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人民币汇率破7,意味着什么?

发布日期:2019-08-07 05:49
摘要:人民币汇率是一个“重器”,需要慎用,若用人民币汇率应对中美贸易摩擦,肯定不是最佳策略,其示范作用甚于实际效果。



撰文 | 伍治坚

OR--商业新媒体 】2019年8月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将于9月1日启动第四轮对华制裁性关税,对价值3000亿美元的中国产品加征10%的关税。

8月5日,中国商务部发表声明,宣布中国相关企业暂停新的美国农产品采购。同日,在岸和离岸人民币对美元双双跌破“7”关口。这是2008年4月以来人民币兑美元的最低汇率。

同一天,美国财长努钦发表声明称,美国政府认定中国正在操纵人民币汇率,将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合作消除来自中国的不公平竞争。这是美国自1994年来,首次给中国贴上汇率操纵国标签。

这些事件表明:中美之间的贸易战,已经升级到了货币战阶段。但事实上,在这场看不见硝烟的战争中,双方都损失惨重,没有赢家。

我们先来看中国的情况。

单纯的人民币贬值,并不是一个有效的打赢贸易战的策略。理论上来说,人民币贬值了,中国的出口产品(以美元计)就更便宜了,因此就更有竞争力。如果更便宜的价格,可以转化为其他国家购买更多的中国产品,并且这部分增加的出口,可以弥补对美国出口的减少的话,那么贬值确实可以减少中国在贸易战中的损失。

但问题在于,货币汇率是一国经济的命脉,牵一发而动全身,其影响面远超出口。

举例来说,在过去几年,中国有很多企业受到美元低利率的诱惑,发行了美元债。绝大部分这些企业,其收入来源主要是国内的人民币。如果人民币对于美元的贬值幅度过大,那么这些企业的债务和利息成本就会显著上升,甚至可能导致他们违约。

根据国家外汇管理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全口径外债余额为19652亿美元。接近2万亿美元的外债,大约占到GDP的15%左右,不算太高。但是我们需要看到数字底下隐藏的风险:

首先,外债的增长速度非常快,在2017年增长20%,2018年增长12%。其次,有研究显示,官方公布的数据可能低估了外债的水平。举例来说,日本大和资本曾经在2018年8月的研究报告中指出,外汇管理局公布的外债总额,并没有包括中国企业在中国香港、纽约、开曼群岛和英属维京群岛等地发行的美元债数量。如果把这些美元债都算进去的话,总的外债数量可能在3万亿到3万5千亿美元左右,比官方公布的数据高出1万多亿美元。

截至2019年6月,中国的外汇储备,大约为3万1千亿美元左右。因此,总值超过3万亿的外债,并不算低。人民币每贬一点,这些美元外债的成本都会增加一点,企业承受的负担也会相应增加。一旦突破一个临界点,引发违约潮的话,将对中国经济产生重大打击。当然,目前我们还远没有到如此严重的程度,但是贬值背后的潜在风险,不容忽视。

如果市场形成人民币将继续贬值的预期,那么这将带来另一个让人头疼的问题:那就是资金外逃的压力。2015到16年间,由于市场普遍预期人民币贬值,因此引发了一波资金外流潮。在短短1年多的时间内,为了稳住人民币汇率,政府动用了1万亿美元左右的外汇储备,导致外汇储备从4万亿下降到3万亿左右。我们显然不希望看到类似的情况重演。

中国人民银行在8月5号发表“答记者问”,明确指出此次破7“既不是年龄,过去就回不来了,也不是堤坝,一旦被冲破就会一泻千里。”而更像水库水位,有涨有跌。其背后的目的,就是要像市场释放明确信号,即人民币汇率不太会继续贬值,而是会在合理的均衡水平上保持稳定。

综上所述,人民币汇率是一个“重器”,需要慎用。如果汇率水平管理不当,不光起不到支持出口的作用,反而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引发更严重的金融危机。因此用人民币汇率去打贸易战,肯定不是最佳策略,其示范作用甚于实际效果。

下面,我们再来看看美国的情况。

美国总统特朗普曾经多次提到,“贸易战很容易打赢”。在针对欧盟、加拿大、韩国、墨西哥等国的贸易谈判中,他一贯以强硬的谈判手段,逼迫对方做出让步,满足美国提出的条件。这样的做法,也许对某些小国家有用,但未必对每个谈判对手都管用。事实上,在美国热衷于和中国大打贸易战的同时,其自身也遭受了很大损失。

首先,在逻辑和道理层面,美国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完全缺乏数据支持。纵观过去10多年,人民币的实际有效汇率,绝大部分时间处于上升的状态。同期,中国的出口盈余缩小了很多。比如在2007/08年间,经常账户盈余大约为GDP的10%左右。而在2016年以后,中国的经常账户盈余就已经下降到GDP的2%以下了。

