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财富积累的时代已经结束

发布日期:2019-08-07 04:47
摘要:我们或许正在见证从财富积累时代向财富分配时代的转变。这并非世界末日,但的确意味着,投资者遵守的规则正在变化。



撰文 | 拉娜•福鲁哈尔

OR--商业新媒体 】差不多40年前,美国开启了发达世界最近的一次重大经济范式转变——供给侧革命。

当时,资本利得税被大幅削减。美国总统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和英国首相玛格丽特•撒切尔(Margaret Thatcher)分别粉碎了空管员和煤矿工人的罢工。工会的力量消减,而公司的力量增长。一部分人变得非常富有。但不平等加剧,最终,整体趋势增速也降低了。

最近收看民主党总统参选人初选辩论时,我不禁想到,我们或许正在见证一场新的伟大转变——从财富积累时代向财富分配时代的转变。乔•拜登(Joe Biden)、约翰•德莱尼(John Delaney)等温和派尝试在医疗和贸易等问题上主张采取折衷解决方案。

但旗帜鲜明、毫不妥协的是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和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两人在所有议题上——从让美国人转向全民医疗保障体系到为背负沉重债务的学生减轻负担——都持相似观点。两人还都寻求对富人加税,对公司实行更严格的规则。

虽然在世界其他许多地方,这些提议大多算不上激进,但在美国政治的背景下,这些确实是前所未有的。在过去,即便对于民主党人,经济辩论的默认焦点也是政府如何能帮助市场更好地运转。如今的焦点则变成公共部门如何能约束住市场,以及如何能更公平地分割经济蛋糕。

更重要的是,这样想的不只民主党人。一些共和党人也在寻求经济范式的转变。颇具影响力且希望有朝一日成为美国总统的共和党参议员马尔科•鲁比奥(Marco Rubio),最近发表了一篇论文,探讨了股东资本主义的种种问题及产业政策的种种好处。

在我们周围,到处都有这个新的后供给侧时代的印记。只用看一看B Corp(指在实现社会意义和追逐利益在平衡方面达到一定标准的企业)的崛起,以及基于环境、社会和治理因素进行的投资日益增长。

在政府方面,请注意美国两党都对更严厉的反垄断审查抱有日益高涨的热情,都主张贸易保护,以及都努力将美联储(Fed)政治化。不只是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发表推文要求降息,进步派民主党人亦是如此,他们将“现代货币政策”视为一种为他们的优先事项买单的方式,省得要通过由国会同意的加税来获取资金。

这些观点越来越成为主流的一部分。上周,两名分别来自民主党和共和党的参议员提出了一项议案,该议案将迫使美联储让美元贬值,以提振出口,平衡对华贸易逆差。

13D Global Strategy & Research创始人基里尔•索科洛夫(Kiril Sokoloff)认为,这并不是一时的民粹主义,而是某种更持久的东西。索科洛夫提前预见了之前的几次转折——从供给侧经济学、始于上世纪80年代初的通胀放缓,到中国的崛起和智能手机的普及。“我们即将看到的是对第二个镀金时代的强烈抵制,这将对世界——和市场——产生巨大冲击。”

一项可能的影响将是财富由谁持有的问题发生根本变化。民主党初选反映出美国两大主要选民群体——以拜登等参选人为代表的婴儿潮一代和在2016年支持桑德斯、如今喜欢他以及皮特•布蒂吉格(Pete Buttigieg)等更年轻参选人的千禧一代——之间日益加深的矛盾。10年的宽松货币政策让前者受益(他们看着自己的资产不断升值),让后者遭殃(他们买不起房)。

其中一场重大政治斗争将围绕的是,在看上去增速放缓的经济中,谁将从看起来增大变慢的蛋糕中分得多大一块。

另一场战斗将在资本和劳动力之间展开。工资上涨正在侵蚀美国企业的利润率,坦率地说,理应如此。当消费支出占到经济的70%时,我们需要工资水平涨一点,以确保人们有钱消费。在政府不进行投资、以及从有形向无形经济的转变导致私营部门资本支出减少之际尤其如此。

