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OR



中国央行会降息么?

发布日期:2019-08-14 08:26
摘要:中国央行是否降息,应考虑内外经济局势。在全球降息浪潮中,选择降息似乎是个可行选项,但降息可能代表着此前整体策略的变动。



撰文 | 周浩

OR--商业新媒体 】伴随着全球央行的降息浪潮,市场自然的疑问是:中国央行会降息么?如果没有贸易战的再度升温,回答这个问题似乎会更加容易一些,答案是不会。

当然,我们不能假设事情总是按照预想的发展,就像市场无法预知特朗普何时会发出推特一样。但从美联储降息之后中国央行的反应来看,至少中国央行的表现是颇为淡定的。在美联储降息之后的8月1日早上,中国央行没有进行任何的公开市场操作。这样的一种状况至少表明中国央行认为自己需要并可以保持耐心。

中国央行的耐心可能有以下几种解释,第一,在上一轮的美联储加息周期中,中国央行几乎没怎么跟随加息,因此在减息周期中,中国央行似乎也没有跟随的必要。第二,贸然降息可能会带来人民币贬值和资本流出的压力,这样的压力在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破7之后显得更加明显。第三,中美贸易争端将会是一场持久战,中国应该尽可能节约弹药,不要万不得已,没有必要动用超常规的货币宽松政策。

当然,市场的另外一种解释,是中国央行的下一步货币政策操作将是废除目前的一年期贷款利率,以LPR(最优贷款利率)取而代之,以推进利率市场化。在这样的背景下,央行如果调低目前的基准利率,就反而可能强化目前利率体系,加大在短期之内进行利率体系转化的难度。因此,市场的一个共识是,央行需要有必要采取降息行动,就不如借降息之际完成新旧基准利率体系的转变,以达到“一石二鸟”的效果。

这样的想法听上去似有道理,但存在两个漏洞,第一,如果利率转换如此容易,那么央行早就可以让LPR成为新基准利率,而事实上LPR与现存的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的水平十分接近(仅差4个基点),理论上来说,直接转换并不会带来太大的市场冲击,但利率市场化一直“只闻其声,不见其人”,似乎背后存在更多的技术性和实质性障碍。第二,即使不立即推进LPR取代基准利率,如果真要降息,也可以先把现行的利率水平调低,因为需要推进利率市场化而让全社会的融资成本居高不下,怎么想都觉得合理性存疑。如果这样的分析是成立的,我们其实可以认为,中国央行并没有降息的打算,所谓的利率市场化推迟了降息进程的分析,在很大程度上只是市场的一种臆测。

在另一方面,在保持基准利率相对稳定的同时,中国的金融监管当局一直在努力化解金融风险,锦州银行、包商银行以及恒丰银行的案例也表明,对中小金融体系的风险管控已经动了真格。近期对房地产融资的实质性收紧,也表明监管层希望通过挤压房地产融资来让银行体系服务于中小企业。

稍微总结一下,在中国的政策构想中,金融供给侧改革将是重点。对供给侧的改革包含两项重点工作,第一是通过提高商业银行对中小以及民营企业的风险偏好,来支撑对于就业有着关键作用的民营经济。第二是通过挤压中小金融机构以及房地产金融体系,尽可能挤掉金融体系的“毒瘤”,来迫使金融机构回归服务实体经济的本源,从这个角度来说,降息反而可能打乱“放毒”的步伐。

这样的政策想法符合目前的整体经济工作,也是中国在应对贸易战升温背景下最为可行的“提升内功“的策略。而对外的贸易谈判中国则一直采取不紧不慢的态度,试图为国内的金融结构性改革争取更多的时间。但美国的“极限施压”也让中国的策略面临压力,倒过来看,也可能正是中国有如此的策略,特朗普政府才如此焦急,试图通过各种方式打乱中国的部署。

如果从一个相对短期的角度来看,中国央行是否降息应该考虑内外部经济局势,在目前全球降息浪潮中,选择降息似乎是一个可行的选项。但从一个相对中期的角度来看,降息可能代表着此前整体策略的变动。

这个时候,更好的策略是想清楚短期需求和长期策略。同时要在利率、汇率以及整体经济发展思路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 换个角度来说,如果中国放弃此前的“保持定力”的策略,应该采取怎样的新策略呢?

