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受其它奢侈品冲击 钻石行业风光不再?

发布日期:2019-08-07 18:29
摘要:长期以来,被选中成为买家一直被视为最高成就,但现在,这个行业正发生变化;“这是一场完美风暴:供给太多,需求不足。我不认为情况能很快改善”。



撰文 | Thomas Biesheuvel

OR--商业新媒体 】这是世界上最高不可攀的俱乐部之一,多年来一直被称为辛迪加(Syndicate)、中央销售组织(Central Selling Organization)或钻石贸易公司(Diamond Trading Company)。

一百多年来,戴比尔斯钻石公司(De Beers)的多数毛钻都卖给了数量有限的客户,这些客户的名单就像不透明的宝石贸易世界里的一份名人录。蒂芙尼公司(Tiffany & Co.)、格拉夫钻石公司(Graff Diamonds)和Signet Jewelers Ltd.均在该集团内拥有分支机构,以保障稳定的钻石供应,以及享受戴比尔斯对钻石来路的审查。

在钻石贸易领域,成为戴比尔斯的精英买家一直被视为成功和赚钱的必要条件。但现在,这条成功之路已经不那么平坦了。

戴比尔斯在博茨瓦纳首都哈博罗内通过每年10场的销售会销售钻石,而被称为“看货商”的买家必须接受他们提供的价格及数量。这个制度源于19世纪90年代,旨在同时使开采方与客户受益,客户可获得优惠的购买价格。

钻石从开采到零售的旅程

钻石交易商受到利润率收缩的挤压

开采自南非、纳米比亚和加拿大的毛钻在博茨瓦纳进行交易

利润率:22-24%

毛钻被送去印度(90%)、以色列和比利时进行切割抛光

利润率:1-3%

钻石首饰的主要市场是美国(52%)和中国(12%)

利润率:9-11%*

但优惠力度越来越小。据知情人士介绍,有些情况下,看货商的买入价甚至高于市场交易价格,客户只能亏本出售。一些看货商过去赚得盆满钵满,现在却很难赚到钱。

钻石行业面临的问题是双重的。高端珠宝销售停滞不前,其他奢侈消费则挤满了市场,包括鞋子、手袋和度假旅行等。钻石贸易公司的融资也变得更困难,银行方面备受欺诈和不良贷款的折磨,已经开始放弃这个行业。

“这段时期并不容易,我不会假装一切都顺风顺水,也不会在客户面前装样子,”首席执行官布鲁斯·克利弗(Bruce Cleaver)表示。他认为需求依然强劲,千禧世代未来也会像他们的父母和祖父母一样渴慕钻石。

戴比尔斯方面表示,该公司也推出了一系列举措,包括增加营销投入,改善对供应链的追踪等等,以证明钻石不会助长冲突或广泛的侵犯人权的状况。

尽管如此,戴比尔斯与看货商之间的关系仍日趋紧张,因为该公司仍在维持高价,哪怕这会影响销量。

长期以来,被选中成为买家一直被视为最高成就,但现在,这个行业正发生变化。成为看货商一度是一项令人垂涎的殊荣,以至于有些客户会献上艺术品来取悦那家开采公司。戴比尔斯总部位于伦敦特拉法加广场附近,总部大厅里就陈列着该公司的一些艺术品收藏,包括戴维·霍克尼(David Hockney)和达明安·赫斯特(Damien Hirst)等人的作品。

在《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2015年的一篇采访中,格拉夫的董事长劳伦斯·格拉夫(Laurence Graff)谈到戴比尔斯时说:“你只要想在钻石领域取得成功,必须尽可能地接近他们。”

现在的情况已经有所不同。对于从比利时到以色列到印度的80多个买家而言,交易钻石的利润率已经十分微薄,甚至荡然无存。据知情人士介绍,许多沮丧的看货商已经拒绝以当前的价格购买钻石。

我们无法猜测戴比尔斯的一些客户(几乎全是私营公司)可能损失了多少钱。对于格拉夫和蒂芙尼这样的零售商,钻石交易和抛光只占整体业务的一小部分,因此它们受到的影响较小。

