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民粹派正义党在初选中领先,阿根廷比索和股市双双暴跌

发布日期:2019-08-13 19:06
摘要:阿根廷股市创出数十年来最大单日跌幅,阿根廷比索兑美元一度贬值超过30%,因投资者担心该国民粹派正义党可能重新掌权。


阿根廷总统马克里在周日的初选中惨败。

撰文 | Ryan Dube / Jeffrey T. Lewis

OR--商业新媒体 】阿根廷股市创出数十年来最大单日跌幅,投资者担心该国民粹派正义党(Peronist)可能重新掌权;该政党主张加强国家对经济的控制,反对与欧盟达成一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贸易协议。

阿根廷Merval指数周一收盘下跌38%,此前亲商的现任总统马克里(Mauricio Macri)在周日的初选中惨败给左翼人士Alberto Fernández,后者的副总统竞选伙伴是前总统、激进民族主义者德基什内尔(Cristina Fernández de Kirchner)。

阿根廷比索兑美元最初贬值超过30%,但在阿根廷央行周一入市干预后收复了一些失地,阿根廷央行拍卖了5,000万美元以试图支撑比索。该央行的基准利率从上周五的63.7%跃升至74.8%。

市场此前预期马克里在周日的初选中将以微弱劣势位居第二,受此提振,阿根廷股市上周五曾大涨7.7%。周日的初选是一场全国性的强制性投票,决定哪些政党能够在10月份的选举中参选。由于各政党已经挑选了他们的候选人,因此初选结果能明确显示选民的偏好。

马克里获得了32%的支持率,而Fernández的支持率为48%,后者的领先幅度远高于此前的民调预测,这为反对党在10月份大选中可能在首轮选举中战胜现任总统奠定了基础。分析人士表示,阿根廷初选结果对经济的负面影响对马克里继续掌权形成进一步障碍。

马克里的失利导致阿根廷比索和股市大幅下跌,这将迫使该国央行将利率维持在极高水平,导致经济增长受到遏制,令马克里更难在10月份之前证明国内经济已走上复苏之路。

就阿根廷问题撰写文章的经济学家兼政治专栏作家Dardo Gasparré表示:“这是无法克服的;他们无法从这一局面中恢复过来,新政府将由正义党建立。”

高盛(Goldman Sachs)拉美首席经济学家Alberto Ramos表示,马克里现在唯一的希望可能是将市场崩盘作为一个警示,告诉人们如果Fernández在10月份获胜,阿根廷人将面临怎样的命运。

马克里周一告诉记者,他不会在初选后调整内阁,也不会改变经济政策,并将自己在选举中的表现归咎于该国糟糕的经济。他表示,阿根廷经济现已做好恢复增长的准备,金融市场周一的反应表明,人们不信任他对手的政策。

马克里称:“由于市场的反应,我们现在比初选前更穷了。阿根廷人如今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替代方案没有可信度。”

在周一接受电台采访时,Fernández将动荡归咎于马克里政府。自2015年底上台以来,由于华尔街的乐观情绪,马克里政府背负了数十亿美元外债。

Fernández向Radio 10表示:“人们意识到上当受骗时,市场的反应很糟糕。我们生活在一个虚构的经济中,而政府没有负起责任。”

不过,Fernández也试图缓解市场的担忧,想要安抚紧张不安的阿根廷人,让人们相信他组建的政府将是负责任的经济管家。曾担任内阁部长的Fernández表示:“我们从来没有疯狂执政。我们总是解决别人制造的问题。”Fernández被认为比他的竞选伙伴德基什内尔更温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阿根廷股市创出数十年来最大单日跌幅,阿根廷比索兑美元一度贬值超过30%,因投资者担心该国民粹派正义党可能重新掌权。


阿根廷总统马克里在周日的初选中惨败。

撰文 | Ryan Dube / Jeffrey T. Lewis

OR--商业新媒体 】阿根廷股市创出数十年来最大单日跌幅,投资者担心该国民粹派正义党(Peronist)可能重新掌权;该政党主张加强国家对经济的控制,反对与欧盟达成一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贸易协议。

阿根廷Merval指数周一收盘下跌38%,此前亲商的现任总统马克里(Mauricio Macri)在周日的初选中惨败给左翼人士Alberto Fernández,后者的副总统竞选伙伴是前总统、激进民族主义者德基什内尔(Cristina Fernández de Kirchner)。