事实上,对于任何一个支持自由汇率的国家来说,当她的最大的贸易伙伴国大幅度提高关税,遏制其出口,影响其经济发展时,其正常反应,就应该是货币贬值。因为所谓自由汇率,其定义就是货币的币值,针对市场情况做不停的变化。

举例来说,目前英镑兑美元的币值,由于“脱欧”前景不确定的影响,下跌到了过去30多年以来的最低位。照这个逻辑,英国是最典型的“汇率操纵国”,比其他所有国家的操纵力度大多了。现在,人民币汇率只是下跌了2%左右,美国就忙不迭把“汇率操纵国”的高帽套了过来,实在是有一些小题大做,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其次,当今世界的贸易关系,和50年前不可同日而语。国际间的贸易,不再是单一的国与国,公司和公司之间的贸易。更多的是跨国公司内部的国际间贸易。由于“外包”、“垂直整合”、“即时化生产技术(JIT)”的盛行,某一个公司生产的产品,往往需要用到几个,甚至几十个国家不同的零件,并在世界不同国家间进行组装。由于这个原因,世界不同国家之间的贸易关联度高度相关。因此如果在任何两个国家之间发生“贸易战”,其影响很可能会波及全球,甚至造成“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窘境。

当美国政府发布公告,要对中兴进行制裁时,中国的中兴公司受到很大打击,但同时,美国的公司也损失惨重。据测算,如果美国政府对中兴的7年制裁完全实施,仅高通、Acacia通讯、Oclaro Inc三家美国供应商就将损失68亿美元的销售额。中兴制裁新闻被公布后,Acacia通讯的股票在一天之内暴跌36%。这就是典型的搬起石头砸到自己脚。

事实上,根据美国纽约联储经济学家的估算,特朗普发起的贸易战,将导致每一个美国家庭,每年多支出1000美元左右的生活消费开支。也就是说,所有的美国人,都在为特朗普的贸易战埋单。

明年,又是美国的总统大选年。届时,特朗普将迎接来自于民主党候选人的挑战。在特朗普看来,保证他胜选的关键之一,就是稳住其基本盘。但这些特朗普的支持者,恰恰在贸易战中损失最大。这是因为,中国对于美国贸易战的反击,很大一部分集中在减少和限制对于美国农产品的进口。而美国中西部的那些大豆和小麦农场主,恰恰是特朗普的忠实拥趸。在连续的打压之下,这些农民还能坚持支持特朗普多久,是一个很大的问号。

综上所述,不管是中国,还是美国,从贸易战中都是输多赢少。这是一场没有赢家,两败俱伤的斗争。为了两国民众的福祉,双方政府应该回到谈判桌,放下自尊,各退一步,尽快达成贸易协定,这才是对大家最有利的解决办法。■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人民币汇率是一个“重器”,需要慎用,若用人民币汇率应对中美贸易摩擦,肯定不是最佳策略,其示范作用甚于实际效果。



撰文 | 伍治坚

OR--商业新媒体 】2019年8月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将于9月1日启动第四轮对华制裁性关税,对价值3000亿美元的中国产品加征10%的关税。

8月5日,中国商务部发表声明,宣布中国相关企业暂停新的美国农产品采购。同日,在岸和离岸人民币对美元双双跌破“7”关口。这是2008年4月以来人民币兑美元的最低汇率。

同一天,美国财长努钦发表声明称,美国政府认定中国正在操纵人民币汇率,将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合作消除来自中国的不公平竞争。这是美国自1994年来,首次给中国贴上汇率操纵国标签。

这些事件表明:中美之间的贸易战,已经升级到了货币战阶段。但事实上,在这场看不见硝烟的战争中,双方都损失惨重,没有赢家。

我们先来看中国的情况。

单纯的人民币贬值,并不是一个有效的打赢贸易战的策略。理论上来说,人民币贬值了,中国的出口产品(以美元计)就更便宜了,因此就更有竞争力。如果更便宜的价格,可以转化为其他国家购买更多的中国产品,并且这部分增加的出口,可以弥补对美国出口的减少的话,那么贬值确实可以减少中国在贸易战中的损失。

但问题在于,货币汇率是一国经济的命脉,牵一发而动全身,其影响面远超出口。

举例来说,在过去几年,中国有很多企业受到美元低利率的诱惑,发行了美元债。绝大部分这些企业,其收入来源主要是国内的人民币。如果人民币对于美元的贬值幅度过大,那么这些企业的债务和利息成本就会显著上升,甚至可能导致他们违约。

