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让德国引以为傲的高效率在今年受到冲击,许多德国最知名的企业在国内经济放缓、可疑的商业决策和数字化转型不利的情况下遭遇挫败。



撰文 | Sara Germano

OR--商业新媒体 】让德国引以为傲的高效率在今年受到冲击,许多德国最知名的企业在国内经济放缓、可疑的商业决策和数字化转型不利的情况下遭遇挫败。

过去的一周,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 AG, DB)放弃了在全球扩张的雄心并开始裁员,宝马汽车公司(BMW AG, BMW.XE, 简称:宝马汽车)首席执行长表示准备辞职,戴姆勒公司(Daimler AG)和巴斯夫公司(BASF AG, BF)发出的盈利预警震动了市场。

在这之前,拜耳公司(Bayer AG, BAYRY)因收购Roundup除草剂生产商孟山都(Monstanto)而深陷法律困境,汽车制造商则一直未能走出柴油车排放丑闻和全球新车销量疲弱的阴影。与此同时,从软件开发商SAP SE (SAP)到工业巨头蒂森克虏伯(ThyssenKrupp AG, TYEKY) ,多家德国蓝筹公司今年也宣布了总计数万人的裁员计划。

德国DAX指数成分股中有三分之一的大型上市公司要么发布了盈利预警,要么宣布了裁员或重组,还有一些正在应对法律纠纷或有关部门的调查。在最有价值的国际公司榜单中,越来越多的德国公司排名下滑,这让咨询公司安永(Ernst & Young)在本月得出结论称,“德国公司的重要性越来越低”。

一些公司面临的挑战是独一无二的,但大趋势也在影响着它们。分析人士说,造成德国困境的原因包括全球贸易争端给德国出口导向型经济带来的影响、数字化压力增加,以及在多年强劲增长后的某种自满情绪。

位于代特莫尔德的德国资产管理公司DVAM Asset Management的董事总经理Markus Schon表示,眼下正面临一场危机,其根源在于德国经济长时间保持良好,以至于人们以为这种局面会一直持续下去。

在截至3月份的12个月里,德国经济仅增长0.7%,大幅落后于欧元区其他成员国。今年早些时候,德国政府将2019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预期从1.8%大幅下调至0.5%。Schon称,德国公司没有为此做好准备。

德国汽车生产商更是如此。在大举投资开发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汽车之际,德国汽车厂商受到了柴油车需求下滑和全球汽车销售放缓的打击。

宝马汽车公司和戴姆勒均已下调今年的业绩预期,过去三周,戴姆勒曾两次发布利润预警。戴姆勒是豪华车品牌梅赛德斯-奔驰(Mercedes-Benz)的制造商。大众汽车(Volkswagen AG, VOW.XE)则表示将裁员7,000人。大型车企的困境透过中小供应商和服务提供商网络进一步扩散开来,这些小企业的命运与汽车行业的健康状况息息相关。

此外,大众汽车一直在努力摆脱2015年首次曝光的排放作弊丑闻。今年3月份,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 简称SEC)指控大众汽车前首席执行长文德恩(Martin Winterkorn)欺诈美国投资者。一个月后,德国检方以欺诈罪起诉了文德恩和其他四人。

还有一些德国公司表示,它们的困境更多来自于国内市场。上个月,在以欧洲低成本航空公司带来的激烈竞争为由发布利润预警几天后,德国汉莎航空公司(Deutsche Lufthansa AG, LHA.XE)首席执行长Carsten Spohr表示,该公司在运营本地短途航空业务时犯了一些错误,例如曾利用2017年前竞争对手柏林航空(Air Berlin)破产的机会吃下其部分资产。

他说:“我们低估了其中的复杂性吗?确实低估了。”为了安抚投资者,Spohr重申了汉莎航空将变得可靠且高效的承诺。他说:“说到底,我们有些乏味。我们是德国人。”

德国企业陷入困境的另一个原因是德国法律规定的董事会架构,德国要求在董事会之外设立一个强大的监事会,半数监事会成员代表工人。尽管由此带来的制衡有助于维持大公司劳资关系平和,但也有可能妨碍快速决策,不利于公司采取大胆的举措。

Brunswick Group驻慕尼黑合伙人Christian Lawrence表示:“一方面,拥有一位强有力的CEO可能是一种优势,他能在危机时刻迅速做出反应。但在德国的公司制度下,CEO只是众多决策者之一,必须达成共识才能做事。”

Ernst & Young Germany首席执行长Hubert Barth表示,一些德国蓝筹股公司在经济向数字化商业模式转型的过程中困难重重。

表面上看,德国企业和德国政府对数字化的承诺不可谓不坚定。德国经济部长阿尔特迈尔(Peter Altmaier)上周前往硅谷会见了Alphabet Inc.(GOOG)旗下的谷歌、苹果(Apple Inc., AAPL)等公司的高管,这是德国为持续提升其数字产业形象而采取的一部分行动。

