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金马奖风波:当电影遭遇政治

发布日期:2019-08-12 07:11
摘要:两岸三地,电影各有不同情怀和创作特色,若无法同台竞技,将是华人文化的损失,并可能引发连锁效应。



撰文 | 刘裘蒂

OR--商业新媒体 】在中国文化和旅游部公布全面暂停赴台自由行后一星期,中国国家电影局也宣布暂停大陆影片和人员参加2019年第56届台北金马影展。在台湾2020年1月11日将举行的“总统”和“立法委员”选举前的5个多月实施的这些措施,是否代表了逐渐冰冻两岸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从而在高度政治化的氛围下,成为一种新的经济制裁?两岸关系将会进入到“冷战”吗?

谁会缺席金马奖?

其实在中国大陆官方宣布之前,台湾媒体已经找到今年大陆将会抵制金马奖的蛛丝马迹。根据金马执委会公布的线上报名结果,今年金马奖报名到7月31日截止,尽管总数以685件创历史新高,但其中剧情长片仅达148部,比去年的228部少了80部。

上一届得到四项大奖的中国导演张艺谋早就表示新作《一秒钟》未报名金马奖,而入围第72届戛纳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由胡歌和桂纶镁(台湾)主演的《南方车站的聚会》,王小帅导演、王景春与咏梅主演的《地久天长》,娄烨导演、巩俐主演的《兰心大剧院》均确认没有报名。

然而缺席的将不只是大陆的影片和艺人。根据台湾媒体的报道,还未在中国大陆上映的港片如参加本届金马奖,将面临可能会失去在大陆上映的机会,而出席的艺人甚至会被列入“观察名单”,不少人因而被迫选边站。

到目前为止,港片包括刘德华和古天乐主演的《扫毒2天地对决》、张家辉主演的《使徒行者2谍影行动》、以及梁家辉、古天乐和任达华主演的《追龙2贼王》等作品都取消报名。

往年在九月举行的中国金鸡百花电影节,今年移步到厦门,并且与金马奖同一天在11月23日举行,明摆着金鸡和金马将要对着干,势必令大陆和港澳台的艺人面临“选边站”的尴尬。在如今香港的大环境下,这也势必迫使香港艺人在11月底前提早表态。

中国自媒体“前创工作室”对今年金马奖的预测是: “少了内地的竞争,基本上也是一群小众人的丐帮聚会而已。就相当于是矮个子里面拔高个子。”

当电影遭遇政治

台湾“总统府”发言人丁允恭表达了蔡英文政府官方的回应:“文化无国界,艺术更不应该有政治藩篱,无论持任何理由,阻止艺文工作者参与金马奖这样鼓励自由创作、欢迎多元观点的电影界盛会,都不是聪明的决定……这一系列的禁令,对中国人民非常不公平。”

但是对于是谁先竖起了藩篱?两岸却有不同的看法。《环球网》直言“金马奖风波的始作俑者和加剧者都是蔡英文当局……艺人、商人都应当在两岸的这种环境下尽量淡化对台海政治的参与,至少不主动在这方面挑事。台湾作为小市场,那里与大陆有交道的人尤其要有这种意识。但是蔡英文当局做了相反的灌输,引诱甚至逼迫相关人士政治站队,搞得两岸斗争‘烽火连天’,他们在害台湾,害台湾人。”

即使在台湾,也有很多政治评论家认为蔡政府的政策是自取其辱。

其实,今年大陆杯葛金马奖一点也不奇怪,因为早在去年的金马奖典礼上便埋下了伏笔。只是今年撞上了香港事件、中国建国70年和台湾选举年,这个“文化制裁”已经不是一个单一事件,它所带来的政治和经济效应,将会随着其他更多的限令举措而造成更深的震荡。至于对于台湾选情的影响,将要看这个事件与其他正在发生的事件之间的“化学反应”。

2018年金马奖的颁奖典礼上,台湾导演傅榆因纪录片《我们的青春,在台湾》获最佳纪录片奖而上台发表致辞感言,遭到中国大陆网友抨击为“台独言论”。当场刚获得金马影帝的涂们在颁奖致辞时指射“中国台湾”,表达政治立场,而徐峥也在领奖时大喊:“这里是一个专业的殿堂,我相信中国电影一定会越来越好!”

无形之中,金马奖俨然变成两岸艺人政治立场表态的叫阵。

当场作为评审团主席的巩俐拒绝上台。颁奖典礼结束后,几乎所有大陆演员都缺席了酒会,随后圈内艺人纷纷转发共青团微博表态“中国,一点也不能少!”

有这样的前车之鉴,再加上香港前特首董建华日前将最近中国政府对台湾自由行的“制裁”,定调归因于台湾政府对香港“反送中”和“不合作”运动的“幕后支持”,因此有影艺界人士表示,如果这次在金马奖台上有台湾艺人再喊出 “香港加油”,会让中国大陆感到难堪。

有些台湾观点认为傅榆有行使其“言论自由”的权利;相对而言,大陆艺人也有权表达他们的立场。但是当场大陆艺人激烈的反应,恰恰是认为金马奖不应该被政治化,固然某种程度上是中国大陆政治压力内化的表现,但事实上,根据我的观察,在中国大陆,即使对于政治和社会议题可能有不同的看法,但是在台湾主权的议题上却表现出强烈的一致性。

也就是说,在去年金马奖颁奖典礼发生的事情,踩到了许多大陆艺人的“底线”,有可能对他们形成一种“冒犯”。

根据我私下的了解,对于中国大陆人对于台湾问题的普遍看法,台湾朋友心目中的认知与现实之间存在着某种落差,并且不自觉地已经踩到了大陆人的红线。也就是说,即使在对于国政与社会议题,以及艺术创作自由上,中国大陆(特别是在受过高等教育的群体中)可能有不同的看法,但是在台湾问题上存在着高度的认同度和一致性。

根据《环球时报》与上海社会科学院在2016年联合执行的《台湾问题民意大调查》,标本中大学以上学历的合计占80%,80后和90后合计占50%,对于问题“你是否赞同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超过96.4%的人表示“非常赞同”。显示在认知上,大陆人对这个问题有着绝对高度的一致。

当被问到“你是否赞同台湾统一对中国崛起能起到很大的促进作用?”70.7%的受访者表示“非常赞同”,表示“比较赞同”的占16.4%,合计87.1%。

至于“如果蔡英文不承认‘九二共识’,你认为应该采取哪些反制措施?”受访者认为“不应该有任何反制措施”的仅占0.6%;认为应当“动武”的占12%。除此之外,其余的受访者全部认为应当采取外交手段及实施各种经济制裁,包括取消陆客访台(12.5%)、取消对台优惠政策(16.5%)、和台湾所有的邦交国建交(12.8%)、封杀所有有“台独”倾向的台湾艺人(15.1%)、封杀所有有“台独”倾向的台商(15.7%)、对台湾实施全面的经济制裁(14.7%)。

金马奖的文化见证

在两岸三地的电影奖中,历史最悠久的台湾金马奖创立于1962年。自从1996年起定位为全球华语片竞技的舞台,只要影片是以华语为主要发音语言,不限出品地区、资金结构或演职员国籍,均有资格报名参赛。一旦大陆电影首度被纳入参赛范围,这个奖便开始成为集合大陆和港澳台电影界精英的盛会,华语电影大奖中唯一不预设地域性限制,致力于普及华语电影和电影人的奖项。

我认为在好莱坞电影主导的英语文化以及欧美视角为中心的全球电影文化中,华语电影精英能够借着金马奖抱团造势具有非凡的意义。历年来曾经在金马奖走红毯的大陆明星包括章子怡、巩俐、胡歌、邓超、孙俪、周迅等等。

2018年金马奖执委会主席李安导演曾说“我们有金马奖这样的成果,几乎90%以上的人都出席了,在华语区没有一个影展可以这样子,所以大家心里是有份量的。请大家给电影人一种尊重。”

在此同时,大陆的作品和电影人得奖的频率也与时俱增。从1996年姜文执导、夏雨主演的《阳光灿烂的日子》包揽了最佳电影、导演、摄影、改编剧本、影帝大奖,到1998年,李小璐、陈冲分别拿下金马奖最佳女主、最佳导演大奖。

2001年刘烨、秦海璐分获金马帝后,2006年周迅凭借《如果爱》拿下影后,2007年陈冲凭借《意》让大陆影人再次占据影后宝座。

2008年张涵予凭借《集结号》称帝,2009年李冰冰《风声》封后,2010年吕丽萍《玩酷青春》封后,2013年章子怡以《一代宗师》称后。2014年陈建斌自导自演《一个勺子》而称帝,娄烨导演的《推拿》拿到最佳影片、最佳摄影在内的六项大奖。

