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航天产业的特殊性在于任何公司对市场的判断和技术路线选择不能出错”;质疑者怀疑中国民营火箭公司的商业前景,并认为当前整个行业只是处于研发实验阶段。



撰文 | 李好 

OR--商业新媒体 】“朱雀”是中国古代神话中的神鸟,而蓝箭公司员工称为“朱雀大宝贝”的火箭,即将在酒泉卫星发射基地发射。

2018年10月27日这天,总长19米、印有蓝箭公司红色LOGO的“朱雀一号”三级固定运载火箭,安静地伫立在发射塔上。下午四时,火箭腾空而起,底部燃起橘黄色火球,人群爆发一阵鼓掌欢呼大喊:“分离了!”在五公里外观看火箭腾空的蓝箭航天CEO张昌武忍不住激动落泪。他将此形容为“一次别离”,好像看到孩子离开了自己。现场的投资人、员工十分兴奋,部分员工在现场玩起了“抛人”的庆祝方式。

庆祝似乎过早了。朱雀一号要成功进入太空,需要完成的重要动作是“入轨”,也就是超过第一宇宙速度,摆脱地球引力,进入太空。然而,在升空402秒后三级火箭出现异常,飞行过程中出现失稳。最终,卫星未能入轨,并且因为速度没有达到第一宇宙速度,随即再入大气层,并被烧毁。

张昌武满脸疲惫地出现在了媒体面前,平静地解释原因,并给团队打气。此后,蓝箭对外公布的原因是,由于末修姿态控动力系统里,某输送管损坏。“朱雀一号的既定使命已经完成。我们入轨失败绝对是很遗憾的事情,相当于本来想考个一百分,最后并没有这么圆满。”张昌武这么回顾这次发射。

这次发射失利也是中国民营航天发展的缩影:前景看似光明,但挑战巨大,一颗生锈的螺丝钉可能造成造价上亿的火箭发射失败。和SpaceX创始人马斯克一样,中国的“马斯克”们想做成的是让许多国家都头疼的事。不论中外,航天技术过去都被政府扶持的机构们所掌握,SpaceX作为全球首家由私营企业承担国家航天发射任务的股份制公司,其崛起颠覆了这一准则,这直接促使了中国也放开了对民营公司的准入。

2015年左右,在军民融合政策的影响下,以蓝箭、零壹、翎客为代表的中国第一批民营商业火箭公司开始创立。除了火箭制造公司,行业里还有卫星制造、地面设备制造等创业企业出现。目前,包括经纬、华创、高榕等在内的知名基金均有出手投资商业航天赛道。安信证券2019年6月发布的《商业火箭冉冉升起》报告显示,按照目前的火箭研制与发射进展来看,蓝箭航天、星际荣耀、零壹空间等已初步崭露头角,在商业航天领域占有一定优势,属于商业航天的第一梯队。

蓝箭和中国首批民营航天公司如何发展到今天,又将往何处去,如何和体制周旋、共处,对于理解中国的航天业至关重要。而中国商业航天能发展到什么程度,也将预示着全球正在进行的太空争霸里,中国将获得怎样的地位和影响力。

火箭发展的历史就是火箭的花式爆炸史,有在发射台上爆炸的,有刚离开发射台就爆炸的,“朱雀一号”在出现误差前,成功进行了一二级分离和二三级分离。在航天产业里,包括SpaceX、蓝色起源等公司在内的火箭发射者们都是一路捡着残骸,屡败屡战走到今天。2006年3月SpaceX试图发射“猎鹰1号”,但以失败告终,直到创业第六年,经过3次发射失败后,SpaceX才成功发射第一枚运载火箭。

在中国商业航天领域,蓝箭是一家处于风头浪尖上的公司。让这家公司进入公众视野不只是因为火箭发射。

2018年年中,一篇《离职能直接影响中国登月的人才,只配呆在国企底层?》的文章引爆了舆论。文中公布的一份《张小平参与我所型号研制情况》文件显示,研究员张小平从西安航天动力研究所离职,其承担的低温液体发动机研制任务事关载人登月等重大科研项目,文件称“无法接受因个人的离职而影响到国家重大战略项目”。张小平入职公司即为蓝箭。

即便是竞争对手也承认,蓝箭有一支技术黄金战队。张昌武本人却并非科班出身,他是清华大学MBA,曾任职于汇丰银行和西班牙桑坦德银行,主要从事汽车金融等领域。2015年,他在北京成立了蓝箭航天。他坚信太空探索的价值,在一次演讲里,他把火箭比喻为神器,“如果说人类还有神器在手的话,运载火箭绝对是一个神器,甚至没有之一。”当人类真正探索边界向太空延展,而人类目前能够实现太空运力唯一的运载工具就是运载火箭。

2019年7月,在蓝箭的北京办公室里,张昌武接受了《商业周刊/中文版》的专访。张昌武对于吹嘘公司并没有兴趣,他也不是好的故事讲述者。“重要的是大家能看到一个真实的航天行业,认识里面的客观规律。”他说话时通常面无表情,“这个产业不会特别快地发展,特别快地得到回报。”

他描述中国航天业的现状:“在民营航天企业出现之前,我们中国航天的99.99%,甚至后面还有几个九的资源全部都在国有航天企业手里”。

中国航天的商业化份额在世界上极小,而且随着美国商业航天的崛起,这个比例还会不断受到挑战。张昌武认为,比起竞争,更重要的问题是,现在整个领域内航天的普及程度,甚至包括航天的业内人士,对于商业航天的认知程度都还需要一个周期才能慢慢建立起来。

外界对他的不理解包括为什么要建造发射台,以及为什么要自行研发发动机。他经常需要花时间来解释他们与众不同的举措,而张昌武对这样的解释感到厌倦。这样的误解不仅来自公众、投资人,也来自业内人士。

蓝箭进行自主发动机研发的背景是运载火箭技术过去一直只被封闭军工体系所掌握,今天放到商业市场里进行一次前无古人的探索。在这样一个全新的行业里,时刻都会有各种各样的困难。公司们需要招募团队,组建研制和理顺发射服务所需的供应链,也要同步去跟监管去沟通,去推动行业政策法规领域的变化。以工业供应链为例,原来的供应链中绝大多数都是体制内单位,当民营公司进入这个领域,设计问题可以自己解决,但是火箭如何造出来是一个难题,谁来做配套?2015年,蓝箭等公司尝试过购买现成的火箭发动机,但最终没有实现,这最终倒逼民营公司自主解决动力问题。

有一天,张昌武和一个做机器人的朋友聊天,对方感叹:“你们的产品规模确实太大了,跟一般的工业品比起来,涉及的产业链条和工艺复杂程度都是登峰造极的。”火箭制造行业使用了社会上各门各类先进的工艺,有大量配套零部件,在制造过程中协作,远远不止一个火箭公司那么简单。

而自建发射台被对手们称作“神来之笔”,是蓝箭所作出的一次关键的选择。因为制造发动机的过程中需要不断做热试验,为了保证研发进度,不被实验环境局限,对于火箭公司来说,自建试车台非常重要,SpaceX、Blue Origin都拥有自己的试车台。

在浙江湖州,蓝箭建设了一座大型火箭发动机试车台,并且是国内目前唯一有自建试车台和自建航天工业制造基地的民营航天公司。“在那里才会感受到航天带给人的震撼。”蓝箭航天的员工这样说。

张昌武认为,航天产业的特殊性在于任何公司对市场的判断和技术路线选择不能出错。因为火箭是一个大规模的工业品,这个领域,是不允许在方向上犯错误的。假如犯错,后果就是灾难性,有时候会把一家公司都拖垮。不断的迭代,其实是不断的归零,不断的从头再来。

蓝箭所踩中的是中国民营航天崛起的节点。根据华创资本发布报告显示,2017至2025年全球(不包含中国地区),预计约有两万颗卫星计划发射升空,目前在头顶上方活跃的卫星也只有不到两千颗,未来两万颗卫星的发射任务需要大量的火箭来执行。但以国家为单位,具有火箭发射能力的国家和地区也仅有不到10个(美国、俄罗斯、中国、欧洲、日本等),在未来十年时间里,依靠各国政府经营的火箭发射运力,将远远无法满足卫星发射的需求,巨大的供给空白急需得到新的商业运力来填补。新的机会在等待着中国公司们。

2018年的发射失利之后,蓝箭取得的更大的突破却被人忽视了。5月17日,蓝箭宣布国内首台80吨液氧甲烷发动机,天鹊20秒试车圆满成功。这意味着蓝箭成为全球范围内继SpaceX和蓝色起源之后,第三家掌握液氧甲烷发动机技术的公司。

能否研发出一款独立自主可控的发动机,是衡量一家火箭公司能否长远发展的关键点。火箭都是一次性的,当把特定载荷送入轨道后,火箭不可再使用,这就好比坐飞机从北京飞到上海后,航程结束后飞机就被销毁了;而液氧甲烷发动机可以让火箭重复使用。液体火箭发动机是航天工程的“皇冠明珠”。SpaceX的Raptor(猛禽)、蓝色起源的BE-4均采用液氧甲烷发动机,对于可重复使用,液氧甲烷发动机至关重要。

这次技术突破意义重大。这代表国内出现了第一家掌握液氧甲烷发动机核心技术的民营商业航天企业,也让中国成为世界上第二个拥有独立研制高性能液氧甲烷发动机的民营企业的国家。在SpaceX的液氧发动机被研发出之前,人们习惯性地认为,中等推力液体火箭发动机是用国家级力量和投入才能完成的大事,更不用说是可重复使用的液体火箭发动机。蓝箭的成功,则证明了中国民营公司有能力实现这一技术突破。

天鹊发动机的成功试车,也让业内开始正视蓝箭航天的存在,不再把它当作玩票的公司。张昌武并非航天专业背景,但蓝箭航天董事长王建蒙,是原中国卫星发射测控系统部航天系统工程高级工程师;CTO吴树范则有欧洲航天局15年工作经验。“我们的想法判断背后是有团队在这个领域里面几十年的积累,包括技术上的积累、对市场的把握、对本土的了解和对国际市场的视野加在一起形成的见解。”张昌武说。

公司董事长王建蒙是张昌武的岳父,尽管彼此之间有亲属关系,但蓝箭的运作和其他公司并没有什么不同。“没有必要回避这一点,免得外界对此有很多猜测。”他说。

但公司关键的掌舵人仍是张昌武。他用自己对未来的全景式判断,构建了蓝箭的发展。在任何场合,他都不否认个人和公司家国情怀的存在。“SpaceX这样的企业未来的崛起,会使美国在未来太空开发过程中拔得头筹,这样太空基础设施的建设会在更长远的未来,在国际空间战略领域,帮助美国建立一个更加雄厚的综合的实力。这也给包括中国、俄罗斯,世界各国提出新的命题,我们怎么样在新一轮太空布局中能够有一定话语权。”张昌武说。由于SpaceX等公司的出现,在商业发射层面,美国已经能够全面碾压世界其他国家,包括中国在内。价格方面,美国民营火箭发射的价格是中国的50%至60%左右,从成功率看,SpaceX已经成功将全球最大的火箭发射升天。“我们能够看得到这种差距正在形成。但我们也通过民营商业火箭公司从另一个维度审视这个行业,并尝试重新定义这样一个具有独特文化的行业,也为在这个行业中的人提供一种新的可能性。”

蓝箭则一如既往按部就班、小心谨慎地迈着步子。张昌武强调公司务实的能力,以市场需求倒推产品设计,他对公司有条不紊的发展步伐感到满意。“打造世界一流商业航天企业”的愿景被写在公司官网上,未来5年内,蓝箭计划沿着发动机、可回收中型液体火箭、可回收大型液体火箭的技术路线发展,2020年,将计划进行液体火箭的发射,目前一切都进展顺利。

