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分析:贸易战对中国经济的伤害

发布日期:2019-08-12 11:51
摘要:经济学家担心,贸易和科技战将削弱中国的国际联系,使其更难获得外国的技术和人才,从而不利于其劳动及资本生产率的增长。



唐•温兰 , 杨缘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作为一家中国公司,华为(Huawei)在全球广纳贤才,却不会从高通(Qualcomm)、苹果(Apple)等美国科技巨头那里挖工程师。“如果我们招的人有美国的成分,我们就可能受到美国的长臂管辖,”华为创始人任正非今年早些时候表示。“只要是有美国身份的,我们原则上不会招。”

他这个决定,等于切断全球最大的电信设备制造商与全球最大科技人才库之间的联系,而这只是中美之间正在上演的涉及更广泛范围的、对中国经济造成越来越大伤害的贸易和科技战的一个表现。

特朗普政府上周决定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以回应中国政府允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跌破1美元兑7元人民币这一象征性重要关口。这是最新的迹象,表明双方都有打持久战的打算。

经济学家担心,如果中国的国际联系减弱,其劳动力和资本的生产率也会随之放缓增长——这将是中国获取外国技术和人才的渠道变窄的后果。

“一个封闭的中国——无论是中国的选择还是其他国家使然——不利于生产率增长,”位于华盛顿的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斯科特•肯尼迪(Scott Kennedy)表示,“我会非常担心处于封闭环境的中国经济。”

这场贸易战爆发之际,中国正处于其现代经济史上的一个艰难时刻。随着人口老龄化,中国年轻而充满活力的劳动力所带来的巨大红利正在开始消退。

过去20年以投资为主导的发展模式带来两位数的增长,但也形成了大量的企业、家庭和政府债务,其总额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近300%。这些债务已成为经济增长的拖累。今年第二季度,中国经济增速创30年来的新低。

这使得全要素生产率——衡量与创新相关的效率提升指标——的增长成为未来经济增长的主要驱动力。

根据法国巴黎银行资产管理公司(BNP Paribas Asset Management)的计算,2017年,中国全要素生产率下降0.6%。

大多数经济学家都认为,中国从20世纪70年代末开始的经济和政治改革提高了劳动力和资本的使用效率。随着外国公司进入中国,它们不仅带来了新技术和人才,也增加了竞争,所有这些因素要么感染了本地企业,要么逼迫它们做得更好。

瑞银(UBS)驻香港的首席中国经济学家汪涛表示,“中国生产率增长的真正来源”是“改革开放、技术进步和投资带来的生产率或效率的提升”。

瑞银预计,加强对技术转让的限制将压低全要素生产率——最常用的衡量指标——足以使未来10年的GDP年增长率下降约0.5个百分点。

中国的生产率面临的威胁还不只是获取新技术的渠道变窄。在学生、教授、工程师和公司层面进行的人才交流减少也是一个影响因素。任正非关于华为不招美国人的决定就是一个突出例子。

一所规模较大的美国大学驻北京的招生人员表示,在过去一年里,美国发放的学生签证数量明显下降。

“如果交流中心减少,从西方毕业的中国学生减少,在中国经营的跨国公司减少,那么,人力资本就会减少,”肯尼迪表示。

一些专家担心,贸易战也可能使中国不愿推进市场改革。这将加强政府主导地位,许多分析人士认为,这是导致经济效率低下的一个主要原因。

众所周知,国有企业不能善用资本和劳动力,其中很多企业没有关门大吉只是为了维持就业。它们还得到慷慨的政府补贴,这些资金本来可以投资在别的方面。

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的高级中国经济学家朱利安•埃文斯-普里查德(Julian Evans-Pritchard)表示:“贸易战有可能迫使中国强化国家主导的产业政策,并将外国科技公司排挤出中国。这可能会导致生产率下降。”

但并非所有经济学家都认为,切断与美国的联系将会降低中国的生产率。

法国巴黎银行资产管理公司表示,中国的政策制定者通过更加高效地配置资本缓释了贸易战的部分影响。

“以前由债务推动的过度投资导致生产率增长速度缓慢或下降,”该公司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表示,而一种新方法“取得了一些初步成功,表现在债务融资的边际效率提高”。

北京大学(Peking University)国家发展研究院(National School of Development)经济学教授张晓波表示,为了提防美国,中国可能会加强与其他新兴经济体的联系,从中有可能获得有利于提高生产率的想法。