但为实现相对较小幅度的工资增长就已耗费了非常规货币政策的数万亿美元。对许多美国人而言,这些收入增长转眼就将被医疗保险费或处方药价格的上涨(竞选活动中的另外两个热门议题)所抵消。这正是对最富人群加税如今受到广泛支持的原因之一。

加税将在何时、以何种形式实施仍有待观察。但财富分配时代即将来临,并将对投资产生重大影响。美国股市的市值可能已见顶,而黄金、其他大宗商品、房产,甚至艺术品等硬资产(固定供给的任何资产)都可能相对于跨国公司的股票和债券升值。

这并非世界末日——我们一直在经历着财富积累和分配的循环,这种循环永远不会停止。但这的确意味着,投资者应遵守的规则正在发生变化。一些资产价格或许会下跌,但收入可能会增长更多。这将在经济和政治上都带来好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我们或许正在见证从财富积累时代向财富分配时代的转变。这并非世界末日,但的确意味着,投资者遵守的规则正在变化。



撰文 | 拉娜•福鲁哈尔

OR--商业新媒体 】差不多40年前,美国开启了发达世界最近的一次重大经济范式转变——供给侧革命。

当时,资本利得税被大幅削减。美国总统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和英国首相玛格丽特•撒切尔(Margaret Thatcher)分别粉碎了空管员和煤矿工人的罢工。工会的力量消减,而公司的力量增长。一部分人变得非常富有。但不平等加剧,最终,整体趋势增速也降低了。

最近收看民主党总统参选人初选辩论时,我不禁想到,我们或许正在见证一场新的伟大转变——从财富积累时代向财富分配时代的转变。乔•拜登(Joe Biden)、约翰•德莱尼(John Delaney)等温和派尝试在医疗和贸易等问题上主张采取折衷解决方案。

但旗帜鲜明、毫不妥协的是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和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两人在所有议题上——从让美国人转向全民医疗保障体系到为背负沉重债务的学生减轻负担——都持相似观点。两人还都寻求对富人加税,对公司实行更严格的规则。

虽然在世界其他许多地方,这些提议大多算不上激进,但在美国政治的背景下,这些确实是前所未有的。在过去,即便对于民主党人,经济辩论的默认焦点也是政府如何能帮助市场更好地运转。如今的焦点则变成公共部门如何能约束住市场,以及如何能更公平地分割经济蛋糕。

更重要的是,这样想的不只民主党人。一些共和党人也在寻求经济范式的转变。颇具影响力且希望有朝一日成为美国总统的共和党参议员马尔科•鲁比奥(Marco Rubio),最近发表了一篇论文,探讨了股东资本主义的种种问题及产业政策的种种好处。

在我们周围,到处都有这个新的后供给侧时代的印记。只用看一看B Corp(指在实现社会意义和追逐利益在平衡方面达到一定标准的企业)的崛起,以及基于环境、社会和治理因素进行的投资日益增长。

在政府方面,请注意美国两党都对更严厉的反垄断审查抱有日益高涨的热情,都主张贸易保护,以及都努力将美联储(Fed)政治化。不只是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发表推文要求降息,进步派民主党人亦是如此,他们将“现代货币政策”视为一种为他们的优先事项买单的方式,省得要通过由国会同意的加税来获取资金。

这些观点越来越成为主流的一部分。上周,两名分别来自民主党和共和党的参议员提出了一项议案,该议案将迫使美联储让美元贬值,以提振出口,平衡对华贸易逆差。

13D Global Strategy & Research创始人基里尔•索科洛夫(Kiril Sokoloff)认为,这并不是一时的民粹主义,而是某种更持久的东西。索科洛夫提前预见了之前的几次转折——从供给侧经济学、始于上世纪80年代初的通胀放缓,到中国的崛起和智能手机的普及。“我们即将看到的是对第二个镀金时代的强烈抵制,这将对世界——和市场——产生巨大冲击。”