分析师和高管表示,有一种普遍的感觉是,德国公司无法赶上美国和其他地方的大型科技巨头。这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德国和欧洲的隐私法对公司收集、存储和利用用户数据获利的能力施加了严格限制。

Barth表示,有哪一家德国公司在Facebook Inc. (FB)和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所擅长的平台领域拥有一席之地吗?Barth称,在这个领域没有哪家德国公司拥有显著的影响力。

在贝塔斯曼(Bertelsmann SE) 5月份举行的一次内部会议上,这家媒体集团各部门的高管介绍了他们与美国科技公司合作和竞争的战略。

一位出席会议的高管说,该公司永远无法收集到像谷歌、Facebook或亚马逊那样多的数据。这位高管表示:“这是事实,我们只能面对,那些公司和我们不在一个世界。”

德国大公司的问题并不能完全代表德国整体经济的健康状况。尽管德国拥有许多全球品牌,但其工业支柱是被称为Mittelstand的大量中小型私营企业。

Lawrence说,那些传统上由家族拥有的私营企业没有遇到与大型上市公司相同的挑战,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它们的管理体系不那么复杂,也不受公开市场的约束。

但这也带来了其他负面后果。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简称IMF)本周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德国约60%的企业资产和利润是由私有企业创造的,这加剧了德国的贫富悬殊。德国的贫富悬殊程度在欧洲仅次于荷兰和奥地利。

IMF报告称,私有和上市公司所有权集中在工业世家和机构投资者手中的现象在德国尤为普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德国大型企业深陷困境,全球影响力日益下降

发布日期:2019-07-20 09:26
摘要:让德国引以为傲的高效率在今年受到冲击,许多德国最知名的企业在国内经济放缓、可疑的商业决策和数字化转型不利的情况下遭遇挫败。



撰文 | Sara Germano

OR--商业新媒体 】让德国引以为傲的高效率在今年受到冲击,许多德国最知名的企业在国内经济放缓、可疑的商业决策和数字化转型不利的情况下遭遇挫败。

过去的一周,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 AG, DB)放弃了在全球扩张的雄心并开始裁员,宝马汽车公司(BMW AG, BMW.XE, 简称:宝马汽车)首席执行长表示准备辞职,戴姆勒公司(Daimler AG)和巴斯夫公司(BASF AG, BF)发出的盈利预警震动了市场。

在这之前,拜耳公司(Bayer AG, BAYRY)因收购Roundup除草剂生产商孟山都(Monstanto)而深陷法律困境,汽车制造商则一直未能走出柴油车排放丑闻和全球新车销量疲弱的阴影。与此同时,从软件开发商SAP SE (SAP)到工业巨头蒂森克虏伯(ThyssenKrupp AG, TYEKY) ,多家德国蓝筹公司今年也宣布了总计数万人的裁员计划。

德国DAX指数成分股中有三分之一的大型上市公司要么发布了盈利预警,要么宣布了裁员或重组,还有一些正在应对法律纠纷或有关部门的调查。在最有价值的国际公司榜单中,越来越多的德国公司排名下滑,这让咨询公司安永(Ernst & Young)在本月得出结论称,“德国公司的重要性越来越低”。

一些公司面临的挑战是独一无二的,但大趋势也在影响着它们。分析人士说,造成德国困境的原因包括全球贸易争端给德国出口导向型经济带来的影响、数字化压力增加,以及在多年强劲增长后的某种自满情绪。

位于代特莫尔德的德国资产管理公司DVAM Asset Management的董事总经理Markus Schon表示,眼下正面临一场危机,其根源在于德国经济长时间保持良好,以至于人们以为这种局面会一直持续下去。

在截至3月份的12个月里,德国经济仅增长0.7%,大幅落后于欧元区其他成员国。今年早些时候,德国政府将2019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预期从1.8%大幅下调至0.5%。Schon称,德国公司没有为此做好准备。

德国汽车生产商更是如此。在大举投资开发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汽车之际,德国汽车厂商受到了柴油车需求下滑和全球汽车销售放缓的打击。

宝马汽车公司和戴姆勒均已下调今年的业绩预期,过去三周,戴姆勒曾两次发布利润预警。戴姆勒是豪华车品牌梅赛德斯-奔驰(Mercedes-Benz)的制造商。大众汽车(Volkswagen AG, VOW.XE)则表示将裁员7,000人。大型车企的困境透过中小供应商和服务提供商网络进一步扩散开来,这些小企业的命运与汽车行业的健康状况息息相关。