他说,另一种可能是,这将让中国有理由加快自主开发技术的步伐,“从长远来看,贸易战可能会促使中国政府深化改革来刺激内需和鼓励自主创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经济学家担心,贸易和科技战将削弱中国的国际联系,使其更难获得外国的技术和人才,从而不利于其劳动及资本生产率的增长。



唐•温兰 , 杨缘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作为一家中国公司,华为(Huawei)在全球广纳贤才,却不会从高通(Qualcomm)、苹果(Apple)等美国科技巨头那里挖工程师。“如果我们招的人有美国的成分,我们就可能受到美国的长臂管辖,”华为创始人任正非今年早些时候表示。“只要是有美国身份的,我们原则上不会招。”

他这个决定,等于切断全球最大的电信设备制造商与全球最大科技人才库之间的联系,而这只是中美之间正在上演的涉及更广泛范围的、对中国经济造成越来越大伤害的贸易和科技战的一个表现。

特朗普政府上周决定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以回应中国政府允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跌破1美元兑7元人民币这一象征性重要关口。这是最新的迹象,表明双方都有打持久战的打算。

经济学家担心,如果中国的国际联系减弱,其劳动力和资本的生产率也会随之放缓增长——这将是中国获取外国技术和人才的渠道变窄的后果。

“一个封闭的中国——无论是中国的选择还是其他国家使然——不利于生产率增长,”位于华盛顿的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斯科特•肯尼迪(Scott Kennedy)表示,“我会非常担心处于封闭环境的中国经济。”

这场贸易战爆发之际,中国正处于其现代经济史上的一个艰难时刻。随着人口老龄化,中国年轻而充满活力的劳动力所带来的巨大红利正在开始消退。

过去20年以投资为主导的发展模式带来两位数的增长,但也形成了大量的企业、家庭和政府债务,其总额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近300%。这些债务已成为经济增长的拖累。今年第二季度,中国经济增速创30年来的新低。

这使得全要素生产率——衡量与创新相关的效率提升指标——的增长成为未来经济增长的主要驱动力。

根据法国巴黎银行资产管理公司(BNP Paribas Asset Management)的计算,2017年,中国全要素生产率下降0.6%。

大多数经济学家都认为,中国从20世纪70年代末开始的经济和政治改革提高了劳动力和资本的使用效率。随着外国公司进入中国,它们不仅带来了新技术和人才,也增加了竞争,所有这些因素要么感染了本地企业,要么逼迫它们做得更好。

瑞银(UBS)驻香港的首席中国经济学家汪涛表示,“中国生产率增长的真正来源”是“改革开放、技术进步和投资带来的生产率或效率的提升”。

瑞银预计,加强对技术转让的限制将压低全要素生产率——最常用的衡量指标——足以使未来10年的GDP年增长率下降约0.5个百分点。

中国的生产率面临的威胁还不只是获取新技术的渠道变窄。在学生、教授、工程师和公司层面进行的人才交流减少也是一个影响因素。任正非关于华为不招美国人的决定就是一个突出例子。

一所规模较大的美国大学驻北京的招生人员表示,在过去一年里,美国发放的学生签证数量明显下降。

“如果交流中心减少,从西方毕业的中国学生减少,在中国经营的跨国公司减少,那么,人力资本就会减少,”肯尼迪表示。

一些专家担心,贸易战也可能使中国不愿推进市场改革。这将加强政府主导地位,许多分析人士认为,这是导致经济效率低下的一个主要原因。

众所周知,国有企业不能善用资本和劳动力,其中很多企业没有关门大吉只是为了维持就业。它们还得到慷慨的政府补贴,这些资金本来可以投资在别的方面。

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的高级中国经济学家朱利安•埃文斯-普里查德(Julian Evans-Pritchard)表示:“贸易战有可能迫使中国强化国家主导的产业政策,并将外国科技公司排挤出中国。这可能会导致生产率下降。”

但并非所有经济学家都认为,切断与美国的联系将会降低中国的生产率。

法国巴黎银行资产管理公司表示,中国的政策制定者通过更加高效地配置资本缓释了贸易战的部分影响。

“以前由债务推动的过度投资导致生产率增长速度缓慢或下降,”该公司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表示,而一种新方法“取得了一些初步成功,表现在债务融资的边际效率提高”。

北京大学(Peking University)国家发展研究院(National School of Development)经济学教授张晓波表示,为了提防美国,中国可能会加强与其他新兴经济体的联系,从中有可能获得有利于提高生产率的想法。