坦率来说,除了回到货币刺激的道路上,似乎并没有太多的可行选项,这个选项可以短期刺激经济,但风险也一样不小。同时时间紧迫,贸然改变策略可能会留给市场更多的担忧,反而带来新的问题。

而如果减持“保持定力”,就要付出一些代价,比如说从汇率上来说,即使破7之后,央行也需要控制住人民币的贬值速度,否则将可能带来严重的资本流出的压力。从经济角度来说,坚持打压房地产,会加重短期经济压力,同时打压影子银行体系,会带来市场更多的对于违约的担忧。

但保持定力的好处也是清晰的,因为这样可以尽量减少市场情绪波动,并引导市场对于中国经济会最终实现稳定的预期。从外界因素来看,中美之间的摩擦不会是短期现象,因此有时保存弹药比贸然开火更加重要。

每一种策略都有其可取之处,也有其潜在的风险。到最后,保持政策的稳定性,合理使用现有的工具,避免情绪过度波动,其实反而是最可行的策略。但与此同时,保持一定的灵活度甚至时不时给市场一些“意外”,也可以避免在某些政策上被过度绑架。从这样的角度来说,在第三季度底之前,央行降息的概率并不大。如果选择降息,或者是经济数据出现了严重的下滑(8月数据至少看起来还算正常),抑或是外部环境发生重大变化(9月的中美贸易谈判可能存在相应的事件风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央行是否降息,应考虑内外经济局势。在全球降息浪潮中,选择降息似乎是个可行选项,但降息可能代表着此前整体策略的变动。



撰文 | 周浩

OR--商业新媒体 】伴随着全球央行的降息浪潮,市场自然的疑问是:中国央行会降息么?如果没有贸易战的再度升温,回答这个问题似乎会更加容易一些,答案是不会。

当然,我们不能假设事情总是按照预想的发展,就像市场无法预知特朗普何时会发出推特一样。但从美联储降息之后中国央行的反应来看,至少中国央行的表现是颇为淡定的。在美联储降息之后的8月1日早上,中国央行没有进行任何的公开市场操作。这样的一种状况至少表明中国央行认为自己需要并可以保持耐心。

中国央行的耐心可能有以下几种解释,第一,在上一轮的美联储加息周期中,中国央行几乎没怎么跟随加息,因此在减息周期中,中国央行似乎也没有跟随的必要。第二,贸然降息可能会带来人民币贬值和资本流出的压力,这样的压力在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破7之后显得更加明显。第三,中美贸易争端将会是一场持久战,中国应该尽可能节约弹药,不要万不得已,没有必要动用超常规的货币宽松政策。

当然,市场的另外一种解释,是中国央行的下一步货币政策操作将是废除目前的一年期贷款利率,以LPR(最优贷款利率)取而代之,以推进利率市场化。在这样的背景下,央行如果调低目前的基准利率,就反而可能强化目前利率体系,加大在短期之内进行利率体系转化的难度。因此,市场的一个共识是,央行需要有必要采取降息行动,就不如借降息之际完成新旧基准利率体系的转变,以达到“一石二鸟”的效果。

这样的想法听上去似有道理,但存在两个漏洞,第一,如果利率转换如此容易,那么央行早就可以让LPR成为新基准利率,而事实上LPR与现存的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的水平十分接近(仅差4个基点),理论上来说,直接转换并不会带来太大的市场冲击,但利率市场化一直“只闻其声,不见其人”,似乎背后存在更多的技术性和实质性障碍。第二,即使不立即推进LPR取代基准利率,如果真要降息,也可以先把现行的利率水平调低,因为需要推进利率市场化而让全社会的融资成本居高不下,怎么想都觉得合理性存疑。如果这样的分析是成立的,我们其实可以认为,中国央行并没有降息的打算,所谓的利率市场化推迟了降息进程的分析,在很大程度上只是市场的一种臆测。

