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特朗普政府削弱美元有心无力

发布日期:2019-08-08 15:47
摘要:如果没有美联储和其他国家央行的帮助,美国财政部将很难单枪匹马地解决强势美元的问题。



布伦丹•格里利 华盛顿 , 科尔比•史密斯 纽约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2018年初,在出席达沃斯论坛的企业首席执行官和政界人士面前,美国财长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因为说出如下显而易见的事实而陷入麻烦:美元疲软将有助于美国制造商出口他们的产品。

姆努钦让人们对二十多年来美国两党政府都奉行的政策产生了一些怀疑,即当市场希望美元走强时,财政部应该支持并允许它走强。因此,与他之前的其他美国财长一样,他被迫做出澄清,确认他对强势美元的承诺。

本周一,姆努钦终于被允许自由发言,宣称中国操纵汇率以创造不公平的竞争优势,暗示美元对人民币汇率被高估。美国财政部不再受强势美元政策的口头规则约束。

然而,目前尚不清楚美国可以对强势美元本身做些什么。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及其财政部长的呼吁不太可能单独奏效,如果没有美联储(Fed)和其他国家央行的帮助,美国财政部将很难解决这个问题。

特朗普敦促姆努钦和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对美元兑人民币汇率采取更咄咄逼人的行动——自上台以来特朗普已经进行了不同程度的此类敦促。最近,特朗普更明确地表达了对美元币值的沮丧。

在北京方面决定允许人民币贬值至1美元兑7元人民币以下之后,美国宣布中国为汇率操纵国。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政府时期的财政部官员布拉德•塞策(Brad Setser)现在是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的一名研究员,他称此举是“重大的言辞升级”。

白宫不是在独自加压。参议院(由共和党掌控)民主党领袖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周一早些时候呼吁对人民币采取行动,正在角逐总统候选人的民主党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已经将弱势美元作为其竞选承诺之一。

有人询问哪些工具可以降低美元币值,但沃伦在竞选活动中没有对此做出回应,这表明一个存在共性的问题:没有好的工具。

塞策表示:“现在美元被高估了。因为在主要发达经济体中,只有美国的央行利率显著高于零。”

广义实际贸易加权美元指数——美联储为追踪美元对包括中国在内的一揽子贸易伙伴国货币的币值而创造的指数——在2014年底和2015年初走高,当时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放松货币政策,而美联储选择了相反的方向并表示已准备好收紧货币政策。该指数在2016年12月达到峰值,如今与历史数值相比仍然处于高位。

如果白宫、财政部和一些民主党参议员想对美元采取行动,他们将需要美联储的合作,后者可能会通过更激进地降息来削弱美元。到目前为止,美联储突然支持更宽松货币政策没有对美元产生什么影响;在上周降息后,美元兑其他货币汇率飙升至两年来的最高点。

美元保持强势的背景是,全球各央行行长开始(或表示有意)在其政策利率已经达到或接近于零的时候放松货币政策。布朗兄弟哈里曼(Brown Brothers Harriman)全球货币策略主管Win Thin表示:“任何形式的单边干预都注定要失败。鉴于其他所有国家都在实施宽松的货币政策,把其他所有人争取到自己这边将是不可能的。”

前财政部官员弗雷德•贝格斯滕(Fred Bergsten)曾在多位总统手下负责汇率干预事宜,并且是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的创始董事,他认为美国财政部可能有针对性地购买特定几种货币以提升这些货币的币值。他将该政策称为“抵消货币干预”,并表示可能会起到一种“核威慑”的作用,这种威慑会阻止其他国家操纵本国货币。

然而,要想让该政策奏效,贝格斯滕的威慑将需要更好的表达——一致而清晰地传达在汇率方面的意图。特朗普政府表现出了表达的意愿。到目前为止,它还没有做到贝格斯滕所建议的一致性。外汇市场现在明白,几条推文可能不一定标志着政策的持久变化。