他说,另一种可能是,这将让中国有理由加快自主开发技术的步伐,“从长远来看,贸易战可能会促使中国政府深化改革来刺激内需和鼓励自主创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经济学家担心,贸易和科技战将削弱中国的国际联系,使其更难获得外国的技术和人才,从而不利于其劳动及资本生产率的增长。



唐•温兰 , 杨缘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作为一家中国公司,华为(Huawei)在全球广纳贤才,却不会从高通(Qualcomm)、苹果(Apple)等美国科技巨头那里挖工程师。“如果我们招的人有美国的成分,我们就可能受到美国的长臂管辖,”华为创始人任正非今年早些时候表示。“只要是有美国身份的,我们原则上不会招。”

他这个决定,等于切断全球最大的电信设备制造商与全球最大科技人才库之间的联系,而这只是中美之间正在上演的涉及更广泛范围的、对中国经济造成越来越大伤害的贸易和科技战的一个表现。

特朗普政府上周决定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以回应中国政府允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跌破1美元兑7元人民币这一象征性重要关口。这是最新的迹象,表明双方都有打持久战的打算。

经济学家担心,如果中国的国际联系减弱,其劳动力和资本的生产率也会随之放缓增长——这将是中国获取外国技术和人才的渠道变窄的后果。

“一个封闭的中国——无论是中国的选择还是其他国家使然——不利于生产率增长,”位于华盛顿的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斯科特•肯尼迪(Scott Kennedy)表示,“我会非常担心处于封闭环境的中国经济。”

这场贸易战爆发之际,中国正处于其现代经济史上的一个艰难时刻。随着人口老龄化,中国年轻而充满活力的劳动力所带来的巨大红利正在开始消退。

过去20年以投资为主导的发展模式带来两位数的增长,但也形成了大量的企业、家庭和政府债务,其总额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近300%。这些债务已成为经济增长的拖累。今年第二季度,中国经济增速创30年来的新低。

这使得全要素生产率——衡量与创新相关的效率提升指标——的增长成为未来经济增长的主要驱动力。

根据法国巴黎银行资产管理公司(BNP Paribas Asset Management)的计算,2017年,中国全要素生产率下降0.6%。

大多数经济学家都认为,中国从20世纪70年代末开始的经济和政治改革提高了劳动力和资本的使用效率。随着外国公司进入中国,它们不仅带来了新技术和人才,也增加了竞争,所有这些因素要么感染了本地企业,要么逼迫它们做得更好。

瑞银(UBS)驻香港的首席中国经济学家汪涛表示,“中国生产率增长的真正来源”是“改革开放、技术进步和投资带来的生产率或效率的提升”。

瑞银预计,加强对技术转让的限制将压低全要素生产率——最常用的衡量指标——足以使未来10年的GDP年增长率下降约0.5个百分点。

中国的生产率面临的威胁还不只是获取新技术的渠道变窄。在学生、教授、工程师和公司层面进行的人才交流减少也是一个影响因素。任正非关于华为不招美国人的决定就是一个突出例子。

一所规模较大的美国大学驻北京的招生人员表示,在过去一年里,美国发放的学生签证数量明显下降。

“如果交流中心减少,从西方毕业的中国学生减少,在中国经营的跨国公司减少,那么,人力资本就会减少,”肯尼迪表示。

一些专家担心,贸易战也可能使中国不愿推进市场改革。这将加强政府主导地位,许多分析人士认为,这是导致经济效率低下的一个主要原因。

众所周知,国有企业不能善用资本和劳动力,其中很多企业没有关门大吉只是为了维持就业。它们还得到慷慨的政府补贴,这些资金本来可以投资在别的方面。

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的高级中国经济学家朱利安•埃文斯-普里查德(Julian Evans-Pritchard)表示:“贸易战有可能迫使中国强化国家主导的产业政策,并将外国科技公司排挤出中国。这可能会导致生产率下降。”

但并非所有经济学家都认为,切断与美国的联系将会降低中国的生产率。

法国巴黎银行资产管理公司表示,中国的政策制定者通过更加高效地配置资本缓释了贸易战的部分影响。

“以前由债务推动的过度投资导致生产率增长速度缓慢或下降,”该公司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表示,而一种新方法“取得了一些初步成功,表现在债务融资的边际效率提高”。

北京大学(Peking University)国家发展研究院(National School of Development)经济学教授张晓波表示,为了提防美国,中国可能会加强与其他新兴经济体的联系,从中有可能获得有利于提高生产率的想法。

他说,另一种可能是,这将让中国有理由加快自主开发技术的步伐,“从长远来看,贸易战可能会促使中国政府深化改革来刺激内需和鼓励自主创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分析:贸易战对中国经济的伤害