根据国家外汇管理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全口径外债余额为19652亿美元。接近2万亿美元的外债,大约占到GDP的15%左右,不算太高。但是我们需要看到数字底下隐藏的风险:

首先,外债的增长速度非常快,在2017年增长20%,2018年增长12%。其次,有研究显示,官方公布的数据可能低估了外债的水平。举例来说,日本大和资本曾经在2018年8月的研究报告中指出,外汇管理局公布的外债总额,并没有包括中国企业在中国香港、纽约、开曼群岛和英属维京群岛等地发行的美元债数量。如果把这些美元债都算进去的话,总的外债数量可能在3万亿到3万5千亿美元左右,比官方公布的数据高出1万多亿美元。

截至2019年6月,中国的外汇储备,大约为3万1千亿美元左右。因此,总值超过3万亿的外债,并不算低。人民币每贬一点,这些美元外债的成本都会增加一点,企业承受的负担也会相应增加。一旦突破一个临界点,引发违约潮的话,将对中国经济产生重大打击。当然,目前我们还远没有到如此严重的程度,但是贬值背后的潜在风险,不容忽视。

如果市场形成人民币将继续贬值的预期,那么这将带来另一个让人头疼的问题:那就是资金外逃的压力。2015到16年间,由于市场普遍预期人民币贬值,因此引发了一波资金外流潮。在短短1年多的时间内,为了稳住人民币汇率,政府动用了1万亿美元左右的外汇储备,导致外汇储备从4万亿下降到3万亿左右。我们显然不希望看到类似的情况重演。

中国人民银行在8月5号发表“答记者问”,明确指出此次破7“既不是年龄,过去就回不来了,也不是堤坝,一旦被冲破就会一泻千里。”而更像水库水位,有涨有跌。其背后的目的,就是要像市场释放明确信号,即人民币汇率不太会继续贬值,而是会在合理的均衡水平上保持稳定。

综上所述,人民币汇率是一个“重器”,需要慎用。如果汇率水平管理不当,不光起不到支持出口的作用,反而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引发更严重的金融危机。因此用人民币汇率去打贸易战,肯定不是最佳策略,其示范作用甚于实际效果。

下面,我们再来看看美国的情况。

美国总统特朗普曾经多次提到,“贸易战很容易打赢”。在针对欧盟、加拿大、韩国、墨西哥等国的贸易谈判中,他一贯以强硬的谈判手段,逼迫对方做出让步,满足美国提出的条件。这样的做法,也许对某些小国家有用,但未必对每个谈判对手都管用。事实上,在美国热衷于和中国大打贸易战的同时,其自身也遭受了很大损失。

首先,在逻辑和道理层面,美国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完全缺乏数据支持。纵观过去10多年,人民币的实际有效汇率,绝大部分时间处于上升的状态。同期,中国的出口盈余缩小了很多。比如在2007/08年间,经常账户盈余大约为GDP的10%左右。而在2016年以后,中国的经常账户盈余就已经下降到GDP的2%以下了。

事实上,对于任何一个支持自由汇率的国家来说,当她的最大的贸易伙伴国大幅度提高关税,遏制其出口,影响其经济发展时,其正常反应,就应该是货币贬值。因为所谓自由汇率,其定义就是货币的币值,针对市场情况做不停的变化。

举例来说,目前英镑兑美元的币值,由于“脱欧”前景不确定的影响,下跌到了过去30多年以来的最低位。照这个逻辑,英国是最典型的“汇率操纵国”,比其他所有国家的操纵力度大多了。现在,人民币汇率只是下跌了2%左右,美国就忙不迭把“汇率操纵国”的高帽套了过来,实在是有一些小题大做,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其次,当今世界的贸易关系,和50年前不可同日而语。国际间的贸易,不再是单一的国与国,公司和公司之间的贸易。更多的是跨国公司内部的国际间贸易。由于“外包”、“垂直整合”、“即时化生产技术(JIT)”的盛行,某一个公司生产的产品,往往需要用到几个,甚至几十个国家不同的零件,并在世界不同国家间进行组装。由于这个原因,世界不同国家之间的贸易关联度高度相关。因此如果在任何两个国家之间发生“贸易战”,其影响很可能会波及全球,甚至造成“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窘境。

当美国政府发布公告,要对中兴进行制裁时,中国的中兴公司受到很大打击,但同时,美国的公司也损失惨重。据测算,如果美国政府对中兴的7年制裁完全实施,仅高通、Acacia通讯、Oclaro Inc三家美国供应商就将损失68亿美元的销售额。中兴制裁新闻被公布后,Acacia通讯的股票在一天之内暴跌36%。这就是典型的搬起石头砸到自己脚。

