,借此寻找报仇的机会。

在剧集版中,何孚谋划伏击林九郎,但是龙波挖出了他的双眼,问他受谁指使?何孚用眼睛上的淤血在墙上写了灯谜“遥见双人影,知余在身旁”,显然解答是“徐”。既然大案牍术的操盘者是徐宾,因此引发徐宾是否利用“黑科技”为大boss的梗。

一直到剧终,连张小敬都不相信原来只是个户部八品小吏的徐宾,能够只手策划出这样夸张的阴谋。原来徐宾虽有鸿鹄大志,但人微言轻,受到各部要员的鄙夷:“我今天站在这里,就是要让那些看不起我的人知道,我是个治国的能臣,也让他们知道我一个人又是怎么做到这些的。”

《长安十二时辰》在剧情架构上模仿美剧《反恐24小时》,后者从第一季第二集开始,男主情报局要员杰克便怀疑身边的同事妮娜是内鬼,也直接质问妮娜,后者否认,并且有脱罪的证据,使观众相信她的清白,最后却证实妮娜的确为内鬼。

李必很早就怀疑徐宾为内鬼,便用大案牍术推演了徐的个人户籍、出身轨迹、房产变动、妻子的劳动关系、异常行为等等。主要的线索是李必想从史书中查到狼卫割发的由来,却发现关键的几页早已被人撕掉,从而怀疑掌管书籍的徐宾故意作祟,因而收回了徐宾掌管档案的钥匙。后来李必借机将徐宾关起。

李必原以为徐宾以大案牍术推选出了张小敬查案,作为“反恐”的主要侦探。张小敬出身军伍,后受任为主管侦缉逮捕的官差“不良帅”,长期协调维护地方安全工作,但却遭陷害被关押于狱中。

相信“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的李必,当所有的靖安司团队质疑张小敬的可信度,李必质问徐宾当初选择张小敬作为破案人选的依据,到底是大案牍术客观所选,还是徐宾自己别有用心的引荐?徐宾辩称大案牍术选出了张小敬,但是李必的手下按照大案牍术推算出了徐宾的所有资料,显示徐宾曾经在酒家欠下巨账,逼得老婆帮厨挣钱,甚至卖掉房产田地,当时是张小敬帮他付酒钱,于是两人成为莫逆,直到张小敬杀人入狱。

徐宾只好承认张小敬是他有意选出来的,徐宾解释说,世上有一种人,只做自己认为应该做的事,就是张小敬。张小敬做人正直,心中自有一把尺,但张小敬本人并不知道是徐宾把他从死牢里救出来。

李必问徐宾,张小敬是否曾临阵脱逃,根据徐宾的解释,张小敬原是大唐第一拨募兵,早年便做到了参将的职位,从未曾逃脱。张小敬有一度拒绝出征,因为派他出兵的信安王纯粹是为了向圣人邀功,不惜牺牲上万之军。张小敬因拒绝而差点丢命,幸亏老战友闻无忌求情,但张小敬被革去一切官职,重新以基层兵发配到安西。

徐宾看到大唐表面盛世,实际背后亏空。故事所发生的背景是唐朝鼎盛的天宝时期。录入吏每日需要记录海量数据,需要大量的青藤制成的藤纸。由于青藤只在剡县生长,案牍太多而造成青藤被割尽,藤纸短缺,录入吏无纸可用。

徐宾通过变卖田地房产,甚至让妻子在外做帮佣,将自己所得成立了造纸坊。经过五年研发,发明了成本低廉、质量不亚于藤纸的竹纸。

徐宾在被关押在牢狱时结识了以诗人岑参为原型的程参,从程参身上的墨迹而破解了狼卫使用的武器,也就是阙勒霍多的燃料是只有西北的延州、酒泉等地才生产的石脂墨料,在获得徐宾报告后,李必立刻派人去追查石脂。

这似乎是对于观众刻意的误导:徐宾作为主谋者,应该对于石脂墨料了若指掌,但是为程参在后半部与徐宾角色互换,成为解码徐宾阴谋的“侦探”埋下了伏笔。整体而言,李必的角色高起低落,在后半部办案的功能被程参取代,除了为历史人物岑参“卫名”之外,完全没有必然性。

在徐宾的眼中,长安表面上歌舞升平,底下人人自危,人人可疑。朝廷官官相护,徭役繁重,搜刮民脂民膏。右相林九郎把持朝政,欺下瞒上,独断专行。圣人提出由林相代政的机制,表面上是放权退隐,其实剧化了林相与太子之间的党争。李必逐渐意识到操纵政党的是圣人,而所谓斗争,就是圣人的权力平衡术。

徐宾除了是用记忆来操弄数据的能手外,在剧中也成为“伦理抉择”的代言人。李必应该忠于查案?还是忠于太子?在恐怖行动面前,保护圣人重要?还是长安百姓重要?

