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撤销牛津剑桥能让英国变得更公平吗?

发布日期:2019-08-05 05:30
摘要:英国社会流动性“停滞不前”,牛津剑桥对于固化英国精英阶层起了很大作用,是时候对它们做出改革。



撰文 |  西蒙•库柏

OR--商业新媒体 】想象一下,现在是2020年,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已经离开了,而你是新任英国首相杰里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或者是工党中其他更可能当选的首相继任者。你在领导一个执政联盟。你的使命是让英国变得更公平。英国政府的社会流动委员会(Social Mobility Commission)表示,英国社会流动性“停滞不前”,一个人的出身极大地预示出他未来的职业生涯。英国的精英阶层将优势代代相传:约翰逊的内阁中有64%的人上过私立学校。所有这些不公平帮助推动了英国退欧投票。

什么样的改革会让英国变得更公平?没有什么是不能讨论的。好吧,一位激进的助手说,为什么不撤销牛津大学(Oxford)和剑桥大学(Cambridge),就像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承诺要撤销他的精英母校国家行政学院(Ecole Nationale d’Administration)一样?牛津剑桥从8所学校(其中6所被认为是私立付费学校)招收的学生数量,比从2900所英国公立学校招收的学生数量加起来还要多,而毕业的学生则成为原始统治阶级。但是你手下的大多数大臣都被摧毁两项古老国家资产的想法吓到脸色煞白。最后,你们同意一个解决方案:保持牛津剑桥最好的部分,但不让它们继续从事本科教育。这会消除牛津剑桥对英国人生活的最大扭曲。

到目前为止,英国关于公平的辩论更多地聚焦于私立学校而不是牛津剑桥。20世纪60年代以后,公众对废除这些学校的兴趣逐渐消退,这就是为什么即使是科尔宾也没有这样提议的原因(他受过私人教育)。尽管如此,工党活动人士希望在下个月的党内会议之前提出动议,要求工党将这些学校“整合”到公立体系中。该计划(标签:#AbolishEton)将取消这些学校的慈善地位和税收优惠,重新分配它们的资产,并确保大学“招收私立学校学生的比例和在更广泛人口中的招收比例(目前为7%)一样”。

某版本的建议可能会让英国有所改进。但私立学校并非是全部问题。你可以保留它们,同时仍然让这个国家变得更加公平。毕竟,加拿大、澳大利亚和瑞典都有私立学校,但它们的社会流动性也高于平均水平。事实上,经合组织(OECD)表示,加拿大是最具社会流动性的发达国家:2002年到2014年,在25至64岁的加拿大人当中,有近四分之三与父母的社会阶层不同。

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这些国家的私立学校没有把学生送进世界顶级大学,因为加拿大、澳大利亚和瑞典没有世界顶级大学。它们只有很多好大学,但没有一所会带来彻底改变命运的优势。作家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Malcolm Gladwell)描述了用大约10分钟申请多伦多大学(University of Toronto)的经历:“我高三那个秋季的一个晚上,晚餐后……在选择就读哪所大学时,我丝毫没有感到在做特别重要的事情”。

在德国、荷兰和其他北欧国家也是如此。你获得了很好的教育,然后必须在就业市场上证明自己。

有趣的是,所有这些国家都比英国富裕,而且几乎都有比英国更好的公立学校。他们还避免了许多英国人的噩梦:即使在17岁时没有被牛津剑桥录取,前途的大门也不会被关上。他们也没有那种得不到录取而在牛津剑桥精英的俯视下缓慢发展职业生涯的苦涩。没有精英家庭会倾注时间、金钱和社会资本,只为让根本不够资格的孩子进入牛津剑桥。没有歇斯底里的私立学校校长将对学生特权的批评比作希特勒对犹太人的迫害。不会有不成比例的大学资金被两所学校拿走。任何精英群体也不会因为其成员在18岁的时候开始封锁自己而变得俱乐部化、懒惰并与其他所有人疏离。在没有精英大学的国家,某一个阶层占据国家顶层的情况很罕见:人们的职业生涯更多是在成年期决定下来,那时他们的发展轨迹更多地取决于他们的成就而不是他们的父母。

牛津和剑桥可能会因放弃本科教学而受益。他们在每个本科生身上都在亏钱:9250英镑的学费几乎还不够弥补成本的。他们可以完全专注于研究、培养研究生、培育科技公司,并通过企业会议和高管教育赚更多的钱。他们还可以为更多被排除在外的英国人提供教育。何不为有前途的弱势青少年提供暑期学校,或者对有天赋但资格不足的成年人进行再培训?向所有人开放的牛津剑桥可以帮助许多人提高抱负。

