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中美汇率之争=中国的大好机遇

发布日期:2019-08-08 08:54
摘要:国际危机为中国开启获得潜在优势的机遇已不是第一次;维持人民币汇率稳定使中国的潜在竞争对手获得了优势。



撰文 | Daniel Moss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根本没有像美国政府所指控的那样操纵汇率,只是为巩固自身在亚洲的经济领导地位进行了一次尝试。

美国财政部匆匆给中国贴上汇率操纵国的标签不会带来多少实际后果。其实,这意味着两国有必要就今后的对话展开讨论。美国曾在1994年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但并未妨碍两国随后在经济领域开展的广泛合作,那时正是全球商品贸易的太平盛世。虽然当前美国政府颇有微词,但直到8月5日,中国一直在遏制而非鼓励人民币贬值。如果可以的话,不妨将之称为反向操纵。

为保护地区战略利益,中国需要在亚洲及更大范围展示与其商贸足迹相称的政策领导力。这可能会缓解一些国家对经济稳定性的担忧。尽管美元兑人民币汇率本周一度破7,但就像中国央行公告所表明的,中国不会完全放松控制。中国需要防范大规模资本流出。

国际危机为中国开启获得潜在优势的机遇已不是第一次。上世纪90年代末亚洲爆发金融危机时,就曾出现过这种情况。当时正值克林顿政府推出强势美元政策。看不惯特朗普对美元汇率和美联储的冷嘲热讽,人们对那个时代的怀念往往超过了应有的程度。

1998年发生的情况宣告了强势美元政策的终结。当年6月,也就是亚洲金融危机开始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冲击其他经济体后大约一年,在日本银行业陷入危机之际,美国为了挽救日元而抛售美元。大约两年后,美国又卖出美元、买入欧元,从而帮助这个问世不久的货币在即将遭遇贬值时躲过一劫。虽然这些都不是单边行动,但美国实际上牺牲了强势美元来充当货币担保人的角色,从而维护了国际市场的稳定。美元稍显强势?可以。永远持续走强?不,谢谢。

那时许多亚洲国家最不希望看到的是中国让人民币贬值。当时中国的经济影响力远不及现在。但如果人民币贬值,会使那些依靠出口的国家承受更多压力,而经济衰退以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作为提供援助的前提条件而要求实施的改革已经让这些国家苦不堪言。中国展现出了坚定态度,没有让人民币贬值,使美元兑人民币稳定在约8.3元的水平。对于一个依靠出口和外商直接投资的国家来说,这样的行为颇具勇气。维持人民币汇率稳定使中国的潜在竞争对手获得了优势。

如果当时中国让人民币贬值,情形将会怎样?在美元兑人民币破7后,亚洲市场的反应给出了答案:美元兑韩元自2017年1月以来首次突破1200韩元;印尼央行的入市干预也未能阻止印尼盾下跌;马来西亚林吉特跌至六周低点;菲律宾比索和新台币也面临压力。

中国在亚洲金融危机期间的表现获得了赞誉,未来会再次赢得赞誉。那时很少有人不愿看到中国的GDP超越美国。让中国担任更重要的政策领导者角色符合逻辑。但这不是无偿的,中国会寻求回报,会寻求在亚洲获得经济和战略上的让步。

但就中国而言,其并不想让推文来颠覆数十年的国际关系行为规范或核心理念。在上世纪90年代,中国对亚洲各国来说既是朋友,但也构成了竞争威胁。各邻国已学会与之共处。另一方面,美元看上去已老气横秋,而特朗普的言行令国际社会对美国充当太平洋地区稳定力量的承诺产生了疑虑。

美国的货币及金融体系为1945年后的时代提供了稳定基石,当前在许多方面也依然如此,但已失去了其在90年代后冷战时期的那种无懈可击感。这种情况并非始于特朗普时代。在克林顿执政时期,崛起中的中国保持稳定的重要性就已不容忽视。

当1998年6月时任美国财政部长罗伯特· 鲁宾(Robert Rubin)下令抛售美元时,其直接目的就是驰援日本。但不要忘了,时任总统克林顿当时很快就要对中国展开为期九天的访问。他最不希望在访问期间看到中国让人民币贬值来应对日元波动,而感受不到国际协作的成功喜悦。

中国成为90年代金融危机的最大赢家。那时,全球化仍被视为国际事务的本质,与《华盛顿共识》(Washington Consensus)的原则相符。当今世界已截然不同。中国的经济、政治和战略影响力已成倍扩大,西方世界及其体系已不再是默认的尊崇对象。