阿根廷比索兑美元最初贬值超过30%,但在阿根廷央行周一入市干预后收复了一些失地,阿根廷央行拍卖了5,000万美元以试图支撑比索。该央行的基准利率从上周五的63.7%跃升至74.8%。

市场此前预期马克里在周日的初选中将以微弱劣势位居第二,受此提振,阿根廷股市上周五曾大涨7.7%。周日的初选是一场全国性的强制性投票,决定哪些政党能够在10月份的选举中参选。由于各政党已经挑选了他们的候选人,因此初选结果能明确显示选民的偏好。

马克里获得了32%的支持率,而Fernández的支持率为48%,后者的领先幅度远高于此前的民调预测,这为反对党在10月份大选中可能在首轮选举中战胜现任总统奠定了基础。分析人士表示,阿根廷初选结果对经济的负面影响对马克里继续掌权形成进一步障碍。

马克里的失利导致阿根廷比索和股市大幅下跌,这将迫使该国央行将利率维持在极高水平,导致经济增长受到遏制,令马克里更难在10月份之前证明国内经济已走上复苏之路。

就阿根廷问题撰写文章的经济学家兼政治专栏作家Dardo Gasparré表示:“这是无法克服的;他们无法从这一局面中恢复过来,新政府将由正义党建立。”

高盛(Goldman Sachs)拉美首席经济学家Alberto Ramos表示,马克里现在唯一的希望可能是将市场崩盘作为一个警示,告诉人们如果Fernández在10月份获胜,阿根廷人将面临怎样的命运。

马克里周一告诉记者,他不会在初选后调整内阁,也不会改变经济政策,并将自己在选举中的表现归咎于该国糟糕的经济。他表示,阿根廷经济现已做好恢复增长的准备,金融市场周一的反应表明,人们不信任他对手的政策。

马克里称:“由于市场的反应,我们现在比初选前更穷了。阿根廷人如今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替代方案没有可信度。”

在周一接受电台采访时,Fernández将动荡归咎于马克里政府。自2015年底上台以来,由于华尔街的乐观情绪,马克里政府背负了数十亿美元外债。

Fernández向Radio 10表示:“人们意识到上当受骗时,市场的反应很糟糕。我们生活在一个虚构的经济中,而政府没有负起责任。”

不过,Fernández也试图缓解市场的担忧,想要安抚紧张不安的阿根廷人,让人们相信他组建的政府将是负责任的经济管家。曾担任内阁部长的Fernández表示:“我们从来没有疯狂执政。我们总是解决别人制造的问题。”Fernández被认为比他的竞选伙伴德基什内尔更温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阿根廷股市创出数十年来最大单日跌幅,阿根廷比索兑美元一度贬值超过30%,因投资者担心该国民粹派正义党可能重新掌权。


阿根廷总统马克里在周日的初选中惨败。

撰文 | Ryan Dube / Jeffrey T. Lewis

OR--商业新媒体 】阿根廷股市创出数十年来最大单日跌幅,投资者担心该国民粹派正义党(Peronist)可能重新掌权;该政党主张加强国家对经济的控制,反对与欧盟达成一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贸易协议。

阿根廷Merval指数周一收盘下跌38%,此前亲商的现任总统马克里(Mauricio Macri)在周日的初选中惨败给左翼人士Alberto Fernández,后者的副总统竞选伙伴是前总统、激进民族主义者德基什内尔(Cristina Fernández de Kirchner)。

阿根廷比索兑美元最初贬值超过30%,但在阿根廷央行周一入市干预后收复了一些失地,阿根廷央行拍卖了5,000万美元以试图支撑比索。该央行的基准利率从上周五的63.7%跃升至74.8%。

市场此前预期马克里在周日的初选中将以微弱劣势位居第二,受此提振,阿根廷股市上周五曾大涨7.7%。周日的初选是一场全国性的强制性投票,决定哪些政党能够在10月份的选举中参选。由于各政党已经挑选了他们的候选人,因此初选结果能明确显示选民的偏好。

马克里获得了32%的支持率,而Fernández的支持率为48%,后者的领先幅度远高于此前的民调预测,这为反对党在10月份大选中可能在首轮选举中战胜现任总统奠定了基础。分析人士表示,阿根廷初选结果对经济的负面影响对马克里继续掌权形成进一步障碍。