但他拒绝透露更多的信息。“火箭建造技术进展非常缓慢,除非我们有十足的把握,否则不会对外公开任何东西。”他表示。

长期以来,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为中国运载火箭的唯一生产商。随着商业航天的兴起,中国航天科工集团依靠自身导弹工业基础迅速切入了小型运载火箭研制序列。允许中国商业航天市场和民营公司的成立,也是对SpaceX的一种应对之策。

但民营公司如何和体制内的企业共处成为新的难题。由于政策扶持上一些细化规则并没有落地,民营航天公司和央企仍存在竞争关系。张小平事件就是以蓝箭公司为首的私营公司和体制内企业矛盾爆发的一次凸显。

这是航天产业的现状。航天领域的生意除了技术研发,还有其他方面的重要事情需要打理和面对,比如说政治、利益交换和国家间的保护主义。如果说,马斯克的SpaceX不光要对抗像洛克希德·马丁公司(Lockheed Martin)和波音公司这样的美国军工业巨头,还要与诸如俄罗斯和中国这样的国家竞争,那么中国的航天公司们的竞争既存在于国内外民营公司之间,也要面临航天集团、航天科工集团背靠国家资源、历史悠久的巨无霸央企的强势竞争。

张小平事件中,公众普遍对蓝箭公司和张小平抱有同情,尽管蓝箭和张小平从未对此事公开发言。风波过去之后,张昌武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待此事:“在航天领域里面创业,前期有很多来自于航天院所的人来加入是不可避免的一件事情。从某个角度来看,我们也帮中国航天留住了一批工程师,因为如果他不去商业航天公司,他可能就不干航天了,可能就去干通信、互联网或者金融了。”

尽管有“张小平事件”的发生,但作为民营公司,蓝箭实际上有颇强的与体制打交道的能力。蓝箭在行业内的重要性还在于蓝箭航天成为国内第一个拿到中国民营运载火箭发射许可证的公司,也是最早取得行业全部准入资质的民营火箭企业,“在军民融合政策下,原来封闭在体制内60年的技术、人才都开始流动了起来。这些中国商业航天企业,抓住了政策红利,人才和体制结构的变化,在过去一年迅速进入快车道,特别是已经拿到资质的头部企业所产生头部效应已经逐渐形成。”华创资本投资人公元表示。“面对欧美商业航天超级独角兽公司还在迅猛增长的趋势,我们坚信中国商业航天长出独角兽公司指日可待。”这名投资了蓝箭的投资人坚定地表示。

截至目前,蓝箭已经完成了B轮融资。和投资人见面时,对方一般关心蓝箭能承受失败几次?张昌武的回答是中国的航天水平还是世界一流的,公司有充分的控制手段,能够把风险做到可控。

“我特别想说,‘活下去是最重要的’,是一句废话,是一句大而无用的废话。因为大家都在说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但其实怎么活下去是最重要的,”张昌武的情绪变得激动,他甚至强调一定要把这句话写到文章里,“大家会说你少花点钱,你搞点固体燃料去打打不就行了吗?这样能活五年,一年花不到一个亿,然而我们为了更快的研发,恨不得一年花几个亿,这才是真正为了活下去,而不是耗下去。”

中国民营航天公司的困境之一是高度了解航天业的专业投资人仍然稀缺。翎客航天创始人胡振宇表示,很多风险投资人出于投资互联网的经验,会相信赢者通吃,希望看到航天行业的快速爆发式增长,但这是很难实现的。胡振宇表示,要按照航天工程的规律去做事情,而不能以互联网的模式来做火箭。翎客航天成立于2014年,是国内首个且唯一掌握火箭悬停飞行技术的公司。

然而,投资人的思路或多或少地仍会影响产业里的公司们,尤其是他们对“入轨”(把航天器送入预定的运行轨道)的关注。“入轨当然是很重要的,但是当大家现在对入轨这个事情过多的关注之后,导致一些民营企业就只能瞄准这一个节点去做。这样做真的会影响公司的研发节奏。”翎客航天CEO楚龙飞这样告诉《商业周刊/中文版》。

张昌武同样表示他现在根本不在乎蓝箭是否是第一个入轨。“我觉得现阶段对于民营火箭入轨的片面追求还是有互联网思维的影子,因为互联网的模式就是创造节点、创造里程碑,然后不断地通过节点去VC那获取资金。对于火箭来讲,入轨当然重要了,但入轨不是一切。我经常说一句话,首先你要选择一个正确方向,技术路线是通的、技术能力已经被验证过,入轨只是时间问题,但是如果方向不对的话,我觉得入轨又sowhat?市场最终考验企业的还是商业化的能力,如果有人讲入轨就是一切,这说明对于商业航天还是缺乏理解的。”

在公司内部,张昌武告诉团队,蓝箭如果不是瞄准液体火箭、液氧甲烷发动机以及中大型火箭来做,我们今天就可以解散。他认为,对于商业航天公司,关键是要在液体火箭的路上,稳扎稳打的一步步的往前走,建立自己液体发动机的独立可控的能力。

质疑者怀疑中国民营火箭公司的商业前景,并认为当前整个行业只是处于研发实验阶段,真正的挑战在于可持续商业模式的建立。张昌武承认这是普遍被关心的问题:“航天目前还不是一个直接toC的市场,这个市场未来的商业前景到底怎么样体现出来,它跟我们的普通的大众到底有多么紧密的关系,或者这个关系的规模有多大,这是大家非常关心的一件事情。大家去问或者是非要去求证未来这个行业是怎么样爆发的,应用场景有哪些,这是一个没法被证伪或证实的问题,需要火箭、卫星公司等整个生态圈大家共同来建立。”

也有人认为,值得担心的是国内商业航天领域里过于务实的现状。“国内同行的这些公司,大家的价值观也好,或者愿景也好,我觉得对整个太空领域的信心,或者是想象力都不够。大家都很务实,所以这也从另外一个侧面说明了,为什么很多创新的事情都不是中国人先出来做的。”楚龙飞认为他对现状很失望,“我理想中的中国的商业航天到今天,应该是百花齐放,但目前行业有一点像互联网竞争,慢慢地资源正在往头部的那几家公司集中。但是你看美国的商业航天,除了火箭、卫星公司,各种多样化、小而专的技术公司也可以有生存机会,比如发动机、零部件、太空救生等等,但在中国目前没有看到起来的迹象。”当SpaceX的最新一轮融资估值已经达到280亿美元以上,蓝箭作为国内火箭的领头公司,仅完成了B+轮融资,具体估值未对外公布。这也代表在体量上,和美国相比,中国的民营航天公司仍有明显差距。

投资人对这个行业仍然有信心。公元表示,在进行行业研究和投资的过程中,接触到了许许多多带着使命感的中国航天人,他们正从体制内走向商业航天,面对未知的领域进行着探索。“或许多年以后,我们回头看,今天全球范围正在开启的新航天时代,会像大航海时代一样,带来的不仅仅是新大陆和香料贵金属,更是人类文明进程的重要转折。”她说。

张昌武认为挑战是阶段性的。“航天的东西历来假不了,这个行业需要非常理性,耐得住寂寞,同时尊重各种客观规律,”张昌武说,“这会是我最后一次创业,我为此投入了生活的全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进击的中国版“马斯克”们

发布日期:2019-07-30 10:08
摘要:“航天产业的特殊性在于任何公司对市场的判断和技术路线选择不能出错”;质疑者怀疑中国民营火箭公司的商业前景,并认为当前整个行业只是处于研发实验阶段。



撰文 | 李好 

OR--商业新媒体 】“朱雀”是中国古代神话中的神鸟,而蓝箭公司员工称为“朱雀大宝贝”的火箭,即将在酒泉卫星发射基地发射。

2018年10月27日这天,总长19米、印有蓝箭公司红色LOGO的“朱雀一号”三级固定运载火箭,安静地伫立在发射塔上。下午四时,火箭腾空而起,底部燃起橘黄色火球,人群爆发一阵鼓掌欢呼大喊:“分离了!”在五公里外观看火箭腾空的蓝箭航天CEO张昌武忍不住激动落泪。他将此形容为“一次别离”,好像看到孩子离开了自己。现场的投资人、员工十分兴奋,部分员工在现场玩起了“抛人”的庆祝方式。

庆祝似乎过早了。朱雀一号要成功进入太空,需要完成的重要动作是“入轨”,也就是超过第一宇宙速度,摆脱地球引力,进入太空。然而,在升空402秒后三级火箭出现异常,飞行过程中出现失稳。最终,卫星未能入轨,并且因为速度没有达到第一宇宙速度,随即再入大气层,并被烧毁。

张昌武满脸疲惫地出现在了媒体面前,平静地解释原因,并给团队打气。此后,蓝箭对外公布的原因是,由于末修姿态控动力系统里,某输送管损坏。“朱雀一号的既定使命已经完成。我们入轨失败绝对是很遗憾的事情,相当于本来想考个一百分,最后并没有这么圆满。”张昌武这么回顾这次发射。

这次发射失利也是中国民营航天发展的缩影:前景看似光明,但挑战巨大,一颗生锈的螺丝钉可能造成造价上亿的火箭发射失败。和SpaceX创始人马斯克一样,中国的“马斯克”们想做成的是让许多国家都头疼的事。不论中外,航天技术过去都被政府扶持的机构们所掌握,SpaceX作为全球首家由私营企业承担国家航天发射任务的股份制公司,其崛起颠覆了这一准则,这直接促使了中国也放开了对民营公司的准入。

2015年左右,在军民融合政策的影响下,以蓝箭、零壹、翎客为代表的中国第一批民营商业火箭公司开始创立。除了火箭制造公司,行业里还有卫星制造、地面设备制造等创业企业出现。目前,包括经纬、华创、高榕等在内的知名基金均有出手投资商业航天赛道。安信证券2019年6月发布的《商业火箭冉冉升起》报告显示,按照目前的火箭研制与发射进展来看,蓝箭航天、星际荣耀、零壹空间等已初步崭露头角,在商业航天领域占有一定优势,属于商业航天的第一梯队。

蓝箭和中国首批民营航天公司如何发展到今天,又将往何处去,如何和体制周旋、共处,对于理解中国的航天业至关重要。而中国商业航天能发展到什么程度,也将预示着全球正在进行的太空争霸里,中国将获得怎样的地位和影响力。

火箭发展的历史就是火箭的花式爆炸史,有在发射台上爆炸的,有刚离开发射台就爆炸的,“朱雀一号”在出现误差前,成功进行了一二级分离和二三级分离。在航天产业里,包括SpaceX、蓝色起源等公司在内的火箭发射者们都是一路捡着残骸,屡败屡战走到今天。2006年3月SpaceX试图发射“猎鹰1号”,但以失败告终,直到创业第六年,经过3次发射失败后,SpaceX才成功发射第一枚运载火箭。

在中国商业航天领域,蓝箭是一家处于风头浪尖上的公司。让这家公司进入公众视野不只是因为火箭发射。

2018年年中,一篇《离职能直接影响中国登月的人才,只配呆在国企底层?》的文章引爆了舆论。文中公布的一份《张小平参与我所型号研制情况》文件显示,研究员张小平从西安航天动力研究所离职,其承担的低温液体发动机研制任务事关载人登月等重大科研项目,文件称“无法接受因个人的离职而影响到国家重大战略项目”。张小平入职公司即为蓝箭。

即便是竞争对手也承认,蓝箭有一支技术黄金战队。张昌武本人却并非科班出身,他是清华大学MBA,曾任职于汇丰银行和西班牙桑坦德银行,主要从事汽车金融等领域。2015年,他在北京成立了蓝箭航天。他坚信太空探索的价值,在一次演讲里,他把火箭比喻为神器,“如果说人类还有神器在手的话,运载火箭绝对是一个神器,甚至没有之一。”当人类真正探索边界向太空延展,而人类目前能够实现太空运力唯一的运载工具就是运载火箭。