中国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在汇率问题上自主独立是个良好的开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国际危机为中国开启获得潜在优势的机遇已不是第一次;维持人民币汇率稳定使中国的潜在竞争对手获得了优势。



撰文 | Daniel Moss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根本没有像美国政府所指控的那样操纵汇率,只是为巩固自身在亚洲的经济领导地位进行了一次尝试。

美国财政部匆匆给中国贴上汇率操纵国的标签不会带来多少实际后果。其实,这意味着两国有必要就今后的对话展开讨论。美国曾在1994年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但并未妨碍两国随后在经济领域开展的广泛合作,那时正是全球商品贸易的太平盛世。虽然当前美国政府颇有微词,但直到8月5日,中国一直在遏制而非鼓励人民币贬值。如果可以的话,不妨将之称为反向操纵。

为保护地区战略利益,中国需要在亚洲及更大范围展示与其商贸足迹相称的政策领导力。这可能会缓解一些国家对经济稳定性的担忧。尽管美元兑人民币汇率本周一度破7,但就像中国央行公告所表明的,中国不会完全放松控制。中国需要防范大规模资本流出。

国际危机为中国开启获得潜在优势的机遇已不是第一次。上世纪90年代末亚洲爆发金融危机时,就曾出现过这种情况。当时正值克林顿政府推出强势美元政策。看不惯特朗普对美元汇率和美联储的冷嘲热讽,人们对那个时代的怀念往往超过了应有的程度。

1998年发生的情况宣告了强势美元政策的终结。当年6月,也就是亚洲金融危机开始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冲击其他经济体后大约一年,在日本银行业陷入危机之际,美国为了挽救日元而抛售美元。大约两年后,美国又卖出美元、买入欧元,从而帮助这个问世不久的货币在即将遭遇贬值时躲过一劫。虽然这些都不是单边行动,但美国实际上牺牲了强势美元来充当货币担保人的角色,从而维护了国际市场的稳定。美元稍显强势?可以。永远持续走强?不,谢谢。

那时许多亚洲国家最不希望看到的是中国让人民币贬值。当时中国的经济影响力远不及现在。但如果人民币贬值,会使那些依靠出口的国家承受更多压力,而经济衰退以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作为提供援助的前提条件而要求实施的改革已经让这些国家苦不堪言。中国展现出了坚定态度,没有让人民币贬值,使美元兑人民币稳定在约8.3元的水平。对于一个依靠出口和外商直接投资的国家来说,这样的行为颇具勇气。维持人民币汇率稳定使中国的潜在竞争对手获得了优势。

如果当时中国让人民币贬值,情形将会怎样?在美元兑人民币破7后,亚洲市场的反应给出了答案:美元兑韩元自2017年1月以来首次突破1200韩元;印尼央行的入市干预也未能阻止印尼盾下跌;马来西亚林吉特跌至六周低点;菲律宾比索和新台币也面临压力。

中国在亚洲金融危机期间的表现获得了赞誉,未来会再次赢得赞誉。那时很少有人不愿看到中国的GDP超越美国。让中国担任更重要的政策领导者角色符合逻辑。但这不是无偿的,中国会寻求回报,会寻求在亚洲获得经济和战略上的让步。

但就中国而言,其并不想让推文来颠覆数十年的国际关系行为规范或核心理念。在上世纪90年代,中国对亚洲各国来说既是朋友,但也构成了竞争威胁。各邻国已学会与之共处。另一方面,美元看上去已老气横秋,而特朗普的言行令国际社会对美国充当太平洋地区稳定力量的承诺产生了疑虑。

美国的货币及金融体系为1945年后的时代提供了稳定基石,当前在许多方面也依然如此,但已失去了其在90年代后冷战时期的那种无懈可击感。这种情况并非始于特朗普时代。在克林顿执政时期,崛起中的中国保持稳定的重要性就已不容忽视。

当1998年6月时任美国财政部长罗伯特· 鲁宾(Robert Rubin)下令抛售美元时,其直接目的就是驰援日本。但不要忘了,时任总统克林顿当时很快就要对中国展开为期九天的访问。他最不希望在访问期间看到中国让人民币贬值来应对日元波动,而感受不到国际协作的成功喜悦。

中国成为90年代金融危机的最大赢家。那时,全球化仍被视为国际事务的本质,与《华盛顿共识》(Washington Consensus)的原则相符。当今世界已截然不同。中国的经济、政治和战略影响力已成倍扩大,西方世界及其体系已不再是默认的尊崇对象。

