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中国最大银行将向在港上市、但至今未报告2018年业绩的锦州银行投资30亿元人民币,突显国家对陷入困境的境内银行加大财务支持力度。



唐•温兰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最大银行已成为一家陷入困境的在港上市银行的最大股东,这是国家对全国各地陷入困境的银行加大财务支持力度的最新迹象。

中国工商银行(Industrial and Commercial Bank of China)周日表示,其一家子公司将向锦州银行(Bank of Jinzhou)投资至多30亿元人民币(合4.36亿美元),买下约10.82%的股份。

近几周来,投资者对中国银行体系的健康状况越发担忧,此前政府接管了包商银行(Baoshang Bank),这是近20年来首次发生此类事件。

倘若人们担心陷入困境的企业或银行会给金融体系带来更大的风险,大型国有机构往往被期望出手救助。工行在周日的一份声明中表示,投资锦州银行旨在服务“国家金融供给侧改革”。

为包商银行纾困(该行曾由在香港被带走的大亨肖建华控股)使投资者和货币市场交易员怀疑,锦州银行等更多陷入困境的银行会否得到类似的待遇。

“关于可能重组锦州银行的讨论,再次引发了人们对中国金融体系问题蔓延的担心和忧虑。”巴克莱(Barclays)分析师在上周五——即工行宣布投资之前——致投资者的一份报告中表示。

位于中国东北锈带省份辽宁、2015年在香港上市的锦州银行,至今仍未按照香港披露规则的要求公布2018年年度业绩。

5月下旬,负责其审计事务的安永华明(Ernst & Young Hua Ming)在发现该行向机构客户提供的部分贷款未被用于所述目的后辞职。

锦州银行的一份声明称,安永华明曾要求提供“客户还款能力、特别是可强制执行的抵押品”的证据——这表示该审计师事务所对这家银行的信贷质量表示担心。当锦州银行无法提供证据并在如何解决这一问题上意见不一时,安永选择辞职。

6月中旬,监管机构被迫支持锦州银行的银行间借款。当时,中国人民银行(PBoC)明确支持锦州银行的一份可转让存款凭证,此举旨在帮助其他金融机构更加放心地向其放贷。

锦州银行对陷入困境的企业的敞口,是多年来一直为人所知的。该行曾向一度风生水起的中国太阳能集团汉能(Hanergy)提供4.4亿美元贷款,而2015年汉能股价暴跌。那年英国《金融时报》对汉能的商业模式进行的一系列调查揭示了一些可疑的操作,包括汉能的收入几乎完全来自其对母公司的销售。

维护金融稳定被中国领导层视为一项首要任务,他们担心银行体系的混乱会损害经济增长,导致失业和不安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工行成为锦州银行最大股东

发布日期:2019-07-29 09:56
摘要:中国最大银行将向在港上市、但至今未报告2018年业绩的锦州银行投资30亿元人民币,突显国家对陷入困境的境内银行加大财务支持力度。



唐•温兰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最大银行已成为一家陷入困境的在港上市银行的最大股东,这是国家对全国各地陷入困境的银行加大财务支持力度的最新迹象。

中国工商银行(Industrial and Commercial Bank of China)周日表示,其一家子公司将向锦州银行(Bank of Jinzhou)投资至多30亿元人民币(合4.36亿美元),买下约10.82%的股份。

近几周来,投资者对中国银行体系的健康状况越发担忧,此前政府接管了包商银行(Baoshang Bank),这是近20年来首次发生此类事件。

倘若人们担心陷入困境的企业或银行会给金融体系带来更大的风险,大型国有机构往往被期望出手救助。工行在周日的一份声明中表示,投资锦州银行旨在服务“国家金融供给侧改革”。

为包商银行纾困(该行曾由在香港被带走的大亨肖建华控股)使投资者和货币市场交易员怀疑,锦州银行等更多陷入困境的银行会否得到类似的待遇。

“关于可能重组锦州银行的讨论,再次引发了人们对中国金融体系问题蔓延的担心和忧虑。”巴克莱(Barclays)分析师在上周五——即工行宣布投资之前——致投资者的一份报告中表示。

位于中国东北锈带省份辽宁、2015年在香港上市的锦州银行,至今仍未按照香港披露规则的要求公布2018年年度业绩。

5月下旬,负责其审计事务的安永华明(Ernst & Young Hua Ming)在发现该行向机构客户提供的部分贷款未被用于所述目的后辞职。

锦州银行的一份声明称,安永华明曾要求提供“客户还款能力、特别是可强制执行的抵押品”的证据——这表示该审计师事务所对这家银行的信贷质量表示担心。当锦州银行无法提供证据并在如何解决这一问题上意见不一时,安永选择辞职。