2019年7月,在蓝箭的北京办公室里,张昌武接受了《商业周刊/中文版》的专访。张昌武对于吹嘘公司并没有兴趣,他也不是好的故事讲述者。“重要的是大家能看到一个真实的航天行业,认识里面的客观规律。”他说话时通常面无表情,“这个产业不会特别快地发展,特别快地得到回报。”

他描述中国航天业的现状:“在民营航天企业出现之前,我们中国航天的99.99%,甚至后面还有几个九的资源全部都在国有航天企业手里”。

中国航天的商业化份额在世界上极小,而且随着美国商业航天的崛起,这个比例还会不断受到挑战。张昌武认为,比起竞争,更重要的问题是,现在整个领域内航天的普及程度,甚至包括航天的业内人士,对于商业航天的认知程度都还需要一个周期才能慢慢建立起来。

外界对他的不理解包括为什么要建造发射台,以及为什么要自行研发发动机。他经常需要花时间来解释他们与众不同的举措,而张昌武对这样的解释感到厌倦。这样的误解不仅来自公众、投资人,也来自业内人士。

蓝箭进行自主发动机研发的背景是运载火箭技术过去一直只被封闭军工体系所掌握,今天放到商业市场里进行一次前无古人的探索。在这样一个全新的行业里,时刻都会有各种各样的困难。公司们需要招募团队,组建研制和理顺发射服务所需的供应链,也要同步去跟监管去沟通,去推动行业政策法规领域的变化。以工业供应链为例,原来的供应链中绝大多数都是体制内单位,当民营公司进入这个领域,设计问题可以自己解决,但是火箭如何造出来是一个难题,谁来做配套?2015年,蓝箭等公司尝试过购买现成的火箭发动机,但最终没有实现,这最终倒逼民营公司自主解决动力问题。

有一天,张昌武和一个做机器人的朋友聊天,对方感叹:“你们的产品规模确实太大了,跟一般的工业品比起来,涉及的产业链条和工艺复杂程度都是登峰造极的。”火箭制造行业使用了社会上各门各类先进的工艺,有大量配套零部件,在制造过程中协作,远远不止一个火箭公司那么简单。

而自建发射台被对手们称作“神来之笔”,是蓝箭所作出的一次关键的选择。因为制造发动机的过程中需要不断做热试验,为了保证研发进度,不被实验环境局限,对于火箭公司来说,自建试车台非常重要,SpaceX、Blue Origin都拥有自己的试车台。

在浙江湖州,蓝箭建设了一座大型火箭发动机试车台,并且是国内目前唯一有自建试车台和自建航天工业制造基地的民营航天公司。“在那里才会感受到航天带给人的震撼。”蓝箭航天的员工这样说。

张昌武认为,航天产业的特殊性在于任何公司对市场的判断和技术路线选择不能出错。因为火箭是一个大规模的工业品,这个领域,是不允许在方向上犯错误的。假如犯错,后果就是灾难性,有时候会把一家公司都拖垮。不断的迭代,其实是不断的归零,不断的从头再来。

蓝箭所踩中的是中国民营航天崛起的节点。根据华创资本发布报告显示,2017至2025年全球(不包含中国地区),预计约有两万颗卫星计划发射升空,目前在头顶上方活跃的卫星也只有不到两千颗,未来两万颗卫星的发射任务需要大量的火箭来执行。但以国家为单位,具有火箭发射能力的国家和地区也仅有不到10个(美国、俄罗斯、中国、欧洲、日本等),在未来十年时间里,依靠各国政府经营的火箭发射运力,将远远无法满足卫星发射的需求,巨大的供给空白急需得到新的商业运力来填补。新的机会在等待着中国公司们。

2018年的发射失利之后,蓝箭取得的更大的突破却被人忽视了。5月17日,蓝箭宣布国内首台80吨液氧甲烷发动机,天鹊20秒试车圆满成功。这意味着蓝箭成为全球范围内继SpaceX和蓝色起源之后,第三家掌握液氧甲烷发动机技术的公司。

能否研发出一款独立自主可控的发动机,是衡量一家火箭公司能否长远发展的关键点。火箭都是一次性的,当把特定载荷送入轨道后,火箭不可再使用,这就好比坐飞机从北京飞到上海后,航程结束后飞机就被销毁了;而液氧甲烷发动机可以让火箭重复使用。液体火箭发动机是航天工程的“皇冠明珠”。SpaceX的Raptor(猛禽)、蓝色起源的BE-4均采用液氧甲烷发动机,对于可重复使用,液氧甲烷发动机至关重要。

这次技术突破意义重大。这代表国内出现了第一家掌握液氧甲烷发动机核心技术的民营商业航天企业,也让中国成为世界上第二个拥有独立研制高性能液氧甲烷发动机的民营企业的国家。在SpaceX的液氧发动机被研发出之前,人们习惯性地认为,中等推力液体火箭发动机是用国家级力量和投入才能完成的大事,更不用说是可重复使用的液体火箭发动机。蓝箭的成功,则证明了中国民营公司有能力实现这一技术突破。

天鹊发动机的成功试车,也让业内开始正视蓝箭航天的存在,不再把它当作玩票的公司。张昌武并非航天专业背景,但蓝箭航天董事长王建蒙,是原中国卫星发射测控系统部航天系统工程高级工程师;CTO吴树范则有欧洲航天局15年工作经验。“我们的想法判断背后是有团队在这个领域里面几十年的积累,包括技术上的积累、对市场的把握、对本土的了解和对国际市场的视野加在一起形成的见解。”张昌武说。

公司董事长王建蒙是张昌武的岳父,尽管彼此之间有亲属关系,但蓝箭的运作和其他公司并没有什么不同。“没有必要回避这一点,免得外界对此有很多猜测。”他说。

但公司关键的掌舵人仍是张昌武。他用自己对未来的全景式判断,构建了蓝箭的发展。在任何场合,他都不否认个人和公司家国情怀的存在。“SpaceX这样的企业未来的崛起,会使美国在未来太空开发过程中拔得头筹,这样太空基础设施的建设会在更长远的未来,在国际空间战略领域,帮助美国建立一个更加雄厚的综合的实力。这也给包括中国、俄罗斯,世界各国提出新的命题,我们怎么样在新一轮太空布局中能够有一定话语权。”张昌武说。由于SpaceX等公司的出现,在商业发射层面,美国已经能够全面碾压世界其他国家,包括中国在内。价格方面,美国民营火箭发射的价格是中国的50%至60%左右,从成功率看,SpaceX已经成功将全球最大的火箭发射升天。“我们能够看得到这种差距正在形成。但我们也通过民营商业火箭公司从另一个维度审视这个行业,并尝试重新定义这样一个具有独特文化的行业,也为在这个行业中的人提供一种新的可能性。”

蓝箭则一如既往按部就班、小心谨慎地迈着步子。张昌武强调公司务实的能力,以市场需求倒推产品设计,他对公司有条不紊的发展步伐感到满意。“打造世界一流商业航天企业”的愿景被写在公司官网上,未来5年内,蓝箭计划沿着发动机、可回收中型液体火箭、可回收大型液体火箭的技术路线发展,2020年,将计划进行液体火箭的发射,目前一切都进展顺利。

但他拒绝透露更多的信息。“火箭建造技术进展非常缓慢,除非我们有十足的把握,否则不会对外公开任何东西。”他表示。

长期以来,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为中国运载火箭的唯一生产商。随着商业航天的兴起,中国航天科工集团依靠自身导弹工业基础迅速切入了小型运载火箭研制序列。允许中国商业航天市场和民营公司的成立,也是对SpaceX的一种应对之策。

但民营公司如何和体制内的企业共处成为新的难题。由于政策扶持上一些细化规则并没有落地,民营航天公司和央企仍存在竞争关系。张小平事件就是以蓝箭公司为首的私营公司和体制内企业矛盾爆发的一次凸显。

这是航天产业的现状。航天领域的生意除了技术研发,还有其他方面的重要事情需要打理和面对,比如说政治、利益交换和国家间的保护主义。如果说,马斯克的SpaceX不光要对抗像洛克希德·马丁公司(Lockheed Martin)和波音公司这样的美国军工业巨头,还要与诸如俄罗斯和中国这样的国家竞争,那么中国的航天公司们的竞争既存在于国内外民营公司之间,也要面临航天集团、航天科工集团背靠国家资源、历史悠久的巨无霸央企的强势竞争。

张小平事件中,公众普遍对蓝箭公司和张小平抱有同情,尽管蓝箭和张小平从未对此事公开发言。风波过去之后,张昌武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待此事:“在航天领域里面创业,前期有很多来自于航天院所的人来加入是不可避免的一件事情。从某个角度来看,我们也帮中国航天留住了一批工程师,因为如果他不去商业航天公司,他可能就不干航天了,可能就去干通信、互联网或者金融了。”

尽管有“张小平事件”的发生,但作为民营公司,蓝箭实际上有颇强的与体制打交道的能力。蓝箭在行业内的重要性还在于蓝箭航天成为国内第一个拿到中国民营运载火箭发射许可证的公司,也是最早取得行业全部准入资质的民营火箭企业,“在军民融合政策下,原来封闭在体制内60年的技术、人才都开始流动了起来。这些中国商业航天企业,抓住了政策红利,人才和体制结构的变化,在过去一年迅速进入快车道,特别是已经拿到资质的头部企业所产生头部效应已经逐渐形成。”华创资本投资人公元表示。“面对欧美商业航天超级独角兽公司还在迅猛增长的趋势,我们坚信中国商业航天长出独角兽公司指日可待。”这名投资了蓝箭的投资人坚定地表示。

截至目前,蓝箭已经完成了B轮融资。和投资人见面时,对方一般关心蓝箭能承受失败几次?张昌武的回答是中国的航天水平还是世界一流的,公司有充分的控制手段,能够把风险做到可控。

“我特别想说,‘活下去是最重要的’,是一句废话,是一句大而无用的废话。因为大家都在说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但其实怎么活下去是最重要的,”张昌武的情绪变得激动,他甚至强调一定要把这句话写到文章里,“大家会说你少花点钱,你搞点固体燃料去打打不就行了吗?这样能活五年,一年花不到一个亿,然而我们为了更快的研发,恨不得一年花几个亿,这才是真正为了活下去,而不是耗下去。”

中国民营航天公司的困境之一是高度了解航天业的专业投资人仍然稀缺。翎客航天创始人胡振宇表示,很多风险投资人出于投资互联网的经验,会相信赢者通吃,希望看到航天行业的快速爆发式增长,但这是很难实现的。胡振宇表示,要按照航天工程的规律去做事情,而不能以互联网的模式来做火箭。翎客航天成立于2014年,是国内首个且唯一掌握火箭悬停飞行技术的公司。

然而,投资人的思路或多或少地仍会影响产业里的公司们,尤其是他们对“入轨”(把航天器送入预定的运行轨道)的关注。“入轨当然是很重要的,但是当大家现在对入轨这个事情过多的关注之后,导致一些民营企业就只能瞄准这一个节点去做。这样做真的会影响公司的研发节奏。”翎客航天CEO楚龙飞这样告诉《商业周刊/中文版》。

张昌武同样表示他现在根本不在乎蓝箭是否是第一个入轨。“我觉得现阶段对于民营火箭入轨的片面追求还是有互联网思维的影子,因为互联网的模式就是创造节点、创造里程碑,然后不断地通过节点去VC那获取资金。对于火箭来讲,入轨当然重要了,但入轨不是一切。我经常说一句话,首先你要选择一个正确方向,技术路线是通的、技术能力已经被验证过,入轨只是时间问题,但是如果方向不对的话,我觉得入轨又sowhat?市场最终考验企业的还是商业化的能力,如果有人讲入轨就是一切,这说明对于商业航天还是缺乏理解的。”

