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中国应对“未富先老”的长期战略

发布日期:2019-08-13 07:08
摘要:中国从30多年前就开始预见到老龄化将带来的经济挑战,并为此实施了一项长期的经济人口转型战略。



撰文 |  劳伦•约翰斯顿

OR--商业新媒体 】2018年标志着全球人口的一个划时代的转折点:年龄在65岁以上的人口首次超过了5岁以下的人口。

在这个刚变老的世界,富裕国家的老年人口比例通常最高——但这种情况不会永远持续下去。最近几十年,发展中国家的生育率也普遍下降,而且出现这种下降时的人均收入水平越来越低了。预期寿命也一样在延长。

在中等收入的发展中国家,包括20国集团(G20)成员国阿根廷、巴西、中国、俄罗斯和土耳其,老年人口比例正在接近富裕国家的水平。随着银发浪潮的扩展,泰国、突尼斯、斯里兰卡等几十个国家也将在未来几十年加入它们的行列。

从这一老龄化过程中发现投资机遇并避免掉入陷阱,需要抓住细微差别。其一是了解不同国家典型退休群体迥然各异的生活。如果做不到这一点,甚至可能导致经济停滞。

最近,日本银行(Bank of Japan)前行长白川方明(Masaaki Shirakawa)几近懊悔地指出,未能及早认清日本面临的人口挑战的性质,很可能导致了过去25年日本经济和人口的螺旋式下滑,现如今要阻止这一趋势变得更加困难。

然而,按照人们的一般看法,中国的政策制定者30多年来一直在预先为本国将会面临的与老龄化相关的经济挑战做准备。1980年决定实施严厉的一孩政策后,中国的政策制定者就要肩负起预测其后果——无论是好是坏——并提前制定相应计划的责任。

最引人注目的是,早在上世纪80年代,现年90多岁的中国人民大学(Renmin University)人口学家邬沧萍就意识到,在给定的生育率和预期寿命预测下,现实的经济增速不可能阻止中国在变富之前变老。

中文里用“未富先老”一词来形容这个现象,以向人们传达其中的风险,并促使中国的经济政策制定者去尽力确保“过早到来的”老龄化未来——如今已成为现实——不要破坏其经济现代化议程。

因此,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看起来中国不仅实施了一项试验性的经济发展战略——“改革开放”,还实施了一项长期的经济人口转型战略。也就是说,这一战略不仅着眼未来经济的可持续发展,还着眼于受到压力的人口资源以及生产率潜力的可持续发展。

此处举一些例子来说明中国应对“过早到来的”老龄化的长期性战略:首先,中国政府确保了从低工资驱动的出口增长及低建设成本提供的暂时性人口红利窗口期最大限度地获取好处。

其次,即使是对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出生的庞大、收入相对较低的群体,政府官员也只做出了微薄的养老金承诺。第三,着眼于未来,当中国将不得不依赖更少的劳动力时,它试图确保不断增长的收入中有相当大一部分通过强化教育,投入到提升下一代的人力资本中,而每户家庭平均子女数量的减少使这一点变得更加容易做到。

最后,着眼于未来的国际增长,中国的政策制定者还深化了与“年轻”、“贫穷”国家的政治和经济联系——近年来是通过“一带一路”倡议(BRI)——这些国家有望在未来收获人口红利,拥有新兴的消费市场。

这一可能被低估的战略的结果是,中国的人力资本如今很明显地偏向更年轻的劳动年龄群体。因为这个缘故以及中国经济的增长,这一群体的就业环境和工资水平也要远远好于自己的父母和祖父母辈。

相比之下,在先富后老的日本,同样的人力资本结构性转变就没那么明显——如果不是反过来的话。因此,大量退休人员意味着其经济损失会更大。反过来,可以预计,人口老龄化问题对中日两国经济构成的压力不一样。

同样,投资机会也将是独特的。例如,在经合组织(OECD)成员国,邮轮旅行可能是精明的银发旅游营销策略的一部分。在这些国家,老年群体往往拥有更高的可支配收入水平,而且时间充裕。而在“未富已老”的中国,会到全球各地旅行的游客通常更可能是爱好冒险的年轻人。

