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中美不会走向全面对抗

发布日期:2019-08-09 08:03
摘要:中美都处在战略的整固期,两国都无力改变当今世界的现状,缓和彼此间关系是现在最明智的战略选择。



撰文 | 吴建树

OR--商业新媒体 】近年来,中美两国的学界和政界都几乎一致认为,未来的中美关系前景将不容乐观,甚至可能会爆发像当年美苏两国冷战式的全面对抗或冲突。尽管中美两国元首在6月29日G20大版峰会上达成了为避免贸易战而重启谈判的共识,但是,在8月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突然在推特上宣布,从9月1日开始对中国销往美国的3000亿美元的商品加征10%的关税。随后,美国财政部又宣布,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这似乎也验证了中美两国学界和政界都普遍认为的观点:大阪峰会上中美两国元首所达成的口头共识,只是出于两国各自国内政治的需要而达成的暂时性政治妥协,并满足一些特定的知识精英人士的政治诉求,而中美两国长期在战略上的对抗趋势,难以在根本上进行扭转。

自从冷战结束以来,关于“中国威胁论”的讨论和议题,一直是美国战略学界和政界主要关注的议题之一。美国在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中遭到重创,综合国力出现了明显的下降,而在这一段时间内,中国的综合国力却出现了明显的提升,中美两国实力差距出现了明显缩小的趋势。因此,中国也成为美国学界和政界一致认为的未来对美国的世界领导地位构成最大威胁的潜在国家。因而从奥巴马到特朗普,美国在不断加强对中国遏制的力度,甚至在6月1日美国国防部所发布的《印太战略》报告中,把中国列为美国在战略上的首要防范目标。这使得中美两国学界和政界精英们都比较一致地认为,中美关系在未来会进入全面对抗的模式。

然而,这一观点严重忽视了这样的客观现实问题:由于中国先天不足的地缘条件和近代以来不断的外来入侵和内战浩劫,现实的国力和国家发展潜力都已经被大大削弱,这是难以在短时间复兴的。并且,现在的时代也不允许中国像当年日本崛起时一样,通过甲午战争那样的胜利获得巨额的战争红利,来推动国家全面爆炸式的发展。今后中国的发展必然是放缓的。因此,中国不具备在今后20年急速发展、综合国力全面超越美国的潜力。尤其在军事力量对比方面,中美两国更是存在着巨大的悬殊,现在的中国国防开支经费仅为美国的五分之一。因而在未来可见的30年中,美国将继续保持对中国的这种军事优势。这就决定了,只要美国不侵犯中国的核心利益(如支持台湾独立),中国根本没有意愿和美国发生全面对抗。同时,中国经济经历了40年透支式的高速发展,环境和人力资源已经到达了发展的极限,中国经济本身也需要转型和整固,这也需要有一个理想的外部政治和经济环境,以便有足够的时间寻找一种新的可持续性的经济增长模式。所以,中国希望和目前的世界霸权国家美国保持一种良好的国家关系,而不是一种全面对抗的关系。

对于美国来说,中国综合国力在短时间内根本无法与美国对抗,尤其在军事实力对比如此悬殊的情况下,美国既无必要,又无意愿与中国展开一场全面对抗的冷战。美国的经济和综合国力在经历了2008年的全球性金融危机重创之后,至今还没有完全恢复元气。此时,美国如果再和综合国力并不突出的中国进行一场冷战,其国力的底气可能会进一步消耗,到了那时,美国目前的世界霸权地位也可能会被其他大国取代,就像历史上拜占庭帝国和波斯帝国血拼了百年,最后为阿拉伯帝国崛起做了嫁衣一样。而深谙此道的美国,绝不会犯和前人一样的历史错误。因此,在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内,美国对华政策不会倾向于与中国发生对抗,而是将回归到克林顿政府时代的对华政策轨道上,遏制加接触或者软遏制。

总体上看,在未来一段时间内,中美关系可能将会发生四方面的变化。

第一,中美两国会逐渐认识到,两国仍然存在着较大的实力差距,而且双方都会意识到自己的国内发展已经出现瓶颈,需要时间来解决这些问题。因此,中美关系未来将会出现改善和有限度的发展。

第二,中美两国都在寻找新的经济增长模式,以替代现在陷入瓶颈的经济模式。在找到新的增长模式之前,中美两国会通过维持和扩大双边贸易量,来维持经济稳定和增长,尤其是,美国将可能放松对中国高技术的部分管制,来增加对华出口。而中国也需要美国的高技术,来促进中国经济的转型,这样中美之间的贸易关系将会趋于稳定。