徐宾认为解决一切问题最好的方法就是“活着”,当剧中人物面对生死,和不同忠诚对象的抉择时,他给予的答案是“活着”。李必受到右相禁锢,面临就义还是投诚时回想起徐宾曾经对他讲过:最好的忠诚就是活着,活着才能有用。

那么徐宾的忠诚在哪里?徐宾总是提醒李必:很多人做不到绝对的忠诚,那是因为他的心胸不够大,目光不够长远。徐宾曾经对李必说,他对万事万物没有看法,一切都是以大案牍术为准。李必回问:“没有自己的意见,岂不是废人?”

徐宾的回答是:“也不是完全没有,只是总拿捏不准对还是不对,一个人的观点总会受他的经验和视野所限,唯有大案牍术,它集合了千万人的故事,才能给我最接近真理的答案。”

张小敬一直感戴徐宾的伯乐知遇之恩,因为张小敬曾经一度沉沦,直到遇到徐宾。徐宾问张小敬人为什么都喜欢听故事?是因为相信好人有好报的结果,这就是一个人的选择,现在的选择有可能成为来日的故事。张小敬的选择是守卫长安,那怕长安只剩下一个百姓。

张小敬认为“如果一个人的信仰没了,人就完了。”在什么地方都有好人、坏人,“只要能够好好办事,我就相信。”

在靖安司被焚后,程参从档案房的废墟中抽丝剥茧翻找线索,又从残留的衣服布料分析烧焦的尸体并不是徐宾,而是来救火的旅贲军,因而断定纵火的是徐宾,让赵参军全城搜捕他。赵参军最终没能找到徐宾,但经过搜查徐家,找到的书卷中发现了一种古老的算筹代码,经过破译,密码的含义竟然是“上元夜杀太子”。

程参又从徐宾遗留的文书中查到了角度奇诡、算法周密的新税法,看出来徐宾设计的主旨是为了堵住所有督办官吏的贪腐漏洞,比以往的租田令和租庸调法更加顺应民间实情,而且这套税法正在龙武做实验。程参意识到徐宾此人不简单。

《长安十二时辰》最后的高潮是耸入云霄、奇美壮丽的太上玄远大仙灯:这个灯楼超过150丈,广24间,外缠彩缦,内置灯俑,一经点燃便轮转不休,光耀数里。龙波的计划是用伏火雷引爆石油,一举毁灭圣人和观灯的长安老百姓。

在后半部很少出现的徐宾又回到故事主轴,此时程参已经取代了李必和张小敬,成为本剧断案的神探。京兆府查出何孚最近半年与户部来往最频繁,而且每次停留时间超过半个时辰,程参还从制作大仙灯的工匠毛顺图纸的访客名单里找到徐宾,由此断定徐宾就是幕后主使。

最后徐宾对圣人承认他用大案牍术策划长安的毁灭计划,却还寄望圣人唯才是用,提拔他为宰相。徐宾并当众指出圣上宠信奸佞,霍乱朝纲,谴责他不该重用林九郎,徐宾本来想先利用何孚除掉林九郎,没想到圣上让太子督办靖安司追查狼卫,因此把太子和何执正扯入他设的局。

从这个角度而言,圣人、太子和李必,都未赢得徐宾的忠诚,唯一赢得徐宾忠诚的是张小敬。在徐宾救出张小敬之前,他解释说:“我心目中的大唐,好人不该如此下场。”徐宾认为张小敬雄才大略,胸怀天下,应该做一呼百应的将军,甚至愿意牺牲自己成全张小敬,让张小敬亲眼见证长安城变好。

张小敬谴责徐宾不该为了一己之私枉顾长安百姓的性命,徐宾却埋怨他只看到眼前,没有想到考虑长远的目标。徐宾振臂高呼自己有宰相之才,便被四镇节度使的女儿王韫秀一箭穿心,徐宾手中的火把掉在地上,伏火雷被点燃爆炸……

徐宾始终认为大案牍术是他的安身立命之术,可以被他玩弄于鼓掌之中;反之,靖安司的人只学到皮毛旁支,就连私访死牢探看张小敬的纪录,也可以被徐一一抹去。

徐宾之死,固然达到了“戏剧的正义”,但是也留下了令人思索的问题:数据有没有伦理?数据本身能不能提供道德的判断?数据一旦为政权服务,如何能够保障百姓的福祉?这些是《长安十二时辰》背后的问题。大数据专家徐宾变成伦理抉择相对论的“恐怖分子”,显示的究竟是人性之恶,还是体制之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长安十二时辰》:人性恶,还是体制坏?