在公司内部,张昌武告诉团队,蓝箭如果不是瞄准液体火箭、液氧甲烷发动机以及中大型火箭来做,我们今天就可以解散。他认为,对于商业航天公司,关键是要在液体火箭的路上,稳扎稳打的一步步的往前走,建立自己液体发动机的独立可控的能力。

质疑者怀疑中国民营火箭公司的商业前景,并认为当前整个行业只是处于研发实验阶段,真正的挑战在于可持续商业模式的建立。张昌武承认这是普遍被关心的问题:“航天目前还不是一个直接toC的市场,这个市场未来的商业前景到底怎么样体现出来,它跟我们的普通的大众到底有多么紧密的关系,或者这个关系的规模有多大,这是大家非常关心的一件事情。大家去问或者是非要去求证未来这个行业是怎么样爆发的,应用场景有哪些,这是一个没法被证伪或证实的问题,需要火箭、卫星公司等整个生态圈大家共同来建立。”

也有人认为,值得担心的是国内商业航天领域里过于务实的现状。“国内同行的这些公司,大家的价值观也好,或者愿景也好,我觉得对整个太空领域的信心,或者是想象力都不够。大家都很务实,所以这也从另外一个侧面说明了,为什么很多创新的事情都不是中国人先出来做的。”楚龙飞认为他对现状很失望,“我理想中的中国的商业航天到今天,应该是百花齐放,但目前行业有一点像互联网竞争,慢慢地资源正在往头部的那几家公司集中。但是你看美国的商业航天,除了火箭、卫星公司,各种多样化、小而专的技术公司也可以有生存机会,比如发动机、零部件、太空救生等等,但在中国目前没有看到起来的迹象。”当SpaceX的最新一轮融资估值已经达到280亿美元以上,蓝箭作为国内火箭的领头公司,仅完成了B+轮融资,具体估值未对外公布。这也代表在体量上,和美国相比,中国的民营航天公司仍有明显差距。

投资人对这个行业仍然有信心。公元表示,在进行行业研究和投资的过程中,接触到了许许多多带着使命感的中国航天人,他们正从体制内走向商业航天,面对未知的领域进行着探索。“或许多年以后,我们回头看,今天全球范围正在开启的新航天时代,会像大航海时代一样,带来的不仅仅是新大陆和香料贵金属,更是人类文明进程的重要转折。”她说。

张昌武认为挑战是阶段性的。“航天的东西历来假不了,这个行业需要非常理性,耐得住寂寞,同时尊重各种客观规律,”张昌武说,“这会是我最后一次创业,我为此投入了生活的全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航天产业的特殊性在于任何公司对市场的判断和技术路线选择不能出错”;质疑者怀疑中国民营火箭公司的商业前景,并认为当前整个行业只是处于研发实验阶段。



撰文 | 李好 

OR--商业新媒体 】“朱雀”是中国古代神话中的神鸟,而蓝箭公司员工称为“朱雀大宝贝”的火箭,即将在酒泉卫星发射基地发射。

2018年10月27日这天,总长19米、印有蓝箭公司红色LOGO的“朱雀一号”三级固定运载火箭,安静地伫立在发射塔上。下午四时,火箭腾空而起,底部燃起橘黄色火球,人群爆发一阵鼓掌欢呼大喊:“分离了!”在五公里外观看火箭腾空的蓝箭航天CEO张昌武忍不住激动落泪。他将此形容为“一次别离”,好像看到孩子离开了自己。现场的投资人、员工十分兴奋,部分员工在现场玩起了“抛人”的庆祝方式。

庆祝似乎过早了。朱雀一号要成功进入太空,需要完成的重要动作是“入轨”,也就是超过第一宇宙速度,摆脱地球引力,进入太空。然而,在升空402秒后三级火箭出现异常,飞行过程中出现失稳。最终,卫星未能入轨,并且因为速度没有达到第一宇宙速度,随即再入大气层,并被烧毁。

张昌武满脸疲惫地出现在了媒体面前,平静地解释原因,并给团队打气。此后,蓝箭对外公布的原因是,由于末修姿态控动力系统里,某输送管损坏。“朱雀一号的既定使命已经完成。我们入轨失败绝对是很遗憾的事情,相当于本来想考个一百分,最后并没有这么圆满。”张昌武这么回顾这次发射。

这次发射失利也是中国民营航天发展的缩影:前景看似光明,但挑战巨大,一颗生锈的螺丝钉可能造成造价上亿的火箭发射失败。和SpaceX创始人马斯克一样,中国的“马斯克”们想做成的是让许多国家都头疼的事。不论中外,航天技术过去都被政府扶持的机构们所掌握,SpaceX作为全球首家由私营企业承担国家航天发射任务的股份制公司,其崛起颠覆了这一准则,这直接促使了中国也放开了对民营公司的准入。

2015年左右,在军民融合政策的影响下,以蓝箭、零壹、翎客为代表的中国第一批民营商业火箭公司开始创立。除了火箭制造公司,行业里还有卫星制造、地面设备制造等创业企业出现。目前,包括经纬、华创、高榕等在内的知名基金均有出手投资商业航天赛道。安信证券2019年6月发布的《商业火箭冉冉升起》报告显示,按照目前的火箭研制与发射进展来看,蓝箭航天、星际荣耀、零壹空间等已初步崭露头角,在商业航天领域占有一定优势,属于商业航天的第一梯队。

蓝箭和中国首批民营航天公司如何发展到今天,又将往何处去,如何和体制周旋、共处,对于理解中国的航天业至关重要。而中国商业航天能发展到什么程度,也将预示着全球正在进行的太空争霸里,中国将获得怎样的地位和影响力。

火箭发展的历史就是火箭的花式爆炸史,有在发射台上爆炸的,有刚离开发射台就爆炸的,“朱雀一号”在出现误差前,成功进行了一二级分离和二三级分离。在航天产业里,包括SpaceX、蓝色起源等公司在内的火箭发射者们都是一路捡着残骸,屡败屡战走到今天。2006年3月SpaceX试图发射“猎鹰1号”,但以失败告终,直到创业第六年,经过3次发射失败后,SpaceX才成功发射第一枚运载火箭。

在中国商业航天领域,蓝箭是一家处于风头浪尖上的公司。让这家公司进入公众视野不只是因为火箭发射。

2018年年中,一篇《离职能直接影响中国登月的人才,只配呆在国企底层?》的文章引爆了舆论。文中公布的一份《张小平参与我所型号研制情况》文件显示,研究员张小平从西安航天动力研究所离职,其承担的低温液体发动机研制任务事关载人登月等重大科研项目,文件称“无法接受因个人的离职而影响到国家重大战略项目”。张小平入职公司即为蓝箭。

即便是竞争对手也承认,蓝箭有一支技术黄金战队。张昌武本人却并非科班出身,他是清华大学MBA,曾任职于汇丰银行和西班牙桑坦德银行,主要从事汽车金融等领域。2015年,他在北京成立了蓝箭航天。他坚信太空探索的价值,在一次演讲里,他把火箭比喻为神器,“如果说人类还有神器在手的话,运载火箭绝对是一个神器,甚至没有之一。”当人类真正探索边界向太空延展,而人类目前能够实现太空运力唯一的运载工具就是运载火箭。

2019年7月,在蓝箭的北京办公室里,张昌武接受了《商业周刊/中文版》的专访。张昌武对于吹嘘公司并没有兴趣,他也不是好的故事讲述者。“重要的是大家能看到一个真实的航天行业,认识里面的客观规律。”他说话时通常面无表情,“这个产业不会特别快地发展,特别快地得到回报。”

他描述中国航天业的现状:“在民营航天企业出现之前,我们中国航天的99.99%,甚至后面还有几个九的资源全部都在国有航天企业手里”。

中国航天的商业化份额在世界上极小,而且随着美国商业航天的崛起,这个比例还会不断受到挑战。张昌武认为,比起竞争,更重要的问题是,现在整个领域内航天的普及程度,甚至包括航天的业内人士,对于商业航天的认知程度都还需要一个周期才能慢慢建立起来。

外界对他的不理解包括为什么要建造发射台,以及为什么要自行研发发动机。他经常需要花时间来解释他们与众不同的举措,而张昌武对这样的解释感到厌倦。这样的误解不仅来自公众、投资人,也来自业内人士。

蓝箭进行自主发动机研发的背景是运载火箭技术过去一直只被封闭军工体系所掌握,今天放到商业市场里进行一次前无古人的探索。在这样一个全新的行业里,时刻都会有各种各样的困难。公司们需要招募团队,组建研制和理顺发射服务所需的供应链,也要同步去跟监管去沟通,去推动行业政策法规领域的变化。以工业供应链为例,原来的供应链中绝大多数都是体制内单位,当民营公司进入这个领域,设计问题可以自己解决,但是火箭如何造出来是一个难题,谁来做配套?2015年,蓝箭等公司尝试过购买现成的火箭发动机,但最终没有实现,这最终倒逼民营公司自主解决动力问题。

有一天,张昌武和一个做机器人的朋友聊天,对方感叹:“你们的产品规模确实太大了,跟一般的工业品比起来,涉及的产业链条和工艺复杂程度都是登峰造极的。”火箭制造行业使用了社会上各门各类先进的工艺,有大量配套零部件,在制造过程中协作,远远不止一个火箭公司那么简单。

而自建发射台被对手们称作“神来之笔”,是蓝箭所作出的一次关键的选择。因为制造发动机的过程中需要不断做热试验,为了保证研发进度,不被实验环境局限,对于火箭公司来说,自建试车台非常重要,SpaceX、Blue Origin都拥有自己的试车台。

在浙江湖州,蓝箭建设了一座大型火箭发动机试车台,并且是国内目前唯一有自建试车台和自建航天工业制造基地的民营航天公司。“在那里才会感受到航天带给人的震撼。”蓝箭航天的员工这样说。

张昌武认为,航天产业的特殊性在于任何公司对市场的判断和技术路线选择不能出错。因为火箭是一个大规模的工业品,这个领域,是不允许在方向上犯错误的。假如犯错,后果就是灾难性,有时候会把一家公司都拖垮。不断的迭代,其实是不断的归零,不断的从头再来。

蓝箭所踩中的是中国民营航天崛起的节点。根据华创资本发布报告显示,2017至2025年全球(不包含中国地区),预计约有两万颗卫星计划发射升空,目前在头顶上方活跃的卫星也只有不到两千颗,未来两万颗卫星的发射任务需要大量的火箭来执行。但以国家为单位,具有火箭发射能力的国家和地区也仅有不到10个(美国、俄罗斯、中国、欧洲、日本等),在未来十年时间里,依靠各国政府经营的火箭发射运力,将远远无法满足卫星发射的需求,巨大的供给空白急需得到新的商业运力来填补。新的机会在等待着中国公司们。

2018年的发射失利之后,蓝箭取得的更大的突破却被人忽视了。5月17日,蓝箭宣布国内首台80吨液氧甲烷发动机,天鹊20秒试车圆满成功。这意味着蓝箭成为全球范围内继SpaceX和蓝色起源之后,第三家掌握液氧甲烷发动机技术的公司。

能否研发出一款独立自主可控的发动机,是衡量一家火箭公司能否长远发展的关键点。火箭都是一次性的,当把特定载荷送入轨道后,火箭不可再使用,这就好比坐飞机从北京飞到上海后,航程结束后飞机就被销毁了;而液氧甲烷发动机可以让火箭重复使用。液体火箭发动机是航天工程的“皇冠明珠”。SpaceX的Raptor(猛禽)、蓝色起源的BE-4均采用液氧甲烷发动机,对于可重复使用,液氧甲烷发动机至关重要。

这次技术突破意义重大。这代表国内出现了第一家掌握液氧甲烷发动机核心技术的民营商业航天企业,也让中国成为世界上第二个拥有独立研制高性能液氧甲烷发动机的民营企业的国家。在SpaceX的液氧发动机被研发出之前,人们习惯性地认为,中等推力液体火箭发动机是用国家级力量和投入才能完成的大事,更不用说是可重复使用的液体火箭发动机。蓝箭的成功,则证明了中国民营公司有能力实现这一技术突破。

