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中国一审计机构遭调查,引发投资者担忧

发布日期:2019-08-05 14:42
摘要:一桩会计丑闻打乱了中国数十家企业的首次公开募股和其他融资计划,加剧了投资者对中国公司财务审计结果可信度的担忧。



撰文 | Shen Hong / Zhou Wei

OR--商业新媒体 】一桩会计丑闻打乱了中国数十家企业的首次公开募股和其他融资计划,加剧了投资者对中国公司财务审计结果可信度的担忧。

最近几周,一系列中国公司暂停了融资计划,其中许多公司表示,中国证监会正在调查他们的审计机构瑞华会计师事务所(Ruihua Certified Public Accountants)涉嫌违反证券法的行为。监管机构和瑞华管理人员没有回覆置评请求。

以收入计位居中国第二的本土会计师事务所瑞华遭到调查前,该公司的一名客户被指夸大了利润。

今年5月,证监会开始对瑞华规模较小的竞争对手正中珠江会计师事务所(GP Certified Public Accountants Co.)展开调查。此前,证监会发现正中珠江的客户康美药业股份有限公司(Kangmei Pharmaceutical Co.)将现金余额夸大了40多亿美元。

随着经济增速降至至少1992年以来的最低水平,投资者和分析师们表示,许多公司正经历财务困境,这进而暴露出一些会计问题,这些问题在贷款可轻易获得、企业增长迅速时更不易被发现。

他们表示,中国政府可能也在向会计师事务所施压,要求其更加严格,尤其是在外国投资者如今正更多地参与中国金融市场之际。

上海资产管理公司矽亚投资(CYAMLAN Investment)首席执行长张兰丁称,随着监管机构力图控制金融风险及净化市场环境,经济和市场疲软已导致上市公司和审计机构受到更严格的审查。

财务报表的可靠性是投资于中国市场的投资者面临的几个挑战之一。当地信用评级和官方经济数据的质量也存在疑问,而分析师和投资者的批评性评论往往会受到审查。

中国公司的账目情况也是华盛顿的一个痛处,因为北京方面不允许美国有关部门审查在纽约上市的中国公司的审计情况。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Guanghua School of Management)会计学教授Paul Gillis表示,长期以来,人们一直怀疑,中国企业有在必要时进行业绩造假的倾向,这样的担忧似乎有充分的理由。

Gillis说,部分原因是在中国做空股票极其困难。他表示,找出大多数欺诈公司的人往往是做空者,因为他们有这样做的动机。

数据提供商万得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Wind Information Co., Ltd, 简称:万得)的数据显示,有创纪录的219份上市公司年报遭审计机构出具“非标意见”,几乎是2017年113份此类年报数量的两倍。这些行为表明,审计机构发现这些企业的业绩存在的问题,或者对这些企业的能否持续经营下去表示怀疑。

今年早些时候,证监会发现瑞华的客户康得新复合材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Kangde Xin Composite Material Group Co.)在截至2018年的四年时间里将利润夸大了17亿美元。瑞华为康得新2015-2017年的财务报表出具了“标准的无保留意见”,但对最新2018年的年报出具的是“无法发表意见”。瑞华表示,该公司全面履行了应尽的职责义务。

自那以来,至少有23家作为瑞华客户的上市公司已表示推迟再融资计划,再融资计划可能意味着发行股票或可转换债券;28家等待进行IPO的公司也推迟了上市计划。上海证券交易所也推迟了对四份与瑞华有关的科创板上市申请的审核。

这不是瑞华及其同行第一次遇到麻烦。财政部网站上的信息显示,2017年,财政部和证监会曾勒令瑞华和其竞争对手立信会计师事务所(BDO China)暂停承接新的上市公司审计业务约两个月,此前这两家事务所均在两年内两度受到行政处罚。

2018年12月,瑞华还曾因涉及一个客户年报的问题而被证监会处以罚款;三年前,瑞华未能积极配合针对一个发生债券违约的客户的监管调查,被暂停债务融资工具相关业务一年。