发布日期:2019-08-15 13:28
摘要:这部剧留下一些思考:数据有没有伦理?数据一旦为政权服务,如何能够保障百姓的福祉?



撰文 | 刘裘蒂

OR--商业新媒体 】今夏烧脑的“反恐神剧”《长安十二时辰》在拖沓失焦之后终于收官了,揭发了幕后操盘的大boss,显示最有心机的其实不是西域的异族,而是对于大唐政治不满的小小户部八品小吏。作为片中“大数据”的主事,这个结局是不是应了“得信息者乱天下”?

去年夏天的爆款剧《延禧攻略》,虽出了一个非典型的女主角敢于逆袭后宫政治势力,但是仍陷于宫斗剧的窠臼。今年暑期迎来的《长安十二时辰》,借着盘根错节的剧情和人物,精致考据、美伦美奂的场景,令人乍然受到美学和智性的冲击,在《豆瓣》和美国亚马逊平台都获得好评。但是用48集去讲一个16集的故事,造成多处前后推理荒谬,暴露了编剧和制作团队的短板。

“大数据”和老规矩

故事的主轴是在上元节解除宵禁、万民欢腾的24小时内,突厥狼卫策划潜入长安城,暗中筹谋以“阙勒霍多”计划颠覆大唐。为了破解狼卫的阴谋,崇尚道法的靖安司司丞李必(易祥千玺饰),与前不良帅沦为死囚的张小敬(雷佳音饰)联手办案,在倒数计时的更漏交替之际,一步步地化解了狼卫的阴谋,最终拯救了圣人的江山跟长安的百姓。

“阙勒霍多”,褪去被包装的神秘光环,其实指的是塞外独有的特殊石脂,俗称石油。上元灯节之日家家户户花灯结彩,圣人在花萼楼设宴观赏大仙灯奇景,突厥人打算引爆数量庞大的特殊石脂,从而点燃所有大小花灯,使长安城毁之一炬。

“狼卫”虽是偷潜入城的外贼,本剧最终的“恐怖分子”,却不是突厥或其他胡人,而是朝廷内乱。剧中的雇佣狼卫的龙波居然是前第八军团的兵士萧规,真正的幕后主使则是不得志的精英分子。而朝廷里的党争,以及故意促成党争作为“平衡”各方势力的考量,才是真正悬疑剧情的推手。

太子为了化解突厥狼卫入长安引发灾难,命令以唐朝诗人贺知章为原型的老臣何执正临时设立靖安司,兼具国安和情报的功能,由何的弟子李必出任司丞。靖安司在长安和边塞布置有广大的眼线,并借着望楼体系,在大望楼和小望楼设有士兵,望楼中还设有不同颜色的窗屏,可以用两种颜色组合打出暗号,并用鼓声传递信息。

但是靖安寺真正有技术含量的是庞大的档案库,堆积着来自三省六部、一台九寺五监的机密要件,也就是一个数据仓库。控制信息情报的技术是“大案牍术”,用来作为谋略的工具,也就是古代版的“大数据”。

在片中运用大案牍术的正是年少气盛的李必,他的优势是颠覆传统以经验为基础的思维。但是李必毕竟年轻,不相信老规矩,与太子对峙的右相林九郎曾经批评李必说,“其实老规矩才是不容易出错的规矩。”

大数据靠机器学习,而大案牍术靠人的记忆。剧中“大案牍术”主事徐宾(赵魏饰),自夸记忆超群,能记下靖安司所有人的一日行踪,以超强记忆力对长安各部门办事文书进行记忆、归纳、梳理,形成脑海里的“数据库”。其实根据剧情他并不是天赋异禀,而是经历刻苦锻炼而培养出来的超强记忆能力。

根据这样的思维和推论模式,靖安司还建设了相关应用,例如人员档案。凭借大案牍术和祆教的户籍配合,徐宾查到可疑人龙波。李必让徐宾查与龙波勾结的女子闻染父亲的资料,最后查到他是和张小敬一同作战的老战友。但是结局显示徐宾具有“反侦察”能力,操作数据来传递真假信息。

幕后主谋的“伦理抉择”

在马伯庸的原著中,徐宾死之前在墙上用指甲挠了“四日”二字,用来标识凶手。实际上他想写的是“四明”,暗指贺知章,别称为四明狂客,整个恐怖行动幕后的黑手就是何执正的养子何孚。多年前,右相因权利斗争害了他全家,何孚为了报仇而装疯卖傻,成为何执正养子,借此寻找报仇的机会。