6月中旬,监管机构被迫支持锦州银行的银行间借款。当时,中国人民银行(PBoC)明确支持锦州银行的一份可转让存款凭证,此举旨在帮助其他金融机构更加放心地向其放贷。

锦州银行对陷入困境的企业的敞口,是多年来一直为人所知的。该行曾向一度风生水起的中国太阳能集团汉能(Hanergy)提供4.4亿美元贷款,而2015年汉能股价暴跌。那年英国《金融时报》对汉能的商业模式进行的一系列调查揭示了一些可疑的操作,包括汉能的收入几乎完全来自其对母公司的销售。

维护金融稳定被中国领导层视为一项首要任务,他们担心银行体系的混乱会损害经济增长,导致失业和不安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最大银行将向在港上市、但至今未报告2018年业绩的锦州银行投资30亿元人民币,突显国家对陷入困境的境内银行加大财务支持力度。



唐•温兰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最大银行已成为一家陷入困境的在港上市银行的最大股东,这是国家对全国各地陷入困境的银行加大财务支持力度的最新迹象。

中国工商银行(Industrial and Commercial Bank of China)周日表示,其一家子公司将向锦州银行(Bank of Jinzhou)投资至多30亿元人民币(合4.36亿美元),买下约10.82%的股份。

近几周来,投资者对中国银行体系的健康状况越发担忧,此前政府接管了包商银行(Baoshang Bank),这是近20年来首次发生此类事件。

倘若人们担心陷入困境的企业或银行会给金融体系带来更大的风险,大型国有机构往往被期望出手救助。工行在周日的一份声明中表示,投资锦州银行旨在服务“国家金融供给侧改革”。

为包商银行纾困(该行曾由在香港被带走的大亨肖建华控股)使投资者和货币市场交易员怀疑,锦州银行等更多陷入困境的银行会否得到类似的待遇。

“关于可能重组锦州银行的讨论,再次引发了人们对中国金融体系问题蔓延的担心和忧虑。”巴克莱(Barclays)分析师在上周五——即工行宣布投资之前——致投资者的一份报告中表示。

位于中国东北锈带省份辽宁、2015年在香港上市的锦州银行,至今仍未按照香港披露规则的要求公布2018年年度业绩。

5月下旬,负责其审计事务的安永华明(Ernst & Young Hua Ming)在发现该行向机构客户提供的部分贷款未被用于所述目的后辞职。

锦州银行的一份声明称,安永华明曾要求提供“客户还款能力、特别是可强制执行的抵押品”的证据——这表示该审计师事务所对这家银行的信贷质量表示担心。当锦州银行无法提供证据并在如何解决这一问题上意见不一时,安永选择辞职。

6月中旬,监管机构被迫支持锦州银行的银行间借款。当时,中国人民银行(PBoC)明确支持锦州银行的一份可转让存款凭证,此举旨在帮助其他金融机构更加放心地向其放贷。

锦州银行对陷入困境的企业的敞口,是多年来一直为人所知的。该行曾向一度风生水起的中国太阳能集团汉能(Hanergy)提供4.4亿美元贷款,而2015年汉能股价暴跌。那年英国《金融时报》对汉能的商业模式进行的一系列调查揭示了一些可疑的操作,包括汉能的收入几乎完全来自其对母公司的销售。

维护金融稳定被中国领导层视为一项首要任务,他们担心银行体系的混乱会损害经济增长,导致失业和不安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工行成为锦州银行最大股东

发布日期:2019-07-29 09:56
摘要:中国最大银行将向在港上市、但至今未报告2018年业绩的锦州银行投资30亿元人民币,突显国家对陷入困境的境内银行加大财务支持力度。



唐•温兰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最大银行已成为一家陷入困境的在港上市银行的最大股东,这是国家对全国各地陷入困境的银行加大财务支持力度的最新迹象。

中国工商银行(Industrial and Commercial Bank of China)周日表示,其一家子公司将向锦州银行(Bank of Jinzhou)投资至多30亿元人民币(合4.36亿美元),买下约10.82%的股份。

近几周来,投资者对中国银行体系的健康状况越发担忧,此前政府接管了包商银行(Baoshang Bank),这是近20年来首次发生此类事件。

倘若人们担心陷入困境的企业或银行会给金融体系带来更大的风险,大型国有机构往往被期望出手救助。工行在周日的一份声明中表示,投资锦州银行旨在服务“国家金融供给侧改革”。