亚洲公司治理协会(Asian Corporate Governance Association)称,国际会计师事务所网络在中国的分支机构是中国市场的最大参与者,但它们与很多本土事务所展开竞争,近年来其市场份额已被后者蚕食。

统称为“四大”的普华永道(PriceWaterhouseCoopers)、德勤会计师行(Deloitte Touche Tohmatsu)、安永会计师事务所(Ernst & Young L.L.P., EYG.XX)和毕马威(KPMG)的附属机构再加上中型会计市场的立信,是五个最大的市场参与者。

中国注册会计师协会(Chinese Institute of Certified Public Accountants) 2018年的一份报告显示,这些事务所的合计收入占到中国会计市场总收入的26%。据Audit Analytics,在美国,四大会计师事务所的关联机构和立信审计了大约一半的上市公司。

群益证券股份有限公司(Capital Securities Co., 6005.TW, 简称:群益证券)驻上海的高级分析师林静华(Amy Lin)称,在中国,违法成本过低。虚假财务披露的最高罚款金额为人民币60万元(合8.7万美元),而隐瞒或销毁会计记录的最高刑事处罚为处以五年有期徒刑和最高人民币20万元罚款。

中国证监会7月26日曾表示,将提高对资本市场违法行为的刑期和罚款,并将吊销未能履行职责的会计师事务所等中介机构的执照。

总部位于北京的精品投资银行香颂资本(Chanson & Co.)的董事沈萌表示,政府有关部门显然有意利用金融欺诈的爆发作为整顿市场的一个契机,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政府救助所有陷入困境的公司的能力有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一桩会计丑闻打乱了中国数十家企业的首次公开募股和其他融资计划,加剧了投资者对中国公司财务审计结果可信度的担忧。



撰文 | Shen Hong / Zhou Wei

OR--商业新媒体 】一桩会计丑闻打乱了中国数十家企业的首次公开募股和其他融资计划,加剧了投资者对中国公司财务审计结果可信度的担忧。

最近几周,一系列中国公司暂停了融资计划,其中许多公司表示,中国证监会正在调查他们的审计机构瑞华会计师事务所(Ruihua Certified Public Accountants)涉嫌违反证券法的行为。监管机构和瑞华管理人员没有回覆置评请求。

以收入计位居中国第二的本土会计师事务所瑞华遭到调查前,该公司的一名客户被指夸大了利润。

今年5月,证监会开始对瑞华规模较小的竞争对手正中珠江会计师事务所(GP Certified Public Accountants Co.)展开调查。此前,证监会发现正中珠江的客户康美药业股份有限公司(Kangmei Pharmaceutical Co.)将现金余额夸大了40多亿美元。

随着经济增速降至至少1992年以来的最低水平,投资者和分析师们表示,许多公司正经历财务困境,这进而暴露出一些会计问题,这些问题在贷款可轻易获得、企业增长迅速时更不易被发现。

他们表示,中国政府可能也在向会计师事务所施压,要求其更加严格,尤其是在外国投资者如今正更多地参与中国金融市场之际。

上海资产管理公司矽亚投资(CYAMLAN Investment)首席执行长张兰丁称,随着监管机构力图控制金融风险及净化市场环境,经济和市场疲软已导致上市公司和审计机构受到更严格的审查。

财务报表的可靠性是投资于中国市场的投资者面临的几个挑战之一。当地信用评级和官方经济数据的质量也存在疑问,而分析师和投资者的批评性评论往往会受到审查。

中国公司的账目情况也是华盛顿的一个痛处,因为北京方面不允许美国有关部门审查在纽约上市的中国公司的审计情况。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Guanghua School of Management)会计学教授Paul Gillis表示,长期以来,人们一直怀疑,中国企业有在必要时进行业绩造假的倾向,这样的担忧似乎有充分的理由。