在剧集版中,何孚谋划伏击林九郎,但是龙波挖出了他的双眼,问他受谁指使?何孚用眼睛上的淤血在墙上写了灯谜“遥见双人影,知余在身旁”,显然解答是“徐”。既然大案牍术的操盘者是徐宾,因此引发徐宾是否利用“黑科技”为大boss的梗。

一直到剧终,连张小敬都不相信原来只是个户部八品小吏的徐宾,能够只手策划出这样夸张的阴谋。原来徐宾虽有鸿鹄大志,但人微言轻,受到各部要员的鄙夷:“我今天站在这里,就是要让那些看不起我的人知道,我是个治国的能臣,也让他们知道我一个人又是怎么做到这些的。”

《长安十二时辰》在剧情架构上模仿美剧《反恐24小时》,后者从第一季第二集开始,男主情报局要员杰克便怀疑身边的同事妮娜是内鬼,也直接质问妮娜,后者否认,并且有脱罪的证据,使观众相信她的清白,最后却证实妮娜的确为内鬼。

李必很早就怀疑徐宾为内鬼,便用大案牍术推演了徐的个人户籍、出身轨迹、房产变动、妻子的劳动关系、异常行为等等。主要的线索是李必想从史书中查到狼卫割发的由来,却发现关键的几页早已被人撕掉,从而怀疑掌管书籍的徐宾故意作祟,因而收回了徐宾掌管档案的钥匙。后来李必借机将徐宾关起。

李必原以为徐宾以大案牍术推选出了张小敬查案,作为“反恐”的主要侦探。张小敬出身军伍,后受任为主管侦缉逮捕的官差“不良帅”,长期协调维护地方安全工作,但却遭陷害被关押于狱中。

相信“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的李必,当所有的靖安司团队质疑张小敬的可信度,李必质问徐宾当初选择张小敬作为破案人选的依据,到底是大案牍术客观所选,还是徐宾自己别有用心的引荐?徐宾辩称大案牍术选出了张小敬,但是李必的手下按照大案牍术推算出了徐宾的所有资料,显示徐宾曾经在酒家欠下巨账,逼得老婆帮厨挣钱,甚至卖掉房产田地,当时是张小敬帮他付酒钱,于是两人成为莫逆,直到张小敬杀人入狱。

徐宾只好承认张小敬是他有意选出来的,徐宾解释说,世上有一种人,只做自己认为应该做的事,就是张小敬。张小敬做人正直,心中自有一把尺,但张小敬本人并不知道是徐宾把他从死牢里救出来。

李必问徐宾,张小敬是否曾临阵脱逃,根据徐宾的解释,张小敬原是大唐第一拨募兵,早年便做到了参将的职位,从未曾逃脱。张小敬有一度拒绝出征,因为派他出兵的信安王纯粹是为了向圣人邀功,不惜牺牲上万之军。张小敬因拒绝而差点丢命,幸亏老战友闻无忌求情,但张小敬被革去一切官职,重新以基层兵发配到安西。

徐宾看到大唐表面盛世,实际背后亏空。故事所发生的背景是唐朝鼎盛的天宝时期。录入吏每日需要记录海量数据,需要大量的青藤制成的藤纸。由于青藤只在剡县生长,案牍太多而造成青藤被割尽,藤纸短缺,录入吏无纸可用。

徐宾通过变卖田地房产,甚至让妻子在外做帮佣,将自己所得成立了造纸坊。经过五年研发,发明了成本低廉、质量不亚于藤纸的竹纸。

徐宾在被关押在牢狱时结识了以诗人岑参为原型的程参,从程参身上的墨迹而破解了狼卫使用的武器,也就是阙勒霍多的燃料是只有西北的延州、酒泉等地才生产的石脂墨料,在获得徐宾报告后,李必立刻派人去追查石脂。

这似乎是对于观众刻意的误导:徐宾作为主谋者,应该对于石脂墨料了若指掌,但是为程参在后半部与徐宾角色互换,成为解码徐宾阴谋的“侦探”埋下了伏笔。整体而言,李必的角色高起低落,在后半部办案的功能被程参取代,除了为历史人物岑参“卫名”之外,完全没有必然性。

在徐宾的眼中,长安表面上歌舞升平,底下人人自危,人人可疑。朝廷官官相护,徭役繁重,搜刮民脂民膏。右相林九郎把持朝政,欺下瞒上,独断专行。圣人提出由林相代政的机制,表面上是放权退隐,其实剧化了林相与太子之间的党争。李必逐渐意识到操纵政党的是圣人,而所谓斗争,就是圣人的权力平衡术。

徐宾除了是用记忆来操弄数据的能手外,在剧中也成为“伦理抉择”的代言人。李必应该忠于查案?还是忠于太子?在恐怖行动面前,保护圣人重要?还是长安百姓重要?

