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贸易战如何推动全球政策调整?

发布日期:2019-07-30 05:53
摘要:人们原本以为,贸易战会严重打击中国经济,对美国和欧元区只会造成轻微和短暂的影响,然而结果可能正相反。



撰文 |  加文•戴维斯 

OR--商业新媒体 】2018年末的时候,各国的政策制定者仍在评估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发起的贸易战的直接影响。美联储(Fed)和欧洲央行(ECB)都认为,美国和欧元区经济受到的损害将是轻微和暂时的,因此,随着通胀升至目标水平,他们将可以通过上调政策利率,使货币政策“正常化”。

在中国,悲观和怀疑的情绪并存,当时许多人认为美国加征的关税会对中国经济造成破坏性影响,并对新采取的政策宽松手段能否奏效持怀疑态度。因此,人们普遍认为,为了与特朗普政府在关税和技术方面达成协议,北京将向美方做出重大让步。

仅仅几个月后,政策环境就发生了大变。中国经济增长状况保持得相对不错。迄今为止,全球价值链基本上未出现供应中断,财政和货币刺激推动了国内需求。

相比之下,在发达经济体,围绕关税的不确定性和汽车销量暴跌给资本投资造成了巨大的收缩性需求冲击,这对德国等以制造业为主导的经济体打击尤其大。欧洲陷入衰退的风险反过来对美国的经济活动、利率和货币政策产生了影响。

以下是2019年剩下时间的三个政策主题。

1. 中国越来越自信,有把握经受住贸易战的冲击

虽然特朗普声称,经济数据证明中国已经“输掉了”关税战,但中国最新的经济活动数据很可能让本国政策制定者松了一口气。传统和新式财政、货币宽松政策的结合止住了增速下滑势头。

诚然,2019年第二季度官方国内生产总值(GDP)统计数据显示,中国经济增长年率放缓至6.2%,为20多年来的最低水平。但经济活动似乎已在接近二季度末时复苏,支点资产管理公司(Fulcrum)最新的“即时预测”(nowcast)显示经济增速接近7%。

减税大大刺激了消费,而且随着地方政府大幅增加发债,基础设施投资出现反弹。

更出人意料的是,虽然过去12个月出口下滑了1.5%,但进口下降了7.8%。结果是,净贸易(推动GDP和经济活动增长的一个变量)实际上比2018年积极得多。

这些数字或许可以解释,中国为何在近期对贸易谈判采取更强硬立场。北京方面拒绝接受特朗普政府提出的更咄咄逼人的要求,使5月初谈判取得的进展戛然而止,这种姿态在其6月初发布的一份鹰派白皮书中得到了充分解释。

鉴于中国贸易政策鹰派人士显然已准备好面对一场与美国的长期摩擦,而且他们对本国经济能够经受住冲击越来越有信心,本周晚些时候重启的谈判似乎不大可能达成化解贸易战的协议。

2. 欧洲央行承认货币政策的局限性

去年末,欧元区经济开始放缓,人们本来以来那只是暂时的,然后现在却不见复苏,这是2019年最令人失望的事件之一。

与欧洲之前经历的低迷不同,此次德国成为欧盟主要经济体中增长最疲软的国家,部分原因在于全球汽车业陷入萧条。此外,德国的资本货物出口也受到了全球投资支出疲软的影响。

上周,欧洲央行行长马里奥•德拉吉(Mario Draghi)承认,欧元区经济可能不会像此前预期的那样,在2019年下半年出现反弹。

欧洲央行还担心消费者价格预期下滑(债券市场走势反映了这一点)。在2016年的低迷时期,10年通胀预期仍与该行2%的通胀目标一致,但今年,所有期限所反映的通胀预期都在趋向1%。

欧元区的这种“日本化”越来越令欧洲央行担忧。欧洲央行目前明确形容其通胀目标是“对称的”,意味着它将不再容忍通胀率长期低于2%。欧洲央行显然准备进一步降息并重启资产购买计划,时间很可能就在9月份。

