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OR



锦州银行获三家国有金融机构注资

发布日期:2019-07-30 09:27
摘要:中国三家国有金融机构将入股苦苦挣扎的锦州银行,显示出监管机构在采取一种不同的方式对待该国陷入困境的小型银行。一些分析人士表示,引入国有企业的投资可能会为未来对锦州银行的资本注入铺平道路。



撰文 | Stella Yifan Xie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三家国有金融机构将入股一家苦苦挣扎的商业银行,显示出监管机构在采取一种不同的方式对待该国陷入困境的小型银行。

中国资产规模最大的银行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Industrial & Commercial Bank of China Ltd. 1398.HK, 简称:工商银行)表示,旗下一家子公司将斥资至多人民币30亿元(合4.356亿美元)收购锦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Bank of Jinzhou Co., 0416.HK, 简称:锦州银行)10.82%的股份。锦州银行主要向东北地区的中小企业提供贷款。

工商银行称,其投资旨在支持监管机构向私营部门投放更多资金的目标。

锦州银行表示,中国两家专门处理不良债务的最大型资产管理公司也将收购其少数股权。中国信达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China Cinda Asset Management Co., 1359.HK, 简称:中国信达)将持有锦州银行约6.49%股份。中国长城资产管理公司(China Great Wall Asset Management)的持股规模没有披露。

交易员称,该消息推动锦州银行的美元债券价格周一上涨。一些分析人士表示,引入国有企业的投资可能会为未来对该银行的资本注入铺平道路。

尽管近几周来投资者对中国银行体系的健康状况感到担忧,但近期的事态发展对中国货币市场影响甚微。今年5月,中国监管机构接管了包商银行(Baoshang Bank),该银行曾由一位失踪的大亨控制,面临严重的信贷风险。有关部门表示,此次接管是一个孤立事件,但这导致一些短期贷款利率飙升和其他市场的混乱。监管部门采取措施安抚市场,向银行系统注入流动性,并要求券商和金融机构继续进行相互间的交易。

北京的投资银行香颂资本(Chanson & Co.)董事沈萌说,国有实体入股锦州银行表明,其问题没有包商银行那么严重。

但位于北京的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Suning Internet Finance Research Institute)主任薛洪言称,这两家银行的问题代表了长期困扰中国城市商业银行的麻烦。

许多中小银行的存款基础比国有银行弱。以包商银行和锦州银行为例,这两家银行都在欠发达地区提供服务,这些地区的经济一直背负着沉重债务,并因效率低下而受到阻碍。在锦州银行运营的辽宁省,截至2018年9月底,银行不良贷款率平均为4.61%,远高于1.87%的行业平均水平。

锦州银行香港上市的股票今年4月以来一直处于停牌状态。停牌前,该行市值约为人民币545亿元(合79亿美元)。锦州银行公布的截至2018年6月底资产规模约为1,080亿美元,该行已推迟提交2018年年报。

锦州银行5月底表示,安永(Ernst&Young)辞任该行审计师。据该会计师事务所称,辞任源于锦州银行所发放部分贷款相关的一些未解决问题。

锦州银行周日表示,其业务运营正常,并打算在8月底之前公布2018年年报。

私募股权投资公司重庆诺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Chongqing Nuoding Asset Management)经理曾宪钊表示,通过安排向国有实体转让股权,中国政府有关部门试图避免可能侵蚀公众信心的潜在银行挤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三家国有金融机构将入股苦苦挣扎的锦州银行,显示出监管机构在采取一种不同的方式对待该国陷入困境的小型银行。一些分析人士表示,引入国有企业的投资可能会为未来对锦州银行的资本注入铺平道路。



撰文 | Stella Yifan Xie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三家国有金融机构将入股一家苦苦挣扎的商业银行,显示出监管机构在采取一种不同的方式对待该国陷入困境的小型银行。

中国资产规模最大的银行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Industrial & Commercial Bank of China Ltd. 1398.HK, 简称:工商银行)表示,旗下一家子公司将斥资至多人民币30亿元(合4.356亿美元)收购锦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Bank of Jinzhou Co., 0416.HK, 简称:锦州银行)10.82%的股份。锦州银行主要向东北地区的中小企业提供贷款。