但对于许多专业公司而言,麻烦已经大得难以管控。有几家企业已经金盆洗手,此前最大的毛钻买家之一欧洲之星钻石公司(Eurostar Diamonds)已于今年早些时候宣告破产。当然,该集团此前也面临过不景气的局面,戴比尔斯本身也减少了看货商的数量——10年前还有100多家。

客户的苦日子也传导给了戴比尔斯。该公司的母公司英美资源集团(Anglo American Plc)上半年的钻石业务利润下降了近30%。今年前六个月的销售额比此前三年同期的销售额少了至少5亿美元。

据钻石行情网站Polishedprices.com的数据,今年毛钻价格下跌了约6%,抛光钻石的价格下跌了约1%。

看货商从戴比尔斯采购的钻石面临利润萎缩的窘境。据客户和其他业内人士介绍,过去一年里,看货商专享的折扣率约为3%,而在某些情况下,折扣率会被削减至1%,甚至他们的买价高于二级市场的售价。

据他们的说法,折扣缩水,加上应付给戴比尔斯的1.5%的增值服务费,以及约0.5-1%的经纪费,整盒钻石也就没什么利润可言了。

这是个相当大的转变,据知情人士介绍,2010年前,客户一直能享受到5%以上的折扣率。

为支持困境中的买家,戴比尔斯做出了不寻常的努力。今年,该公司放宽了对看货商的限制,允许他们减少年度配额以及推迟购买时间。该公司还表示,其定价能让客户在平衡繁荣期与萧条期后,获得足够的利润。

“我认识到我们需要帮他们渡过难关,”克利弗表示。“在2019年剩下的时间里,我们可以做一些事情来提升需求,帮客户提升一些生意上的灵活性。”

市场似乎还看不到任何近在眼前的好消息。近日,行业融资的主要借贷方之一荷兰银行(ABN Amro)在写给客户的信中说,如果购买毛钻的盈利前景仍不明朗,该行将不再为此类企业提供资金。与此同时,据知情人士介绍,本月,俄罗斯竞争对手阿尔罗萨宝石公司(Alrosa PJSC)售出的一些整盒钻石正以较大的折扣价被转售。

“这是一场完美风暴:供给太多,需求不足,”贝伦贝格银行(Berenberg)的金属和采矿分析师理查德·哈奇(Richard Hatch)表示。“我不认为情况能很快改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长期以来,被选中成为买家一直被视为最高成就,但现在,这个行业正发生变化;“这是一场完美风暴:供给太多,需求不足。我不认为情况能很快改善”。



撰文 | Thomas Biesheuvel

OR--商业新媒体 】这是世界上最高不可攀的俱乐部之一,多年来一直被称为辛迪加(Syndicate)、中央销售组织(Central Selling Organization)或钻石贸易公司(Diamond Trading Company)。

一百多年来,戴比尔斯钻石公司(De Beers)的多数毛钻都卖给了数量有限的客户,这些客户的名单就像不透明的宝石贸易世界里的一份名人录。蒂芙尼公司(Tiffany & Co.)、格拉夫钻石公司(Graff Diamonds)和Signet Jewelers Ltd.均在该集团内拥有分支机构,以保障稳定的钻石供应,以及享受戴比尔斯对钻石来路的审查。

在钻石贸易领域,成为戴比尔斯的精英买家一直被视为成功和赚钱的必要条件。但现在,这条成功之路已经不那么平坦了。

戴比尔斯在博茨瓦纳首都哈博罗内通过每年10场的销售会销售钻石,而被称为“看货商”的买家必须接受他们提供的价格及数量。这个制度源于19世纪90年代,旨在同时使开采方与客户受益,客户可获得优惠的购买价格。

钻石从开采到零售的旅程

钻石交易商受到利润率收缩的挤压

开采自南非、纳米比亚和加拿大的毛钻在博茨瓦纳进行交易

利润率:22-24%

毛钻被送去印度(90%)、以色列和比利时进行切割抛光

利润率:1-3%

钻石首饰的主要市场是美国(52%)和中国(12%)