然而,与日本一样,货币政策终结欧元区通缩势头的空间有限,欧洲央行管理委员会似乎意识到了这一点。

德拉吉已明确要求获得财政政策的支持,以提振欧元区经济,这将标志着欧洲央行既定理念的根本性转变。他认为,制造业部门(尤其是在德国)受到的冲击一旦加剧,只能通过有针对性的财政注资、而非通过整个地区的货币扩张来解决。

德拉吉在上周的问答环节以及最近在辛特拉的演讲中作出的回应,比欧洲央行管理委员会的共识更为激进。即将上任的新行长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可能不得不努力在这方面构建共识。

3. 美联储认识到世界其他地区的重要性

我说过,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近期正在考虑的可能不只是几次预防性降息,而是更为根本的东西。包括美联储主席杰伊•鲍威尔(Jay Powell)在内的几位主要官员相继发表了极其鸽派的言论,进一步加深了这种怀疑。

鲍威尔在最近的演讲中称,低通胀或许是结构性的、持续的,并警告称,全球因素可能是美国经济活动疲弱的原因。他还强调,世界各地的均衡利率都下降了,货币政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互相关联。

有关全球债券收益率处于极低水平正在影响美联储议程的想法,在国际债券市场算不上一个新主题,但如今FOMC领导层明确接受了这一观点。

这一因素,再加上人们认为当利率接近零下限时,美国应迅速、果断地调整政策以适应不利的经济形势——正如纽约联储银行行长约翰•威廉斯(John Williams)所言——应该会让美联储在2019年剩下的时间里保持极其鸽派的态度。■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人们原本以为,贸易战会严重打击中国经济,对美国和欧元区只会造成轻微和短暂的影响,然而结果可能正相反。



撰文 |  加文•戴维斯 

OR--商业新媒体 】2018年末的时候,各国的政策制定者仍在评估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发起的贸易战的直接影响。美联储(Fed)和欧洲央行(ECB)都认为,美国和欧元区经济受到的损害将是轻微和暂时的,因此,随着通胀升至目标水平,他们将可以通过上调政策利率,使货币政策“正常化”。

在中国,悲观和怀疑的情绪并存,当时许多人认为美国加征的关税会对中国经济造成破坏性影响,并对新采取的政策宽松手段能否奏效持怀疑态度。因此,人们普遍认为,为了与特朗普政府在关税和技术方面达成协议,北京将向美方做出重大让步。

仅仅几个月后,政策环境就发生了大变。中国经济增长状况保持得相对不错。迄今为止,全球价值链基本上未出现供应中断,财政和货币刺激推动了国内需求。

相比之下,在发达经济体,围绕关税的不确定性和汽车销量暴跌给资本投资造成了巨大的收缩性需求冲击,这对德国等以制造业为主导的经济体打击尤其大。欧洲陷入衰退的风险反过来对美国的经济活动、利率和货币政策产生了影响。

以下是2019年剩下时间的三个政策主题。

1. 中国越来越自信,有把握经受住贸易战的冲击

虽然特朗普声称,经济数据证明中国已经“输掉了”关税战,但中国最新的经济活动数据很可能让本国政策制定者松了一口气。传统和新式财政、货币宽松政策的结合止住了增速下滑势头。

诚然,2019年第二季度官方国内生产总值(GDP)统计数据显示,中国经济增长年率放缓至6.2%,为20多年来的最低水平。但经济活动似乎已在接近二季度末时复苏,支点资产管理公司(Fulcrum)最新的“即时预测”(nowcast)显示经济增速接近7%。

减税大大刺激了消费,而且随着地方政府大幅增加发债,基础设施投资出现反弹。

更出人意料的是,虽然过去12个月出口下滑了1.5%,但进口下降了7.8%。结果是,净贸易(推动GDP和经济活动增长的一个变量)实际上比2018年积极得多。

这些数字或许可以解释,中国为何在近期对贸易谈判采取更强硬立场。北京方面拒绝接受特朗普政府提出的更咄咄逼人的要求,使5月初谈判取得的进展戛然而止,这种姿态在其6月初发布的一份鹰派白皮书中得到了充分解释。

