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中国开放市场使审计机构备受关注

发布日期:2019-08-14 17:02
摘要:海外投资者正在向中国企业注入资金,加上一系列会计丑闻,促使中国证监会加大力度对中国会计行业进行整顿。



唐•温兰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监管机构对于跟审计行业中的火灾打交道已习以为常。

近年来,多家上市企业的财务文件在办公室大火中神秘被毁。在其他一些涉嫌欺诈的案件中,还出现过多年审计文件遭窃或是随被盗车辆被带走的情况。

但如今,一系列涉及数十亿美元的企业丑闻和中国最大审计机构之一面临的困境,都渐渐加大了中国证监会(CSRC)的压力,促使其对中国会计行业进行整顿。这一整改行动的导火索是中国证监会7月开始对中国第三大会计师事务所瑞华会计师事务所(Ruihua Certified Public Accountants)展开的一项调查。此前,瑞华的客户之一康得新(Kangde Xin)被发现在几年内合计虚增利润约120亿元人民币(合18亿美元)。

此次整改行动格外紧迫,原因是目前外国投资者正向中国企业注入资金。指数供应商MSCI决定在其广受关注的新兴市场基准指数中纳入越来越多的A股,此举预计会吸引至多1000亿美元资金流入中国内地企业。

“中国非常希望吸引外国资本,无论是在债券市场还是在股票市场,而中国企业急需资本。”总部位于纽约的会计师事务所麦楷博平(Marcum Bernstein & Pinchuk)地区共同管理合伙人德鲁•伯恩斯坦(Drew Bernstein)表示,“我认为,(监管机构)已经意识到,要吸引这些资本,可靠的审计是必要的。”

对瑞华进行的调查已波及整个中国资本市场,监管机构已暂停审批至少20家瑞华客户的IPO申请。瑞华没有回应记者的多次置评请求。

这起丑闻于今年5月首次爆发,当时,高分子材料制造商康得新称该公司120亿元人民币的银行存款不翼而飞。中国证监会随后对康德新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该公司在过去4年中虚增的利润数额与该款项数额大致相当,这引发了对瑞华的调查。

瑞华官网显示,2017年,该公司拥有逾9000名员工,与300多家上市公司有合作。瑞华声称,中国一些最大的国有集团是它的客户,如电力供应商国家电网(State Grid)。

此次对中国国内审计行业的审查,与中国上一波会计丑闻形成了鲜明对比。上一次丑闻的核心是在美国和加拿大上市的中国企业,与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安永(EY)、普华永道(PwC)、德勤(Deloitte)和毕马威(KPMG)——的审计工作有关。

在那期间,从2011年开始,逾100家中国企业在纽约被摘牌,多家会计师事务所被处以罚款。例如,安永因与嘉汉林业(Sino-Forest)在2011年倒闭相关的事情支付了800万美元罚款。嘉汉林业是一家在加拿大上市的中国企业,被指控存在会计违规。

“四大在上次事件中得到了一个不佳的口碑,但中国的(会计师)事务所尚未因重大国内会计丑闻见识过那种阵势的冲击。”德安华(Kroll)大中华区商业情报和调查负责人何越(Violet Ho)表示,“(会计师事务所的)人不了解未来更大的声誉风险会是什么样子。”

十多年来,中国企业确实经历了一些奇怪的、甚至滑稽的会计事件。2011年至2017年间,包括山田绿色资源(Yamada Green Resources)和中国纸业(China Paper)在内的几家陷入困境的公司,在离奇的火灾事故中突然失去了他们的财务文件。

著名的一起事件是,2015年,中国动物保健品(China Animal Healthcare)在接受法务审计的中途丢失了5年的财务报表。当时,该公司表示,一辆载着这些文件的卡车被盗。2009年,峻煌生化科技(China Sun BioChem)的关键文件也遭遇了类似的命运。

但是,中国政府向海外投资者开放资本市场的举措,让这种情况变得更加不容忽视了。MSCI的旗舰新兴市场指数中纳入逾200只A股,这再次引起了人们对中国本土企业如何审查国内上市公司的关注。