为包商银行纾困(该行曾由在香港被带走的大亨肖建华控股)使投资者和货币市场交易员怀疑,锦州银行等更多陷入困境的银行会否得到类似的待遇。

“关于可能重组锦州银行的讨论,再次引发了人们对中国金融体系问题蔓延的担心和忧虑。”巴克莱(Barclays)分析师在上周五——即工行宣布投资之前——致投资者的一份报告中表示。

位于中国东北锈带省份辽宁、2015年在香港上市的锦州银行,至今仍未按照香港披露规则的要求公布2018年年度业绩。

5月下旬,负责其审计事务的安永华明(Ernst & Young Hua Ming)在发现该行向机构客户提供的部分贷款未被用于所述目的后辞职。

锦州银行的一份声明称,安永华明曾要求提供“客户还款能力、特别是可强制执行的抵押品”的证据——这表示该审计师事务所对这家银行的信贷质量表示担心。当锦州银行无法提供证据并在如何解决这一问题上意见不一时,安永选择辞职。

6月中旬,监管机构被迫支持锦州银行的银行间借款。当时,中国人民银行(PBoC)明确支持锦州银行的一份可转让存款凭证,此举旨在帮助其他金融机构更加放心地向其放贷。

锦州银行对陷入困境的企业的敞口,是多年来一直为人所知的。该行曾向一度风生水起的中国太阳能集团汉能(Hanergy)提供4.4亿美元贷款,而2015年汉能股价暴跌。那年英国《金融时报》对汉能的商业模式进行的一系列调查揭示了一些可疑的操作,包括汉能的收入几乎完全来自其对母公司的销售。

维护金融稳定被中国领导层视为一项首要任务,他们担心银行体系的混乱会损害经济增长,导致失业和不安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最大银行将向在港上市、但至今未报告2018年业绩的锦州银行投资30亿元人民币,突显国家对陷入困境的境内银行加大财务支持力度。



唐•温兰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最大银行已成为一家陷入困境的在港上市银行的最大股东,这是国家对全国各地陷入困境的银行加大财务支持力度的最新迹象。

中国工商银行(Industrial and Commercial Bank of China)周日表示,其一家子公司将向锦州银行(Bank of Jinzhou)投资至多30亿元人民币(合4.36亿美元),买下约10.82%的股份。

近几周来,投资者对中国银行体系的健康状况越发担忧,此前政府接管了包商银行(Baoshang Bank),这是近20年来首次发生此类事件。

倘若人们担心陷入困境的企业或银行会给金融体系带来更大的风险,大型国有机构往往被期望出手救助。工行在周日的一份声明中表示,投资锦州银行旨在服务“国家金融供给侧改革”。

为包商银行纾困(该行曾由在香港被带走的大亨肖建华控股)使投资者和货币市场交易员怀疑,锦州银行等更多陷入困境的银行会否得到类似的待遇。

“关于可能重组锦州银行的讨论,再次引发了人们对中国金融体系问题蔓延的担心和忧虑。”巴克莱(Barclays)分析师在上周五——即工行宣布投资之前——致投资者的一份报告中表示。

位于中国东北锈带省份辽宁、2015年在香港上市的锦州银行,至今仍未按照香港披露规则的要求公布2018年年度业绩。

5月下旬,负责其审计事务的安永华明(Ernst & Young Hua Ming)在发现该行向机构客户提供的部分贷款未被用于所述目的后辞职。

锦州银行的一份声明称,安永华明曾要求提供“客户还款能力、特别是可强制执行的抵押品”的证据——这表示该审计师事务所对这家银行的信贷质量表示担心。当锦州银行无法提供证据并在如何解决这一问题上意见不一时,安永选择辞职。

6月中旬,监管机构被迫支持锦州银行的银行间借款。当时,中国人民银行(PBoC)明确支持锦州银行的一份可转让存款凭证,此举旨在帮助其他金融机构更加放心地向其放贷。

锦州银行对陷入困境的企业的敞口,是多年来一直为人所知的。该行曾向一度风生水起的中国太阳能集团汉能(Hanergy)提供4.4亿美元贷款,而2015年汉能股价暴跌。那年英国《金融时报》对汉能的商业模式进行的一系列调查揭示了一些可疑的操作,包括汉能的收入几乎完全来自其对母公司的销售。

维护金融稳定被中国领导层视为一项首要任务,他们担心银行体系的混乱会损害经济增长,导致失业和不安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