鉴于中国贸易政策鹰派人士显然已准备好面对一场与美国的长期摩擦,而且他们对本国经济能够经受住冲击越来越有信心,本周晚些时候重启的谈判似乎不大可能达成化解贸易战的协议。

2. 欧洲央行承认货币政策的局限性

去年末,欧元区经济开始放缓,人们本来以来那只是暂时的,然后现在却不见复苏,这是2019年最令人失望的事件之一。

与欧洲之前经历的低迷不同,此次德国成为欧盟主要经济体中增长最疲软的国家,部分原因在于全球汽车业陷入萧条。此外,德国的资本货物出口也受到了全球投资支出疲软的影响。

上周,欧洲央行行长马里奥•德拉吉(Mario Draghi)承认,欧元区经济可能不会像此前预期的那样,在2019年下半年出现反弹。

欧洲央行还担心消费者价格预期下滑(债券市场走势反映了这一点)。在2016年的低迷时期,10年通胀预期仍与该行2%的通胀目标一致,但今年,所有期限所反映的通胀预期都在趋向1%。

欧元区的这种“日本化”越来越令欧洲央行担忧。欧洲央行目前明确形容其通胀目标是“对称的”,意味着它将不再容忍通胀率长期低于2%。欧洲央行显然准备进一步降息并重启资产购买计划,时间很可能就在9月份。

然而,与日本一样,货币政策终结欧元区通缩势头的空间有限,欧洲央行管理委员会似乎意识到了这一点。

德拉吉已明确要求获得财政政策的支持,以提振欧元区经济,这将标志着欧洲央行既定理念的根本性转变。他认为,制造业部门(尤其是在德国)受到的冲击一旦加剧,只能通过有针对性的财政注资、而非通过整个地区的货币扩张来解决。

德拉吉在上周的问答环节以及最近在辛特拉的演讲中作出的回应,比欧洲央行管理委员会的共识更为激进。即将上任的新行长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可能不得不努力在这方面构建共识。

3. 美联储认识到世界其他地区的重要性

我说过,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近期正在考虑的可能不只是几次预防性降息,而是更为根本的东西。包括美联储主席杰伊•鲍威尔(Jay Powell)在内的几位主要官员相继发表了极其鸽派的言论,进一步加深了这种怀疑。

鲍威尔在最近的演讲中称,低通胀或许是结构性的、持续的,并警告称,全球因素可能是美国经济活动疲弱的原因。他还强调,世界各地的均衡利率都下降了,货币政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互相关联。

有关全球债券收益率处于极低水平正在影响美联储议程的想法,在国际债券市场算不上一个新主题,但如今FOMC领导层明确接受了这一观点。

这一因素,再加上人们认为当利率接近零下限时,美国应迅速、果断地调整政策以适应不利的经济形势——正如纽约联储银行行长约翰•威廉斯(John Williams)所言——应该会让美联储在2019年剩下的时间里保持极其鸽派的态度。■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人们原本以为,贸易战会严重打击中国经济,对美国和欧元区只会造成轻微和短暂的影响,然而结果可能正相反。



撰文 |  加文•戴维斯 

OR--商业新媒体 】2018年末的时候,各国的政策制定者仍在评估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发起的贸易战的直接影响。美联储(Fed)和欧洲央行(ECB)都认为,美国和欧元区经济受到的损害将是轻微和暂时的,因此,随着通胀升至目标水平,他们将可以通过上调政策利率,使货币政策“正常化”。

在中国,悲观和怀疑的情绪并存,当时许多人认为美国加征的关税会对中国经济造成破坏性影响,并对新采取的政策宽松手段能否奏效持怀疑态度。因此,人们普遍认为,为了与特朗普政府在关税和技术方面达成协议,北京将向美方做出重大让步。

