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范宁为何卸任汇丰控股行政总裁?

发布日期:2019-08-06 13:22
摘要:范宁在担任汇丰控股行政总裁18个月之后离任,这可能标志着该行将打破殖民时期的一项传统,并试图摆脱官僚化形象。



撰文 | Margot Patrick

OR--商业新媒体 】范宁(John Flint)原本希望因汇丰控股有限公司(HSBC Holdings PLC, 0005.HK, HSBC, 简称:汇丰控股)在中国市场的扩张、利润飙升和该行工作环境改善而扬名。

然而,范宁在担任汇丰控股行政总裁18个月之后离任,可能标志着该行将打破殖民时期的一项传统,并试图摆脱官僚化形象。范宁已在汇丰控股工作长达30年。

汇丰控股周日晚些时候表示与范宁分道扬镳,并称这一决定是双方共同达成的。知情人士称,此前数月,一直存在对范宁的领导风格和果断行动能力的担忧。这位人士称,范宁在周日的伦敦董事会会议上被正式解聘。

汇丰控股董事会主席杜嘉祺(Mark Tucker)周一表示,公司若要应对一系列经济和地缘政治挑战(包括美中贸易紧张局势和英国即将退欧),“必须做出改变”。

杜嘉祺称,18个月前董事会选中行事低调的范宁担任行政总裁是当时的“最佳决定”。但“我们相信,随着经营环境的变化,需要一个完全不同的人来推动进程。”

杜嘉祺表示,暂代范宁职务的汇丰环球工商金融行政总裁祈耀年(Noel Quinn)会设定步调、带来决断力和抱负。

杜嘉祺称,汇丰将在内部和外部物色范宁的正式继任者。

股票经纪公司Redburn的金融分析师Russell Quelch称,范宁下台意味着他的继任者从外部物色的可能性更大,这或将打破汇丰一项延续153年的传统。

范宁在周日与律师和汇丰董事会的一次会议上草草结束了自己在该公司的职业生涯,这次会议讨论了他离职的细节。记者周一未能立即联系到他置评。

还在上高中时,范宁就了解了汇丰的国际管理人员计划,该计划是进入管理层的一个快速通道,汇丰将其比作创建“DNA载体”,根据需要,这些DNA载体可被派往该行开展业务的数十个国家中的任何一个。1989年大学刚毕业,范宁就加入了这个计划,很快就熟悉了汇丰在亚洲、欧洲和美国的零售分支机构和交易大厅的业务。

2018年2月从汇丰退休的前行政总裁欧智华(Stuart Gulliver)既是该国际管理人员计划的一位早期导师,也是该计划的产物。范宁当初接替的便是欧智华的职务。汇丰那时物色行政总裁人选时,范宁很早就成为欧智华的潜在继任者。他被视为一种安全的选择,因为当时杜嘉祺刚刚成为汇丰历史上第一位从外部引进的董事会主席。

知情人士称,得到这个职位前,范宁告诉同事,他宁愿待在公众视野之外,是出于责任感而成为行政总裁,而非因为每天醒来都想要当行政总裁。

欧智华的领导风格更有感染力,从其表现出来的信心以及对该行内部财务运作的敏锐把控可见一斑,相比之下,范宁的风格较为低调。

了解范宁工作方式的人士称,面对一个问题时,他喜欢花时间考虑,会在纸上列出潜在行动和结果。这些人士表示,开会时,他常常坐在那里带着沉思的神情听取信息,但并不表达自己的观点。

2018年2月出任行政总裁后,范宁致力于使汇丰成为一个更包容、更愉快的工作场所,他提出了被其称为“最健康的人力资源制度”的计划,鼓励汇丰员工更好地平衡工作与生活。这一情感化的信息引起了许多员工的共鸣,但也导致一些高管质疑该行的优先任务是什么。

2018年6月,范宁更新了汇丰的战略,基本坚持了欧智华的计划,但也宣布了高达170亿美元的数字银行业务新支出,以及发展汇丰在中国珠三角地区规模虽小但不断增长的零售业务。另一个重点是扭转其低回报的美国业务。在金融危机中损失数十亿美元后,美国业务萎缩,目前收入仍较低。