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经济学教授巴里•艾肯格林(Barry Eichengreen)表示:“如果没有政策的实际变化的支持,(特朗普的)‘嘴上说说’可能只会产生暂时的效果。财政部使用外汇平准基金(Exchange Stabilization Fund)的资源对外汇市场进行干预同样如此。只有得到美联储等其他机构的其他政策变化的支持,这些措施才会产生持久效果。”

新泽西州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货币历史学家和经济学教授迈克尔•博尔多(Michael Bordo)想知道华盛顿到底试图解决什么问题。他说:“我觉得在浮动汇率机制下,这个数值似乎是由市场决定的。”投资者正在美国寻求更高和更安全的回报,全球各央行的储备依然有逾60%是美元。

博尔多表示:“我们的美元不会下跌的原因是美元是避风港,人们将在全球不确定时期持有美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如果没有美联储和其他国家央行的帮助,美国财政部将很难单枪匹马地解决强势美元的问题。



布伦丹•格里利 华盛顿 , 科尔比•史密斯 纽约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2018年初,在出席达沃斯论坛的企业首席执行官和政界人士面前,美国财长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因为说出如下显而易见的事实而陷入麻烦:美元疲软将有助于美国制造商出口他们的产品。

姆努钦让人们对二十多年来美国两党政府都奉行的政策产生了一些怀疑,即当市场希望美元走强时,财政部应该支持并允许它走强。因此,与他之前的其他美国财长一样,他被迫做出澄清,确认他对强势美元的承诺。

本周一,姆努钦终于被允许自由发言,宣称中国操纵汇率以创造不公平的竞争优势,暗示美元对人民币汇率被高估。美国财政部不再受强势美元政策的口头规则约束。

然而,目前尚不清楚美国可以对强势美元本身做些什么。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及其财政部长的呼吁不太可能单独奏效,如果没有美联储(Fed)和其他国家央行的帮助,美国财政部将很难解决这个问题。

特朗普敦促姆努钦和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对美元兑人民币汇率采取更咄咄逼人的行动——自上台以来特朗普已经进行了不同程度的此类敦促。最近,特朗普更明确地表达了对美元币值的沮丧。

在北京方面决定允许人民币贬值至1美元兑7元人民币以下之后,美国宣布中国为汇率操纵国。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政府时期的财政部官员布拉德•塞策(Brad Setser)现在是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的一名研究员,他称此举是“重大的言辞升级”。

白宫不是在独自加压。参议院(由共和党掌控)民主党领袖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周一早些时候呼吁对人民币采取行动,正在角逐总统候选人的民主党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已经将弱势美元作为其竞选承诺之一。

有人询问哪些工具可以降低美元币值,但沃伦在竞选活动中没有对此做出回应,这表明一个存在共性的问题:没有好的工具。

塞策表示:“现在美元被高估了。因为在主要发达经济体中,只有美国的央行利率显著高于零。”

广义实际贸易加权美元指数——美联储为追踪美元对包括中国在内的一揽子贸易伙伴国货币的币值而创造的指数——在2014年底和2015年初走高,当时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放松货币政策,而美联储选择了相反的方向并表示已准备好收紧货币政策。该指数在2016年12月达到峰值,如今与历史数值相比仍然处于高位。

如果白宫、财政部和一些民主党参议员想对美元采取行动,他们将需要美联储的合作,后者可能会通过更激进地降息来削弱美元。到目前为止,美联储突然支持更宽松货币政策没有对美元产生什么影响;在上周降息后,美元兑其他货币汇率飙升至两年来的最高点。

美元保持强势的背景是,全球各央行行长开始(或表示有意)在其政策利率已经达到或接近于零的时候放松货币政策。布朗兄弟哈里曼(Brown Brothers Harriman)全球货币策略主管Win Thin表示:“任何形式的单边干预都注定要失败。鉴于其他所有国家都在实施宽松的货币政策,把其他所有人争取到自己这边将是不可能的。”