仅仅几个月后,政策环境就发生了大变。中国经济增长状况保持得相对不错。迄今为止,全球价值链基本上未出现供应中断,财政和货币刺激推动了国内需求。

相比之下,在发达经济体,围绕关税的不确定性和汽车销量暴跌给资本投资造成了巨大的收缩性需求冲击,这对德国等以制造业为主导的经济体打击尤其大。欧洲陷入衰退的风险反过来对美国的经济活动、利率和货币政策产生了影响。

以下是2019年剩下时间的三个政策主题。

1. 中国越来越自信,有把握经受住贸易战的冲击

虽然特朗普声称,经济数据证明中国已经“输掉了”关税战,但中国最新的经济活动数据很可能让本国政策制定者松了一口气。传统和新式财政、货币宽松政策的结合止住了增速下滑势头。

诚然,2019年第二季度官方国内生产总值(GDP)统计数据显示,中国经济增长年率放缓至6.2%,为20多年来的最低水平。但经济活动似乎已在接近二季度末时复苏,支点资产管理公司(Fulcrum)最新的“即时预测”(nowcast)显示经济增速接近7%。

减税大大刺激了消费,而且随着地方政府大幅增加发债,基础设施投资出现反弹。

更出人意料的是,虽然过去12个月出口下滑了1.5%,但进口下降了7.8%。结果是,净贸易(推动GDP和经济活动增长的一个变量)实际上比2018年积极得多。

这些数字或许可以解释,中国为何在近期对贸易谈判采取更强硬立场。北京方面拒绝接受特朗普政府提出的更咄咄逼人的要求,使5月初谈判取得的进展戛然而止,这种姿态在其6月初发布的一份鹰派白皮书中得到了充分解释。

鉴于中国贸易政策鹰派人士显然已准备好面对一场与美国的长期摩擦,而且他们对本国经济能够经受住冲击越来越有信心,本周晚些时候重启的谈判似乎不大可能达成化解贸易战的协议。

2. 欧洲央行承认货币政策的局限性

去年末,欧元区经济开始放缓,人们本来以来那只是暂时的,然后现在却不见复苏,这是2019年最令人失望的事件之一。

与欧洲之前经历的低迷不同,此次德国成为欧盟主要经济体中增长最疲软的国家,部分原因在于全球汽车业陷入萧条。此外,德国的资本货物出口也受到了全球投资支出疲软的影响。

上周,欧洲央行行长马里奥•德拉吉(Mario Draghi)承认,欧元区经济可能不会像此前预期的那样,在2019年下半年出现反弹。

欧洲央行还担心消费者价格预期下滑(债券市场走势反映了这一点)。在2016年的低迷时期,10年通胀预期仍与该行2%的通胀目标一致,但今年,所有期限所反映的通胀预期都在趋向1%。

欧元区的这种“日本化”越来越令欧洲央行担忧。欧洲央行目前明确形容其通胀目标是“对称的”,意味着它将不再容忍通胀率长期低于2%。欧洲央行显然准备进一步降息并重启资产购买计划,时间很可能就在9月份。

然而,与日本一样,货币政策终结欧元区通缩势头的空间有限,欧洲央行管理委员会似乎意识到了这一点。

德拉吉已明确要求获得财政政策的支持,以提振欧元区经济,这将标志着欧洲央行既定理念的根本性转变。他认为,制造业部门(尤其是在德国)受到的冲击一旦加剧,只能通过有针对性的财政注资、而非通过整个地区的货币扩张来解决。

德拉吉在上周的问答环节以及最近在辛特拉的演讲中作出的回应,比欧洲央行管理委员会的共识更为激进。即将上任的新行长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可能不得不努力在这方面构建共识。

3. 美联储认识到世界其他地区的重要性

我说过,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近期正在考虑的可能不只是几次预防性降息,而是更为根本的东西。包括美联储主席杰伊•鲍威尔(Jay Powell)在内的几位主要官员相继发表了极其鸽派的言论,进一步加深了这种怀疑。