第三,中美两国在未来为了增加互信,会恢复由于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中美关系出现重大波折而受到严重影响的两国之间的人文和学术交流。特朗普与习近平在大阪举行会晤时首次表态称,美国依然欢迎中国学生去美国留学,也从一个侧面验证了这一逻辑的推断。

第四,中美两国会加强军事和安全上的对话,并建立相应的军事沟通机制,以免两国军队在热点地区出现战略误判和擦枪走火,引发两国之间大规模的战争。

从广阔战略视野上看,中国和美国都处在战略的整固期,两国都无力改变当今世界的现状。因此,中美两国选择缓和彼此间紧张的政治和经济关系,为两国的国内改革和经济转型创造有利的外部政治和经济环境,这是中美两国现在最明智的战略选择。可以预料,未来中美关系不会走向全面对抗的冷战模式,而是会回归到理性和务实轨道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中美都处在战略的整固期,两国都无力改变当今世界的现状,缓和彼此间关系是现在最明智的战略选择。



撰文 | 吴建树

OR--商业新媒体 】近年来,中美两国的学界和政界都几乎一致认为,未来的中美关系前景将不容乐观,甚至可能会爆发像当年美苏两国冷战式的全面对抗或冲突。尽管中美两国元首在6月29日G20大版峰会上达成了为避免贸易战而重启谈判的共识,但是,在8月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突然在推特上宣布,从9月1日开始对中国销往美国的3000亿美元的商品加征10%的关税。随后,美国财政部又宣布,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这似乎也验证了中美两国学界和政界都普遍认为的观点:大阪峰会上中美两国元首所达成的口头共识,只是出于两国各自国内政治的需要而达成的暂时性政治妥协,并满足一些特定的知识精英人士的政治诉求,而中美两国长期在战略上的对抗趋势,难以在根本上进行扭转。

自从冷战结束以来,关于“中国威胁论”的讨论和议题,一直是美国战略学界和政界主要关注的议题之一。美国在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中遭到重创,综合国力出现了明显的下降,而在这一段时间内,中国的综合国力却出现了明显的提升,中美两国实力差距出现了明显缩小的趋势。因此,中国也成为美国学界和政界一致认为的未来对美国的世界领导地位构成最大威胁的潜在国家。因而从奥巴马到特朗普,美国在不断加强对中国遏制的力度,甚至在6月1日美国国防部所发布的《印太战略》报告中,把中国列为美国在战略上的首要防范目标。这使得中美两国学界和政界精英们都比较一致地认为,中美关系在未来会进入全面对抗的模式。

然而,这一观点严重忽视了这样的客观现实问题:由于中国先天不足的地缘条件和近代以来不断的外来入侵和内战浩劫,现实的国力和国家发展潜力都已经被大大削弱,这是难以在短时间复兴的。并且,现在的时代也不允许中国像当年日本崛起时一样,通过甲午战争那样的胜利获得巨额的战争红利,来推动国家全面爆炸式的发展。今后中国的发展必然是放缓的。因此,中国不具备在今后20年急速发展、综合国力全面超越美国的潜力。尤其在军事力量对比方面,中美两国更是存在着巨大的悬殊,现在的中国国防开支经费仅为美国的五分之一。因而在未来可见的30年中,美国将继续保持对中国的这种军事优势。这就决定了,只要美国不侵犯中国的核心利益(如支持台湾独立),中国根本没有意愿和美国发生全面对抗。同时,中国经济经历了40年透支式的高速发展,环境和人力资源已经到达了发展的极限,中国经济本身也需要转型和整固,这也需要有一个理想的外部政治和经济环境,以便有足够的时间寻找一种新的可持续性的经济增长模式。所以,中国希望和目前的世界霸权国家美国保持一种良好的国家关系,而不是一种全面对抗的关系。

对于美国来说,中国综合国力在短时间内根本无法与美国对抗,尤其在军事实力对比如此悬殊的情况下,美国既无必要,又无意愿与中国展开一场全面对抗的冷战。美国的经济和综合国力在经历了2008年的全球性金融危机重创之后,至今还没有完全恢复元气。此时,美国如果再和综合国力并不突出的中国进行一场冷战,其国力的底气可能会进一步消耗,到了那时,美国目前的世界霸权地位也可能会被其他大国取代,就像历史上拜占庭帝国和波斯帝国血拼了百年,最后为阿拉伯帝国崛起做了嫁衣一样。而深谙此道的美国,绝不会犯和前人一样的历史错误。因此,在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内,美国对华政策不会倾向于与中国发生对抗,而是将回归到克林顿政府时代的对华政策轨道上,遏制加接触或者软遏制。