在另一方面,在保持基准利率相对稳定的同时,中国的金融监管当局一直在努力化解金融风险,锦州银行、包商银行以及恒丰银行的案例也表明,对中小金融体系的风险管控已经动了真格。近期对房地产融资的实质性收紧,也表明监管层希望通过挤压房地产融资来让银行体系服务于中小企业。

稍微总结一下,在中国的政策构想中,金融供给侧改革将是重点。对供给侧的改革包含两项重点工作,第一是通过提高商业银行对中小以及民营企业的风险偏好,来支撑对于就业有着关键作用的民营经济。第二是通过挤压中小金融机构以及房地产金融体系,尽可能挤掉金融体系的“毒瘤”,来迫使金融机构回归服务实体经济的本源,从这个角度来说,降息反而可能打乱“放毒”的步伐。

这样的政策想法符合目前的整体经济工作,也是中国在应对贸易战升温背景下最为可行的“提升内功“的策略。而对外的贸易谈判中国则一直采取不紧不慢的态度,试图为国内的金融结构性改革争取更多的时间。但美国的“极限施压”也让中国的策略面临压力,倒过来看,也可能正是中国有如此的策略,特朗普政府才如此焦急,试图通过各种方式打乱中国的部署。

如果从一个相对短期的角度来看,中国央行是否降息应该考虑内外部经济局势,在目前全球降息浪潮中,选择降息似乎是一个可行的选项。但从一个相对中期的角度来看,降息可能代表着此前整体策略的变动。

这个时候,更好的策略是想清楚短期需求和长期策略。同时要在利率、汇率以及整体经济发展思路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 换个角度来说,如果中国放弃此前的“保持定力”的策略,应该采取怎样的新策略呢?

坦率来说,除了回到货币刺激的道路上,似乎并没有太多的可行选项,这个选项可以短期刺激经济,但风险也一样不小。同时时间紧迫,贸然改变策略可能会留给市场更多的担忧,反而带来新的问题。

而如果减持“保持定力”,就要付出一些代价,比如说从汇率上来说,即使破7之后,央行也需要控制住人民币的贬值速度,否则将可能带来严重的资本流出的压力。从经济角度来说,坚持打压房地产,会加重短期经济压力,同时打压影子银行体系,会带来市场更多的对于违约的担忧。

但保持定力的好处也是清晰的,因为这样可以尽量减少市场情绪波动,并引导市场对于中国经济会最终实现稳定的预期。从外界因素来看,中美之间的摩擦不会是短期现象,因此有时保存弹药比贸然开火更加重要。

每一种策略都有其可取之处,也有其潜在的风险。到最后,保持政策的稳定性,合理使用现有的工具,避免情绪过度波动,其实反而是最可行的策略。但与此同时,保持一定的灵活度甚至时不时给市场一些“意外”,也可以避免在某些政策上被过度绑架。从这样的角度来说,在第三季度底之前,央行降息的概率并不大。如果选择降息,或者是经济数据出现了严重的下滑(8月数据至少看起来还算正常),抑或是外部环境发生重大变化(9月的中美贸易谈判可能存在相应的事件风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中国央行是否降息,应考虑内外经济局势。在全球降息浪潮中,选择降息似乎是个可行选项,但降息可能代表着此前整体策略的变动。



撰文 | 周浩

OR--商业新媒体 】伴随着全球央行的降息浪潮,市场自然的疑问是:中国央行会降息么?如果没有贸易战的再度升温,回答这个问题似乎会更加容易一些,答案是不会。

当然,我们不能假设事情总是按照预想的发展,就像市场无法预知特朗普何时会发出推特一样。但从美联储降息之后中国央行的反应来看,至少中国央行的表现是颇为淡定的。在美联储降息之后的8月1日早上,中国央行没有进行任何的公开市场操作。这样的一种状况至少表明中国央行认为自己需要并可以保持耐心。

