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耐心何以成为职场美德?

发布日期:2019-08-12 06:44
摘要:耐心或许不时髦,但它正在一定程度上再度得到重视。我接触的各界人士都认为,耐心可以是积极有效的。



乔纳森•布莱克

OR--商业新媒体 】曾任英国资深政府律师的理查德•杰克逊(Richard Jackson)在考验其初级团队时,会要求他们就如何应对一场部门危机献计献策。他注意到,大部分员工没有在清单上列入“暂时什么都不做”。

大多数人似乎并不认为,在工作中拿出耐心是一种可行的行动方案。“耐心”(patience)一词源于拉丁文的“受苦”(patientia),如今倾向于被用来暗示被动、忍耐、容忍、甚至逆来顺受。这些都不是职场注重的品质。

然而,这种品质有着辉煌的历史,14世纪末威廉•兰格伦(William Langland)在诗歌《耕者皮尔斯》(Piers Plowman)中首次写到“耐心是一种美德”。把时钟再倒拨1000年,罗马基督教诗人普鲁登修斯(Prudentius)在其寓言性史诗《心灵的冲突》(Psychomachia)中,将耐心列为七大美德之一。

耐心或许并不时髦,但它正在一定程度上重返潮流。我采访了各行各业的人——法律界和银行业人士、公务员以及科研人员——他们都认为耐心可以是积极有效的。他们中的大多数认为,这是一项重要的职场技能,与团队协作、领导力及沟通能力不相上下。

杰克逊认为,对公务员来说,耐心可能是一项资产:“倘若你能善用耐心,那么你很可能被视为专业、可靠。”

然而,有时他发现,耐心的人被更有活力和急性子的同事边缘化。他还指出,“然而,耐心不应被视为优柔寡断的借口。”

尽管那些天生的急性子可以将自己的性格用作一件工具,但他们也必须学会如何管控自己的急脾气,明智地运用这种个性。杰克逊认为,耐心只能是学会的(往往从错误中),而不是能够传授的,他的结论是,耐心可以被用作众多相互关联的技能之一。

最近退休的资深企业税务顾问萨拉•塞尔瓦拉贾(Sara Selvarajah)也认为,“耐心是一门难以掌握而又有用的艺术”。

她表示,通过她的职业考核需要毅力、韧性和一种急切感,以便尽快取得资格。与此形成对比的是,她说,“必须用圣人般的耐心对待客户,对待那些在工作量上抱有不切实际期望的高级员工也需如此。”

更为广义地说,她发现,“当你面对的是缺乏理解、出于政治动机的阻碍、或者仅仅是歧视女性和种族主义时,耐心是有用的。话虽如此,隐忍过度也会让这些因素成为你的绊脚石。”

米拉•卡索夫(Mira Kassouf)是牛津韦瑟罗尔分子医学研究所(Weatherall Institute of Molecular Medicine)的基因调控高级博士后研究员,她知道自己在生命科学学术研究领域的职业生涯依赖的就是耐心。她认为,成功的根基是“韧性和坚持,主要是小的进展,而一路走来难免受到实验失败和令人失望的结果、以及论文和资助申请被拒的困扰”。

她还指出,需要对那些以实实在在的成果衡量成功的管理人员保持耐心,同时等待她可能需要数月才能揭示重大结果的详细实验。

卡索夫认为,耐心赋予她勇气与信心来顶住“信息洪流和种种诱人的可能性、对错失机遇的恐惧,以及追求即时满足的不良习性”。

在这些情况下,工作中的耐心不能与自满相混淆,而是一种学会的定力,让我们在抱着明确意图和热情迈出战略性步伐之前,先进行评估。

过去30年来,在人们对信息的反应速度上,大家的期望值发生了显著变化。在英国的公务员队伍内部,这来自于政治上的要求。就像杰克逊所说的:“托尼•布莱尔(Tony Blair)政府采取了很多行动来鼓励(所谓的)决策步伐。”

但科技一直是急性子和速度的主要推动者。以往,信函的打字和校对涉及一段内置的反思时间,让人们有时间重新考虑并完善想法。

这些都消失了。受过社交媒体“训练”的应届毕业生在步入职场时,认为自己可以——也因此被期望——立即做出反应。24小时的新闻周期营造了一种狂热氛围,在这种氛围中,深思熟虑可能被视为一种个人缺陷。