利润率:9-11%*

但优惠力度越来越小。据知情人士介绍,有些情况下,看货商的买入价甚至高于市场交易价格,客户只能亏本出售。一些看货商过去赚得盆满钵满,现在却很难赚到钱。

钻石行业面临的问题是双重的。高端珠宝销售停滞不前,其他奢侈消费则挤满了市场,包括鞋子、手袋和度假旅行等。钻石贸易公司的融资也变得更困难,银行方面备受欺诈和不良贷款的折磨,已经开始放弃这个行业。

“这段时期并不容易,我不会假装一切都顺风顺水,也不会在客户面前装样子,”首席执行官布鲁斯·克利弗(Bruce Cleaver)表示。他认为需求依然强劲,千禧世代未来也会像他们的父母和祖父母一样渴慕钻石。

戴比尔斯方面表示,该公司也推出了一系列举措,包括增加营销投入,改善对供应链的追踪等等,以证明钻石不会助长冲突或广泛的侵犯人权的状况。

尽管如此,戴比尔斯与看货商之间的关系仍日趋紧张,因为该公司仍在维持高价,哪怕这会影响销量。

长期以来,被选中成为买家一直被视为最高成就,但现在,这个行业正发生变化。成为看货商一度是一项令人垂涎的殊荣,以至于有些客户会献上艺术品来取悦那家开采公司。戴比尔斯总部位于伦敦特拉法加广场附近,总部大厅里就陈列着该公司的一些艺术品收藏,包括戴维·霍克尼(David Hockney)和达明安·赫斯特(Damien Hirst)等人的作品。

在《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2015年的一篇采访中,格拉夫的董事长劳伦斯·格拉夫(Laurence Graff)谈到戴比尔斯时说:“你只要想在钻石领域取得成功,必须尽可能地接近他们。”

现在的情况已经有所不同。对于从比利时到以色列到印度的80多个买家而言,交易钻石的利润率已经十分微薄,甚至荡然无存。据知情人士介绍,许多沮丧的看货商已经拒绝以当前的价格购买钻石。

我们无法猜测戴比尔斯的一些客户(几乎全是私营公司)可能损失了多少钱。对于格拉夫和蒂芙尼这样的零售商,钻石交易和抛光只占整体业务的一小部分,因此它们受到的影响较小。

但对于许多专业公司而言,麻烦已经大得难以管控。有几家企业已经金盆洗手,此前最大的毛钻买家之一欧洲之星钻石公司(Eurostar Diamonds)已于今年早些时候宣告破产。当然,该集团此前也面临过不景气的局面,戴比尔斯本身也减少了看货商的数量——10年前还有100多家。

客户的苦日子也传导给了戴比尔斯。该公司的母公司英美资源集团(Anglo American Plc)上半年的钻石业务利润下降了近30%。今年前六个月的销售额比此前三年同期的销售额少了至少5亿美元。

据钻石行情网站Polishedprices.com的数据,今年毛钻价格下跌了约6%,抛光钻石的价格下跌了约1%。

看货商从戴比尔斯采购的钻石面临利润萎缩的窘境。据客户和其他业内人士介绍,过去一年里,看货商专享的折扣率约为3%,而在某些情况下,折扣率会被削减至1%,甚至他们的买价高于二级市场的售价。

据他们的说法,折扣缩水,加上应付给戴比尔斯的1.5%的增值服务费,以及约0.5-1%的经纪费,整盒钻石也就没什么利润可言了。

这是个相当大的转变,据知情人士介绍,2010年前,客户一直能享受到5%以上的折扣率。

为支持困境中的买家,戴比尔斯做出了不寻常的努力。今年,该公司放宽了对看货商的限制,允许他们减少年度配额以及推迟购买时间。该公司还表示,其定价能让客户在平衡繁荣期与萧条期后,获得足够的利润。