与此同时,那些能够提供务实且让人负担得起的解决方案、帮助中国贫困老年人群过上更安逸生活的投资者,也许有望获得可观的回报。同样,投资者如果能提供让日本青壮年劳动力和年轻人更容易实现与父母辈和祖父母一样的生活水平(如果不是更高的话)的方法、或帮助他们赡养超高龄老人的方法,也很可能从中发现一个成熟的市场。

对于其它新兴市场而言,现在复制中国的长远做法可能为时已晚,或许已不可行,甚至是不明智的。

然而,对于最贫穷且最年轻的国家(其中大多数位于撒哈拉以南非洲)来说,如果想尝试开启一段可持续发展时期,中国这种做法或许值得考虑。对所有国家、甚至是那些已经实现高收入的国家来说,不只经济、还有经济人口的持续平衡显然都是必要的。在一个人口结构发生重大变化的时代,这可能也是会受到长线投资者赞赏的做法。

尽管中国从30多年前就开始了适应老龄化的调整过程,但随着劳动人口比例下降、老年人口比例迅速上升,连中国也面临严峻的经济处境。

最突出的一点是,随着中国在技术价值链上的位置上升,它所处的国际地缘政治环境越来越错综复杂。至少,它在应对这一挑战上准备得相对充分。

与日本及其他长期处于高收入水平、正在快速老龄化的国家相比,中国也可能享受到一些结构性红利,如上文指出的教育向规模较小的青壮年群体倾斜,以及相对“低成本”的养老金领取者。

为此,中上收入也许还算不上“富裕”,但中国似乎已经到达一个新境地。这有点像严厉的一孩政策的副产品:为应对老龄化带来的巨大且还在不断加剧的影响,其政府和国民所做的准备有多充分?

至少在这方面,是日本正在努力追赶中国。那些“较年轻的”国家应该确保不要浪费本国的年轻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从30多年前就开始预见到老龄化将带来的经济挑战,并为此实施了一项长期的经济人口转型战略。



撰文 |  劳伦•约翰斯顿

OR--商业新媒体 】2018年标志着全球人口的一个划时代的转折点:年龄在65岁以上的人口首次超过了5岁以下的人口。

在这个刚变老的世界,富裕国家的老年人口比例通常最高——但这种情况不会永远持续下去。最近几十年,发展中国家的生育率也普遍下降,而且出现这种下降时的人均收入水平越来越低了。预期寿命也一样在延长。

在中等收入的发展中国家,包括20国集团(G20)成员国阿根廷、巴西、中国、俄罗斯和土耳其,老年人口比例正在接近富裕国家的水平。随着银发浪潮的扩展,泰国、突尼斯、斯里兰卡等几十个国家也将在未来几十年加入它们的行列。

从这一老龄化过程中发现投资机遇并避免掉入陷阱,需要抓住细微差别。其一是了解不同国家典型退休群体迥然各异的生活。如果做不到这一点,甚至可能导致经济停滞。

最近,日本银行(Bank of Japan)前行长白川方明(Masaaki Shirakawa)几近懊悔地指出,未能及早认清日本面临的人口挑战的性质,很可能导致了过去25年日本经济和人口的螺旋式下滑,现如今要阻止这一趋势变得更加困难。

然而,按照人们的一般看法,中国的政策制定者30多年来一直在预先为本国将会面临的与老龄化相关的经济挑战做准备。1980年决定实施严厉的一孩政策后,中国的政策制定者就要肩负起预测其后果——无论是好是坏——并提前制定相应计划的责任。

最引人注目的是,早在上世纪80年代,现年90多岁的中国人民大学(Renmin University)人口学家邬沧萍就意识到,在给定的生育率和预期寿命预测下,现实的经济增速不可能阻止中国在变富之前变老。

中文里用“未富先老”一词来形容这个现象,以向人们传达其中的风险,并促使中国的经济政策制定者去尽力确保“过早到来的”老龄化未来——如今已成为现实——不要破坏其经济现代化议程。

因此,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看起来中国不仅实施了一项试验性的经济发展战略——“改革开放”,还实施了一项长期的经济人口转型战略。也就是说,这一战略不仅着眼未来经济的可持续发展,还着眼于受到压力的人口资源以及生产率潜力的可持续发展。