中国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在汇率问题上自主独立是个良好的开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国际危机为中国开启获得潜在优势的机遇已不是第一次;维持人民币汇率稳定使中国的潜在竞争对手获得了优势。



撰文 | Daniel Moss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根本没有像美国政府所指控的那样操纵汇率,只是为巩固自身在亚洲的经济领导地位进行了一次尝试。

美国财政部匆匆给中国贴上汇率操纵国的标签不会带来多少实际后果。其实,这意味着两国有必要就今后的对话展开讨论。美国曾在1994年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但并未妨碍两国随后在经济领域开展的广泛合作,那时正是全球商品贸易的太平盛世。虽然当前美国政府颇有微词,但直到8月5日,中国一直在遏制而非鼓励人民币贬值。如果可以的话,不妨将之称为反向操纵。

为保护地区战略利益,中国需要在亚洲及更大范围展示与其商贸足迹相称的政策领导力。这可能会缓解一些国家对经济稳定性的担忧。尽管美元兑人民币汇率本周一度破7,但就像中国央行公告所表明的,中国不会完全放松控制。中国需要防范大规模资本流出。

国际危机为中国开启获得潜在优势的机遇已不是第一次。上世纪90年代末亚洲爆发金融危机时,就曾出现过这种情况。当时正值克林顿政府推出强势美元政策。看不惯特朗普对美元汇率和美联储的冷嘲热讽,人们对那个时代的怀念往往超过了应有的程度。

1998年发生的情况宣告了强势美元政策的终结。当年6月,也就是亚洲金融危机开始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冲击其他经济体后大约一年,在日本银行业陷入危机之际,美国为了挽救日元而抛售美元。大约两年后,美国又卖出美元、买入欧元,从而帮助这个问世不久的货币在即将遭遇贬值时躲过一劫。虽然这些都不是单边行动,但美国实际上牺牲了强势美元来充当货币担保人的角色,从而维护了国际市场的稳定。美元稍显强势?可以。永远持续走强?不,谢谢。

那时许多亚洲国家最不希望看到的是中国让人民币贬值。当时中国的经济影响力远不及现在。但如果人民币贬值,会使那些依靠出口的国家承受更多压力,而经济衰退以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作为提供援助的前提条件而要求实施的改革已经让这些国家苦不堪言。中国展现出了坚定态度,没有让人民币贬值,使美元兑人民币稳定在约8.3元的水平。对于一个依靠出口和外商直接投资的国家来说,这样的行为颇具勇气。维持人民币汇率稳定使中国的潜在竞争对手获得了优势。

如果当时中国让人民币贬值,情形将会怎样?在美元兑人民币破7后,亚洲市场的反应给出了答案:美元兑韩元自2017年1月以来首次突破1200韩元;印尼央行的入市干预也未能阻止印尼盾下跌;马来西亚林吉特跌至六周低点;菲律宾比索和新台币也面临压力。

中国在亚洲金融危机期间的表现获得了赞誉,未来会再次赢得赞誉。那时很少有人不愿看到中国的GDP超越美国。让中国担任更重要的政策领导者角色符合逻辑。但这不是无偿的,中国会寻求回报,会寻求在亚洲获得经济和战略上的让步。

但就中国而言,其并不想让推文来颠覆数十年的国际关系行为规范或核心理念。在上世纪90年代,中国对亚洲各国来说既是朋友,但也构成了竞争威胁。各邻国已学会与之共处。另一方面,美元看上去已老气横秋,而特朗普的言行令国际社会对美国充当太平洋地区稳定力量的承诺产生了疑虑。

美国的货币及金融体系为1945年后的时代提供了稳定基石,当前在许多方面也依然如此,但已失去了其在90年代后冷战时期的那种无懈可击感。这种情况并非始于特朗普时代。在克林顿执政时期,崛起中的中国保持稳定的重要性就已不容忽视。

当1998年6月时任美国财政部长罗伯特· 鲁宾(Robert Rubin)下令抛售美元时,其直接目的就是驰援日本。但不要忘了,时任总统克林顿当时很快就要对中国展开为期九天的访问。他最不希望在访问期间看到中国让人民币贬值来应对日元波动,而感受不到国际协作的成功喜悦。

中国成为90年代金融危机的最大赢家。那时,全球化仍被视为国际事务的本质,与《华盛顿共识》(Washington Consensus)的原则相符。当今世界已截然不同。中国的经济、政治和战略影响力已成倍扩大,西方世界及其体系已不再是默认的尊崇对象。

中国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在汇率问题上自主独立是个良好的开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中美汇率之争=中国的大好机遇