2016年范伟《不成问题的问题》赢得最佳男主角奖,周冬雨和马思纯因为《七月与安生》同框成为影后,冯小刚《我不是潘金莲》获得最佳导演,《八月》获得最佳影片。

2017年文晏以《嘉年华》拿到最佳导演,涂们凭《老兽》拿到影帝。2018年因导演胡波拒绝删片后自杀而引起争议的《大象席地而坐》拿到最佳影片,《我不是药神》的徐峥获得影帝,张艺谋因《影》而获得最佳导演。

也就是说,自1996年开放两岸三地齐集金马奖以来的二十多年,见证了中国大陆影业的井喷期,也反映了大陆电影作品在金马奖的地位上升。这在台湾,形成了“危机意识”和“两岸同乐”的两派对立看法。2012年的第49届金马奖,当台湾出产的电影只拿下两项正式奖项时,民进党立委管碧玲主张废了金马奖,因为:“金马奖成了中国统一的文化预言,在这个地盘,台湾电影没有自我。”

在管碧玲此类狭隘的观点看来,如果大陆的表现出众,便表示对台湾影艺界的“牺牲”。但是实际看来,两岸都各有收获。台湾和香港的影视,曾经为改革开放后的中国大陆提供了标杆性的启发。随着三地发展出各自的特色,大陆的产业链爆发,对于台湾自然是很好的刺激。

反过来说,多年来金马奖代表的不但是专业的艺术成就,更是超越意识形态的“包容”,也提供了探索敏感题材的作品一个展现的平台,这对大陆创作者来说,不啻具有“灯塔”效应。台湾电影擅长的小巧精致,正互补了大陆制片的排场气魄。台湾电影受限于地域和人口,自然视大陆为潜在的市场。去年台湾艺人吴宗宪甚至在台湾电视综艺节目上说:“以后华人的艺人只分两种,一种是没有大陆市场的,一种是有大陆市场的。”

正如李安曾经如此强调“我觉得基本的精神,台湾这边是自由的、影展是开放的,他们爱讲什么就讲什么,我们绝对不能说你不能讲什么、你该怎么样。我觉得艺术是很纯粹的,希望大家能够尊重这一点。”也就是说,李安认为金马奖应该敞开大门,若都有报名、质量同样获肯定,也还是会把奖项颁给中国大陆,不会有台湾自家关起门来颁奖的状况。

除了去年金马奖颁奖典礼发生两岸艺人“政治立场较量”事件,本届金马奖和明年“总统大选”时间相近,加上近来香港“反送中”讨论热烈,大陆官方应该也担心民进党为了赢得选票会刻意煽动“反中情绪”,如果再重演“周子瑜事件”,等于是变相帮民进党助选。

2015年底,台湾旅韩艺人周子瑜因在韩国综艺节目中手拿台湾国旗挥舞,被台湾统派艺人黄安在新浪微博举报为“台独”,掀起了大陆网友抵制周子瑜的声浪,造成广告商撤销周子瑜的手机代言,所属乐团TWICE在中国大陆的预定演出被取消,经纪公司JYP娱乐遭到中国大陆网友抵制,隔年1月15日JYP娱乐安排周子瑜录制视频公开道歉,并声明自己是一个中国人。

由于这场风波发生于台湾“2016总统大选”前夕,这则道歉视频引发了部分台湾选民“反中”的情绪,许多台湾的政治观察家认为对选情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大选后,台湾智库民意调查指周子瑜事件影响了大约一成的选票,使民进党受益,不但蔡英文执政,还首度取得立法院过半席次。

反讽的是,蔡英文领导的政府,一方面不断对于大陆的政治干预手段提出抗议,另一方面却风声鹤唳地推行文化和教育的“去中国化”,并且打压异己,今年并借着修改“国安五法”而煽动“反中”和“恐中”情绪,甚至被以前曾经在戒严时代受到政治迫害的绿营老将批评为新“绿色恐怖”。

因此杯葛金马奖表面上是大陆电影失去向台湾观众发声的机会,事实上是削弱了金马奖的气势,使得台湾电影无法与大陆作品同台竞技,甚至无法向大陆观众发声,最终的结果是所有华人文化的损失。

台湾的电影风格和大陆、香港的各有特色,三地各有不同的情怀和诉诸的关注点,

但是又有重叠共通的文化与语言优势,彼此的激荡和碰撞可以创造更多的合作机会与相互刺激。台湾经过戒严时期的审核管制历史而达到目前相对自由的创作环境,对于大陆是一个很好的激发。而大陆影视产业的气势,借着金马奖的曝光,对于台湾创作者可以有所刺激,同时使台湾的作品有机会面向大陆市场。

如果在限制自由行和杯葛金马奖后,大陆官方如预期再加码更多的举措,从而扩大到接近“两岸交流冷战”,除了造成双方经济上的损失,更足以造成两岸关系的动荡,同时对于台湾的选情影响增加更多变数。单一事件对选票风向的影响还不明显,但累计起来,也有可能造成台湾选民的“反弹”。■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两岸三地,电影各有不同情怀和创作特色,若无法同台竞技,将是华人文化的损失,并可能引发连锁效应。



撰文 | 刘裘蒂

OR--商业新媒体 】在中国文化和旅游部公布全面暂停赴台自由行后一星期,中国国家电影局也宣布暂停大陆影片和人员参加2019年第56届台北金马影展。在台湾2020年1月11日将举行的“总统”和“立法委员”选举前的5个多月实施的这些措施,是否代表了逐渐冰冻两岸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从而在高度政治化的氛围下,成为一种新的经济制裁?两岸关系将会进入到“冷战”吗?

谁会缺席金马奖?

其实在中国大陆官方宣布之前,台湾媒体已经找到今年大陆将会抵制金马奖的蛛丝马迹。根据金马执委会公布的线上报名结果,今年金马奖报名到7月31日截止,尽管总数以685件创历史新高,但其中剧情长片仅达148部,比去年的228部少了80部。

上一届得到四项大奖的中国导演张艺谋早就表示新作《一秒钟》未报名金马奖,而入围第72届戛纳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由胡歌和桂纶镁(台湾)主演的《南方车站的聚会》,王小帅导演、王景春与咏梅主演的《地久天长》,娄烨导演、巩俐主演的《兰心大剧院》均确认没有报名。

然而缺席的将不只是大陆的影片和艺人。根据台湾媒体的报道,还未在中国大陆上映的港片如参加本届金马奖,将面临可能会失去在大陆上映的机会,而出席的艺人甚至会被列入“观察名单”,不少人因而被迫选边站。

到目前为止,港片包括刘德华和古天乐主演的《扫毒2天地对决》、张家辉主演的《使徒行者2谍影行动》、以及梁家辉、古天乐和任达华主演的《追龙2贼王》等作品都取消报名。

往年在九月举行的中国金鸡百花电影节,今年移步到厦门,并且与金马奖同一天在11月23日举行,明摆着金鸡和金马将要对着干,势必令大陆和港澳台的艺人面临“选边站”的尴尬。在如今香港的大环境下,这也势必迫使香港艺人在11月底前提早表态。

中国自媒体“前创工作室”对今年金马奖的预测是: “少了内地的竞争,基本上也是一群小众人的丐帮聚会而已。就相当于是矮个子里面拔高个子。”

当电影遭遇政治

台湾“总统府”发言人丁允恭表达了蔡英文政府官方的回应:“文化无国界,艺术更不应该有政治藩篱,无论持任何理由,阻止艺文工作者参与金马奖这样鼓励自由创作、欢迎多元观点的电影界盛会,都不是聪明的决定……这一系列的禁令,对中国人民非常不公平。”

但是对于是谁先竖起了藩篱?两岸却有不同的看法。《环球网》直言“金马奖风波的始作俑者和加剧者都是蔡英文当局……艺人、商人都应当在两岸的这种环境下尽量淡化对台海政治的参与,至少不主动在这方面挑事。台湾作为小市场,那里与大陆有交道的人尤其要有这种意识。但是蔡英文当局做了相反的灌输,引诱甚至逼迫相关人士政治站队,搞得两岸斗争‘烽火连天’,他们在害台湾,害台湾人。”

即使在台湾,也有很多政治评论家认为蔡政府的政策是自取其辱。

其实,今年大陆杯葛金马奖一点也不奇怪,因为早在去年的金马奖典礼上便埋下了伏笔。只是今年撞上了香港事件、中国建国70年和台湾选举年,这个“文化制裁”已经不是一个单一事件,它所带来的政治和经济效应,将会随着其他更多的限令举措而造成更深的震荡。至于对于台湾选情的影响,将要看这个事件与其他正在发生的事件之间的“化学反应”。

2018年金马奖的颁奖典礼上,台湾导演傅榆因纪录片《我们的青春,在台湾》获最佳纪录片奖而上台发表致辞感言,遭到中国大陆网友抨击为“台独言论”。当场刚获得金马影帝的涂们在颁奖致辞时指射“中国台湾”,表达政治立场,而徐峥也在领奖时大喊:“这里是一个专业的殿堂,我相信中国电影一定会越来越好!”

