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化妆品公司的下一步:男士化妆品

发布日期:2019-08-09 15:37
摘要:化妆品公司的下一步:男士化妆品;他们押注年轻男性可能愿意试用彩妆。



撰文 | Lisa Du、Grace Huang

OR--商业新媒体 】当中村阳太(Yota Nakamura)的女朋友说他应该捯饬一下自己时,他便去采购了。这位22岁、在大阪上学的大学生购买了日本品牌Fiveism x Three生产的爽肤水、保湿霜和有色妆前乳——是的,他买了化妆品。目前还是神经学专业学生的中村正在为2020年做打算:到时候,他将在东京开始工作,担任咨询师。他想确保挑选到适合自己的粉底和遮瑕霜系列。“当我开始工作时,我会经常与客户见面,所以我想化化妆,”他说,“也许说你在用口红会感到很尴尬,但像妆前乳或粉底之类的呢?没有人会在意的。”

中村走在了Z世代的前沿。Z世代是指后千禧世代群,他们是在一个性别和男子气概的界限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宽松的时代长大的。他不是朋友圈中第一个使用化妆品的人。几年来,亚洲部分地区的男士一直在化彩妆,购买BB霜和有色保湿霜等产品。如今,在美国和中国等大型化妆品市场,这类产品正慢慢受到男性的青睐。

随着人们对性别问题的态度发生变化,欧莱雅(L’Oréal)、资生堂(Shiseido)和雅诗兰黛(Estee Lauder)等知名品牌,以及规模较小的品牌和初创企业,都开始销售专门面向男性的有色化妆品。“毫无疑问,Z世代将使男士化妆成为一种潮流,年龄较大的消费者将会效仿,”Acro Inc.的董事长石桥宁(Yasushi Ishibashi)说。Acro为母公司奥比斯控股公司(Pola Orbis Holdings Co.)开发了Fiveism品牌。

在“都市美男”一词被收入词典近20年后,年轻男性的成长环境中充斥着在Instagram上有数百万粉丝、把化妆当做日常生活一部分的男性艺人和网红。因此,虽然男性化妆曾经主要局限于想看起来更漂亮或更具挑逗性的艺术家——比如美国摇滚歌手王子(Prince)和英国传奇歌手大卫•鲍伊(David Bowie)等——但现在,对于一些在对外表有要求的岗位任职男性来说,这已经成为主流。2017年,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曾爆出了一桩与化妆有关的丑闻,丑闻的起因是他用纳税人的钱每月向一名化妆师支付超过1万美元的酬劳,而不是因为他化妆这件事。

尽管如此,这还是一项处于萌芽状态的业务:市场研究机构JUV Consulting估计,2019年全球男性化妆品市场的价值约为11.4亿美元,在711亿美元的化妆品市场仅占很小一部分。“我们认为这是一个相当合理的估计,实际上可能略偏向保守,”JUV的研究主管Jacob Chang表示。

美容品公司希望男性化妆品的销售能跟随男性护肤品的发展轨迹。据欧睿咨询(Euromonitor)预测,未来五年,包括保湿霜和洁面乳在内的这一市场将增长24%,达到50亿美元。

虽然年轻消费者可能会打破关于男子气概的传统观念,但大型品牌仍对自己的商品宣传保持谨慎。他们的男性产品并不是要给面部做浓墨重彩的修饰,也不是要让男士看起来像完全换了一张脸。相反,男性化妆品通常只包括几种色号的中性颜色。其想法是通过帮助男性略微改善其外表,让他们逐步接受化妆这件事。

2018年秋天,香奈儿公司(Chanel SA)推出了男士化妆品系列Boy de Chanel,包括两款护肤品、粉底液、一款眉刷和润唇膏。非常简单。这几款产品的定价处于市场高端,例如,一支眉笔售价为40美元。2019年3月,资生堂(Shiseido Co.)开始在日本限量销售男士BB霜。这种产品采用浅灰色包装,30克装的售价约为12美元。该公司拒绝透露销售数据。 “未来,随着我们逐步摸清男士化妆品市场的发展方向,我们还会就新产品开发做出决定,”资生堂的发言人佐藤俊(Jun Sato)说。