发布日期:2019-08-12 11:51
摘要:经济学家担心,贸易和科技战将削弱中国的国际联系,使其更难获得外国的技术和人才,从而不利于其劳动及资本生产率的增长。



唐•温兰 , 杨缘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作为一家中国公司,华为(Huawei)在全球广纳贤才,却不会从高通(Qualcomm)、苹果(Apple)等美国科技巨头那里挖工程师。“如果我们招的人有美国的成分,我们就可能受到美国的长臂管辖,”华为创始人任正非今年早些时候表示。“只要是有美国身份的,我们原则上不会招。”

他这个决定,等于切断全球最大的电信设备制造商与全球最大科技人才库之间的联系,而这只是中美之间正在上演的涉及更广泛范围的、对中国经济造成越来越大伤害的贸易和科技战的一个表现。

特朗普政府上周决定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以回应中国政府允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跌破1美元兑7元人民币这一象征性重要关口。这是最新的迹象,表明双方都有打持久战的打算。

经济学家担心,如果中国的国际联系减弱,其劳动力和资本的生产率也会随之放缓增长——这将是中国获取外国技术和人才的渠道变窄的后果。

“一个封闭的中国——无论是中国的选择还是其他国家使然——不利于生产率增长,”位于华盛顿的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斯科特•肯尼迪(Scott Kennedy)表示,“我会非常担心处于封闭环境的中国经济。”

这场贸易战爆发之际,中国正处于其现代经济史上的一个艰难时刻。随着人口老龄化,中国年轻而充满活力的劳动力所带来的巨大红利正在开始消退。

过去20年以投资为主导的发展模式带来两位数的增长,但也形成了大量的企业、家庭和政府债务,其总额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近300%。这些债务已成为经济增长的拖累。今年第二季度,中国经济增速创30年来的新低。

这使得全要素生产率——衡量与创新相关的效率提升指标——的增长成为未来经济增长的主要驱动力。

根据法国巴黎银行资产管理公司(BNP Paribas Asset Management)的计算,2017年,中国全要素生产率下降0.6%。

大多数经济学家都认为,中国从20世纪70年代末开始的经济和政治改革提高了劳动力和资本的使用效率。随着外国公司进入中国,它们不仅带来了新技术和人才,也增加了竞争,所有这些因素要么感染了本地企业,要么逼迫它们做得更好。

瑞银(UBS)驻香港的首席中国经济学家汪涛表示,“中国生产率增长的真正来源”是“改革开放、技术进步和投资带来的生产率或效率的提升”。

瑞银预计,加强对技术转让的限制将压低全要素生产率——最常用的衡量指标——足以使未来10年的GDP年增长率下降约0.5个百分点。

中国的生产率面临的威胁还不只是获取新技术的渠道变窄。在学生、教授、工程师和公司层面进行的人才交流减少也是一个影响因素。任正非关于华为不招美国人的决定就是一个突出例子。

一所规模较大的美国大学驻北京的招生人员表示,在过去一年里,美国发放的学生签证数量明显下降。

“如果交流中心减少,从西方毕业的中国学生减少,在中国经营的跨国公司减少,那么,人力资本就会减少,”肯尼迪表示。

一些专家担心,贸易战也可能使中国不愿推进市场改革。这将加强政府主导地位,许多分析人士认为,这是导致经济效率低下的一个主要原因。

众所周知,国有企业不能善用资本和劳动力,其中很多企业没有关门大吉只是为了维持就业。它们还得到慷慨的政府补贴,这些资金本来可以投资在别的方面。

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的高级中国经济学家朱利安•埃文斯-普里查德(Julian Evans-Pritchard)表示:“贸易战有可能迫使中国强化国家主导的产业政策,并将外国科技公司排挤出中国。这可能会导致生产率下降。”

但并非所有经济学家都认为,切断与美国的联系将会降低中国的生产率。

法国巴黎银行资产管理公司表示,中国的政策制定者通过更加高效地配置资本缓释了贸易战的部分影响。

“以前由债务推动的过度投资导致生产率增长速度缓慢或下降,”该公司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表示,而一种新方法“取得了一些初步成功,表现在债务融资的边际效率提高”。

北京大学(Peking University)国家发展研究院(National School of Development)经济学教授张晓波表示,为了提防美国,中国可能会加强与其他新兴经济体的联系,从中有可能获得有利于提高生产率的想法。