事实上,根据美国纽约联储经济学家的估算,特朗普发起的贸易战,将导致每一个美国家庭,每年多支出1000美元左右的生活消费开支。也就是说,所有的美国人,都在为特朗普的贸易战埋单。

明年,又是美国的总统大选年。届时,特朗普将迎接来自于民主党候选人的挑战。在特朗普看来,保证他胜选的关键之一,就是稳住其基本盘。但这些特朗普的支持者,恰恰在贸易战中损失最大。这是因为,中国对于美国贸易战的反击,很大一部分集中在减少和限制对于美国农产品的进口。而美国中西部的那些大豆和小麦农场主,恰恰是特朗普的忠实拥趸。在连续的打压之下,这些农民还能坚持支持特朗普多久,是一个很大的问号。

综上所述,不管是中国,还是美国,从贸易战中都是输多赢少。这是一场没有赢家,两败俱伤的斗争。为了两国民众的福祉,双方政府应该回到谈判桌,放下自尊,各退一步,尽快达成贸易协定,这才是对大家最有利的解决办法。■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人民币汇率是一个“重器”,需要慎用,若用人民币汇率应对中美贸易摩擦,肯定不是最佳策略,其示范作用甚于实际效果。



撰文 | 伍治坚

OR--商业新媒体 】2019年8月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将于9月1日启动第四轮对华制裁性关税,对价值3000亿美元的中国产品加征10%的关税。

8月5日,中国商务部发表声明,宣布中国相关企业暂停新的美国农产品采购。同日,在岸和离岸人民币对美元双双跌破“7”关口。这是2008年4月以来人民币兑美元的最低汇率。

同一天,美国财长努钦发表声明称,美国政府认定中国正在操纵人民币汇率,将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合作消除来自中国的不公平竞争。这是美国自1994年来,首次给中国贴上汇率操纵国标签。

这些事件表明:中美之间的贸易战,已经升级到了货币战阶段。但事实上,在这场看不见硝烟的战争中,双方都损失惨重,没有赢家。

我们先来看中国的情况。

单纯的人民币贬值,并不是一个有效的打赢贸易战的策略。理论上来说,人民币贬值了,中国的出口产品(以美元计)就更便宜了,因此就更有竞争力。如果更便宜的价格,可以转化为其他国家购买更多的中国产品,并且这部分增加的出口,可以弥补对美国出口的减少的话,那么贬值确实可以减少中国在贸易战中的损失。

但问题在于,货币汇率是一国经济的命脉,牵一发而动全身,其影响面远超出口。

举例来说,在过去几年,中国有很多企业受到美元低利率的诱惑,发行了美元债。绝大部分这些企业,其收入来源主要是国内的人民币。如果人民币对于美元的贬值幅度过大,那么这些企业的债务和利息成本就会显著上升,甚至可能导致他们违约。

根据国家外汇管理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全口径外债余额为19652亿美元。接近2万亿美元的外债,大约占到GDP的15%左右,不算太高。但是我们需要看到数字底下隐藏的风险:

首先,外债的增长速度非常快,在2017年增长20%,2018年增长12%。其次,有研究显示,官方公布的数据可能低估了外债的水平。举例来说,日本大和资本曾经在2018年8月的研究报告中指出,外汇管理局公布的外债总额,并没有包括中国企业在中国香港、纽约、开曼群岛和英属维京群岛等地发行的美元债数量。如果把这些美元债都算进去的话,总的外债数量可能在3万亿到3万5千亿美元左右,比官方公布的数据高出1万多亿美元。

截至2019年6月,中国的外汇储备,大约为3万1千亿美元左右。因此,总值超过3万亿的外债,并不算低。人民币每贬一点,这些美元外债的成本都会增加一点,企业承受的负担也会相应增加。一旦突破一个临界点,引发违约潮的话,将对中国经济产生重大打击。当然,目前我们还远没有到如此严重的程度,但是贬值背后的潜在风险,不容忽视。

如果市场形成人民币将继续贬值的预期,那么这将带来另一个让人头疼的问题:那就是资金外逃的压力。2015到16年间,由于市场普遍预期人民币贬值,因此引发了一波资金外流潮。在短短1年多的时间内,为了稳住人民币汇率,政府动用了1万亿美元左右的外汇储备,导致外汇储备从4万亿下降到3万亿左右。我们显然不希望看到类似的情况重演。

中国人民银行在8月5号发表“答记者问”,明确指出此次破7“既不是年龄,过去就回不来了,也不是堤坝,一旦被冲破就会一泻千里。”而更像水库水位,有涨有跌。其背后的目的,就是要像市场释放明确信号,即人民币汇率不太会继续贬值,而是会在合理的均衡水平上保持稳定。