无形之中,金马奖俨然变成两岸艺人政治立场表态的叫阵。

当场作为评审团主席的巩俐拒绝上台。颁奖典礼结束后,几乎所有大陆演员都缺席了酒会,随后圈内艺人纷纷转发共青团微博表态“中国,一点也不能少!”

有这样的前车之鉴,再加上香港前特首董建华日前将最近中国政府对台湾自由行的“制裁”,定调归因于台湾政府对香港“反送中”和“不合作”运动的“幕后支持”,因此有影艺界人士表示,如果这次在金马奖台上有台湾艺人再喊出 “香港加油”,会让中国大陆感到难堪。

有些台湾观点认为傅榆有行使其“言论自由”的权利;相对而言,大陆艺人也有权表达他们的立场。但是当场大陆艺人激烈的反应,恰恰是认为金马奖不应该被政治化,固然某种程度上是中国大陆政治压力内化的表现,但事实上,根据我的观察,在中国大陆,即使对于政治和社会议题可能有不同的看法,但是在台湾主权的议题上却表现出强烈的一致性。

也就是说,在去年金马奖颁奖典礼发生的事情,踩到了许多大陆艺人的“底线”,有可能对他们形成一种“冒犯”。

根据我私下的了解,对于中国大陆人对于台湾问题的普遍看法,台湾朋友心目中的认知与现实之间存在着某种落差,并且不自觉地已经踩到了大陆人的红线。也就是说,即使在对于国政与社会议题,以及艺术创作自由上,中国大陆(特别是在受过高等教育的群体中)可能有不同的看法,但是在台湾问题上存在着高度的认同度和一致性。

根据《环球时报》与上海社会科学院在2016年联合执行的《台湾问题民意大调查》,标本中大学以上学历的合计占80%,80后和90后合计占50%,对于问题“你是否赞同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超过96.4%的人表示“非常赞同”。显示在认知上,大陆人对这个问题有着绝对高度的一致。

当被问到“你是否赞同台湾统一对中国崛起能起到很大的促进作用?”70.7%的受访者表示“非常赞同”,表示“比较赞同”的占16.4%,合计87.1%。

至于“如果蔡英文不承认‘九二共识’,你认为应该采取哪些反制措施?”受访者认为“不应该有任何反制措施”的仅占0.6%;认为应当“动武”的占12%。除此之外,其余的受访者全部认为应当采取外交手段及实施各种经济制裁,包括取消陆客访台(12.5%)、取消对台优惠政策(16.5%)、和台湾所有的邦交国建交(12.8%)、封杀所有有“台独”倾向的台湾艺人(15.1%)、封杀所有有“台独”倾向的台商(15.7%)、对台湾实施全面的经济制裁(14.7%)。

金马奖的文化见证

在两岸三地的电影奖中,历史最悠久的台湾金马奖创立于1962年。自从1996年起定位为全球华语片竞技的舞台,只要影片是以华语为主要发音语言,不限出品地区、资金结构或演职员国籍,均有资格报名参赛。一旦大陆电影首度被纳入参赛范围,这个奖便开始成为集合大陆和港澳台电影界精英的盛会,华语电影大奖中唯一不预设地域性限制,致力于普及华语电影和电影人的奖项。

我认为在好莱坞电影主导的英语文化以及欧美视角为中心的全球电影文化中,华语电影精英能够借着金马奖抱团造势具有非凡的意义。历年来曾经在金马奖走红毯的大陆明星包括章子怡、巩俐、胡歌、邓超、孙俪、周迅等等。

2018年金马奖执委会主席李安导演曾说“我们有金马奖这样的成果,几乎90%以上的人都出席了,在华语区没有一个影展可以这样子,所以大家心里是有份量的。请大家给电影人一种尊重。”

在此同时,大陆的作品和电影人得奖的频率也与时俱增。从1996年姜文执导、夏雨主演的《阳光灿烂的日子》包揽了最佳电影、导演、摄影、改编剧本、影帝大奖,到1998年,李小璐、陈冲分别拿下金马奖最佳女主、最佳导演大奖。

2001年刘烨、秦海璐分获金马帝后,2006年周迅凭借《如果爱》拿下影后,2007年陈冲凭借《意》让大陆影人再次占据影后宝座。

2008年张涵予凭借《集结号》称帝,2009年李冰冰《风声》封后,2010年吕丽萍《玩酷青春》封后,2013年章子怡以《一代宗师》称后。2014年陈建斌自导自演《一个勺子》而称帝,娄烨导演的《推拿》拿到最佳影片、最佳摄影在内的六项大奖。

2016年范伟《不成问题的问题》赢得最佳男主角奖,周冬雨和马思纯因为《七月与安生》同框成为影后,冯小刚《我不是潘金莲》获得最佳导演,《八月》获得最佳影片。

2017年文晏以《嘉年华》拿到最佳导演,涂们凭《老兽》拿到影帝。2018年因导演胡波拒绝删片后自杀而引起争议的《大象席地而坐》拿到最佳影片,《我不是药神》的徐峥获得影帝,张艺谋因《影》而获得最佳导演。

也就是说,自1996年开放两岸三地齐集金马奖以来的二十多年,见证了中国大陆影业的井喷期,也反映了大陆电影作品在金马奖的地位上升。这在台湾,形成了“危机意识”和“两岸同乐”的两派对立看法。2012年的第49届金马奖,当台湾出产的电影只拿下两项正式奖项时,民进党立委管碧玲主张废了金马奖,因为:“金马奖成了中国统一的文化预言,在这个地盘,台湾电影没有自我。”

在管碧玲此类狭隘的观点看来,如果大陆的表现出众,便表示对台湾影艺界的“牺牲”。但是实际看来,两岸都各有收获。台湾和香港的影视,曾经为改革开放后的中国大陆提供了标杆性的启发。随着三地发展出各自的特色,大陆的产业链爆发,对于台湾自然是很好的刺激。

反过来说,多年来金马奖代表的不但是专业的艺术成就,更是超越意识形态的“包容”,也提供了探索敏感题材的作品一个展现的平台,这对大陆创作者来说,不啻具有“灯塔”效应。台湾电影擅长的小巧精致,正互补了大陆制片的排场气魄。台湾电影受限于地域和人口,自然视大陆为潜在的市场。去年台湾艺人吴宗宪甚至在台湾电视综艺节目上说:“以后华人的艺人只分两种,一种是没有大陆市场的,一种是有大陆市场的。”

正如李安曾经如此强调“我觉得基本的精神,台湾这边是自由的、影展是开放的,他们爱讲什么就讲什么,我们绝对不能说你不能讲什么、你该怎么样。我觉得艺术是很纯粹的,希望大家能够尊重这一点。”也就是说,李安认为金马奖应该敞开大门,若都有报名、质量同样获肯定,也还是会把奖项颁给中国大陆,不会有台湾自家关起门来颁奖的状况。

除了去年金马奖颁奖典礼发生两岸艺人“政治立场较量”事件,本届金马奖和明年“总统大选”时间相近,加上近来香港“反送中”讨论热烈,大陆官方应该也担心民进党为了赢得选票会刻意煽动“反中情绪”,如果再重演“周子瑜事件”,等于是变相帮民进党助选。

2015年底,台湾旅韩艺人周子瑜因在韩国综艺节目中手拿台湾国旗挥舞,被台湾统派艺人黄安在新浪微博举报为“台独”,掀起了大陆网友抵制周子瑜的声浪,造成广告商撤销周子瑜的手机代言,所属乐团TWICE在中国大陆的预定演出被取消,经纪公司JYP娱乐遭到中国大陆网友抵制,隔年1月15日JYP娱乐安排周子瑜录制视频公开道歉,并声明自己是一个中国人。