马克里的失利导致阿根廷比索和股市大幅下跌,这将迫使该国央行将利率维持在极高水平,导致经济增长受到遏制,令马克里更难在10月份之前证明国内经济已走上复苏之路。

就阿根廷问题撰写文章的经济学家兼政治专栏作家Dardo Gasparré表示:“这是无法克服的;他们无法从这一局面中恢复过来,新政府将由正义党建立。”

高盛(Goldman Sachs)拉美首席经济学家Alberto Ramos表示,马克里现在唯一的希望可能是将市场崩盘作为一个警示,告诉人们如果Fernández在10月份获胜,阿根廷人将面临怎样的命运。

马克里周一告诉记者,他不会在初选后调整内阁,也不会改变经济政策,并将自己在选举中的表现归咎于该国糟糕的经济。他表示,阿根廷经济现已做好恢复增长的准备,金融市场周一的反应表明,人们不信任他对手的政策。

马克里称:“由于市场的反应,我们现在比初选前更穷了。阿根廷人如今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替代方案没有可信度。”

在周一接受电台采访时,Fernández将动荡归咎于马克里政府。自2015年底上台以来,由于华尔街的乐观情绪,马克里政府背负了数十亿美元外债。

Fernández向Radio 10表示:“人们意识到上当受骗时,市场的反应很糟糕。我们生活在一个虚构的经济中,而政府没有负起责任。”

不过,Fernández也试图缓解市场的担忧,想要安抚紧张不安的阿根廷人,让人们相信他组建的政府将是负责任的经济管家。曾担任内阁部长的Fernández表示:“我们从来没有疯狂执政。我们总是解决别人制造的问题。”Fernández被认为比他的竞选伙伴德基什内尔更温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民粹派正义党在初选中领先,阿根廷比索和股市双双暴跌

发布日期:2019-08-13 19:06
摘要:阿根廷股市创出数十年来最大单日跌幅,阿根廷比索兑美元一度贬值超过30%,因投资者担心该国民粹派正义党可能重新掌权。


阿根廷总统马克里在周日的初选中惨败。

撰文 | Ryan Dube / Jeffrey T. Lewis

OR--商业新媒体 】阿根廷股市创出数十年来最大单日跌幅,投资者担心该国民粹派正义党(Peronist)可能重新掌权;该政党主张加强国家对经济的控制,反对与欧盟达成一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贸易协议。

阿根廷Merval指数周一收盘下跌38%,此前亲商的现任总统马克里(Mauricio Macri)在周日的初选中惨败给左翼人士Alberto Fernández,后者的副总统竞选伙伴是前总统、激进民族主义者德基什内尔(Cristina Fernández de Kirchner)。

阿根廷比索兑美元最初贬值超过30%,但在阿根廷央行周一入市干预后收复了一些失地,阿根廷央行拍卖了5,000万美元以试图支撑比索。该央行的基准利率从上周五的63.7%跃升至74.8%。

市场此前预期马克里在周日的初选中将以微弱劣势位居第二,受此提振,阿根廷股市上周五曾大涨7.7%。周日的初选是一场全国性的强制性投票,决定哪些政党能够在10月份的选举中参选。由于各政党已经挑选了他们的候选人,因此初选结果能明确显示选民的偏好。

马克里获得了32%的支持率,而Fernández的支持率为48%,后者的领先幅度远高于此前的民调预测,这为反对党在10月份大选中可能在首轮选举中战胜现任总统奠定了基础。分析人士表示,阿根廷初选结果对经济的负面影响对马克里继续掌权形成进一步障碍。

马克里的失利导致阿根廷比索和股市大幅下跌,这将迫使该国央行将利率维持在极高水平,导致经济增长受到遏制,令马克里更难在10月份之前证明国内经济已走上复苏之路。

就阿根廷问题撰写文章的经济学家兼政治专栏作家Dardo Gasparré表示:“这是无法克服的;他们无法从这一局面中恢复过来,新政府将由正义党建立。”

高盛(Goldman Sachs)拉美首席经济学家Alberto Ramos表示,马克里现在唯一的希望可能是将市场崩盘作为一个警示,告诉人们如果Fernández在10月份获胜,阿根廷人将面临怎样的命运。

马克里周一告诉记者,他不会在初选后调整内阁,也不会改变经济政策,并将自己在选举中的表现归咎于该国糟糕的经济。他表示,阿根廷经济现已做好恢复增长的准备,金融市场周一的反应表明,人们不信任他对手的政策。