一项可能的影响将是财富由谁持有的问题发生根本变化。民主党初选反映出美国两大主要选民群体——以拜登等参选人为代表的婴儿潮一代和在2016年支持桑德斯、如今喜欢他以及皮特•布蒂吉格(Pete Buttigieg)等更年轻参选人的千禧一代——之间日益加深的矛盾。10年的宽松货币政策让前者受益(他们看着自己的资产不断升值),让后者遭殃(他们买不起房)。

其中一场重大政治斗争将围绕的是,在看上去增速放缓的经济中,谁将从看起来增大变慢的蛋糕中分得多大一块。

另一场战斗将在资本和劳动力之间展开。工资上涨正在侵蚀美国企业的利润率,坦率地说,理应如此。当消费支出占到经济的70%时,我们需要工资水平涨一点,以确保人们有钱消费。在政府不进行投资、以及从有形向无形经济的转变导致私营部门资本支出减少之际尤其如此。

但为实现相对较小幅度的工资增长就已耗费了非常规货币政策的数万亿美元。对许多美国人而言,这些收入增长转眼就将被医疗保险费或处方药价格的上涨(竞选活动中的另外两个热门议题)所抵消。这正是对最富人群加税如今受到广泛支持的原因之一。

加税将在何时、以何种形式实施仍有待观察。但财富分配时代即将来临,并将对投资产生重大影响。美国股市的市值可能已见顶,而黄金、其他大宗商品、房产,甚至艺术品等硬资产(固定供给的任何资产)都可能相对于跨国公司的股票和债券升值。

这并非世界末日——我们一直在经历着财富积累和分配的循环,这种循环永远不会停止。但这的确意味着,投资者应遵守的规则正在发生变化。一些资产价格或许会下跌,但收入可能会增长更多。这将在经济和政治上都带来好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我们或许正在见证从财富积累时代向财富分配时代的转变。这并非世界末日,但的确意味着,投资者遵守的规则正在变化。



撰文 | 拉娜•福鲁哈尔

OR--商业新媒体 】差不多40年前,美国开启了发达世界最近的一次重大经济范式转变——供给侧革命。

当时,资本利得税被大幅削减。美国总统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和英国首相玛格丽特•撒切尔(Margaret Thatcher)分别粉碎了空管员和煤矿工人的罢工。工会的力量消减,而公司的力量增长。一部分人变得非常富有。但不平等加剧,最终,整体趋势增速也降低了。

最近收看民主党总统参选人初选辩论时,我不禁想到,我们或许正在见证一场新的伟大转变——从财富积累时代向财富分配时代的转变。乔•拜登(Joe Biden)、约翰•德莱尼(John Delaney)等温和派尝试在医疗和贸易等问题上主张采取折衷解决方案。

但旗帜鲜明、毫不妥协的是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和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两人在所有议题上——从让美国人转向全民医疗保障体系到为背负沉重债务的学生减轻负担——都持相似观点。两人还都寻求对富人加税,对公司实行更严格的规则。

虽然在世界其他许多地方,这些提议大多算不上激进,但在美国政治的背景下,这些确实是前所未有的。在过去,即便对于民主党人,经济辩论的默认焦点也是政府如何能帮助市场更好地运转。如今的焦点则变成公共部门如何能约束住市场,以及如何能更公平地分割经济蛋糕。

更重要的是,这样想的不只民主党人。一些共和党人也在寻求经济范式的转变。颇具影响力且希望有朝一日成为美国总统的共和党参议员马尔科•鲁比奥(Marco Rubio),最近发表了一篇论文,探讨了股东资本主义的种种问题及产业政策的种种好处。

在我们周围,到处都有这个新的后供给侧时代的印记。只用看一看B Corp(指在实现社会意义和追逐利益在平衡方面达到一定标准的企业)的崛起,以及基于环境、社会和治理因素进行的投资日益增长。

在政府方面,请注意美国两党都对更严厉的反垄断审查抱有日益高涨的热情,都主张贸易保护,以及都努力将美联储(Fed)政治化。不只是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发表推文要求降息,进步派民主党人亦是如此,他们将“现代货币政策”视为一种为他们的优先事项买单的方式,省得要通过由国会同意的加税来获取资金。

