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5G:频谱是怎样变成“摇钱树”的?

发布日期:2019-08-12 05:59
摘要:政府是想要最先进的5G网络,还是要从频谱拍卖中筹集最多资金?对于如何达到恰当平衡,一些资金紧张的政府发出不一致的信号。



尼克•法尔兹 伦敦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如何为电信频谱牌照定价?中国运营商已经免费获得了频谱:这是中国政府在全国展开5G网络建设的一部分。然而,在欧洲一些国家,近期的拍卖价格如此高,以至于至少有一家公司不得不削减股息。在美国——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宣告“5G竞赛是美国必须胜出的一场竞赛”——频谱牌照正以历史低价出售。

这个问题的答案不仅将决定被称为“移动行业生命线”的技术资源乃至运营商本身的未来,还将对数字经济发展的下一阶段产生重大影响。

运营商辩称,从视频流媒体到先进虚拟现实体验,5G将为这一切提供更快且更可靠的服务。各国政府认为,采用新型网络技术的这场“竞赛”,对于迎来智能城市、自动驾驶汽车和自动化工厂的世界具有根本重要性,在这个世界,速度更快、响应更灵敏的网络能够处理新行业产生的海量数据。

对于电信运营商,这些牌照就是“车票”——获取将对它们的未来成功乃至生存至关重要的基础设施。对于政府,这些牌照同样重要,然而在如何达到恰当平衡的问题上(一方面要从一个已经在竭力削减成本的行业筹集巨额资金,另一方面要刺激投资,推动快速部署5G服务),一些资金紧张的政府正在发出不一致的信号。

这意味着,在3G频谱拍卖创下纪录、使一些运营商几乎破产而成为头条新闻20年后,一场新的频谱价格盛宴正在酝酿中。从学术卫星到模拟电视广播,再到剧院使用的无线麦克风,以往用于各种用途的无线电频谱正被腾出来,出售给电信行业用于提供商业化服务,以满足消费者对数据永不满足的需求。

然而,D2D咨询(D2D Advisory)的顾问杰伊•戈尔德贝格(Jay Goldberg)表示,尽管有大量炒作,但运营商说不出他们是否会从这种新的无线技术获利。很多事情取决于在不导致运营商破产(就像3G频谱拍卖时几乎发生的那样)的情况下释放频谱,兑现5G承诺。

他表示:“风险在于,5G需要购买大量频谱,10年后才能开始盈利。”

各国(包括中国、韩国、美国和英国)竞相率先推出5G的竞争,还引发了一场不同的辩论:谁将主导下一代移动通信技术,获得最大的经济利益?美中贸易战就有一场围绕5G以及中国网络设备供应商华为(Huawei)在全球电信行业角色的战斗。

6月,中国将频谱牌照发放给国内的几个电信网络,没有拍卖。7月,美国公布了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频谱拍卖,称要在今年底之前拍出大于该国移动行业目前使用量的频谱。美国设定的某些高频段频谱的竞标底价为每人每兆赫0.1美分,使其跻身于有史以来拍卖的最廉价频谱之列。

还有一些国家的政府将频谱(用于搭载手机和其他电磁信号的无线电频率资源)视为摇钱树。印度电信监管机构提议的5G频谱块拍卖价格,比亚洲其它市场高出40%。

意大利和德国的拍卖筹得巨额资金。在德国拍卖后,沃达丰(Vodafone)被迫在其历史上首次削减股息,而业内人士警告,他们在频谱上支出越多,对网络建设(新的天线塔、服务器和基站)可以作出的投资就越少。

这似乎是对欧洲政界人士发出的近乎不加掩饰的威胁;他们希望迅速部署5G,但似乎不愿给频谱价格设置上限。根据MTN Consulting的数据,2011年至2018年,频谱价格平均占电信运营行业资本支出的11.4%。

这场辩论展开之际,新一轮拍卖即将展开。未来几个月,英国、印度、美国和法国都将举行频谱拍卖。就5G计划而言,它们将成为政府工作重点的进一步指南。

“一些国家视其为向我们这个行业征税——而不是扶持新技术——的一条途径,”西班牙电信集团Telefónica战略主管恩里克•洛夫(Enrique Lloves)表示,“这些钱不会回到这个行业,这对我们、对消费者、对经济都是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

其他人则认为,频谱的高成本不至于会对消费者价格产生连锁反应。

“没有证据表明,更高的频谱成本导致了更高的(消费者)价格,”英国2000年3G拍卖的主设计师保罗•克伦佩雷尔(Paul Klemperer)表示,“如果我免费继承了一套房子,那并不意味着作为房东我不会收取租金。”

对于运营商来说,这种两难困境是严峻的:竞标价格过高,则建设网络会有难度;而竞标价格过低,则他们将丧失5G、客户,潜在甚至可能失去业务。

欧洲运营商以Tele2为例,说明事情可能如何急转直下。2013年挪威拍卖4G牌照时,该公司沦为输家,原因是老牌运营商遭遇由亿万富翁莱恩•布拉瓦特尼克(Len Blavatnik)支持的一家新企业的伏击。几个月后,总部位于邻国瑞典的Tele2被迫离开挪威。

上世纪90年代移动通信行业的快速增长,以及频谱被赋予的价值,催生了发放牌照的拍卖制度。上世纪80年代,频谱被切割成块,以象征性的价格发放给初生的移动通信运营商,包括英国电信(BT)、Cellnet和瑞卡尔电子(Racal Electronics)。瑞卡尔是一家军工企业,后来诞生了英国的沃达丰。在15年内,这些牌照发展出一个基本上从零开始的数十亿美元产业。

然而,这种廉价策略在2000年戛然而止,当时英国的3G频谱拍卖从5家运营商那里筹集了惊人的225亿英镑,这标志着欧洲移动行业成长和频谱价值两方面的转折点。然而,在意大利、荷兰和瑞士令人失望的3G拍卖之后,这种乐观情绪被证明只是昙花一现。

由于欧洲各大电信公司为占领3G市场而支出过多,频谱价格迅速下跌。BT被迫剥离其移动业务部门,原因是英国和德国的拍卖使其背负过多债务,严重削弱其资产负债表。13年后,英国4G频谱拍卖仅筹得23亿英镑,使时任英国财政大臣的乔治•奥斯本(George Osborne)面对12亿英镑的公共财政缺口,因为他原本设想从这场拍卖大赚一笔。

频谱拍卖有很多方式——从“同步多回合上升拍卖”,到直接公开竞标和密封信封投标。它们的成败取决于许多因素,包括提供的牌照数量、所售的频谱数量以及每份牌照附带的条件(如地理区域覆盖义务)。它们可以从设计上鼓励新进入者(通过提供比现有网络更多的牌照),或者通过引入上限来约束已经拥有巨大频谱储备的大公司。

频谱块如何切分也会产生影响。大致均匀的频谱块可能降低竞争的激烈程度,而极不均匀的频谱块可能引发疯狂竞标(就像意大利发生的情况),因为各运营商都不希望拿到较差的频谱。

糟糕的设计会导致市场扭曲,一些竞标者为频谱支付过高价格,或者得到的频谱少于竞争所需。一位专门研究频谱拍卖的经济学家表示:“摸索出最佳策略非常难。这些拍卖实在太复杂了。”