鲍威尔在最近的演讲中称,低通胀或许是结构性的、持续的,并警告称,全球因素可能是美国经济活动疲弱的原因。他还强调,世界各地的均衡利率都下降了,货币政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互相关联。

有关全球债券收益率处于极低水平正在影响美联储议程的想法,在国际债券市场算不上一个新主题,但如今FOMC领导层明确接受了这一观点。

这一因素,再加上人们认为当利率接近零下限时,美国应迅速、果断地调整政策以适应不利的经济形势——正如纽约联储银行行长约翰•威廉斯(John Williams)所言——应该会让美联储在2019年剩下的时间里保持极其鸽派的态度。■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贸易战如何推动全球政策调整?

发布日期:2019-07-30 05:53
摘要:人们原本以为,贸易战会严重打击中国经济,对美国和欧元区只会造成轻微和短暂的影响,然而结果可能正相反。



撰文 |  加文•戴维斯 

OR--商业新媒体 】2018年末的时候,各国的政策制定者仍在评估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发起的贸易战的直接影响。美联储(Fed)和欧洲央行(ECB)都认为,美国和欧元区经济受到的损害将是轻微和暂时的,因此,随着通胀升至目标水平,他们将可以通过上调政策利率,使货币政策“正常化”。

在中国,悲观和怀疑的情绪并存,当时许多人认为美国加征的关税会对中国经济造成破坏性影响,并对新采取的政策宽松手段能否奏效持怀疑态度。因此,人们普遍认为,为了与特朗普政府在关税和技术方面达成协议,北京将向美方做出重大让步。

仅仅几个月后,政策环境就发生了大变。中国经济增长状况保持得相对不错。迄今为止,全球价值链基本上未出现供应中断,财政和货币刺激推动了国内需求。

相比之下,在发达经济体,围绕关税的不确定性和汽车销量暴跌给资本投资造成了巨大的收缩性需求冲击,这对德国等以制造业为主导的经济体打击尤其大。欧洲陷入衰退的风险反过来对美国的经济活动、利率和货币政策产生了影响。

以下是2019年剩下时间的三个政策主题。

1. 中国越来越自信,有把握经受住贸易战的冲击

虽然特朗普声称,经济数据证明中国已经“输掉了”关税战,但中国最新的经济活动数据很可能让本国政策制定者松了一口气。传统和新式财政、货币宽松政策的结合止住了增速下滑势头。

诚然,2019年第二季度官方国内生产总值(GDP)统计数据显示,中国经济增长年率放缓至6.2%,为20多年来的最低水平。但经济活动似乎已在接近二季度末时复苏,支点资产管理公司(Fulcrum)最新的“即时预测”(nowcast)显示经济增速接近7%。

减税大大刺激了消费,而且随着地方政府大幅增加发债,基础设施投资出现反弹。

更出人意料的是,虽然过去12个月出口下滑了1.5%,但进口下降了7.8%。结果是,净贸易(推动GDP和经济活动增长的一个变量)实际上比2018年积极得多。

这些数字或许可以解释,中国为何在近期对贸易谈判采取更强硬立场。北京方面拒绝接受特朗普政府提出的更咄咄逼人的要求,使5月初谈判取得的进展戛然而止,这种姿态在其6月初发布的一份鹰派白皮书中得到了充分解释。

鉴于中国贸易政策鹰派人士显然已准备好面对一场与美国的长期摩擦,而且他们对本国经济能够经受住冲击越来越有信心,本周晚些时候重启的谈判似乎不大可能达成化解贸易战的协议。