徐宾认为解决一切问题最好的方法就是“活着”,当剧中人物面对生死,和不同忠诚对象的抉择时,他给予的答案是“活着”。李必受到右相禁锢,面临就义还是投诚时回想起徐宾曾经对他讲过:最好的忠诚就是活着,活着才能有用。

那么徐宾的忠诚在哪里?徐宾总是提醒李必:很多人做不到绝对的忠诚,那是因为他的心胸不够大,目光不够长远。徐宾曾经对李必说,他对万事万物没有看法,一切都是以大案牍术为准。李必回问:“没有自己的意见,岂不是废人?”

徐宾的回答是:“也不是完全没有,只是总拿捏不准对还是不对,一个人的观点总会受他的经验和视野所限,唯有大案牍术,它集合了千万人的故事,才能给我最接近真理的答案。”

张小敬一直感戴徐宾的伯乐知遇之恩,因为张小敬曾经一度沉沦,直到遇到徐宾。徐宾问张小敬人为什么都喜欢听故事?是因为相信好人有好报的结果,这就是一个人的选择,现在的选择有可能成为来日的故事。张小敬的选择是守卫长安,那怕长安只剩下一个百姓。

张小敬认为“如果一个人的信仰没了,人就完了。”在什么地方都有好人、坏人,“只要能够好好办事,我就相信。”

在靖安司被焚后,程参从档案房的废墟中抽丝剥茧翻找线索,又从残留的衣服布料分析烧焦的尸体并不是徐宾,而是来救火的旅贲军,因而断定纵火的是徐宾,让赵参军全城搜捕他。赵参军最终没能找到徐宾,但经过搜查徐家,找到的书卷中发现了一种古老的算筹代码,经过破译,密码的含义竟然是“上元夜杀太子”。

程参又从徐宾遗留的文书中查到了角度奇诡、算法周密的新税法,看出来徐宾设计的主旨是为了堵住所有督办官吏的贪腐漏洞,比以往的租田令和租庸调法更加顺应民间实情,而且这套税法正在龙武做实验。程参意识到徐宾此人不简单。

《长安十二时辰》最后的高潮是耸入云霄、奇美壮丽的太上玄远大仙灯:这个灯楼超过150丈,广24间,外缠彩缦,内置灯俑,一经点燃便轮转不休,光耀数里。龙波的计划是用伏火雷引爆石油,一举毁灭圣人和观灯的长安老百姓。

在后半部很少出现的徐宾又回到故事主轴,此时程参已经取代了李必和张小敬,成为本剧断案的神探。京兆府查出何孚最近半年与户部来往最频繁,而且每次停留时间超过半个时辰,程参还从制作大仙灯的工匠毛顺图纸的访客名单里找到徐宾,由此断定徐宾就是幕后主使。

最后徐宾对圣人承认他用大案牍术策划长安的毁灭计划,却还寄望圣人唯才是用,提拔他为宰相。徐宾并当众指出圣上宠信奸佞,霍乱朝纲,谴责他不该重用林九郎,徐宾本来想先利用何孚除掉林九郎,没想到圣上让太子督办靖安司追查狼卫,因此把太子和何执正扯入他设的局。

从这个角度而言,圣人、太子和李必,都未赢得徐宾的忠诚,唯一赢得徐宾忠诚的是张小敬。在徐宾救出张小敬之前,他解释说:“我心目中的大唐,好人不该如此下场。”徐宾认为张小敬雄才大略,胸怀天下,应该做一呼百应的将军,甚至愿意牺牲自己成全张小敬,让张小敬亲眼见证长安城变好。

张小敬谴责徐宾不该为了一己之私枉顾长安百姓的性命,徐宾却埋怨他只看到眼前,没有想到考虑长远的目标。徐宾振臂高呼自己有宰相之才,便被四镇节度使的女儿王韫秀一箭穿心,徐宾手中的火把掉在地上,伏火雷被点燃爆炸……

徐宾始终认为大案牍术是他的安身立命之术,可以被他玩弄于鼓掌之中;反之,靖安司的人只学到皮毛旁支,就连私访死牢探看张小敬的纪录,也可以被徐一一抹去。

徐宾之死,固然达到了“戏剧的正义”,但是也留下了令人思索的问题:数据有没有伦理?数据本身能不能提供道德的判断?数据一旦为政权服务,如何能够保障百姓的福祉?这些是《长安十二时辰》背后的问题。大数据专家徐宾变成伦理抉择相对论的“恐怖分子”,显示的究竟是人性之恶,还是体制之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这部剧留下一些思考:数据有没有伦理?数据一旦为政权服务,如何能够保障百姓的福祉?