曾经有一段时间,这并不是问题。3G服务未能达到预期,曾给频谱拍卖蒙上阴影。2016年和2017年,斯洛伐克、西班牙、爱尔兰和捷克的频谱拍卖所得都不高。随着2018年英国出售可用于5G服务的频谱,局面发生了变化。英国4家运营商支出的13.5亿英镑看上去低,但由于出售的频谱数量较小,每兆赫价格被证明达到市场预期的两倍。

还会进行更多频谱拍卖。意大利的民粹主义政府从去年10月的一次拍卖中筹集了65亿欧元。此次拍卖的结构意味着,该国四大移动网络中,只有两家能够获得较大的频谱块。斥资24亿欧元拍得意大利频谱的沃达丰的首席执行官尼克•里德(Nick Read)表示,“人为的拍卖”设计未能创造一种公平的平衡。

这一结果在整个行业引发冲击波。首席执行官们本已受到压力,要求他们大举投资于5G和网络扩建,而现在又被迫购买天价频谱,就为了获得在网络建设上支出的特权。意大利的频谱拍卖设定了每人每兆赫0.35欧元的竞标价格,而同一周芬兰举行的拍卖的价格为0.036欧元。

德国在6月的一场5G拍卖中筹集66亿欧元,是此前预期的两倍多。推高竞标价格的不仅包括规模较小的移动运营商Drillisch,还有德国政府将四分之一频谱留给汽车业等工业用户的决定,后者计划利用更快的网络技术来开发更先进的制造方法。这一决定为剩下4家希望将频谱用于商业化服务的运营商制造了稀缺。

德国电信(Deutsche Telekom)董事会成员迪尔克•沃斯纳(Dirk Wössner)表示,高昂的价格留下了“苦涩的味道”。“德国的网络建设遭遇了重大挫折。”他表示,“价格本来可以低得多……网络运营商现在缺乏扩建网络所需的资金。”

在被问及是否担心即将到来的英国频谱拍卖被搞成又一场竞标狂潮时,BT首席执行官菲利普•詹森(Philip Jansen)表示:“我真的希望不会。那对任何人都没有帮助。”

对于德国和意大利,目前不清楚拍卖结果到头来会不会被证明是一场“噩梦”——5G要成为一项主流服务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然而,围绕如何最佳分配频谱的辩论正在激烈展开,甚至在那些试图通过尽快将频谱交给网络来赢得5G竞赛的国家也是如此。

负责美国频谱拍卖的联邦通信委员会(FCC)委员杰西卡•罗森沃塞尔(Jessica Rosenworcel)表示,美国频谱市场需要新进入者。

“美国近年的频谱拍卖没有达到我们过去看到的需求水平。”她说,“我们需要理解为什么。我们应该意识到,我国未来拍卖的成功有赖于开发一类新的频谱利益,它们能够加入竞标频谱的企业的行列,促进新的无线创新。”

频谱之战:对“疯人院”的恐惧如何为竞标狂潮开辟道路

频谱并非向来被政府视为潜在摇钱树。1959年,诺贝尔奖得主罗纳德•科斯(Ronald Coase)首次阐述出售无线电频谱的理由,但他的提议最初在斥责声中遭到否决,有人说,这种做法会酿成“以太体疯人院”的局面。结果,无线电频率一直处于政府的严格控制之下——直到1990年新西兰成为第一个举行频谱拍卖的国家。

这为1994年7月美国的首次频谱拍卖铺平了道路。这个为期5天的过程共产生了6.17亿美元的投标,被证明是电信史上的里程碑式事件,此后20年的87场拍卖总共筹集了600亿美元。策划1994年频谱拍卖的经济学家们后来被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授予“金鹅奖”(Golden Goose Award),哈佛称,他们利用博弈论将美国从“无线炼狱”中解救出来。

6年后,英国的3G频谱拍卖创下了成功拍卖的新高,当时13家竞标者激烈争夺5份3G网络牌照。

在资金充裕的电信公司在全球范围争夺地盘之际,英国成为第一个举行3G拍卖的国家。

那场拍卖之所以如此成功,是因为它在吸引新进入者竞标与阻止现有运营商串通之间取得了恰当的平衡,这已成为拍卖过程成功的一个标志。

在拍卖中增添太多的复杂性也可能产生不理想的结果:竞标者要么不敢投标,要么不确定自己的最佳策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政府是想要最先进的5G网络,还是要从频谱拍卖中筹集最多资金?对于如何达到恰当平衡,一些资金紧张的政府发出不一致的信号。



尼克•法尔兹 伦敦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如何为电信频谱牌照定价?中国运营商已经免费获得了频谱:这是中国政府在全国展开5G网络建设的一部分。然而,在欧洲一些国家,近期的拍卖价格如此高,以至于至少有一家公司不得不削减股息。在美国——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宣告“5G竞赛是美国必须胜出的一场竞赛”——频谱牌照正以历史低价出售。

这个问题的答案不仅将决定被称为“移动行业生命线”的技术资源乃至运营商本身的未来,还将对数字经济发展的下一阶段产生重大影响。

运营商辩称,从视频流媒体到先进虚拟现实体验,5G将为这一切提供更快且更可靠的服务。各国政府认为,采用新型网络技术的这场“竞赛”,对于迎来智能城市、自动驾驶汽车和自动化工厂的世界具有根本重要性,在这个世界,速度更快、响应更灵敏的网络能够处理新行业产生的海量数据。

对于电信运营商,这些牌照就是“车票”——获取将对它们的未来成功乃至生存至关重要的基础设施。对于政府,这些牌照同样重要,然而在如何达到恰当平衡的问题上(一方面要从一个已经在竭力削减成本的行业筹集巨额资金,另一方面要刺激投资,推动快速部署5G服务),一些资金紧张的政府正在发出不一致的信号。

这意味着,在3G频谱拍卖创下纪录、使一些运营商几乎破产而成为头条新闻20年后,一场新的频谱价格盛宴正在酝酿中。从学术卫星到模拟电视广播,再到剧院使用的无线麦克风,以往用于各种用途的无线电频谱正被腾出来,出售给电信行业用于提供商业化服务,以满足消费者对数据永不满足的需求。

然而,D2D咨询(D2D Advisory)的顾问杰伊•戈尔德贝格(Jay Goldberg)表示,尽管有大量炒作,但运营商说不出他们是否会从这种新的无线技术获利。很多事情取决于在不导致运营商破产(就像3G频谱拍卖时几乎发生的那样)的情况下释放频谱,兑现5G承诺。

他表示:“风险在于,5G需要购买大量频谱,10年后才能开始盈利。”

各国(包括中国、韩国、美国和英国)竞相率先推出5G的竞争,还引发了一场不同的辩论:谁将主导下一代移动通信技术,获得最大的经济利益?美中贸易战就有一场围绕5G以及中国网络设备供应商华为(Huawei)在全球电信行业角色的战斗。

6月,中国将频谱牌照发放给国内的几个电信网络,没有拍卖。7月,美国公布了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频谱拍卖,称要在今年底之前拍出大于该国移动行业目前使用量的频谱。美国设定的某些高频段频谱的竞标底价为每人每兆赫0.1美分,使其跻身于有史以来拍卖的最廉价频谱之列。