不过,诸多国际事件构成了障碍。

在英国,受英国脱欧影响,汇丰面临着经济降温以及家庭和企业信心丧失的局面。

在持续的贸易争端中,美国与中国之间的言辞交锋和关税战也在不断升级,这可能会削弱汇丰在亚洲和其他地区的收入,这些收入来自贸易融资和向跨国公司提供的用于投资的贷款。汇丰是全球最大的为国际贸易融资的银行之一。

今年2月份,范宁再一次面临考验,当时汇丰公布全财年利润弱于预期,部分原因是成本超过了收入增长。范宁当时说,今年的投资将错开进行或被推迟。

周一,汇丰采取了更强硬的策略,宣布将从237,685名员工中裁员约2%,以抵消预期的收入下滑影响。

在致员工的最后一份备忘录中,范宁对员工们的“支持和善意”表示感谢,并表示,在担任汇丰行政总裁期间,他一直在寻求提升汇丰环境的“人性化”。■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范宁在担任汇丰控股行政总裁18个月之后离任,这可能标志着该行将打破殖民时期的一项传统,并试图摆脱官僚化形象。



撰文 | Margot Patrick

OR--商业新媒体 】范宁(John Flint)原本希望因汇丰控股有限公司(HSBC Holdings PLC, 0005.HK, HSBC, 简称:汇丰控股)在中国市场的扩张、利润飙升和该行工作环境改善而扬名。

然而,范宁在担任汇丰控股行政总裁18个月之后离任,可能标志着该行将打破殖民时期的一项传统,并试图摆脱官僚化形象。范宁已在汇丰控股工作长达30年。

汇丰控股周日晚些时候表示与范宁分道扬镳,并称这一决定是双方共同达成的。知情人士称,此前数月,一直存在对范宁的领导风格和果断行动能力的担忧。这位人士称,范宁在周日的伦敦董事会会议上被正式解聘。

汇丰控股董事会主席杜嘉祺(Mark Tucker)周一表示,公司若要应对一系列经济和地缘政治挑战(包括美中贸易紧张局势和英国即将退欧),“必须做出改变”。

杜嘉祺称,18个月前董事会选中行事低调的范宁担任行政总裁是当时的“最佳决定”。但“我们相信,随着经营环境的变化,需要一个完全不同的人来推动进程。”

杜嘉祺表示,暂代范宁职务的汇丰环球工商金融行政总裁祈耀年(Noel Quinn)会设定步调、带来决断力和抱负。

杜嘉祺称,汇丰将在内部和外部物色范宁的正式继任者。

股票经纪公司Redburn的金融分析师Russell Quelch称,范宁下台意味着他的继任者从外部物色的可能性更大,这或将打破汇丰一项延续153年的传统。

范宁在周日与律师和汇丰董事会的一次会议上草草结束了自己在该公司的职业生涯,这次会议讨论了他离职的细节。记者周一未能立即联系到他置评。

还在上高中时,范宁就了解了汇丰的国际管理人员计划,该计划是进入管理层的一个快速通道,汇丰将其比作创建“DNA载体”,根据需要,这些DNA载体可被派往该行开展业务的数十个国家中的任何一个。1989年大学刚毕业,范宁就加入了这个计划,很快就熟悉了汇丰在亚洲、欧洲和美国的零售分支机构和交易大厅的业务。

2018年2月从汇丰退休的前行政总裁欧智华(Stuart Gulliver)既是该国际管理人员计划的一位早期导师,也是该计划的产物。范宁当初接替的便是欧智华的职务。汇丰那时物色行政总裁人选时,范宁很早就成为欧智华的潜在继任者。他被视为一种安全的选择,因为当时杜嘉祺刚刚成为汇丰历史上第一位从外部引进的董事会主席。

知情人士称,得到这个职位前,范宁告诉同事,他宁愿待在公众视野之外,是出于责任感而成为行政总裁,而非因为每天醒来都想要当行政总裁。

欧智华的领导风格更有感染力,从其表现出来的信心以及对该行内部财务运作的敏锐把控可见一斑,相比之下,范宁的风格较为低调。

了解范宁工作方式的人士称,面对一个问题时,他喜欢花时间考虑,会在纸上列出潜在行动和结果。这些人士表示,开会时,他常常坐在那里带着沉思的神情听取信息,但并不表达自己的观点。