综上所述,人民币汇率是一个“重器”,需要慎用。如果汇率水平管理不当,不光起不到支持出口的作用,反而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引发更严重的金融危机。因此用人民币汇率去打贸易战,肯定不是最佳策略,其示范作用甚于实际效果。

下面,我们再来看看美国的情况。

美国总统特朗普曾经多次提到,“贸易战很容易打赢”。在针对欧盟、加拿大、韩国、墨西哥等国的贸易谈判中,他一贯以强硬的谈判手段,逼迫对方做出让步,满足美国提出的条件。这样的做法,也许对某些小国家有用,但未必对每个谈判对手都管用。事实上,在美国热衷于和中国大打贸易战的同时,其自身也遭受了很大损失。

首先,在逻辑和道理层面,美国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完全缺乏数据支持。纵观过去10多年,人民币的实际有效汇率,绝大部分时间处于上升的状态。同期,中国的出口盈余缩小了很多。比如在2007/08年间,经常账户盈余大约为GDP的10%左右。而在2016年以后,中国的经常账户盈余就已经下降到GDP的2%以下了。

事实上,对于任何一个支持自由汇率的国家来说,当她的最大的贸易伙伴国大幅度提高关税,遏制其出口,影响其经济发展时,其正常反应,就应该是货币贬值。因为所谓自由汇率,其定义就是货币的币值,针对市场情况做不停的变化。

举例来说,目前英镑兑美元的币值,由于“脱欧”前景不确定的影响,下跌到了过去30多年以来的最低位。照这个逻辑,英国是最典型的“汇率操纵国”,比其他所有国家的操纵力度大多了。现在,人民币汇率只是下跌了2%左右,美国就忙不迭把“汇率操纵国”的高帽套了过来,实在是有一些小题大做,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其次,当今世界的贸易关系,和50年前不可同日而语。国际间的贸易,不再是单一的国与国,公司和公司之间的贸易。更多的是跨国公司内部的国际间贸易。由于“外包”、“垂直整合”、“即时化生产技术(JIT)”的盛行,某一个公司生产的产品,往往需要用到几个,甚至几十个国家不同的零件,并在世界不同国家间进行组装。由于这个原因,世界不同国家之间的贸易关联度高度相关。因此如果在任何两个国家之间发生“贸易战”,其影响很可能会波及全球,甚至造成“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窘境。

当美国政府发布公告,要对中兴进行制裁时,中国的中兴公司受到很大打击,但同时,美国的公司也损失惨重。据测算,如果美国政府对中兴的7年制裁完全实施,仅高通、Acacia通讯、Oclaro Inc三家美国供应商就将损失68亿美元的销售额。中兴制裁新闻被公布后,Acacia通讯的股票在一天之内暴跌36%。这就是典型的搬起石头砸到自己脚。

事实上,根据美国纽约联储经济学家的估算,特朗普发起的贸易战,将导致每一个美国家庭,每年多支出1000美元左右的生活消费开支。也就是说,所有的美国人,都在为特朗普的贸易战埋单。

明年,又是美国的总统大选年。届时,特朗普将迎接来自于民主党候选人的挑战。在特朗普看来,保证他胜选的关键之一,就是稳住其基本盘。但这些特朗普的支持者,恰恰在贸易战中损失最大。这是因为,中国对于美国贸易战的反击,很大一部分集中在减少和限制对于美国农产品的进口。而美国中西部的那些大豆和小麦农场主,恰恰是特朗普的忠实拥趸。在连续的打压之下,这些农民还能坚持支持特朗普多久,是一个很大的问号。

综上所述,不管是中国,还是美国,从贸易战中都是输多赢少。这是一场没有赢家,两败俱伤的斗争。为了两国民众的福祉,双方政府应该回到谈判桌,放下自尊,各退一步,尽快达成贸易协定,这才是对大家最有利的解决办法。■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人民币汇率破7,意味着什么?

发布日期:2019-08-07 05:49
摘要:人民币汇率是一个“重器”,需要慎用,若用人民币汇率应对中美贸易摩擦,肯定不是最佳策略,其示范作用甚于实际效果。



撰文 | 伍治坚

OR--商业新媒体 】2019年8月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将于9月1日启动第四轮对华制裁性关税,对价值3000亿美元的中国产品加征10%的关税。

8月5日,中国商务部发表声明,宣布中国相关企业暂停新的美国农产品采购。同日,在岸和离岸人民币对美元双双跌破“7”关口。这是2008年4月以来人民币兑美元的最低汇率。

同一天,美国财长努钦发表声明称,美国政府认定中国正在操纵人民币汇率,将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合作消除来自中国的不公平竞争。这是美国自1994年来,首次给中国贴上汇率操纵国标签。