中国最大的那些会计师事务所许多都是四大的关联公司,如普华永道中天(PwC Zhongtian)和安永华明(EY huming)。中国国内最大的、且不是国际大事务所关联公司的会计师事务所是天健会计师事务所(Pan-China)。

尽管中国国内审计公司初看上去监管明晰,但投资者仍然担心,审计机构缺乏揭露复杂欺诈行为所需的技能和经验。

安本标准投资管理(Aberdeen Standard Investments)亚太区公司治理主管戴维•史密斯(David Smith)表示:“硬件具备:规定、基础设施和制度是有的。但软件还不具备。”

与在发达市场中投资时相比,那些在中国进行投资的投资者通常要被迫进行更多的尽职调查。例如,了解管理层的背景,往往与了解该公司的财务业绩同样重要。史密斯补充称:“如果你无法对管理层的质量满意,你就不会对会计工作满意。”

在中国,掌握一家公司的现金管理状况可能要更为复杂,在这里,像在康得新发生的这种所谓的“现金不翼而飞”的事件很常见。

今年5月发生的另一起事件突显了外国投资者面临的风险。当时,制药企业康美药业(Kangmei Pharmaceutical)承认虚报现金持有量逾40亿美元,康美药业是MSCI的旗舰新兴市场指数所纳入的逾200家中国企业之一。今年6月,MSCI将康美药业从该指数中剔除。

对于一些总部位于中国一线城市以外的公司来说,银行出具的关于公司现金持有量的报告经常令人怀疑。

麦楷博平的伯恩斯坦表示:“这位银行经理的所有家人可能都在你正在审计的这家公司上班。”他指出,他经常要求客户使用数字银行服务,以便他无需与银行职员联系就能确定现金头寸。

几名知情人士表示,中国的证券监管机构正采取更为强硬的立场。上述知情人士称,对瑞华的调查可能只是针对国内会计工作即将展开的多项调查之一。

一些专家表示,只要对违法者的惩罚依旧轻微,违规行为就很难根除。长江商学院(Cheung Kong Graduate School of Business)会计学副教授黄蓉表示,对许多企业高管来说,不论他们的公司是否适合公开上市,通过首次公开发行(IPO)套现的前景都颇具诱惑力。如果没有来自监管机构的有力震慑,欺诈案件可能会在中国公开市场上反复出现。

黄蓉表示:“许多人认为,在中国,进行会计欺诈的收益远大于其成本,这极大地刺激了实力较弱的公司去做假账。”■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海外投资者正在向中国企业注入资金,加上一系列会计丑闻,促使中国证监会加大力度对中国会计行业进行整顿。



唐•温兰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监管机构对于跟审计行业中的火灾打交道已习以为常。

近年来,多家上市企业的财务文件在办公室大火中神秘被毁。在其他一些涉嫌欺诈的案件中,还出现过多年审计文件遭窃或是随被盗车辆被带走的情况。

但如今,一系列涉及数十亿美元的企业丑闻和中国最大审计机构之一面临的困境,都渐渐加大了中国证监会(CSRC)的压力,促使其对中国会计行业进行整顿。这一整改行动的导火索是中国证监会7月开始对中国第三大会计师事务所瑞华会计师事务所(Ruihua Certified Public Accountants)展开的一项调查。此前,瑞华的客户之一康得新(Kangde Xin)被发现在几年内合计虚增利润约120亿元人民币(合18亿美元)。

此次整改行动格外紧迫,原因是目前外国投资者正向中国企业注入资金。指数供应商MSCI决定在其广受关注的新兴市场基准指数中纳入越来越多的A股,此举预计会吸引至多1000亿美元资金流入中国内地企业。

“中国非常希望吸引外国资本,无论是在债券市场还是在股票市场,而中国企业急需资本。”总部位于纽约的会计师事务所麦楷博平(Marcum Bernstein & Pinchuk)地区共同管理合伙人德鲁•伯恩斯坦(Drew Bernstein)表示,“我认为,(监管机构)已经意识到,要吸引这些资本,可靠的审计是必要的。”