还有一些国家的政府将频谱(用于搭载手机和其他电磁信号的无线电频率资源)视为摇钱树。印度电信监管机构提议的5G频谱块拍卖价格,比亚洲其它市场高出40%。

意大利和德国的拍卖筹得巨额资金。在德国拍卖后,沃达丰(Vodafone)被迫在其历史上首次削减股息,而业内人士警告,他们在频谱上支出越多,对网络建设(新的天线塔、服务器和基站)可以作出的投资就越少。

这似乎是对欧洲政界人士发出的近乎不加掩饰的威胁;他们希望迅速部署5G,但似乎不愿给频谱价格设置上限。根据MTN Consulting的数据,2011年至2018年,频谱价格平均占电信运营行业资本支出的11.4%。

这场辩论展开之际,新一轮拍卖即将展开。未来几个月,英国、印度、美国和法国都将举行频谱拍卖。就5G计划而言,它们将成为政府工作重点的进一步指南。

“一些国家视其为向我们这个行业征税——而不是扶持新技术——的一条途径,”西班牙电信集团Telefónica战略主管恩里克•洛夫(Enrique Lloves)表示,“这些钱不会回到这个行业,这对我们、对消费者、对经济都是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

其他人则认为,频谱的高成本不至于会对消费者价格产生连锁反应。

“没有证据表明,更高的频谱成本导致了更高的(消费者)价格,”英国2000年3G拍卖的主设计师保罗•克伦佩雷尔(Paul Klemperer)表示,“如果我免费继承了一套房子,那并不意味着作为房东我不会收取租金。”

对于运营商来说,这种两难困境是严峻的:竞标价格过高,则建设网络会有难度;而竞标价格过低,则他们将丧失5G、客户,潜在甚至可能失去业务。

欧洲运营商以Tele2为例,说明事情可能如何急转直下。2013年挪威拍卖4G牌照时,该公司沦为输家,原因是老牌运营商遭遇由亿万富翁莱恩•布拉瓦特尼克(Len Blavatnik)支持的一家新企业的伏击。几个月后,总部位于邻国瑞典的Tele2被迫离开挪威。

上世纪90年代移动通信行业的快速增长,以及频谱被赋予的价值,催生了发放牌照的拍卖制度。上世纪80年代,频谱被切割成块,以象征性的价格发放给初生的移动通信运营商,包括英国电信(BT)、Cellnet和瑞卡尔电子(Racal Electronics)。瑞卡尔是一家军工企业,后来诞生了英国的沃达丰。在15年内,这些牌照发展出一个基本上从零开始的数十亿美元产业。

然而,这种廉价策略在2000年戛然而止,当时英国的3G频谱拍卖从5家运营商那里筹集了惊人的225亿英镑,这标志着欧洲移动行业成长和频谱价值两方面的转折点。然而,在意大利、荷兰和瑞士令人失望的3G拍卖之后,这种乐观情绪被证明只是昙花一现。

由于欧洲各大电信公司为占领3G市场而支出过多,频谱价格迅速下跌。BT被迫剥离其移动业务部门,原因是英国和德国的拍卖使其背负过多债务,严重削弱其资产负债表。13年后,英国4G频谱拍卖仅筹得23亿英镑,使时任英国财政大臣的乔治•奥斯本(George Osborne)面对12亿英镑的公共财政缺口,因为他原本设想从这场拍卖大赚一笔。

频谱拍卖有很多方式——从“同步多回合上升拍卖”,到直接公开竞标和密封信封投标。它们的成败取决于许多因素,包括提供的牌照数量、所售的频谱数量以及每份牌照附带的条件(如地理区域覆盖义务)。它们可以从设计上鼓励新进入者(通过提供比现有网络更多的牌照),或者通过引入上限来约束已经拥有巨大频谱储备的大公司。

频谱块如何切分也会产生影响。大致均匀的频谱块可能降低竞争的激烈程度,而极不均匀的频谱块可能引发疯狂竞标(就像意大利发生的情况),因为各运营商都不希望拿到较差的频谱。

糟糕的设计会导致市场扭曲,一些竞标者为频谱支付过高价格,或者得到的频谱少于竞争所需。一位专门研究频谱拍卖的经济学家表示:“摸索出最佳策略非常难。这些拍卖实在太复杂了。”

曾经有一段时间,这并不是问题。3G服务未能达到预期,曾给频谱拍卖蒙上阴影。2016年和2017年,斯洛伐克、西班牙、爱尔兰和捷克的频谱拍卖所得都不高。随着2018年英国出售可用于5G服务的频谱,局面发生了变化。英国4家运营商支出的13.5亿英镑看上去低,但由于出售的频谱数量较小,每兆赫价格被证明达到市场预期的两倍。

还会进行更多频谱拍卖。意大利的民粹主义政府从去年10月的一次拍卖中筹集了65亿欧元。此次拍卖的结构意味着,该国四大移动网络中,只有两家能够获得较大的频谱块。斥资24亿欧元拍得意大利频谱的沃达丰的首席执行官尼克•里德(Nick Read)表示,“人为的拍卖”设计未能创造一种公平的平衡。

这一结果在整个行业引发冲击波。首席执行官们本已受到压力,要求他们大举投资于5G和网络扩建,而现在又被迫购买天价频谱,就为了获得在网络建设上支出的特权。意大利的频谱拍卖设定了每人每兆赫0.35欧元的竞标价格,而同一周芬兰举行的拍卖的价格为0.036欧元。

德国在6月的一场5G拍卖中筹集66亿欧元,是此前预期的两倍多。推高竞标价格的不仅包括规模较小的移动运营商Drillisch,还有德国政府将四分之一频谱留给汽车业等工业用户的决定,后者计划利用更快的网络技术来开发更先进的制造方法。这一决定为剩下4家希望将频谱用于商业化服务的运营商制造了稀缺。

德国电信(Deutsche Telekom)董事会成员迪尔克•沃斯纳(Dirk Wössner)表示,高昂的价格留下了“苦涩的味道”。“德国的网络建设遭遇了重大挫折。”他表示,“价格本来可以低得多……网络运营商现在缺乏扩建网络所需的资金。”

在被问及是否担心即将到来的英国频谱拍卖被搞成又一场竞标狂潮时,BT首席执行官菲利普•詹森(Philip Jansen)表示:“我真的希望不会。那对任何人都没有帮助。”

对于德国和意大利,目前不清楚拍卖结果到头来会不会被证明是一场“噩梦”——5G要成为一项主流服务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然而,围绕如何最佳分配频谱的辩论正在激烈展开,甚至在那些试图通过尽快将频谱交给网络来赢得5G竞赛的国家也是如此。

负责美国频谱拍卖的联邦通信委员会(FCC)委员杰西卡•罗森沃塞尔(Jessica Rosenworcel)表示,美国频谱市场需要新进入者。

“美国近年的频谱拍卖没有达到我们过去看到的需求水平。”她说,“我们需要理解为什么。我们应该意识到,我国未来拍卖的成功有赖于开发一类新的频谱利益,它们能够加入竞标频谱的企业的行列,促进新的无线创新。”