你可能会争辩说,新的精英大学——也许是帝国理工学院(Imperial College)和伦敦大学学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会取代牛津剑桥。嗯,加拿大、瑞典或澳大利亚都没有发生过这种情况。其他英国大学缺乏牛津剑桥传承下来的声望和财富。伊顿公学的学生们可能会试图占领牛津剑桥的研究生院,但至少他们21岁才被录取——也就是说,不仅仅反映出父母的社会阶层——而且研究生教育比本科更专业。获得分子生物学或前殖民地印第安历史学的博士学位可能不会让你入主唐宁街。

或者你也可以保持牛津剑桥不变,那样的话,你就得接受,精英阶层的自我延续是你想要的英国人生活的结果。■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英国社会流动性“停滞不前”,牛津剑桥对于固化英国精英阶层起了很大作用,是时候对它们做出改革。



撰文 |  西蒙•库柏

OR--商业新媒体 】想象一下,现在是2020年,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已经离开了,而你是新任英国首相杰里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或者是工党中其他更可能当选的首相继任者。你在领导一个执政联盟。你的使命是让英国变得更公平。英国政府的社会流动委员会(Social Mobility Commission)表示,英国社会流动性“停滞不前”,一个人的出身极大地预示出他未来的职业生涯。英国的精英阶层将优势代代相传:约翰逊的内阁中有64%的人上过私立学校。所有这些不公平帮助推动了英国退欧投票。

什么样的改革会让英国变得更公平?没有什么是不能讨论的。好吧,一位激进的助手说,为什么不撤销牛津大学(Oxford)和剑桥大学(Cambridge),就像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承诺要撤销他的精英母校国家行政学院(Ecole Nationale d’Administration)一样?牛津剑桥从8所学校(其中6所被认为是私立付费学校)招收的学生数量,比从2900所英国公立学校招收的学生数量加起来还要多,而毕业的学生则成为原始统治阶级。但是你手下的大多数大臣都被摧毁两项古老国家资产的想法吓到脸色煞白。最后,你们同意一个解决方案:保持牛津剑桥最好的部分,但不让它们继续从事本科教育。这会消除牛津剑桥对英国人生活的最大扭曲。

到目前为止,英国关于公平的辩论更多地聚焦于私立学校而不是牛津剑桥。20世纪60年代以后,公众对废除这些学校的兴趣逐渐消退,这就是为什么即使是科尔宾也没有这样提议的原因(他受过私人教育)。尽管如此,工党活动人士希望在下个月的党内会议之前提出动议,要求工党将这些学校“整合”到公立体系中。该计划(标签:#AbolishEton)将取消这些学校的慈善地位和税收优惠,重新分配它们的资产,并确保大学“招收私立学校学生的比例和在更广泛人口中的招收比例(目前为7%)一样”。

某版本的建议可能会让英国有所改进。但私立学校并非是全部问题。你可以保留它们,同时仍然让这个国家变得更加公平。毕竟,加拿大、澳大利亚和瑞典都有私立学校,但它们的社会流动性也高于平均水平。事实上,经合组织(OECD)表示,加拿大是最具社会流动性的发达国家:2002年到2014年,在25至64岁的加拿大人当中,有近四分之三与父母的社会阶层不同。

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这些国家的私立学校没有把学生送进世界顶级大学,因为加拿大、澳大利亚和瑞典没有世界顶级大学。它们只有很多好大学,但没有一所会带来彻底改变命运的优势。作家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Malcolm Gladwell)描述了用大约10分钟申请多伦多大学(University of Toronto)的经历:“我高三那个秋季的一个晚上,晚餐后……在选择就读哪所大学时,我丝毫没有感到在做特别重要的事情”。