工商银行称,其投资旨在支持监管机构向私营部门投放更多资金的目标。

锦州银行表示,中国两家专门处理不良债务的最大型资产管理公司也将收购其少数股权。中国信达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China Cinda Asset Management Co., 1359.HK, 简称:中国信达)将持有锦州银行约6.49%股份。中国长城资产管理公司(China Great Wall Asset Management)的持股规模没有披露。

交易员称,该消息推动锦州银行的美元债券价格周一上涨。一些分析人士表示,引入国有企业的投资可能会为未来对该银行的资本注入铺平道路。

尽管近几周来投资者对中国银行体系的健康状况感到担忧,但近期的事态发展对中国货币市场影响甚微。今年5月,中国监管机构接管了包商银行(Baoshang Bank),该银行曾由一位失踪的大亨控制,面临严重的信贷风险。有关部门表示,此次接管是一个孤立事件,但这导致一些短期贷款利率飙升和其他市场的混乱。监管部门采取措施安抚市场,向银行系统注入流动性,并要求券商和金融机构继续进行相互间的交易。

北京的投资银行香颂资本(Chanson & Co.)董事沈萌说,国有实体入股锦州银行表明,其问题没有包商银行那么严重。

但位于北京的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Suning Internet Finance Research Institute)主任薛洪言称,这两家银行的问题代表了长期困扰中国城市商业银行的麻烦。

许多中小银行的存款基础比国有银行弱。以包商银行和锦州银行为例,这两家银行都在欠发达地区提供服务,这些地区的经济一直背负着沉重债务,并因效率低下而受到阻碍。在锦州银行运营的辽宁省,截至2018年9月底,银行不良贷款率平均为4.61%,远高于1.87%的行业平均水平。

锦州银行香港上市的股票今年4月以来一直处于停牌状态。停牌前,该行市值约为人民币545亿元(合79亿美元)。锦州银行公布的截至2018年6月底资产规模约为1,080亿美元,该行已推迟提交2018年年报。

锦州银行5月底表示,安永(Ernst&Young)辞任该行审计师。据该会计师事务所称,辞任源于锦州银行所发放部分贷款相关的一些未解决问题。

锦州银行周日表示,其业务运营正常,并打算在8月底之前公布2018年年报。

私募股权投资公司重庆诺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Chongqing Nuoding Asset Management)经理曾宪钊表示,通过安排向国有实体转让股权,中国政府有关部门试图避免可能侵蚀公众信心的潜在银行挤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中国三家国有金融机构将入股苦苦挣扎的锦州银行,显示出监管机构在采取一种不同的方式对待该国陷入困境的小型银行。一些分析人士表示,引入国有企业的投资可能会为未来对锦州银行的资本注入铺平道路。



撰文 | Stella Yifan Xie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三家国有金融机构将入股一家苦苦挣扎的商业银行,显示出监管机构在采取一种不同的方式对待该国陷入困境的小型银行。

中国资产规模最大的银行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Industrial & Commercial Bank of China Ltd. 1398.HK, 简称:工商银行)表示,旗下一家子公司将斥资至多人民币30亿元(合4.356亿美元)收购锦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Bank of Jinzhou Co., 0416.HK, 简称:锦州银行)10.82%的股份。锦州银行主要向东北地区的中小企业提供贷款。

工商银行称,其投资旨在支持监管机构向私营部门投放更多资金的目标。

锦州银行表示,中国两家专门处理不良债务的最大型资产管理公司也将收购其少数股权。中国信达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China Cinda Asset Management Co., 1359.HK, 简称:中国信达)将持有锦州银行约6.49%股份。中国长城资产管理公司(China Great Wall Asset Management)的持股规模没有披露。

交易员称,该消息推动锦州银行的美元债券价格周一上涨。一些分析人士表示,引入国有企业的投资可能会为未来对该银行的资本注入铺平道路。

尽管近几周来投资者对中国银行体系的健康状况感到担忧,但近期的事态发展对中国货币市场影响甚微。今年5月,中国监管机构接管了包商银行(Baoshang Bank),该银行曾由一位失踪的大亨控制,面临严重的信贷风险。有关部门表示,此次接管是一个孤立事件,但这导致一些短期贷款利率飙升和其他市场的混乱。监管部门采取措施安抚市场,向银行系统注入流动性,并要求券商和金融机构继续进行相互间的交易。