发布日期:2019-08-08 08:54
摘要:国际危机为中国开启获得潜在优势的机遇已不是第一次;维持人民币汇率稳定使中国的潜在竞争对手获得了优势。



撰文 | Daniel Moss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根本没有像美国政府所指控的那样操纵汇率,只是为巩固自身在亚洲的经济领导地位进行了一次尝试。

美国财政部匆匆给中国贴上汇率操纵国的标签不会带来多少实际后果。其实,这意味着两国有必要就今后的对话展开讨论。美国曾在1994年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但并未妨碍两国随后在经济领域开展的广泛合作,那时正是全球商品贸易的太平盛世。虽然当前美国政府颇有微词,但直到8月5日,中国一直在遏制而非鼓励人民币贬值。如果可以的话,不妨将之称为反向操纵。

为保护地区战略利益,中国需要在亚洲及更大范围展示与其商贸足迹相称的政策领导力。这可能会缓解一些国家对经济稳定性的担忧。尽管美元兑人民币汇率本周一度破7,但就像中国央行公告所表明的,中国不会完全放松控制。中国需要防范大规模资本流出。

国际危机为中国开启获得潜在优势的机遇已不是第一次。上世纪90年代末亚洲爆发金融危机时,就曾出现过这种情况。当时正值克林顿政府推出强势美元政策。看不惯特朗普对美元汇率和美联储的冷嘲热讽,人们对那个时代的怀念往往超过了应有的程度。

1998年发生的情况宣告了强势美元政策的终结。当年6月,也就是亚洲金融危机开始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冲击其他经济体后大约一年,在日本银行业陷入危机之际,美国为了挽救日元而抛售美元。大约两年后,美国又卖出美元、买入欧元,从而帮助这个问世不久的货币在即将遭遇贬值时躲过一劫。虽然这些都不是单边行动,但美国实际上牺牲了强势美元来充当货币担保人的角色,从而维护了国际市场的稳定。美元稍显强势?可以。永远持续走强?不,谢谢。

那时许多亚洲国家最不希望看到的是中国让人民币贬值。当时中国的经济影响力远不及现在。但如果人民币贬值,会使那些依靠出口的国家承受更多压力,而经济衰退以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作为提供援助的前提条件而要求实施的改革已经让这些国家苦不堪言。中国展现出了坚定态度,没有让人民币贬值,使美元兑人民币稳定在约8.3元的水平。对于一个依靠出口和外商直接投资的国家来说,这样的行为颇具勇气。维持人民币汇率稳定使中国的潜在竞争对手获得了优势。

如果当时中国让人民币贬值,情形将会怎样?在美元兑人民币破7后,亚洲市场的反应给出了答案:美元兑韩元自2017年1月以来首次突破1200韩元;印尼央行的入市干预也未能阻止印尼盾下跌;马来西亚林吉特跌至六周低点;菲律宾比索和新台币也面临压力。

中国在亚洲金融危机期间的表现获得了赞誉,未来会再次赢得赞誉。那时很少有人不愿看到中国的GDP超越美国。让中国担任更重要的政策领导者角色符合逻辑。但这不是无偿的,中国会寻求回报,会寻求在亚洲获得经济和战略上的让步。

但就中国而言,其并不想让推文来颠覆数十年的国际关系行为规范或核心理念。在上世纪90年代,中国对亚洲各国来说既是朋友,但也构成了竞争威胁。各邻国已学会与之共处。另一方面,美元看上去已老气横秋,而特朗普的言行令国际社会对美国充当太平洋地区稳定力量的承诺产生了疑虑。

美国的货币及金融体系为1945年后的时代提供了稳定基石,当前在许多方面也依然如此,但已失去了其在90年代后冷战时期的那种无懈可击感。这种情况并非始于特朗普时代。在克林顿执政时期,崛起中的中国保持稳定的重要性就已不容忽视。

当1998年6月时任美国财政部长罗伯特· 鲁宾(Robert Rubin)下令抛售美元时,其直接目的就是驰援日本。但不要忘了,时任总统克林顿当时很快就要对中国展开为期九天的访问。他最不希望在访问期间看到中国让人民币贬值来应对日元波动,而感受不到国际协作的成功喜悦。

中国成为90年代金融危机的最大赢家。那时,全球化仍被视为国际事务的本质,与《华盛顿共识》(Washington Consensus)的原则相符。当今世界已截然不同。中国的经济、政治和战略影响力已成倍扩大,西方世界及其体系已不再是默认的尊崇对象。