2. 欧洲央行承认货币政策的局限性

去年末,欧元区经济开始放缓,人们本来以来那只是暂时的,然后现在却不见复苏,这是2019年最令人失望的事件之一。

与欧洲之前经历的低迷不同,此次德国成为欧盟主要经济体中增长最疲软的国家,部分原因在于全球汽车业陷入萧条。此外,德国的资本货物出口也受到了全球投资支出疲软的影响。

上周,欧洲央行行长马里奥•德拉吉(Mario Draghi)承认,欧元区经济可能不会像此前预期的那样,在2019年下半年出现反弹。

欧洲央行还担心消费者价格预期下滑(债券市场走势反映了这一点)。在2016年的低迷时期,10年通胀预期仍与该行2%的通胀目标一致,但今年,所有期限所反映的通胀预期都在趋向1%。

欧元区的这种“日本化”越来越令欧洲央行担忧。欧洲央行目前明确形容其通胀目标是“对称的”,意味着它将不再容忍通胀率长期低于2%。欧洲央行显然准备进一步降息并重启资产购买计划,时间很可能就在9月份。

然而,与日本一样,货币政策终结欧元区通缩势头的空间有限,欧洲央行管理委员会似乎意识到了这一点。

德拉吉已明确要求获得财政政策的支持,以提振欧元区经济,这将标志着欧洲央行既定理念的根本性转变。他认为,制造业部门(尤其是在德国)受到的冲击一旦加剧,只能通过有针对性的财政注资、而非通过整个地区的货币扩张来解决。

德拉吉在上周的问答环节以及最近在辛特拉的演讲中作出的回应,比欧洲央行管理委员会的共识更为激进。即将上任的新行长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可能不得不努力在这方面构建共识。

3. 美联储认识到世界其他地区的重要性

我说过,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近期正在考虑的可能不只是几次预防性降息,而是更为根本的东西。包括美联储主席杰伊•鲍威尔(Jay Powell)在内的几位主要官员相继发表了极其鸽派的言论,进一步加深了这种怀疑。

鲍威尔在最近的演讲中称,低通胀或许是结构性的、持续的,并警告称,全球因素可能是美国经济活动疲弱的原因。他还强调,世界各地的均衡利率都下降了,货币政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互相关联。

有关全球债券收益率处于极低水平正在影响美联储议程的想法,在国际债券市场算不上一个新主题,但如今FOMC领导层明确接受了这一观点。

这一因素,再加上人们认为当利率接近零下限时,美国应迅速、果断地调整政策以适应不利的经济形势——正如纽约联储银行行长约翰•威廉斯(John Williams)所言——应该会让美联储在2019年剩下的时间里保持极其鸽派的态度。■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人们原本以为,贸易战会严重打击中国经济,对美国和欧元区只会造成轻微和短暂的影响,然而结果可能正相反。



撰文 |  加文•戴维斯 

OR--商业新媒体 】2018年末的时候,各国的政策制定者仍在评估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发起的贸易战的直接影响。美联储(Fed)和欧洲央行(ECB)都认为,美国和欧元区经济受到的损害将是轻微和暂时的,因此,随着通胀升至目标水平,他们将可以通过上调政策利率,使货币政策“正常化”。

在中国,悲观和怀疑的情绪并存,当时许多人认为美国加征的关税会对中国经济造成破坏性影响,并对新采取的政策宽松手段能否奏效持怀疑态度。因此,人们普遍认为,为了与特朗普政府在关税和技术方面达成协议,北京将向美方做出重大让步。

仅仅几个月后,政策环境就发生了大变。中国经济增长状况保持得相对不错。迄今为止,全球价值链基本上未出现供应中断,财政和货币刺激推动了国内需求。

相比之下,在发达经济体,围绕关税的不确定性和汽车销量暴跌给资本投资造成了巨大的收缩性需求冲击,这对德国等以制造业为主导的经济体打击尤其大。欧洲陷入衰退的风险反过来对美国的经济活动、利率和货币政策产生了影响。

以下是2019年剩下时间的三个政策主题。

1. 中国越来越自信,有把握经受住贸易战的冲击

虽然特朗普声称,经济数据证明中国已经“输掉了”关税战,但中国最新的经济活动数据很可能让本国政策制定者松了一口气。传统和新式财政、货币宽松政策的结合止住了增速下滑势头。