总体上看,在未来一段时间内,中美关系可能将会发生四方面的变化。

第一,中美两国会逐渐认识到,两国仍然存在着较大的实力差距,而且双方都会意识到自己的国内发展已经出现瓶颈,需要时间来解决这些问题。因此,中美关系未来将会出现改善和有限度的发展。

第二,中美两国都在寻找新的经济增长模式,以替代现在陷入瓶颈的经济模式。在找到新的增长模式之前,中美两国会通过维持和扩大双边贸易量,来维持经济稳定和增长,尤其是,美国将可能放松对中国高技术的部分管制,来增加对华出口。而中国也需要美国的高技术,来促进中国经济的转型,这样中美之间的贸易关系将会趋于稳定。

第三,中美两国在未来为了增加互信,会恢复由于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中美关系出现重大波折而受到严重影响的两国之间的人文和学术交流。特朗普与习近平在大阪举行会晤时首次表态称,美国依然欢迎中国学生去美国留学,也从一个侧面验证了这一逻辑的推断。

第四,中美两国会加强军事和安全上的对话,并建立相应的军事沟通机制,以免两国军队在热点地区出现战略误判和擦枪走火,引发两国之间大规模的战争。

从广阔战略视野上看,中国和美国都处在战略的整固期,两国都无力改变当今世界的现状。因此,中美两国选择缓和彼此间紧张的政治和经济关系,为两国的国内改革和经济转型创造有利的外部政治和经济环境,这是中美两国现在最明智的战略选择。可以预料,未来中美关系不会走向全面对抗的冷战模式,而是会回归到理性和务实轨道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中美都处在战略的整固期,两国都无力改变当今世界的现状,缓和彼此间关系是现在最明智的战略选择。



撰文 | 吴建树

OR--商业新媒体 】近年来,中美两国的学界和政界都几乎一致认为,未来的中美关系前景将不容乐观,甚至可能会爆发像当年美苏两国冷战式的全面对抗或冲突。尽管中美两国元首在6月29日G20大版峰会上达成了为避免贸易战而重启谈判的共识,但是,在8月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突然在推特上宣布,从9月1日开始对中国销往美国的3000亿美元的商品加征10%的关税。随后,美国财政部又宣布,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这似乎也验证了中美两国学界和政界都普遍认为的观点:大阪峰会上中美两国元首所达成的口头共识,只是出于两国各自国内政治的需要而达成的暂时性政治妥协,并满足一些特定的知识精英人士的政治诉求,而中美两国长期在战略上的对抗趋势,难以在根本上进行扭转。

自从冷战结束以来,关于“中国威胁论”的讨论和议题,一直是美国战略学界和政界主要关注的议题之一。美国在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中遭到重创,综合国力出现了明显的下降,而在这一段时间内,中国的综合国力却出现了明显的提升,中美两国实力差距出现了明显缩小的趋势。因此,中国也成为美国学界和政界一致认为的未来对美国的世界领导地位构成最大威胁的潜在国家。因而从奥巴马到特朗普,美国在不断加强对中国遏制的力度,甚至在6月1日美国国防部所发布的《印太战略》报告中,把中国列为美国在战略上的首要防范目标。这使得中美两国学界和政界精英们都比较一致地认为,中美关系在未来会进入全面对抗的模式。

然而,这一观点严重忽视了这样的客观现实问题:由于中国先天不足的地缘条件和近代以来不断的外来入侵和内战浩劫,现实的国力和国家发展潜力都已经被大大削弱,这是难以在短时间复兴的。并且,现在的时代也不允许中国像当年日本崛起时一样,通过甲午战争那样的胜利获得巨额的战争红利,来推动国家全面爆炸式的发展。今后中国的发展必然是放缓的。因此,中国不具备在今后20年急速发展、综合国力全面超越美国的潜力。尤其在军事力量对比方面,中美两国更是存在着巨大的悬殊,现在的中国国防开支经费仅为美国的五分之一。因而在未来可见的30年中,美国将继续保持对中国的这种军事优势。这就决定了,只要美国不侵犯中国的核心利益(如支持台湾独立),中国根本没有意愿和美国发生全面对抗。同时,中国经济经历了40年透支式的高速发展,环境和人力资源已经到达了发展的极限,中国经济本身也需要转型和整固,这也需要有一个理想的外部政治和经济环境,以便有足够的时间寻找一种新的可持续性的经济增长模式。所以,中国希望和目前的世界霸权国家美国保持一种良好的国家关系,而不是一种全面对抗的关系。