“我认识到我们需要帮他们渡过难关,”克利弗表示。“在2019年剩下的时间里,我们可以做一些事情来提升需求,帮客户提升一些生意上的灵活性。”

市场似乎还看不到任何近在眼前的好消息。近日,行业融资的主要借贷方之一荷兰银行(ABN Amro)在写给客户的信中说,如果购买毛钻的盈利前景仍不明朗,该行将不再为此类企业提供资金。与此同时,据知情人士介绍,本月,俄罗斯竞争对手阿尔罗萨宝石公司(Alrosa PJSC)售出的一些整盒钻石正以较大的折扣价被转售。

“这是一场完美风暴:供给太多,需求不足,”贝伦贝格银行(Berenberg)的金属和采矿分析师理查德·哈奇(Richard Hatch)表示。“我不认为情况能很快改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长期以来,被选中成为买家一直被视为最高成就,但现在,这个行业正发生变化;“这是一场完美风暴:供给太多,需求不足。我不认为情况能很快改善”。



撰文 | Thomas Biesheuvel

OR--商业新媒体 】这是世界上最高不可攀的俱乐部之一,多年来一直被称为辛迪加(Syndicate)、中央销售组织(Central Selling Organization)或钻石贸易公司(Diamond Trading Company)。

一百多年来,戴比尔斯钻石公司(De Beers)的多数毛钻都卖给了数量有限的客户,这些客户的名单就像不透明的宝石贸易世界里的一份名人录。蒂芙尼公司(Tiffany & Co.)、格拉夫钻石公司(Graff Diamonds)和Signet Jewelers Ltd.均在该集团内拥有分支机构,以保障稳定的钻石供应,以及享受戴比尔斯对钻石来路的审查。

在钻石贸易领域,成为戴比尔斯的精英买家一直被视为成功和赚钱的必要条件。但现在,这条成功之路已经不那么平坦了。

戴比尔斯在博茨瓦纳首都哈博罗内通过每年10场的销售会销售钻石,而被称为“看货商”的买家必须接受他们提供的价格及数量。这个制度源于19世纪90年代,旨在同时使开采方与客户受益,客户可获得优惠的购买价格。

钻石从开采到零售的旅程

钻石交易商受到利润率收缩的挤压

开采自南非、纳米比亚和加拿大的毛钻在博茨瓦纳进行交易

利润率:22-24%

毛钻被送去印度(90%)、以色列和比利时进行切割抛光

利润率:1-3%

钻石首饰的主要市场是美国(52%)和中国(12%)

利润率:9-11%*

但优惠力度越来越小。据知情人士介绍,有些情况下,看货商的买入价甚至高于市场交易价格,客户只能亏本出售。一些看货商过去赚得盆满钵满,现在却很难赚到钱。

钻石行业面临的问题是双重的。高端珠宝销售停滞不前,其他奢侈消费则挤满了市场,包括鞋子、手袋和度假旅行等。钻石贸易公司的融资也变得更困难,银行方面备受欺诈和不良贷款的折磨,已经开始放弃这个行业。

“这段时期并不容易,我不会假装一切都顺风顺水,也不会在客户面前装样子,”首席执行官布鲁斯·克利弗(Bruce Cleaver)表示。他认为需求依然强劲,千禧世代未来也会像他们的父母和祖父母一样渴慕钻石。

戴比尔斯方面表示,该公司也推出了一系列举措,包括增加营销投入,改善对供应链的追踪等等,以证明钻石不会助长冲突或广泛的侵犯人权的状况。

尽管如此,戴比尔斯与看货商之间的关系仍日趋紧张,因为该公司仍在维持高价,哪怕这会影响销量。

长期以来,被选中成为买家一直被视为最高成就,但现在,这个行业正发生变化。成为看货商一度是一项令人垂涎的殊荣,以至于有些客户会献上艺术品来取悦那家开采公司。戴比尔斯总部位于伦敦特拉法加广场附近,总部大厅里就陈列着该公司的一些艺术品收藏,包括戴维·霍克尼(David Hockney)和达明安·赫斯特(Damien Hirst)等人的作品。