前财政部官员弗雷德•贝格斯滕(Fred Bergsten)曾在多位总统手下负责汇率干预事宜,并且是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的创始董事,他认为美国财政部可能有针对性地购买特定几种货币以提升这些货币的币值。他将该政策称为“抵消货币干预”,并表示可能会起到一种“核威慑”的作用,这种威慑会阻止其他国家操纵本国货币。

然而,要想让该政策奏效,贝格斯滕的威慑将需要更好的表达——一致而清晰地传达在汇率方面的意图。特朗普政府表现出了表达的意愿。到目前为止,它还没有做到贝格斯滕所建议的一致性。外汇市场现在明白,几条推文可能不一定标志着政策的持久变化。

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经济学教授巴里•艾肯格林(Barry Eichengreen)表示:“如果没有政策的实际变化的支持,(特朗普的)‘嘴上说说’可能只会产生暂时的效果。财政部使用外汇平准基金(Exchange Stabilization Fund)的资源对外汇市场进行干预同样如此。只有得到美联储等其他机构的其他政策变化的支持,这些措施才会产生持久效果。”

新泽西州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货币历史学家和经济学教授迈克尔•博尔多(Michael Bordo)想知道华盛顿到底试图解决什么问题。他说:“我觉得在浮动汇率机制下,这个数值似乎是由市场决定的。”投资者正在美国寻求更高和更安全的回报,全球各央行的储备依然有逾60%是美元。

博尔多表示:“我们的美元不会下跌的原因是美元是避风港,人们将在全球不确定时期持有美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如果没有美联储和其他国家央行的帮助,美国财政部将很难单枪匹马地解决强势美元的问题。



布伦丹•格里利 华盛顿 , 科尔比•史密斯 纽约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2018年初,在出席达沃斯论坛的企业首席执行官和政界人士面前,美国财长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因为说出如下显而易见的事实而陷入麻烦:美元疲软将有助于美国制造商出口他们的产品。

姆努钦让人们对二十多年来美国两党政府都奉行的政策产生了一些怀疑,即当市场希望美元走强时,财政部应该支持并允许它走强。因此,与他之前的其他美国财长一样,他被迫做出澄清,确认他对强势美元的承诺。

本周一,姆努钦终于被允许自由发言,宣称中国操纵汇率以创造不公平的竞争优势,暗示美元对人民币汇率被高估。美国财政部不再受强势美元政策的口头规则约束。

然而,目前尚不清楚美国可以对强势美元本身做些什么。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及其财政部长的呼吁不太可能单独奏效,如果没有美联储(Fed)和其他国家央行的帮助,美国财政部将很难解决这个问题。

特朗普敦促姆努钦和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对美元兑人民币汇率采取更咄咄逼人的行动——自上台以来特朗普已经进行了不同程度的此类敦促。最近,特朗普更明确地表达了对美元币值的沮丧。

在北京方面决定允许人民币贬值至1美元兑7元人民币以下之后,美国宣布中国为汇率操纵国。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政府时期的财政部官员布拉德•塞策(Brad Setser)现在是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的一名研究员,他称此举是“重大的言辞升级”。

白宫不是在独自加压。参议院(由共和党掌控)民主党领袖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周一早些时候呼吁对人民币采取行动,正在角逐总统候选人的民主党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已经将弱势美元作为其竞选承诺之一。

有人询问哪些工具可以降低美元币值,但沃伦在竞选活动中没有对此做出回应,这表明一个存在共性的问题:没有好的工具。

塞策表示:“现在美元被高估了。因为在主要发达经济体中,只有美国的央行利率显著高于零。”

广义实际贸易加权美元指数——美联储为追踪美元对包括中国在内的一揽子贸易伙伴国货币的币值而创造的指数——在2014年底和2015年初走高,当时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放松货币政策,而美联储选择了相反的方向并表示已准备好收紧货币政策。该指数在2016年12月达到峰值,如今与历史数值相比仍然处于高位。