天鹊发动机的成功试车,也让业内开始正视蓝箭航天的存在,不再把它当作玩票的公司。张昌武并非航天专业背景,但蓝箭航天董事长王建蒙,是原中国卫星发射测控系统部航天系统工程高级工程师;CTO吴树范则有欧洲航天局15年工作经验。“我们的想法判断背后是有团队在这个领域里面几十年的积累,包括技术上的积累、对市场的把握、对本土的了解和对国际市场的视野加在一起形成的见解。”张昌武说。

公司董事长王建蒙是张昌武的岳父,尽管彼此之间有亲属关系,但蓝箭的运作和其他公司并没有什么不同。“没有必要回避这一点,免得外界对此有很多猜测。”他说。

但公司关键的掌舵人仍是张昌武。他用自己对未来的全景式判断,构建了蓝箭的发展。在任何场合,他都不否认个人和公司家国情怀的存在。“SpaceX这样的企业未来的崛起,会使美国在未来太空开发过程中拔得头筹,这样太空基础设施的建设会在更长远的未来,在国际空间战略领域,帮助美国建立一个更加雄厚的综合的实力。这也给包括中国、俄罗斯,世界各国提出新的命题,我们怎么样在新一轮太空布局中能够有一定话语权。”张昌武说。由于SpaceX等公司的出现,在商业发射层面,美国已经能够全面碾压世界其他国家,包括中国在内。价格方面,美国民营火箭发射的价格是中国的50%至60%左右,从成功率看,SpaceX已经成功将全球最大的火箭发射升天。“我们能够看得到这种差距正在形成。但我们也通过民营商业火箭公司从另一个维度审视这个行业,并尝试重新定义这样一个具有独特文化的行业,也为在这个行业中的人提供一种新的可能性。”

蓝箭则一如既往按部就班、小心谨慎地迈着步子。张昌武强调公司务实的能力,以市场需求倒推产品设计,他对公司有条不紊的发展步伐感到满意。“打造世界一流商业航天企业”的愿景被写在公司官网上,未来5年内,蓝箭计划沿着发动机、可回收中型液体火箭、可回收大型液体火箭的技术路线发展,2020年,将计划进行液体火箭的发射,目前一切都进展顺利。

但他拒绝透露更多的信息。“火箭建造技术进展非常缓慢,除非我们有十足的把握,否则不会对外公开任何东西。”他表示。

长期以来,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为中国运载火箭的唯一生产商。随着商业航天的兴起,中国航天科工集团依靠自身导弹工业基础迅速切入了小型运载火箭研制序列。允许中国商业航天市场和民营公司的成立,也是对SpaceX的一种应对之策。

但民营公司如何和体制内的企业共处成为新的难题。由于政策扶持上一些细化规则并没有落地,民营航天公司和央企仍存在竞争关系。张小平事件就是以蓝箭公司为首的私营公司和体制内企业矛盾爆发的一次凸显。

这是航天产业的现状。航天领域的生意除了技术研发,还有其他方面的重要事情需要打理和面对,比如说政治、利益交换和国家间的保护主义。如果说,马斯克的SpaceX不光要对抗像洛克希德·马丁公司(Lockheed Martin)和波音公司这样的美国军工业巨头,还要与诸如俄罗斯和中国这样的国家竞争,那么中国的航天公司们的竞争既存在于国内外民营公司之间,也要面临航天集团、航天科工集团背靠国家资源、历史悠久的巨无霸央企的强势竞争。

张小平事件中,公众普遍对蓝箭公司和张小平抱有同情,尽管蓝箭和张小平从未对此事公开发言。风波过去之后,张昌武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待此事:“在航天领域里面创业,前期有很多来自于航天院所的人来加入是不可避免的一件事情。从某个角度来看,我们也帮中国航天留住了一批工程师,因为如果他不去商业航天公司,他可能就不干航天了,可能就去干通信、互联网或者金融了。”

尽管有“张小平事件”的发生,但作为民营公司,蓝箭实际上有颇强的与体制打交道的能力。蓝箭在行业内的重要性还在于蓝箭航天成为国内第一个拿到中国民营运载火箭发射许可证的公司,也是最早取得行业全部准入资质的民营火箭企业,“在军民融合政策下,原来封闭在体制内60年的技术、人才都开始流动了起来。这些中国商业航天企业,抓住了政策红利,人才和体制结构的变化,在过去一年迅速进入快车道,特别是已经拿到资质的头部企业所产生头部效应已经逐渐形成。”华创资本投资人公元表示。“面对欧美商业航天超级独角兽公司还在迅猛增长的趋势,我们坚信中国商业航天长出独角兽公司指日可待。”这名投资了蓝箭的投资人坚定地表示。

截至目前,蓝箭已经完成了B轮融资。和投资人见面时,对方一般关心蓝箭能承受失败几次?张昌武的回答是中国的航天水平还是世界一流的,公司有充分的控制手段,能够把风险做到可控。

“我特别想说,‘活下去是最重要的’,是一句废话,是一句大而无用的废话。因为大家都在说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但其实怎么活下去是最重要的,”张昌武的情绪变得激动,他甚至强调一定要把这句话写到文章里,“大家会说你少花点钱,你搞点固体燃料去打打不就行了吗?这样能活五年,一年花不到一个亿,然而我们为了更快的研发,恨不得一年花几个亿,这才是真正为了活下去,而不是耗下去。”

中国民营航天公司的困境之一是高度了解航天业的专业投资人仍然稀缺。翎客航天创始人胡振宇表示,很多风险投资人出于投资互联网的经验,会相信赢者通吃,希望看到航天行业的快速爆发式增长,但这是很难实现的。胡振宇表示,要按照航天工程的规律去做事情,而不能以互联网的模式来做火箭。翎客航天成立于2014年,是国内首个且唯一掌握火箭悬停飞行技术的公司。

然而,投资人的思路或多或少地仍会影响产业里的公司们,尤其是他们对“入轨”(把航天器送入预定的运行轨道)的关注。“入轨当然是很重要的,但是当大家现在对入轨这个事情过多的关注之后,导致一些民营企业就只能瞄准这一个节点去做。这样做真的会影响公司的研发节奏。”翎客航天CEO楚龙飞这样告诉《商业周刊/中文版》。

张昌武同样表示他现在根本不在乎蓝箭是否是第一个入轨。“我觉得现阶段对于民营火箭入轨的片面追求还是有互联网思维的影子,因为互联网的模式就是创造节点、创造里程碑,然后不断地通过节点去VC那获取资金。对于火箭来讲,入轨当然重要了,但入轨不是一切。我经常说一句话,首先你要选择一个正确方向,技术路线是通的、技术能力已经被验证过,入轨只是时间问题,但是如果方向不对的话,我觉得入轨又sowhat?市场最终考验企业的还是商业化的能力,如果有人讲入轨就是一切,这说明对于商业航天还是缺乏理解的。”

在公司内部,张昌武告诉团队,蓝箭如果不是瞄准液体火箭、液氧甲烷发动机以及中大型火箭来做,我们今天就可以解散。他认为,对于商业航天公司,关键是要在液体火箭的路上,稳扎稳打的一步步的往前走,建立自己液体发动机的独立可控的能力。

质疑者怀疑中国民营火箭公司的商业前景,并认为当前整个行业只是处于研发实验阶段,真正的挑战在于可持续商业模式的建立。张昌武承认这是普遍被关心的问题:“航天目前还不是一个直接toC的市场,这个市场未来的商业前景到底怎么样体现出来,它跟我们的普通的大众到底有多么紧密的关系,或者这个关系的规模有多大,这是大家非常关心的一件事情。大家去问或者是非要去求证未来这个行业是怎么样爆发的,应用场景有哪些,这是一个没法被证伪或证实的问题,需要火箭、卫星公司等整个生态圈大家共同来建立。”

也有人认为,值得担心的是国内商业航天领域里过于务实的现状。“国内同行的这些公司,大家的价值观也好,或者愿景也好,我觉得对整个太空领域的信心,或者是想象力都不够。大家都很务实,所以这也从另外一个侧面说明了,为什么很多创新的事情都不是中国人先出来做的。”楚龙飞认为他对现状很失望,“我理想中的中国的商业航天到今天,应该是百花齐放,但目前行业有一点像互联网竞争,慢慢地资源正在往头部的那几家公司集中。但是你看美国的商业航天,除了火箭、卫星公司,各种多样化、小而专的技术公司也可以有生存机会,比如发动机、零部件、太空救生等等,但在中国目前没有看到起来的迹象。”当SpaceX的最新一轮融资估值已经达到280亿美元以上,蓝箭作为国内火箭的领头公司,仅完成了B+轮融资,具体估值未对外公布。这也代表在体量上,和美国相比,中国的民营航天公司仍有明显差距。

投资人对这个行业仍然有信心。公元表示,在进行行业研究和投资的过程中,接触到了许许多多带着使命感的中国航天人,他们正从体制内走向商业航天,面对未知的领域进行着探索。“或许多年以后,我们回头看,今天全球范围正在开启的新航天时代,会像大航海时代一样,带来的不仅仅是新大陆和香料贵金属,更是人类文明进程的重要转折。”她说。

张昌武认为挑战是阶段性的。“航天的东西历来假不了,这个行业需要非常理性,耐得住寂寞,同时尊重各种客观规律,”张昌武说,“这会是我最后一次创业,我为此投入了生活的全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进击的中国版“马斯克”们

发布日期:2019-07-30 10:08
摘要:“航天产业的特殊性在于任何公司对市场的判断和技术路线选择不能出错”;质疑者怀疑中国民营火箭公司的商业前景,并认为当前整个行业只是处于研发实验阶段。



撰文 | 李好 

OR--商业新媒体 】“朱雀”是中国古代神话中的神鸟,而蓝箭公司员工称为“朱雀大宝贝”的火箭,即将在酒泉卫星发射基地发射。

2018年10月27日这天,总长19米、印有蓝箭公司红色LOGO的“朱雀一号”三级固定运载火箭,安静地伫立在发射塔上。下午四时,火箭腾空而起,底部燃起橘黄色火球,人群爆发一阵鼓掌欢呼大喊:“分离了!”在五公里外观看火箭腾空的蓝箭航天CEO张昌武忍不住激动落泪。他将此形容为“一次别离”,好像看到孩子离开了自己。现场的投资人、员工十分兴奋,部分员工在现场玩起了“抛人”的庆祝方式。

庆祝似乎过早了。朱雀一号要成功进入太空,需要完成的重要动作是“入轨”,也就是超过第一宇宙速度,摆脱地球引力,进入太空。然而,在升空402秒后三级火箭出现异常,飞行过程中出现失稳。最终,卫星未能入轨,并且因为速度没有达到第一宇宙速度,随即再入大气层,并被烧毁。

张昌武满脸疲惫地出现在了媒体面前,平静地解释原因,并给团队打气。此后,蓝箭对外公布的原因是,由于末修姿态控动力系统里,某输送管损坏。“朱雀一号的既定使命已经完成。我们入轨失败绝对是很遗憾的事情,相当于本来想考个一百分,最后并没有这么圆满。”张昌武这么回顾这次发射。

这次发射失利也是中国民营航天发展的缩影:前景看似光明,但挑战巨大,一颗生锈的螺丝钉可能造成造价上亿的火箭发射失败。和SpaceX创始人马斯克一样,中国的“马斯克”们想做成的是让许多国家都头疼的事。不论中外,航天技术过去都被政府扶持的机构们所掌握,SpaceX作为全球首家由私营企业承担国家航天发射任务的股份制公司,其崛起颠覆了这一准则,这直接促使了中国也放开了对民营公司的准入。