撰文 | 刘裘蒂

OR--商业新媒体 】今夏烧脑的“反恐神剧”《长安十二时辰》在拖沓失焦之后终于收官了,揭发了幕后操盘的大boss,显示最有心机的其实不是西域的异族,而是对于大唐政治不满的小小户部八品小吏。作为片中“大数据”的主事,这个结局是不是应了“得信息者乱天下”?

去年夏天的爆款剧《延禧攻略》,虽出了一个非典型的女主角敢于逆袭后宫政治势力,但是仍陷于宫斗剧的窠臼。今年暑期迎来的《长安十二时辰》,借着盘根错节的剧情和人物,精致考据、美伦美奂的场景,令人乍然受到美学和智性的冲击,在《豆瓣》和美国亚马逊平台都获得好评。但是用48集去讲一个16集的故事,造成多处前后推理荒谬,暴露了编剧和制作团队的短板。

“大数据”和老规矩

故事的主轴是在上元节解除宵禁、万民欢腾的24小时内,突厥狼卫策划潜入长安城,暗中筹谋以“阙勒霍多”计划颠覆大唐。为了破解狼卫的阴谋,崇尚道法的靖安司司丞李必(易祥千玺饰),与前不良帅沦为死囚的张小敬(雷佳音饰)联手办案,在倒数计时的更漏交替之际,一步步地化解了狼卫的阴谋,最终拯救了圣人的江山跟长安的百姓。

“阙勒霍多”,褪去被包装的神秘光环,其实指的是塞外独有的特殊石脂,俗称石油。上元灯节之日家家户户花灯结彩,圣人在花萼楼设宴观赏大仙灯奇景,突厥人打算引爆数量庞大的特殊石脂,从而点燃所有大小花灯,使长安城毁之一炬。

“狼卫”虽是偷潜入城的外贼,本剧最终的“恐怖分子”,却不是突厥或其他胡人,而是朝廷内乱。剧中的雇佣狼卫的龙波居然是前第八军团的兵士萧规,真正的幕后主使则是不得志的精英分子。而朝廷里的党争,以及故意促成党争作为“平衡”各方势力的考量,才是真正悬疑剧情的推手。

太子为了化解突厥狼卫入长安引发灾难,命令以唐朝诗人贺知章为原型的老臣何执正临时设立靖安司,兼具国安和情报的功能,由何的弟子李必出任司丞。靖安司在长安和边塞布置有广大的眼线,并借着望楼体系,在大望楼和小望楼设有士兵,望楼中还设有不同颜色的窗屏,可以用两种颜色组合打出暗号,并用鼓声传递信息。

但是靖安寺真正有技术含量的是庞大的档案库,堆积着来自三省六部、一台九寺五监的机密要件,也就是一个数据仓库。控制信息情报的技术是“大案牍术”,用来作为谋略的工具,也就是古代版的“大数据”。

在片中运用大案牍术的正是年少气盛的李必,他的优势是颠覆传统以经验为基础的思维。但是李必毕竟年轻,不相信老规矩,与太子对峙的右相林九郎曾经批评李必说,“其实老规矩才是不容易出错的规矩。”

大数据靠机器学习,而大案牍术靠人的记忆。剧中“大案牍术”主事徐宾(赵魏饰),自夸记忆超群,能记下靖安司所有人的一日行踪,以超强记忆力对长安各部门办事文书进行记忆、归纳、梳理,形成脑海里的“数据库”。其实根据剧情他并不是天赋异禀,而是经历刻苦锻炼而培养出来的超强记忆能力。

根据这样的思维和推论模式,靖安司还建设了相关应用,例如人员档案。凭借大案牍术和祆教的户籍配合,徐宾查到可疑人龙波。李必让徐宾查与龙波勾结的女子闻染父亲的资料,最后查到他是和张小敬一同作战的老战友。但是结局显示徐宾具有“反侦察”能力,操作数据来传递真假信息。

幕后主谋的“伦理抉择”

在马伯庸的原著中,徐宾死之前在墙上用指甲挠了“四日”二字,用来标识凶手。实际上他想写的是“四明”,暗指贺知章,别称为四明狂客,整个恐怖行动幕后的黑手就是何执正的养子何孚。多年前,右相因权利斗争害了他全家,何孚为了报仇而装疯卖傻,成为何执正养子,借此寻找报仇的机会。