2018年2月出任行政总裁后,范宁致力于使汇丰成为一个更包容、更愉快的工作场所,他提出了被其称为“最健康的人力资源制度”的计划,鼓励汇丰员工更好地平衡工作与生活。这一情感化的信息引起了许多员工的共鸣,但也导致一些高管质疑该行的优先任务是什么。

2018年6月,范宁更新了汇丰的战略,基本坚持了欧智华的计划,但也宣布了高达170亿美元的数字银行业务新支出,以及发展汇丰在中国珠三角地区规模虽小但不断增长的零售业务。另一个重点是扭转其低回报的美国业务。在金融危机中损失数十亿美元后,美国业务萎缩,目前收入仍较低。

不过,诸多国际事件构成了障碍。

在英国,受英国脱欧影响,汇丰面临着经济降温以及家庭和企业信心丧失的局面。

在持续的贸易争端中,美国与中国之间的言辞交锋和关税战也在不断升级,这可能会削弱汇丰在亚洲和其他地区的收入,这些收入来自贸易融资和向跨国公司提供的用于投资的贷款。汇丰是全球最大的为国际贸易融资的银行之一。

今年2月份,范宁再一次面临考验,当时汇丰公布全财年利润弱于预期,部分原因是成本超过了收入增长。范宁当时说,今年的投资将错开进行或被推迟。

周一,汇丰采取了更强硬的策略,宣布将从237,685名员工中裁员约2%,以抵消预期的收入下滑影响。

在致员工的最后一份备忘录中,范宁对员工们的“支持和善意”表示感谢,并表示,在担任汇丰行政总裁期间,他一直在寻求提升汇丰环境的“人性化”。■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范宁在担任汇丰控股行政总裁18个月之后离任,这可能标志着该行将打破殖民时期的一项传统,并试图摆脱官僚化形象。



撰文 | Margot Patrick

OR--商业新媒体 】范宁(John Flint)原本希望因汇丰控股有限公司(HSBC Holdings PLC, 0005.HK, HSBC, 简称:汇丰控股)在中国市场的扩张、利润飙升和该行工作环境改善而扬名。

然而,范宁在担任汇丰控股行政总裁18个月之后离任,可能标志着该行将打破殖民时期的一项传统,并试图摆脱官僚化形象。范宁已在汇丰控股工作长达30年。

汇丰控股周日晚些时候表示与范宁分道扬镳,并称这一决定是双方共同达成的。知情人士称,此前数月,一直存在对范宁的领导风格和果断行动能力的担忧。这位人士称,范宁在周日的伦敦董事会会议上被正式解聘。

汇丰控股董事会主席杜嘉祺(Mark Tucker)周一表示,公司若要应对一系列经济和地缘政治挑战(包括美中贸易紧张局势和英国即将退欧),“必须做出改变”。

杜嘉祺称,18个月前董事会选中行事低调的范宁担任行政总裁是当时的“最佳决定”。但“我们相信,随着经营环境的变化,需要一个完全不同的人来推动进程。”

杜嘉祺表示,暂代范宁职务的汇丰环球工商金融行政总裁祈耀年(Noel Quinn)会设定步调、带来决断力和抱负。

杜嘉祺称,汇丰将在内部和外部物色范宁的正式继任者。

股票经纪公司Redburn的金融分析师Russell Quelch称,范宁下台意味着他的继任者从外部物色的可能性更大,这或将打破汇丰一项延续153年的传统。

范宁在周日与律师和汇丰董事会的一次会议上草草结束了自己在该公司的职业生涯,这次会议讨论了他离职的细节。记者周一未能立即联系到他置评。

还在上高中时,范宁就了解了汇丰的国际管理人员计划,该计划是进入管理层的一个快速通道,汇丰将其比作创建“DNA载体”,根据需要,这些DNA载体可被派往该行开展业务的数十个国家中的任何一个。1989年大学刚毕业,范宁就加入了这个计划,很快就熟悉了汇丰在亚洲、欧洲和美国的零售分支机构和交易大厅的业务。