此处举一些例子来说明中国应对“过早到来的”老龄化的长期性战略:首先,中国政府确保了从低工资驱动的出口增长及低建设成本提供的暂时性人口红利窗口期最大限度地获取好处。

其次,即使是对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出生的庞大、收入相对较低的群体,政府官员也只做出了微薄的养老金承诺。第三,着眼于未来,当中国将不得不依赖更少的劳动力时,它试图确保不断增长的收入中有相当大一部分通过强化教育,投入到提升下一代的人力资本中,而每户家庭平均子女数量的减少使这一点变得更加容易做到。

最后,着眼于未来的国际增长,中国的政策制定者还深化了与“年轻”、“贫穷”国家的政治和经济联系——近年来是通过“一带一路”倡议(BRI)——这些国家有望在未来收获人口红利,拥有新兴的消费市场。

这一可能被低估的战略的结果是,中国的人力资本如今很明显地偏向更年轻的劳动年龄群体。因为这个缘故以及中国经济的增长,这一群体的就业环境和工资水平也要远远好于自己的父母和祖父母辈。

相比之下,在先富后老的日本,同样的人力资本结构性转变就没那么明显——如果不是反过来的话。因此,大量退休人员意味着其经济损失会更大。反过来,可以预计,人口老龄化问题对中日两国经济构成的压力不一样。

同样,投资机会也将是独特的。例如,在经合组织(OECD)成员国,邮轮旅行可能是精明的银发旅游营销策略的一部分。在这些国家,老年群体往往拥有更高的可支配收入水平,而且时间充裕。而在“未富已老”的中国,会到全球各地旅行的游客通常更可能是爱好冒险的年轻人。

与此同时,那些能够提供务实且让人负担得起的解决方案、帮助中国贫困老年人群过上更安逸生活的投资者,也许有望获得可观的回报。同样,投资者如果能提供让日本青壮年劳动力和年轻人更容易实现与父母辈和祖父母一样的生活水平(如果不是更高的话)的方法、或帮助他们赡养超高龄老人的方法,也很可能从中发现一个成熟的市场。

对于其它新兴市场而言,现在复制中国的长远做法可能为时已晚,或许已不可行,甚至是不明智的。

然而,对于最贫穷且最年轻的国家(其中大多数位于撒哈拉以南非洲)来说,如果想尝试开启一段可持续发展时期,中国这种做法或许值得考虑。对所有国家、甚至是那些已经实现高收入的国家来说,不只经济、还有经济人口的持续平衡显然都是必要的。在一个人口结构发生重大变化的时代,这可能也是会受到长线投资者赞赏的做法。

尽管中国从30多年前就开始了适应老龄化的调整过程,但随着劳动人口比例下降、老年人口比例迅速上升,连中国也面临严峻的经济处境。

最突出的一点是,随着中国在技术价值链上的位置上升,它所处的国际地缘政治环境越来越错综复杂。至少,它在应对这一挑战上准备得相对充分。

与日本及其他长期处于高收入水平、正在快速老龄化的国家相比,中国也可能享受到一些结构性红利,如上文指出的教育向规模较小的青壮年群体倾斜,以及相对“低成本”的养老金领取者。

为此,中上收入也许还算不上“富裕”,但中国似乎已经到达一个新境地。这有点像严厉的一孩政策的副产品:为应对老龄化带来的巨大且还在不断加剧的影响,其政府和国民所做的准备有多充分?

至少在这方面,是日本正在努力追赶中国。那些“较年轻的”国家应该确保不要浪费本国的年轻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中国从30多年前就开始预见到老龄化将带来的经济挑战,并为此实施了一项长期的经济人口转型战略。



撰文 |  劳伦•约翰斯顿

OR--商业新媒体 】2018年标志着全球人口的一个划时代的转折点:年龄在65岁以上的人口首次超过了5岁以下的人口。

在这个刚变老的世界,富裕国家的老年人口比例通常最高——但这种情况不会永远持续下去。最近几十年,发展中国家的生育率也普遍下降,而且出现这种下降时的人均收入水平越来越低了。预期寿命也一样在延长。

在中等收入的发展中国家,包括20国集团(G20)成员国阿根廷、巴西、中国、俄罗斯和土耳其,老年人口比例正在接近富裕国家的水平。随着银发浪潮的扩展,泰国、突尼斯、斯里兰卡等几十个国家也将在未来几十年加入它们的行列。