没人愿意被别人视为怠惰,以免显得自己无力行动或自满。而且,人们很容易将忙碌与进展混为一谈——而其实多花点时间考虑,顺其自然,可能是一种更有效的方法。

牛津郡加辛顿歌剧节(Garsington Opera)的执行董事尼基•克里德(Nicky Creed)表示:“即使跃跃欲试,你也要考虑好何时往上冲;这本身就需要耐心。”

耐心——以及留意自己何时耐不住性子想要改变——也是管理个人整个职业生涯的有用工具。塞尔瓦拉贾认为“急于改变对于事业成功是至关重要的”。一位政府律师以更为正式的方式呼应了这一点,他每三年就会问自己:“我喜欢自己现在的工作吗?我该继续干吗?”

在某些领域,耐心与急切都包含在职业发展架构中。2002年退役的皇家海军(Royal Navy)准将戴维•罗素(David Russell)说,在成为海军少校后,晋升就取决于从人才库得到遴选。为了巩固技能与经验,军官们的军衔在几年时间内无法再晋升一个等级,他将这种方法描述为“引导耐心”。

卡索夫将自己的职业生涯视为一个“有目的的连续体,我需要评估自己当下的位置并为接下来的位置想好战略;如果要花心思去做,就需要时间与耐心”。

速战速决的冲动——秒回邮件或追求升职——可能有根本层面的行为原因。经济学家将这种倾向称为“双曲线贴现”,或“现时偏向”:人们在考虑未来的两件事时,会更看重眼前的回报。立即行动可以带来心理上的回报,表现出你有多投入——尽管最终而言对于取得进展可能没那么有效。

随着决策的时间框架受到越来越大的压力,耐心和“刻意的急切”这两项美德,都有可能在工作中、在我们考虑自己的长期职业规划时被遗忘。

尽管我们确实会从错误中汲取教训,但教给人们耐心的重要性可能会导致从一开始就少犯错——这肯定是更好的结果。

本文作者是牛津大学(University of Oxford)就业指导负责人。

如何在工作中把耐心当作工具

如果你要拿出耐心、或者表现出没有耐心,都需要刻意为之。

将“等等看”或“暂时什么都不做”纳入决策选项。

不要立即回复一切请求;即使很紧急或很重要的事也可能需要时间考虑。

让别人知道你在做什么。如果天生就是急性子,那就这样说:“我需要想一想,然后才能回应”。

如果你性子太慢,特别是对自己的职业,不要等别人来关心你。给自己设定时限,告诉别人你的计划,然后实施计划。■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耐心或许不时髦,但它正在一定程度上再度得到重视。我接触的各界人士都认为,耐心可以是积极有效的。



乔纳森•布莱克

OR--商业新媒体 】曾任英国资深政府律师的理查德•杰克逊(Richard Jackson)在考验其初级团队时,会要求他们就如何应对一场部门危机献计献策。他注意到,大部分员工没有在清单上列入“暂时什么都不做”。

大多数人似乎并不认为,在工作中拿出耐心是一种可行的行动方案。“耐心”(patience)一词源于拉丁文的“受苦”(patientia),如今倾向于被用来暗示被动、忍耐、容忍、甚至逆来顺受。这些都不是职场注重的品质。

然而,这种品质有着辉煌的历史,14世纪末威廉•兰格伦(William Langland)在诗歌《耕者皮尔斯》(Piers Plowman)中首次写到“耐心是一种美德”。把时钟再倒拨1000年,罗马基督教诗人普鲁登修斯(Prudentius)在其寓言性史诗《心灵的冲突》(Psychomachia)中,将耐心列为七大美德之一。

耐心或许并不时髦,但它正在一定程度上重返潮流。我采访了各行各业的人——法律界和银行业人士、公务员以及科研人员——他们都认为耐心可以是积极有效的。他们中的大多数认为,这是一项重要的职场技能,与团队协作、领导力及沟通能力不相上下。

杰克逊认为,对公务员来说,耐心可能是一项资产:“倘若你能善用耐心,那么你很可能被视为专业、可靠。”

然而,有时他发现,耐心的人被更有活力和急性子的同事边缘化。他还指出,“然而,耐心不应被视为优柔寡断的借口。”