对瑞华进行的调查已波及整个中国资本市场,监管机构已暂停审批至少20家瑞华客户的IPO申请。瑞华没有回应记者的多次置评请求。

这起丑闻于今年5月首次爆发,当时,高分子材料制造商康得新称该公司120亿元人民币的银行存款不翼而飞。中国证监会随后对康德新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该公司在过去4年中虚增的利润数额与该款项数额大致相当,这引发了对瑞华的调查。

瑞华官网显示,2017年,该公司拥有逾9000名员工,与300多家上市公司有合作。瑞华声称,中国一些最大的国有集团是它的客户,如电力供应商国家电网(State Grid)。

此次对中国国内审计行业的审查,与中国上一波会计丑闻形成了鲜明对比。上一次丑闻的核心是在美国和加拿大上市的中国企业,与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安永(EY)、普华永道(PwC)、德勤(Deloitte)和毕马威(KPMG)——的审计工作有关。

在那期间,从2011年开始,逾100家中国企业在纽约被摘牌,多家会计师事务所被处以罚款。例如,安永因与嘉汉林业(Sino-Forest)在2011年倒闭相关的事情支付了800万美元罚款。嘉汉林业是一家在加拿大上市的中国企业,被指控存在会计违规。

“四大在上次事件中得到了一个不佳的口碑,但中国的(会计师)事务所尚未因重大国内会计丑闻见识过那种阵势的冲击。”德安华(Kroll)大中华区商业情报和调查负责人何越(Violet Ho)表示,“(会计师事务所的)人不了解未来更大的声誉风险会是什么样子。”

十多年来,中国企业确实经历了一些奇怪的、甚至滑稽的会计事件。2011年至2017年间,包括山田绿色资源(Yamada Green Resources)和中国纸业(China Paper)在内的几家陷入困境的公司,在离奇的火灾事故中突然失去了他们的财务文件。

著名的一起事件是,2015年,中国动物保健品(China Animal Healthcare)在接受法务审计的中途丢失了5年的财务报表。当时,该公司表示,一辆载着这些文件的卡车被盗。2009年,峻煌生化科技(China Sun BioChem)的关键文件也遭遇了类似的命运。

但是,中国政府向海外投资者开放资本市场的举措,让这种情况变得更加不容忽视了。MSCI的旗舰新兴市场指数中纳入逾200只A股,这再次引起了人们对中国本土企业如何审查国内上市公司的关注。

中国最大的那些会计师事务所许多都是四大的关联公司,如普华永道中天(PwC Zhongtian)和安永华明(EY huming)。中国国内最大的、且不是国际大事务所关联公司的会计师事务所是天健会计师事务所(Pan-China)。

尽管中国国内审计公司初看上去监管明晰,但投资者仍然担心,审计机构缺乏揭露复杂欺诈行为所需的技能和经验。

安本标准投资管理(Aberdeen Standard Investments)亚太区公司治理主管戴维•史密斯(David Smith)表示:“硬件具备:规定、基础设施和制度是有的。但软件还不具备。”

与在发达市场中投资时相比,那些在中国进行投资的投资者通常要被迫进行更多的尽职调查。例如,了解管理层的背景,往往与了解该公司的财务业绩同样重要。史密斯补充称:“如果你无法对管理层的质量满意,你就不会对会计工作满意。”

在中国,掌握一家公司的现金管理状况可能要更为复杂,在这里,像在康得新发生的这种所谓的“现金不翼而飞”的事件很常见。

今年5月发生的另一起事件突显了外国投资者面临的风险。当时,制药企业康美药业(Kangmei Pharmaceutical)承认虚报现金持有量逾40亿美元,康美药业是MSCI的旗舰新兴市场指数所纳入的逾200家中国企业之一。今年6月,MSCI将康美药业从该指数中剔除。

对于一些总部位于中国一线城市以外的公司来说,银行出具的关于公司现金持有量的报告经常令人怀疑。

麦楷博平的伯恩斯坦表示:“这位银行经理的所有家人可能都在你正在审计的这家公司上班。”他指出,他经常要求客户使用数字银行服务,以便他无需与银行职员联系就能确定现金头寸。