在德国、荷兰和其他北欧国家也是如此。你获得了很好的教育,然后必须在就业市场上证明自己。

有趣的是,所有这些国家都比英国富裕,而且几乎都有比英国更好的公立学校。他们还避免了许多英国人的噩梦:即使在17岁时没有被牛津剑桥录取,前途的大门也不会被关上。他们也没有那种得不到录取而在牛津剑桥精英的俯视下缓慢发展职业生涯的苦涩。没有精英家庭会倾注时间、金钱和社会资本,只为让根本不够资格的孩子进入牛津剑桥。没有歇斯底里的私立学校校长将对学生特权的批评比作希特勒对犹太人的迫害。不会有不成比例的大学资金被两所学校拿走。任何精英群体也不会因为其成员在18岁的时候开始封锁自己而变得俱乐部化、懒惰并与其他所有人疏离。在没有精英大学的国家,某一个阶层占据国家顶层的情况很罕见:人们的职业生涯更多是在成年期决定下来,那时他们的发展轨迹更多地取决于他们的成就而不是他们的父母。

牛津和剑桥可能会因放弃本科教学而受益。他们在每个本科生身上都在亏钱:9250英镑的学费几乎还不够弥补成本的。他们可以完全专注于研究、培养研究生、培育科技公司,并通过企业会议和高管教育赚更多的钱。他们还可以为更多被排除在外的英国人提供教育。何不为有前途的弱势青少年提供暑期学校,或者对有天赋但资格不足的成年人进行再培训?向所有人开放的牛津剑桥可以帮助许多人提高抱负。

你可能会争辩说,新的精英大学——也许是帝国理工学院(Imperial College)和伦敦大学学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会取代牛津剑桥。嗯,加拿大、瑞典或澳大利亚都没有发生过这种情况。其他英国大学缺乏牛津剑桥传承下来的声望和财富。伊顿公学的学生们可能会试图占领牛津剑桥的研究生院,但至少他们21岁才被录取——也就是说,不仅仅反映出父母的社会阶层——而且研究生教育比本科更专业。获得分子生物学或前殖民地印第安历史学的博士学位可能不会让你入主唐宁街。

或者你也可以保持牛津剑桥不变,那样的话,你就得接受,精英阶层的自我延续是你想要的英国人生活的结果。■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英国社会流动性“停滞不前”,牛津剑桥对于固化英国精英阶层起了很大作用,是时候对它们做出改革。



撰文 |  西蒙•库柏

OR--商业新媒体 】想象一下,现在是2020年,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已经离开了,而你是新任英国首相杰里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或者是工党中其他更可能当选的首相继任者。你在领导一个执政联盟。你的使命是让英国变得更公平。英国政府的社会流动委员会(Social Mobility Commission)表示,英国社会流动性“停滞不前”,一个人的出身极大地预示出他未来的职业生涯。英国的精英阶层将优势代代相传:约翰逊的内阁中有64%的人上过私立学校。所有这些不公平帮助推动了英国退欧投票。

什么样的改革会让英国变得更公平?没有什么是不能讨论的。好吧,一位激进的助手说,为什么不撤销牛津大学(Oxford)和剑桥大学(Cambridge),就像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承诺要撤销他的精英母校国家行政学院(Ecole Nationale d’Administration)一样?牛津剑桥从8所学校(其中6所被认为是私立付费学校)招收的学生数量,比从2900所英国公立学校招收的学生数量加起来还要多,而毕业的学生则成为原始统治阶级。但是你手下的大多数大臣都被摧毁两项古老国家资产的想法吓到脸色煞白。最后,你们同意一个解决方案:保持牛津剑桥最好的部分,但不让它们继续从事本科教育。这会消除牛津剑桥对英国人生活的最大扭曲。

到目前为止,英国关于公平的辩论更多地聚焦于私立学校而不是牛津剑桥。20世纪60年代以后,公众对废除这些学校的兴趣逐渐消退,这就是为什么即使是科尔宾也没有这样提议的原因(他受过私人教育)。尽管如此,工党活动人士希望在下个月的党内会议之前提出动议,要求工党将这些学校“整合”到公立体系中。该计划(标签:#AbolishEton)将取消这些学校的慈善地位和税收优惠,重新分配它们的资产,并确保大学“招收私立学校学生的比例和在更广泛人口中的招收比例(目前为7%)一样”。

某版本的建议可能会让英国有所改进。但私立学校并非是全部问题。你可以保留它们,同时仍然让这个国家变得更加公平。毕竟,加拿大、澳大利亚和瑞典都有私立学校,但它们的社会流动性也高于平均水平。事实上,经合组织(OECD)表示,加拿大是最具社会流动性的发达国家:2002年到2014年,在25至64岁的加拿大人当中,有近四分之三与父母的社会阶层不同。