一些品牌也推出了男士可以使用的产品,但不一定是“男士化妆品”。总部位于纽约的Milk Makeup发布在YouTube上的视频使用性别特征不是特别明显的男性和女性来推广其Blur Stick粉底,并采用“模糊界线”等广告语。路威酩轩集团(LVMH)与美国著名歌手蕾哈娜(Rihanna)合作推出的Fenty Beauty品牌销售一款Gentlemen’s Fenty Face男士彩妆套装,将其常规产品中五款以调整肤色为主的产品组合在一起。

在吸引男性顾客方面,日本的Fiveism走得最远,共提供从眼影到指甲油在内的80多款产品,售价在18至50美元之间。石桥说,推出一个产品如此众多的产品线的部分动机是,他想成为行业的先锋,当竞争对手向该领域扩张时,他已经站稳了脚根。石桥说:“这是一个不断变化的时代。

总之 欧睿咨询预计,未来五年,男士护肤品的销量将增长24%。美容品公司希望男性彩妆产品也能取得类似的快速增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化妆品公司的下一步:男士化妆品;他们押注年轻男性可能愿意试用彩妆。



撰文 | Lisa Du、Grace Huang

OR--商业新媒体 】当中村阳太(Yota Nakamura)的女朋友说他应该捯饬一下自己时,他便去采购了。这位22岁、在大阪上学的大学生购买了日本品牌Fiveism x Three生产的爽肤水、保湿霜和有色妆前乳——是的,他买了化妆品。目前还是神经学专业学生的中村正在为2020年做打算:到时候,他将在东京开始工作,担任咨询师。他想确保挑选到适合自己的粉底和遮瑕霜系列。“当我开始工作时,我会经常与客户见面,所以我想化化妆,”他说,“也许说你在用口红会感到很尴尬,但像妆前乳或粉底之类的呢?没有人会在意的。”

中村走在了Z世代的前沿。Z世代是指后千禧世代群,他们是在一个性别和男子气概的界限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宽松的时代长大的。他不是朋友圈中第一个使用化妆品的人。几年来,亚洲部分地区的男士一直在化彩妆,购买BB霜和有色保湿霜等产品。如今,在美国和中国等大型化妆品市场,这类产品正慢慢受到男性的青睐。

随着人们对性别问题的态度发生变化,欧莱雅(L’Oréal)、资生堂(Shiseido)和雅诗兰黛(Estee Lauder)等知名品牌,以及规模较小的品牌和初创企业,都开始销售专门面向男性的有色化妆品。“毫无疑问,Z世代将使男士化妆成为一种潮流,年龄较大的消费者将会效仿,”Acro Inc.的董事长石桥宁(Yasushi Ishibashi)说。Acro为母公司奥比斯控股公司(Pola Orbis Holdings Co.)开发了Fiveism品牌。

在“都市美男”一词被收入词典近20年后,年轻男性的成长环境中充斥着在Instagram上有数百万粉丝、把化妆当做日常生活一部分的男性艺人和网红。因此,虽然男性化妆曾经主要局限于想看起来更漂亮或更具挑逗性的艺术家——比如美国摇滚歌手王子(Prince)和英国传奇歌手大卫•鲍伊(David Bowie)等——但现在,对于一些在对外表有要求的岗位任职男性来说,这已经成为主流。2017年,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曾爆出了一桩与化妆有关的丑闻,丑闻的起因是他用纳税人的钱每月向一名化妆师支付超过1万美元的酬劳,而不是因为他化妆这件事。

尽管如此,这还是一项处于萌芽状态的业务:市场研究机构JUV Consulting估计,2019年全球男性化妆品市场的价值约为11.4亿美元,在711亿美元的化妆品市场仅占很小一部分。“我们认为这是一个相当合理的估计,实际上可能略偏向保守,”JUV的研究主管Jacob Chang表示。

美容品公司希望男性化妆品的销售能跟随男性护肤品的发展轨迹。据欧睿咨询(Euromonitor)预测,未来五年,包括保湿霜和洁面乳在内的这一市场将增长24%,达到50亿美元。

虽然年轻消费者可能会打破关于男子气概的传统观念,但大型品牌仍对自己的商品宣传保持谨慎。他们的男性产品并不是要给面部做浓墨重彩的修饰,也不是要让男士看起来像完全换了一张脸。相反,男性化妆品通常只包括几种色号的中性颜色。其想法是通过帮助男性略微改善其外表,让他们逐步接受化妆这件事。