频谱之战:对“疯人院”的恐惧如何为竞标狂潮开辟道路

频谱并非向来被政府视为潜在摇钱树。1959年,诺贝尔奖得主罗纳德•科斯(Ronald Coase)首次阐述出售无线电频谱的理由,但他的提议最初在斥责声中遭到否决,有人说,这种做法会酿成“以太体疯人院”的局面。结果,无线电频率一直处于政府的严格控制之下——直到1990年新西兰成为第一个举行频谱拍卖的国家。

这为1994年7月美国的首次频谱拍卖铺平了道路。这个为期5天的过程共产生了6.17亿美元的投标,被证明是电信史上的里程碑式事件,此后20年的87场拍卖总共筹集了600亿美元。策划1994年频谱拍卖的经济学家们后来被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授予“金鹅奖”(Golden Goose Award),哈佛称,他们利用博弈论将美国从“无线炼狱”中解救出来。

6年后,英国的3G频谱拍卖创下了成功拍卖的新高,当时13家竞标者激烈争夺5份3G网络牌照。

在资金充裕的电信公司在全球范围争夺地盘之际,英国成为第一个举行3G拍卖的国家。

那场拍卖之所以如此成功,是因为它在吸引新进入者竞标与阻止现有运营商串通之间取得了恰当的平衡,这已成为拍卖过程成功的一个标志。

在拍卖中增添太多的复杂性也可能产生不理想的结果:竞标者要么不敢投标,要么不确定自己的最佳策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政府是想要最先进的5G网络,还是要从频谱拍卖中筹集最多资金?对于如何达到恰当平衡,一些资金紧张的政府发出不一致的信号。



尼克•法尔兹 伦敦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如何为电信频谱牌照定价?中国运营商已经免费获得了频谱:这是中国政府在全国展开5G网络建设的一部分。然而,在欧洲一些国家,近期的拍卖价格如此高,以至于至少有一家公司不得不削减股息。在美国——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宣告“5G竞赛是美国必须胜出的一场竞赛”——频谱牌照正以历史低价出售。

这个问题的答案不仅将决定被称为“移动行业生命线”的技术资源乃至运营商本身的未来,还将对数字经济发展的下一阶段产生重大影响。

运营商辩称,从视频流媒体到先进虚拟现实体验,5G将为这一切提供更快且更可靠的服务。各国政府认为,采用新型网络技术的这场“竞赛”,对于迎来智能城市、自动驾驶汽车和自动化工厂的世界具有根本重要性,在这个世界,速度更快、响应更灵敏的网络能够处理新行业产生的海量数据。

对于电信运营商,这些牌照就是“车票”——获取将对它们的未来成功乃至生存至关重要的基础设施。对于政府,这些牌照同样重要,然而在如何达到恰当平衡的问题上(一方面要从一个已经在竭力削减成本的行业筹集巨额资金,另一方面要刺激投资,推动快速部署5G服务),一些资金紧张的政府正在发出不一致的信号。

这意味着,在3G频谱拍卖创下纪录、使一些运营商几乎破产而成为头条新闻20年后,一场新的频谱价格盛宴正在酝酿中。从学术卫星到模拟电视广播,再到剧院使用的无线麦克风,以往用于各种用途的无线电频谱正被腾出来,出售给电信行业用于提供商业化服务,以满足消费者对数据永不满足的需求。

然而,D2D咨询(D2D Advisory)的顾问杰伊•戈尔德贝格(Jay Goldberg)表示,尽管有大量炒作,但运营商说不出他们是否会从这种新的无线技术获利。很多事情取决于在不导致运营商破产(就像3G频谱拍卖时几乎发生的那样)的情况下释放频谱,兑现5G承诺。

他表示:“风险在于,5G需要购买大量频谱,10年后才能开始盈利。”

各国(包括中国、韩国、美国和英国)竞相率先推出5G的竞争,还引发了一场不同的辩论:谁将主导下一代移动通信技术,获得最大的经济利益?美中贸易战就有一场围绕5G以及中国网络设备供应商华为(Huawei)在全球电信行业角色的战斗。

6月,中国将频谱牌照发放给国内的几个电信网络,没有拍卖。7月,美国公布了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频谱拍卖,称要在今年底之前拍出大于该国移动行业目前使用量的频谱。美国设定的某些高频段频谱的竞标底价为每人每兆赫0.1美分,使其跻身于有史以来拍卖的最廉价频谱之列。

还有一些国家的政府将频谱(用于搭载手机和其他电磁信号的无线电频率资源)视为摇钱树。印度电信监管机构提议的5G频谱块拍卖价格,比亚洲其它市场高出40%。

意大利和德国的拍卖筹得巨额资金。在德国拍卖后,沃达丰(Vodafone)被迫在其历史上首次削减股息,而业内人士警告,他们在频谱上支出越多,对网络建设(新的天线塔、服务器和基站)可以作出的投资就越少。

这似乎是对欧洲政界人士发出的近乎不加掩饰的威胁;他们希望迅速部署5G,但似乎不愿给频谱价格设置上限。根据MTN Consulting的数据,2011年至2018年,频谱价格平均占电信运营行业资本支出的11.4%。

这场辩论展开之际,新一轮拍卖即将展开。未来几个月,英国、印度、美国和法国都将举行频谱拍卖。就5G计划而言,它们将成为政府工作重点的进一步指南。

“一些国家视其为向我们这个行业征税——而不是扶持新技术——的一条途径,”西班牙电信集团Telefónica战略主管恩里克•洛夫(Enrique Lloves)表示,“这些钱不会回到这个行业,这对我们、对消费者、对经济都是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

其他人则认为,频谱的高成本不至于会对消费者价格产生连锁反应。

“没有证据表明,更高的频谱成本导致了更高的(消费者)价格,”英国2000年3G拍卖的主设计师保罗•克伦佩雷尔(Paul Klemperer)表示,“如果我免费继承了一套房子,那并不意味着作为房东我不会收取租金。”

对于运营商来说,这种两难困境是严峻的:竞标价格过高,则建设网络会有难度;而竞标价格过低,则他们将丧失5G、客户,潜在甚至可能失去业务。

欧洲运营商以Tele2为例,说明事情可能如何急转直下。2013年挪威拍卖4G牌照时,该公司沦为输家,原因是老牌运营商遭遇由亿万富翁莱恩•布拉瓦特尼克(Len Blavatnik)支持的一家新企业的伏击。几个月后,总部位于邻国瑞典的Tele2被迫离开挪威。

上世纪90年代移动通信行业的快速增长,以及频谱被赋予的价值,催生了发放牌照的拍卖制度。上世纪80年代,频谱被切割成块,以象征性的价格发放给初生的移动通信运营商,包括英国电信(BT)、Cellnet和瑞卡尔电子(Racal Electronics)。瑞卡尔是一家军工企业,后来诞生了英国的沃达丰。在15年内,这些牌照发展出一个基本上从零开始的数十亿美元产业。

然而,这种廉价策略在2000年戛然而止,当时英国的3G频谱拍卖从5家运营商那里筹集了惊人的225亿英镑,这标志着欧洲移动行业成长和频谱价值两方面的转折点。然而,在意大利、荷兰和瑞士令人失望的3G拍卖之后,这种乐观情绪被证明只是昙花一现。