如果白宫、财政部和一些民主党参议员想对美元采取行动,他们将需要美联储的合作,后者可能会通过更激进地降息来削弱美元。到目前为止,美联储突然支持更宽松货币政策没有对美元产生什么影响;在上周降息后,美元兑其他货币汇率飙升至两年来的最高点。

美元保持强势的背景是,全球各央行行长开始(或表示有意)在其政策利率已经达到或接近于零的时候放松货币政策。布朗兄弟哈里曼(Brown Brothers Harriman)全球货币策略主管Win Thin表示:“任何形式的单边干预都注定要失败。鉴于其他所有国家都在实施宽松的货币政策,把其他所有人争取到自己这边将是不可能的。”

前财政部官员弗雷德•贝格斯滕(Fred Bergsten)曾在多位总统手下负责汇率干预事宜,并且是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的创始董事,他认为美国财政部可能有针对性地购买特定几种货币以提升这些货币的币值。他将该政策称为“抵消货币干预”,并表示可能会起到一种“核威慑”的作用,这种威慑会阻止其他国家操纵本国货币。

然而,要想让该政策奏效,贝格斯滕的威慑将需要更好的表达——一致而清晰地传达在汇率方面的意图。特朗普政府表现出了表达的意愿。到目前为止,它还没有做到贝格斯滕所建议的一致性。外汇市场现在明白,几条推文可能不一定标志着政策的持久变化。

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经济学教授巴里•艾肯格林(Barry Eichengreen)表示:“如果没有政策的实际变化的支持,(特朗普的)‘嘴上说说’可能只会产生暂时的效果。财政部使用外汇平准基金(Exchange Stabilization Fund)的资源对外汇市场进行干预同样如此。只有得到美联储等其他机构的其他政策变化的支持,这些措施才会产生持久效果。”

新泽西州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货币历史学家和经济学教授迈克尔•博尔多(Michael Bordo)想知道华盛顿到底试图解决什么问题。他说:“我觉得在浮动汇率机制下,这个数值似乎是由市场决定的。”投资者正在美国寻求更高和更安全的回报,全球各央行的储备依然有逾60%是美元。

博尔多表示:“我们的美元不会下跌的原因是美元是避风港,人们将在全球不确定时期持有美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特朗普政府削弱美元有心无力

发布日期:2019-08-08 15:47
摘要:如果没有美联储和其他国家央行的帮助,美国财政部将很难单枪匹马地解决强势美元的问题。



布伦丹•格里利 华盛顿 , 科尔比•史密斯 纽约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2018年初,在出席达沃斯论坛的企业首席执行官和政界人士面前,美国财长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因为说出如下显而易见的事实而陷入麻烦:美元疲软将有助于美国制造商出口他们的产品。

姆努钦让人们对二十多年来美国两党政府都奉行的政策产生了一些怀疑,即当市场希望美元走强时,财政部应该支持并允许它走强。因此,与他之前的其他美国财长一样,他被迫做出澄清,确认他对强势美元的承诺。

本周一,姆努钦终于被允许自由发言,宣称中国操纵汇率以创造不公平的竞争优势,暗示美元对人民币汇率被高估。美国财政部不再受强势美元政策的口头规则约束。

然而,目前尚不清楚美国可以对强势美元本身做些什么。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及其财政部长的呼吁不太可能单独奏效,如果没有美联储(Fed)和其他国家央行的帮助,美国财政部将很难解决这个问题。

特朗普敦促姆努钦和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对美元兑人民币汇率采取更咄咄逼人的行动——自上台以来特朗普已经进行了不同程度的此类敦促。最近,特朗普更明确地表达了对美元币值的沮丧。

在北京方面决定允许人民币贬值至1美元兑7元人民币以下之后,美国宣布中国为汇率操纵国。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政府时期的财政部官员布拉德•塞策(Brad Setser)现在是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的一名研究员,他称此举是“重大的言辞升级”。

