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香港要如何自救?

发布日期:2019-08-09 16:24
摘要:香港政府不仅要安抚针对警察问责、选举改革停滞等问题的不满情绪,还要触及香港经济模式中日益恶化的深层次问题。



撰文 | Nathaniel Taplin

OR--商业新媒体 】香港正处于自1997年回归以来最严峻的政治风暴中。要想化解这场危机,并保持香港作为全球金融中心和资本进入中国之渠道的地位,香港政府需要立即采取行动,不仅要安抚针对警察问责、选举改革停滞等问题的不满情绪,还要触及香港经济模式中日益恶化的深层次问题。

这意味着要限制香港房地产大亨和垄断企业的影响力,找到一种不依赖天价房价的政府收入模式,并且要立即把更多的政府资源投入到公共住房和公共援助中。以某些指标来衡量,香港已经是世界上最不平等的社会之一。



香港最紧迫的经济问题大多与土地有关。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的数据显示,过去10年,香港的收入中值仅温和增长,但2010年至2018年期间,剔除物价因素,住宅价格上涨了近一倍。这一涨速远远超过了其他一些泡沫明显的房地产市场,例如加拿大,同期该国的房价上涨了约40%。与几乎其他任何地方相比,香港人的住宅面积更小,支付的费用也更高。

部分原因在于,香港地处丘陵地带,这意味着建房的空间有限。但可能还有一个更大的问题:政府和大型房地产开发商的既得利益让房价居高不下。

香港的低税率和巨额财政盈余主要靠政府土地出让所得支撑,2017/2018财年此类所得占总收入的27%。过去三年香港政府收入平均较支出高出近20%。更糟糕的是,卖地款项拨入基本工程储备基金(Capital Works Reserve Fund),该基金主要负责基础设施发展。而香港的基础设施已堪称典范。买不起基本住房的居民只能心怀沮丧地看着香港政府斥巨资修建北京方面支持的政治“白象工程”,例如造价数十亿美元的港珠澳大桥和广深港高铁等。



房地产价格高企同样令小企业难以起步,尤其是在反垄断执法力度本已薄弱的情况下。与大多数全球同类城市不同,香港直到2015年才拥有一项具有实质效力的全面竞争法。房地产大亨此前得以在公用事业、交通运输和杂货店等领域以近乎垄断的方式巩固自己的帝国,提高价格并抑制增长。

香港政府针对过高房价的主要解决方案是“明日大屿愿景”(Lantau Tomorrow Vision),这是一个拟议中的填海工程,位于香港最大岛屿附近,预计将耗资800亿美元左右。然而,新住宅单元要到2030年代初才能推出,这意味着,即使该计划奏效,整整一代年轻人基本上仍可能因为房价过高而被排除在市场之外。批评人士称,通过将现有的棕色地带商业和农业用地改造成住宅用地,可以更快速、更便宜地增加土地供应。

中国大陆的政治模式之所以奏效,是因为人们基于情况将继续改善的想法牺牲了对未来的直接发言权。而如果在剥夺发言权的同时又无法提供情况将改善的真正希望,那要说服民众则将困难得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香港政府不仅要安抚针对警察问责、选举改革停滞等问题的不满情绪,还要触及香港经济模式中日益恶化的深层次问题。



撰文 | Nathaniel Taplin

OR--商业新媒体 】香港正处于自1997年回归以来最严峻的政治风暴中。要想化解这场危机,并保持香港作为全球金融中心和资本进入中国之渠道的地位,香港政府需要立即采取行动,不仅要安抚针对警察问责、选举改革停滞等问题的不满情绪,还要触及香港经济模式中日益恶化的深层次问题。

这意味着要限制香港房地产大亨和垄断企业的影响力,找到一种不依赖天价房价的政府收入模式,并且要立即把更多的政府资源投入到公共住房和公共援助中。以某些指标来衡量,香港已经是世界上最不平等的社会之一。



香港最紧迫的经济问题大多与土地有关。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的数据显示,过去10年,香港的收入中值仅温和增长,但2010年至2018年期间,剔除物价因素,住宅价格上涨了近一倍。这一涨速远远超过了其他一些泡沫明显的房地产市场,例如加拿大,同期该国的房价上涨了约40%。与几乎其他任何地方相比,香港人的住宅面积更小,支付的费用也更高。

部分原因在于,香港地处丘陵地带,这意味着建房的空间有限。但可能还有一个更大的问题:政府和大型房地产开发商的既得利益让房价居高不下。

香港的低税率和巨额财政盈余主要靠政府土地出让所得支撑,2017/2018财年此类所得占总收入的27%。过去三年香港政府收入平均较支出高出近20%。更糟糕的是,卖地款项拨入基本工程储备基金(Capital Works Reserve Fund),该基金主要负责基础设施发展。而香港的基础设施已堪称典范。买不起基本住房的居民只能心怀沮丧地看着香港政府斥巨资修建北京方面支持的政治“白象工程”,例如造价数十亿美元的港珠澳大桥和广深港高铁等。