由于欧洲各大电信公司为占领3G市场而支出过多,频谱价格迅速下跌。BT被迫剥离其移动业务部门,原因是英国和德国的拍卖使其背负过多债务,严重削弱其资产负债表。13年后,英国4G频谱拍卖仅筹得23亿英镑,使时任英国财政大臣的乔治•奥斯本(George Osborne)面对12亿英镑的公共财政缺口,因为他原本设想从这场拍卖大赚一笔。

频谱拍卖有很多方式——从“同步多回合上升拍卖”,到直接公开竞标和密封信封投标。它们的成败取决于许多因素,包括提供的牌照数量、所售的频谱数量以及每份牌照附带的条件(如地理区域覆盖义务)。它们可以从设计上鼓励新进入者(通过提供比现有网络更多的牌照),或者通过引入上限来约束已经拥有巨大频谱储备的大公司。

频谱块如何切分也会产生影响。大致均匀的频谱块可能降低竞争的激烈程度,而极不均匀的频谱块可能引发疯狂竞标(就像意大利发生的情况),因为各运营商都不希望拿到较差的频谱。

糟糕的设计会导致市场扭曲,一些竞标者为频谱支付过高价格,或者得到的频谱少于竞争所需。一位专门研究频谱拍卖的经济学家表示:“摸索出最佳策略非常难。这些拍卖实在太复杂了。”

曾经有一段时间,这并不是问题。3G服务未能达到预期,曾给频谱拍卖蒙上阴影。2016年和2017年,斯洛伐克、西班牙、爱尔兰和捷克的频谱拍卖所得都不高。随着2018年英国出售可用于5G服务的频谱,局面发生了变化。英国4家运营商支出的13.5亿英镑看上去低,但由于出售的频谱数量较小,每兆赫价格被证明达到市场预期的两倍。

还会进行更多频谱拍卖。意大利的民粹主义政府从去年10月的一次拍卖中筹集了65亿欧元。此次拍卖的结构意味着,该国四大移动网络中,只有两家能够获得较大的频谱块。斥资24亿欧元拍得意大利频谱的沃达丰的首席执行官尼克•里德(Nick Read)表示,“人为的拍卖”设计未能创造一种公平的平衡。

这一结果在整个行业引发冲击波。首席执行官们本已受到压力,要求他们大举投资于5G和网络扩建,而现在又被迫购买天价频谱,就为了获得在网络建设上支出的特权。意大利的频谱拍卖设定了每人每兆赫0.35欧元的竞标价格,而同一周芬兰举行的拍卖的价格为0.036欧元。

德国在6月的一场5G拍卖中筹集66亿欧元,是此前预期的两倍多。推高竞标价格的不仅包括规模较小的移动运营商Drillisch,还有德国政府将四分之一频谱留给汽车业等工业用户的决定,后者计划利用更快的网络技术来开发更先进的制造方法。这一决定为剩下4家希望将频谱用于商业化服务的运营商制造了稀缺。

德国电信(Deutsche Telekom)董事会成员迪尔克•沃斯纳(Dirk Wössner)表示,高昂的价格留下了“苦涩的味道”。“德国的网络建设遭遇了重大挫折。”他表示,“价格本来可以低得多……网络运营商现在缺乏扩建网络所需的资金。”

在被问及是否担心即将到来的英国频谱拍卖被搞成又一场竞标狂潮时,BT首席执行官菲利普•詹森(Philip Jansen)表示:“我真的希望不会。那对任何人都没有帮助。”

对于德国和意大利,目前不清楚拍卖结果到头来会不会被证明是一场“噩梦”——5G要成为一项主流服务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然而,围绕如何最佳分配频谱的辩论正在激烈展开,甚至在那些试图通过尽快将频谱交给网络来赢得5G竞赛的国家也是如此。

负责美国频谱拍卖的联邦通信委员会(FCC)委员杰西卡•罗森沃塞尔(Jessica Rosenworcel)表示,美国频谱市场需要新进入者。

“美国近年的频谱拍卖没有达到我们过去看到的需求水平。”她说,“我们需要理解为什么。我们应该意识到,我国未来拍卖的成功有赖于开发一类新的频谱利益,它们能够加入竞标频谱的企业的行列,促进新的无线创新。”

频谱之战:对“疯人院”的恐惧如何为竞标狂潮开辟道路

频谱并非向来被政府视为潜在摇钱树。1959年,诺贝尔奖得主罗纳德•科斯(Ronald Coase)首次阐述出售无线电频谱的理由,但他的提议最初在斥责声中遭到否决,有人说,这种做法会酿成“以太体疯人院”的局面。结果,无线电频率一直处于政府的严格控制之下——直到1990年新西兰成为第一个举行频谱拍卖的国家。

这为1994年7月美国的首次频谱拍卖铺平了道路。这个为期5天的过程共产生了6.17亿美元的投标,被证明是电信史上的里程碑式事件,此后20年的87场拍卖总共筹集了600亿美元。策划1994年频谱拍卖的经济学家们后来被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授予“金鹅奖”(Golden Goose Award),哈佛称,他们利用博弈论将美国从“无线炼狱”中解救出来。

6年后,英国的3G频谱拍卖创下了成功拍卖的新高,当时13家竞标者激烈争夺5份3G网络牌照。

在资金充裕的电信公司在全球范围争夺地盘之际,英国成为第一个举行3G拍卖的国家。

那场拍卖之所以如此成功,是因为它在吸引新进入者竞标与阻止现有运营商串通之间取得了恰当的平衡,这已成为拍卖过程成功的一个标志。

在拍卖中增添太多的复杂性也可能产生不理想的结果:竞标者要么不敢投标,要么不确定自己的最佳策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5G:频谱是怎样变成“摇钱树”的?

发布日期:2019-08-12 05:59
摘要:政府是想要最先进的5G网络,还是要从频谱拍卖中筹集最多资金?对于如何达到恰当平衡,一些资金紧张的政府发出不一致的信号。



尼克•法尔兹 伦敦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如何为电信频谱牌照定价?中国运营商已经免费获得了频谱:这是中国政府在全国展开5G网络建设的一部分。然而,在欧洲一些国家,近期的拍卖价格如此高,以至于至少有一家公司不得不削减股息。在美国——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宣告“5G竞赛是美国必须胜出的一场竞赛”——频谱牌照正以历史低价出售。

这个问题的答案不仅将决定被称为“移动行业生命线”的技术资源乃至运营商本身的未来,还将对数字经济发展的下一阶段产生重大影响。

运营商辩称,从视频流媒体到先进虚拟现实体验,5G将为这一切提供更快且更可靠的服务。各国政府认为,采用新型网络技术的这场“竞赛”,对于迎来智能城市、自动驾驶汽车和自动化工厂的世界具有根本重要性,在这个世界,速度更快、响应更灵敏的网络能够处理新行业产生的海量数据。

对于电信运营商,这些牌照就是“车票”——获取将对它们的未来成功乃至生存至关重要的基础设施。对于政府,这些牌照同样重要,然而在如何达到恰当平衡的问题上(一方面要从一个已经在竭力削减成本的行业筹集巨额资金,另一方面要刺激投资,推动快速部署5G服务),一些资金紧张的政府正在发出不一致的信号。