Gillis说,部分原因是在中国做空股票极其困难。他表示,找出大多数欺诈公司的人往往是做空者,因为他们有这样做的动机。

数据提供商万得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Wind Information Co., Ltd, 简称:万得)的数据显示,有创纪录的219份上市公司年报遭审计机构出具“非标意见”,几乎是2017年113份此类年报数量的两倍。这些行为表明,审计机构发现这些企业的业绩存在的问题,或者对这些企业的能否持续经营下去表示怀疑。

今年早些时候,证监会发现瑞华的客户康得新复合材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Kangde Xin Composite Material Group Co.)在截至2018年的四年时间里将利润夸大了17亿美元。瑞华为康得新2015-2017年的财务报表出具了“标准的无保留意见”,但对最新2018年的年报出具的是“无法发表意见”。瑞华表示,该公司全面履行了应尽的职责义务。

自那以来,至少有23家作为瑞华客户的上市公司已表示推迟再融资计划,再融资计划可能意味着发行股票或可转换债券;28家等待进行IPO的公司也推迟了上市计划。上海证券交易所也推迟了对四份与瑞华有关的科创板上市申请的审核。

这不是瑞华及其同行第一次遇到麻烦。财政部网站上的信息显示,2017年,财政部和证监会曾勒令瑞华和其竞争对手立信会计师事务所(BDO China)暂停承接新的上市公司审计业务约两个月,此前这两家事务所均在两年内两度受到行政处罚。

2018年12月,瑞华还曾因涉及一个客户年报的问题而被证监会处以罚款;三年前,瑞华未能积极配合针对一个发生债券违约的客户的监管调查,被暂停债务融资工具相关业务一年。

亚洲公司治理协会(Asian Corporate Governance Association)称,国际会计师事务所网络在中国的分支机构是中国市场的最大参与者,但它们与很多本土事务所展开竞争,近年来其市场份额已被后者蚕食。

统称为“四大”的普华永道(PriceWaterhouseCoopers)、德勤会计师行(Deloitte Touche Tohmatsu)、安永会计师事务所(Ernst & Young L.L.P., EYG.XX)和毕马威(KPMG)的附属机构再加上中型会计市场的立信,是五个最大的市场参与者。

中国注册会计师协会(Chinese Institute of Certified Public Accountants) 2018年的一份报告显示,这些事务所的合计收入占到中国会计市场总收入的26%。据Audit Analytics,在美国,四大会计师事务所的关联机构和立信审计了大约一半的上市公司。

群益证券股份有限公司(Capital Securities Co., 6005.TW, 简称:群益证券)驻上海的高级分析师林静华(Amy Lin)称,在中国,违法成本过低。虚假财务披露的最高罚款金额为人民币60万元(合8.7万美元),而隐瞒或销毁会计记录的最高刑事处罚为处以五年有期徒刑和最高人民币20万元罚款。

中国证监会7月26日曾表示,将提高对资本市场违法行为的刑期和罚款,并将吊销未能履行职责的会计师事务所等中介机构的执照。

总部位于北京的精品投资银行香颂资本(Chanson & Co.)的董事沈萌表示,政府有关部门显然有意利用金融欺诈的爆发作为整顿市场的一个契机,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政府救助所有陷入困境的公司的能力有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一桩会计丑闻打乱了中国数十家企业的首次公开募股和其他融资计划,加剧了投资者对中国公司财务审计结果可信度的担忧。



撰文 | Shen Hong / Zhou Wei

OR--商业新媒体 】一桩会计丑闻打乱了中国数十家企业的首次公开募股和其他融资计划,加剧了投资者对中国公司财务审计结果可信度的担忧。

最近几周,一系列中国公司暂停了融资计划,其中许多公司表示,中国证监会正在调查他们的审计机构瑞华会计师事务所(Ruihua Certified Public Accountants)涉嫌违反证券法的行为。监管机构和瑞华管理人员没有回覆置评请求。