由于这场风波发生于台湾“2016总统大选”前夕,这则道歉视频引发了部分台湾选民“反中”的情绪,许多台湾的政治观察家认为对选情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大选后,台湾智库民意调查指周子瑜事件影响了大约一成的选票,使民进党受益,不但蔡英文执政,还首度取得立法院过半席次。

反讽的是,蔡英文领导的政府,一方面不断对于大陆的政治干预手段提出抗议,另一方面却风声鹤唳地推行文化和教育的“去中国化”,并且打压异己,今年并借着修改“国安五法”而煽动“反中”和“恐中”情绪,甚至被以前曾经在戒严时代受到政治迫害的绿营老将批评为新“绿色恐怖”。

因此杯葛金马奖表面上是大陆电影失去向台湾观众发声的机会,事实上是削弱了金马奖的气势,使得台湾电影无法与大陆作品同台竞技,甚至无法向大陆观众发声,最终的结果是所有华人文化的损失。

台湾的电影风格和大陆、香港的各有特色,三地各有不同的情怀和诉诸的关注点,

但是又有重叠共通的文化与语言优势,彼此的激荡和碰撞可以创造更多的合作机会与相互刺激。台湾经过戒严时期的审核管制历史而达到目前相对自由的创作环境,对于大陆是一个很好的激发。而大陆影视产业的气势,借着金马奖的曝光,对于台湾创作者可以有所刺激,同时使台湾的作品有机会面向大陆市场。

如果在限制自由行和杯葛金马奖后,大陆官方如预期再加码更多的举措,从而扩大到接近“两岸交流冷战”,除了造成双方经济上的损失,更足以造成两岸关系的动荡,同时对于台湾的选情影响增加更多变数。单一事件对选票风向的影响还不明显,但累计起来,也有可能造成台湾选民的“反弹”。■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两岸三地,电影各有不同情怀和创作特色,若无法同台竞技,将是华人文化的损失,并可能引发连锁效应。



撰文 | 刘裘蒂

OR--商业新媒体 】在中国文化和旅游部公布全面暂停赴台自由行后一星期,中国国家电影局也宣布暂停大陆影片和人员参加2019年第56届台北金马影展。在台湾2020年1月11日将举行的“总统”和“立法委员”选举前的5个多月实施的这些措施,是否代表了逐渐冰冻两岸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从而在高度政治化的氛围下,成为一种新的经济制裁?两岸关系将会进入到“冷战”吗?

谁会缺席金马奖?

其实在中国大陆官方宣布之前,台湾媒体已经找到今年大陆将会抵制金马奖的蛛丝马迹。根据金马执委会公布的线上报名结果,今年金马奖报名到7月31日截止,尽管总数以685件创历史新高,但其中剧情长片仅达148部,比去年的228部少了80部。

上一届得到四项大奖的中国导演张艺谋早就表示新作《一秒钟》未报名金马奖,而入围第72届戛纳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由胡歌和桂纶镁(台湾)主演的《南方车站的聚会》,王小帅导演、王景春与咏梅主演的《地久天长》,娄烨导演、巩俐主演的《兰心大剧院》均确认没有报名。

然而缺席的将不只是大陆的影片和艺人。根据台湾媒体的报道,还未在中国大陆上映的港片如参加本届金马奖,将面临可能会失去在大陆上映的机会,而出席的艺人甚至会被列入“观察名单”,不少人因而被迫选边站。

到目前为止,港片包括刘德华和古天乐主演的《扫毒2天地对决》、张家辉主演的《使徒行者2谍影行动》、以及梁家辉、古天乐和任达华主演的《追龙2贼王》等作品都取消报名。

往年在九月举行的中国金鸡百花电影节,今年移步到厦门,并且与金马奖同一天在11月23日举行,明摆着金鸡和金马将要对着干,势必令大陆和港澳台的艺人面临“选边站”的尴尬。在如今香港的大环境下,这也势必迫使香港艺人在11月底前提早表态。

中国自媒体“前创工作室”对今年金马奖的预测是: “少了内地的竞争,基本上也是一群小众人的丐帮聚会而已。就相当于是矮个子里面拔高个子。”

当电影遭遇政治

台湾“总统府”发言人丁允恭表达了蔡英文政府官方的回应:“文化无国界,艺术更不应该有政治藩篱,无论持任何理由,阻止艺文工作者参与金马奖这样鼓励自由创作、欢迎多元观点的电影界盛会,都不是聪明的决定……这一系列的禁令,对中国人民非常不公平。”

但是对于是谁先竖起了藩篱?两岸却有不同的看法。《环球网》直言“金马奖风波的始作俑者和加剧者都是蔡英文当局……艺人、商人都应当在两岸的这种环境下尽量淡化对台海政治的参与,至少不主动在这方面挑事。台湾作为小市场,那里与大陆有交道的人尤其要有这种意识。但是蔡英文当局做了相反的灌输,引诱甚至逼迫相关人士政治站队,搞得两岸斗争‘烽火连天’,他们在害台湾,害台湾人。”

即使在台湾,也有很多政治评论家认为蔡政府的政策是自取其辱。

其实,今年大陆杯葛金马奖一点也不奇怪,因为早在去年的金马奖典礼上便埋下了伏笔。只是今年撞上了香港事件、中国建国70年和台湾选举年,这个“文化制裁”已经不是一个单一事件,它所带来的政治和经济效应,将会随着其他更多的限令举措而造成更深的震荡。至于对于台湾选情的影响,将要看这个事件与其他正在发生的事件之间的“化学反应”。

2018年金马奖的颁奖典礼上,台湾导演傅榆因纪录片《我们的青春,在台湾》获最佳纪录片奖而上台发表致辞感言,遭到中国大陆网友抨击为“台独言论”。当场刚获得金马影帝的涂们在颁奖致辞时指射“中国台湾”,表达政治立场,而徐峥也在领奖时大喊:“这里是一个专业的殿堂,我相信中国电影一定会越来越好!”

无形之中,金马奖俨然变成两岸艺人政治立场表态的叫阵。

当场作为评审团主席的巩俐拒绝上台。颁奖典礼结束后,几乎所有大陆演员都缺席了酒会,随后圈内艺人纷纷转发共青团微博表态“中国,一点也不能少!”

有这样的前车之鉴,再加上香港前特首董建华日前将最近中国政府对台湾自由行的“制裁”,定调归因于台湾政府对香港“反送中”和“不合作”运动的“幕后支持”,因此有影艺界人士表示,如果这次在金马奖台上有台湾艺人再喊出 “香港加油”,会让中国大陆感到难堪。

有些台湾观点认为傅榆有行使其“言论自由”的权利;相对而言,大陆艺人也有权表达他们的立场。但是当场大陆艺人激烈的反应,恰恰是认为金马奖不应该被政治化,固然某种程度上是中国大陆政治压力内化的表现,但事实上,根据我的观察,在中国大陆,即使对于政治和社会议题可能有不同的看法,但是在台湾主权的议题上却表现出强烈的一致性。

也就是说,在去年金马奖颁奖典礼发生的事情,踩到了许多大陆艺人的“底线”,有可能对他们形成一种“冒犯”。

根据我私下的了解,对于中国大陆人对于台湾问题的普遍看法,台湾朋友心目中的认知与现实之间存在着某种落差,并且不自觉地已经踩到了大陆人的红线。也就是说,即使在对于国政与社会议题,以及艺术创作自由上,中国大陆(特别是在受过高等教育的群体中)可能有不同的看法,但是在台湾问题上存在着高度的认同度和一致性。

根据《环球时报》与上海社会科学院在2016年联合执行的《台湾问题民意大调查》,标本中大学以上学历的合计占80%,80后和90后合计占50%,对于问题“你是否赞同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超过96.4%的人表示“非常赞同”。显示在认知上,大陆人对这个问题有着绝对高度的一致。

当被问到“你是否赞同台湾统一对中国崛起能起到很大的促进作用?”70.7%的受访者表示“非常赞同”,表示“比较赞同”的占16.4%,合计87.1%。

至于“如果蔡英文不承认‘九二共识’,你认为应该采取哪些反制措施?”受访者认为“不应该有任何反制措施”的仅占0.6%;认为应当“动武”的占12%。除此之外,其余的受访者全部认为应当采取外交手段及实施各种经济制裁,包括取消陆客访台(12.5%)、取消对台优惠政策(16.5%)、和台湾所有的邦交国建交(12.8%)、封杀所有有“台独”倾向的台湾艺人(15.1%)、封杀所有有“台独”倾向的台商(15.7%)、对台湾实施全面的经济制裁(14.7%)。