这意味着,在3G频谱拍卖创下纪录、使一些运营商几乎破产而成为头条新闻20年后,一场新的频谱价格盛宴正在酝酿中。从学术卫星到模拟电视广播,再到剧院使用的无线麦克风,以往用于各种用途的无线电频谱正被腾出来,出售给电信行业用于提供商业化服务,以满足消费者对数据永不满足的需求。

然而,D2D咨询(D2D Advisory)的顾问杰伊•戈尔德贝格(Jay Goldberg)表示,尽管有大量炒作,但运营商说不出他们是否会从这种新的无线技术获利。很多事情取决于在不导致运营商破产(就像3G频谱拍卖时几乎发生的那样)的情况下释放频谱,兑现5G承诺。

他表示:“风险在于,5G需要购买大量频谱,10年后才能开始盈利。”

各国(包括中国、韩国、美国和英国)竞相率先推出5G的竞争,还引发了一场不同的辩论:谁将主导下一代移动通信技术,获得最大的经济利益?美中贸易战就有一场围绕5G以及中国网络设备供应商华为(Huawei)在全球电信行业角色的战斗。

6月,中国将频谱牌照发放给国内的几个电信网络,没有拍卖。7月,美国公布了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频谱拍卖,称要在今年底之前拍出大于该国移动行业目前使用量的频谱。美国设定的某些高频段频谱的竞标底价为每人每兆赫0.1美分,使其跻身于有史以来拍卖的最廉价频谱之列。

还有一些国家的政府将频谱(用于搭载手机和其他电磁信号的无线电频率资源)视为摇钱树。印度电信监管机构提议的5G频谱块拍卖价格,比亚洲其它市场高出40%。

意大利和德国的拍卖筹得巨额资金。在德国拍卖后,沃达丰(Vodafone)被迫在其历史上首次削减股息,而业内人士警告,他们在频谱上支出越多,对网络建设(新的天线塔、服务器和基站)可以作出的投资就越少。

这似乎是对欧洲政界人士发出的近乎不加掩饰的威胁;他们希望迅速部署5G,但似乎不愿给频谱价格设置上限。根据MTN Consulting的数据,2011年至2018年,频谱价格平均占电信运营行业资本支出的11.4%。

这场辩论展开之际,新一轮拍卖即将展开。未来几个月,英国、印度、美国和法国都将举行频谱拍卖。就5G计划而言,它们将成为政府工作重点的进一步指南。

“一些国家视其为向我们这个行业征税——而不是扶持新技术——的一条途径,”西班牙电信集团Telefónica战略主管恩里克•洛夫(Enrique Lloves)表示,“这些钱不会回到这个行业,这对我们、对消费者、对经济都是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

其他人则认为,频谱的高成本不至于会对消费者价格产生连锁反应。

“没有证据表明,更高的频谱成本导致了更高的(消费者)价格,”英国2000年3G拍卖的主设计师保罗•克伦佩雷尔(Paul Klemperer)表示,“如果我免费继承了一套房子,那并不意味着作为房东我不会收取租金。”

对于运营商来说,这种两难困境是严峻的:竞标价格过高,则建设网络会有难度;而竞标价格过低,则他们将丧失5G、客户,潜在甚至可能失去业务。

欧洲运营商以Tele2为例,说明事情可能如何急转直下。2013年挪威拍卖4G牌照时,该公司沦为输家,原因是老牌运营商遭遇由亿万富翁莱恩•布拉瓦特尼克(Len Blavatnik)支持的一家新企业的伏击。几个月后,总部位于邻国瑞典的Tele2被迫离开挪威。

上世纪90年代移动通信行业的快速增长,以及频谱被赋予的价值,催生了发放牌照的拍卖制度。上世纪80年代,频谱被切割成块,以象征性的价格发放给初生的移动通信运营商,包括英国电信(BT)、Cellnet和瑞卡尔电子(Racal Electronics)。瑞卡尔是一家军工企业,后来诞生了英国的沃达丰。在15年内,这些牌照发展出一个基本上从零开始的数十亿美元产业。

然而,这种廉价策略在2000年戛然而止,当时英国的3G频谱拍卖从5家运营商那里筹集了惊人的225亿英镑,这标志着欧洲移动行业成长和频谱价值两方面的转折点。然而,在意大利、荷兰和瑞士令人失望的3G拍卖之后,这种乐观情绪被证明只是昙花一现。

由于欧洲各大电信公司为占领3G市场而支出过多,频谱价格迅速下跌。BT被迫剥离其移动业务部门,原因是英国和德国的拍卖使其背负过多债务,严重削弱其资产负债表。13年后,英国4G频谱拍卖仅筹得23亿英镑,使时任英国财政大臣的乔治•奥斯本(George Osborne)面对12亿英镑的公共财政缺口,因为他原本设想从这场拍卖大赚一笔。

频谱拍卖有很多方式——从“同步多回合上升拍卖”,到直接公开竞标和密封信封投标。它们的成败取决于许多因素,包括提供的牌照数量、所售的频谱数量以及每份牌照附带的条件(如地理区域覆盖义务)。它们可以从设计上鼓励新进入者(通过提供比现有网络更多的牌照),或者通过引入上限来约束已经拥有巨大频谱储备的大公司。

频谱块如何切分也会产生影响。大致均匀的频谱块可能降低竞争的激烈程度,而极不均匀的频谱块可能引发疯狂竞标(就像意大利发生的情况),因为各运营商都不希望拿到较差的频谱。

糟糕的设计会导致市场扭曲,一些竞标者为频谱支付过高价格,或者得到的频谱少于竞争所需。一位专门研究频谱拍卖的经济学家表示:“摸索出最佳策略非常难。这些拍卖实在太复杂了。”

曾经有一段时间,这并不是问题。3G服务未能达到预期,曾给频谱拍卖蒙上阴影。2016年和2017年,斯洛伐克、西班牙、爱尔兰和捷克的频谱拍卖所得都不高。随着2018年英国出售可用于5G服务的频谱,局面发生了变化。英国4家运营商支出的13.5亿英镑看上去低,但由于出售的频谱数量较小,每兆赫价格被证明达到市场预期的两倍。

还会进行更多频谱拍卖。意大利的民粹主义政府从去年10月的一次拍卖中筹集了65亿欧元。此次拍卖的结构意味着,该国四大移动网络中,只有两家能够获得较大的频谱块。斥资24亿欧元拍得意大利频谱的沃达丰的首席执行官尼克•里德(Nick Read)表示,“人为的拍卖”设计未能创造一种公平的平衡。

这一结果在整个行业引发冲击波。首席执行官们本已受到压力,要求他们大举投资于5G和网络扩建,而现在又被迫购买天价频谱,就为了获得在网络建设上支出的特权。意大利的频谱拍卖设定了每人每兆赫0.35欧元的竞标价格,而同一周芬兰举行的拍卖的价格为0.036欧元。

德国在6月的一场5G拍卖中筹集66亿欧元,是此前预期的两倍多。推高竞标价格的不仅包括规模较小的移动运营商Drillisch,还有德国政府将四分之一频谱留给汽车业等工业用户的决定,后者计划利用更快的网络技术来开发更先进的制造方法。这一决定为剩下4家希望将频谱用于商业化服务的运营商制造了稀缺。