房地产价格高企同样令小企业难以起步,尤其是在反垄断执法力度本已薄弱的情况下。与大多数全球同类城市不同,香港直到2015年才拥有一项具有实质效力的全面竞争法。房地产大亨此前得以在公用事业、交通运输和杂货店等领域以近乎垄断的方式巩固自己的帝国,提高价格并抑制增长。

香港政府针对过高房价的主要解决方案是“明日大屿愿景”(Lantau Tomorrow Vision),这是一个拟议中的填海工程,位于香港最大岛屿附近,预计将耗资800亿美元左右。然而,新住宅单元要到2030年代初才能推出,这意味着,即使该计划奏效,整整一代年轻人基本上仍可能因为房价过高而被排除在市场之外。批评人士称,通过将现有的棕色地带商业和农业用地改造成住宅用地,可以更快速、更便宜地增加土地供应。

中国大陆的政治模式之所以奏效,是因为人们基于情况将继续改善的想法牺牲了对未来的直接发言权。而如果在剥夺发言权的同时又无法提供情况将改善的真正希望,那要说服民众则将困难得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香港政府不仅要安抚针对警察问责、选举改革停滞等问题的不满情绪,还要触及香港经济模式中日益恶化的深层次问题。



撰文 | Nathaniel Taplin

OR--商业新媒体 】香港正处于自1997年回归以来最严峻的政治风暴中。要想化解这场危机,并保持香港作为全球金融中心和资本进入中国之渠道的地位,香港政府需要立即采取行动,不仅要安抚针对警察问责、选举改革停滞等问题的不满情绪,还要触及香港经济模式中日益恶化的深层次问题。

这意味着要限制香港房地产大亨和垄断企业的影响力,找到一种不依赖天价房价的政府收入模式,并且要立即把更多的政府资源投入到公共住房和公共援助中。以某些指标来衡量,香港已经是世界上最不平等的社会之一。



香港最紧迫的经济问题大多与土地有关。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的数据显示,过去10年,香港的收入中值仅温和增长,但2010年至2018年期间,剔除物价因素,住宅价格上涨了近一倍。这一涨速远远超过了其他一些泡沫明显的房地产市场,例如加拿大,同期该国的房价上涨了约40%。与几乎其他任何地方相比,香港人的住宅面积更小,支付的费用也更高。

部分原因在于,香港地处丘陵地带,这意味着建房的空间有限。但可能还有一个更大的问题:政府和大型房地产开发商的既得利益让房价居高不下。

香港的低税率和巨额财政盈余主要靠政府土地出让所得支撑,2017/2018财年此类所得占总收入的27%。过去三年香港政府收入平均较支出高出近20%。更糟糕的是,卖地款项拨入基本工程储备基金(Capital Works Reserve Fund),该基金主要负责基础设施发展。而香港的基础设施已堪称典范。买不起基本住房的居民只能心怀沮丧地看着香港政府斥巨资修建北京方面支持的政治“白象工程”,例如造价数十亿美元的港珠澳大桥和广深港高铁等。



房地产价格高企同样令小企业难以起步,尤其是在反垄断执法力度本已薄弱的情况下。与大多数全球同类城市不同,香港直到2015年才拥有一项具有实质效力的全面竞争法。房地产大亨此前得以在公用事业、交通运输和杂货店等领域以近乎垄断的方式巩固自己的帝国,提高价格并抑制增长。

香港政府针对过高房价的主要解决方案是“明日大屿愿景”(Lantau Tomorrow Vision),这是一个拟议中的填海工程,位于香港最大岛屿附近,预计将耗资800亿美元左右。然而,新住宅单元要到2030年代初才能推出,这意味着,即使该计划奏效,整整一代年轻人基本上仍可能因为房价过高而被排除在市场之外。批评人士称,通过将现有的棕色地带商业和农业用地改造成住宅用地,可以更快速、更便宜地增加土地供应。

中国大陆的政治模式之所以奏效,是因为人们基于情况将继续改善的想法牺牲了对未来的直接发言权。而如果在剥夺发言权的同时又无法提供情况将改善的真正希望,那要说服民众则将困难得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香港要如何自救?

发布日期:2019-08-09 16:24
摘要:香港政府不仅要安抚针对警察问责、选举改革停滞等问题的不满情绪,还要触及香港经济模式中日益恶化的深层次问题。



撰文 | Nathaniel Taplin

OR--商业新媒体 】香港正处于自1997年回归以来最严峻的政治风暴中。要想化解这场危机,并保持香港作为全球金融中心和资本进入中国之渠道的地位,香港政府需要立即采取行动,不仅要安抚针对警察问责、选举改革停滞等问题的不满情绪,还要触及香港经济模式中日益恶化的深层次问题。

这意味着要限制香港房地产大亨和垄断企业的影响力,找到一种不依赖天价房价的政府收入模式,并且要立即把更多的政府资源投入到公共住房和公共援助中。以某些指标来衡量,香港已经是世界上最不平等的社会之一。