此外,大众汽车一直在努力摆脱2015年首次曝光的排放作弊丑闻。今年3月份,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 简称SEC)指控大众汽车前首席执行长文德恩(Martin Winterkorn)欺诈美国投资者。一个月后,德国检方以欺诈罪起诉了文德恩和其他四人。

还有一些德国公司表示,它们的困境更多来自于国内市场。上个月,在以欧洲低成本航空公司带来的激烈竞争为由发布利润预警几天后,德国汉莎航空公司(Deutsche Lufthansa AG, LHA.XE)首席执行长Carsten Spohr表示,该公司在运营本地短途航空业务时犯了一些错误,例如曾利用2017年前竞争对手柏林航空(Air Berlin)破产的机会吃下其部分资产。

他说:“我们低估了其中的复杂性吗?确实低估了。”为了安抚投资者,Spohr重申了汉莎航空将变得可靠且高效的承诺。他说:“说到底,我们有些乏味。我们是德国人。”

德国企业陷入困境的另一个原因是德国法律规定的董事会架构,德国要求在董事会之外设立一个强大的监事会,半数监事会成员代表工人。尽管由此带来的制衡有助于维持大公司劳资关系平和,但也有可能妨碍快速决策,不利于公司采取大胆的举措。

Brunswick Group驻慕尼黑合伙人Christian Lawrence表示:“一方面,拥有一位强有力的CEO可能是一种优势,他能在危机时刻迅速做出反应。但在德国的公司制度下,CEO只是众多决策者之一,必须达成共识才能做事。”

Ernst & Young Germany首席执行长Hubert Barth表示,一些德国蓝筹股公司在经济向数字化商业模式转型的过程中困难重重。

表面上看,德国企业和德国政府对数字化的承诺不可谓不坚定。德国经济部长阿尔特迈尔(Peter Altmaier)上周前往硅谷会见了Alphabet Inc.(GOOG)旗下的谷歌、苹果(Apple Inc., AAPL)等公司的高管,这是德国为持续提升其数字产业形象而采取的一部分行动。

分析师和高管表示,有一种普遍的感觉是,德国公司无法赶上美国和其他地方的大型科技巨头。这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德国和欧洲的隐私法对公司收集、存储和利用用户数据获利的能力施加了严格限制。

Barth表示,有哪一家德国公司在Facebook Inc. (FB)和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所擅长的平台领域拥有一席之地吗?Barth称,在这个领域没有哪家德国公司拥有显著的影响力。

在贝塔斯曼(Bertelsmann SE) 5月份举行的一次内部会议上,这家媒体集团各部门的高管介绍了他们与美国科技公司合作和竞争的战略。

一位出席会议的高管说,该公司永远无法收集到像谷歌、Facebook或亚马逊那样多的数据。这位高管表示:“这是事实,我们只能面对,那些公司和我们不在一个世界。”

德国大公司的问题并不能完全代表德国整体经济的健康状况。尽管德国拥有许多全球品牌,但其工业支柱是被称为Mittelstand的大量中小型私营企业。

Lawrence说,那些传统上由家族拥有的私营企业没有遇到与大型上市公司相同的挑战,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它们的管理体系不那么复杂,也不受公开市场的约束。

但这也带来了其他负面后果。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简称IMF)本周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德国约60%的企业资产和利润是由私有企业创造的,这加剧了德国的贫富悬殊。德国的贫富悬殊程度在欧洲仅次于荷兰和奥地利。

IMF报告称,私有和上市公司所有权集中在工业世家和机构投资者手中的现象在德国尤为普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让德国引以为傲的高效率在今年受到冲击,许多德国最知名的企业在国内经济放缓、可疑的商业决策和数字化转型不利的情况下遭遇挫败。



撰文 | Sara Germano

OR--商业新媒体 】让德国引以为傲的高效率在今年受到冲击,许多德国最知名的企业在国内经济放缓、可疑的商业决策和数字化转型不利的情况下遭遇挫败。

过去的一周,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 AG, DB)放弃了在全球扩张的雄心并开始裁员,宝马汽车公司(BMW AG, BMW.XE, 简称:宝马汽车)首席执行长表示准备辞职,戴姆勒公司(Daimler AG)和巴斯夫公司(BASF AG, BF)发出的盈利预警震动了市场。

在这之前,拜耳公司(Bayer AG, BAYRY)因收购Roundup除草剂生产商孟山都(Monstanto)而深陷法律困境,汽车制造商则一直未能走出柴油车排放丑闻和全球新车销量疲弱的阴影。与此同时,从软件开发商SAP SE (SAP)到工业巨头蒂森克虏伯(ThyssenKrupp AG, TYEKY) ,多家德国蓝筹公司今年也宣布了总计数万人的裁员计划。