这些事件表明:中美之间的贸易战,已经升级到了货币战阶段。但事实上,在这场看不见硝烟的战争中,双方都损失惨重,没有赢家。

我们先来看中国的情况。

单纯的人民币贬值,并不是一个有效的打赢贸易战的策略。理论上来说,人民币贬值了,中国的出口产品(以美元计)就更便宜了,因此就更有竞争力。如果更便宜的价格,可以转化为其他国家购买更多的中国产品,并且这部分增加的出口,可以弥补对美国出口的减少的话,那么贬值确实可以减少中国在贸易战中的损失。

但问题在于,货币汇率是一国经济的命脉,牵一发而动全身,其影响面远超出口。

举例来说,在过去几年,中国有很多企业受到美元低利率的诱惑,发行了美元债。绝大部分这些企业,其收入来源主要是国内的人民币。如果人民币对于美元的贬值幅度过大,那么这些企业的债务和利息成本就会显著上升,甚至可能导致他们违约。

根据国家外汇管理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全口径外债余额为19652亿美元。接近2万亿美元的外债,大约占到GDP的15%左右,不算太高。但是我们需要看到数字底下隐藏的风险:

首先,外债的增长速度非常快,在2017年增长20%,2018年增长12%。其次,有研究显示,官方公布的数据可能低估了外债的水平。举例来说,日本大和资本曾经在2018年8月的研究报告中指出,外汇管理局公布的外债总额,并没有包括中国企业在中国香港、纽约、开曼群岛和英属维京群岛等地发行的美元债数量。如果把这些美元债都算进去的话,总的外债数量可能在3万亿到3万5千亿美元左右,比官方公布的数据高出1万多亿美元。

截至2019年6月,中国的外汇储备,大约为3万1千亿美元左右。因此,总值超过3万亿的外债,并不算低。人民币每贬一点,这些美元外债的成本都会增加一点,企业承受的负担也会相应增加。一旦突破一个临界点,引发违约潮的话,将对中国经济产生重大打击。当然,目前我们还远没有到如此严重的程度,但是贬值背后的潜在风险,不容忽视。

如果市场形成人民币将继续贬值的预期,那么这将带来另一个让人头疼的问题:那就是资金外逃的压力。2015到16年间,由于市场普遍预期人民币贬值,因此引发了一波资金外流潮。在短短1年多的时间内,为了稳住人民币汇率,政府动用了1万亿美元左右的外汇储备,导致外汇储备从4万亿下降到3万亿左右。我们显然不希望看到类似的情况重演。

中国人民银行在8月5号发表“答记者问”,明确指出此次破7“既不是年龄,过去就回不来了,也不是堤坝,一旦被冲破就会一泻千里。”而更像水库水位,有涨有跌。其背后的目的,就是要像市场释放明确信号,即人民币汇率不太会继续贬值,而是会在合理的均衡水平上保持稳定。

综上所述,人民币汇率是一个“重器”,需要慎用。如果汇率水平管理不当,不光起不到支持出口的作用,反而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引发更严重的金融危机。因此用人民币汇率去打贸易战,肯定不是最佳策略,其示范作用甚于实际效果。

下面,我们再来看看美国的情况。

美国总统特朗普曾经多次提到,“贸易战很容易打赢”。在针对欧盟、加拿大、韩国、墨西哥等国的贸易谈判中,他一贯以强硬的谈判手段,逼迫对方做出让步,满足美国提出的条件。这样的做法,也许对某些小国家有用,但未必对每个谈判对手都管用。事实上,在美国热衷于和中国大打贸易战的同时,其自身也遭受了很大损失。

首先,在逻辑和道理层面,美国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完全缺乏数据支持。纵观过去10多年,人民币的实际有效汇率,绝大部分时间处于上升的状态。同期,中国的出口盈余缩小了很多。比如在2007/08年间,经常账户盈余大约为GDP的10%左右。而在2016年以后,中国的经常账户盈余就已经下降到GDP的2%以下了。

事实上,对于任何一个支持自由汇率的国家来说,当她的最大的贸易伙伴国大幅度提高关税,遏制其出口,影响其经济发展时,其正常反应,就应该是货币贬值。因为所谓自由汇率,其定义就是货币的币值,针对市场情况做不停的变化。

举例来说,目前英镑兑美元的币值,由于“脱欧”前景不确定的影响,下跌到了过去30多年以来的最低位。照这个逻辑,英国是最典型的“汇率操纵国”,比其他所有国家的操纵力度大多了。现在,人民币汇率只是下跌了2%左右,美国就忙不迭把“汇率操纵国”的高帽套了过来,实在是有一些小题大做,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其次,当今世界的贸易关系,和50年前不可同日而语。国际间的贸易,不再是单一的国与国,公司和公司之间的贸易。更多的是跨国公司内部的国际间贸易。由于“外包”、“垂直整合”、“即时化生产技术(JIT)”的盛行,某一个公司生产的产品,往往需要用到几个,甚至几十个国家不同的零件,并在世界不同国家间进行组装。由于这个原因,世界不同国家之间的贸易关联度高度相关。因此如果在任何两个国家之间发生“贸易战”,其影响很可能会波及全球,甚至造成“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窘境。