德国电信(Deutsche Telekom)董事会成员迪尔克•沃斯纳(Dirk Wössner)表示,高昂的价格留下了“苦涩的味道”。“德国的网络建设遭遇了重大挫折。”他表示,“价格本来可以低得多……网络运营商现在缺乏扩建网络所需的资金。”

在被问及是否担心即将到来的英国频谱拍卖被搞成又一场竞标狂潮时,BT首席执行官菲利普•詹森(Philip Jansen)表示:“我真的希望不会。那对任何人都没有帮助。”

对于德国和意大利,目前不清楚拍卖结果到头来会不会被证明是一场“噩梦”——5G要成为一项主流服务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然而,围绕如何最佳分配频谱的辩论正在激烈展开,甚至在那些试图通过尽快将频谱交给网络来赢得5G竞赛的国家也是如此。

负责美国频谱拍卖的联邦通信委员会(FCC)委员杰西卡•罗森沃塞尔(Jessica Rosenworcel)表示,美国频谱市场需要新进入者。

“美国近年的频谱拍卖没有达到我们过去看到的需求水平。”她说,“我们需要理解为什么。我们应该意识到,我国未来拍卖的成功有赖于开发一类新的频谱利益,它们能够加入竞标频谱的企业的行列,促进新的无线创新。”

频谱之战:对“疯人院”的恐惧如何为竞标狂潮开辟道路

频谱并非向来被政府视为潜在摇钱树。1959年,诺贝尔奖得主罗纳德•科斯(Ronald Coase)首次阐述出售无线电频谱的理由,但他的提议最初在斥责声中遭到否决,有人说,这种做法会酿成“以太体疯人院”的局面。结果,无线电频率一直处于政府的严格控制之下——直到1990年新西兰成为第一个举行频谱拍卖的国家。

这为1994年7月美国的首次频谱拍卖铺平了道路。这个为期5天的过程共产生了6.17亿美元的投标,被证明是电信史上的里程碑式事件,此后20年的87场拍卖总共筹集了600亿美元。策划1994年频谱拍卖的经济学家们后来被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授予“金鹅奖”(Golden Goose Award),哈佛称,他们利用博弈论将美国从“无线炼狱”中解救出来。

6年后,英国的3G频谱拍卖创下了成功拍卖的新高,当时13家竞标者激烈争夺5份3G网络牌照。

在资金充裕的电信公司在全球范围争夺地盘之际,英国成为第一个举行3G拍卖的国家。

那场拍卖之所以如此成功,是因为它在吸引新进入者竞标与阻止现有运营商串通之间取得了恰当的平衡,这已成为拍卖过程成功的一个标志。

在拍卖中增添太多的复杂性也可能产生不理想的结果:竞标者要么不敢投标,要么不确定自己的最佳策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政府是想要最先进的5G网络,还是要从频谱拍卖中筹集最多资金?对于如何达到恰当平衡,一些资金紧张的政府发出不一致的信号。



尼克•法尔兹 伦敦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如何为电信频谱牌照定价?中国运营商已经免费获得了频谱:这是中国政府在全国展开5G网络建设的一部分。然而,在欧洲一些国家,近期的拍卖价格如此高,以至于至少有一家公司不得不削减股息。在美国——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宣告“5G竞赛是美国必须胜出的一场竞赛”——频谱牌照正以历史低价出售。

这个问题的答案不仅将决定被称为“移动行业生命线”的技术资源乃至运营商本身的未来,还将对数字经济发展的下一阶段产生重大影响。

运营商辩称,从视频流媒体到先进虚拟现实体验,5G将为这一切提供更快且更可靠的服务。各国政府认为,采用新型网络技术的这场“竞赛”,对于迎来智能城市、自动驾驶汽车和自动化工厂的世界具有根本重要性,在这个世界,速度更快、响应更灵敏的网络能够处理新行业产生的海量数据。

对于电信运营商,这些牌照就是“车票”——获取将对它们的未来成功乃至生存至关重要的基础设施。对于政府,这些牌照同样重要,然而在如何达到恰当平衡的问题上(一方面要从一个已经在竭力削减成本的行业筹集巨额资金,另一方面要刺激投资,推动快速部署5G服务),一些资金紧张的政府正在发出不一致的信号。

这意味着,在3G频谱拍卖创下纪录、使一些运营商几乎破产而成为头条新闻20年后,一场新的频谱价格盛宴正在酝酿中。从学术卫星到模拟电视广播,再到剧院使用的无线麦克风,以往用于各种用途的无线电频谱正被腾出来,出售给电信行业用于提供商业化服务,以满足消费者对数据永不满足的需求。

然而,D2D咨询(D2D Advisory)的顾问杰伊•戈尔德贝格(Jay Goldberg)表示,尽管有大量炒作,但运营商说不出他们是否会从这种新的无线技术获利。很多事情取决于在不导致运营商破产(就像3G频谱拍卖时几乎发生的那样)的情况下释放频谱,兑现5G承诺。

他表示:“风险在于,5G需要购买大量频谱,10年后才能开始盈利。”

各国(包括中国、韩国、美国和英国)竞相率先推出5G的竞争,还引发了一场不同的辩论:谁将主导下一代移动通信技术,获得最大的经济利益?美中贸易战就有一场围绕5G以及中国网络设备供应商华为(Huawei)在全球电信行业角色的战斗。

6月,中国将频谱牌照发放给国内的几个电信网络,没有拍卖。7月,美国公布了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频谱拍卖,称要在今年底之前拍出大于该国移动行业目前使用量的频谱。美国设定的某些高频段频谱的竞标底价为每人每兆赫0.1美分,使其跻身于有史以来拍卖的最廉价频谱之列。

还有一些国家的政府将频谱(用于搭载手机和其他电磁信号的无线电频率资源)视为摇钱树。印度电信监管机构提议的5G频谱块拍卖价格,比亚洲其它市场高出40%。

意大利和德国的拍卖筹得巨额资金。在德国拍卖后,沃达丰(Vodafone)被迫在其历史上首次削减股息,而业内人士警告,他们在频谱上支出越多,对网络建设(新的天线塔、服务器和基站)可以作出的投资就越少。

这似乎是对欧洲政界人士发出的近乎不加掩饰的威胁;他们希望迅速部署5G,但似乎不愿给频谱价格设置上限。根据MTN Consulting的数据,2011年至2018年,频谱价格平均占电信运营行业资本支出的11.4%。

这场辩论展开之际,新一轮拍卖即将展开。未来几个月,英国、印度、美国和法国都将举行频谱拍卖。就5G计划而言,它们将成为政府工作重点的进一步指南。

“一些国家视其为向我们这个行业征税——而不是扶持新技术——的一条途径,”西班牙电信集团Telefónica战略主管恩里克•洛夫(Enrique Lloves)表示,“这些钱不会回到这个行业,这对我们、对消费者、对经济都是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