以收入计位居中国第二的本土会计师事务所瑞华遭到调查前,该公司的一名客户被指夸大了利润。

今年5月,证监会开始对瑞华规模较小的竞争对手正中珠江会计师事务所(GP Certified Public Accountants Co.)展开调查。此前,证监会发现正中珠江的客户康美药业股份有限公司(Kangmei Pharmaceutical Co.)将现金余额夸大了40多亿美元。

随着经济增速降至至少1992年以来的最低水平,投资者和分析师们表示,许多公司正经历财务困境,这进而暴露出一些会计问题,这些问题在贷款可轻易获得、企业增长迅速时更不易被发现。

他们表示,中国政府可能也在向会计师事务所施压,要求其更加严格,尤其是在外国投资者如今正更多地参与中国金融市场之际。

上海资产管理公司矽亚投资(CYAMLAN Investment)首席执行长张兰丁称,随着监管机构力图控制金融风险及净化市场环境,经济和市场疲软已导致上市公司和审计机构受到更严格的审查。

财务报表的可靠性是投资于中国市场的投资者面临的几个挑战之一。当地信用评级和官方经济数据的质量也存在疑问,而分析师和投资者的批评性评论往往会受到审查。

中国公司的账目情况也是华盛顿的一个痛处,因为北京方面不允许美国有关部门审查在纽约上市的中国公司的审计情况。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Guanghua School of Management)会计学教授Paul Gillis表示,长期以来,人们一直怀疑,中国企业有在必要时进行业绩造假的倾向,这样的担忧似乎有充分的理由。

Gillis说,部分原因是在中国做空股票极其困难。他表示,找出大多数欺诈公司的人往往是做空者,因为他们有这样做的动机。

数据提供商万得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Wind Information Co., Ltd, 简称:万得)的数据显示,有创纪录的219份上市公司年报遭审计机构出具“非标意见”,几乎是2017年113份此类年报数量的两倍。这些行为表明,审计机构发现这些企业的业绩存在的问题,或者对这些企业的能否持续经营下去表示怀疑。

今年早些时候,证监会发现瑞华的客户康得新复合材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Kangde Xin Composite Material Group Co.)在截至2018年的四年时间里将利润夸大了17亿美元。瑞华为康得新2015-2017年的财务报表出具了“标准的无保留意见”,但对最新2018年的年报出具的是“无法发表意见”。瑞华表示,该公司全面履行了应尽的职责义务。

自那以来,至少有23家作为瑞华客户的上市公司已表示推迟再融资计划,再融资计划可能意味着发行股票或可转换债券;28家等待进行IPO的公司也推迟了上市计划。上海证券交易所也推迟了对四份与瑞华有关的科创板上市申请的审核。

这不是瑞华及其同行第一次遇到麻烦。财政部网站上的信息显示,2017年,财政部和证监会曾勒令瑞华和其竞争对手立信会计师事务所(BDO China)暂停承接新的上市公司审计业务约两个月,此前这两家事务所均在两年内两度受到行政处罚。

2018年12月,瑞华还曾因涉及一个客户年报的问题而被证监会处以罚款;三年前,瑞华未能积极配合针对一个发生债券违约的客户的监管调查,被暂停债务融资工具相关业务一年。

亚洲公司治理协会(Asian Corporate Governance Association)称,国际会计师事务所网络在中国的分支机构是中国市场的最大参与者,但它们与很多本土事务所展开竞争,近年来其市场份额已被后者蚕食。

统称为“四大”的普华永道(PriceWaterhouseCoopers)、德勤会计师行(Deloitte Touche Tohmatsu)、安永会计师事务所(Ernst & Young L.L.P., EYG.XX)和毕马威(KPMG)的附属机构再加上中型会计市场的立信,是五个最大的市场参与者。

中国注册会计师协会(Chinese Institute of Certified Public Accountants) 2018年的一份报告显示,这些事务所的合计收入占到中国会计市场总收入的26%。据Audit Analytics,在美国,四大会计师事务所的关联机构和立信审计了大约一半的上市公司。