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这些国家的私立学校没有把学生送进世界顶级大学,因为加拿大、澳大利亚和瑞典没有世界顶级大学。它们只有很多好大学,但没有一所会带来彻底改变命运的优势。作家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Malcolm Gladwell)描述了用大约10分钟申请多伦多大学(University of Toronto)的经历:“我高三那个秋季的一个晚上,晚餐后……在选择就读哪所大学时,我丝毫没有感到在做特别重要的事情”。

在德国、荷兰和其他北欧国家也是如此。你获得了很好的教育,然后必须在就业市场上证明自己。

有趣的是,所有这些国家都比英国富裕,而且几乎都有比英国更好的公立学校。他们还避免了许多英国人的噩梦:即使在17岁时没有被牛津剑桥录取,前途的大门也不会被关上。他们也没有那种得不到录取而在牛津剑桥精英的俯视下缓慢发展职业生涯的苦涩。没有精英家庭会倾注时间、金钱和社会资本,只为让根本不够资格的孩子进入牛津剑桥。没有歇斯底里的私立学校校长将对学生特权的批评比作希特勒对犹太人的迫害。不会有不成比例的大学资金被两所学校拿走。任何精英群体也不会因为其成员在18岁的时候开始封锁自己而变得俱乐部化、懒惰并与其他所有人疏离。在没有精英大学的国家,某一个阶层占据国家顶层的情况很罕见:人们的职业生涯更多是在成年期决定下来,那时他们的发展轨迹更多地取决于他们的成就而不是他们的父母。

牛津和剑桥可能会因放弃本科教学而受益。他们在每个本科生身上都在亏钱:9250英镑的学费几乎还不够弥补成本的。他们可以完全专注于研究、培养研究生、培育科技公司,并通过企业会议和高管教育赚更多的钱。他们还可以为更多被排除在外的英国人提供教育。何不为有前途的弱势青少年提供暑期学校,或者对有天赋但资格不足的成年人进行再培训?向所有人开放的牛津剑桥可以帮助许多人提高抱负。

你可能会争辩说,新的精英大学——也许是帝国理工学院(Imperial College)和伦敦大学学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会取代牛津剑桥。嗯,加拿大、瑞典或澳大利亚都没有发生过这种情况。其他英国大学缺乏牛津剑桥传承下来的声望和财富。伊顿公学的学生们可能会试图占领牛津剑桥的研究生院,但至少他们21岁才被录取——也就是说,不仅仅反映出父母的社会阶层——而且研究生教育比本科更专业。获得分子生物学或前殖民地印第安历史学的博士学位可能不会让你入主唐宁街。

或者你也可以保持牛津剑桥不变,那样的话,你就得接受,精英阶层的自我延续是你想要的英国人生活的结果。■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撤销牛津剑桥能让英国变得更公平吗?

发布日期:2019-08-05 05:30
摘要:英国社会流动性“停滞不前”,牛津剑桥对于固化英国精英阶层起了很大作用,是时候对它们做出改革。



撰文 |  西蒙•库柏

OR--商业新媒体 】想象一下,现在是2020年,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已经离开了,而你是新任英国首相杰里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或者是工党中其他更可能当选的首相继任者。你在领导一个执政联盟。你的使命是让英国变得更公平。英国政府的社会流动委员会(Social Mobility Commission)表示,英国社会流动性“停滞不前”,一个人的出身极大地预示出他未来的职业生涯。英国的精英阶层将优势代代相传:约翰逊的内阁中有64%的人上过私立学校。所有这些不公平帮助推动了英国退欧投票。

什么样的改革会让英国变得更公平?没有什么是不能讨论的。好吧,一位激进的助手说,为什么不撤销牛津大学(Oxford)和剑桥大学(Cambridge),就像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承诺要撤销他的精英母校国家行政学院(Ecole Nationale d’Administration)一样?牛津剑桥从8所学校(其中6所被认为是私立付费学校)招收的学生数量,比从2900所英国公立学校招收的学生数量加起来还要多,而毕业的学生则成为原始统治阶级。但是你手下的大多数大臣都被摧毁两项古老国家资产的想法吓到脸色煞白。最后,你们同意一个解决方案:保持牛津剑桥最好的部分,但不让它们继续从事本科教育。这会消除牛津剑桥对英国人生活的最大扭曲。