2018年秋天,香奈儿公司(Chanel SA)推出了男士化妆品系列Boy de Chanel,包括两款护肤品、粉底液、一款眉刷和润唇膏。非常简单。这几款产品的定价处于市场高端,例如,一支眉笔售价为40美元。2019年3月,资生堂(Shiseido Co.)开始在日本限量销售男士BB霜。这种产品采用浅灰色包装,30克装的售价约为12美元。该公司拒绝透露销售数据。 “未来,随着我们逐步摸清男士化妆品市场的发展方向,我们还会就新产品开发做出决定,”资生堂的发言人佐藤俊(Jun Sato)说。

一些品牌也推出了男士可以使用的产品,但不一定是“男士化妆品”。总部位于纽约的Milk Makeup发布在YouTube上的视频使用性别特征不是特别明显的男性和女性来推广其Blur Stick粉底,并采用“模糊界线”等广告语。路威酩轩集团(LVMH)与美国著名歌手蕾哈娜(Rihanna)合作推出的Fenty Beauty品牌销售一款Gentlemen’s Fenty Face男士彩妆套装,将其常规产品中五款以调整肤色为主的产品组合在一起。

在吸引男性顾客方面,日本的Fiveism走得最远,共提供从眼影到指甲油在内的80多款产品,售价在18至50美元之间。石桥说,推出一个产品如此众多的产品线的部分动机是,他想成为行业的先锋,当竞争对手向该领域扩张时,他已经站稳了脚根。石桥说:“这是一个不断变化的时代。

总之 欧睿咨询预计,未来五年,男士护肤品的销量将增长24%。美容品公司希望男性彩妆产品也能取得类似的快速增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化妆品公司的下一步:男士化妆品;他们押注年轻男性可能愿意试用彩妆。



撰文 | Lisa Du、Grace Huang

OR--商业新媒体 】当中村阳太(Yota Nakamura)的女朋友说他应该捯饬一下自己时,他便去采购了。这位22岁、在大阪上学的大学生购买了日本品牌Fiveism x Three生产的爽肤水、保湿霜和有色妆前乳——是的,他买了化妆品。目前还是神经学专业学生的中村正在为2020年做打算:到时候,他将在东京开始工作,担任咨询师。他想确保挑选到适合自己的粉底和遮瑕霜系列。“当我开始工作时,我会经常与客户见面,所以我想化化妆,”他说,“也许说你在用口红会感到很尴尬,但像妆前乳或粉底之类的呢?没有人会在意的。”

中村走在了Z世代的前沿。Z世代是指后千禧世代群,他们是在一个性别和男子气概的界限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宽松的时代长大的。他不是朋友圈中第一个使用化妆品的人。几年来,亚洲部分地区的男士一直在化彩妆,购买BB霜和有色保湿霜等产品。如今,在美国和中国等大型化妆品市场,这类产品正慢慢受到男性的青睐。

随着人们对性别问题的态度发生变化,欧莱雅(L’Oréal)、资生堂(Shiseido)和雅诗兰黛(Estee Lauder)等知名品牌,以及规模较小的品牌和初创企业,都开始销售专门面向男性的有色化妆品。“毫无疑问,Z世代将使男士化妆成为一种潮流,年龄较大的消费者将会效仿,”Acro Inc.的董事长石桥宁(Yasushi Ishibashi)说。Acro为母公司奥比斯控股公司(Pola Orbis Holdings Co.)开发了Fiveism品牌。

在“都市美男”一词被收入词典近20年后,年轻男性的成长环境中充斥着在Instagram上有数百万粉丝、把化妆当做日常生活一部分的男性艺人和网红。因此,虽然男性化妆曾经主要局限于想看起来更漂亮或更具挑逗性的艺术家——比如美国摇滚歌手王子(Prince)和英国传奇歌手大卫•鲍伊(David Bowie)等——但现在,对于一些在对外表有要求的岗位任职男性来说,这已经成为主流。2017年,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曾爆出了一桩与化妆有关的丑闻,丑闻的起因是他用纳税人的钱每月向一名化妆师支付超过1万美元的酬劳,而不是因为他化妆这件事。