北京的投资银行香颂资本(Chanson & Co.)董事沈萌说,国有实体入股锦州银行表明,其问题没有包商银行那么严重。

但位于北京的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Suning Internet Finance Research Institute)主任薛洪言称,这两家银行的问题代表了长期困扰中国城市商业银行的麻烦。

许多中小银行的存款基础比国有银行弱。以包商银行和锦州银行为例,这两家银行都在欠发达地区提供服务,这些地区的经济一直背负着沉重债务,并因效率低下而受到阻碍。在锦州银行运营的辽宁省,截至2018年9月底,银行不良贷款率平均为4.61%,远高于1.87%的行业平均水平。

锦州银行香港上市的股票今年4月以来一直处于停牌状态。停牌前,该行市值约为人民币545亿元(合79亿美元)。锦州银行公布的截至2018年6月底资产规模约为1,080亿美元,该行已推迟提交2018年年报。

锦州银行5月底表示,安永(Ernst&Young)辞任该行审计师。据该会计师事务所称,辞任源于锦州银行所发放部分贷款相关的一些未解决问题。

锦州银行周日表示,其业务运营正常,并打算在8月底之前公布2018年年报。

私募股权投资公司重庆诺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Chongqing Nuoding Asset Management)经理曾宪钊表示,通过安排向国有实体转让股权,中国政府有关部门试图避免可能侵蚀公众信心的潜在银行挤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锦州银行获三家国有金融机构注资

发布日期:2019-07-30 09:27
摘要:中国三家国有金融机构将入股苦苦挣扎的锦州银行,显示出监管机构在采取一种不同的方式对待该国陷入困境的小型银行。一些分析人士表示,引入国有企业的投资可能会为未来对锦州银行的资本注入铺平道路。



撰文 | Stella Yifan Xie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三家国有金融机构将入股一家苦苦挣扎的商业银行,显示出监管机构在采取一种不同的方式对待该国陷入困境的小型银行。

中国资产规模最大的银行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Industrial & Commercial Bank of China Ltd. 1398.HK, 简称:工商银行)表示,旗下一家子公司将斥资至多人民币30亿元(合4.356亿美元)收购锦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Bank of Jinzhou Co., 0416.HK, 简称:锦州银行)10.82%的股份。锦州银行主要向东北地区的中小企业提供贷款。

工商银行称,其投资旨在支持监管机构向私营部门投放更多资金的目标。

锦州银行表示,中国两家专门处理不良债务的最大型资产管理公司也将收购其少数股权。中国信达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China Cinda Asset Management Co., 1359.HK, 简称:中国信达)将持有锦州银行约6.49%股份。中国长城资产管理公司(China Great Wall Asset Management)的持股规模没有披露。

交易员称,该消息推动锦州银行的美元债券价格周一上涨。一些分析人士表示,引入国有企业的投资可能会为未来对该银行的资本注入铺平道路。

尽管近几周来投资者对中国银行体系的健康状况感到担忧,但近期的事态发展对中国货币市场影响甚微。今年5月,中国监管机构接管了包商银行(Baoshang Bank),该银行曾由一位失踪的大亨控制,面临严重的信贷风险。有关部门表示,此次接管是一个孤立事件,但这导致一些短期贷款利率飙升和其他市场的混乱。监管部门采取措施安抚市场,向银行系统注入流动性,并要求券商和金融机构继续进行相互间的交易。

北京的投资银行香颂资本(Chanson & Co.)董事沈萌说,国有实体入股锦州银行表明,其问题没有包商银行那么严重。

但位于北京的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Suning Internet Finance Research Institute)主任薛洪言称,这两家银行的问题代表了长期困扰中国城市商业银行的麻烦。

许多中小银行的存款基础比国有银行弱。以包商银行和锦州银行为例,这两家银行都在欠发达地区提供服务,这些地区的经济一直背负着沉重债务,并因效率低下而受到阻碍。在锦州银行运营的辽宁省,截至2018年9月底,银行不良贷款率平均为4.61%,远高于1.87%的行业平均水平。