群益证券股份有限公司(Capital Securities Co., 6005.TW, 简称:群益证券)驻上海的高级分析师林静华(Amy Lin)称,在中国,违法成本过低。虚假财务披露的最高罚款金额为人民币60万元(合8.7万美元),而隐瞒或销毁会计记录的最高刑事处罚为处以五年有期徒刑和最高人民币20万元罚款。

中国证监会7月26日曾表示,将提高对资本市场违法行为的刑期和罚款,并将吊销未能履行职责的会计师事务所等中介机构的执照。

总部位于北京的精品投资银行香颂资本(Chanson & Co.)的董事沈萌表示,政府有关部门显然有意利用金融欺诈的爆发作为整顿市场的一个契机,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政府救助所有陷入困境的公司的能力有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中国一审计机构遭调查,引发投资者担忧

发布日期:2019-08-05 14:42
摘要:一桩会计丑闻打乱了中国数十家企业的首次公开募股和其他融资计划,加剧了投资者对中国公司财务审计结果可信度的担忧。



撰文 | Shen Hong / Zhou Wei

OR--商业新媒体 】一桩会计丑闻打乱了中国数十家企业的首次公开募股和其他融资计划,加剧了投资者对中国公司财务审计结果可信度的担忧。

最近几周,一系列中国公司暂停了融资计划,其中许多公司表示,中国证监会正在调查他们的审计机构瑞华会计师事务所(Ruihua Certified Public Accountants)涉嫌违反证券法的行为。监管机构和瑞华管理人员没有回覆置评请求。

以收入计位居中国第二的本土会计师事务所瑞华遭到调查前,该公司的一名客户被指夸大了利润。

今年5月,证监会开始对瑞华规模较小的竞争对手正中珠江会计师事务所(GP Certified Public Accountants Co.)展开调查。此前,证监会发现正中珠江的客户康美药业股份有限公司(Kangmei Pharmaceutical Co.)将现金余额夸大了40多亿美元。

随着经济增速降至至少1992年以来的最低水平,投资者和分析师们表示,许多公司正经历财务困境,这进而暴露出一些会计问题,这些问题在贷款可轻易获得、企业增长迅速时更不易被发现。

他们表示,中国政府可能也在向会计师事务所施压,要求其更加严格,尤其是在外国投资者如今正更多地参与中国金融市场之际。

上海资产管理公司矽亚投资(CYAMLAN Investment)首席执行长张兰丁称,随着监管机构力图控制金融风险及净化市场环境,经济和市场疲软已导致上市公司和审计机构受到更严格的审查。

财务报表的可靠性是投资于中国市场的投资者面临的几个挑战之一。当地信用评级和官方经济数据的质量也存在疑问,而分析师和投资者的批评性评论往往会受到审查。

中国公司的账目情况也是华盛顿的一个痛处,因为北京方面不允许美国有关部门审查在纽约上市的中国公司的审计情况。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Guanghua School of Management)会计学教授Paul Gillis表示,长期以来,人们一直怀疑,中国企业有在必要时进行业绩造假的倾向,这样的担忧似乎有充分的理由。

Gillis说,部分原因是在中国做空股票极其困难。他表示,找出大多数欺诈公司的人往往是做空者,因为他们有这样做的动机。

数据提供商万得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Wind Information Co., Ltd, 简称:万得)的数据显示,有创纪录的219份上市公司年报遭审计机构出具“非标意见”,几乎是2017年113份此类年报数量的两倍。这些行为表明,审计机构发现这些企业的业绩存在的问题,或者对这些企业的能否持续经营下去表示怀疑。

今年早些时候,证监会发现瑞华的客户康得新复合材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Kangde Xin Composite Material Group Co.)在截至2018年的四年时间里将利润夸大了17亿美元。瑞华为康得新2015-2017年的财务报表出具了“标准的无保留意见”,但对最新2018年的年报出具的是“无法发表意见”。瑞华表示,该公司全面履行了应尽的职责义务。