尽管如此,这还是一项处于萌芽状态的业务:市场研究机构JUV Consulting估计,2019年全球男性化妆品市场的价值约为11.4亿美元,在711亿美元的化妆品市场仅占很小一部分。“我们认为这是一个相当合理的估计,实际上可能略偏向保守,”JUV的研究主管Jacob Chang表示。

美容品公司希望男性化妆品的销售能跟随男性护肤品的发展轨迹。据欧睿咨询(Euromonitor)预测,未来五年,包括保湿霜和洁面乳在内的这一市场将增长24%,达到50亿美元。

虽然年轻消费者可能会打破关于男子气概的传统观念,但大型品牌仍对自己的商品宣传保持谨慎。他们的男性产品并不是要给面部做浓墨重彩的修饰,也不是要让男士看起来像完全换了一张脸。相反,男性化妆品通常只包括几种色号的中性颜色。其想法是通过帮助男性略微改善其外表,让他们逐步接受化妆这件事。

2018年秋天,香奈儿公司(Chanel SA)推出了男士化妆品系列Boy de Chanel,包括两款护肤品、粉底液、一款眉刷和润唇膏。非常简单。这几款产品的定价处于市场高端,例如,一支眉笔售价为40美元。2019年3月,资生堂(Shiseido Co.)开始在日本限量销售男士BB霜。这种产品采用浅灰色包装,30克装的售价约为12美元。该公司拒绝透露销售数据。 “未来,随着我们逐步摸清男士化妆品市场的发展方向,我们还会就新产品开发做出决定,”资生堂的发言人佐藤俊(Jun Sato)说。

一些品牌也推出了男士可以使用的产品,但不一定是“男士化妆品”。总部位于纽约的Milk Makeup发布在YouTube上的视频使用性别特征不是特别明显的男性和女性来推广其Blur Stick粉底,并采用“模糊界线”等广告语。路威酩轩集团(LVMH)与美国著名歌手蕾哈娜(Rihanna)合作推出的Fenty Beauty品牌销售一款Gentlemen’s Fenty Face男士彩妆套装,将其常规产品中五款以调整肤色为主的产品组合在一起。

在吸引男性顾客方面,日本的Fiveism走得最远,共提供从眼影到指甲油在内的80多款产品,售价在18至50美元之间。石桥说,推出一个产品如此众多的产品线的部分动机是,他想成为行业的先锋,当竞争对手向该领域扩张时,他已经站稳了脚根。石桥说:“这是一个不断变化的时代。

总之 欧睿咨询预计,未来五年,男士护肤品的销量将增长24%。美容品公司希望男性彩妆产品也能取得类似的快速增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化妆品公司的下一步:男士化妆品

发布日期:2019-08-09 15:37
摘要:化妆品公司的下一步:男士化妆品;他们押注年轻男性可能愿意试用彩妆。



撰文 | Lisa Du、Grace Huang

OR--商业新媒体 】当中村阳太(Yota Nakamura)的女朋友说他应该捯饬一下自己时,他便去采购了。这位22岁、在大阪上学的大学生购买了日本品牌Fiveism x Three生产的爽肤水、保湿霜和有色妆前乳——是的,他买了化妆品。目前还是神经学专业学生的中村正在为2020年做打算:到时候,他将在东京开始工作,担任咨询师。他想确保挑选到适合自己的粉底和遮瑕霜系列。“当我开始工作时,我会经常与客户见面,所以我想化化妆,”他说,“也许说你在用口红会感到很尴尬,但像妆前乳或粉底之类的呢?没有人会在意的。”

中村走在了Z世代的前沿。Z世代是指后千禧世代群,他们是在一个性别和男子气概的界限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宽松的时代长大的。他不是朋友圈中第一个使用化妆品的人。几年来,亚洲部分地区的男士一直在化彩妆,购买BB霜和有色保湿霜等产品。如今,在美国和中国等大型化妆品市场,这类产品正慢慢受到男性的青睐。

随着人们对性别问题的态度发生变化,欧莱雅(L’Oréal)、资生堂(Shiseido)和雅诗兰黛(Estee Lauder)等知名品牌,以及规模较小的品牌和初创企业,都开始销售专门面向男性的有色化妆品。“毫无疑问,Z世代将使男士化妆成为一种潮流,年龄较大的消费者将会效仿,”Acro Inc.的董事长石桥宁(Yasushi Ishibashi)说。Acro为母公司奥比斯控股公司(Pola Orbis Holdings Co.)开发了Fiveism品牌。