这些观点越来越成为主流的一部分。上周,两名分别来自民主党和共和党的参议员提出了一项议案,该议案将迫使美联储让美元贬值,以提振出口,平衡对华贸易逆差。

13D Global Strategy & Research创始人基里尔•索科洛夫(Kiril Sokoloff)认为,这并不是一时的民粹主义,而是某种更持久的东西。索科洛夫提前预见了之前的几次转折——从供给侧经济学、始于上世纪80年代初的通胀放缓,到中国的崛起和智能手机的普及。“我们即将看到的是对第二个镀金时代的强烈抵制,这将对世界——和市场——产生巨大冲击。”

一项可能的影响将是财富由谁持有的问题发生根本变化。民主党初选反映出美国两大主要选民群体——以拜登等参选人为代表的婴儿潮一代和在2016年支持桑德斯、如今喜欢他以及皮特•布蒂吉格(Pete Buttigieg)等更年轻参选人的千禧一代——之间日益加深的矛盾。10年的宽松货币政策让前者受益(他们看着自己的资产不断升值),让后者遭殃(他们买不起房)。

其中一场重大政治斗争将围绕的是,在看上去增速放缓的经济中,谁将从看起来增大变慢的蛋糕中分得多大一块。

另一场战斗将在资本和劳动力之间展开。工资上涨正在侵蚀美国企业的利润率,坦率地说,理应如此。当消费支出占到经济的70%时,我们需要工资水平涨一点,以确保人们有钱消费。在政府不进行投资、以及从有形向无形经济的转变导致私营部门资本支出减少之际尤其如此。

但为实现相对较小幅度的工资增长就已耗费了非常规货币政策的数万亿美元。对许多美国人而言,这些收入增长转眼就将被医疗保险费或处方药价格的上涨(竞选活动中的另外两个热门议题)所抵消。这正是对最富人群加税如今受到广泛支持的原因之一。

加税将在何时、以何种形式实施仍有待观察。但财富分配时代即将来临,并将对投资产生重大影响。美国股市的市值可能已见顶,而黄金、其他大宗商品、房产,甚至艺术品等硬资产(固定供给的任何资产)都可能相对于跨国公司的股票和债券升值。

这并非世界末日——我们一直在经历着财富积累和分配的循环,这种循环永远不会停止。但这的确意味着,投资者应遵守的规则正在发生变化。一些资产价格或许会下跌,但收入可能会增长更多。这将在经济和政治上都带来好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财富积累的时代已经结束

发布日期:2019-08-07 04:47
摘要:我们或许正在见证从财富积累时代向财富分配时代的转变。这并非世界末日,但的确意味着,投资者遵守的规则正在变化。



撰文 | 拉娜•福鲁哈尔

OR--商业新媒体 】差不多40年前,美国开启了发达世界最近的一次重大经济范式转变——供给侧革命。

当时,资本利得税被大幅削减。美国总统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和英国首相玛格丽特•撒切尔(Margaret Thatcher)分别粉碎了空管员和煤矿工人的罢工。工会的力量消减,而公司的力量增长。一部分人变得非常富有。但不平等加剧,最终,整体趋势增速也降低了。

最近收看民主党总统参选人初选辩论时,我不禁想到,我们或许正在见证一场新的伟大转变——从财富积累时代向财富分配时代的转变。乔•拜登(Joe Biden)、约翰•德莱尼(John Delaney)等温和派尝试在医疗和贸易等问题上主张采取折衷解决方案。

但旗帜鲜明、毫不妥协的是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和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两人在所有议题上——从让美国人转向全民医疗保障体系到为背负沉重债务的学生减轻负担——都持相似观点。两人还都寻求对富人加税,对公司实行更严格的规则。

虽然在世界其他许多地方,这些提议大多算不上激进,但在美国政治的背景下,这些确实是前所未有的。在过去,即便对于民主党人,经济辩论的默认焦点也是政府如何能帮助市场更好地运转。如今的焦点则变成公共部门如何能约束住市场,以及如何能更公平地分割经济蛋糕。