2015年左右,在军民融合政策的影响下,以蓝箭、零壹、翎客为代表的中国第一批民营商业火箭公司开始创立。除了火箭制造公司,行业里还有卫星制造、地面设备制造等创业企业出现。目前,包括经纬、华创、高榕等在内的知名基金均有出手投资商业航天赛道。安信证券2019年6月发布的《商业火箭冉冉升起》报告显示,按照目前的火箭研制与发射进展来看,蓝箭航天、星际荣耀、零壹空间等已初步崭露头角,在商业航天领域占有一定优势,属于商业航天的第一梯队。

蓝箭和中国首批民营航天公司如何发展到今天,又将往何处去,如何和体制周旋、共处,对于理解中国的航天业至关重要。而中国商业航天能发展到什么程度,也将预示着全球正在进行的太空争霸里,中国将获得怎样的地位和影响力。

火箭发展的历史就是火箭的花式爆炸史,有在发射台上爆炸的,有刚离开发射台就爆炸的,“朱雀一号”在出现误差前,成功进行了一二级分离和二三级分离。在航天产业里,包括SpaceX、蓝色起源等公司在内的火箭发射者们都是一路捡着残骸,屡败屡战走到今天。2006年3月SpaceX试图发射“猎鹰1号”,但以失败告终,直到创业第六年,经过3次发射失败后,SpaceX才成功发射第一枚运载火箭。

在中国商业航天领域,蓝箭是一家处于风头浪尖上的公司。让这家公司进入公众视野不只是因为火箭发射。

2018年年中,一篇《离职能直接影响中国登月的人才,只配呆在国企底层?》的文章引爆了舆论。文中公布的一份《张小平参与我所型号研制情况》文件显示,研究员张小平从西安航天动力研究所离职,其承担的低温液体发动机研制任务事关载人登月等重大科研项目,文件称“无法接受因个人的离职而影响到国家重大战略项目”。张小平入职公司即为蓝箭。

即便是竞争对手也承认,蓝箭有一支技术黄金战队。张昌武本人却并非科班出身,他是清华大学MBA,曾任职于汇丰银行和西班牙桑坦德银行,主要从事汽车金融等领域。2015年,他在北京成立了蓝箭航天。他坚信太空探索的价值,在一次演讲里,他把火箭比喻为神器,“如果说人类还有神器在手的话,运载火箭绝对是一个神器,甚至没有之一。”当人类真正探索边界向太空延展,而人类目前能够实现太空运力唯一的运载工具就是运载火箭。

2019年7月,在蓝箭的北京办公室里,张昌武接受了《商业周刊/中文版》的专访。张昌武对于吹嘘公司并没有兴趣,他也不是好的故事讲述者。“重要的是大家能看到一个真实的航天行业,认识里面的客观规律。”他说话时通常面无表情,“这个产业不会特别快地发展,特别快地得到回报。”

他描述中国航天业的现状:“在民营航天企业出现之前,我们中国航天的99.99%,甚至后面还有几个九的资源全部都在国有航天企业手里”。

中国航天的商业化份额在世界上极小,而且随着美国商业航天的崛起,这个比例还会不断受到挑战。张昌武认为,比起竞争,更重要的问题是,现在整个领域内航天的普及程度,甚至包括航天的业内人士,对于商业航天的认知程度都还需要一个周期才能慢慢建立起来。

外界对他的不理解包括为什么要建造发射台,以及为什么要自行研发发动机。他经常需要花时间来解释他们与众不同的举措,而张昌武对这样的解释感到厌倦。这样的误解不仅来自公众、投资人,也来自业内人士。

蓝箭进行自主发动机研发的背景是运载火箭技术过去一直只被封闭军工体系所掌握,今天放到商业市场里进行一次前无古人的探索。在这样一个全新的行业里,时刻都会有各种各样的困难。公司们需要招募团队,组建研制和理顺发射服务所需的供应链,也要同步去跟监管去沟通,去推动行业政策法规领域的变化。以工业供应链为例,原来的供应链中绝大多数都是体制内单位,当民营公司进入这个领域,设计问题可以自己解决,但是火箭如何造出来是一个难题,谁来做配套?2015年,蓝箭等公司尝试过购买现成的火箭发动机,但最终没有实现,这最终倒逼民营公司自主解决动力问题。

有一天,张昌武和一个做机器人的朋友聊天,对方感叹:“你们的产品规模确实太大了,跟一般的工业品比起来,涉及的产业链条和工艺复杂程度都是登峰造极的。”火箭制造行业使用了社会上各门各类先进的工艺,有大量配套零部件,在制造过程中协作,远远不止一个火箭公司那么简单。

而自建发射台被对手们称作“神来之笔”,是蓝箭所作出的一次关键的选择。因为制造发动机的过程中需要不断做热试验,为了保证研发进度,不被实验环境局限,对于火箭公司来说,自建试车台非常重要,SpaceX、Blue Origin都拥有自己的试车台。

在浙江湖州,蓝箭建设了一座大型火箭发动机试车台,并且是国内目前唯一有自建试车台和自建航天工业制造基地的民营航天公司。“在那里才会感受到航天带给人的震撼。”蓝箭航天的员工这样说。

张昌武认为,航天产业的特殊性在于任何公司对市场的判断和技术路线选择不能出错。因为火箭是一个大规模的工业品,这个领域,是不允许在方向上犯错误的。假如犯错,后果就是灾难性,有时候会把一家公司都拖垮。不断的迭代,其实是不断的归零,不断的从头再来。

蓝箭所踩中的是中国民营航天崛起的节点。根据华创资本发布报告显示,2017至2025年全球(不包含中国地区),预计约有两万颗卫星计划发射升空,目前在头顶上方活跃的卫星也只有不到两千颗,未来两万颗卫星的发射任务需要大量的火箭来执行。但以国家为单位,具有火箭发射能力的国家和地区也仅有不到10个(美国、俄罗斯、中国、欧洲、日本等),在未来十年时间里,依靠各国政府经营的火箭发射运力,将远远无法满足卫星发射的需求,巨大的供给空白急需得到新的商业运力来填补。新的机会在等待着中国公司们。

2018年的发射失利之后,蓝箭取得的更大的突破却被人忽视了。5月17日,蓝箭宣布国内首台80吨液氧甲烷发动机,天鹊20秒试车圆满成功。这意味着蓝箭成为全球范围内继SpaceX和蓝色起源之后,第三家掌握液氧甲烷发动机技术的公司。

能否研发出一款独立自主可控的发动机,是衡量一家火箭公司能否长远发展的关键点。火箭都是一次性的,当把特定载荷送入轨道后,火箭不可再使用,这就好比坐飞机从北京飞到上海后,航程结束后飞机就被销毁了;而液氧甲烷发动机可以让火箭重复使用。液体火箭发动机是航天工程的“皇冠明珠”。SpaceX的Raptor(猛禽)、蓝色起源的BE-4均采用液氧甲烷发动机,对于可重复使用,液氧甲烷发动机至关重要。

这次技术突破意义重大。这代表国内出现了第一家掌握液氧甲烷发动机核心技术的民营商业航天企业,也让中国成为世界上第二个拥有独立研制高性能液氧甲烷发动机的民营企业的国家。在SpaceX的液氧发动机被研发出之前,人们习惯性地认为,中等推力液体火箭发动机是用国家级力量和投入才能完成的大事,更不用说是可重复使用的液体火箭发动机。蓝箭的成功,则证明了中国民营公司有能力实现这一技术突破。

天鹊发动机的成功试车,也让业内开始正视蓝箭航天的存在,不再把它当作玩票的公司。张昌武并非航天专业背景,但蓝箭航天董事长王建蒙,是原中国卫星发射测控系统部航天系统工程高级工程师;CTO吴树范则有欧洲航天局15年工作经验。“我们的想法判断背后是有团队在这个领域里面几十年的积累,包括技术上的积累、对市场的把握、对本土的了解和对国际市场的视野加在一起形成的见解。”张昌武说。

公司董事长王建蒙是张昌武的岳父,尽管彼此之间有亲属关系,但蓝箭的运作和其他公司并没有什么不同。“没有必要回避这一点,免得外界对此有很多猜测。”他说。

但公司关键的掌舵人仍是张昌武。他用自己对未来的全景式判断,构建了蓝箭的发展。在任何场合,他都不否认个人和公司家国情怀的存在。“SpaceX这样的企业未来的崛起,会使美国在未来太空开发过程中拔得头筹,这样太空基础设施的建设会在更长远的未来,在国际空间战略领域,帮助美国建立一个更加雄厚的综合的实力。这也给包括中国、俄罗斯,世界各国提出新的命题,我们怎么样在新一轮太空布局中能够有一定话语权。”张昌武说。由于SpaceX等公司的出现,在商业发射层面,美国已经能够全面碾压世界其他国家,包括中国在内。价格方面,美国民营火箭发射的价格是中国的50%至60%左右,从成功率看,SpaceX已经成功将全球最大的火箭发射升天。“我们能够看得到这种差距正在形成。但我们也通过民营商业火箭公司从另一个维度审视这个行业,并尝试重新定义这样一个具有独特文化的行业,也为在这个行业中的人提供一种新的可能性。”

蓝箭则一如既往按部就班、小心谨慎地迈着步子。张昌武强调公司务实的能力,以市场需求倒推产品设计,他对公司有条不紊的发展步伐感到满意。“打造世界一流商业航天企业”的愿景被写在公司官网上,未来5年内,蓝箭计划沿着发动机、可回收中型液体火箭、可回收大型液体火箭的技术路线发展,2020年,将计划进行液体火箭的发射,目前一切都进展顺利。

但他拒绝透露更多的信息。“火箭建造技术进展非常缓慢,除非我们有十足的把握,否则不会对外公开任何东西。”他表示。

长期以来,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为中国运载火箭的唯一生产商。随着商业航天的兴起,中国航天科工集团依靠自身导弹工业基础迅速切入了小型运载火箭研制序列。允许中国商业航天市场和民营公司的成立,也是对SpaceX的一种应对之策。

但民营公司如何和体制内的企业共处成为新的难题。由于政策扶持上一些细化规则并没有落地,民营航天公司和央企仍存在竞争关系。张小平事件就是以蓝箭公司为首的私营公司和体制内企业矛盾爆发的一次凸显。

这是航天产业的现状。航天领域的生意除了技术研发,还有其他方面的重要事情需要打理和面对,比如说政治、利益交换和国家间的保护主义。如果说,马斯克的SpaceX不光要对抗像洛克希德·马丁公司(Lockheed Martin)和波音公司这样的美国军工业巨头,还要与诸如俄罗斯和中国这样的国家竞争,那么中国的航天公司们的竞争既存在于国内外民营公司之间,也要面临航天集团、航天科工集团背靠国家资源、历史悠久的巨无霸央企的强势竞争。

张小平事件中,公众普遍对蓝箭公司和张小平抱有同情,尽管蓝箭和张小平从未对此事公开发言。风波过去之后,张昌武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待此事:“在航天领域里面创业,前期有很多来自于航天院所的人来加入是不可避免的一件事情。从某个角度来看,我们也帮中国航天留住了一批工程师,因为如果他不去商业航天公司,他可能就不干航天了,可能就去干通信、互联网或者金融了。”

尽管有“张小平事件”的发生,但作为民营公司,蓝箭实际上有颇强的与体制打交道的能力。蓝箭在行业内的重要性还在于蓝箭航天成为国内第一个拿到中国民营运载火箭发射许可证的公司,也是最早取得行业全部准入资质的民营火箭企业,“在军民融合政策下,原来封闭在体制内60年的技术、人才都开始流动了起来。这些中国商业航天企业,抓住了政策红利,人才和体制结构的变化,在过去一年迅速进入快车道,特别是已经拿到资质的头部企业所产生头部效应已经逐渐形成。”华创资本投资人公元表示。“面对欧美商业航天超级独角兽公司还在迅猛增长的趋势,我们坚信中国商业航天长出独角兽公司指日可待。”这名投资了蓝箭的投资人坚定地表示。