中国央行的耐心可能有以下几种解释,第一,在上一轮的美联储加息周期中,中国央行几乎没怎么跟随加息,因此在减息周期中,中国央行似乎也没有跟随的必要。第二,贸然降息可能会带来人民币贬值和资本流出的压力,这样的压力在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破7之后显得更加明显。第三,中美贸易争端将会是一场持久战,中国应该尽可能节约弹药,不要万不得已,没有必要动用超常规的货币宽松政策。

当然,市场的另外一种解释,是中国央行的下一步货币政策操作将是废除目前的一年期贷款利率,以LPR(最优贷款利率)取而代之,以推进利率市场化。在这样的背景下,央行如果调低目前的基准利率,就反而可能强化目前利率体系,加大在短期之内进行利率体系转化的难度。因此,市场的一个共识是,央行需要有必要采取降息行动,就不如借降息之际完成新旧基准利率体系的转变,以达到“一石二鸟”的效果。

这样的想法听上去似有道理,但存在两个漏洞,第一,如果利率转换如此容易,那么央行早就可以让LPR成为新基准利率,而事实上LPR与现存的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的水平十分接近(仅差4个基点),理论上来说,直接转换并不会带来太大的市场冲击,但利率市场化一直“只闻其声,不见其人”,似乎背后存在更多的技术性和实质性障碍。第二,即使不立即推进LPR取代基准利率,如果真要降息,也可以先把现行的利率水平调低,因为需要推进利率市场化而让全社会的融资成本居高不下,怎么想都觉得合理性存疑。如果这样的分析是成立的,我们其实可以认为,中国央行并没有降息的打算,所谓的利率市场化推迟了降息进程的分析,在很大程度上只是市场的一种臆测。

在另一方面,在保持基准利率相对稳定的同时,中国的金融监管当局一直在努力化解金融风险,锦州银行、包商银行以及恒丰银行的案例也表明,对中小金融体系的风险管控已经动了真格。近期对房地产融资的实质性收紧,也表明监管层希望通过挤压房地产融资来让银行体系服务于中小企业。

稍微总结一下,在中国的政策构想中,金融供给侧改革将是重点。对供给侧的改革包含两项重点工作,第一是通过提高商业银行对中小以及民营企业的风险偏好,来支撑对于就业有着关键作用的民营经济。第二是通过挤压中小金融机构以及房地产金融体系,尽可能挤掉金融体系的“毒瘤”,来迫使金融机构回归服务实体经济的本源,从这个角度来说,降息反而可能打乱“放毒”的步伐。

这样的政策想法符合目前的整体经济工作,也是中国在应对贸易战升温背景下最为可行的“提升内功“的策略。而对外的贸易谈判中国则一直采取不紧不慢的态度,试图为国内的金融结构性改革争取更多的时间。但美国的“极限施压”也让中国的策略面临压力,倒过来看,也可能正是中国有如此的策略,特朗普政府才如此焦急,试图通过各种方式打乱中国的部署。

如果从一个相对短期的角度来看,中国央行是否降息应该考虑内外部经济局势,在目前全球降息浪潮中,选择降息似乎是一个可行的选项。但从一个相对中期的角度来看,降息可能代表着此前整体策略的变动。

这个时候,更好的策略是想清楚短期需求和长期策略。同时要在利率、汇率以及整体经济发展思路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 换个角度来说,如果中国放弃此前的“保持定力”的策略,应该采取怎样的新策略呢?