自那以来,至少有23家作为瑞华客户的上市公司已表示推迟再融资计划,再融资计划可能意味着发行股票或可转换债券;28家等待进行IPO的公司也推迟了上市计划。上海证券交易所也推迟了对四份与瑞华有关的科创板上市申请的审核。

这不是瑞华及其同行第一次遇到麻烦。财政部网站上的信息显示,2017年,财政部和证监会曾勒令瑞华和其竞争对手立信会计师事务所(BDO China)暂停承接新的上市公司审计业务约两个月,此前这两家事务所均在两年内两度受到行政处罚。

2018年12月,瑞华还曾因涉及一个客户年报的问题而被证监会处以罚款;三年前,瑞华未能积极配合针对一个发生债券违约的客户的监管调查,被暂停债务融资工具相关业务一年。

亚洲公司治理协会(Asian Corporate Governance Association)称,国际会计师事务所网络在中国的分支机构是中国市场的最大参与者,但它们与很多本土事务所展开竞争,近年来其市场份额已被后者蚕食。

统称为“四大”的普华永道(PriceWaterhouseCoopers)、德勤会计师行(Deloitte Touche Tohmatsu)、安永会计师事务所(Ernst & Young L.L.P., EYG.XX)和毕马威(KPMG)的附属机构再加上中型会计市场的立信,是五个最大的市场参与者。

中国注册会计师协会(Chinese Institute of Certified Public Accountants) 2018年的一份报告显示,这些事务所的合计收入占到中国会计市场总收入的26%。据Audit Analytics,在美国,四大会计师事务所的关联机构和立信审计了大约一半的上市公司。

群益证券股份有限公司(Capital Securities Co., 6005.TW, 简称:群益证券)驻上海的高级分析师林静华(Amy Lin)称,在中国,违法成本过低。虚假财务披露的最高罚款金额为人民币60万元(合8.7万美元),而隐瞒或销毁会计记录的最高刑事处罚为处以五年有期徒刑和最高人民币20万元罚款。

中国证监会7月26日曾表示,将提高对资本市场违法行为的刑期和罚款,并将吊销未能履行职责的会计师事务所等中介机构的执照。

总部位于北京的精品投资银行香颂资本(Chanson & Co.)的董事沈萌表示,政府有关部门显然有意利用金融欺诈的爆发作为整顿市场的一个契机,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政府救助所有陷入困境的公司的能力有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一桩会计丑闻打乱了中国数十家企业的首次公开募股和其他融资计划,加剧了投资者对中国公司财务审计结果可信度的担忧。



撰文 | Shen Hong / Zhou Wei

OR--商业新媒体 】一桩会计丑闻打乱了中国数十家企业的首次公开募股和其他融资计划,加剧了投资者对中国公司财务审计结果可信度的担忧。

最近几周,一系列中国公司暂停了融资计划,其中许多公司表示,中国证监会正在调查他们的审计机构瑞华会计师事务所(Ruihua Certified Public Accountants)涉嫌违反证券法的行为。监管机构和瑞华管理人员没有回覆置评请求。

以收入计位居中国第二的本土会计师事务所瑞华遭到调查前,该公司的一名客户被指夸大了利润。

今年5月,证监会开始对瑞华规模较小的竞争对手正中珠江会计师事务所(GP Certified Public Accountants Co.)展开调查。此前,证监会发现正中珠江的客户康美药业股份有限公司(Kangmei Pharmaceutical Co.)将现金余额夸大了40多亿美元。

随着经济增速降至至少1992年以来的最低水平,投资者和分析师们表示,许多公司正经历财务困境,这进而暴露出一些会计问题,这些问题在贷款可轻易获得、企业增长迅速时更不易被发现。

他们表示,中国政府可能也在向会计师事务所施压,要求其更加严格,尤其是在外国投资者如今正更多地参与中国金融市场之际。

上海资产管理公司矽亚投资(CYAMLAN Investment)首席执行长张兰丁称,随着监管机构力图控制金融风险及净化市场环境,经济和市场疲软已导致上市公司和审计机构受到更严格的审查。