几名知情人士表示,中国的证券监管机构正采取更为强硬的立场。上述知情人士称,对瑞华的调查可能只是针对国内会计工作即将展开的多项调查之一。

一些专家表示,只要对违法者的惩罚依旧轻微,违规行为就很难根除。长江商学院(Cheung Kong Graduate School of Business)会计学副教授黄蓉表示,对许多企业高管来说,不论他们的公司是否适合公开上市,通过首次公开发行(IPO)套现的前景都颇具诱惑力。如果没有来自监管机构的有力震慑,欺诈案件可能会在中国公开市场上反复出现。

黄蓉表示:“许多人认为,在中国,进行会计欺诈的收益远大于其成本,这极大地刺激了实力较弱的公司去做假账。”■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海外投资者正在向中国企业注入资金,加上一系列会计丑闻,促使中国证监会加大力度对中国会计行业进行整顿。



唐•温兰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监管机构对于跟审计行业中的火灾打交道已习以为常。

近年来,多家上市企业的财务文件在办公室大火中神秘被毁。在其他一些涉嫌欺诈的案件中,还出现过多年审计文件遭窃或是随被盗车辆被带走的情况。

但如今,一系列涉及数十亿美元的企业丑闻和中国最大审计机构之一面临的困境,都渐渐加大了中国证监会(CSRC)的压力,促使其对中国会计行业进行整顿。这一整改行动的导火索是中国证监会7月开始对中国第三大会计师事务所瑞华会计师事务所(Ruihua Certified Public Accountants)展开的一项调查。此前,瑞华的客户之一康得新(Kangde Xin)被发现在几年内合计虚增利润约120亿元人民币(合18亿美元)。

此次整改行动格外紧迫,原因是目前外国投资者正向中国企业注入资金。指数供应商MSCI决定在其广受关注的新兴市场基准指数中纳入越来越多的A股,此举预计会吸引至多1000亿美元资金流入中国内地企业。

“中国非常希望吸引外国资本,无论是在债券市场还是在股票市场,而中国企业急需资本。”总部位于纽约的会计师事务所麦楷博平(Marcum Bernstein & Pinchuk)地区共同管理合伙人德鲁•伯恩斯坦(Drew Bernstein)表示,“我认为,(监管机构)已经意识到,要吸引这些资本,可靠的审计是必要的。”

对瑞华进行的调查已波及整个中国资本市场,监管机构已暂停审批至少20家瑞华客户的IPO申请。瑞华没有回应记者的多次置评请求。

这起丑闻于今年5月首次爆发,当时,高分子材料制造商康得新称该公司120亿元人民币的银行存款不翼而飞。中国证监会随后对康德新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该公司在过去4年中虚增的利润数额与该款项数额大致相当,这引发了对瑞华的调查。

瑞华官网显示,2017年,该公司拥有逾9000名员工,与300多家上市公司有合作。瑞华声称,中国一些最大的国有集团是它的客户,如电力供应商国家电网(State Grid)。

此次对中国国内审计行业的审查,与中国上一波会计丑闻形成了鲜明对比。上一次丑闻的核心是在美国和加拿大上市的中国企业,与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安永(EY)、普华永道(PwC)、德勤(Deloitte)和毕马威(KPMG)——的审计工作有关。

在那期间,从2011年开始,逾100家中国企业在纽约被摘牌,多家会计师事务所被处以罚款。例如,安永因与嘉汉林业(Sino-Forest)在2011年倒闭相关的事情支付了800万美元罚款。嘉汉林业是一家在加拿大上市的中国企业,被指控存在会计违规。

“四大在上次事件中得到了一个不佳的口碑,但中国的(会计师)事务所尚未因重大国内会计丑闻见识过那种阵势的冲击。”德安华(Kroll)大中华区商业情报和调查负责人何越(Violet Ho)表示,“(会计师事务所的)人不了解未来更大的声誉风险会是什么样子。”