对于美国来说,中国综合国力在短时间内根本无法与美国对抗,尤其在军事实力对比如此悬殊的情况下,美国既无必要,又无意愿与中国展开一场全面对抗的冷战。美国的经济和综合国力在经历了2008年的全球性金融危机重创之后,至今还没有完全恢复元气。此时,美国如果再和综合国力并不突出的中国进行一场冷战,其国力的底气可能会进一步消耗,到了那时,美国目前的世界霸权地位也可能会被其他大国取代,就像历史上拜占庭帝国和波斯帝国血拼了百年,最后为阿拉伯帝国崛起做了嫁衣一样。而深谙此道的美国,绝不会犯和前人一样的历史错误。因此,在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内,美国对华政策不会倾向于与中国发生对抗,而是将回归到克林顿政府时代的对华政策轨道上,遏制加接触或者软遏制。

总体上看,在未来一段时间内,中美关系可能将会发生四方面的变化。

第一,中美两国会逐渐认识到,两国仍然存在着较大的实力差距,而且双方都会意识到自己的国内发展已经出现瓶颈,需要时间来解决这些问题。因此,中美关系未来将会出现改善和有限度的发展。

第二,中美两国都在寻找新的经济增长模式,以替代现在陷入瓶颈的经济模式。在找到新的增长模式之前,中美两国会通过维持和扩大双边贸易量,来维持经济稳定和增长,尤其是,美国将可能放松对中国高技术的部分管制,来增加对华出口。而中国也需要美国的高技术,来促进中国经济的转型,这样中美之间的贸易关系将会趋于稳定。

第三,中美两国在未来为了增加互信,会恢复由于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中美关系出现重大波折而受到严重影响的两国之间的人文和学术交流。特朗普与习近平在大阪举行会晤时首次表态称,美国依然欢迎中国学生去美国留学,也从一个侧面验证了这一逻辑的推断。

第四,中美两国会加强军事和安全上的对话,并建立相应的军事沟通机制,以免两国军队在热点地区出现战略误判和擦枪走火,引发两国之间大规模的战争。

从广阔战略视野上看,中国和美国都处在战略的整固期,两国都无力改变当今世界的现状。因此,中美两国选择缓和彼此间紧张的政治和经济关系,为两国的国内改革和经济转型创造有利的外部政治和经济环境,这是中美两国现在最明智的战略选择。可以预料,未来中美关系不会走向全面对抗的冷战模式,而是会回归到理性和务实轨道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中美不会走向全面对抗

发布日期:2019-08-09 08:03
摘要:中美都处在战略的整固期,两国都无力改变当今世界的现状,缓和彼此间关系是现在最明智的战略选择。



撰文 | 吴建树

OR--商业新媒体 】近年来,中美两国的学界和政界都几乎一致认为,未来的中美关系前景将不容乐观,甚至可能会爆发像当年美苏两国冷战式的全面对抗或冲突。尽管中美两国元首在6月29日G20大版峰会上达成了为避免贸易战而重启谈判的共识,但是,在8月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突然在推特上宣布,从9月1日开始对中国销往美国的3000亿美元的商品加征10%的关税。随后,美国财政部又宣布,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这似乎也验证了中美两国学界和政界都普遍认为的观点:大阪峰会上中美两国元首所达成的口头共识,只是出于两国各自国内政治的需要而达成的暂时性政治妥协,并满足一些特定的知识精英人士的政治诉求,而中美两国长期在战略上的对抗趋势,难以在根本上进行扭转。

自从冷战结束以来,关于“中国威胁论”的讨论和议题,一直是美国战略学界和政界主要关注的议题之一。美国在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中遭到重创,综合国力出现了明显的下降,而在这一段时间内,中国的综合国力却出现了明显的提升,中美两国实力差距出现了明显缩小的趋势。因此,中国也成为美国学界和政界一致认为的未来对美国的世界领导地位构成最大威胁的潜在国家。因而从奥巴马到特朗普,美国在不断加强对中国遏制的力度,甚至在6月1日美国国防部所发布的《印太战略》报告中,把中国列为美国在战略上的首要防范目标。这使得中美两国学界和政界精英们都比较一致地认为,中美关系在未来会进入全面对抗的模式。