白宫不是在独自加压。参议院(由共和党掌控)民主党领袖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周一早些时候呼吁对人民币采取行动,正在角逐总统候选人的民主党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已经将弱势美元作为其竞选承诺之一。

有人询问哪些工具可以降低美元币值,但沃伦在竞选活动中没有对此做出回应,这表明一个存在共性的问题:没有好的工具。

塞策表示:“现在美元被高估了。因为在主要发达经济体中,只有美国的央行利率显著高于零。”

广义实际贸易加权美元指数——美联储为追踪美元对包括中国在内的一揽子贸易伙伴国货币的币值而创造的指数——在2014年底和2015年初走高,当时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放松货币政策,而美联储选择了相反的方向并表示已准备好收紧货币政策。该指数在2016年12月达到峰值,如今与历史数值相比仍然处于高位。

如果白宫、财政部和一些民主党参议员想对美元采取行动,他们将需要美联储的合作,后者可能会通过更激进地降息来削弱美元。到目前为止,美联储突然支持更宽松货币政策没有对美元产生什么影响;在上周降息后,美元兑其他货币汇率飙升至两年来的最高点。

美元保持强势的背景是,全球各央行行长开始(或表示有意)在其政策利率已经达到或接近于零的时候放松货币政策。布朗兄弟哈里曼(Brown Brothers Harriman)全球货币策略主管Win Thin表示:“任何形式的单边干预都注定要失败。鉴于其他所有国家都在实施宽松的货币政策,把其他所有人争取到自己这边将是不可能的。”

前财政部官员弗雷德•贝格斯滕(Fred Bergsten)曾在多位总统手下负责汇率干预事宜,并且是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的创始董事,他认为美国财政部可能有针对性地购买特定几种货币以提升这些货币的币值。他将该政策称为“抵消货币干预”,并表示可能会起到一种“核威慑”的作用,这种威慑会阻止其他国家操纵本国货币。

然而,要想让该政策奏效,贝格斯滕的威慑将需要更好的表达——一致而清晰地传达在汇率方面的意图。特朗普政府表现出了表达的意愿。到目前为止,它还没有做到贝格斯滕所建议的一致性。外汇市场现在明白,几条推文可能不一定标志着政策的持久变化。

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经济学教授巴里•艾肯格林(Barry Eichengreen)表示:“如果没有政策的实际变化的支持,(特朗普的)‘嘴上说说’可能只会产生暂时的效果。财政部使用外汇平准基金(Exchange Stabilization Fund)的资源对外汇市场进行干预同样如此。只有得到美联储等其他机构的其他政策变化的支持,这些措施才会产生持久效果。”

新泽西州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货币历史学家和经济学教授迈克尔•博尔多(Michael Bordo)想知道华盛顿到底试图解决什么问题。他说:“我觉得在浮动汇率机制下,这个数值似乎是由市场决定的。”投资者正在美国寻求更高和更安全的回报,全球各央行的储备依然有逾60%是美元。

博尔多表示:“我们的美元不会下跌的原因是美元是避风港,人们将在全球不确定时期持有美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如果没有美联储和其他国家央行的帮助,美国财政部将很难单枪匹马地解决强势美元的问题。



布伦丹•格里利 华盛顿 , 科尔比•史密斯 纽约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2018年初,在出席达沃斯论坛的企业首席执行官和政界人士面前,美国财长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因为说出如下显而易见的事实而陷入麻烦:美元疲软将有助于美国制造商出口他们的产品。

姆努钦让人们对二十多年来美国两党政府都奉行的政策产生了一些怀疑,即当市场希望美元走强时,财政部应该支持并允许它走强。因此,与他之前的其他美国财长一样,他被迫做出澄清,确认他对强势美元的承诺。