十多年来,中国企业确实经历了一些奇怪的、甚至滑稽的会计事件。2011年至2017年间,包括山田绿色资源(Yamada Green Resources)和中国纸业(China Paper)在内的几家陷入困境的公司,在离奇的火灾事故中突然失去了他们的财务文件。

著名的一起事件是,2015年,中国动物保健品(China Animal Healthcare)在接受法务审计的中途丢失了5年的财务报表。当时,该公司表示,一辆载着这些文件的卡车被盗。2009年,峻煌生化科技(China Sun BioChem)的关键文件也遭遇了类似的命运。

但是,中国政府向海外投资者开放资本市场的举措,让这种情况变得更加不容忽视了。MSCI的旗舰新兴市场指数中纳入逾200只A股,这再次引起了人们对中国本土企业如何审查国内上市公司的关注。

中国最大的那些会计师事务所许多都是四大的关联公司,如普华永道中天(PwC Zhongtian)和安永华明(EY huming)。中国国内最大的、且不是国际大事务所关联公司的会计师事务所是天健会计师事务所(Pan-China)。

尽管中国国内审计公司初看上去监管明晰,但投资者仍然担心,审计机构缺乏揭露复杂欺诈行为所需的技能和经验。

安本标准投资管理(Aberdeen Standard Investments)亚太区公司治理主管戴维•史密斯(David Smith)表示:“硬件具备:规定、基础设施和制度是有的。但软件还不具备。”

与在发达市场中投资时相比,那些在中国进行投资的投资者通常要被迫进行更多的尽职调查。例如,了解管理层的背景,往往与了解该公司的财务业绩同样重要。史密斯补充称:“如果你无法对管理层的质量满意,你就不会对会计工作满意。”

在中国,掌握一家公司的现金管理状况可能要更为复杂,在这里,像在康得新发生的这种所谓的“现金不翼而飞”的事件很常见。

今年5月发生的另一起事件突显了外国投资者面临的风险。当时,制药企业康美药业(Kangmei Pharmaceutical)承认虚报现金持有量逾40亿美元,康美药业是MSCI的旗舰新兴市场指数所纳入的逾200家中国企业之一。今年6月,MSCI将康美药业从该指数中剔除。

对于一些总部位于中国一线城市以外的公司来说,银行出具的关于公司现金持有量的报告经常令人怀疑。

麦楷博平的伯恩斯坦表示:“这位银行经理的所有家人可能都在你正在审计的这家公司上班。”他指出,他经常要求客户使用数字银行服务,以便他无需与银行职员联系就能确定现金头寸。

几名知情人士表示,中国的证券监管机构正采取更为强硬的立场。上述知情人士称,对瑞华的调查可能只是针对国内会计工作即将展开的多项调查之一。

一些专家表示,只要对违法者的惩罚依旧轻微,违规行为就很难根除。长江商学院(Cheung Kong Graduate School of Business)会计学副教授黄蓉表示,对许多企业高管来说,不论他们的公司是否适合公开上市,通过首次公开发行(IPO)套现的前景都颇具诱惑力。如果没有来自监管机构的有力震慑,欺诈案件可能会在中国公开市场上反复出现。

黄蓉表示:“许多人认为,在中国,进行会计欺诈的收益远大于其成本,这极大地刺激了实力较弱的公司去做假账。”■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中国开放市场使审计机构备受关注

发布日期:2019-08-14 17:02
摘要:海外投资者正在向中国企业注入资金,加上一系列会计丑闻,促使中国证监会加大力度对中国会计行业进行整顿。



唐•温兰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监管机构对于跟审计行业中的火灾打交道已习以为常。

近年来,多家上市企业的财务文件在办公室大火中神秘被毁。在其他一些涉嫌欺诈的案件中,还出现过多年审计文件遭窃或是随被盗车辆被带走的情况。

但如今,一系列涉及数十亿美元的企业丑闻和中国最大审计机构之一面临的困境,都渐渐加大了中国证监会(CSRC)的压力,促使其对中国会计行业进行整顿。这一整改行动的导火索是中国证监会7月开始对中国第三大会计师事务所瑞华会计师事务所(Ruihua Certified Public Accountants)展开的一项调查。此前,瑞华的客户之一康得新(Kangde Xin)被发现在几年内合计虚增利润约120亿元人民币(合18亿美元)。