然而,这一观点严重忽视了这样的客观现实问题:由于中国先天不足的地缘条件和近代以来不断的外来入侵和内战浩劫,现实的国力和国家发展潜力都已经被大大削弱,这是难以在短时间复兴的。并且,现在的时代也不允许中国像当年日本崛起时一样,通过甲午战争那样的胜利获得巨额的战争红利,来推动国家全面爆炸式的发展。今后中国的发展必然是放缓的。因此,中国不具备在今后20年急速发展、综合国力全面超越美国的潜力。尤其在军事力量对比方面,中美两国更是存在着巨大的悬殊,现在的中国国防开支经费仅为美国的五分之一。因而在未来可见的30年中,美国将继续保持对中国的这种军事优势。这就决定了,只要美国不侵犯中国的核心利益(如支持台湾独立),中国根本没有意愿和美国发生全面对抗。同时,中国经济经历了40年透支式的高速发展,环境和人力资源已经到达了发展的极限,中国经济本身也需要转型和整固,这也需要有一个理想的外部政治和经济环境,以便有足够的时间寻找一种新的可持续性的经济增长模式。所以,中国希望和目前的世界霸权国家美国保持一种良好的国家关系,而不是一种全面对抗的关系。

对于美国来说,中国综合国力在短时间内根本无法与美国对抗,尤其在军事实力对比如此悬殊的情况下,美国既无必要,又无意愿与中国展开一场全面对抗的冷战。美国的经济和综合国力在经历了2008年的全球性金融危机重创之后,至今还没有完全恢复元气。此时,美国如果再和综合国力并不突出的中国进行一场冷战,其国力的底气可能会进一步消耗,到了那时,美国目前的世界霸权地位也可能会被其他大国取代,就像历史上拜占庭帝国和波斯帝国血拼了百年,最后为阿拉伯帝国崛起做了嫁衣一样。而深谙此道的美国,绝不会犯和前人一样的历史错误。因此,在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内,美国对华政策不会倾向于与中国发生对抗,而是将回归到克林顿政府时代的对华政策轨道上,遏制加接触或者软遏制。

总体上看,在未来一段时间内,中美关系可能将会发生四方面的变化。

第一,中美两国会逐渐认识到,两国仍然存在着较大的实力差距,而且双方都会意识到自己的国内发展已经出现瓶颈,需要时间来解决这些问题。因此,中美关系未来将会出现改善和有限度的发展。

第二,中美两国都在寻找新的经济增长模式,以替代现在陷入瓶颈的经济模式。在找到新的增长模式之前,中美两国会通过维持和扩大双边贸易量,来维持经济稳定和增长,尤其是,美国将可能放松对中国高技术的部分管制,来增加对华出口。而中国也需要美国的高技术,来促进中国经济的转型,这样中美之间的贸易关系将会趋于稳定。

第三,中美两国在未来为了增加互信,会恢复由于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中美关系出现重大波折而受到严重影响的两国之间的人文和学术交流。特朗普与习近平在大阪举行会晤时首次表态称,美国依然欢迎中国学生去美国留学,也从一个侧面验证了这一逻辑的推断。

第四,中美两国会加强军事和安全上的对话,并建立相应的军事沟通机制,以免两国军队在热点地区出现战略误判和擦枪走火,引发两国之间大规模的战争。

从广阔战略视野上看,中国和美国都处在战略的整固期,两国都无力改变当今世界的现状。因此,中美两国选择缓和彼此间紧张的政治和经济关系,为两国的国内改革和经济转型创造有利的外部政治和经济环境,这是中美两国现在最明智的战略选择。可以预料,未来中美关系不会走向全面对抗的冷战模式,而是会回归到理性和务实轨道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中美都处在战略的整固期,两国都无力改变当今世界的现状,缓和彼此间关系是现在最明智的战略选择。



撰文 | 吴建树

OR--商业新媒体 】近年来,中美两国的学界和政界都几乎一致认为,未来的中美关系前景将不容乐观,甚至可能会爆发像当年美苏两国冷战式的全面对抗或冲突。尽管中美两国元首在6月29日G20大版峰会上达成了为避免贸易战而重启谈判的共识,但是,在8月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突然在推特上宣布,从9月1日开始对中国销往美国的3000亿美元的商品加征10%的关税。随后,美国财政部又宣布,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这似乎也验证了中美两国学界和政界都普遍认为的观点:大阪峰会上中美两国元首所达成的口头共识,只是出于两国各自国内政治的需要而达成的暂时性政治妥协,并满足一些特定的知识精英人士的政治诉求,而中美两国长期在战略上的对抗趋势,难以在根本上进行扭转。