从这一老龄化过程中发现投资机遇并避免掉入陷阱,需要抓住细微差别。其一是了解不同国家典型退休群体迥然各异的生活。如果做不到这一点,甚至可能导致经济停滞。

最近,日本银行(Bank of Japan)前行长白川方明(Masaaki Shirakawa)几近懊悔地指出,未能及早认清日本面临的人口挑战的性质,很可能导致了过去25年日本经济和人口的螺旋式下滑,现如今要阻止这一趋势变得更加困难。

然而,按照人们的一般看法,中国的政策制定者30多年来一直在预先为本国将会面临的与老龄化相关的经济挑战做准备。1980年决定实施严厉的一孩政策后,中国的政策制定者就要肩负起预测其后果——无论是好是坏——并提前制定相应计划的责任。

最引人注目的是,早在上世纪80年代,现年90多岁的中国人民大学(Renmin University)人口学家邬沧萍就意识到,在给定的生育率和预期寿命预测下,现实的经济增速不可能阻止中国在变富之前变老。

中文里用“未富先老”一词来形容这个现象,以向人们传达其中的风险,并促使中国的经济政策制定者去尽力确保“过早到来的”老龄化未来——如今已成为现实——不要破坏其经济现代化议程。

因此,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看起来中国不仅实施了一项试验性的经济发展战略——“改革开放”,还实施了一项长期的经济人口转型战略。也就是说,这一战略不仅着眼未来经济的可持续发展,还着眼于受到压力的人口资源以及生产率潜力的可持续发展。

此处举一些例子来说明中国应对“过早到来的”老龄化的长期性战略:首先,中国政府确保了从低工资驱动的出口增长及低建设成本提供的暂时性人口红利窗口期最大限度地获取好处。

其次,即使是对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出生的庞大、收入相对较低的群体,政府官员也只做出了微薄的养老金承诺。第三,着眼于未来,当中国将不得不依赖更少的劳动力时,它试图确保不断增长的收入中有相当大一部分通过强化教育,投入到提升下一代的人力资本中,而每户家庭平均子女数量的减少使这一点变得更加容易做到。

最后,着眼于未来的国际增长,中国的政策制定者还深化了与“年轻”、“贫穷”国家的政治和经济联系——近年来是通过“一带一路”倡议(BRI)——这些国家有望在未来收获人口红利,拥有新兴的消费市场。

这一可能被低估的战略的结果是,中国的人力资本如今很明显地偏向更年轻的劳动年龄群体。因为这个缘故以及中国经济的增长,这一群体的就业环境和工资水平也要远远好于自己的父母和祖父母辈。

相比之下,在先富后老的日本,同样的人力资本结构性转变就没那么明显——如果不是反过来的话。因此,大量退休人员意味着其经济损失会更大。反过来,可以预计,人口老龄化问题对中日两国经济构成的压力不一样。

同样,投资机会也将是独特的。例如,在经合组织(OECD)成员国,邮轮旅行可能是精明的银发旅游营销策略的一部分。在这些国家,老年群体往往拥有更高的可支配收入水平,而且时间充裕。而在“未富已老”的中国,会到全球各地旅行的游客通常更可能是爱好冒险的年轻人。

与此同时,那些能够提供务实且让人负担得起的解决方案、帮助中国贫困老年人群过上更安逸生活的投资者,也许有望获得可观的回报。同样,投资者如果能提供让日本青壮年劳动力和年轻人更容易实现与父母辈和祖父母一样的生活水平(如果不是更高的话)的方法、或帮助他们赡养超高龄老人的方法,也很可能从中发现一个成熟的市场。

对于其它新兴市场而言,现在复制中国的长远做法可能为时已晚,或许已不可行,甚至是不明智的。

然而,对于最贫穷且最年轻的国家(其中大多数位于撒哈拉以南非洲)来说,如果想尝试开启一段可持续发展时期,中国这种做法或许值得考虑。对所有国家、甚至是那些已经实现高收入的国家来说,不只经济、还有经济人口的持续平衡显然都是必要的。在一个人口结构发生重大变化的时代,这可能也是会受到长线投资者赞赏的做法。