在剧集版中,何孚谋划伏击林九郎,但是龙波挖出了他的双眼,问他受谁指使?何孚用眼睛上的淤血在墙上写了灯谜“遥见双人影,知余在身旁”,显然解答是“徐”。既然大案牍术的操盘者是徐宾,因此引发徐宾是否利用“黑科技”为大boss的梗。

一直到剧终,连张小敬都不相信原来只是个户部八品小吏的徐宾,能够只手策划出这样夸张的阴谋。原来徐宾虽有鸿鹄大志,但人微言轻,受到各部要员的鄙夷:“我今天站在这里,就是要让那些看不起我的人知道,我是个治国的能臣,也让他们知道我一个人又是怎么做到这些的。”

《长安十二时辰》在剧情架构上模仿美剧《反恐24小时》,后者从第一季第二集开始,男主情报局要员杰克便怀疑身边的同事妮娜是内鬼,也直接质问妮娜,后者否认,并且有脱罪的证据,使观众相信她的清白,最后却证实妮娜的确为内鬼。

李必很早就怀疑徐宾为内鬼,便用大案牍术推演了徐的个人户籍、出身轨迹、房产变动、妻子的劳动关系、异常行为等等。主要的线索是李必想从史书中查到狼卫割发的由来,却发现关键的几页早已被人撕掉,从而怀疑掌管书籍的徐宾故意作祟,因而收回了徐宾掌管档案的钥匙。后来李必借机将徐宾关起。

李必原以为徐宾以大案牍术推选出了张小敬查案,作为“反恐”的主要侦探。张小敬出身军伍,后受任为主管侦缉逮捕的官差“不良帅”,长期协调维护地方安全工作,但却遭陷害被关押于狱中。

相信“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的李必,当所有的靖安司团队质疑张小敬的可信度,李必质问徐宾当初选择张小敬作为破案人选的依据,到底是大案牍术客观所选,还是徐宾自己别有用心的引荐?徐宾辩称大案牍术选出了张小敬,但是李必的手下按照大案牍术推算出了徐宾的所有资料,显示徐宾曾经在酒家欠下巨账,逼得老婆帮厨挣钱,甚至卖掉房产田地,当时是张小敬帮他付酒钱,于是两人成为莫逆,直到张小敬杀人入狱。

徐宾只好承认张小敬是他有意选出来的,徐宾解释说,世上有一种人,只做自己认为应该做的事,就是张小敬。张小敬做人正直,心中自有一把尺,但张小敬本人并不知道是徐宾把他从死牢里救出来。

李必问徐宾,张小敬是否曾临阵脱逃,根据徐宾的解释,张小敬原是大唐第一拨募兵,早年便做到了参将的职位,从未曾逃脱。张小敬有一度拒绝出征,因为派他出兵的信安王纯粹是为了向圣人邀功,不惜牺牲上万之军。张小敬因拒绝而差点丢命,幸亏老战友闻无忌求情,但张小敬被革去一切官职,重新以基层兵发配到安西。

徐宾看到大唐表面盛世,实际背后亏空。故事所发生的背景是唐朝鼎盛的天宝时期。录入吏每日需要记录海量数据,需要大量的青藤制成的藤纸。由于青藤只在剡县生长,案牍太多而造成青藤被割尽,藤纸短缺,录入吏无纸可用。

徐宾通过变卖田地房产,甚至让妻子在外做帮佣,将自己所得成立了造纸坊。经过五年研发,发明了成本低廉、质量不亚于藤纸的竹纸。

徐宾在被关押在牢狱时结识了以诗人岑参为原型的程参,从程参身上的墨迹而破解了狼卫使用的武器,也就是阙勒霍多的燃料是只有西北的延州、酒泉等地才生产的石脂墨料,在获得徐宾报告后,李必立刻派人去追查石脂。

这似乎是对于观众刻意的误导:徐宾作为主谋者,应该对于石脂墨料了若指掌,但是为程参在后半部与徐宾角色互换,成为解码徐宾阴谋的“侦探”埋下了伏笔。整体而言,李必的角色高起低落,在后半部办案的功能被程参取代,除了为历史人物岑参“卫名”之外,完全没有必然性。

在徐宾的眼中,长安表面上歌舞升平,底下人人自危,人人可疑。朝廷官官相护,徭役繁重,搜刮民脂民膏。右相林九郎把持朝政,欺下瞒上,独断专行。圣人提出由林相代政的机制,表面上是放权退隐,其实剧化了林相与太子之间的党争。李必逐渐意识到操纵政党的是圣人,而所谓斗争,就是圣人的权力平衡术。

徐宾除了是用记忆来操弄数据的能手外,在剧中也成为“伦理抉择”的代言人。李必应该忠于查案?还是忠于太子?在恐怖行动面前,保护圣人重要?还是长安百姓重要?