马克里称:“由于市场的反应,我们现在比初选前更穷了。阿根廷人如今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替代方案没有可信度。”

在周一接受电台采访时,Fernández将动荡归咎于马克里政府。自2015年底上台以来,由于华尔街的乐观情绪,马克里政府背负了数十亿美元外债。

Fernández向Radio 10表示:“人们意识到上当受骗时,市场的反应很糟糕。我们生活在一个虚构的经济中,而政府没有负起责任。”

不过,Fernández也试图缓解市场的担忧,想要安抚紧张不安的阿根廷人,让人们相信他组建的政府将是负责任的经济管家。曾担任内阁部长的Fernández表示:“我们从来没有疯狂执政。我们总是解决别人制造的问题。”Fernández被认为比他的竞选伙伴德基什内尔更温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阿根廷股市创出数十年来最大单日跌幅,阿根廷比索兑美元一度贬值超过30%,因投资者担心该国民粹派正义党可能重新掌权。


阿根廷总统马克里在周日的初选中惨败。

撰文 | Ryan Dube / Jeffrey T. Lewis

OR--商业新媒体 】阿根廷股市创出数十年来最大单日跌幅,投资者担心该国民粹派正义党(Peronist)可能重新掌权;该政党主张加强国家对经济的控制,反对与欧盟达成一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贸易协议。

阿根廷Merval指数周一收盘下跌38%,此前亲商的现任总统马克里(Mauricio Macri)在周日的初选中惨败给左翼人士Alberto Fernández,后者的副总统竞选伙伴是前总统、激进民族主义者德基什内尔(Cristina Fernández de Kirchner)。

阿根廷比索兑美元最初贬值超过30%,但在阿根廷央行周一入市干预后收复了一些失地,阿根廷央行拍卖了5,000万美元以试图支撑比索。该央行的基准利率从上周五的63.7%跃升至74.8%。

市场此前预期马克里在周日的初选中将以微弱劣势位居第二,受此提振,阿根廷股市上周五曾大涨7.7%。周日的初选是一场全国性的强制性投票,决定哪些政党能够在10月份的选举中参选。由于各政党已经挑选了他们的候选人,因此初选结果能明确显示选民的偏好。

马克里获得了32%的支持率,而Fernández的支持率为48%,后者的领先幅度远高于此前的民调预测,这为反对党在10月份大选中可能在首轮选举中战胜现任总统奠定了基础。分析人士表示,阿根廷初选结果对经济的负面影响对马克里继续掌权形成进一步障碍。

马克里的失利导致阿根廷比索和股市大幅下跌,这将迫使该国央行将利率维持在极高水平,导致经济增长受到遏制,令马克里更难在10月份之前证明国内经济已走上复苏之路。

就阿根廷问题撰写文章的经济学家兼政治专栏作家Dardo Gasparré表示:“这是无法克服的;他们无法从这一局面中恢复过来,新政府将由正义党建立。”

高盛(Goldman Sachs)拉美首席经济学家Alberto Ramos表示,马克里现在唯一的希望可能是将市场崩盘作为一个警示,告诉人们如果Fernández在10月份获胜,阿根廷人将面临怎样的命运。

马克里周一告诉记者,他不会在初选后调整内阁,也不会改变经济政策,并将自己在选举中的表现归咎于该国糟糕的经济。他表示,阿根廷经济现已做好恢复增长的准备,金融市场周一的反应表明,人们不信任他对手的政策。

马克里称:“由于市场的反应,我们现在比初选前更穷了。阿根廷人如今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替代方案没有可信度。”

在周一接受电台采访时,Fernández将动荡归咎于马克里政府。自2015年底上台以来,由于华尔街的乐观情绪,马克里政府背负了数十亿美元外债。

Fernández向Radio 10表示:“人们意识到上当受骗时,市场的反应很糟糕。我们生活在一个虚构的经济中,而政府没有负起责任。”

不过,Fernández也试图缓解市场的担忧,想要安抚紧张不安的阿根廷人,让人们相信他组建的政府将是负责任的经济管家。曾担任内阁部长的Fernández表示:“我们从来没有疯狂执政。我们总是解决别人制造的问题。”Fernández被认为比他的竞选伙伴德基什内尔更温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