尽管中国从30多年前就开始了适应老龄化的调整过程,但随着劳动人口比例下降、老年人口比例迅速上升,连中国也面临严峻的经济处境。

最突出的一点是,随着中国在技术价值链上的位置上升,它所处的国际地缘政治环境越来越错综复杂。至少,它在应对这一挑战上准备得相对充分。

与日本及其他长期处于高收入水平、正在快速老龄化的国家相比,中国也可能享受到一些结构性红利,如上文指出的教育向规模较小的青壮年群体倾斜,以及相对“低成本”的养老金领取者。

为此,中上收入也许还算不上“富裕”,但中国似乎已经到达一个新境地。这有点像严厉的一孩政策的副产品:为应对老龄化带来的巨大且还在不断加剧的影响,其政府和国民所做的准备有多充分?

至少在这方面,是日本正在努力追赶中国。那些“较年轻的”国家应该确保不要浪费本国的年轻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中国应对“未富先老”的长期战略

发布日期:2019-08-13 07:08
摘要:中国从30多年前就开始预见到老龄化将带来的经济挑战,并为此实施了一项长期的经济人口转型战略。



撰文 |  劳伦•约翰斯顿

OR--商业新媒体 】2018年标志着全球人口的一个划时代的转折点:年龄在65岁以上的人口首次超过了5岁以下的人口。

在这个刚变老的世界,富裕国家的老年人口比例通常最高——但这种情况不会永远持续下去。最近几十年,发展中国家的生育率也普遍下降,而且出现这种下降时的人均收入水平越来越低了。预期寿命也一样在延长。

在中等收入的发展中国家,包括20国集团(G20)成员国阿根廷、巴西、中国、俄罗斯和土耳其,老年人口比例正在接近富裕国家的水平。随着银发浪潮的扩展,泰国、突尼斯、斯里兰卡等几十个国家也将在未来几十年加入它们的行列。

从这一老龄化过程中发现投资机遇并避免掉入陷阱,需要抓住细微差别。其一是了解不同国家典型退休群体迥然各异的生活。如果做不到这一点,甚至可能导致经济停滞。

最近,日本银行(Bank of Japan)前行长白川方明(Masaaki Shirakawa)几近懊悔地指出,未能及早认清日本面临的人口挑战的性质,很可能导致了过去25年日本经济和人口的螺旋式下滑,现如今要阻止这一趋势变得更加困难。

然而,按照人们的一般看法,中国的政策制定者30多年来一直在预先为本国将会面临的与老龄化相关的经济挑战做准备。1980年决定实施严厉的一孩政策后,中国的政策制定者就要肩负起预测其后果——无论是好是坏——并提前制定相应计划的责任。

最引人注目的是,早在上世纪80年代,现年90多岁的中国人民大学(Renmin University)人口学家邬沧萍就意识到,在给定的生育率和预期寿命预测下,现实的经济增速不可能阻止中国在变富之前变老。

中文里用“未富先老”一词来形容这个现象,以向人们传达其中的风险,并促使中国的经济政策制定者去尽力确保“过早到来的”老龄化未来——如今已成为现实——不要破坏其经济现代化议程。

因此,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看起来中国不仅实施了一项试验性的经济发展战略——“改革开放”,还实施了一项长期的经济人口转型战略。也就是说,这一战略不仅着眼未来经济的可持续发展,还着眼于受到压力的人口资源以及生产率潜力的可持续发展。

此处举一些例子来说明中国应对“过早到来的”老龄化的长期性战略:首先,中国政府确保了从低工资驱动的出口增长及低建设成本提供的暂时性人口红利窗口期最大限度地获取好处。

其次,即使是对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出生的庞大、收入相对较低的群体,政府官员也只做出了微薄的养老金承诺。第三,着眼于未来,当中国将不得不依赖更少的劳动力时,它试图确保不断增长的收入中有相当大一部分通过强化教育,投入到提升下一代的人力资本中,而每户家庭平均子女数量的减少使这一点变得更加容易做到。

最后,着眼于未来的国际增长,中国的政策制定者还深化了与“年轻”、“贫穷”国家的政治和经济联系——近年来是通过“一带一路”倡议(BRI)——这些国家有望在未来收获人口红利,拥有新兴的消费市场。