截至目前,蓝箭已经完成了B轮融资。和投资人见面时,对方一般关心蓝箭能承受失败几次?张昌武的回答是中国的航天水平还是世界一流的,公司有充分的控制手段,能够把风险做到可控。

“我特别想说,‘活下去是最重要的’,是一句废话,是一句大而无用的废话。因为大家都在说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但其实怎么活下去是最重要的,”张昌武的情绪变得激动,他甚至强调一定要把这句话写到文章里,“大家会说你少花点钱,你搞点固体燃料去打打不就行了吗?这样能活五年,一年花不到一个亿,然而我们为了更快的研发,恨不得一年花几个亿,这才是真正为了活下去,而不是耗下去。”

中国民营航天公司的困境之一是高度了解航天业的专业投资人仍然稀缺。翎客航天创始人胡振宇表示,很多风险投资人出于投资互联网的经验,会相信赢者通吃,希望看到航天行业的快速爆发式增长,但这是很难实现的。胡振宇表示,要按照航天工程的规律去做事情,而不能以互联网的模式来做火箭。翎客航天成立于2014年,是国内首个且唯一掌握火箭悬停飞行技术的公司。

然而,投资人的思路或多或少地仍会影响产业里的公司们,尤其是他们对“入轨”(把航天器送入预定的运行轨道)的关注。“入轨当然是很重要的,但是当大家现在对入轨这个事情过多的关注之后,导致一些民营企业就只能瞄准这一个节点去做。这样做真的会影响公司的研发节奏。”翎客航天CEO楚龙飞这样告诉《商业周刊/中文版》。

张昌武同样表示他现在根本不在乎蓝箭是否是第一个入轨。“我觉得现阶段对于民营火箭入轨的片面追求还是有互联网思维的影子,因为互联网的模式就是创造节点、创造里程碑,然后不断地通过节点去VC那获取资金。对于火箭来讲,入轨当然重要了,但入轨不是一切。我经常说一句话,首先你要选择一个正确方向,技术路线是通的、技术能力已经被验证过,入轨只是时间问题,但是如果方向不对的话,我觉得入轨又sowhat?市场最终考验企业的还是商业化的能力,如果有人讲入轨就是一切,这说明对于商业航天还是缺乏理解的。”

在公司内部,张昌武告诉团队,蓝箭如果不是瞄准液体火箭、液氧甲烷发动机以及中大型火箭来做,我们今天就可以解散。他认为,对于商业航天公司,关键是要在液体火箭的路上,稳扎稳打的一步步的往前走,建立自己液体发动机的独立可控的能力。

质疑者怀疑中国民营火箭公司的商业前景,并认为当前整个行业只是处于研发实验阶段,真正的挑战在于可持续商业模式的建立。张昌武承认这是普遍被关心的问题:“航天目前还不是一个直接toC的市场,这个市场未来的商业前景到底怎么样体现出来,它跟我们的普通的大众到底有多么紧密的关系,或者这个关系的规模有多大,这是大家非常关心的一件事情。大家去问或者是非要去求证未来这个行业是怎么样爆发的,应用场景有哪些,这是一个没法被证伪或证实的问题,需要火箭、卫星公司等整个生态圈大家共同来建立。”

也有人认为,值得担心的是国内商业航天领域里过于务实的现状。“国内同行的这些公司,大家的价值观也好,或者愿景也好,我觉得对整个太空领域的信心,或者是想象力都不够。大家都很务实,所以这也从另外一个侧面说明了,为什么很多创新的事情都不是中国人先出来做的。”楚龙飞认为他对现状很失望,“我理想中的中国的商业航天到今天,应该是百花齐放,但目前行业有一点像互联网竞争,慢慢地资源正在往头部的那几家公司集中。但是你看美国的商业航天,除了火箭、卫星公司,各种多样化、小而专的技术公司也可以有生存机会,比如发动机、零部件、太空救生等等,但在中国目前没有看到起来的迹象。”当SpaceX的最新一轮融资估值已经达到280亿美元以上,蓝箭作为国内火箭的领头公司,仅完成了B+轮融资,具体估值未对外公布。这也代表在体量上,和美国相比,中国的民营航天公司仍有明显差距。

投资人对这个行业仍然有信心。公元表示,在进行行业研究和投资的过程中,接触到了许许多多带着使命感的中国航天人,他们正从体制内走向商业航天,面对未知的领域进行着探索。“或许多年以后,我们回头看,今天全球范围正在开启的新航天时代,会像大航海时代一样,带来的不仅仅是新大陆和香料贵金属,更是人类文明进程的重要转折。”她说。

张昌武认为挑战是阶段性的。“航天的东西历来假不了,这个行业需要非常理性,耐得住寂寞,同时尊重各种客观规律,”张昌武说,“这会是我最后一次创业,我为此投入了生活的全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航天产业的特殊性在于任何公司对市场的判断和技术路线选择不能出错”;质疑者怀疑中国民营火箭公司的商业前景,并认为当前整个行业只是处于研发实验阶段。



撰文 | 李好 

OR--商业新媒体 】“朱雀”是中国古代神话中的神鸟,而蓝箭公司员工称为“朱雀大宝贝”的火箭,即将在酒泉卫星发射基地发射。

2018年10月27日这天,总长19米、印有蓝箭公司红色LOGO的“朱雀一号”三级固定运载火箭,安静地伫立在发射塔上。下午四时,火箭腾空而起,底部燃起橘黄色火球,人群爆发一阵鼓掌欢呼大喊:“分离了!”在五公里外观看火箭腾空的蓝箭航天CEO张昌武忍不住激动落泪。他将此形容为“一次别离”,好像看到孩子离开了自己。现场的投资人、员工十分兴奋,部分员工在现场玩起了“抛人”的庆祝方式。

庆祝似乎过早了。朱雀一号要成功进入太空,需要完成的重要动作是“入轨”,也就是超过第一宇宙速度,摆脱地球引力,进入太空。然而,在升空402秒后三级火箭出现异常,飞行过程中出现失稳。最终,卫星未能入轨,并且因为速度没有达到第一宇宙速度,随即再入大气层,并被烧毁。

张昌武满脸疲惫地出现在了媒体面前,平静地解释原因,并给团队打气。此后,蓝箭对外公布的原因是,由于末修姿态控动力系统里,某输送管损坏。“朱雀一号的既定使命已经完成。我们入轨失败绝对是很遗憾的事情,相当于本来想考个一百分,最后并没有这么圆满。”张昌武这么回顾这次发射。

这次发射失利也是中国民营航天发展的缩影:前景看似光明,但挑战巨大,一颗生锈的螺丝钉可能造成造价上亿的火箭发射失败。和SpaceX创始人马斯克一样,中国的“马斯克”们想做成的是让许多国家都头疼的事。不论中外,航天技术过去都被政府扶持的机构们所掌握,SpaceX作为全球首家由私营企业承担国家航天发射任务的股份制公司,其崛起颠覆了这一准则,这直接促使了中国也放开了对民营公司的准入。

2015年左右,在军民融合政策的影响下,以蓝箭、零壹、翎客为代表的中国第一批民营商业火箭公司开始创立。除了火箭制造公司,行业里还有卫星制造、地面设备制造等创业企业出现。目前,包括经纬、华创、高榕等在内的知名基金均有出手投资商业航天赛道。安信证券2019年6月发布的《商业火箭冉冉升起》报告显示,按照目前的火箭研制与发射进展来看,蓝箭航天、星际荣耀、零壹空间等已初步崭露头角,在商业航天领域占有一定优势,属于商业航天的第一梯队。

蓝箭和中国首批民营航天公司如何发展到今天,又将往何处去,如何和体制周旋、共处,对于理解中国的航天业至关重要。而中国商业航天能发展到什么程度,也将预示着全球正在进行的太空争霸里,中国将获得怎样的地位和影响力。

火箭发展的历史就是火箭的花式爆炸史,有在发射台上爆炸的,有刚离开发射台就爆炸的,“朱雀一号”在出现误差前,成功进行了一二级分离和二三级分离。在航天产业里,包括SpaceX、蓝色起源等公司在内的火箭发射者们都是一路捡着残骸,屡败屡战走到今天。2006年3月SpaceX试图发射“猎鹰1号”,但以失败告终,直到创业第六年,经过3次发射失败后,SpaceX才成功发射第一枚运载火箭。

在中国商业航天领域,蓝箭是一家处于风头浪尖上的公司。让这家公司进入公众视野不只是因为火箭发射。

2018年年中,一篇《离职能直接影响中国登月的人才,只配呆在国企底层?》的文章引爆了舆论。文中公布的一份《张小平参与我所型号研制情况》文件显示,研究员张小平从西安航天动力研究所离职,其承担的低温液体发动机研制任务事关载人登月等重大科研项目,文件称“无法接受因个人的离职而影响到国家重大战略项目”。张小平入职公司即为蓝箭。

即便是竞争对手也承认,蓝箭有一支技术黄金战队。张昌武本人却并非科班出身,他是清华大学MBA,曾任职于汇丰银行和西班牙桑坦德银行,主要从事汽车金融等领域。2015年,他在北京成立了蓝箭航天。他坚信太空探索的价值,在一次演讲里,他把火箭比喻为神器,“如果说人类还有神器在手的话,运载火箭绝对是一个神器,甚至没有之一。”当人类真正探索边界向太空延展,而人类目前能够实现太空运力唯一的运载工具就是运载火箭。

2019年7月,在蓝箭的北京办公室里,张昌武接受了《商业周刊/中文版》的专访。张昌武对于吹嘘公司并没有兴趣,他也不是好的故事讲述者。“重要的是大家能看到一个真实的航天行业,认识里面的客观规律。”他说话时通常面无表情,“这个产业不会特别快地发展,特别快地得到回报。”

他描述中国航天业的现状:“在民营航天企业出现之前,我们中国航天的99.99%,甚至后面还有几个九的资源全部都在国有航天企业手里”。

中国航天的商业化份额在世界上极小,而且随着美国商业航天的崛起,这个比例还会不断受到挑战。张昌武认为,比起竞争,更重要的问题是,现在整个领域内航天的普及程度,甚至包括航天的业内人士,对于商业航天的认知程度都还需要一个周期才能慢慢建立起来。

外界对他的不理解包括为什么要建造发射台,以及为什么要自行研发发动机。他经常需要花时间来解释他们与众不同的举措,而张昌武对这样的解释感到厌倦。这样的误解不仅来自公众、投资人,也来自业内人士。

蓝箭进行自主发动机研发的背景是运载火箭技术过去一直只被封闭军工体系所掌握,今天放到商业市场里进行一次前无古人的探索。在这样一个全新的行业里,时刻都会有各种各样的困难。公司们需要招募团队,组建研制和理顺发射服务所需的供应链,也要同步去跟监管去沟通,去推动行业政策法规领域的变化。以工业供应链为例,原来的供应链中绝大多数都是体制内单位,当民营公司进入这个领域,设计问题可以自己解决,但是火箭如何造出来是一个难题,谁来做配套?2015年,蓝箭等公司尝试过购买现成的火箭发动机,但最终没有实现,这最终倒逼民营公司自主解决动力问题。

有一天,张昌武和一个做机器人的朋友聊天,对方感叹:“你们的产品规模确实太大了,跟一般的工业品比起来,涉及的产业链条和工艺复杂程度都是登峰造极的。”火箭制造行业使用了社会上各门各类先进的工艺,有大量配套零部件,在制造过程中协作,远远不止一个火箭公司那么简单。

而自建发射台被对手们称作“神来之笔”,是蓝箭所作出的一次关键的选择。因为制造发动机的过程中需要不断做热试验,为了保证研发进度,不被实验环境局限,对于火箭公司来说,自建试车台非常重要,SpaceX、Blue Origin都拥有自己的试车台。