坦率来说,除了回到货币刺激的道路上,似乎并没有太多的可行选项,这个选项可以短期刺激经济,但风险也一样不小。同时时间紧迫,贸然改变策略可能会留给市场更多的担忧,反而带来新的问题。

而如果减持“保持定力”,就要付出一些代价,比如说从汇率上来说,即使破7之后,央行也需要控制住人民币的贬值速度,否则将可能带来严重的资本流出的压力。从经济角度来说,坚持打压房地产,会加重短期经济压力,同时打压影子银行体系,会带来市场更多的对于违约的担忧。

但保持定力的好处也是清晰的,因为这样可以尽量减少市场情绪波动,并引导市场对于中国经济会最终实现稳定的预期。从外界因素来看,中美之间的摩擦不会是短期现象,因此有时保存弹药比贸然开火更加重要。

每一种策略都有其可取之处,也有其潜在的风险。到最后,保持政策的稳定性,合理使用现有的工具,避免情绪过度波动,其实反而是最可行的策略。但与此同时,保持一定的灵活度甚至时不时给市场一些“意外”,也可以避免在某些政策上被过度绑架。从这样的角度来说,在第三季度底之前,央行降息的概率并不大。如果选择降息,或者是经济数据出现了严重的下滑(8月数据至少看起来还算正常),抑或是外部环境发生重大变化(9月的中美贸易谈判可能存在相应的事件风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中国央行会降息么?

发布日期:2019-08-14 08:26
摘要:中国央行是否降息,应考虑内外经济局势。在全球降息浪潮中,选择降息似乎是个可行选项,但降息可能代表着此前整体策略的变动。



撰文 | 周浩

OR--商业新媒体 】伴随着全球央行的降息浪潮,市场自然的疑问是:中国央行会降息么?如果没有贸易战的再度升温,回答这个问题似乎会更加容易一些,答案是不会。

当然,我们不能假设事情总是按照预想的发展,就像市场无法预知特朗普何时会发出推特一样。但从美联储降息之后中国央行的反应来看,至少中国央行的表现是颇为淡定的。在美联储降息之后的8月1日早上,中国央行没有进行任何的公开市场操作。这样的一种状况至少表明中国央行认为自己需要并可以保持耐心。

中国央行的耐心可能有以下几种解释,第一,在上一轮的美联储加息周期中,中国央行几乎没怎么跟随加息,因此在减息周期中,中国央行似乎也没有跟随的必要。第二,贸然降息可能会带来人民币贬值和资本流出的压力,这样的压力在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破7之后显得更加明显。第三,中美贸易争端将会是一场持久战,中国应该尽可能节约弹药,不要万不得已,没有必要动用超常规的货币宽松政策。

当然,市场的另外一种解释,是中国央行的下一步货币政策操作将是废除目前的一年期贷款利率,以LPR(最优贷款利率)取而代之,以推进利率市场化。在这样的背景下,央行如果调低目前的基准利率,就反而可能强化目前利率体系,加大在短期之内进行利率体系转化的难度。因此,市场的一个共识是,央行需要有必要采取降息行动,就不如借降息之际完成新旧基准利率体系的转变,以达到“一石二鸟”的效果。

这样的想法听上去似有道理,但存在两个漏洞,第一,如果利率转换如此容易,那么央行早就可以让LPR成为新基准利率,而事实上LPR与现存的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的水平十分接近(仅差4个基点),理论上来说,直接转换并不会带来太大的市场冲击,但利率市场化一直“只闻其声,不见其人”,似乎背后存在更多的技术性和实质性障碍。第二,即使不立即推进LPR取代基准利率,如果真要降息,也可以先把现行的利率水平调低,因为需要推进利率市场化而让全社会的融资成本居高不下,怎么想都觉得合理性存疑。如果这样的分析是成立的,我们其实可以认为,中国央行并没有降息的打算,所谓的利率市场化推迟了降息进程的分析,在很大程度上只是市场的一种臆测。

在另一方面,在保持基准利率相对稳定的同时,中国的金融监管当局一直在努力化解金融风险,锦州银行、包商银行以及恒丰银行的案例也表明,对中小金融体系的风险管控已经动了真格。近期对房地产融资的实质性收紧,也表明监管层希望通过挤压房地产融资来让银行体系服务于中小企业。

稍微总结一下,在中国的政策构想中,金融供给侧改革将是重点。对供给侧的改革包含两项重点工作,第一是通过提高商业银行对中小以及民营企业的风险偏好,来支撑对于就业有着关键作用的民营经济。第二是通过挤压中小金融机构以及房地产金融体系,尽可能挤掉金融体系的“毒瘤”,来迫使金融机构回归服务实体经济的本源,从这个角度来说,降息反而可能打乱“放毒”的步伐。