自从冷战结束以来,关于“中国威胁论”的讨论和议题,一直是美国战略学界和政界主要关注的议题之一。美国在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中遭到重创,综合国力出现了明显的下降,而在这一段时间内,中国的综合国力却出现了明显的提升,中美两国实力差距出现了明显缩小的趋势。因此,中国也成为美国学界和政界一致认为的未来对美国的世界领导地位构成最大威胁的潜在国家。因而从奥巴马到特朗普,美国在不断加强对中国遏制的力度,甚至在6月1日美国国防部所发布的《印太战略》报告中,把中国列为美国在战略上的首要防范目标。这使得中美两国学界和政界精英们都比较一致地认为,中美关系在未来会进入全面对抗的模式。

然而,这一观点严重忽视了这样的客观现实问题:由于中国先天不足的地缘条件和近代以来不断的外来入侵和内战浩劫,现实的国力和国家发展潜力都已经被大大削弱,这是难以在短时间复兴的。并且,现在的时代也不允许中国像当年日本崛起时一样,通过甲午战争那样的胜利获得巨额的战争红利,来推动国家全面爆炸式的发展。今后中国的发展必然是放缓的。因此,中国不具备在今后20年急速发展、综合国力全面超越美国的潜力。尤其在军事力量对比方面,中美两国更是存在着巨大的悬殊,现在的中国国防开支经费仅为美国的五分之一。因而在未来可见的30年中,美国将继续保持对中国的这种军事优势。这就决定了,只要美国不侵犯中国的核心利益(如支持台湾独立),中国根本没有意愿和美国发生全面对抗。同时,中国经济经历了40年透支式的高速发展,环境和人力资源已经到达了发展的极限,中国经济本身也需要转型和整固,这也需要有一个理想的外部政治和经济环境,以便有足够的时间寻找一种新的可持续性的经济增长模式。所以,中国希望和目前的世界霸权国家美国保持一种良好的国家关系,而不是一种全面对抗的关系。

对于美国来说,中国综合国力在短时间内根本无法与美国对抗,尤其在军事实力对比如此悬殊的情况下,美国既无必要,又无意愿与中国展开一场全面对抗的冷战。美国的经济和综合国力在经历了2008年的全球性金融危机重创之后,至今还没有完全恢复元气。此时,美国如果再和综合国力并不突出的中国进行一场冷战,其国力的底气可能会进一步消耗,到了那时,美国目前的世界霸权地位也可能会被其他大国取代,就像历史上拜占庭帝国和波斯帝国血拼了百年,最后为阿拉伯帝国崛起做了嫁衣一样。而深谙此道的美国,绝不会犯和前人一样的历史错误。因此,在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内,美国对华政策不会倾向于与中国发生对抗,而是将回归到克林顿政府时代的对华政策轨道上,遏制加接触或者软遏制。

总体上看,在未来一段时间内,中美关系可能将会发生四方面的变化。

第一,中美两国会逐渐认识到,两国仍然存在着较大的实力差距,而且双方都会意识到自己的国内发展已经出现瓶颈,需要时间来解决这些问题。因此,中美关系未来将会出现改善和有限度的发展。

第二,中美两国都在寻找新的经济增长模式,以替代现在陷入瓶颈的经济模式。在找到新的增长模式之前,中美两国会通过维持和扩大双边贸易量,来维持经济稳定和增长,尤其是,美国将可能放松对中国高技术的部分管制,来增加对华出口。而中国也需要美国的高技术,来促进中国经济的转型,这样中美之间的贸易关系将会趋于稳定。

第三,中美两国在未来为了增加互信,会恢复由于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中美关系出现重大波折而受到严重影响的两国之间的人文和学术交流。特朗普与习近平在大阪举行会晤时首次表态称,美国依然欢迎中国学生去美国留学,也从一个侧面验证了这一逻辑的推断。

第四,中美两国会加强军事和安全上的对话,并建立相应的军事沟通机制,以免两国军队在热点地区出现战略误判和擦枪走火,引发两国之间大规模的战争。

从广阔战略视野上看,中国和美国都处在战略的整固期,两国都无力改变当今世界的现状。因此,中美两国选择缓和彼此间紧张的政治和经济关系,为两国的国内改革和经济转型创造有利的外部政治和经济环境,这是中美两国现在最明智的战略选择。可以预料,未来中美关系不会走向全面对抗的冷战模式,而是会回归到理性和务实轨道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