本周一,姆努钦终于被允许自由发言,宣称中国操纵汇率以创造不公平的竞争优势,暗示美元对人民币汇率被高估。美国财政部不再受强势美元政策的口头规则约束。

然而,目前尚不清楚美国可以对强势美元本身做些什么。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及其财政部长的呼吁不太可能单独奏效,如果没有美联储(Fed)和其他国家央行的帮助,美国财政部将很难解决这个问题。

特朗普敦促姆努钦和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对美元兑人民币汇率采取更咄咄逼人的行动——自上台以来特朗普已经进行了不同程度的此类敦促。最近,特朗普更明确地表达了对美元币值的沮丧。

在北京方面决定允许人民币贬值至1美元兑7元人民币以下之后,美国宣布中国为汇率操纵国。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政府时期的财政部官员布拉德•塞策(Brad Setser)现在是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的一名研究员,他称此举是“重大的言辞升级”。

白宫不是在独自加压。参议院(由共和党掌控)民主党领袖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周一早些时候呼吁对人民币采取行动,正在角逐总统候选人的民主党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已经将弱势美元作为其竞选承诺之一。

有人询问哪些工具可以降低美元币值,但沃伦在竞选活动中没有对此做出回应,这表明一个存在共性的问题:没有好的工具。

塞策表示:“现在美元被高估了。因为在主要发达经济体中,只有美国的央行利率显著高于零。”

广义实际贸易加权美元指数——美联储为追踪美元对包括中国在内的一揽子贸易伙伴国货币的币值而创造的指数——在2014年底和2015年初走高,当时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放松货币政策,而美联储选择了相反的方向并表示已准备好收紧货币政策。该指数在2016年12月达到峰值,如今与历史数值相比仍然处于高位。

如果白宫、财政部和一些民主党参议员想对美元采取行动,他们将需要美联储的合作,后者可能会通过更激进地降息来削弱美元。到目前为止,美联储突然支持更宽松货币政策没有对美元产生什么影响;在上周降息后,美元兑其他货币汇率飙升至两年来的最高点。

美元保持强势的背景是,全球各央行行长开始(或表示有意)在其政策利率已经达到或接近于零的时候放松货币政策。布朗兄弟哈里曼(Brown Brothers Harriman)全球货币策略主管Win Thin表示:“任何形式的单边干预都注定要失败。鉴于其他所有国家都在实施宽松的货币政策,把其他所有人争取到自己这边将是不可能的。”

前财政部官员弗雷德•贝格斯滕(Fred Bergsten)曾在多位总统手下负责汇率干预事宜,并且是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的创始董事,他认为美国财政部可能有针对性地购买特定几种货币以提升这些货币的币值。他将该政策称为“抵消货币干预”,并表示可能会起到一种“核威慑”的作用,这种威慑会阻止其他国家操纵本国货币。

然而,要想让该政策奏效,贝格斯滕的威慑将需要更好的表达——一致而清晰地传达在汇率方面的意图。特朗普政府表现出了表达的意愿。到目前为止,它还没有做到贝格斯滕所建议的一致性。外汇市场现在明白,几条推文可能不一定标志着政策的持久变化。

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经济学教授巴里•艾肯格林(Barry Eichengreen)表示:“如果没有政策的实际变化的支持,(特朗普的)‘嘴上说说’可能只会产生暂时的效果。财政部使用外汇平准基金(Exchange Stabilization Fund)的资源对外汇市场进行干预同样如此。只有得到美联储等其他机构的其他政策变化的支持,这些措施才会产生持久效果。”

新泽西州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货币历史学家和经济学教授迈克尔•博尔多(Michael Bordo)想知道华盛顿到底试图解决什么问题。他说:“我觉得在浮动汇率机制下,这个数值似乎是由市场决定的。”投资者正在美国寻求更高和更安全的回报,全球各央行的储备依然有逾60%是美元。

博尔多表示:“我们的美元不会下跌的原因是美元是避风港,人们将在全球不确定时期持有美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