2018年2月从汇丰退休的前行政总裁欧智华(Stuart Gulliver)既是该国际管理人员计划的一位早期导师,也是该计划的产物。范宁当初接替的便是欧智华的职务。汇丰那时物色行政总裁人选时,范宁很早就成为欧智华的潜在继任者。他被视为一种安全的选择,因为当时杜嘉祺刚刚成为汇丰历史上第一位从外部引进的董事会主席。

知情人士称,得到这个职位前,范宁告诉同事,他宁愿待在公众视野之外,是出于责任感而成为行政总裁,而非因为每天醒来都想要当行政总裁。

欧智华的领导风格更有感染力,从其表现出来的信心以及对该行内部财务运作的敏锐把控可见一斑,相比之下,范宁的风格较为低调。

了解范宁工作方式的人士称,面对一个问题时,他喜欢花时间考虑,会在纸上列出潜在行动和结果。这些人士表示,开会时,他常常坐在那里带着沉思的神情听取信息,但并不表达自己的观点。

2018年2月出任行政总裁后,范宁致力于使汇丰成为一个更包容、更愉快的工作场所,他提出了被其称为“最健康的人力资源制度”的计划,鼓励汇丰员工更好地平衡工作与生活。这一情感化的信息引起了许多员工的共鸣,但也导致一些高管质疑该行的优先任务是什么。

2018年6月,范宁更新了汇丰的战略,基本坚持了欧智华的计划,但也宣布了高达170亿美元的数字银行业务新支出,以及发展汇丰在中国珠三角地区规模虽小但不断增长的零售业务。另一个重点是扭转其低回报的美国业务。在金融危机中损失数十亿美元后,美国业务萎缩,目前收入仍较低。

不过,诸多国际事件构成了障碍。

在英国,受英国脱欧影响,汇丰面临着经济降温以及家庭和企业信心丧失的局面。

在持续的贸易争端中,美国与中国之间的言辞交锋和关税战也在不断升级,这可能会削弱汇丰在亚洲和其他地区的收入,这些收入来自贸易融资和向跨国公司提供的用于投资的贷款。汇丰是全球最大的为国际贸易融资的银行之一。

今年2月份,范宁再一次面临考验,当时汇丰公布全财年利润弱于预期,部分原因是成本超过了收入增长。范宁当时说,今年的投资将错开进行或被推迟。

周一,汇丰采取了更强硬的策略,宣布将从237,685名员工中裁员约2%,以抵消预期的收入下滑影响。

在致员工的最后一份备忘录中,范宁对员工们的“支持和善意”表示感谢,并表示,在担任汇丰行政总裁期间,他一直在寻求提升汇丰环境的“人性化”。■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范宁为何卸任汇丰控股行政总裁?

发布日期:2019-08-06 13:22
摘要:范宁在担任汇丰控股行政总裁18个月之后离任,这可能标志着该行将打破殖民时期的一项传统,并试图摆脱官僚化形象。



撰文 | Margot Patrick

OR--商业新媒体 】范宁(John Flint)原本希望因汇丰控股有限公司(HSBC Holdings PLC, 0005.HK, HSBC, 简称:汇丰控股)在中国市场的扩张、利润飙升和该行工作环境改善而扬名。

然而,范宁在担任汇丰控股行政总裁18个月之后离任,可能标志着该行将打破殖民时期的一项传统,并试图摆脱官僚化形象。范宁已在汇丰控股工作长达30年。

汇丰控股周日晚些时候表示与范宁分道扬镳,并称这一决定是双方共同达成的。知情人士称,此前数月,一直存在对范宁的领导风格和果断行动能力的担忧。这位人士称,范宁在周日的伦敦董事会会议上被正式解聘。

汇丰控股董事会主席杜嘉祺(Mark Tucker)周一表示,公司若要应对一系列经济和地缘政治挑战(包括美中贸易紧张局势和英国即将退欧),“必须做出改变”。

杜嘉祺称,18个月前董事会选中行事低调的范宁担任行政总裁是当时的“最佳决定”。但“我们相信,随着经营环境的变化,需要一个完全不同的人来推动进程。”