诚然,2019年第二季度官方国内生产总值(GDP)统计数据显示,中国经济增长年率放缓至6.2%,为20多年来的最低水平。但经济活动似乎已在接近二季度末时复苏,支点资产管理公司(Fulcrum)最新的“即时预测”(nowcast)显示经济增速接近7%。

减税大大刺激了消费,而且随着地方政府大幅增加发债,基础设施投资出现反弹。

更出人意料的是,虽然过去12个月出口下滑了1.5%,但进口下降了7.8%。结果是,净贸易(推动GDP和经济活动增长的一个变量)实际上比2018年积极得多。

这些数字或许可以解释,中国为何在近期对贸易谈判采取更强硬立场。北京方面拒绝接受特朗普政府提出的更咄咄逼人的要求,使5月初谈判取得的进展戛然而止,这种姿态在其6月初发布的一份鹰派白皮书中得到了充分解释。

鉴于中国贸易政策鹰派人士显然已准备好面对一场与美国的长期摩擦,而且他们对本国经济能够经受住冲击越来越有信心,本周晚些时候重启的谈判似乎不大可能达成化解贸易战的协议。

2. 欧洲央行承认货币政策的局限性

去年末,欧元区经济开始放缓,人们本来以来那只是暂时的,然后现在却不见复苏,这是2019年最令人失望的事件之一。

与欧洲之前经历的低迷不同,此次德国成为欧盟主要经济体中增长最疲软的国家,部分原因在于全球汽车业陷入萧条。此外,德国的资本货物出口也受到了全球投资支出疲软的影响。

上周,欧洲央行行长马里奥•德拉吉(Mario Draghi)承认,欧元区经济可能不会像此前预期的那样,在2019年下半年出现反弹。

欧洲央行还担心消费者价格预期下滑(债券市场走势反映了这一点)。在2016年的低迷时期,10年通胀预期仍与该行2%的通胀目标一致,但今年,所有期限所反映的通胀预期都在趋向1%。

欧元区的这种“日本化”越来越令欧洲央行担忧。欧洲央行目前明确形容其通胀目标是“对称的”,意味着它将不再容忍通胀率长期低于2%。欧洲央行显然准备进一步降息并重启资产购买计划,时间很可能就在9月份。

然而,与日本一样,货币政策终结欧元区通缩势头的空间有限,欧洲央行管理委员会似乎意识到了这一点。

德拉吉已明确要求获得财政政策的支持,以提振欧元区经济,这将标志着欧洲央行既定理念的根本性转变。他认为,制造业部门(尤其是在德国)受到的冲击一旦加剧,只能通过有针对性的财政注资、而非通过整个地区的货币扩张来解决。

德拉吉在上周的问答环节以及最近在辛特拉的演讲中作出的回应,比欧洲央行管理委员会的共识更为激进。即将上任的新行长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可能不得不努力在这方面构建共识。

3. 美联储认识到世界其他地区的重要性

我说过,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近期正在考虑的可能不只是几次预防性降息,而是更为根本的东西。包括美联储主席杰伊•鲍威尔(Jay Powell)在内的几位主要官员相继发表了极其鸽派的言论,进一步加深了这种怀疑。

鲍威尔在最近的演讲中称,低通胀或许是结构性的、持续的,并警告称,全球因素可能是美国经济活动疲弱的原因。他还强调,世界各地的均衡利率都下降了,货币政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互相关联。

有关全球债券收益率处于极低水平正在影响美联储议程的想法,在国际债券市场算不上一个新主题,但如今FOMC领导层明确接受了这一观点。

这一因素,再加上人们认为当利率接近零下限时,美国应迅速、果断地调整政策以适应不利的经济形势——正如纽约联储银行行长约翰•威廉斯(John Williams)所言——应该会让美联储在2019年剩下的时间里保持极其鸽派的态度。■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