尽管那些天生的急性子可以将自己的性格用作一件工具,但他们也必须学会如何管控自己的急脾气,明智地运用这种个性。杰克逊认为,耐心只能是学会的(往往从错误中),而不是能够传授的,他的结论是,耐心可以被用作众多相互关联的技能之一。

最近退休的资深企业税务顾问萨拉•塞尔瓦拉贾(Sara Selvarajah)也认为,“耐心是一门难以掌握而又有用的艺术”。

她表示,通过她的职业考核需要毅力、韧性和一种急切感,以便尽快取得资格。与此形成对比的是,她说,“必须用圣人般的耐心对待客户,对待那些在工作量上抱有不切实际期望的高级员工也需如此。”

更为广义地说,她发现,“当你面对的是缺乏理解、出于政治动机的阻碍、或者仅仅是歧视女性和种族主义时,耐心是有用的。话虽如此,隐忍过度也会让这些因素成为你的绊脚石。”

米拉•卡索夫(Mira Kassouf)是牛津韦瑟罗尔分子医学研究所(Weatherall Institute of Molecular Medicine)的基因调控高级博士后研究员,她知道自己在生命科学学术研究领域的职业生涯依赖的就是耐心。她认为,成功的根基是“韧性和坚持,主要是小的进展,而一路走来难免受到实验失败和令人失望的结果、以及论文和资助申请被拒的困扰”。

她还指出,需要对那些以实实在在的成果衡量成功的管理人员保持耐心,同时等待她可能需要数月才能揭示重大结果的详细实验。

卡索夫认为,耐心赋予她勇气与信心来顶住“信息洪流和种种诱人的可能性、对错失机遇的恐惧,以及追求即时满足的不良习性”。

在这些情况下,工作中的耐心不能与自满相混淆,而是一种学会的定力,让我们在抱着明确意图和热情迈出战略性步伐之前,先进行评估。

过去30年来,在人们对信息的反应速度上,大家的期望值发生了显著变化。在英国的公务员队伍内部,这来自于政治上的要求。就像杰克逊所说的:“托尼•布莱尔(Tony Blair)政府采取了很多行动来鼓励(所谓的)决策步伐。”

但科技一直是急性子和速度的主要推动者。以往,信函的打字和校对涉及一段内置的反思时间,让人们有时间重新考虑并完善想法。

这些都消失了。受过社交媒体“训练”的应届毕业生在步入职场时,认为自己可以——也因此被期望——立即做出反应。24小时的新闻周期营造了一种狂热氛围,在这种氛围中,深思熟虑可能被视为一种个人缺陷。

没人愿意被别人视为怠惰,以免显得自己无力行动或自满。而且,人们很容易将忙碌与进展混为一谈——而其实多花点时间考虑,顺其自然,可能是一种更有效的方法。

牛津郡加辛顿歌剧节(Garsington Opera)的执行董事尼基•克里德(Nicky Creed)表示:“即使跃跃欲试,你也要考虑好何时往上冲;这本身就需要耐心。”

耐心——以及留意自己何时耐不住性子想要改变——也是管理个人整个职业生涯的有用工具。塞尔瓦拉贾认为“急于改变对于事业成功是至关重要的”。一位政府律师以更为正式的方式呼应了这一点,他每三年就会问自己:“我喜欢自己现在的工作吗?我该继续干吗?”

在某些领域,耐心与急切都包含在职业发展架构中。2002年退役的皇家海军(Royal Navy)准将戴维•罗素(David Russell)说,在成为海军少校后,晋升就取决于从人才库得到遴选。为了巩固技能与经验,军官们的军衔在几年时间内无法再晋升一个等级,他将这种方法描述为“引导耐心”。

卡索夫将自己的职业生涯视为一个“有目的的连续体,我需要评估自己当下的位置并为接下来的位置想好战略;如果要花心思去做,就需要时间与耐心”。

速战速决的冲动——秒回邮件或追求升职——可能有根本层面的行为原因。经济学家将这种倾向称为“双曲线贴现”,或“现时偏向”:人们在考虑未来的两件事时,会更看重眼前的回报。立即行动可以带来心理上的回报,表现出你有多投入——尽管最终而言对于取得进展可能没那么有效。