在“都市美男”一词被收入词典近20年后,年轻男性的成长环境中充斥着在Instagram上有数百万粉丝、把化妆当做日常生活一部分的男性艺人和网红。因此,虽然男性化妆曾经主要局限于想看起来更漂亮或更具挑逗性的艺术家——比如美国摇滚歌手王子(Prince)和英国传奇歌手大卫•鲍伊(David Bowie)等——但现在,对于一些在对外表有要求的岗位任职男性来说,这已经成为主流。2017年,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曾爆出了一桩与化妆有关的丑闻,丑闻的起因是他用纳税人的钱每月向一名化妆师支付超过1万美元的酬劳,而不是因为他化妆这件事。

尽管如此,这还是一项处于萌芽状态的业务:市场研究机构JUV Consulting估计,2019年全球男性化妆品市场的价值约为11.4亿美元,在711亿美元的化妆品市场仅占很小一部分。“我们认为这是一个相当合理的估计,实际上可能略偏向保守,”JUV的研究主管Jacob Chang表示。

美容品公司希望男性化妆品的销售能跟随男性护肤品的发展轨迹。据欧睿咨询(Euromonitor)预测,未来五年,包括保湿霜和洁面乳在内的这一市场将增长24%,达到50亿美元。

虽然年轻消费者可能会打破关于男子气概的传统观念,但大型品牌仍对自己的商品宣传保持谨慎。他们的男性产品并不是要给面部做浓墨重彩的修饰,也不是要让男士看起来像完全换了一张脸。相反,男性化妆品通常只包括几种色号的中性颜色。其想法是通过帮助男性略微改善其外表,让他们逐步接受化妆这件事。

2018年秋天,香奈儿公司(Chanel SA)推出了男士化妆品系列Boy de Chanel,包括两款护肤品、粉底液、一款眉刷和润唇膏。非常简单。这几款产品的定价处于市场高端,例如,一支眉笔售价为40美元。2019年3月,资生堂(Shiseido Co.)开始在日本限量销售男士BB霜。这种产品采用浅灰色包装,30克装的售价约为12美元。该公司拒绝透露销售数据。 “未来,随着我们逐步摸清男士化妆品市场的发展方向,我们还会就新产品开发做出决定,”资生堂的发言人佐藤俊(Jun Sato)说。

一些品牌也推出了男士可以使用的产品,但不一定是“男士化妆品”。总部位于纽约的Milk Makeup发布在YouTube上的视频使用性别特征不是特别明显的男性和女性来推广其Blur Stick粉底,并采用“模糊界线”等广告语。路威酩轩集团(LVMH)与美国著名歌手蕾哈娜(Rihanna)合作推出的Fenty Beauty品牌销售一款Gentlemen’s Fenty Face男士彩妆套装,将其常规产品中五款以调整肤色为主的产品组合在一起。

在吸引男性顾客方面,日本的Fiveism走得最远,共提供从眼影到指甲油在内的80多款产品,售价在18至50美元之间。石桥说,推出一个产品如此众多的产品线的部分动机是,他想成为行业的先锋,当竞争对手向该领域扩张时,他已经站稳了脚根。石桥说:“这是一个不断变化的时代。

总之 欧睿咨询预计,未来五年,男士护肤品的销量将增长24%。美容品公司希望男性彩妆产品也能取得类似的快速增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化妆品公司的下一步:男士化妆品;他们押注年轻男性可能愿意试用彩妆。



撰文 | Lisa Du、Grace Huang

OR--商业新媒体 】当中村阳太(Yota Nakamura)的女朋友说他应该捯饬一下自己时,他便去采购了。这位22岁、在大阪上学的大学生购买了日本品牌Fiveism x Three生产的爽肤水、保湿霜和有色妆前乳——是的,他买了化妆品。目前还是神经学专业学生的中村正在为2020年做打算:到时候,他将在东京开始工作,担任咨询师。他想确保挑选到适合自己的粉底和遮瑕霜系列。“当我开始工作时,我会经常与客户见面,所以我想化化妆,”他说,“也许说你在用口红会感到很尴尬,但像妆前乳或粉底之类的呢?没有人会在意的。”