锦州银行香港上市的股票今年4月以来一直处于停牌状态。停牌前,该行市值约为人民币545亿元(合79亿美元)。锦州银行公布的截至2018年6月底资产规模约为1,080亿美元,该行已推迟提交2018年年报。

锦州银行5月底表示,安永(Ernst&Young)辞任该行审计师。据该会计师事务所称,辞任源于锦州银行所发放部分贷款相关的一些未解决问题。

锦州银行周日表示,其业务运营正常,并打算在8月底之前公布2018年年报。

私募股权投资公司重庆诺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Chongqing Nuoding Asset Management)经理曾宪钊表示,通过安排向国有实体转让股权,中国政府有关部门试图避免可能侵蚀公众信心的潜在银行挤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三家国有金融机构将入股苦苦挣扎的锦州银行,显示出监管机构在采取一种不同的方式对待该国陷入困境的小型银行。一些分析人士表示,引入国有企业的投资可能会为未来对锦州银行的资本注入铺平道路。



撰文 | Stella Yifan Xie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三家国有金融机构将入股一家苦苦挣扎的商业银行,显示出监管机构在采取一种不同的方式对待该国陷入困境的小型银行。

中国资产规模最大的银行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Industrial & Commercial Bank of China Ltd. 1398.HK, 简称:工商银行)表示,旗下一家子公司将斥资至多人民币30亿元(合4.356亿美元)收购锦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Bank of Jinzhou Co., 0416.HK, 简称:锦州银行)10.82%的股份。锦州银行主要向东北地区的中小企业提供贷款。

工商银行称,其投资旨在支持监管机构向私营部门投放更多资金的目标。

锦州银行表示,中国两家专门处理不良债务的最大型资产管理公司也将收购其少数股权。中国信达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China Cinda Asset Management Co., 1359.HK, 简称:中国信达)将持有锦州银行约6.49%股份。中国长城资产管理公司(China Great Wall Asset Management)的持股规模没有披露。

交易员称,该消息推动锦州银行的美元债券价格周一上涨。一些分析人士表示,引入国有企业的投资可能会为未来对该银行的资本注入铺平道路。

尽管近几周来投资者对中国银行体系的健康状况感到担忧,但近期的事态发展对中国货币市场影响甚微。今年5月,中国监管机构接管了包商银行(Baoshang Bank),该银行曾由一位失踪的大亨控制,面临严重的信贷风险。有关部门表示,此次接管是一个孤立事件,但这导致一些短期贷款利率飙升和其他市场的混乱。监管部门采取措施安抚市场,向银行系统注入流动性,并要求券商和金融机构继续进行相互间的交易。

北京的投资银行香颂资本(Chanson & Co.)董事沈萌说,国有实体入股锦州银行表明,其问题没有包商银行那么严重。

但位于北京的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Suning Internet Finance Research Institute)主任薛洪言称,这两家银行的问题代表了长期困扰中国城市商业银行的麻烦。

许多中小银行的存款基础比国有银行弱。以包商银行和锦州银行为例,这两家银行都在欠发达地区提供服务,这些地区的经济一直背负着沉重债务,并因效率低下而受到阻碍。在锦州银行运营的辽宁省,截至2018年9月底,银行不良贷款率平均为4.61%,远高于1.87%的行业平均水平。

锦州银行香港上市的股票今年4月以来一直处于停牌状态。停牌前,该行市值约为人民币545亿元(合79亿美元)。锦州银行公布的截至2018年6月底资产规模约为1,080亿美元,该行已推迟提交2018年年报。

锦州银行5月底表示,安永(Ernst&Young)辞任该行审计师。据该会计师事务所称,辞任源于锦州银行所发放部分贷款相关的一些未解决问题。

锦州银行周日表示,其业务运营正常,并打算在8月底之前公布2018年年报。

私募股权投资公司重庆诺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Chongqing Nuoding Asset Management)经理曾宪钊表示,通过安排向国有实体转让股权,中国政府有关部门试图避免可能侵蚀公众信心的潜在银行挤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