在《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2015年的一篇采访中,格拉夫的董事长劳伦斯·格拉夫(Laurence Graff)谈到戴比尔斯时说:“你只要想在钻石领域取得成功,必须尽可能地接近他们。”

现在的情况已经有所不同。对于从比利时到以色列到印度的80多个买家而言,交易钻石的利润率已经十分微薄,甚至荡然无存。据知情人士介绍,许多沮丧的看货商已经拒绝以当前的价格购买钻石。

我们无法猜测戴比尔斯的一些客户(几乎全是私营公司)可能损失了多少钱。对于格拉夫和蒂芙尼这样的零售商,钻石交易和抛光只占整体业务的一小部分,因此它们受到的影响较小。

但对于许多专业公司而言,麻烦已经大得难以管控。有几家企业已经金盆洗手,此前最大的毛钻买家之一欧洲之星钻石公司(Eurostar Diamonds)已于今年早些时候宣告破产。当然,该集团此前也面临过不景气的局面,戴比尔斯本身也减少了看货商的数量——10年前还有100多家。

客户的苦日子也传导给了戴比尔斯。该公司的母公司英美资源集团(Anglo American Plc)上半年的钻石业务利润下降了近30%。今年前六个月的销售额比此前三年同期的销售额少了至少5亿美元。

据钻石行情网站Polishedprices.com的数据,今年毛钻价格下跌了约6%,抛光钻石的价格下跌了约1%。

看货商从戴比尔斯采购的钻石面临利润萎缩的窘境。据客户和其他业内人士介绍,过去一年里,看货商专享的折扣率约为3%,而在某些情况下,折扣率会被削减至1%,甚至他们的买价高于二级市场的售价。

据他们的说法,折扣缩水,加上应付给戴比尔斯的1.5%的增值服务费,以及约0.5-1%的经纪费,整盒钻石也就没什么利润可言了。

这是个相当大的转变,据知情人士介绍,2010年前,客户一直能享受到5%以上的折扣率。

为支持困境中的买家,戴比尔斯做出了不寻常的努力。今年,该公司放宽了对看货商的限制,允许他们减少年度配额以及推迟购买时间。该公司还表示,其定价能让客户在平衡繁荣期与萧条期后,获得足够的利润。

“我认识到我们需要帮他们渡过难关,”克利弗表示。“在2019年剩下的时间里,我们可以做一些事情来提升需求,帮客户提升一些生意上的灵活性。”

市场似乎还看不到任何近在眼前的好消息。近日,行业融资的主要借贷方之一荷兰银行(ABN Amro)在写给客户的信中说,如果购买毛钻的盈利前景仍不明朗,该行将不再为此类企业提供资金。与此同时,据知情人士介绍,本月,俄罗斯竞争对手阿尔罗萨宝石公司(Alrosa PJSC)售出的一些整盒钻石正以较大的折扣价被转售。

“这是一场完美风暴:供给太多,需求不足,”贝伦贝格银行(Berenberg)的金属和采矿分析师理查德·哈奇(Richard Hatch)表示。“我不认为情况能很快改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受其它奢侈品冲击 钻石行业风光不再?

发布日期:2019-08-07 18:29
摘要:长期以来,被选中成为买家一直被视为最高成就,但现在,这个行业正发生变化;“这是一场完美风暴:供给太多,需求不足。我不认为情况能很快改善”。



撰文 | Thomas Biesheuvel

OR--商业新媒体 】这是世界上最高不可攀的俱乐部之一,多年来一直被称为辛迪加(Syndicate)、中央销售组织(Central Selling Organization)或钻石贸易公司(Diamond Trading Company)。

一百多年来,戴比尔斯钻石公司(De Beers)的多数毛钻都卖给了数量有限的客户,这些客户的名单就像不透明的宝石贸易世界里的一份名人录。蒂芙尼公司(Tiffany & Co.)、格拉夫钻石公司(Graff Diamonds)和Signet Jewelers Ltd.均在该集团内拥有分支机构,以保障稳定的钻石供应,以及享受戴比尔斯对钻石来路的审查。