随着决策的时间框架受到越来越大的压力,耐心和“刻意的急切”这两项美德,都有可能在工作中、在我们考虑自己的长期职业规划时被遗忘。

尽管我们确实会从错误中汲取教训,但教给人们耐心的重要性可能会导致从一开始就少犯错——这肯定是更好的结果。

本文作者是牛津大学(University of Oxford)就业指导负责人。

如何在工作中把耐心当作工具

如果你要拿出耐心、或者表现出没有耐心,都需要刻意为之。

将“等等看”或“暂时什么都不做”纳入决策选项。

不要立即回复一切请求;即使很紧急或很重要的事也可能需要时间考虑。

让别人知道你在做什么。如果天生就是急性子,那就这样说:“我需要想一想,然后才能回应”。

如果你性子太慢,特别是对自己的职业,不要等别人来关心你。给自己设定时限,告诉别人你的计划,然后实施计划。■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耐心或许不时髦,但它正在一定程度上再度得到重视。我接触的各界人士都认为,耐心可以是积极有效的。



乔纳森•布莱克

OR--商业新媒体 】曾任英国资深政府律师的理查德•杰克逊(Richard Jackson)在考验其初级团队时,会要求他们就如何应对一场部门危机献计献策。他注意到,大部分员工没有在清单上列入“暂时什么都不做”。

大多数人似乎并不认为,在工作中拿出耐心是一种可行的行动方案。“耐心”(patience)一词源于拉丁文的“受苦”(patientia),如今倾向于被用来暗示被动、忍耐、容忍、甚至逆来顺受。这些都不是职场注重的品质。

然而,这种品质有着辉煌的历史,14世纪末威廉•兰格伦(William Langland)在诗歌《耕者皮尔斯》(Piers Plowman)中首次写到“耐心是一种美德”。把时钟再倒拨1000年,罗马基督教诗人普鲁登修斯(Prudentius)在其寓言性史诗《心灵的冲突》(Psychomachia)中,将耐心列为七大美德之一。

耐心或许并不时髦,但它正在一定程度上重返潮流。我采访了各行各业的人——法律界和银行业人士、公务员以及科研人员——他们都认为耐心可以是积极有效的。他们中的大多数认为,这是一项重要的职场技能,与团队协作、领导力及沟通能力不相上下。

杰克逊认为,对公务员来说,耐心可能是一项资产:“倘若你能善用耐心,那么你很可能被视为专业、可靠。”

然而,有时他发现,耐心的人被更有活力和急性子的同事边缘化。他还指出,“然而,耐心不应被视为优柔寡断的借口。”

尽管那些天生的急性子可以将自己的性格用作一件工具,但他们也必须学会如何管控自己的急脾气,明智地运用这种个性。杰克逊认为,耐心只能是学会的(往往从错误中),而不是能够传授的,他的结论是,耐心可以被用作众多相互关联的技能之一。

最近退休的资深企业税务顾问萨拉•塞尔瓦拉贾(Sara Selvarajah)也认为,“耐心是一门难以掌握而又有用的艺术”。

她表示,通过她的职业考核需要毅力、韧性和一种急切感,以便尽快取得资格。与此形成对比的是,她说,“必须用圣人般的耐心对待客户,对待那些在工作量上抱有不切实际期望的高级员工也需如此。”

更为广义地说,她发现,“当你面对的是缺乏理解、出于政治动机的阻碍、或者仅仅是歧视女性和种族主义时,耐心是有用的。话虽如此,隐忍过度也会让这些因素成为你的绊脚石。”

米拉•卡索夫(Mira Kassouf)是牛津韦瑟罗尔分子医学研究所(Weatherall Institute of Molecular Medicine)的基因调控高级博士后研究员,她知道自己在生命科学学术研究领域的职业生涯依赖的就是耐心。她认为,成功的根基是“韧性和坚持,主要是小的进展,而一路走来难免受到实验失败和令人失望的结果、以及论文和资助申请被拒的困扰”。