当美国政府发布公告,要对中兴进行制裁时,中国的中兴公司受到很大打击,但同时,美国的公司也损失惨重。据测算,如果美国政府对中兴的7年制裁完全实施,仅高通、Acacia通讯、Oclaro Inc三家美国供应商就将损失68亿美元的销售额。中兴制裁新闻被公布后,Acacia通讯的股票在一天之内暴跌36%。这就是典型的搬起石头砸到自己脚。

事实上,根据美国纽约联储经济学家的估算,特朗普发起的贸易战,将导致每一个美国家庭,每年多支出1000美元左右的生活消费开支。也就是说,所有的美国人,都在为特朗普的贸易战埋单。

明年,又是美国的总统大选年。届时,特朗普将迎接来自于民主党候选人的挑战。在特朗普看来,保证他胜选的关键之一,就是稳住其基本盘。但这些特朗普的支持者,恰恰在贸易战中损失最大。这是因为,中国对于美国贸易战的反击,很大一部分集中在减少和限制对于美国农产品的进口。而美国中西部的那些大豆和小麦农场主,恰恰是特朗普的忠实拥趸。在连续的打压之下,这些农民还能坚持支持特朗普多久,是一个很大的问号。

综上所述,不管是中国,还是美国,从贸易战中都是输多赢少。这是一场没有赢家,两败俱伤的斗争。为了两国民众的福祉,双方政府应该回到谈判桌,放下自尊,各退一步,尽快达成贸易协定,这才是对大家最有利的解决办法。■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人民币汇率是一个“重器”,需要慎用,若用人民币汇率应对中美贸易摩擦,肯定不是最佳策略,其示范作用甚于实际效果。



撰文 | 伍治坚

OR--商业新媒体 】2019年8月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将于9月1日启动第四轮对华制裁性关税,对价值3000亿美元的中国产品加征10%的关税。

8月5日,中国商务部发表声明,宣布中国相关企业暂停新的美国农产品采购。同日,在岸和离岸人民币对美元双双跌破“7”关口。这是2008年4月以来人民币兑美元的最低汇率。

同一天,美国财长努钦发表声明称,美国政府认定中国正在操纵人民币汇率,将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合作消除来自中国的不公平竞争。这是美国自1994年来,首次给中国贴上汇率操纵国标签。

这些事件表明:中美之间的贸易战,已经升级到了货币战阶段。但事实上,在这场看不见硝烟的战争中,双方都损失惨重,没有赢家。

我们先来看中国的情况。

单纯的人民币贬值,并不是一个有效的打赢贸易战的策略。理论上来说,人民币贬值了,中国的出口产品(以美元计)就更便宜了,因此就更有竞争力。如果更便宜的价格,可以转化为其他国家购买更多的中国产品,并且这部分增加的出口,可以弥补对美国出口的减少的话,那么贬值确实可以减少中国在贸易战中的损失。

但问题在于,货币汇率是一国经济的命脉,牵一发而动全身,其影响面远超出口。

举例来说,在过去几年,中国有很多企业受到美元低利率的诱惑,发行了美元债。绝大部分这些企业,其收入来源主要是国内的人民币。如果人民币对于美元的贬值幅度过大,那么这些企业的债务和利息成本就会显著上升,甚至可能导致他们违约。

根据国家外汇管理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全口径外债余额为19652亿美元。接近2万亿美元的外债,大约占到GDP的15%左右,不算太高。但是我们需要看到数字底下隐藏的风险:

首先,外债的增长速度非常快,在2017年增长20%,2018年增长12%。其次,有研究显示,官方公布的数据可能低估了外债的水平。举例来说,日本大和资本曾经在2018年8月的研究报告中指出,外汇管理局公布的外债总额,并没有包括中国企业在中国香港、纽约、开曼群岛和英属维京群岛等地发行的美元债数量。如果把这些美元债都算进去的话,总的外债数量可能在3万亿到3万5千亿美元左右,比官方公布的数据高出1万多亿美元。

截至2019年6月,中国的外汇储备,大约为3万1千亿美元左右。因此,总值超过3万亿的外债,并不算低。人民币每贬一点,这些美元外债的成本都会增加一点,企业承受的负担也会相应增加。一旦突破一个临界点,引发违约潮的话,将对中国经济产生重大打击。当然,目前我们还远没有到如此严重的程度,但是贬值背后的潜在风险,不容忽视。