金马奖的文化见证

在两岸三地的电影奖中,历史最悠久的台湾金马奖创立于1962年。自从1996年起定位为全球华语片竞技的舞台,只要影片是以华语为主要发音语言,不限出品地区、资金结构或演职员国籍,均有资格报名参赛。一旦大陆电影首度被纳入参赛范围,这个奖便开始成为集合大陆和港澳台电影界精英的盛会,华语电影大奖中唯一不预设地域性限制,致力于普及华语电影和电影人的奖项。

我认为在好莱坞电影主导的英语文化以及欧美视角为中心的全球电影文化中,华语电影精英能够借着金马奖抱团造势具有非凡的意义。历年来曾经在金马奖走红毯的大陆明星包括章子怡、巩俐、胡歌、邓超、孙俪、周迅等等。

2018年金马奖执委会主席李安导演曾说“我们有金马奖这样的成果,几乎90%以上的人都出席了,在华语区没有一个影展可以这样子,所以大家心里是有份量的。请大家给电影人一种尊重。”

在此同时,大陆的作品和电影人得奖的频率也与时俱增。从1996年姜文执导、夏雨主演的《阳光灿烂的日子》包揽了最佳电影、导演、摄影、改编剧本、影帝大奖,到1998年,李小璐、陈冲分别拿下金马奖最佳女主、最佳导演大奖。

2001年刘烨、秦海璐分获金马帝后,2006年周迅凭借《如果爱》拿下影后,2007年陈冲凭借《意》让大陆影人再次占据影后宝座。

2008年张涵予凭借《集结号》称帝,2009年李冰冰《风声》封后,2010年吕丽萍《玩酷青春》封后,2013年章子怡以《一代宗师》称后。2014年陈建斌自导自演《一个勺子》而称帝,娄烨导演的《推拿》拿到最佳影片、最佳摄影在内的六项大奖。

2016年范伟《不成问题的问题》赢得最佳男主角奖,周冬雨和马思纯因为《七月与安生》同框成为影后,冯小刚《我不是潘金莲》获得最佳导演,《八月》获得最佳影片。

2017年文晏以《嘉年华》拿到最佳导演,涂们凭《老兽》拿到影帝。2018年因导演胡波拒绝删片后自杀而引起争议的《大象席地而坐》拿到最佳影片,《我不是药神》的徐峥获得影帝,张艺谋因《影》而获得最佳导演。

也就是说,自1996年开放两岸三地齐集金马奖以来的二十多年,见证了中国大陆影业的井喷期,也反映了大陆电影作品在金马奖的地位上升。这在台湾,形成了“危机意识”和“两岸同乐”的两派对立看法。2012年的第49届金马奖,当台湾出产的电影只拿下两项正式奖项时,民进党立委管碧玲主张废了金马奖,因为:“金马奖成了中国统一的文化预言,在这个地盘,台湾电影没有自我。”

在管碧玲此类狭隘的观点看来,如果大陆的表现出众,便表示对台湾影艺界的“牺牲”。但是实际看来,两岸都各有收获。台湾和香港的影视,曾经为改革开放后的中国大陆提供了标杆性的启发。随着三地发展出各自的特色,大陆的产业链爆发,对于台湾自然是很好的刺激。

反过来说,多年来金马奖代表的不但是专业的艺术成就,更是超越意识形态的“包容”,也提供了探索敏感题材的作品一个展现的平台,这对大陆创作者来说,不啻具有“灯塔”效应。台湾电影擅长的小巧精致,正互补了大陆制片的排场气魄。台湾电影受限于地域和人口,自然视大陆为潜在的市场。去年台湾艺人吴宗宪甚至在台湾电视综艺节目上说:“以后华人的艺人只分两种,一种是没有大陆市场的,一种是有大陆市场的。”

正如李安曾经如此强调“我觉得基本的精神,台湾这边是自由的、影展是开放的,他们爱讲什么就讲什么,我们绝对不能说你不能讲什么、你该怎么样。我觉得艺术是很纯粹的,希望大家能够尊重这一点。”也就是说,李安认为金马奖应该敞开大门,若都有报名、质量同样获肯定,也还是会把奖项颁给中国大陆,不会有台湾自家关起门来颁奖的状况。

除了去年金马奖颁奖典礼发生两岸艺人“政治立场较量”事件,本届金马奖和明年“总统大选”时间相近,加上近来香港“反送中”讨论热烈,大陆官方应该也担心民进党为了赢得选票会刻意煽动“反中情绪”,如果再重演“周子瑜事件”,等于是变相帮民进党助选。

2015年底,台湾旅韩艺人周子瑜因在韩国综艺节目中手拿台湾国旗挥舞,被台湾统派艺人黄安在新浪微博举报为“台独”,掀起了大陆网友抵制周子瑜的声浪,造成广告商撤销周子瑜的手机代言,所属乐团TWICE在中国大陆的预定演出被取消,经纪公司JYP娱乐遭到中国大陆网友抵制,隔年1月15日JYP娱乐安排周子瑜录制视频公开道歉,并声明自己是一个中国人。

由于这场风波发生于台湾“2016总统大选”前夕,这则道歉视频引发了部分台湾选民“反中”的情绪,许多台湾的政治观察家认为对选情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大选后,台湾智库民意调查指周子瑜事件影响了大约一成的选票,使民进党受益,不但蔡英文执政,还首度取得立法院过半席次。

反讽的是,蔡英文领导的政府,一方面不断对于大陆的政治干预手段提出抗议,另一方面却风声鹤唳地推行文化和教育的“去中国化”,并且打压异己,今年并借着修改“国安五法”而煽动“反中”和“恐中”情绪,甚至被以前曾经在戒严时代受到政治迫害的绿营老将批评为新“绿色恐怖”。

因此杯葛金马奖表面上是大陆电影失去向台湾观众发声的机会,事实上是削弱了金马奖的气势,使得台湾电影无法与大陆作品同台竞技,甚至无法向大陆观众发声,最终的结果是所有华人文化的损失。

台湾的电影风格和大陆、香港的各有特色,三地各有不同的情怀和诉诸的关注点,

但是又有重叠共通的文化与语言优势,彼此的激荡和碰撞可以创造更多的合作机会与相互刺激。台湾经过戒严时期的审核管制历史而达到目前相对自由的创作环境,对于大陆是一个很好的激发。而大陆影视产业的气势,借着金马奖的曝光,对于台湾创作者可以有所刺激,同时使台湾的作品有机会面向大陆市场。

如果在限制自由行和杯葛金马奖后,大陆官方如预期再加码更多的举措,从而扩大到接近“两岸交流冷战”,除了造成双方经济上的损失,更足以造成两岸关系的动荡,同时对于台湾的选情影响增加更多变数。单一事件对选票风向的影响还不明显,但累计起来,也有可能造成台湾选民的“反弹”。■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金马奖风波:当电影遭遇政治

发布日期:2019-08-12 07:11
摘要:两岸三地,电影各有不同情怀和创作特色,若无法同台竞技,将是华人文化的损失,并可能引发连锁效应。



撰文 | 刘裘蒂

OR--商业新媒体 】在中国文化和旅游部公布全面暂停赴台自由行后一星期,中国国家电影局也宣布暂停大陆影片和人员参加2019年第56届台北金马影展。在台湾2020年1月11日将举行的“总统”和“立法委员”选举前的5个多月实施的这些措施,是否代表了逐渐冰冻两岸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从而在高度政治化的氛围下,成为一种新的经济制裁?两岸关系将会进入到“冷战”吗?

谁会缺席金马奖?