她还指出,需要对那些以实实在在的成果衡量成功的管理人员保持耐心,同时等待她可能需要数月才能揭示重大结果的详细实验。

卡索夫认为,耐心赋予她勇气与信心来顶住“信息洪流和种种诱人的可能性、对错失机遇的恐惧,以及追求即时满足的不良习性”。

在这些情况下,工作中的耐心不能与自满相混淆,而是一种学会的定力,让我们在抱着明确意图和热情迈出战略性步伐之前,先进行评估。

过去30年来,在人们对信息的反应速度上,大家的期望值发生了显著变化。在英国的公务员队伍内部,这来自于政治上的要求。就像杰克逊所说的:“托尼•布莱尔(Tony Blair)政府采取了很多行动来鼓励(所谓的)决策步伐。”

但科技一直是急性子和速度的主要推动者。以往,信函的打字和校对涉及一段内置的反思时间,让人们有时间重新考虑并完善想法。

这些都消失了。受过社交媒体“训练”的应届毕业生在步入职场时,认为自己可以——也因此被期望——立即做出反应。24小时的新闻周期营造了一种狂热氛围,在这种氛围中,深思熟虑可能被视为一种个人缺陷。

没人愿意被别人视为怠惰,以免显得自己无力行动或自满。而且,人们很容易将忙碌与进展混为一谈——而其实多花点时间考虑,顺其自然,可能是一种更有效的方法。

牛津郡加辛顿歌剧节(Garsington Opera)的执行董事尼基•克里德(Nicky Creed)表示:“即使跃跃欲试,你也要考虑好何时往上冲;这本身就需要耐心。”

耐心——以及留意自己何时耐不住性子想要改变——也是管理个人整个职业生涯的有用工具。塞尔瓦拉贾认为“急于改变对于事业成功是至关重要的”。一位政府律师以更为正式的方式呼应了这一点,他每三年就会问自己:“我喜欢自己现在的工作吗?我该继续干吗?”

在某些领域,耐心与急切都包含在职业发展架构中。2002年退役的皇家海军(Royal Navy)准将戴维•罗素(David Russell)说,在成为海军少校后,晋升就取决于从人才库得到遴选。为了巩固技能与经验,军官们的军衔在几年时间内无法再晋升一个等级,他将这种方法描述为“引导耐心”。

卡索夫将自己的职业生涯视为一个“有目的的连续体,我需要评估自己当下的位置并为接下来的位置想好战略;如果要花心思去做,就需要时间与耐心”。

速战速决的冲动——秒回邮件或追求升职——可能有根本层面的行为原因。经济学家将这种倾向称为“双曲线贴现”,或“现时偏向”:人们在考虑未来的两件事时,会更看重眼前的回报。立即行动可以带来心理上的回报,表现出你有多投入——尽管最终而言对于取得进展可能没那么有效。

随着决策的时间框架受到越来越大的压力,耐心和“刻意的急切”这两项美德,都有可能在工作中、在我们考虑自己的长期职业规划时被遗忘。

尽管我们确实会从错误中汲取教训,但教给人们耐心的重要性可能会导致从一开始就少犯错——这肯定是更好的结果。

本文作者是牛津大学(University of Oxford)就业指导负责人。

如何在工作中把耐心当作工具

如果你要拿出耐心、或者表现出没有耐心,都需要刻意为之。

将“等等看”或“暂时什么都不做”纳入决策选项。

不要立即回复一切请求;即使很紧急或很重要的事也可能需要时间考虑。

让别人知道你在做什么。如果天生就是急性子,那就这样说:“我需要想一想,然后才能回应”。

如果你性子太慢,特别是对自己的职业,不要等别人来关心你。给自己设定时限,告诉别人你的计划,然后实施计划。■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耐心何以成为职场美德?

发布日期:2019-08-12 06:44
摘要:耐心或许不时髦,但它正在一定程度上再度得到重视。我接触的各界人士都认为,耐心可以是积极有效的。



乔纳森•布莱克

OR--商业新媒体 】曾任英国资深政府律师的理查德•杰克逊(Richard Jackson)在考验其初级团队时,会要求他们就如何应对一场部门危机献计献策。他注意到,大部分员工没有在清单上列入“暂时什么都不做”。

大多数人似乎并不认为,在工作中拿出耐心是一种可行的行动方案。“耐心”(patience)一词源于拉丁文的“受苦”(patientia),如今倾向于被用来暗示被动、忍耐、容忍、甚至逆来顺受。这些都不是职场注重的品质。