到目前为止,英国关于公平的辩论更多地聚焦于私立学校而不是牛津剑桥。20世纪60年代以后,公众对废除这些学校的兴趣逐渐消退,这就是为什么即使是科尔宾也没有这样提议的原因(他受过私人教育)。尽管如此,工党活动人士希望在下个月的党内会议之前提出动议,要求工党将这些学校“整合”到公立体系中。该计划(标签:#AbolishEton)将取消这些学校的慈善地位和税收优惠,重新分配它们的资产,并确保大学“招收私立学校学生的比例和在更广泛人口中的招收比例(目前为7%)一样”。

某版本的建议可能会让英国有所改进。但私立学校并非是全部问题。你可以保留它们,同时仍然让这个国家变得更加公平。毕竟,加拿大、澳大利亚和瑞典都有私立学校,但它们的社会流动性也高于平均水平。事实上,经合组织(OECD)表示,加拿大是最具社会流动性的发达国家:2002年到2014年,在25至64岁的加拿大人当中,有近四分之三与父母的社会阶层不同。

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这些国家的私立学校没有把学生送进世界顶级大学,因为加拿大、澳大利亚和瑞典没有世界顶级大学。它们只有很多好大学,但没有一所会带来彻底改变命运的优势。作家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Malcolm Gladwell)描述了用大约10分钟申请多伦多大学(University of Toronto)的经历:“我高三那个秋季的一个晚上,晚餐后……在选择就读哪所大学时,我丝毫没有感到在做特别重要的事情”。

在德国、荷兰和其他北欧国家也是如此。你获得了很好的教育,然后必须在就业市场上证明自己。

有趣的是,所有这些国家都比英国富裕,而且几乎都有比英国更好的公立学校。他们还避免了许多英国人的噩梦:即使在17岁时没有被牛津剑桥录取,前途的大门也不会被关上。他们也没有那种得不到录取而在牛津剑桥精英的俯视下缓慢发展职业生涯的苦涩。没有精英家庭会倾注时间、金钱和社会资本,只为让根本不够资格的孩子进入牛津剑桥。没有歇斯底里的私立学校校长将对学生特权的批评比作希特勒对犹太人的迫害。不会有不成比例的大学资金被两所学校拿走。任何精英群体也不会因为其成员在18岁的时候开始封锁自己而变得俱乐部化、懒惰并与其他所有人疏离。在没有精英大学的国家,某一个阶层占据国家顶层的情况很罕见:人们的职业生涯更多是在成年期决定下来,那时他们的发展轨迹更多地取决于他们的成就而不是他们的父母。

牛津和剑桥可能会因放弃本科教学而受益。他们在每个本科生身上都在亏钱:9250英镑的学费几乎还不够弥补成本的。他们可以完全专注于研究、培养研究生、培育科技公司,并通过企业会议和高管教育赚更多的钱。他们还可以为更多被排除在外的英国人提供教育。何不为有前途的弱势青少年提供暑期学校,或者对有天赋但资格不足的成年人进行再培训?向所有人开放的牛津剑桥可以帮助许多人提高抱负。

你可能会争辩说,新的精英大学——也许是帝国理工学院(Imperial College)和伦敦大学学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会取代牛津剑桥。嗯,加拿大、瑞典或澳大利亚都没有发生过这种情况。其他英国大学缺乏牛津剑桥传承下来的声望和财富。伊顿公学的学生们可能会试图占领牛津剑桥的研究生院,但至少他们21岁才被录取——也就是说,不仅仅反映出父母的社会阶层——而且研究生教育比本科更专业。获得分子生物学或前殖民地印第安历史学的博士学位可能不会让你入主唐宁街。

或者你也可以保持牛津剑桥不变,那样的话,你就得接受,精英阶层的自我延续是你想要的英国人生活的结果。■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英国社会流动性“停滞不前”,牛津剑桥对于固化英国精英阶层起了很大作用,是时候对它们做出改革。



撰文 |  西蒙•库柏

OR--商业新媒体 】想象一下,现在是2020年,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已经离开了,而你是新任英国首相杰里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或者是工党中其他更可能当选的首相继任者。你在领导一个执政联盟。你的使命是让英国变得更公平。英国政府的社会流动委员会(Social Mobility Commission)表示,英国社会流动性“停滞不前”,一个人的出身极大地预示出他未来的职业生涯。英国的精英阶层将优势代代相传:约翰逊的内阁中有64%的人上过私立学校。所有这些不公平帮助推动了英国退欧投票。