此次整改行动格外紧迫,原因是目前外国投资者正向中国企业注入资金。指数供应商MSCI决定在其广受关注的新兴市场基准指数中纳入越来越多的A股,此举预计会吸引至多1000亿美元资金流入中国内地企业。

“中国非常希望吸引外国资本,无论是在债券市场还是在股票市场,而中国企业急需资本。”总部位于纽约的会计师事务所麦楷博平(Marcum Bernstein & Pinchuk)地区共同管理合伙人德鲁•伯恩斯坦(Drew Bernstein)表示,“我认为,(监管机构)已经意识到,要吸引这些资本,可靠的审计是必要的。”

对瑞华进行的调查已波及整个中国资本市场,监管机构已暂停审批至少20家瑞华客户的IPO申请。瑞华没有回应记者的多次置评请求。

这起丑闻于今年5月首次爆发,当时,高分子材料制造商康得新称该公司120亿元人民币的银行存款不翼而飞。中国证监会随后对康德新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该公司在过去4年中虚增的利润数额与该款项数额大致相当,这引发了对瑞华的调查。

瑞华官网显示,2017年,该公司拥有逾9000名员工,与300多家上市公司有合作。瑞华声称,中国一些最大的国有集团是它的客户,如电力供应商国家电网(State Grid)。

此次对中国国内审计行业的审查,与中国上一波会计丑闻形成了鲜明对比。上一次丑闻的核心是在美国和加拿大上市的中国企业,与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安永(EY)、普华永道(PwC)、德勤(Deloitte)和毕马威(KPMG)——的审计工作有关。

在那期间,从2011年开始,逾100家中国企业在纽约被摘牌,多家会计师事务所被处以罚款。例如,安永因与嘉汉林业(Sino-Forest)在2011年倒闭相关的事情支付了800万美元罚款。嘉汉林业是一家在加拿大上市的中国企业,被指控存在会计违规。

“四大在上次事件中得到了一个不佳的口碑,但中国的(会计师)事务所尚未因重大国内会计丑闻见识过那种阵势的冲击。”德安华(Kroll)大中华区商业情报和调查负责人何越(Violet Ho)表示,“(会计师事务所的)人不了解未来更大的声誉风险会是什么样子。”

十多年来,中国企业确实经历了一些奇怪的、甚至滑稽的会计事件。2011年至2017年间,包括山田绿色资源(Yamada Green Resources)和中国纸业(China Paper)在内的几家陷入困境的公司,在离奇的火灾事故中突然失去了他们的财务文件。

著名的一起事件是,2015年,中国动物保健品(China Animal Healthcare)在接受法务审计的中途丢失了5年的财务报表。当时,该公司表示,一辆载着这些文件的卡车被盗。2009年,峻煌生化科技(China Sun BioChem)的关键文件也遭遇了类似的命运。

但是,中国政府向海外投资者开放资本市场的举措,让这种情况变得更加不容忽视了。MSCI的旗舰新兴市场指数中纳入逾200只A股,这再次引起了人们对中国本土企业如何审查国内上市公司的关注。

中国最大的那些会计师事务所许多都是四大的关联公司,如普华永道中天(PwC Zhongtian)和安永华明(EY huming)。中国国内最大的、且不是国际大事务所关联公司的会计师事务所是天健会计师事务所(Pan-China)。

尽管中国国内审计公司初看上去监管明晰,但投资者仍然担心,审计机构缺乏揭露复杂欺诈行为所需的技能和经验。

安本标准投资管理(Aberdeen Standard Investments)亚太区公司治理主管戴维•史密斯(David Smith)表示:“硬件具备:规定、基础设施和制度是有的。但软件还不具备。”

与在发达市场中投资时相比,那些在中国进行投资的投资者通常要被迫进行更多的尽职调查。例如,了解管理层的背景,往往与了解该公司的财务业绩同样重要。史密斯补充称:“如果你无法对管理层的质量满意,你就不会对会计工作满意。”