然而,这种品质有着辉煌的历史,14世纪末威廉•兰格伦(William Langland)在诗歌《耕者皮尔斯》(Piers Plowman)中首次写到“耐心是一种美德”。把时钟再倒拨1000年,罗马基督教诗人普鲁登修斯(Prudentius)在其寓言性史诗《心灵的冲突》(Psychomachia)中,将耐心列为七大美德之一。

耐心或许并不时髦,但它正在一定程度上重返潮流。我采访了各行各业的人——法律界和银行业人士、公务员以及科研人员——他们都认为耐心可以是积极有效的。他们中的大多数认为,这是一项重要的职场技能,与团队协作、领导力及沟通能力不相上下。

杰克逊认为,对公务员来说,耐心可能是一项资产:“倘若你能善用耐心,那么你很可能被视为专业、可靠。”

然而,有时他发现,耐心的人被更有活力和急性子的同事边缘化。他还指出,“然而,耐心不应被视为优柔寡断的借口。”

尽管那些天生的急性子可以将自己的性格用作一件工具,但他们也必须学会如何管控自己的急脾气,明智地运用这种个性。杰克逊认为,耐心只能是学会的(往往从错误中),而不是能够传授的,他的结论是,耐心可以被用作众多相互关联的技能之一。

最近退休的资深企业税务顾问萨拉•塞尔瓦拉贾(Sara Selvarajah)也认为,“耐心是一门难以掌握而又有用的艺术”。

她表示,通过她的职业考核需要毅力、韧性和一种急切感,以便尽快取得资格。与此形成对比的是,她说,“必须用圣人般的耐心对待客户,对待那些在工作量上抱有不切实际期望的高级员工也需如此。”

更为广义地说,她发现,“当你面对的是缺乏理解、出于政治动机的阻碍、或者仅仅是歧视女性和种族主义时,耐心是有用的。话虽如此,隐忍过度也会让这些因素成为你的绊脚石。”

米拉•卡索夫(Mira Kassouf)是牛津韦瑟罗尔分子医学研究所(Weatherall Institute of Molecular Medicine)的基因调控高级博士后研究员,她知道自己在生命科学学术研究领域的职业生涯依赖的就是耐心。她认为,成功的根基是“韧性和坚持,主要是小的进展,而一路走来难免受到实验失败和令人失望的结果、以及论文和资助申请被拒的困扰”。

她还指出,需要对那些以实实在在的成果衡量成功的管理人员保持耐心,同时等待她可能需要数月才能揭示重大结果的详细实验。

卡索夫认为,耐心赋予她勇气与信心来顶住“信息洪流和种种诱人的可能性、对错失机遇的恐惧,以及追求即时满足的不良习性”。

在这些情况下,工作中的耐心不能与自满相混淆,而是一种学会的定力,让我们在抱着明确意图和热情迈出战略性步伐之前,先进行评估。

过去30年来,在人们对信息的反应速度上,大家的期望值发生了显著变化。在英国的公务员队伍内部,这来自于政治上的要求。就像杰克逊所说的:“托尼•布莱尔(Tony Blair)政府采取了很多行动来鼓励(所谓的)决策步伐。”

但科技一直是急性子和速度的主要推动者。以往,信函的打字和校对涉及一段内置的反思时间,让人们有时间重新考虑并完善想法。

这些都消失了。受过社交媒体“训练”的应届毕业生在步入职场时,认为自己可以——也因此被期望——立即做出反应。24小时的新闻周期营造了一种狂热氛围,在这种氛围中,深思熟虑可能被视为一种个人缺陷。

没人愿意被别人视为怠惰,以免显得自己无力行动或自满。而且,人们很容易将忙碌与进展混为一谈——而其实多花点时间考虑,顺其自然,可能是一种更有效的方法。

牛津郡加辛顿歌剧节(Garsington Opera)的执行董事尼基•克里德(Nicky Creed)表示:“即使跃跃欲试,你也要考虑好何时往上冲;这本身就需要耐心。”

耐心——以及留意自己何时耐不住性子想要改变——也是管理个人整个职业生涯的有用工具。塞尔瓦拉贾认为“急于改变对于事业成功是至关重要的”。一位政府律师以更为正式的方式呼应了这一点,他每三年就会问自己:“我喜欢自己现在的工作吗?我该继续干吗?”