中村走在了Z世代的前沿。Z世代是指后千禧世代群,他们是在一个性别和男子气概的界限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宽松的时代长大的。他不是朋友圈中第一个使用化妆品的人。几年来,亚洲部分地区的男士一直在化彩妆,购买BB霜和有色保湿霜等产品。如今,在美国和中国等大型化妆品市场,这类产品正慢慢受到男性的青睐。

随着人们对性别问题的态度发生变化,欧莱雅(L’Oréal)、资生堂(Shiseido)和雅诗兰黛(Estee Lauder)等知名品牌,以及规模较小的品牌和初创企业,都开始销售专门面向男性的有色化妆品。“毫无疑问,Z世代将使男士化妆成为一种潮流,年龄较大的消费者将会效仿,”Acro Inc.的董事长石桥宁(Yasushi Ishibashi)说。Acro为母公司奥比斯控股公司(Pola Orbis Holdings Co.)开发了Fiveism品牌。

在“都市美男”一词被收入词典近20年后,年轻男性的成长环境中充斥着在Instagram上有数百万粉丝、把化妆当做日常生活一部分的男性艺人和网红。因此,虽然男性化妆曾经主要局限于想看起来更漂亮或更具挑逗性的艺术家——比如美国摇滚歌手王子(Prince)和英国传奇歌手大卫•鲍伊(David Bowie)等——但现在,对于一些在对外表有要求的岗位任职男性来说,这已经成为主流。2017年,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曾爆出了一桩与化妆有关的丑闻,丑闻的起因是他用纳税人的钱每月向一名化妆师支付超过1万美元的酬劳,而不是因为他化妆这件事。

尽管如此,这还是一项处于萌芽状态的业务:市场研究机构JUV Consulting估计,2019年全球男性化妆品市场的价值约为11.4亿美元,在711亿美元的化妆品市场仅占很小一部分。“我们认为这是一个相当合理的估计,实际上可能略偏向保守,”JUV的研究主管Jacob Chang表示。

美容品公司希望男性化妆品的销售能跟随男性护肤品的发展轨迹。据欧睿咨询(Euromonitor)预测,未来五年,包括保湿霜和洁面乳在内的这一市场将增长24%,达到50亿美元。

虽然年轻消费者可能会打破关于男子气概的传统观念,但大型品牌仍对自己的商品宣传保持谨慎。他们的男性产品并不是要给面部做浓墨重彩的修饰,也不是要让男士看起来像完全换了一张脸。相反,男性化妆品通常只包括几种色号的中性颜色。其想法是通过帮助男性略微改善其外表,让他们逐步接受化妆这件事。

2018年秋天,香奈儿公司(Chanel SA)推出了男士化妆品系列Boy de Chanel,包括两款护肤品、粉底液、一款眉刷和润唇膏。非常简单。这几款产品的定价处于市场高端,例如,一支眉笔售价为40美元。2019年3月,资生堂(Shiseido Co.)开始在日本限量销售男士BB霜。这种产品采用浅灰色包装,30克装的售价约为12美元。该公司拒绝透露销售数据。 “未来,随着我们逐步摸清男士化妆品市场的发展方向,我们还会就新产品开发做出决定,”资生堂的发言人佐藤俊(Jun Sato)说。

一些品牌也推出了男士可以使用的产品,但不一定是“男士化妆品”。总部位于纽约的Milk Makeup发布在YouTube上的视频使用性别特征不是特别明显的男性和女性来推广其Blur Stick粉底,并采用“模糊界线”等广告语。路威酩轩集团(LVMH)与美国著名歌手蕾哈娜(Rihanna)合作推出的Fenty Beauty品牌销售一款Gentlemen’s Fenty Face男士彩妆套装,将其常规产品中五款以调整肤色为主的产品组合在一起。

在吸引男性顾客方面,日本的Fiveism走得最远,共提供从眼影到指甲油在内的80多款产品,售价在18至50美元之间。石桥说,推出一个产品如此众多的产品线的部分动机是,他想成为行业的先锋,当竞争对手向该领域扩张时,他已经站稳了脚根。石桥说:“这是一个不断变化的时代。

总之 欧睿咨询预计,未来五年,男士护肤品的销量将增长24%。美容品公司希望男性彩妆产品也能取得类似的快速增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