什么样的改革会让英国变得更公平?没有什么是不能讨论的。好吧,一位激进的助手说,为什么不撤销牛津大学(Oxford)和剑桥大学(Cambridge),就像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承诺要撤销他的精英母校国家行政学院(Ecole Nationale d’Administration)一样?牛津剑桥从8所学校(其中6所被认为是私立付费学校)招收的学生数量,比从2900所英国公立学校招收的学生数量加起来还要多,而毕业的学生则成为原始统治阶级。但是你手下的大多数大臣都被摧毁两项古老国家资产的想法吓到脸色煞白。最后,你们同意一个解决方案:保持牛津剑桥最好的部分,但不让它们继续从事本科教育。这会消除牛津剑桥对英国人生活的最大扭曲。

到目前为止,英国关于公平的辩论更多地聚焦于私立学校而不是牛津剑桥。20世纪60年代以后,公众对废除这些学校的兴趣逐渐消退,这就是为什么即使是科尔宾也没有这样提议的原因(他受过私人教育)。尽管如此,工党活动人士希望在下个月的党内会议之前提出动议,要求工党将这些学校“整合”到公立体系中。该计划(标签:#AbolishEton)将取消这些学校的慈善地位和税收优惠,重新分配它们的资产,并确保大学“招收私立学校学生的比例和在更广泛人口中的招收比例(目前为7%)一样”。

某版本的建议可能会让英国有所改进。但私立学校并非是全部问题。你可以保留它们,同时仍然让这个国家变得更加公平。毕竟,加拿大、澳大利亚和瑞典都有私立学校,但它们的社会流动性也高于平均水平。事实上,经合组织(OECD)表示,加拿大是最具社会流动性的发达国家:2002年到2014年,在25至64岁的加拿大人当中,有近四分之三与父母的社会阶层不同。

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这些国家的私立学校没有把学生送进世界顶级大学,因为加拿大、澳大利亚和瑞典没有世界顶级大学。它们只有很多好大学,但没有一所会带来彻底改变命运的优势。作家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Malcolm Gladwell)描述了用大约10分钟申请多伦多大学(University of Toronto)的经历:“我高三那个秋季的一个晚上,晚餐后……在选择就读哪所大学时,我丝毫没有感到在做特别重要的事情”。

在德国、荷兰和其他北欧国家也是如此。你获得了很好的教育,然后必须在就业市场上证明自己。

有趣的是,所有这些国家都比英国富裕,而且几乎都有比英国更好的公立学校。他们还避免了许多英国人的噩梦:即使在17岁时没有被牛津剑桥录取,前途的大门也不会被关上。他们也没有那种得不到录取而在牛津剑桥精英的俯视下缓慢发展职业生涯的苦涩。没有精英家庭会倾注时间、金钱和社会资本,只为让根本不够资格的孩子进入牛津剑桥。没有歇斯底里的私立学校校长将对学生特权的批评比作希特勒对犹太人的迫害。不会有不成比例的大学资金被两所学校拿走。任何精英群体也不会因为其成员在18岁的时候开始封锁自己而变得俱乐部化、懒惰并与其他所有人疏离。在没有精英大学的国家,某一个阶层占据国家顶层的情况很罕见:人们的职业生涯更多是在成年期决定下来,那时他们的发展轨迹更多地取决于他们的成就而不是他们的父母。

牛津和剑桥可能会因放弃本科教学而受益。他们在每个本科生身上都在亏钱:9250英镑的学费几乎还不够弥补成本的。他们可以完全专注于研究、培养研究生、培育科技公司,并通过企业会议和高管教育赚更多的钱。他们还可以为更多被排除在外的英国人提供教育。何不为有前途的弱势青少年提供暑期学校,或者对有天赋但资格不足的成年人进行再培训?向所有人开放的牛津剑桥可以帮助许多人提高抱负。

你可能会争辩说,新的精英大学——也许是帝国理工学院(Imperial College)和伦敦大学学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会取代牛津剑桥。嗯,加拿大、瑞典或澳大利亚都没有发生过这种情况。其他英国大学缺乏牛津剑桥传承下来的声望和财富。伊顿公学的学生们可能会试图占领牛津剑桥的研究生院,但至少他们21岁才被录取——也就是说,不仅仅反映出父母的社会阶层——而且研究生教育比本科更专业。获得分子生物学或前殖民地印第安历史学的博士学位可能不会让你入主唐宁街。

或者你也可以保持牛津剑桥不变,那样的话,你就得接受,精英阶层的自我延续是你想要的英国人生活的结果。■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