更重要的是,这样想的不只民主党人。一些共和党人也在寻求经济范式的转变。颇具影响力且希望有朝一日成为美国总统的共和党参议员马尔科•鲁比奥(Marco Rubio),最近发表了一篇论文,探讨了股东资本主义的种种问题及产业政策的种种好处。

在我们周围,到处都有这个新的后供给侧时代的印记。只用看一看B Corp(指在实现社会意义和追逐利益在平衡方面达到一定标准的企业)的崛起,以及基于环境、社会和治理因素进行的投资日益增长。

在政府方面,请注意美国两党都对更严厉的反垄断审查抱有日益高涨的热情,都主张贸易保护,以及都努力将美联储(Fed)政治化。不只是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发表推文要求降息,进步派民主党人亦是如此,他们将“现代货币政策”视为一种为他们的优先事项买单的方式,省得要通过由国会同意的加税来获取资金。

这些观点越来越成为主流的一部分。上周,两名分别来自民主党和共和党的参议员提出了一项议案,该议案将迫使美联储让美元贬值,以提振出口,平衡对华贸易逆差。

13D Global Strategy & Research创始人基里尔•索科洛夫(Kiril Sokoloff)认为,这并不是一时的民粹主义,而是某种更持久的东西。索科洛夫提前预见了之前的几次转折——从供给侧经济学、始于上世纪80年代初的通胀放缓,到中国的崛起和智能手机的普及。“我们即将看到的是对第二个镀金时代的强烈抵制,这将对世界——和市场——产生巨大冲击。”

一项可能的影响将是财富由谁持有的问题发生根本变化。民主党初选反映出美国两大主要选民群体——以拜登等参选人为代表的婴儿潮一代和在2016年支持桑德斯、如今喜欢他以及皮特•布蒂吉格(Pete Buttigieg)等更年轻参选人的千禧一代——之间日益加深的矛盾。10年的宽松货币政策让前者受益(他们看着自己的资产不断升值),让后者遭殃(他们买不起房)。

其中一场重大政治斗争将围绕的是,在看上去增速放缓的经济中,谁将从看起来增大变慢的蛋糕中分得多大一块。

另一场战斗将在资本和劳动力之间展开。工资上涨正在侵蚀美国企业的利润率,坦率地说,理应如此。当消费支出占到经济的70%时,我们需要工资水平涨一点,以确保人们有钱消费。在政府不进行投资、以及从有形向无形经济的转变导致私营部门资本支出减少之际尤其如此。

但为实现相对较小幅度的工资增长就已耗费了非常规货币政策的数万亿美元。对许多美国人而言,这些收入增长转眼就将被医疗保险费或处方药价格的上涨(竞选活动中的另外两个热门议题)所抵消。这正是对最富人群加税如今受到广泛支持的原因之一。

加税将在何时、以何种形式实施仍有待观察。但财富分配时代即将来临,并将对投资产生重大影响。美国股市的市值可能已见顶,而黄金、其他大宗商品、房产,甚至艺术品等硬资产(固定供给的任何资产)都可能相对于跨国公司的股票和债券升值。

这并非世界末日——我们一直在经历着财富积累和分配的循环,这种循环永远不会停止。但这的确意味着,投资者应遵守的规则正在发生变化。一些资产价格或许会下跌,但收入可能会增长更多。这将在经济和政治上都带来好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我们或许正在见证从财富积累时代向财富分配时代的转变。这并非世界末日,但的确意味着,投资者遵守的规则正在变化。



撰文 | 拉娜•福鲁哈尔

OR--商业新媒体 】差不多40年前,美国开启了发达世界最近的一次重大经济范式转变——供给侧革命。

当时,资本利得税被大幅削减。美国总统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和英国首相玛格丽特•撒切尔(Margaret Thatcher)分别粉碎了空管员和煤矿工人的罢工。工会的力量消减,而公司的力量增长。一部分人变得非常富有。但不平等加剧,最终,整体趋势增速也降低了。

最近收看民主党总统参选人初选辩论时,我不禁想到,我们或许正在见证一场新的伟大转变——从财富积累时代向财富分配时代的转变。乔•拜登(Joe Biden)、约翰•德莱尼(John Delaney)等温和派尝试在医疗和贸易等问题上主张采取折衷解决方案。