徐宾认为解决一切问题最好的方法就是“活着”,当剧中人物面对生死,和不同忠诚对象的抉择时,他给予的答案是“活着”。李必受到右相禁锢,面临就义还是投诚时回想起徐宾曾经对他讲过:最好的忠诚就是活着,活着才能有用。

那么徐宾的忠诚在哪里?徐宾总是提醒李必:很多人做不到绝对的忠诚,那是因为他的心胸不够大,目光不够长远。徐宾曾经对李必说,他对万事万物没有看法,一切都是以大案牍术为准。李必回问:“没有自己的意见,岂不是废人?”

徐宾的回答是:“也不是完全没有,只是总拿捏不准对还是不对,一个人的观点总会受他的经验和视野所限,唯有大案牍术,它集合了千万人的故事,才能给我最接近真理的答案。”

张小敬一直感戴徐宾的伯乐知遇之恩,因为张小敬曾经一度沉沦,直到遇到徐宾。徐宾问张小敬人为什么都喜欢听故事?是因为相信好人有好报的结果,这就是一个人的选择,现在的选择有可能成为来日的故事。张小敬的选择是守卫长安,那怕长安只剩下一个百姓。

张小敬认为“如果一个人的信仰没了,人就完了。”在什么地方都有好人、坏人,“只要能够好好办事,我就相信。”

在靖安司被焚后,程参从档案房的废墟中抽丝剥茧翻找线索,又从残留的衣服布料分析烧焦的尸体并不是徐宾,而是来救火的旅贲军,因而断定纵火的是徐宾,让赵参军全城搜捕他。赵参军最终没能找到徐宾,但经过搜查徐家,找到的书卷中发现了一种古老的算筹代码,经过破译,密码的含义竟然是“上元夜杀太子”。

程参又从徐宾遗留的文书中查到了角度奇诡、算法周密的新税法,看出来徐宾设计的主旨是为了堵住所有督办官吏的贪腐漏洞,比以往的租田令和租庸调法更加顺应民间实情,而且这套税法正在龙武做实验。程参意识到徐宾此人不简单。

《长安十二时辰》最后的高潮是耸入云霄、奇美壮丽的太上玄远大仙灯:这个灯楼超过150丈,广24间,外缠彩缦,内置灯俑,一经点燃便轮转不休,光耀数里。龙波的计划是用伏火雷引爆石油,一举毁灭圣人和观灯的长安老百姓。

在后半部很少出现的徐宾又回到故事主轴,此时程参已经取代了李必和张小敬,成为本剧断案的神探。京兆府查出何孚最近半年与户部来往最频繁,而且每次停留时间超过半个时辰,程参还从制作大仙灯的工匠毛顺图纸的访客名单里找到徐宾,由此断定徐宾就是幕后主使。

最后徐宾对圣人承认他用大案牍术策划长安的毁灭计划,却还寄望圣人唯才是用,提拔他为宰相。徐宾并当众指出圣上宠信奸佞,霍乱朝纲,谴责他不该重用林九郎,徐宾本来想先利用何孚除掉林九郎,没想到圣上让太子督办靖安司追查狼卫,因此把太子和何执正扯入他设的局。

从这个角度而言,圣人、太子和李必,都未赢得徐宾的忠诚,唯一赢得徐宾忠诚的是张小敬。在徐宾救出张小敬之前,他解释说:“我心目中的大唐,好人不该如此下场。”徐宾认为张小敬雄才大略,胸怀天下,应该做一呼百应的将军,甚至愿意牺牲自己成全张小敬,让张小敬亲眼见证长安城变好。

张小敬谴责徐宾不该为了一己之私枉顾长安百姓的性命,徐宾却埋怨他只看到眼前,没有想到考虑长远的目标。徐宾振臂高呼自己有宰相之才,便被四镇节度使的女儿王韫秀一箭穿心,徐宾手中的火把掉在地上,伏火雷被点燃爆炸……

徐宾始终认为大案牍术是他的安身立命之术,可以被他玩弄于鼓掌之中;反之,靖安司的人只学到皮毛旁支,就连私访死牢探看张小敬的纪录,也可以被徐一一抹去。

徐宾之死,固然达到了“戏剧的正义”,但是也留下了令人思索的问题:数据有没有伦理?数据本身能不能提供道德的判断?数据一旦为政权服务,如何能够保障百姓的福祉?这些是《长安十二时辰》背后的问题。大数据专家徐宾变成伦理抉择相对论的“恐怖分子”,显示的究竟是人性之恶,还是体制之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