在中国,掌握一家公司的现金管理状况可能要更为复杂,在这里,像在康得新发生的这种所谓的“现金不翼而飞”的事件很常见。

今年5月发生的另一起事件突显了外国投资者面临的风险。当时,制药企业康美药业(Kangmei Pharmaceutical)承认虚报现金持有量逾40亿美元,康美药业是MSCI的旗舰新兴市场指数所纳入的逾200家中国企业之一。今年6月,MSCI将康美药业从该指数中剔除。

对于一些总部位于中国一线城市以外的公司来说,银行出具的关于公司现金持有量的报告经常令人怀疑。

麦楷博平的伯恩斯坦表示:“这位银行经理的所有家人可能都在你正在审计的这家公司上班。”他指出,他经常要求客户使用数字银行服务,以便他无需与银行职员联系就能确定现金头寸。

几名知情人士表示,中国的证券监管机构正采取更为强硬的立场。上述知情人士称,对瑞华的调查可能只是针对国内会计工作即将展开的多项调查之一。

一些专家表示,只要对违法者的惩罚依旧轻微,违规行为就很难根除。长江商学院(Cheung Kong Graduate School of Business)会计学副教授黄蓉表示,对许多企业高管来说,不论他们的公司是否适合公开上市,通过首次公开发行(IPO)套现的前景都颇具诱惑力。如果没有来自监管机构的有力震慑,欺诈案件可能会在中国公开市场上反复出现。

黄蓉表示:“许多人认为,在中国,进行会计欺诈的收益远大于其成本,这极大地刺激了实力较弱的公司去做假账。”■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海外投资者正在向中国企业注入资金,加上一系列会计丑闻,促使中国证监会加大力度对中国会计行业进行整顿。



唐•温兰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监管机构对于跟审计行业中的火灾打交道已习以为常。

近年来,多家上市企业的财务文件在办公室大火中神秘被毁。在其他一些涉嫌欺诈的案件中,还出现过多年审计文件遭窃或是随被盗车辆被带走的情况。

但如今,一系列涉及数十亿美元的企业丑闻和中国最大审计机构之一面临的困境,都渐渐加大了中国证监会(CSRC)的压力,促使其对中国会计行业进行整顿。这一整改行动的导火索是中国证监会7月开始对中国第三大会计师事务所瑞华会计师事务所(Ruihua Certified Public Accountants)展开的一项调查。此前,瑞华的客户之一康得新(Kangde Xin)被发现在几年内合计虚增利润约120亿元人民币(合18亿美元)。

此次整改行动格外紧迫,原因是目前外国投资者正向中国企业注入资金。指数供应商MSCI决定在其广受关注的新兴市场基准指数中纳入越来越多的A股,此举预计会吸引至多1000亿美元资金流入中国内地企业。

“中国非常希望吸引外国资本,无论是在债券市场还是在股票市场,而中国企业急需资本。”总部位于纽约的会计师事务所麦楷博平(Marcum Bernstein & Pinchuk)地区共同管理合伙人德鲁•伯恩斯坦(Drew Bernstein)表示,“我认为,(监管机构)已经意识到,要吸引这些资本,可靠的审计是必要的。”

对瑞华进行的调查已波及整个中国资本市场,监管机构已暂停审批至少20家瑞华客户的IPO申请。瑞华没有回应记者的多次置评请求。

这起丑闻于今年5月首次爆发,当时,高分子材料制造商康得新称该公司120亿元人民币的银行存款不翼而飞。中国证监会随后对康德新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该公司在过去4年中虚增的利润数额与该款项数额大致相当,这引发了对瑞华的调查。

瑞华官网显示,2017年,该公司拥有逾9000名员工,与300多家上市公司有合作。瑞华声称,中国一些最大的国有集团是它的客户,如电力供应商国家电网(State Grid)。

此次对中国国内审计行业的审查,与中国上一波会计丑闻形成了鲜明对比。上一次丑闻的核心是在美国和加拿大上市的中国企业,与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安永(EY)、普华永道(PwC)、德勤(Deloitte)和毕马威(KPMG)——的审计工作有关。