其他人则认为,频谱的高成本不至于会对消费者价格产生连锁反应。

“没有证据表明,更高的频谱成本导致了更高的(消费者)价格,”英国2000年3G拍卖的主设计师保罗•克伦佩雷尔(Paul Klemperer)表示,“如果我免费继承了一套房子,那并不意味着作为房东我不会收取租金。”

对于运营商来说,这种两难困境是严峻的:竞标价格过高,则建设网络会有难度;而竞标价格过低,则他们将丧失5G、客户,潜在甚至可能失去业务。

欧洲运营商以Tele2为例,说明事情可能如何急转直下。2013年挪威拍卖4G牌照时,该公司沦为输家,原因是老牌运营商遭遇由亿万富翁莱恩•布拉瓦特尼克(Len Blavatnik)支持的一家新企业的伏击。几个月后,总部位于邻国瑞典的Tele2被迫离开挪威。

上世纪90年代移动通信行业的快速增长,以及频谱被赋予的价值,催生了发放牌照的拍卖制度。上世纪80年代,频谱被切割成块,以象征性的价格发放给初生的移动通信运营商,包括英国电信(BT)、Cellnet和瑞卡尔电子(Racal Electronics)。瑞卡尔是一家军工企业,后来诞生了英国的沃达丰。在15年内,这些牌照发展出一个基本上从零开始的数十亿美元产业。

然而,这种廉价策略在2000年戛然而止,当时英国的3G频谱拍卖从5家运营商那里筹集了惊人的225亿英镑,这标志着欧洲移动行业成长和频谱价值两方面的转折点。然而,在意大利、荷兰和瑞士令人失望的3G拍卖之后,这种乐观情绪被证明只是昙花一现。

由于欧洲各大电信公司为占领3G市场而支出过多,频谱价格迅速下跌。BT被迫剥离其移动业务部门,原因是英国和德国的拍卖使其背负过多债务,严重削弱其资产负债表。13年后,英国4G频谱拍卖仅筹得23亿英镑,使时任英国财政大臣的乔治•奥斯本(George Osborne)面对12亿英镑的公共财政缺口,因为他原本设想从这场拍卖大赚一笔。

频谱拍卖有很多方式——从“同步多回合上升拍卖”,到直接公开竞标和密封信封投标。它们的成败取决于许多因素,包括提供的牌照数量、所售的频谱数量以及每份牌照附带的条件(如地理区域覆盖义务)。它们可以从设计上鼓励新进入者(通过提供比现有网络更多的牌照),或者通过引入上限来约束已经拥有巨大频谱储备的大公司。

频谱块如何切分也会产生影响。大致均匀的频谱块可能降低竞争的激烈程度,而极不均匀的频谱块可能引发疯狂竞标(就像意大利发生的情况),因为各运营商都不希望拿到较差的频谱。

糟糕的设计会导致市场扭曲,一些竞标者为频谱支付过高价格,或者得到的频谱少于竞争所需。一位专门研究频谱拍卖的经济学家表示:“摸索出最佳策略非常难。这些拍卖实在太复杂了。”

曾经有一段时间,这并不是问题。3G服务未能达到预期,曾给频谱拍卖蒙上阴影。2016年和2017年,斯洛伐克、西班牙、爱尔兰和捷克的频谱拍卖所得都不高。随着2018年英国出售可用于5G服务的频谱,局面发生了变化。英国4家运营商支出的13.5亿英镑看上去低,但由于出售的频谱数量较小,每兆赫价格被证明达到市场预期的两倍。

还会进行更多频谱拍卖。意大利的民粹主义政府从去年10月的一次拍卖中筹集了65亿欧元。此次拍卖的结构意味着,该国四大移动网络中,只有两家能够获得较大的频谱块。斥资24亿欧元拍得意大利频谱的沃达丰的首席执行官尼克•里德(Nick Read)表示,“人为的拍卖”设计未能创造一种公平的平衡。

这一结果在整个行业引发冲击波。首席执行官们本已受到压力,要求他们大举投资于5G和网络扩建,而现在又被迫购买天价频谱,就为了获得在网络建设上支出的特权。意大利的频谱拍卖设定了每人每兆赫0.35欧元的竞标价格,而同一周芬兰举行的拍卖的价格为0.036欧元。

德国在6月的一场5G拍卖中筹集66亿欧元,是此前预期的两倍多。推高竞标价格的不仅包括规模较小的移动运营商Drillisch,还有德国政府将四分之一频谱留给汽车业等工业用户的决定,后者计划利用更快的网络技术来开发更先进的制造方法。这一决定为剩下4家希望将频谱用于商业化服务的运营商制造了稀缺。

德国电信(Deutsche Telekom)董事会成员迪尔克•沃斯纳(Dirk Wössner)表示,高昂的价格留下了“苦涩的味道”。“德国的网络建设遭遇了重大挫折。”他表示,“价格本来可以低得多……网络运营商现在缺乏扩建网络所需的资金。”

在被问及是否担心即将到来的英国频谱拍卖被搞成又一场竞标狂潮时,BT首席执行官菲利普•詹森(Philip Jansen)表示:“我真的希望不会。那对任何人都没有帮助。”

对于德国和意大利,目前不清楚拍卖结果到头来会不会被证明是一场“噩梦”——5G要成为一项主流服务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然而,围绕如何最佳分配频谱的辩论正在激烈展开,甚至在那些试图通过尽快将频谱交给网络来赢得5G竞赛的国家也是如此。

负责美国频谱拍卖的联邦通信委员会(FCC)委员杰西卡•罗森沃塞尔(Jessica Rosenworcel)表示,美国频谱市场需要新进入者。

“美国近年的频谱拍卖没有达到我们过去看到的需求水平。”她说,“我们需要理解为什么。我们应该意识到,我国未来拍卖的成功有赖于开发一类新的频谱利益,它们能够加入竞标频谱的企业的行列,促进新的无线创新。”

频谱之战:对“疯人院”的恐惧如何为竞标狂潮开辟道路

频谱并非向来被政府视为潜在摇钱树。1959年,诺贝尔奖得主罗纳德•科斯(Ronald Coase)首次阐述出售无线电频谱的理由,但他的提议最初在斥责声中遭到否决,有人说,这种做法会酿成“以太体疯人院”的局面。结果,无线电频率一直处于政府的严格控制之下——直到1990年新西兰成为第一个举行频谱拍卖的国家。

这为1994年7月美国的首次频谱拍卖铺平了道路。这个为期5天的过程共产生了6.17亿美元的投标,被证明是电信史上的里程碑式事件,此后20年的87场拍卖总共筹集了600亿美元。策划1994年频谱拍卖的经济学家们后来被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授予“金鹅奖”(Golden Goose Award),哈佛称,他们利用博弈论将美国从“无线炼狱”中解救出来。

6年后,英国的3G频谱拍卖创下了成功拍卖的新高,当时13家竞标者激烈争夺5份3G网络牌照。

在资金充裕的电信公司在全球范围争夺地盘之际,英国成为第一个举行3G拍卖的国家。

那场拍卖之所以如此成功,是因为它在吸引新进入者竞标与阻止现有运营商串通之间取得了恰当的平衡,这已成为拍卖过程成功的一个标志。

在拍卖中增添太多的复杂性也可能产生不理想的结果:竞标者要么不敢投标,要么不确定自己的最佳策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