杜嘉祺表示,暂代范宁职务的汇丰环球工商金融行政总裁祈耀年(Noel Quinn)会设定步调、带来决断力和抱负。

杜嘉祺称,汇丰将在内部和外部物色范宁的正式继任者。

股票经纪公司Redburn的金融分析师Russell Quelch称,范宁下台意味着他的继任者从外部物色的可能性更大,这或将打破汇丰一项延续153年的传统。

范宁在周日与律师和汇丰董事会的一次会议上草草结束了自己在该公司的职业生涯,这次会议讨论了他离职的细节。记者周一未能立即联系到他置评。

还在上高中时,范宁就了解了汇丰的国际管理人员计划,该计划是进入管理层的一个快速通道,汇丰将其比作创建“DNA载体”,根据需要,这些DNA载体可被派往该行开展业务的数十个国家中的任何一个。1989年大学刚毕业,范宁就加入了这个计划,很快就熟悉了汇丰在亚洲、欧洲和美国的零售分支机构和交易大厅的业务。

2018年2月从汇丰退休的前行政总裁欧智华(Stuart Gulliver)既是该国际管理人员计划的一位早期导师,也是该计划的产物。范宁当初接替的便是欧智华的职务。汇丰那时物色行政总裁人选时,范宁很早就成为欧智华的潜在继任者。他被视为一种安全的选择,因为当时杜嘉祺刚刚成为汇丰历史上第一位从外部引进的董事会主席。

知情人士称,得到这个职位前,范宁告诉同事,他宁愿待在公众视野之外,是出于责任感而成为行政总裁,而非因为每天醒来都想要当行政总裁。

欧智华的领导风格更有感染力,从其表现出来的信心以及对该行内部财务运作的敏锐把控可见一斑,相比之下,范宁的风格较为低调。

了解范宁工作方式的人士称,面对一个问题时,他喜欢花时间考虑,会在纸上列出潜在行动和结果。这些人士表示,开会时,他常常坐在那里带着沉思的神情听取信息,但并不表达自己的观点。

2018年2月出任行政总裁后,范宁致力于使汇丰成为一个更包容、更愉快的工作场所,他提出了被其称为“最健康的人力资源制度”的计划,鼓励汇丰员工更好地平衡工作与生活。这一情感化的信息引起了许多员工的共鸣,但也导致一些高管质疑该行的优先任务是什么。

2018年6月,范宁更新了汇丰的战略,基本坚持了欧智华的计划,但也宣布了高达170亿美元的数字银行业务新支出,以及发展汇丰在中国珠三角地区规模虽小但不断增长的零售业务。另一个重点是扭转其低回报的美国业务。在金融危机中损失数十亿美元后,美国业务萎缩,目前收入仍较低。

不过,诸多国际事件构成了障碍。

在英国,受英国脱欧影响,汇丰面临着经济降温以及家庭和企业信心丧失的局面。

在持续的贸易争端中,美国与中国之间的言辞交锋和关税战也在不断升级,这可能会削弱汇丰在亚洲和其他地区的收入,这些收入来自贸易融资和向跨国公司提供的用于投资的贷款。汇丰是全球最大的为国际贸易融资的银行之一。

今年2月份,范宁再一次面临考验,当时汇丰公布全财年利润弱于预期,部分原因是成本超过了收入增长。范宁当时说,今年的投资将错开进行或被推迟。

周一,汇丰采取了更强硬的策略,宣布将从237,685名员工中裁员约2%,以抵消预期的收入下滑影响。

在致员工的最后一份备忘录中,范宁对员工们的“支持和善意”表示感谢,并表示,在担任汇丰行政总裁期间,他一直在寻求提升汇丰环境的“人性化”。■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范宁在担任汇丰控股行政总裁18个月之后离任,这可能标志着该行将打破殖民时期的一项传统,并试图摆脱官僚化形象。



撰文 | Margot Patrick

OR--商业新媒体 】范宁(John Flint)原本希望因汇丰控股有限公司(HSBC Holdings PLC, 0005.HK, HSBC, 简称:汇丰控股)在中国市场的扩张、利润飙升和该行工作环境改善而扬名。

然而,范宁在担任汇丰控股行政总裁18个月之后离任,可能标志着该行将打破殖民时期的一项传统,并试图摆脱官僚化形象。范宁已在汇丰控股工作长达30年。

汇丰控股周日晚些时候表示与范宁分道扬镳,并称这一决定是双方共同达成的。知情人士称,此前数月,一直存在对范宁的领导风格和果断行动能力的担忧。这位人士称,范宁在周日的伦敦董事会会议上被正式解聘。