中国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在汇率问题上自主独立是个良好的开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国际危机为中国开启获得潜在优势的机遇已不是第一次;维持人民币汇率稳定使中国的潜在竞争对手获得了优势。



撰文 | Daniel Moss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根本没有像美国政府所指控的那样操纵汇率,只是为巩固自身在亚洲的经济领导地位进行了一次尝试。

美国财政部匆匆给中国贴上汇率操纵国的标签不会带来多少实际后果。其实,这意味着两国有必要就今后的对话展开讨论。美国曾在1994年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但并未妨碍两国随后在经济领域开展的广泛合作,那时正是全球商品贸易的太平盛世。虽然当前美国政府颇有微词,但直到8月5日,中国一直在遏制而非鼓励人民币贬值。如果可以的话,不妨将之称为反向操纵。

为保护地区战略利益,中国需要在亚洲及更大范围展示与其商贸足迹相称的政策领导力。这可能会缓解一些国家对经济稳定性的担忧。尽管美元兑人民币汇率本周一度破7,但就像中国央行公告所表明的,中国不会完全放松控制。中国需要防范大规模资本流出。

国际危机为中国开启获得潜在优势的机遇已不是第一次。上世纪90年代末亚洲爆发金融危机时,就曾出现过这种情况。当时正值克林顿政府推出强势美元政策。看不惯特朗普对美元汇率和美联储的冷嘲热讽,人们对那个时代的怀念往往超过了应有的程度。

1998年发生的情况宣告了强势美元政策的终结。当年6月,也就是亚洲金融危机开始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冲击其他经济体后大约一年,在日本银行业陷入危机之际,美国为了挽救日元而抛售美元。大约两年后,美国又卖出美元、买入欧元,从而帮助这个问世不久的货币在即将遭遇贬值时躲过一劫。虽然这些都不是单边行动,但美国实际上牺牲了强势美元来充当货币担保人的角色,从而维护了国际市场的稳定。美元稍显强势?可以。永远持续走强?不,谢谢。

那时许多亚洲国家最不希望看到的是中国让人民币贬值。当时中国的经济影响力远不及现在。但如果人民币贬值,会使那些依靠出口的国家承受更多压力,而经济衰退以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作为提供援助的前提条件而要求实施的改革已经让这些国家苦不堪言。中国展现出了坚定态度,没有让人民币贬值,使美元兑人民币稳定在约8.3元的水平。对于一个依靠出口和外商直接投资的国家来说,这样的行为颇具勇气。维持人民币汇率稳定使中国的潜在竞争对手获得了优势。

如果当时中国让人民币贬值,情形将会怎样?在美元兑人民币破7后,亚洲市场的反应给出了答案:美元兑韩元自2017年1月以来首次突破1200韩元;印尼央行的入市干预也未能阻止印尼盾下跌;马来西亚林吉特跌至六周低点;菲律宾比索和新台币也面临压力。

中国在亚洲金融危机期间的表现获得了赞誉,未来会再次赢得赞誉。那时很少有人不愿看到中国的GDP超越美国。让中国担任更重要的政策领导者角色符合逻辑。但这不是无偿的,中国会寻求回报,会寻求在亚洲获得经济和战略上的让步。

但就中国而言,其并不想让推文来颠覆数十年的国际关系行为规范或核心理念。在上世纪90年代,中国对亚洲各国来说既是朋友,但也构成了竞争威胁。各邻国已学会与之共处。另一方面,美元看上去已老气横秋,而特朗普的言行令国际社会对美国充当太平洋地区稳定力量的承诺产生了疑虑。

美国的货币及金融体系为1945年后的时代提供了稳定基石,当前在许多方面也依然如此,但已失去了其在90年代后冷战时期的那种无懈可击感。这种情况并非始于特朗普时代。在克林顿执政时期,崛起中的中国保持稳定的重要性就已不容忽视。

当1998年6月时任美国财政部长罗伯特· 鲁宾(Robert Rubin)下令抛售美元时,其直接目的就是驰援日本。但不要忘了,时任总统克林顿当时很快就要对中国展开为期九天的访问。他最不希望在访问期间看到中国让人民币贬值来应对日元波动,而感受不到国际协作的成功喜悦。

中国成为90年代金融危机的最大赢家。那时,全球化仍被视为国际事务的本质,与《华盛顿共识》(Washington Consensus)的原则相符。当今世界已截然不同。中国的经济、政治和战略影响力已成倍扩大,西方世界及其体系已不再是默认的尊崇对象。

中国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在汇率问题上自主独立是个良好的开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