在钻石贸易领域,成为戴比尔斯的精英买家一直被视为成功和赚钱的必要条件。但现在,这条成功之路已经不那么平坦了。

戴比尔斯在博茨瓦纳首都哈博罗内通过每年10场的销售会销售钻石,而被称为“看货商”的买家必须接受他们提供的价格及数量。这个制度源于19世纪90年代,旨在同时使开采方与客户受益,客户可获得优惠的购买价格。

钻石从开采到零售的旅程

钻石交易商受到利润率收缩的挤压

开采自南非、纳米比亚和加拿大的毛钻在博茨瓦纳进行交易

利润率:22-24%

毛钻被送去印度(90%)、以色列和比利时进行切割抛光

利润率:1-3%

钻石首饰的主要市场是美国(52%)和中国(12%)

利润率:9-11%*

但优惠力度越来越小。据知情人士介绍,有些情况下,看货商的买入价甚至高于市场交易价格,客户只能亏本出售。一些看货商过去赚得盆满钵满,现在却很难赚到钱。

钻石行业面临的问题是双重的。高端珠宝销售停滞不前,其他奢侈消费则挤满了市场,包括鞋子、手袋和度假旅行等。钻石贸易公司的融资也变得更困难,银行方面备受欺诈和不良贷款的折磨,已经开始放弃这个行业。

“这段时期并不容易,我不会假装一切都顺风顺水,也不会在客户面前装样子,”首席执行官布鲁斯·克利弗(Bruce Cleaver)表示。他认为需求依然强劲,千禧世代未来也会像他们的父母和祖父母一样渴慕钻石。

戴比尔斯方面表示,该公司也推出了一系列举措,包括增加营销投入,改善对供应链的追踪等等,以证明钻石不会助长冲突或广泛的侵犯人权的状况。

尽管如此,戴比尔斯与看货商之间的关系仍日趋紧张,因为该公司仍在维持高价,哪怕这会影响销量。

长期以来,被选中成为买家一直被视为最高成就,但现在,这个行业正发生变化。成为看货商一度是一项令人垂涎的殊荣,以至于有些客户会献上艺术品来取悦那家开采公司。戴比尔斯总部位于伦敦特拉法加广场附近,总部大厅里就陈列着该公司的一些艺术品收藏,包括戴维·霍克尼(David Hockney)和达明安·赫斯特(Damien Hirst)等人的作品。

在《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2015年的一篇采访中,格拉夫的董事长劳伦斯·格拉夫(Laurence Graff)谈到戴比尔斯时说:“你只要想在钻石领域取得成功,必须尽可能地接近他们。”

现在的情况已经有所不同。对于从比利时到以色列到印度的80多个买家而言,交易钻石的利润率已经十分微薄,甚至荡然无存。据知情人士介绍,许多沮丧的看货商已经拒绝以当前的价格购买钻石。

我们无法猜测戴比尔斯的一些客户(几乎全是私营公司)可能损失了多少钱。对于格拉夫和蒂芙尼这样的零售商,钻石交易和抛光只占整体业务的一小部分,因此它们受到的影响较小。

但对于许多专业公司而言,麻烦已经大得难以管控。有几家企业已经金盆洗手,此前最大的毛钻买家之一欧洲之星钻石公司(Eurostar Diamonds)已于今年早些时候宣告破产。当然,该集团此前也面临过不景气的局面,戴比尔斯本身也减少了看货商的数量——10年前还有100多家。

客户的苦日子也传导给了戴比尔斯。该公司的母公司英美资源集团(Anglo American Plc)上半年的钻石业务利润下降了近30%。今年前六个月的销售额比此前三年同期的销售额少了至少5亿美元。