这一可能被低估的战略的结果是,中国的人力资本如今很明显地偏向更年轻的劳动年龄群体。因为这个缘故以及中国经济的增长,这一群体的就业环境和工资水平也要远远好于自己的父母和祖父母辈。

相比之下,在先富后老的日本,同样的人力资本结构性转变就没那么明显——如果不是反过来的话。因此,大量退休人员意味着其经济损失会更大。反过来,可以预计,人口老龄化问题对中日两国经济构成的压力不一样。

同样,投资机会也将是独特的。例如,在经合组织(OECD)成员国,邮轮旅行可能是精明的银发旅游营销策略的一部分。在这些国家,老年群体往往拥有更高的可支配收入水平,而且时间充裕。而在“未富已老”的中国,会到全球各地旅行的游客通常更可能是爱好冒险的年轻人。

与此同时,那些能够提供务实且让人负担得起的解决方案、帮助中国贫困老年人群过上更安逸生活的投资者,也许有望获得可观的回报。同样,投资者如果能提供让日本青壮年劳动力和年轻人更容易实现与父母辈和祖父母一样的生活水平(如果不是更高的话)的方法、或帮助他们赡养超高龄老人的方法,也很可能从中发现一个成熟的市场。

对于其它新兴市场而言,现在复制中国的长远做法可能为时已晚,或许已不可行,甚至是不明智的。

然而,对于最贫穷且最年轻的国家(其中大多数位于撒哈拉以南非洲)来说,如果想尝试开启一段可持续发展时期,中国这种做法或许值得考虑。对所有国家、甚至是那些已经实现高收入的国家来说,不只经济、还有经济人口的持续平衡显然都是必要的。在一个人口结构发生重大变化的时代,这可能也是会受到长线投资者赞赏的做法。

尽管中国从30多年前就开始了适应老龄化的调整过程,但随着劳动人口比例下降、老年人口比例迅速上升,连中国也面临严峻的经济处境。

最突出的一点是,随着中国在技术价值链上的位置上升,它所处的国际地缘政治环境越来越错综复杂。至少,它在应对这一挑战上准备得相对充分。

与日本及其他长期处于高收入水平、正在快速老龄化的国家相比,中国也可能享受到一些结构性红利,如上文指出的教育向规模较小的青壮年群体倾斜,以及相对“低成本”的养老金领取者。

为此,中上收入也许还算不上“富裕”,但中国似乎已经到达一个新境地。这有点像严厉的一孩政策的副产品:为应对老龄化带来的巨大且还在不断加剧的影响,其政府和国民所做的准备有多充分?

至少在这方面,是日本正在努力追赶中国。那些“较年轻的”国家应该确保不要浪费本国的年轻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从30多年前就开始预见到老龄化将带来的经济挑战,并为此实施了一项长期的经济人口转型战略。



撰文 |  劳伦•约翰斯顿

OR--商业新媒体 】2018年标志着全球人口的一个划时代的转折点:年龄在65岁以上的人口首次超过了5岁以下的人口。

在这个刚变老的世界,富裕国家的老年人口比例通常最高——但这种情况不会永远持续下去。最近几十年,发展中国家的生育率也普遍下降,而且出现这种下降时的人均收入水平越来越低了。预期寿命也一样在延长。

在中等收入的发展中国家,包括20国集团(G20)成员国阿根廷、巴西、中国、俄罗斯和土耳其,老年人口比例正在接近富裕国家的水平。随着银发浪潮的扩展,泰国、突尼斯、斯里兰卡等几十个国家也将在未来几十年加入它们的行列。

从这一老龄化过程中发现投资机遇并避免掉入陷阱,需要抓住细微差别。其一是了解不同国家典型退休群体迥然各异的生活。如果做不到这一点,甚至可能导致经济停滞。

最近,日本银行(Bank of Japan)前行长白川方明(Masaaki Shirakawa)几近懊悔地指出,未能及早认清日本面临的人口挑战的性质,很可能导致了过去25年日本经济和人口的螺旋式下滑,现如今要阻止这一趋势变得更加困难。

然而,按照人们的一般看法,中国的政策制定者30多年来一直在预先为本国将会面临的与老龄化相关的经济挑战做准备。1980年决定实施严厉的一孩政策后,中国的政策制定者就要肩负起预测其后果——无论是好是坏——并提前制定相应计划的责任。