其实在中国大陆官方宣布之前,台湾媒体已经找到今年大陆将会抵制金马奖的蛛丝马迹。根据金马执委会公布的线上报名结果,今年金马奖报名到7月31日截止,尽管总数以685件创历史新高,但其中剧情长片仅达148部,比去年的228部少了80部。

上一届得到四项大奖的中国导演张艺谋早就表示新作《一秒钟》未报名金马奖,而入围第72届戛纳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由胡歌和桂纶镁(台湾)主演的《南方车站的聚会》,王小帅导演、王景春与咏梅主演的《地久天长》,娄烨导演、巩俐主演的《兰心大剧院》均确认没有报名。

然而缺席的将不只是大陆的影片和艺人。根据台湾媒体的报道,还未在中国大陆上映的港片如参加本届金马奖,将面临可能会失去在大陆上映的机会,而出席的艺人甚至会被列入“观察名单”,不少人因而被迫选边站。

到目前为止,港片包括刘德华和古天乐主演的《扫毒2天地对决》、张家辉主演的《使徒行者2谍影行动》、以及梁家辉、古天乐和任达华主演的《追龙2贼王》等作品都取消报名。

往年在九月举行的中国金鸡百花电影节,今年移步到厦门,并且与金马奖同一天在11月23日举行,明摆着金鸡和金马将要对着干,势必令大陆和港澳台的艺人面临“选边站”的尴尬。在如今香港的大环境下,这也势必迫使香港艺人在11月底前提早表态。

中国自媒体“前创工作室”对今年金马奖的预测是: “少了内地的竞争,基本上也是一群小众人的丐帮聚会而已。就相当于是矮个子里面拔高个子。”

当电影遭遇政治

台湾“总统府”发言人丁允恭表达了蔡英文政府官方的回应:“文化无国界,艺术更不应该有政治藩篱,无论持任何理由,阻止艺文工作者参与金马奖这样鼓励自由创作、欢迎多元观点的电影界盛会,都不是聪明的决定……这一系列的禁令,对中国人民非常不公平。”

但是对于是谁先竖起了藩篱?两岸却有不同的看法。《环球网》直言“金马奖风波的始作俑者和加剧者都是蔡英文当局……艺人、商人都应当在两岸的这种环境下尽量淡化对台海政治的参与,至少不主动在这方面挑事。台湾作为小市场,那里与大陆有交道的人尤其要有这种意识。但是蔡英文当局做了相反的灌输,引诱甚至逼迫相关人士政治站队,搞得两岸斗争‘烽火连天’,他们在害台湾,害台湾人。”

即使在台湾,也有很多政治评论家认为蔡政府的政策是自取其辱。

其实,今年大陆杯葛金马奖一点也不奇怪,因为早在去年的金马奖典礼上便埋下了伏笔。只是今年撞上了香港事件、中国建国70年和台湾选举年,这个“文化制裁”已经不是一个单一事件,它所带来的政治和经济效应,将会随着其他更多的限令举措而造成更深的震荡。至于对于台湾选情的影响,将要看这个事件与其他正在发生的事件之间的“化学反应”。

2018年金马奖的颁奖典礼上,台湾导演傅榆因纪录片《我们的青春,在台湾》获最佳纪录片奖而上台发表致辞感言,遭到中国大陆网友抨击为“台独言论”。当场刚获得金马影帝的涂们在颁奖致辞时指射“中国台湾”,表达政治立场,而徐峥也在领奖时大喊:“这里是一个专业的殿堂,我相信中国电影一定会越来越好!”

无形之中,金马奖俨然变成两岸艺人政治立场表态的叫阵。

当场作为评审团主席的巩俐拒绝上台。颁奖典礼结束后,几乎所有大陆演员都缺席了酒会,随后圈内艺人纷纷转发共青团微博表态“中国,一点也不能少!”

有这样的前车之鉴,再加上香港前特首董建华日前将最近中国政府对台湾自由行的“制裁”,定调归因于台湾政府对香港“反送中”和“不合作”运动的“幕后支持”,因此有影艺界人士表示,如果这次在金马奖台上有台湾艺人再喊出 “香港加油”,会让中国大陆感到难堪。

有些台湾观点认为傅榆有行使其“言论自由”的权利;相对而言,大陆艺人也有权表达他们的立场。但是当场大陆艺人激烈的反应,恰恰是认为金马奖不应该被政治化,固然某种程度上是中国大陆政治压力内化的表现,但事实上,根据我的观察,在中国大陆,即使对于政治和社会议题可能有不同的看法,但是在台湾主权的议题上却表现出强烈的一致性。

也就是说,在去年金马奖颁奖典礼发生的事情,踩到了许多大陆艺人的“底线”,有可能对他们形成一种“冒犯”。

根据我私下的了解,对于中国大陆人对于台湾问题的普遍看法,台湾朋友心目中的认知与现实之间存在着某种落差,并且不自觉地已经踩到了大陆人的红线。也就是说,即使在对于国政与社会议题,以及艺术创作自由上,中国大陆(特别是在受过高等教育的群体中)可能有不同的看法,但是在台湾问题上存在着高度的认同度和一致性。

根据《环球时报》与上海社会科学院在2016年联合执行的《台湾问题民意大调查》,标本中大学以上学历的合计占80%,80后和90后合计占50%,对于问题“你是否赞同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超过96.4%的人表示“非常赞同”。显示在认知上,大陆人对这个问题有着绝对高度的一致。

当被问到“你是否赞同台湾统一对中国崛起能起到很大的促进作用?”70.7%的受访者表示“非常赞同”,表示“比较赞同”的占16.4%,合计87.1%。

至于“如果蔡英文不承认‘九二共识’,你认为应该采取哪些反制措施?”受访者认为“不应该有任何反制措施”的仅占0.6%;认为应当“动武”的占12%。除此之外,其余的受访者全部认为应当采取外交手段及实施各种经济制裁,包括取消陆客访台(12.5%)、取消对台优惠政策(16.5%)、和台湾所有的邦交国建交(12.8%)、封杀所有有“台独”倾向的台湾艺人(15.1%)、封杀所有有“台独”倾向的台商(15.7%)、对台湾实施全面的经济制裁(14.7%)。

金马奖的文化见证

在两岸三地的电影奖中,历史最悠久的台湾金马奖创立于1962年。自从1996年起定位为全球华语片竞技的舞台,只要影片是以华语为主要发音语言,不限出品地区、资金结构或演职员国籍,均有资格报名参赛。一旦大陆电影首度被纳入参赛范围,这个奖便开始成为集合大陆和港澳台电影界精英的盛会,华语电影大奖中唯一不预设地域性限制,致力于普及华语电影和电影人的奖项。

我认为在好莱坞电影主导的英语文化以及欧美视角为中心的全球电影文化中,华语电影精英能够借着金马奖抱团造势具有非凡的意义。历年来曾经在金马奖走红毯的大陆明星包括章子怡、巩俐、胡歌、邓超、孙俪、周迅等等。

2018年金马奖执委会主席李安导演曾说“我们有金马奖这样的成果,几乎90%以上的人都出席了,在华语区没有一个影展可以这样子,所以大家心里是有份量的。请大家给电影人一种尊重。”

在此同时,大陆的作品和电影人得奖的频率也与时俱增。从1996年姜文执导、夏雨主演的《阳光灿烂的日子》包揽了最佳电影、导演、摄影、改编剧本、影帝大奖,到1998年,李小璐、陈冲分别拿下金马奖最佳女主、最佳导演大奖。

2001年刘烨、秦海璐分获金马帝后,2006年周迅凭借《如果爱》拿下影后,2007年陈冲凭借《意》让大陆影人再次占据影后宝座。

2008年张涵予凭借《集结号》称帝,2009年李冰冰《风声》封后,2010年吕丽萍《玩酷青春》封后,2013年章子怡以《一代宗师》称后。2014年陈建斌自导自演《一个勺子》而称帝,娄烨导演的《推拿》拿到最佳影片、最佳摄影在内的六项大奖。

2016年范伟《不成问题的问题》赢得最佳男主角奖,周冬雨和马思纯因为《七月与安生》同框成为影后,冯小刚《我不是潘金莲》获得最佳导演,《八月》获得最佳影片。

2017年文晏以《嘉年华》拿到最佳导演,涂们凭《老兽》拿到影帝。2018年因导演胡波拒绝删片后自杀而引起争议的《大象席地而坐》拿到最佳影片,《我不是药神》的徐峥获得影帝,张艺谋因《影》而获得最佳导演。

也就是说,自1996年开放两岸三地齐集金马奖以来的二十多年,见证了中国大陆影业的井喷期,也反映了大陆电影作品在金马奖的地位上升。这在台湾,形成了“危机意识”和“两岸同乐”的两派对立看法。2012年的第49届金马奖,当台湾出产的电影只拿下两项正式奖项时,民进党立委管碧玲主张废了金马奖,因为:“金马奖成了中国统一的文化预言,在这个地盘,台湾电影没有自我。”

在管碧玲此类狭隘的观点看来,如果大陆的表现出众,便表示对台湾影艺界的“牺牲”。但是实际看来,两岸都各有收获。台湾和香港的影视,曾经为改革开放后的中国大陆提供了标杆性的启发。随着三地发展出各自的特色,大陆的产业链爆发,对于台湾自然是很好的刺激。