在某些领域,耐心与急切都包含在职业发展架构中。2002年退役的皇家海军(Royal Navy)准将戴维•罗素(David Russell)说,在成为海军少校后,晋升就取决于从人才库得到遴选。为了巩固技能与经验,军官们的军衔在几年时间内无法再晋升一个等级,他将这种方法描述为“引导耐心”。

卡索夫将自己的职业生涯视为一个“有目的的连续体,我需要评估自己当下的位置并为接下来的位置想好战略;如果要花心思去做,就需要时间与耐心”。

速战速决的冲动——秒回邮件或追求升职——可能有根本层面的行为原因。经济学家将这种倾向称为“双曲线贴现”,或“现时偏向”:人们在考虑未来的两件事时,会更看重眼前的回报。立即行动可以带来心理上的回报,表现出你有多投入——尽管最终而言对于取得进展可能没那么有效。

随着决策的时间框架受到越来越大的压力,耐心和“刻意的急切”这两项美德,都有可能在工作中、在我们考虑自己的长期职业规划时被遗忘。

尽管我们确实会从错误中汲取教训,但教给人们耐心的重要性可能会导致从一开始就少犯错——这肯定是更好的结果。

本文作者是牛津大学(University of Oxford)就业指导负责人。

如何在工作中把耐心当作工具

如果你要拿出耐心、或者表现出没有耐心,都需要刻意为之。

将“等等看”或“暂时什么都不做”纳入决策选项。

不要立即回复一切请求;即使很紧急或很重要的事也可能需要时间考虑。

让别人知道你在做什么。如果天生就是急性子,那就这样说:“我需要想一想,然后才能回应”。

如果你性子太慢,特别是对自己的职业,不要等别人来关心你。给自己设定时限,告诉别人你的计划,然后实施计划。■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耐心或许不时髦,但它正在一定程度上再度得到重视。我接触的各界人士都认为,耐心可以是积极有效的。



乔纳森•布莱克

OR--商业新媒体 】曾任英国资深政府律师的理查德•杰克逊(Richard Jackson)在考验其初级团队时,会要求他们就如何应对一场部门危机献计献策。他注意到,大部分员工没有在清单上列入“暂时什么都不做”。

大多数人似乎并不认为,在工作中拿出耐心是一种可行的行动方案。“耐心”(patience)一词源于拉丁文的“受苦”(patientia),如今倾向于被用来暗示被动、忍耐、容忍、甚至逆来顺受。这些都不是职场注重的品质。

然而,这种品质有着辉煌的历史,14世纪末威廉•兰格伦(William Langland)在诗歌《耕者皮尔斯》(Piers Plowman)中首次写到“耐心是一种美德”。把时钟再倒拨1000年,罗马基督教诗人普鲁登修斯(Prudentius)在其寓言性史诗《心灵的冲突》(Psychomachia)中,将耐心列为七大美德之一。

耐心或许并不时髦,但它正在一定程度上重返潮流。我采访了各行各业的人——法律界和银行业人士、公务员以及科研人员——他们都认为耐心可以是积极有效的。他们中的大多数认为,这是一项重要的职场技能,与团队协作、领导力及沟通能力不相上下。

杰克逊认为,对公务员来说,耐心可能是一项资产:“倘若你能善用耐心,那么你很可能被视为专业、可靠。”

然而,有时他发现,耐心的人被更有活力和急性子的同事边缘化。他还指出,“然而,耐心不应被视为优柔寡断的借口。”

尽管那些天生的急性子可以将自己的性格用作一件工具,但他们也必须学会如何管控自己的急脾气,明智地运用这种个性。杰克逊认为,耐心只能是学会的(往往从错误中),而不是能够传授的,他的结论是,耐心可以被用作众多相互关联的技能之一。

最近退休的资深企业税务顾问萨拉•塞尔瓦拉贾(Sara Selvarajah)也认为,“耐心是一门难以掌握而又有用的艺术”。

她表示,通过她的职业考核需要毅力、韧性和一种急切感,以便尽快取得资格。与此形成对比的是,她说,“必须用圣人般的耐心对待客户,对待那些在工作量上抱有不切实际期望的高级员工也需如此。”

更为广义地说,她发现,“当你面对的是缺乏理解、出于政治动机的阻碍、或者仅仅是歧视女性和种族主义时,耐心是有用的。话虽如此,隐忍过度也会让这些因素成为你的绊脚石。”