最引人注目的是,早在上世纪80年代,现年90多岁的中国人民大学(Renmin University)人口学家邬沧萍就意识到,在给定的生育率和预期寿命预测下,现实的经济增速不可能阻止中国在变富之前变老。

中文里用“未富先老”一词来形容这个现象,以向人们传达其中的风险,并促使中国的经济政策制定者去尽力确保“过早到来的”老龄化未来——如今已成为现实——不要破坏其经济现代化议程。

因此,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看起来中国不仅实施了一项试验性的经济发展战略——“改革开放”,还实施了一项长期的经济人口转型战略。也就是说,这一战略不仅着眼未来经济的可持续发展,还着眼于受到压力的人口资源以及生产率潜力的可持续发展。

此处举一些例子来说明中国应对“过早到来的”老龄化的长期性战略:首先,中国政府确保了从低工资驱动的出口增长及低建设成本提供的暂时性人口红利窗口期最大限度地获取好处。

其次,即使是对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出生的庞大、收入相对较低的群体,政府官员也只做出了微薄的养老金承诺。第三,着眼于未来,当中国将不得不依赖更少的劳动力时,它试图确保不断增长的收入中有相当大一部分通过强化教育,投入到提升下一代的人力资本中,而每户家庭平均子女数量的减少使这一点变得更加容易做到。

最后,着眼于未来的国际增长,中国的政策制定者还深化了与“年轻”、“贫穷”国家的政治和经济联系——近年来是通过“一带一路”倡议(BRI)——这些国家有望在未来收获人口红利,拥有新兴的消费市场。

这一可能被低估的战略的结果是,中国的人力资本如今很明显地偏向更年轻的劳动年龄群体。因为这个缘故以及中国经济的增长,这一群体的就业环境和工资水平也要远远好于自己的父母和祖父母辈。

相比之下,在先富后老的日本,同样的人力资本结构性转变就没那么明显——如果不是反过来的话。因此,大量退休人员意味着其经济损失会更大。反过来,可以预计,人口老龄化问题对中日两国经济构成的压力不一样。

同样,投资机会也将是独特的。例如,在经合组织(OECD)成员国,邮轮旅行可能是精明的银发旅游营销策略的一部分。在这些国家,老年群体往往拥有更高的可支配收入水平,而且时间充裕。而在“未富已老”的中国,会到全球各地旅行的游客通常更可能是爱好冒险的年轻人。

与此同时,那些能够提供务实且让人负担得起的解决方案、帮助中国贫困老年人群过上更安逸生活的投资者,也许有望获得可观的回报。同样,投资者如果能提供让日本青壮年劳动力和年轻人更容易实现与父母辈和祖父母一样的生活水平(如果不是更高的话)的方法、或帮助他们赡养超高龄老人的方法,也很可能从中发现一个成熟的市场。

对于其它新兴市场而言,现在复制中国的长远做法可能为时已晚,或许已不可行,甚至是不明智的。

然而,对于最贫穷且最年轻的国家(其中大多数位于撒哈拉以南非洲)来说,如果想尝试开启一段可持续发展时期,中国这种做法或许值得考虑。对所有国家、甚至是那些已经实现高收入的国家来说,不只经济、还有经济人口的持续平衡显然都是必要的。在一个人口结构发生重大变化的时代,这可能也是会受到长线投资者赞赏的做法。

尽管中国从30多年前就开始了适应老龄化的调整过程,但随着劳动人口比例下降、老年人口比例迅速上升,连中国也面临严峻的经济处境。

最突出的一点是,随着中国在技术价值链上的位置上升,它所处的国际地缘政治环境越来越错综复杂。至少,它在应对这一挑战上准备得相对充分。

与日本及其他长期处于高收入水平、正在快速老龄化的国家相比,中国也可能享受到一些结构性红利,如上文指出的教育向规模较小的青壮年群体倾斜,以及相对“低成本”的养老金领取者。

为此,中上收入也许还算不上“富裕”,但中国似乎已经到达一个新境地。这有点像严厉的一孩政策的副产品:为应对老龄化带来的巨大且还在不断加剧的影响,其政府和国民所做的准备有多充分?

至少在这方面,是日本正在努力追赶中国。那些“较年轻的”国家应该确保不要浪费本国的年轻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