反过来说,多年来金马奖代表的不但是专业的艺术成就,更是超越意识形态的“包容”,也提供了探索敏感题材的作品一个展现的平台,这对大陆创作者来说,不啻具有“灯塔”效应。台湾电影擅长的小巧精致,正互补了大陆制片的排场气魄。台湾电影受限于地域和人口,自然视大陆为潜在的市场。去年台湾艺人吴宗宪甚至在台湾电视综艺节目上说:“以后华人的艺人只分两种,一种是没有大陆市场的,一种是有大陆市场的。”

正如李安曾经如此强调“我觉得基本的精神,台湾这边是自由的、影展是开放的,他们爱讲什么就讲什么,我们绝对不能说你不能讲什么、你该怎么样。我觉得艺术是很纯粹的,希望大家能够尊重这一点。”也就是说,李安认为金马奖应该敞开大门,若都有报名、质量同样获肯定,也还是会把奖项颁给中国大陆,不会有台湾自家关起门来颁奖的状况。

除了去年金马奖颁奖典礼发生两岸艺人“政治立场较量”事件,本届金马奖和明年“总统大选”时间相近,加上近来香港“反送中”讨论热烈,大陆官方应该也担心民进党为了赢得选票会刻意煽动“反中情绪”,如果再重演“周子瑜事件”,等于是变相帮民进党助选。

2015年底,台湾旅韩艺人周子瑜因在韩国综艺节目中手拿台湾国旗挥舞,被台湾统派艺人黄安在新浪微博举报为“台独”,掀起了大陆网友抵制周子瑜的声浪,造成广告商撤销周子瑜的手机代言,所属乐团TWICE在中国大陆的预定演出被取消,经纪公司JYP娱乐遭到中国大陆网友抵制,隔年1月15日JYP娱乐安排周子瑜录制视频公开道歉,并声明自己是一个中国人。

由于这场风波发生于台湾“2016总统大选”前夕,这则道歉视频引发了部分台湾选民“反中”的情绪,许多台湾的政治观察家认为对选情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大选后,台湾智库民意调查指周子瑜事件影响了大约一成的选票,使民进党受益,不但蔡英文执政,还首度取得立法院过半席次。

反讽的是,蔡英文领导的政府,一方面不断对于大陆的政治干预手段提出抗议,另一方面却风声鹤唳地推行文化和教育的“去中国化”,并且打压异己,今年并借着修改“国安五法”而煽动“反中”和“恐中”情绪,甚至被以前曾经在戒严时代受到政治迫害的绿营老将批评为新“绿色恐怖”。

因此杯葛金马奖表面上是大陆电影失去向台湾观众发声的机会,事实上是削弱了金马奖的气势,使得台湾电影无法与大陆作品同台竞技,甚至无法向大陆观众发声,最终的结果是所有华人文化的损失。

台湾的电影风格和大陆、香港的各有特色,三地各有不同的情怀和诉诸的关注点,

但是又有重叠共通的文化与语言优势,彼此的激荡和碰撞可以创造更多的合作机会与相互刺激。台湾经过戒严时期的审核管制历史而达到目前相对自由的创作环境,对于大陆是一个很好的激发。而大陆影视产业的气势,借着金马奖的曝光,对于台湾创作者可以有所刺激,同时使台湾的作品有机会面向大陆市场。

如果在限制自由行和杯葛金马奖后,大陆官方如预期再加码更多的举措,从而扩大到接近“两岸交流冷战”,除了造成双方经济上的损失,更足以造成两岸关系的动荡,同时对于台湾的选情影响增加更多变数。单一事件对选票风向的影响还不明显,但累计起来,也有可能造成台湾选民的“反弹”。■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两岸三地,电影各有不同情怀和创作特色,若无法同台竞技,将是华人文化的损失,并可能引发连锁效应。



撰文 | 刘裘蒂

OR--商业新媒体 】在中国文化和旅游部公布全面暂停赴台自由行后一星期,中国国家电影局也宣布暂停大陆影片和人员参加2019年第56届台北金马影展。在台湾2020年1月11日将举行的“总统”和“立法委员”选举前的5个多月实施的这些措施,是否代表了逐渐冰冻两岸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从而在高度政治化的氛围下,成为一种新的经济制裁?两岸关系将会进入到“冷战”吗?

谁会缺席金马奖?

其实在中国大陆官方宣布之前,台湾媒体已经找到今年大陆将会抵制金马奖的蛛丝马迹。根据金马执委会公布的线上报名结果,今年金马奖报名到7月31日截止,尽管总数以685件创历史新高,但其中剧情长片仅达148部,比去年的228部少了80部。

上一届得到四项大奖的中国导演张艺谋早就表示新作《一秒钟》未报名金马奖,而入围第72届戛纳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由胡歌和桂纶镁(台湾)主演的《南方车站的聚会》,王小帅导演、王景春与咏梅主演的《地久天长》,娄烨导演、巩俐主演的《兰心大剧院》均确认没有报名。

然而缺席的将不只是大陆的影片和艺人。根据台湾媒体的报道,还未在中国大陆上映的港片如参加本届金马奖,将面临可能会失去在大陆上映的机会,而出席的艺人甚至会被列入“观察名单”,不少人因而被迫选边站。

到目前为止,港片包括刘德华和古天乐主演的《扫毒2天地对决》、张家辉主演的《使徒行者2谍影行动》、以及梁家辉、古天乐和任达华主演的《追龙2贼王》等作品都取消报名。

往年在九月举行的中国金鸡百花电影节,今年移步到厦门,并且与金马奖同一天在11月23日举行,明摆着金鸡和金马将要对着干,势必令大陆和港澳台的艺人面临“选边站”的尴尬。在如今香港的大环境下,这也势必迫使香港艺人在11月底前提早表态。

中国自媒体“前创工作室”对今年金马奖的预测是: “少了内地的竞争,基本上也是一群小众人的丐帮聚会而已。就相当于是矮个子里面拔高个子。”

当电影遭遇政治

台湾“总统府”发言人丁允恭表达了蔡英文政府官方的回应:“文化无国界,艺术更不应该有政治藩篱,无论持任何理由,阻止艺文工作者参与金马奖这样鼓励自由创作、欢迎多元观点的电影界盛会,都不是聪明的决定……这一系列的禁令,对中国人民非常不公平。”

但是对于是谁先竖起了藩篱?两岸却有不同的看法。《环球网》直言“金马奖风波的始作俑者和加剧者都是蔡英文当局……艺人、商人都应当在两岸的这种环境下尽量淡化对台海政治的参与,至少不主动在这方面挑事。台湾作为小市场,那里与大陆有交道的人尤其要有这种意识。但是蔡英文当局做了相反的灌输,引诱甚至逼迫相关人士政治站队,搞得两岸斗争‘烽火连天’,他们在害台湾,害台湾人。”

即使在台湾,也有很多政治评论家认为蔡政府的政策是自取其辱。

其实,今年大陆杯葛金马奖一点也不奇怪,因为早在去年的金马奖典礼上便埋下了伏笔。只是今年撞上了香港事件、中国建国70年和台湾选举年,这个“文化制裁”已经不是一个单一事件,它所带来的政治和经济效应,将会随着其他更多的限令举措而造成更深的震荡。至于对于台湾选情的影响,将要看这个事件与其他正在发生的事件之间的“化学反应”。

2018年金马奖的颁奖典礼上,台湾导演傅榆因纪录片《我们的青春,在台湾》获最佳纪录片奖而上台发表致辞感言,遭到中国大陆网友抨击为“台独言论”。当场刚获得金马影帝的涂们在颁奖致辞时指射“中国台湾”,表达政治立场,而徐峥也在领奖时大喊:“这里是一个专业的殿堂,我相信中国电影一定会越来越好!”

无形之中,金马奖俨然变成两岸艺人政治立场表态的叫阵。

当场作为评审团主席的巩俐拒绝上台。颁奖典礼结束后,几乎所有大陆演员都缺席了酒会,随后圈内艺人纷纷转发共青团微博表态“中国,一点也不能少!”