米拉•卡索夫(Mira Kassouf)是牛津韦瑟罗尔分子医学研究所(Weatherall Institute of Molecular Medicine)的基因调控高级博士后研究员,她知道自己在生命科学学术研究领域的职业生涯依赖的就是耐心。她认为,成功的根基是“韧性和坚持,主要是小的进展,而一路走来难免受到实验失败和令人失望的结果、以及论文和资助申请被拒的困扰”。

她还指出,需要对那些以实实在在的成果衡量成功的管理人员保持耐心,同时等待她可能需要数月才能揭示重大结果的详细实验。

卡索夫认为,耐心赋予她勇气与信心来顶住“信息洪流和种种诱人的可能性、对错失机遇的恐惧,以及追求即时满足的不良习性”。

在这些情况下,工作中的耐心不能与自满相混淆,而是一种学会的定力,让我们在抱着明确意图和热情迈出战略性步伐之前,先进行评估。

过去30年来,在人们对信息的反应速度上,大家的期望值发生了显著变化。在英国的公务员队伍内部,这来自于政治上的要求。就像杰克逊所说的:“托尼•布莱尔(Tony Blair)政府采取了很多行动来鼓励(所谓的)决策步伐。”

但科技一直是急性子和速度的主要推动者。以往,信函的打字和校对涉及一段内置的反思时间,让人们有时间重新考虑并完善想法。

这些都消失了。受过社交媒体“训练”的应届毕业生在步入职场时,认为自己可以——也因此被期望——立即做出反应。24小时的新闻周期营造了一种狂热氛围,在这种氛围中,深思熟虑可能被视为一种个人缺陷。

没人愿意被别人视为怠惰,以免显得自己无力行动或自满。而且,人们很容易将忙碌与进展混为一谈——而其实多花点时间考虑,顺其自然,可能是一种更有效的方法。

牛津郡加辛顿歌剧节(Garsington Opera)的执行董事尼基•克里德(Nicky Creed)表示:“即使跃跃欲试,你也要考虑好何时往上冲;这本身就需要耐心。”

耐心——以及留意自己何时耐不住性子想要改变——也是管理个人整个职业生涯的有用工具。塞尔瓦拉贾认为“急于改变对于事业成功是至关重要的”。一位政府律师以更为正式的方式呼应了这一点,他每三年就会问自己:“我喜欢自己现在的工作吗?我该继续干吗?”

在某些领域,耐心与急切都包含在职业发展架构中。2002年退役的皇家海军(Royal Navy)准将戴维•罗素(David Russell)说,在成为海军少校后,晋升就取决于从人才库得到遴选。为了巩固技能与经验,军官们的军衔在几年时间内无法再晋升一个等级,他将这种方法描述为“引导耐心”。

卡索夫将自己的职业生涯视为一个“有目的的连续体,我需要评估自己当下的位置并为接下来的位置想好战略;如果要花心思去做,就需要时间与耐心”。

速战速决的冲动——秒回邮件或追求升职——可能有根本层面的行为原因。经济学家将这种倾向称为“双曲线贴现”,或“现时偏向”:人们在考虑未来的两件事时,会更看重眼前的回报。立即行动可以带来心理上的回报,表现出你有多投入——尽管最终而言对于取得进展可能没那么有效。

随着决策的时间框架受到越来越大的压力,耐心和“刻意的急切”这两项美德,都有可能在工作中、在我们考虑自己的长期职业规划时被遗忘。

尽管我们确实会从错误中汲取教训,但教给人们耐心的重要性可能会导致从一开始就少犯错——这肯定是更好的结果。

本文作者是牛津大学(University of Oxford)就业指导负责人。

如何在工作中把耐心当作工具

如果你要拿出耐心、或者表现出没有耐心,都需要刻意为之。

将“等等看”或“暂时什么都不做”纳入决策选项。

不要立即回复一切请求;即使很紧急或很重要的事也可能需要时间考虑。

让别人知道你在做什么。如果天生就是急性子,那就这样说:“我需要想一想,然后才能回应”。

如果你性子太慢,特别是对自己的职业,不要等别人来关心你。给自己设定时限,告诉别人你的计划,然后实施计划。■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