这样的政策想法符合目前的整体经济工作,也是中国在应对贸易战升温背景下最为可行的“提升内功“的策略。而对外的贸易谈判中国则一直采取不紧不慢的态度,试图为国内的金融结构性改革争取更多的时间。但美国的“极限施压”也让中国的策略面临压力,倒过来看,也可能正是中国有如此的策略,特朗普政府才如此焦急,试图通过各种方式打乱中国的部署。

如果从一个相对短期的角度来看,中国央行是否降息应该考虑内外部经济局势,在目前全球降息浪潮中,选择降息似乎是一个可行的选项。但从一个相对中期的角度来看,降息可能代表着此前整体策略的变动。

这个时候,更好的策略是想清楚短期需求和长期策略。同时要在利率、汇率以及整体经济发展思路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 换个角度来说,如果中国放弃此前的“保持定力”的策略,应该采取怎样的新策略呢?

坦率来说,除了回到货币刺激的道路上,似乎并没有太多的可行选项,这个选项可以短期刺激经济,但风险也一样不小。同时时间紧迫,贸然改变策略可能会留给市场更多的担忧,反而带来新的问题。

而如果减持“保持定力”,就要付出一些代价,比如说从汇率上来说,即使破7之后,央行也需要控制住人民币的贬值速度,否则将可能带来严重的资本流出的压力。从经济角度来说,坚持打压房地产,会加重短期经济压力,同时打压影子银行体系,会带来市场更多的对于违约的担忧。

但保持定力的好处也是清晰的,因为这样可以尽量减少市场情绪波动,并引导市场对于中国经济会最终实现稳定的预期。从外界因素来看,中美之间的摩擦不会是短期现象,因此有时保存弹药比贸然开火更加重要。

每一种策略都有其可取之处,也有其潜在的风险。到最后,保持政策的稳定性,合理使用现有的工具,避免情绪过度波动,其实反而是最可行的策略。但与此同时,保持一定的灵活度甚至时不时给市场一些“意外”,也可以避免在某些政策上被过度绑架。从这样的角度来说,在第三季度底之前,央行降息的概率并不大。如果选择降息,或者是经济数据出现了严重的下滑(8月数据至少看起来还算正常),抑或是外部环境发生重大变化(9月的中美贸易谈判可能存在相应的事件风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央行是否降息,应考虑内外经济局势。在全球降息浪潮中,选择降息似乎是个可行选项,但降息可能代表着此前整体策略的变动。



撰文 | 周浩

OR--商业新媒体 】伴随着全球央行的降息浪潮,市场自然的疑问是:中国央行会降息么?如果没有贸易战的再度升温,回答这个问题似乎会更加容易一些,答案是不会。

当然,我们不能假设事情总是按照预想的发展,就像市场无法预知特朗普何时会发出推特一样。但从美联储降息之后中国央行的反应来看,至少中国央行的表现是颇为淡定的。在美联储降息之后的8月1日早上,中国央行没有进行任何的公开市场操作。这样的一种状况至少表明中国央行认为自己需要并可以保持耐心。

中国央行的耐心可能有以下几种解释,第一,在上一轮的美联储加息周期中,中国央行几乎没怎么跟随加息,因此在减息周期中,中国央行似乎也没有跟随的必要。第二,贸然降息可能会带来人民币贬值和资本流出的压力,这样的压力在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破7之后显得更加明显。第三,中美贸易争端将会是一场持久战,中国应该尽可能节约弹药,不要万不得已,没有必要动用超常规的货币宽松政策。

当然,市场的另外一种解释,是中国央行的下一步货币政策操作将是废除目前的一年期贷款利率,以LPR(最优贷款利率)取而代之,以推进利率市场化。在这样的背景下,央行如果调低目前的基准利率,就反而可能强化目前利率体系,加大在短期之内进行利率体系转化的难度。因此,市场的一个共识是,央行需要有必要采取降息行动,就不如借降息之际完成新旧基准利率体系的转变,以达到“一石二鸟”的效果。