有这样的前车之鉴,再加上香港前特首董建华日前将最近中国政府对台湾自由行的“制裁”,定调归因于台湾政府对香港“反送中”和“不合作”运动的“幕后支持”,因此有影艺界人士表示,如果这次在金马奖台上有台湾艺人再喊出 “香港加油”,会让中国大陆感到难堪。

有些台湾观点认为傅榆有行使其“言论自由”的权利;相对而言,大陆艺人也有权表达他们的立场。但是当场大陆艺人激烈的反应,恰恰是认为金马奖不应该被政治化,固然某种程度上是中国大陆政治压力内化的表现,但事实上,根据我的观察,在中国大陆,即使对于政治和社会议题可能有不同的看法,但是在台湾主权的议题上却表现出强烈的一致性。

也就是说,在去年金马奖颁奖典礼发生的事情,踩到了许多大陆艺人的“底线”,有可能对他们形成一种“冒犯”。

根据我私下的了解,对于中国大陆人对于台湾问题的普遍看法,台湾朋友心目中的认知与现实之间存在着某种落差,并且不自觉地已经踩到了大陆人的红线。也就是说,即使在对于国政与社会议题,以及艺术创作自由上,中国大陆(特别是在受过高等教育的群体中)可能有不同的看法,但是在台湾问题上存在着高度的认同度和一致性。

根据《环球时报》与上海社会科学院在2016年联合执行的《台湾问题民意大调查》,标本中大学以上学历的合计占80%,80后和90后合计占50%,对于问题“你是否赞同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超过96.4%的人表示“非常赞同”。显示在认知上,大陆人对这个问题有着绝对高度的一致。

当被问到“你是否赞同台湾统一对中国崛起能起到很大的促进作用?”70.7%的受访者表示“非常赞同”,表示“比较赞同”的占16.4%,合计87.1%。

至于“如果蔡英文不承认‘九二共识’,你认为应该采取哪些反制措施?”受访者认为“不应该有任何反制措施”的仅占0.6%;认为应当“动武”的占12%。除此之外,其余的受访者全部认为应当采取外交手段及实施各种经济制裁,包括取消陆客访台(12.5%)、取消对台优惠政策(16.5%)、和台湾所有的邦交国建交(12.8%)、封杀所有有“台独”倾向的台湾艺人(15.1%)、封杀所有有“台独”倾向的台商(15.7%)、对台湾实施全面的经济制裁(14.7%)。

金马奖的文化见证

在两岸三地的电影奖中,历史最悠久的台湾金马奖创立于1962年。自从1996年起定位为全球华语片竞技的舞台,只要影片是以华语为主要发音语言,不限出品地区、资金结构或演职员国籍,均有资格报名参赛。一旦大陆电影首度被纳入参赛范围,这个奖便开始成为集合大陆和港澳台电影界精英的盛会,华语电影大奖中唯一不预设地域性限制,致力于普及华语电影和电影人的奖项。

我认为在好莱坞电影主导的英语文化以及欧美视角为中心的全球电影文化中,华语电影精英能够借着金马奖抱团造势具有非凡的意义。历年来曾经在金马奖走红毯的大陆明星包括章子怡、巩俐、胡歌、邓超、孙俪、周迅等等。

2018年金马奖执委会主席李安导演曾说“我们有金马奖这样的成果,几乎90%以上的人都出席了,在华语区没有一个影展可以这样子,所以大家心里是有份量的。请大家给电影人一种尊重。”

在此同时,大陆的作品和电影人得奖的频率也与时俱增。从1996年姜文执导、夏雨主演的《阳光灿烂的日子》包揽了最佳电影、导演、摄影、改编剧本、影帝大奖,到1998年,李小璐、陈冲分别拿下金马奖最佳女主、最佳导演大奖。

2001年刘烨、秦海璐分获金马帝后,2006年周迅凭借《如果爱》拿下影后,2007年陈冲凭借《意》让大陆影人再次占据影后宝座。

2008年张涵予凭借《集结号》称帝,2009年李冰冰《风声》封后,2010年吕丽萍《玩酷青春》封后,2013年章子怡以《一代宗师》称后。2014年陈建斌自导自演《一个勺子》而称帝,娄烨导演的《推拿》拿到最佳影片、最佳摄影在内的六项大奖。

2016年范伟《不成问题的问题》赢得最佳男主角奖,周冬雨和马思纯因为《七月与安生》同框成为影后,冯小刚《我不是潘金莲》获得最佳导演,《八月》获得最佳影片。

2017年文晏以《嘉年华》拿到最佳导演,涂们凭《老兽》拿到影帝。2018年因导演胡波拒绝删片后自杀而引起争议的《大象席地而坐》拿到最佳影片,《我不是药神》的徐峥获得影帝,张艺谋因《影》而获得最佳导演。

也就是说,自1996年开放两岸三地齐集金马奖以来的二十多年,见证了中国大陆影业的井喷期,也反映了大陆电影作品在金马奖的地位上升。这在台湾,形成了“危机意识”和“两岸同乐”的两派对立看法。2012年的第49届金马奖,当台湾出产的电影只拿下两项正式奖项时,民进党立委管碧玲主张废了金马奖,因为:“金马奖成了中国统一的文化预言,在这个地盘,台湾电影没有自我。”

在管碧玲此类狭隘的观点看来,如果大陆的表现出众,便表示对台湾影艺界的“牺牲”。但是实际看来,两岸都各有收获。台湾和香港的影视,曾经为改革开放后的中国大陆提供了标杆性的启发。随着三地发展出各自的特色,大陆的产业链爆发,对于台湾自然是很好的刺激。

反过来说,多年来金马奖代表的不但是专业的艺术成就,更是超越意识形态的“包容”,也提供了探索敏感题材的作品一个展现的平台,这对大陆创作者来说,不啻具有“灯塔”效应。台湾电影擅长的小巧精致,正互补了大陆制片的排场气魄。台湾电影受限于地域和人口,自然视大陆为潜在的市场。去年台湾艺人吴宗宪甚至在台湾电视综艺节目上说:“以后华人的艺人只分两种,一种是没有大陆市场的,一种是有大陆市场的。”

正如李安曾经如此强调“我觉得基本的精神,台湾这边是自由的、影展是开放的,他们爱讲什么就讲什么,我们绝对不能说你不能讲什么、你该怎么样。我觉得艺术是很纯粹的,希望大家能够尊重这一点。”也就是说,李安认为金马奖应该敞开大门,若都有报名、质量同样获肯定,也还是会把奖项颁给中国大陆,不会有台湾自家关起门来颁奖的状况。

除了去年金马奖颁奖典礼发生两岸艺人“政治立场较量”事件,本届金马奖和明年“总统大选”时间相近,加上近来香港“反送中”讨论热烈,大陆官方应该也担心民进党为了赢得选票会刻意煽动“反中情绪”,如果再重演“周子瑜事件”,等于是变相帮民进党助选。

2015年底,台湾旅韩艺人周子瑜因在韩国综艺节目中手拿台湾国旗挥舞,被台湾统派艺人黄安在新浪微博举报为“台独”,掀起了大陆网友抵制周子瑜的声浪,造成广告商撤销周子瑜的手机代言,所属乐团TWICE在中国大陆的预定演出被取消,经纪公司JYP娱乐遭到中国大陆网友抵制,隔年1月15日JYP娱乐安排周子瑜录制视频公开道歉,并声明自己是一个中国人。

由于这场风波发生于台湾“2016总统大选”前夕,这则道歉视频引发了部分台湾选民“反中”的情绪,许多台湾的政治观察家认为对选情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大选后,台湾智库民意调查指周子瑜事件影响了大约一成的选票,使民进党受益,不但蔡英文执政,还首度取得立法院过半席次。

反讽的是,蔡英文领导的政府,一方面不断对于大陆的政治干预手段提出抗议,另一方面却风声鹤唳地推行文化和教育的“去中国化”,并且打压异己,今年并借着修改“国安五法”而煽动“反中”和“恐中”情绪,甚至被以前曾经在戒严时代受到政治迫害的绿营老将批评为新“绿色恐怖”。

因此杯葛金马奖表面上是大陆电影失去向台湾观众发声的机会,事实上是削弱了金马奖的气势,使得台湾电影无法与大陆作品同台竞技,甚至无法向大陆观众发声,最终的结果是所有华人文化的损失。

台湾的电影风格和大陆、香港的各有特色,三地各有不同的情怀和诉诸的关注点,

但是又有重叠共通的文化与语言优势,彼此的激荡和碰撞可以创造更多的合作机会与相互刺激。台湾经过戒严时期的审核管制历史而达到目前相对自由的创作环境,对于大陆是一个很好的激发。而大陆影视产业的气势,借着金马奖的曝光,对于台湾创作者可以有所刺激,同时使台湾的作品有机会面向大陆市场。

如果在限制自由行和杯葛金马奖后,大陆官方如预期再加码更多的举措,从而扩大到接近“两岸交流冷战”,除了造成双方经济上的损失,更足以造成两岸关系的动荡,同时对于台湾的选情影响增加更多变数。单一事件对选票风向的影响还不明显,但累计起来,也有可能造成台湾选民的“反弹”。■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