如果市场形成人民币将继续贬值的预期,那么这将带来另一个让人头疼的问题:那就是资金外逃的压力。2015到16年间,由于市场普遍预期人民币贬值,因此引发了一波资金外流潮。在短短1年多的时间内,为了稳住人民币汇率,政府动用了1万亿美元左右的外汇储备,导致外汇储备从4万亿下降到3万亿左右。我们显然不希望看到类似的情况重演。

中国人民银行在8月5号发表“答记者问”,明确指出此次破7“既不是年龄,过去就回不来了,也不是堤坝,一旦被冲破就会一泻千里。”而更像水库水位,有涨有跌。其背后的目的,就是要像市场释放明确信号,即人民币汇率不太会继续贬值,而是会在合理的均衡水平上保持稳定。

综上所述,人民币汇率是一个“重器”,需要慎用。如果汇率水平管理不当,不光起不到支持出口的作用,反而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引发更严重的金融危机。因此用人民币汇率去打贸易战,肯定不是最佳策略,其示范作用甚于实际效果。

下面,我们再来看看美国的情况。

美国总统特朗普曾经多次提到,“贸易战很容易打赢”。在针对欧盟、加拿大、韩国、墨西哥等国的贸易谈判中,他一贯以强硬的谈判手段,逼迫对方做出让步,满足美国提出的条件。这样的做法,也许对某些小国家有用,但未必对每个谈判对手都管用。事实上,在美国热衷于和中国大打贸易战的同时,其自身也遭受了很大损失。

首先,在逻辑和道理层面,美国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完全缺乏数据支持。纵观过去10多年,人民币的实际有效汇率,绝大部分时间处于上升的状态。同期,中国的出口盈余缩小了很多。比如在2007/08年间,经常账户盈余大约为GDP的10%左右。而在2016年以后,中国的经常账户盈余就已经下降到GDP的2%以下了。

事实上,对于任何一个支持自由汇率的国家来说,当她的最大的贸易伙伴国大幅度提高关税,遏制其出口,影响其经济发展时,其正常反应,就应该是货币贬值。因为所谓自由汇率,其定义就是货币的币值,针对市场情况做不停的变化。

举例来说,目前英镑兑美元的币值,由于“脱欧”前景不确定的影响,下跌到了过去30多年以来的最低位。照这个逻辑,英国是最典型的“汇率操纵国”,比其他所有国家的操纵力度大多了。现在,人民币汇率只是下跌了2%左右,美国就忙不迭把“汇率操纵国”的高帽套了过来,实在是有一些小题大做,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其次,当今世界的贸易关系,和50年前不可同日而语。国际间的贸易,不再是单一的国与国,公司和公司之间的贸易。更多的是跨国公司内部的国际间贸易。由于“外包”、“垂直整合”、“即时化生产技术(JIT)”的盛行,某一个公司生产的产品,往往需要用到几个,甚至几十个国家不同的零件,并在世界不同国家间进行组装。由于这个原因,世界不同国家之间的贸易关联度高度相关。因此如果在任何两个国家之间发生“贸易战”,其影响很可能会波及全球,甚至造成“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窘境。

当美国政府发布公告,要对中兴进行制裁时,中国的中兴公司受到很大打击,但同时,美国的公司也损失惨重。据测算,如果美国政府对中兴的7年制裁完全实施,仅高通、Acacia通讯、Oclaro Inc三家美国供应商就将损失68亿美元的销售额。中兴制裁新闻被公布后,Acacia通讯的股票在一天之内暴跌36%。这就是典型的搬起石头砸到自己脚。

事实上,根据美国纽约联储经济学家的估算,特朗普发起的贸易战,将导致每一个美国家庭,每年多支出1000美元左右的生活消费开支。也就是说,所有的美国人,都在为特朗普的贸易战埋单。

明年,又是美国的总统大选年。届时,特朗普将迎接来自于民主党候选人的挑战。在特朗普看来,保证他胜选的关键之一,就是稳住其基本盘。但这些特朗普的支持者,恰恰在贸易战中损失最大。这是因为,中国对于美国贸易战的反击,很大一部分集中在减少和限制对于美国农产品的进口。而美国中西部的那些大豆和小麦农场主,恰恰是特朗普的忠实拥趸。在连续的打压之下,这些农民还能坚持支持特朗普多久,是一个很大的问号。

综上所述,不管是中国,还是美国,从贸易战中都是输多赢少。这是一场没有赢家,两败俱伤的斗争。为了两国民众的福祉,双方政府应该回到谈判桌,放下自尊,各退一步,尽快达成贸易协定,这才是对大家最有利的解决办法。■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