在浙江湖州,蓝箭建设了一座大型火箭发动机试车台,并且是国内目前唯一有自建试车台和自建航天工业制造基地的民营航天公司。“在那里才会感受到航天带给人的震撼。”蓝箭航天的员工这样说。

张昌武认为,航天产业的特殊性在于任何公司对市场的判断和技术路线选择不能出错。因为火箭是一个大规模的工业品,这个领域,是不允许在方向上犯错误的。假如犯错,后果就是灾难性,有时候会把一家公司都拖垮。不断的迭代,其实是不断的归零,不断的从头再来。

蓝箭所踩中的是中国民营航天崛起的节点。根据华创资本发布报告显示,2017至2025年全球(不包含中国地区),预计约有两万颗卫星计划发射升空,目前在头顶上方活跃的卫星也只有不到两千颗,未来两万颗卫星的发射任务需要大量的火箭来执行。但以国家为单位,具有火箭发射能力的国家和地区也仅有不到10个(美国、俄罗斯、中国、欧洲、日本等),在未来十年时间里,依靠各国政府经营的火箭发射运力,将远远无法满足卫星发射的需求,巨大的供给空白急需得到新的商业运力来填补。新的机会在等待着中国公司们。

2018年的发射失利之后,蓝箭取得的更大的突破却被人忽视了。5月17日,蓝箭宣布国内首台80吨液氧甲烷发动机,天鹊20秒试车圆满成功。这意味着蓝箭成为全球范围内继SpaceX和蓝色起源之后,第三家掌握液氧甲烷发动机技术的公司。

能否研发出一款独立自主可控的发动机,是衡量一家火箭公司能否长远发展的关键点。火箭都是一次性的,当把特定载荷送入轨道后,火箭不可再使用,这就好比坐飞机从北京飞到上海后,航程结束后飞机就被销毁了;而液氧甲烷发动机可以让火箭重复使用。液体火箭发动机是航天工程的“皇冠明珠”。SpaceX的Raptor(猛禽)、蓝色起源的BE-4均采用液氧甲烷发动机,对于可重复使用,液氧甲烷发动机至关重要。

这次技术突破意义重大。这代表国内出现了第一家掌握液氧甲烷发动机核心技术的民营商业航天企业,也让中国成为世界上第二个拥有独立研制高性能液氧甲烷发动机的民营企业的国家。在SpaceX的液氧发动机被研发出之前,人们习惯性地认为,中等推力液体火箭发动机是用国家级力量和投入才能完成的大事,更不用说是可重复使用的液体火箭发动机。蓝箭的成功,则证明了中国民营公司有能力实现这一技术突破。

天鹊发动机的成功试车,也让业内开始正视蓝箭航天的存在,不再把它当作玩票的公司。张昌武并非航天专业背景,但蓝箭航天董事长王建蒙,是原中国卫星发射测控系统部航天系统工程高级工程师;CTO吴树范则有欧洲航天局15年工作经验。“我们的想法判断背后是有团队在这个领域里面几十年的积累,包括技术上的积累、对市场的把握、对本土的了解和对国际市场的视野加在一起形成的见解。”张昌武说。

公司董事长王建蒙是张昌武的岳父,尽管彼此之间有亲属关系,但蓝箭的运作和其他公司并没有什么不同。“没有必要回避这一点,免得外界对此有很多猜测。”他说。

但公司关键的掌舵人仍是张昌武。他用自己对未来的全景式判断,构建了蓝箭的发展。在任何场合,他都不否认个人和公司家国情怀的存在。“SpaceX这样的企业未来的崛起,会使美国在未来太空开发过程中拔得头筹,这样太空基础设施的建设会在更长远的未来,在国际空间战略领域,帮助美国建立一个更加雄厚的综合的实力。这也给包括中国、俄罗斯,世界各国提出新的命题,我们怎么样在新一轮太空布局中能够有一定话语权。”张昌武说。由于SpaceX等公司的出现,在商业发射层面,美国已经能够全面碾压世界其他国家,包括中国在内。价格方面,美国民营火箭发射的价格是中国的50%至60%左右,从成功率看,SpaceX已经成功将全球最大的火箭发射升天。“我们能够看得到这种差距正在形成。但我们也通过民营商业火箭公司从另一个维度审视这个行业,并尝试重新定义这样一个具有独特文化的行业,也为在这个行业中的人提供一种新的可能性。”

蓝箭则一如既往按部就班、小心谨慎地迈着步子。张昌武强调公司务实的能力,以市场需求倒推产品设计,他对公司有条不紊的发展步伐感到满意。“打造世界一流商业航天企业”的愿景被写在公司官网上,未来5年内,蓝箭计划沿着发动机、可回收中型液体火箭、可回收大型液体火箭的技术路线发展,2020年,将计划进行液体火箭的发射,目前一切都进展顺利。

但他拒绝透露更多的信息。“火箭建造技术进展非常缓慢,除非我们有十足的把握,否则不会对外公开任何东西。”他表示。

长期以来,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为中国运载火箭的唯一生产商。随着商业航天的兴起,中国航天科工集团依靠自身导弹工业基础迅速切入了小型运载火箭研制序列。允许中国商业航天市场和民营公司的成立,也是对SpaceX的一种应对之策。

但民营公司如何和体制内的企业共处成为新的难题。由于政策扶持上一些细化规则并没有落地,民营航天公司和央企仍存在竞争关系。张小平事件就是以蓝箭公司为首的私营公司和体制内企业矛盾爆发的一次凸显。

这是航天产业的现状。航天领域的生意除了技术研发,还有其他方面的重要事情需要打理和面对,比如说政治、利益交换和国家间的保护主义。如果说,马斯克的SpaceX不光要对抗像洛克希德·马丁公司(Lockheed Martin)和波音公司这样的美国军工业巨头,还要与诸如俄罗斯和中国这样的国家竞争,那么中国的航天公司们的竞争既存在于国内外民营公司之间,也要面临航天集团、航天科工集团背靠国家资源、历史悠久的巨无霸央企的强势竞争。

张小平事件中,公众普遍对蓝箭公司和张小平抱有同情,尽管蓝箭和张小平从未对此事公开发言。风波过去之后,张昌武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待此事:“在航天领域里面创业,前期有很多来自于航天院所的人来加入是不可避免的一件事情。从某个角度来看,我们也帮中国航天留住了一批工程师,因为如果他不去商业航天公司,他可能就不干航天了,可能就去干通信、互联网或者金融了。”

尽管有“张小平事件”的发生,但作为民营公司,蓝箭实际上有颇强的与体制打交道的能力。蓝箭在行业内的重要性还在于蓝箭航天成为国内第一个拿到中国民营运载火箭发射许可证的公司,也是最早取得行业全部准入资质的民营火箭企业,“在军民融合政策下,原来封闭在体制内60年的技术、人才都开始流动了起来。这些中国商业航天企业,抓住了政策红利,人才和体制结构的变化,在过去一年迅速进入快车道,特别是已经拿到资质的头部企业所产生头部效应已经逐渐形成。”华创资本投资人公元表示。“面对欧美商业航天超级独角兽公司还在迅猛增长的趋势,我们坚信中国商业航天长出独角兽公司指日可待。”这名投资了蓝箭的投资人坚定地表示。

截至目前,蓝箭已经完成了B轮融资。和投资人见面时,对方一般关心蓝箭能承受失败几次?张昌武的回答是中国的航天水平还是世界一流的,公司有充分的控制手段,能够把风险做到可控。

“我特别想说,‘活下去是最重要的’,是一句废话,是一句大而无用的废话。因为大家都在说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但其实怎么活下去是最重要的,”张昌武的情绪变得激动,他甚至强调一定要把这句话写到文章里,“大家会说你少花点钱,你搞点固体燃料去打打不就行了吗?这样能活五年,一年花不到一个亿,然而我们为了更快的研发,恨不得一年花几个亿,这才是真正为了活下去,而不是耗下去。”

中国民营航天公司的困境之一是高度了解航天业的专业投资人仍然稀缺。翎客航天创始人胡振宇表示,很多风险投资人出于投资互联网的经验,会相信赢者通吃,希望看到航天行业的快速爆发式增长,但这是很难实现的。胡振宇表示,要按照航天工程的规律去做事情,而不能以互联网的模式来做火箭。翎客航天成立于2014年,是国内首个且唯一掌握火箭悬停飞行技术的公司。

然而,投资人的思路或多或少地仍会影响产业里的公司们,尤其是他们对“入轨”(把航天器送入预定的运行轨道)的关注。“入轨当然是很重要的,但是当大家现在对入轨这个事情过多的关注之后,导致一些民营企业就只能瞄准这一个节点去做。这样做真的会影响公司的研发节奏。”翎客航天CEO楚龙飞这样告诉《商业周刊/中文版》。

张昌武同样表示他现在根本不在乎蓝箭是否是第一个入轨。“我觉得现阶段对于民营火箭入轨的片面追求还是有互联网思维的影子,因为互联网的模式就是创造节点、创造里程碑,然后不断地通过节点去VC那获取资金。对于火箭来讲,入轨当然重要了,但入轨不是一切。我经常说一句话,首先你要选择一个正确方向,技术路线是通的、技术能力已经被验证过,入轨只是时间问题,但是如果方向不对的话,我觉得入轨又sowhat?市场最终考验企业的还是商业化的能力,如果有人讲入轨就是一切,这说明对于商业航天还是缺乏理解的。”

在公司内部,张昌武告诉团队,蓝箭如果不是瞄准液体火箭、液氧甲烷发动机以及中大型火箭来做,我们今天就可以解散。他认为,对于商业航天公司,关键是要在液体火箭的路上,稳扎稳打的一步步的往前走,建立自己液体发动机的独立可控的能力。

质疑者怀疑中国民营火箭公司的商业前景,并认为当前整个行业只是处于研发实验阶段,真正的挑战在于可持续商业模式的建立。张昌武承认这是普遍被关心的问题:“航天目前还不是一个直接toC的市场,这个市场未来的商业前景到底怎么样体现出来,它跟我们的普通的大众到底有多么紧密的关系,或者这个关系的规模有多大,这是大家非常关心的一件事情。大家去问或者是非要去求证未来这个行业是怎么样爆发的,应用场景有哪些,这是一个没法被证伪或证实的问题,需要火箭、卫星公司等整个生态圈大家共同来建立。”

也有人认为,值得担心的是国内商业航天领域里过于务实的现状。“国内同行的这些公司,大家的价值观也好,或者愿景也好,我觉得对整个太空领域的信心,或者是想象力都不够。大家都很务实,所以这也从另外一个侧面说明了,为什么很多创新的事情都不是中国人先出来做的。”楚龙飞认为他对现状很失望,“我理想中的中国的商业航天到今天,应该是百花齐放,但目前行业有一点像互联网竞争,慢慢地资源正在往头部的那几家公司集中。但是你看美国的商业航天,除了火箭、卫星公司,各种多样化、小而专的技术公司也可以有生存机会,比如发动机、零部件、太空救生等等,但在中国目前没有看到起来的迹象。”当SpaceX的最新一轮融资估值已经达到280亿美元以上,蓝箭作为国内火箭的领头公司,仅完成了B+轮融资,具体估值未对外公布。这也代表在体量上,和美国相比,中国的民营航天公司仍有明显差距。

投资人对这个行业仍然有信心。公元表示,在进行行业研究和投资的过程中,接触到了许许多多带着使命感的中国航天人,他们正从体制内走向商业航天,面对未知的领域进行着探索。“或许多年以后,我们回头看,今天全球范围正在开启的新航天时代,会像大航海时代一样,带来的不仅仅是新大陆和香料贵金属,更是人类文明进程的重要转折。”她说。

张昌武认为挑战是阶段性的。“航天的东西历来假不了,这个行业需要非常理性,耐得住寂寞,同时尊重各种客观规律,”张昌武说,“这会是我最后一次创业,我为此投入了生活的全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