在那期间,从2011年开始,逾100家中国企业在纽约被摘牌,多家会计师事务所被处以罚款。例如,安永因与嘉汉林业(Sino-Forest)在2011年倒闭相关的事情支付了800万美元罚款。嘉汉林业是一家在加拿大上市的中国企业,被指控存在会计违规。

“四大在上次事件中得到了一个不佳的口碑,但中国的(会计师)事务所尚未因重大国内会计丑闻见识过那种阵势的冲击。”德安华(Kroll)大中华区商业情报和调查负责人何越(Violet Ho)表示,“(会计师事务所的)人不了解未来更大的声誉风险会是什么样子。”

十多年来,中国企业确实经历了一些奇怪的、甚至滑稽的会计事件。2011年至2017年间,包括山田绿色资源(Yamada Green Resources)和中国纸业(China Paper)在内的几家陷入困境的公司,在离奇的火灾事故中突然失去了他们的财务文件。

著名的一起事件是,2015年,中国动物保健品(China Animal Healthcare)在接受法务审计的中途丢失了5年的财务报表。当时,该公司表示,一辆载着这些文件的卡车被盗。2009年,峻煌生化科技(China Sun BioChem)的关键文件也遭遇了类似的命运。

但是,中国政府向海外投资者开放资本市场的举措,让这种情况变得更加不容忽视了。MSCI的旗舰新兴市场指数中纳入逾200只A股,这再次引起了人们对中国本土企业如何审查国内上市公司的关注。

中国最大的那些会计师事务所许多都是四大的关联公司,如普华永道中天(PwC Zhongtian)和安永华明(EY huming)。中国国内最大的、且不是国际大事务所关联公司的会计师事务所是天健会计师事务所(Pan-China)。

尽管中国国内审计公司初看上去监管明晰,但投资者仍然担心,审计机构缺乏揭露复杂欺诈行为所需的技能和经验。

安本标准投资管理(Aberdeen Standard Investments)亚太区公司治理主管戴维•史密斯(David Smith)表示:“硬件具备:规定、基础设施和制度是有的。但软件还不具备。”

与在发达市场中投资时相比,那些在中国进行投资的投资者通常要被迫进行更多的尽职调查。例如,了解管理层的背景,往往与了解该公司的财务业绩同样重要。史密斯补充称:“如果你无法对管理层的质量满意,你就不会对会计工作满意。”

在中国,掌握一家公司的现金管理状况可能要更为复杂,在这里,像在康得新发生的这种所谓的“现金不翼而飞”的事件很常见。

今年5月发生的另一起事件突显了外国投资者面临的风险。当时,制药企业康美药业(Kangmei Pharmaceutical)承认虚报现金持有量逾40亿美元,康美药业是MSCI的旗舰新兴市场指数所纳入的逾200家中国企业之一。今年6月,MSCI将康美药业从该指数中剔除。

对于一些总部位于中国一线城市以外的公司来说,银行出具的关于公司现金持有量的报告经常令人怀疑。

麦楷博平的伯恩斯坦表示:“这位银行经理的所有家人可能都在你正在审计的这家公司上班。”他指出,他经常要求客户使用数字银行服务,以便他无需与银行职员联系就能确定现金头寸。

几名知情人士表示,中国的证券监管机构正采取更为强硬的立场。上述知情人士称,对瑞华的调查可能只是针对国内会计工作即将展开的多项调查之一。

一些专家表示,只要对违法者的惩罚依旧轻微,违规行为就很难根除。长江商学院(Cheung Kong Graduate School of Business)会计学副教授黄蓉表示,对许多企业高管来说,不论他们的公司是否适合公开上市,通过首次公开发行(IPO)套现的前景都颇具诱惑力。如果没有来自监管机构的有力震慑,欺诈案件可能会在中国公开市场上反复出现。

黄蓉表示:“许多人认为,在中国,进行会计欺诈的收益远大于其成本,这极大地刺激了实力较弱的公司去做假账。”■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