汇丰控股董事会主席杜嘉祺(Mark Tucker)周一表示,公司若要应对一系列经济和地缘政治挑战(包括美中贸易紧张局势和英国即将退欧),“必须做出改变”。

杜嘉祺称,18个月前董事会选中行事低调的范宁担任行政总裁是当时的“最佳决定”。但“我们相信,随着经营环境的变化,需要一个完全不同的人来推动进程。”

杜嘉祺表示,暂代范宁职务的汇丰环球工商金融行政总裁祈耀年(Noel Quinn)会设定步调、带来决断力和抱负。

杜嘉祺称,汇丰将在内部和外部物色范宁的正式继任者。

股票经纪公司Redburn的金融分析师Russell Quelch称,范宁下台意味着他的继任者从外部物色的可能性更大,这或将打破汇丰一项延续153年的传统。

范宁在周日与律师和汇丰董事会的一次会议上草草结束了自己在该公司的职业生涯,这次会议讨论了他离职的细节。记者周一未能立即联系到他置评。

还在上高中时,范宁就了解了汇丰的国际管理人员计划,该计划是进入管理层的一个快速通道,汇丰将其比作创建“DNA载体”,根据需要,这些DNA载体可被派往该行开展业务的数十个国家中的任何一个。1989年大学刚毕业,范宁就加入了这个计划,很快就熟悉了汇丰在亚洲、欧洲和美国的零售分支机构和交易大厅的业务。

2018年2月从汇丰退休的前行政总裁欧智华(Stuart Gulliver)既是该国际管理人员计划的一位早期导师,也是该计划的产物。范宁当初接替的便是欧智华的职务。汇丰那时物色行政总裁人选时,范宁很早就成为欧智华的潜在继任者。他被视为一种安全的选择,因为当时杜嘉祺刚刚成为汇丰历史上第一位从外部引进的董事会主席。

知情人士称,得到这个职位前,范宁告诉同事,他宁愿待在公众视野之外,是出于责任感而成为行政总裁,而非因为每天醒来都想要当行政总裁。

欧智华的领导风格更有感染力,从其表现出来的信心以及对该行内部财务运作的敏锐把控可见一斑,相比之下,范宁的风格较为低调。

了解范宁工作方式的人士称,面对一个问题时,他喜欢花时间考虑,会在纸上列出潜在行动和结果。这些人士表示,开会时,他常常坐在那里带着沉思的神情听取信息,但并不表达自己的观点。

2018年2月出任行政总裁后,范宁致力于使汇丰成为一个更包容、更愉快的工作场所,他提出了被其称为“最健康的人力资源制度”的计划,鼓励汇丰员工更好地平衡工作与生活。这一情感化的信息引起了许多员工的共鸣,但也导致一些高管质疑该行的优先任务是什么。

2018年6月,范宁更新了汇丰的战略,基本坚持了欧智华的计划,但也宣布了高达170亿美元的数字银行业务新支出,以及发展汇丰在中国珠三角地区规模虽小但不断增长的零售业务。另一个重点是扭转其低回报的美国业务。在金融危机中损失数十亿美元后,美国业务萎缩,目前收入仍较低。

不过,诸多国际事件构成了障碍。

在英国,受英国脱欧影响,汇丰面临着经济降温以及家庭和企业信心丧失的局面。

在持续的贸易争端中,美国与中国之间的言辞交锋和关税战也在不断升级,这可能会削弱汇丰在亚洲和其他地区的收入,这些收入来自贸易融资和向跨国公司提供的用于投资的贷款。汇丰是全球最大的为国际贸易融资的银行之一。

今年2月份,范宁再一次面临考验,当时汇丰公布全财年利润弱于预期,部分原因是成本超过了收入增长。范宁当时说,今年的投资将错开进行或被推迟。

周一,汇丰采取了更强硬的策略,宣布将从237,685名员工中裁员约2%,以抵消预期的收入下滑影响。

在致员工的最后一份备忘录中,范宁对员工们的“支持和善意”表示感谢,并表示,在担任汇丰行政总裁期间,他一直在寻求提升汇丰环境的“人性化”。■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