据钻石行情网站Polishedprices.com的数据,今年毛钻价格下跌了约6%,抛光钻石的价格下跌了约1%。

看货商从戴比尔斯采购的钻石面临利润萎缩的窘境。据客户和其他业内人士介绍,过去一年里,看货商专享的折扣率约为3%,而在某些情况下,折扣率会被削减至1%,甚至他们的买价高于二级市场的售价。

据他们的说法,折扣缩水,加上应付给戴比尔斯的1.5%的增值服务费,以及约0.5-1%的经纪费,整盒钻石也就没什么利润可言了。

这是个相当大的转变,据知情人士介绍,2010年前,客户一直能享受到5%以上的折扣率。

为支持困境中的买家,戴比尔斯做出了不寻常的努力。今年,该公司放宽了对看货商的限制,允许他们减少年度配额以及推迟购买时间。该公司还表示,其定价能让客户在平衡繁荣期与萧条期后,获得足够的利润。

“我认识到我们需要帮他们渡过难关,”克利弗表示。“在2019年剩下的时间里,我们可以做一些事情来提升需求,帮客户提升一些生意上的灵活性。”

市场似乎还看不到任何近在眼前的好消息。近日,行业融资的主要借贷方之一荷兰银行(ABN Amro)在写给客户的信中说,如果购买毛钻的盈利前景仍不明朗,该行将不再为此类企业提供资金。与此同时,据知情人士介绍,本月,俄罗斯竞争对手阿尔罗萨宝石公司(Alrosa PJSC)售出的一些整盒钻石正以较大的折扣价被转售。

“这是一场完美风暴:供给太多,需求不足,”贝伦贝格银行(Berenberg)的金属和采矿分析师理查德·哈奇(Richard Hatch)表示。“我不认为情况能很快改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长期以来,被选中成为买家一直被视为最高成就,但现在,这个行业正发生变化;“这是一场完美风暴:供给太多,需求不足。我不认为情况能很快改善”。



撰文 | Thomas Biesheuvel

OR--商业新媒体 】这是世界上最高不可攀的俱乐部之一,多年来一直被称为辛迪加(Syndicate)、中央销售组织(Central Selling Organization)或钻石贸易公司(Diamond Trading Company)。

一百多年来,戴比尔斯钻石公司(De Beers)的多数毛钻都卖给了数量有限的客户,这些客户的名单就像不透明的宝石贸易世界里的一份名人录。蒂芙尼公司(Tiffany & Co.)、格拉夫钻石公司(Graff Diamonds)和Signet Jewelers Ltd.均在该集团内拥有分支机构,以保障稳定的钻石供应,以及享受戴比尔斯对钻石来路的审查。

在钻石贸易领域,成为戴比尔斯的精英买家一直被视为成功和赚钱的必要条件。但现在,这条成功之路已经不那么平坦了。

戴比尔斯在博茨瓦纳首都哈博罗内通过每年10场的销售会销售钻石,而被称为“看货商”的买家必须接受他们提供的价格及数量。这个制度源于19世纪90年代,旨在同时使开采方与客户受益,客户可获得优惠的购买价格。

钻石从开采到零售的旅程

钻石交易商受到利润率收缩的挤压

开采自南非、纳米比亚和加拿大的毛钻在博茨瓦纳进行交易

利润率:22-24%

毛钻被送去印度(90%)、以色列和比利时进行切割抛光

利润率:1-3%

钻石首饰的主要市场是美国(52%)和中国(12%)

利润率:9-11%*

但优惠力度越来越小。据知情人士介绍,有些情况下,看货商的买入价甚至高于市场交易价格,客户只能亏本出售。一些看货商过去赚得盆满钵满,现在却很难赚到钱。

钻石行业面临的问题是双重的。高端珠宝销售停滞不前,其他奢侈消费则挤满了市场,包括鞋子、手袋和度假旅行等。钻石贸易公司的融资也变得更困难,银行方面备受欺诈和不良贷款的折磨,已经开始放弃这个行业。