他说,另一种可能是,这将让中国有理由加快自主开发技术的步伐,“从长远来看,贸易战可能会促使中国政府深化改革来刺激内需和鼓励自主创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经济学家担心,贸易和科技战将削弱中国的国际联系,使其更难获得外国的技术和人才,从而不利于其劳动及资本生产率的增长。



唐•温兰 , 杨缘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作为一家中国公司,华为(Huawei)在全球广纳贤才,却不会从高通(Qualcomm)、苹果(Apple)等美国科技巨头那里挖工程师。“如果我们招的人有美国的成分,我们就可能受到美国的长臂管辖,”华为创始人任正非今年早些时候表示。“只要是有美国身份的,我们原则上不会招。”

他这个决定,等于切断全球最大的电信设备制造商与全球最大科技人才库之间的联系,而这只是中美之间正在上演的涉及更广泛范围的、对中国经济造成越来越大伤害的贸易和科技战的一个表现。

特朗普政府上周决定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以回应中国政府允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跌破1美元兑7元人民币这一象征性重要关口。这是最新的迹象,表明双方都有打持久战的打算。

经济学家担心,如果中国的国际联系减弱,其劳动力和资本的生产率也会随之放缓增长——这将是中国获取外国技术和人才的渠道变窄的后果。

“一个封闭的中国——无论是中国的选择还是其他国家使然——不利于生产率增长,”位于华盛顿的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斯科特•肯尼迪(Scott Kennedy)表示,“我会非常担心处于封闭环境的中国经济。”

这场贸易战爆发之际,中国正处于其现代经济史上的一个艰难时刻。随着人口老龄化,中国年轻而充满活力的劳动力所带来的巨大红利正在开始消退。

过去20年以投资为主导的发展模式带来两位数的增长,但也形成了大量的企业、家庭和政府债务,其总额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近300%。这些债务已成为经济增长的拖累。今年第二季度,中国经济增速创30年来的新低。

这使得全要素生产率——衡量与创新相关的效率提升指标——的增长成为未来经济增长的主要驱动力。

根据法国巴黎银行资产管理公司(BNP Paribas Asset Management)的计算,2017年,中国全要素生产率下降0.6%。

大多数经济学家都认为,中国从20世纪70年代末开始的经济和政治改革提高了劳动力和资本的使用效率。随着外国公司进入中国,它们不仅带来了新技术和人才,也增加了竞争,所有这些因素要么感染了本地企业,要么逼迫它们做得更好。

瑞银(UBS)驻香港的首席中国经济学家汪涛表示,“中国生产率增长的真正来源”是“改革开放、技术进步和投资带来的生产率或效率的提升”。

瑞银预计,加强对技术转让的限制将压低全要素生产率——最常用的衡量指标——足以使未来10年的GDP年增长率下降约0.5个百分点。

中国的生产率面临的威胁还不只是获取新技术的渠道变窄。在学生、教授、工程师和公司层面进行的人才交流减少也是一个影响因素。任正非关于华为不招美国人的决定就是一个突出例子。

一所规模较大的美国大学驻北京的招生人员表示,在过去一年里,美国发放的学生签证数量明显下降。

“如果交流中心减少,从西方毕业的中国学生减少,在中国经营的跨国公司减少,那么,人力资本就会减少,”肯尼迪表示。

一些专家担心,贸易战也可能使中国不愿推进市场改革。这将加强政府主导地位,许多分析人士认为,这是导致经济效率低下的一个主要原因。

众所周知,国有企业不能善用资本和劳动力,其中很多企业没有关门大吉只是为了维持就业。它们还得到慷慨的政府补贴,这些资金本来可以投资在别的方面。

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的高级中国经济学家朱利安•埃文斯-普里查德(Julian Evans-Pritchard)表示:“贸易战有可能迫使中国强化国家主导的产业政策,并将外国科技公司排挤出中国。这可能会导致生产率下降。”

但并非所有经济学家都认为,切断与美国的联系将会降低中国的生产率。

法国巴黎银行资产管理公司表示,中国的政策制定者通过更加高效地配置资本缓释了贸易战的部分影响。

“以前由债务推动的过度投资导致生产率增长速度缓慢或下降,”该公司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表示,而一种新方法“取得了一些初步成功,表现在债务融资的边际效率提高”。

北京大学(Peking University)国家发展研究院(National School of Development)经济学教授张晓波表示,为了提防美国,中国可能会加强与其他新兴经济体的联系,从中有可能获得有利于提高生产率的想法。

他说,另一种可能是,这将让中国有理由加快自主开发技术的步伐,“从长远来看,贸易战可能会促使中国政府深化改革来刺激内需和鼓励自主创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