但旗帜鲜明、毫不妥协的是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和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两人在所有议题上——从让美国人转向全民医疗保障体系到为背负沉重债务的学生减轻负担——都持相似观点。两人还都寻求对富人加税,对公司实行更严格的规则。

虽然在世界其他许多地方,这些提议大多算不上激进,但在美国政治的背景下,这些确实是前所未有的。在过去,即便对于民主党人,经济辩论的默认焦点也是政府如何能帮助市场更好地运转。如今的焦点则变成公共部门如何能约束住市场,以及如何能更公平地分割经济蛋糕。

更重要的是,这样想的不只民主党人。一些共和党人也在寻求经济范式的转变。颇具影响力且希望有朝一日成为美国总统的共和党参议员马尔科•鲁比奥(Marco Rubio),最近发表了一篇论文,探讨了股东资本主义的种种问题及产业政策的种种好处。

在我们周围,到处都有这个新的后供给侧时代的印记。只用看一看B Corp(指在实现社会意义和追逐利益在平衡方面达到一定标准的企业)的崛起,以及基于环境、社会和治理因素进行的投资日益增长。

在政府方面,请注意美国两党都对更严厉的反垄断审查抱有日益高涨的热情,都主张贸易保护,以及都努力将美联储(Fed)政治化。不只是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发表推文要求降息,进步派民主党人亦是如此,他们将“现代货币政策”视为一种为他们的优先事项买单的方式,省得要通过由国会同意的加税来获取资金。

这些观点越来越成为主流的一部分。上周,两名分别来自民主党和共和党的参议员提出了一项议案,该议案将迫使美联储让美元贬值,以提振出口,平衡对华贸易逆差。

13D Global Strategy & Research创始人基里尔•索科洛夫(Kiril Sokoloff)认为,这并不是一时的民粹主义,而是某种更持久的东西。索科洛夫提前预见了之前的几次转折——从供给侧经济学、始于上世纪80年代初的通胀放缓,到中国的崛起和智能手机的普及。“我们即将看到的是对第二个镀金时代的强烈抵制,这将对世界——和市场——产生巨大冲击。”

一项可能的影响将是财富由谁持有的问题发生根本变化。民主党初选反映出美国两大主要选民群体——以拜登等参选人为代表的婴儿潮一代和在2016年支持桑德斯、如今喜欢他以及皮特•布蒂吉格(Pete Buttigieg)等更年轻参选人的千禧一代——之间日益加深的矛盾。10年的宽松货币政策让前者受益(他们看着自己的资产不断升值),让后者遭殃(他们买不起房)。

其中一场重大政治斗争将围绕的是,在看上去增速放缓的经济中,谁将从看起来增大变慢的蛋糕中分得多大一块。

另一场战斗将在资本和劳动力之间展开。工资上涨正在侵蚀美国企业的利润率,坦率地说,理应如此。当消费支出占到经济的70%时,我们需要工资水平涨一点,以确保人们有钱消费。在政府不进行投资、以及从有形向无形经济的转变导致私营部门资本支出减少之际尤其如此。

但为实现相对较小幅度的工资增长就已耗费了非常规货币政策的数万亿美元。对许多美国人而言,这些收入增长转眼就将被医疗保险费或处方药价格的上涨(竞选活动中的另外两个热门议题)所抵消。这正是对最富人群加税如今受到广泛支持的原因之一。

加税将在何时、以何种形式实施仍有待观察。但财富分配时代即将来临,并将对投资产生重大影响。美国股市的市值可能已见顶,而黄金、其他大宗商品、房产,甚至艺术品等硬资产(固定供给的任何资产)都可能相对于跨国公司的股票和债券升值。

这并非世界末日——我们一直在经历着财富积累和分配的循环,这种循环永远不会停止。但这的确意味着,投资者应遵守的规则正在发生变化。一些资产价格或许会下跌,但收入可能会增长更多。这将在经济和政治上都带来好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