这样的想法听上去似有道理,但存在两个漏洞,第一,如果利率转换如此容易,那么央行早就可以让LPR成为新基准利率,而事实上LPR与现存的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的水平十分接近(仅差4个基点),理论上来说,直接转换并不会带来太大的市场冲击,但利率市场化一直“只闻其声,不见其人”,似乎背后存在更多的技术性和实质性障碍。第二,即使不立即推进LPR取代基准利率,如果真要降息,也可以先把现行的利率水平调低,因为需要推进利率市场化而让全社会的融资成本居高不下,怎么想都觉得合理性存疑。如果这样的分析是成立的,我们其实可以认为,中国央行并没有降息的打算,所谓的利率市场化推迟了降息进程的分析,在很大程度上只是市场的一种臆测。

在另一方面,在保持基准利率相对稳定的同时,中国的金融监管当局一直在努力化解金融风险,锦州银行、包商银行以及恒丰银行的案例也表明,对中小金融体系的风险管控已经动了真格。近期对房地产融资的实质性收紧,也表明监管层希望通过挤压房地产融资来让银行体系服务于中小企业。

稍微总结一下,在中国的政策构想中,金融供给侧改革将是重点。对供给侧的改革包含两项重点工作,第一是通过提高商业银行对中小以及民营企业的风险偏好,来支撑对于就业有着关键作用的民营经济。第二是通过挤压中小金融机构以及房地产金融体系,尽可能挤掉金融体系的“毒瘤”,来迫使金融机构回归服务实体经济的本源,从这个角度来说,降息反而可能打乱“放毒”的步伐。

这样的政策想法符合目前的整体经济工作,也是中国在应对贸易战升温背景下最为可行的“提升内功“的策略。而对外的贸易谈判中国则一直采取不紧不慢的态度,试图为国内的金融结构性改革争取更多的时间。但美国的“极限施压”也让中国的策略面临压力,倒过来看,也可能正是中国有如此的策略,特朗普政府才如此焦急,试图通过各种方式打乱中国的部署。

如果从一个相对短期的角度来看,中国央行是否降息应该考虑内外部经济局势,在目前全球降息浪潮中,选择降息似乎是一个可行的选项。但从一个相对中期的角度来看,降息可能代表着此前整体策略的变动。

这个时候,更好的策略是想清楚短期需求和长期策略。同时要在利率、汇率以及整体经济发展思路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 换个角度来说,如果中国放弃此前的“保持定力”的策略,应该采取怎样的新策略呢?

坦率来说,除了回到货币刺激的道路上,似乎并没有太多的可行选项,这个选项可以短期刺激经济,但风险也一样不小。同时时间紧迫,贸然改变策略可能会留给市场更多的担忧,反而带来新的问题。

而如果减持“保持定力”,就要付出一些代价,比如说从汇率上来说,即使破7之后,央行也需要控制住人民币的贬值速度,否则将可能带来严重的资本流出的压力。从经济角度来说,坚持打压房地产,会加重短期经济压力,同时打压影子银行体系,会带来市场更多的对于违约的担忧。

但保持定力的好处也是清晰的,因为这样可以尽量减少市场情绪波动,并引导市场对于中国经济会最终实现稳定的预期。从外界因素来看,中美之间的摩擦不会是短期现象,因此有时保存弹药比贸然开火更加重要。

每一种策略都有其可取之处,也有其潜在的风险。到最后,保持政策的稳定性,合理使用现有的工具,避免情绪过度波动,其实反而是最可行的策略。但与此同时,保持一定的灵活度甚至时不时给市场一些“意外”,也可以避免在某些政策上被过度绑架。从这样的角度来说,在第三季度底之前,央行降息的概率并不大。如果选择降息,或者是经济数据出现了严重的下滑(8月数据至少看起来还算正常),抑或是外部环境发生重大变化(9月的中美贸易谈判可能存在相应的事件风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