财务报表的可靠性是投资于中国市场的投资者面临的几个挑战之一。当地信用评级和官方经济数据的质量也存在疑问,而分析师和投资者的批评性评论往往会受到审查。

中国公司的账目情况也是华盛顿的一个痛处,因为北京方面不允许美国有关部门审查在纽约上市的中国公司的审计情况。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Guanghua School of Management)会计学教授Paul Gillis表示,长期以来,人们一直怀疑,中国企业有在必要时进行业绩造假的倾向,这样的担忧似乎有充分的理由。

Gillis说,部分原因是在中国做空股票极其困难。他表示,找出大多数欺诈公司的人往往是做空者,因为他们有这样做的动机。

数据提供商万得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Wind Information Co., Ltd, 简称:万得)的数据显示,有创纪录的219份上市公司年报遭审计机构出具“非标意见”,几乎是2017年113份此类年报数量的两倍。这些行为表明,审计机构发现这些企业的业绩存在的问题,或者对这些企业的能否持续经营下去表示怀疑。

今年早些时候,证监会发现瑞华的客户康得新复合材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Kangde Xin Composite Material Group Co.)在截至2018年的四年时间里将利润夸大了17亿美元。瑞华为康得新2015-2017年的财务报表出具了“标准的无保留意见”,但对最新2018年的年报出具的是“无法发表意见”。瑞华表示,该公司全面履行了应尽的职责义务。

自那以来,至少有23家作为瑞华客户的上市公司已表示推迟再融资计划,再融资计划可能意味着发行股票或可转换债券;28家等待进行IPO的公司也推迟了上市计划。上海证券交易所也推迟了对四份与瑞华有关的科创板上市申请的审核。

这不是瑞华及其同行第一次遇到麻烦。财政部网站上的信息显示,2017年,财政部和证监会曾勒令瑞华和其竞争对手立信会计师事务所(BDO China)暂停承接新的上市公司审计业务约两个月,此前这两家事务所均在两年内两度受到行政处罚。

2018年12月,瑞华还曾因涉及一个客户年报的问题而被证监会处以罚款;三年前,瑞华未能积极配合针对一个发生债券违约的客户的监管调查,被暂停债务融资工具相关业务一年。

亚洲公司治理协会(Asian Corporate Governance Association)称,国际会计师事务所网络在中国的分支机构是中国市场的最大参与者,但它们与很多本土事务所展开竞争,近年来其市场份额已被后者蚕食。

统称为“四大”的普华永道(PriceWaterhouseCoopers)、德勤会计师行(Deloitte Touche Tohmatsu)、安永会计师事务所(Ernst & Young L.L.P., EYG.XX)和毕马威(KPMG)的附属机构再加上中型会计市场的立信,是五个最大的市场参与者。

中国注册会计师协会(Chinese Institute of Certified Public Accountants) 2018年的一份报告显示,这些事务所的合计收入占到中国会计市场总收入的26%。据Audit Analytics,在美国,四大会计师事务所的关联机构和立信审计了大约一半的上市公司。

群益证券股份有限公司(Capital Securities Co., 6005.TW, 简称:群益证券)驻上海的高级分析师林静华(Amy Lin)称,在中国,违法成本过低。虚假财务披露的最高罚款金额为人民币60万元(合8.7万美元),而隐瞒或销毁会计记录的最高刑事处罚为处以五年有期徒刑和最高人民币20万元罚款。

中国证监会7月26日曾表示,将提高对资本市场违法行为的刑期和罚款,并将吊销未能履行职责的会计师事务所等中介机构的执照。

总部位于北京的精品投资银行香颂资本(Chanson & Co.)的董事沈萌表示,政府有关部门显然有意利用金融欺诈的爆发作为整顿市场的一个契机,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政府救助所有陷入困境的公司的能力有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