“这段时期并不容易,我不会假装一切都顺风顺水,也不会在客户面前装样子,”首席执行官布鲁斯·克利弗(Bruce Cleaver)表示。他认为需求依然强劲,千禧世代未来也会像他们的父母和祖父母一样渴慕钻石。

戴比尔斯方面表示,该公司也推出了一系列举措,包括增加营销投入,改善对供应链的追踪等等,以证明钻石不会助长冲突或广泛的侵犯人权的状况。

尽管如此,戴比尔斯与看货商之间的关系仍日趋紧张,因为该公司仍在维持高价,哪怕这会影响销量。

长期以来,被选中成为买家一直被视为最高成就,但现在,这个行业正发生变化。成为看货商一度是一项令人垂涎的殊荣,以至于有些客户会献上艺术品来取悦那家开采公司。戴比尔斯总部位于伦敦特拉法加广场附近,总部大厅里就陈列着该公司的一些艺术品收藏,包括戴维·霍克尼(David Hockney)和达明安·赫斯特(Damien Hirst)等人的作品。

在《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2015年的一篇采访中,格拉夫的董事长劳伦斯·格拉夫(Laurence Graff)谈到戴比尔斯时说:“你只要想在钻石领域取得成功,必须尽可能地接近他们。”

现在的情况已经有所不同。对于从比利时到以色列到印度的80多个买家而言,交易钻石的利润率已经十分微薄,甚至荡然无存。据知情人士介绍,许多沮丧的看货商已经拒绝以当前的价格购买钻石。

我们无法猜测戴比尔斯的一些客户(几乎全是私营公司)可能损失了多少钱。对于格拉夫和蒂芙尼这样的零售商,钻石交易和抛光只占整体业务的一小部分,因此它们受到的影响较小。

但对于许多专业公司而言,麻烦已经大得难以管控。有几家企业已经金盆洗手,此前最大的毛钻买家之一欧洲之星钻石公司(Eurostar Diamonds)已于今年早些时候宣告破产。当然,该集团此前也面临过不景气的局面,戴比尔斯本身也减少了看货商的数量——10年前还有100多家。

客户的苦日子也传导给了戴比尔斯。该公司的母公司英美资源集团(Anglo American Plc)上半年的钻石业务利润下降了近30%。今年前六个月的销售额比此前三年同期的销售额少了至少5亿美元。

据钻石行情网站Polishedprices.com的数据,今年毛钻价格下跌了约6%,抛光钻石的价格下跌了约1%。

看货商从戴比尔斯采购的钻石面临利润萎缩的窘境。据客户和其他业内人士介绍,过去一年里,看货商专享的折扣率约为3%,而在某些情况下,折扣率会被削减至1%,甚至他们的买价高于二级市场的售价。

据他们的说法,折扣缩水,加上应付给戴比尔斯的1.5%的增值服务费,以及约0.5-1%的经纪费,整盒钻石也就没什么利润可言了。

这是个相当大的转变,据知情人士介绍,2010年前,客户一直能享受到5%以上的折扣率。

为支持困境中的买家,戴比尔斯做出了不寻常的努力。今年,该公司放宽了对看货商的限制,允许他们减少年度配额以及推迟购买时间。该公司还表示,其定价能让客户在平衡繁荣期与萧条期后,获得足够的利润。

“我认识到我们需要帮他们渡过难关,”克利弗表示。“在2019年剩下的时间里,我们可以做一些事情来提升需求,帮客户提升一些生意上的灵活性。”

市场似乎还看不到任何近在眼前的好消息。近日,行业融资的主要借贷方之一荷兰银行(ABN Amro)在写给客户的信中说,如果购买毛钻的盈利前景仍不明朗,该行将不再为此类企业提供资金。与此同时,据知情人士介绍,本月,俄罗斯竞争对手阿尔罗萨宝石公司(Alrosa PJSC)售出的一些整盒钻石正以较大的折扣价被转售。

“这是一场完美风暴:供给太多,需求不足,”贝伦贝格银行(Berenberg)的金属和采矿分析师理查德·哈奇(Richard Hatch)表示。“我不认为情况能很快改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