香港最紧迫的经济问题大多与土地有关。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的数据显示,过去10年,香港的收入中值仅温和增长,但2010年至2018年期间,剔除物价因素,住宅价格上涨了近一倍。这一涨速远远超过了其他一些泡沫明显的房地产市场,例如加拿大,同期该国的房价上涨了约40%。与几乎其他任何地方相比,香港人的住宅面积更小,支付的费用也更高。

部分原因在于,香港地处丘陵地带,这意味着建房的空间有限。但可能还有一个更大的问题:政府和大型房地产开发商的既得利益让房价居高不下。

香港的低税率和巨额财政盈余主要靠政府土地出让所得支撑,2017/2018财年此类所得占总收入的27%。过去三年香港政府收入平均较支出高出近20%。更糟糕的是,卖地款项拨入基本工程储备基金(Capital Works Reserve Fund),该基金主要负责基础设施发展。而香港的基础设施已堪称典范。买不起基本住房的居民只能心怀沮丧地看着香港政府斥巨资修建北京方面支持的政治“白象工程”,例如造价数十亿美元的港珠澳大桥和广深港高铁等。



房地产价格高企同样令小企业难以起步,尤其是在反垄断执法力度本已薄弱的情况下。与大多数全球同类城市不同,香港直到2015年才拥有一项具有实质效力的全面竞争法。房地产大亨此前得以在公用事业、交通运输和杂货店等领域以近乎垄断的方式巩固自己的帝国,提高价格并抑制增长。

香港政府针对过高房价的主要解决方案是“明日大屿愿景”(Lantau Tomorrow Vision),这是一个拟议中的填海工程,位于香港最大岛屿附近,预计将耗资800亿美元左右。然而,新住宅单元要到2030年代初才能推出,这意味着,即使该计划奏效,整整一代年轻人基本上仍可能因为房价过高而被排除在市场之外。批评人士称,通过将现有的棕色地带商业和农业用地改造成住宅用地,可以更快速、更便宜地增加土地供应。

中国大陆的政治模式之所以奏效,是因为人们基于情况将继续改善的想法牺牲了对未来的直接发言权。而如果在剥夺发言权的同时又无法提供情况将改善的真正希望,那要说服民众则将困难得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香港政府不仅要安抚针对警察问责、选举改革停滞等问题的不满情绪,还要触及香港经济模式中日益恶化的深层次问题。



撰文 | Nathaniel Taplin

OR--商业新媒体 】香港正处于自1997年回归以来最严峻的政治风暴中。要想化解这场危机,并保持香港作为全球金融中心和资本进入中国之渠道的地位,香港政府需要立即采取行动,不仅要安抚针对警察问责、选举改革停滞等问题的不满情绪,还要触及香港经济模式中日益恶化的深层次问题。

这意味着要限制香港房地产大亨和垄断企业的影响力,找到一种不依赖天价房价的政府收入模式,并且要立即把更多的政府资源投入到公共住房和公共援助中。以某些指标来衡量,香港已经是世界上最不平等的社会之一。



香港最紧迫的经济问题大多与土地有关。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的数据显示,过去10年,香港的收入中值仅温和增长,但2010年至2018年期间,剔除物价因素,住宅价格上涨了近一倍。这一涨速远远超过了其他一些泡沫明显的房地产市场,例如加拿大,同期该国的房价上涨了约40%。与几乎其他任何地方相比,香港人的住宅面积更小,支付的费用也更高。

部分原因在于,香港地处丘陵地带,这意味着建房的空间有限。但可能还有一个更大的问题:政府和大型房地产开发商的既得利益让房价居高不下。

香港的低税率和巨额财政盈余主要靠政府土地出让所得支撑,2017/2018财年此类所得占总收入的27%。过去三年香港政府收入平均较支出高出近20%。更糟糕的是,卖地款项拨入基本工程储备基金(Capital Works Reserve Fund),该基金主要负责基础设施发展。而香港的基础设施已堪称典范。买不起基本住房的居民只能心怀沮丧地看着香港政府斥巨资修建北京方面支持的政治“白象工程”,例如造价数十亿美元的港珠澳大桥和广深港高铁等。



房地产价格高企同样令小企业难以起步,尤其是在反垄断执法力度本已薄弱的情况下。与大多数全球同类城市不同,香港直到2015年才拥有一项具有实质效力的全面竞争法。房地产大亨此前得以在公用事业、交通运输和杂货店等领域以近乎垄断的方式巩固自己的帝国,提高价格并抑制增长。

香港政府针对过高房价的主要解决方案是“明日大屿愿景”(Lantau Tomorrow Vision),这是一个拟议中的填海工程,位于香港最大岛屿附近,预计将耗资800亿美元左右。然而,新住宅单元要到2030年代初才能推出,这意味着,即使该计划奏效,整整一代年轻人基本上仍可能因为房价过高而被排除在市场之外。批评人士称,通过将现有的棕色地带商业和农业用地改造成住宅用地,可以更快速、更便宜地增加土地供应。

中国大陆的政治模式之所以奏效,是因为人们基于情况将继续改善的想法牺牲了对未来的直接发言权。而如果在剥夺发言权的同时又无法提供情况将改善的真正希望,那要说服民众则将困难得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