德国DAX指数成分股中有三分之一的大型上市公司要么发布了盈利预警,要么宣布了裁员或重组,还有一些正在应对法律纠纷或有关部门的调查。在最有价值的国际公司榜单中,越来越多的德国公司排名下滑,这让咨询公司安永(Ernst & Young)在本月得出结论称,“德国公司的重要性越来越低”。

一些公司面临的挑战是独一无二的,但大趋势也在影响着它们。分析人士说,造成德国困境的原因包括全球贸易争端给德国出口导向型经济带来的影响、数字化压力增加,以及在多年强劲增长后的某种自满情绪。

位于代特莫尔德的德国资产管理公司DVAM Asset Management的董事总经理Markus Schon表示,眼下正面临一场危机,其根源在于德国经济长时间保持良好,以至于人们以为这种局面会一直持续下去。

在截至3月份的12个月里,德国经济仅增长0.7%,大幅落后于欧元区其他成员国。今年早些时候,德国政府将2019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预期从1.8%大幅下调至0.5%。Schon称,德国公司没有为此做好准备。

德国汽车生产商更是如此。在大举投资开发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汽车之际,德国汽车厂商受到了柴油车需求下滑和全球汽车销售放缓的打击。

宝马汽车公司和戴姆勒均已下调今年的业绩预期,过去三周,戴姆勒曾两次发布利润预警。戴姆勒是豪华车品牌梅赛德斯-奔驰(Mercedes-Benz)的制造商。大众汽车(Volkswagen AG, VOW.XE)则表示将裁员7,000人。大型车企的困境透过中小供应商和服务提供商网络进一步扩散开来,这些小企业的命运与汽车行业的健康状况息息相关。

此外,大众汽车一直在努力摆脱2015年首次曝光的排放作弊丑闻。今年3月份,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 简称SEC)指控大众汽车前首席执行长文德恩(Martin Winterkorn)欺诈美国投资者。一个月后,德国检方以欺诈罪起诉了文德恩和其他四人。

还有一些德国公司表示,它们的困境更多来自于国内市场。上个月,在以欧洲低成本航空公司带来的激烈竞争为由发布利润预警几天后,德国汉莎航空公司(Deutsche Lufthansa AG, LHA.XE)首席执行长Carsten Spohr表示,该公司在运营本地短途航空业务时犯了一些错误,例如曾利用2017年前竞争对手柏林航空(Air Berlin)破产的机会吃下其部分资产。

他说:“我们低估了其中的复杂性吗?确实低估了。”为了安抚投资者,Spohr重申了汉莎航空将变得可靠且高效的承诺。他说:“说到底,我们有些乏味。我们是德国人。”

德国企业陷入困境的另一个原因是德国法律规定的董事会架构,德国要求在董事会之外设立一个强大的监事会,半数监事会成员代表工人。尽管由此带来的制衡有助于维持大公司劳资关系平和,但也有可能妨碍快速决策,不利于公司采取大胆的举措。

Brunswick Group驻慕尼黑合伙人Christian Lawrence表示:“一方面,拥有一位强有力的CEO可能是一种优势,他能在危机时刻迅速做出反应。但在德国的公司制度下,CEO只是众多决策者之一,必须达成共识才能做事。”

Ernst & Young Germany首席执行长Hubert Barth表示,一些德国蓝筹股公司在经济向数字化商业模式转型的过程中困难重重。

表面上看,德国企业和德国政府对数字化的承诺不可谓不坚定。德国经济部长阿尔特迈尔(Peter Altmaier)上周前往硅谷会见了Alphabet Inc.(GOOG)旗下的谷歌、苹果(Apple Inc., AAPL)等公司的高管,这是德国为持续提升其数字产业形象而采取的一部分行动。

分析师和高管表示,有一种普遍的感觉是,德国公司无法赶上美国和其他地方的大型科技巨头。这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德国和欧洲的隐私法对公司收集、存储和利用用户数据获利的能力施加了严格限制。

Barth表示,有哪一家德国公司在Facebook Inc. (FB)和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所擅长的平台领域拥有一席之地吗?Barth称,在这个领域没有哪家德国公司拥有显著的影响力。

在贝塔斯曼(Bertelsmann SE) 5月份举行的一次内部会议上,这家媒体集团各部门的高管介绍了他们与美国科技公司合作和竞争的战略。

一位出席会议的高管说,该公司永远无法收集到像谷歌、Facebook或亚马逊那样多的数据。这位高管表示:“这是事实,我们只能面对,那些公司和我们不在一个世界。”

德国大公司的问题并不能完全代表德国整体经济的健康状况。尽管德国拥有许多全球品牌,但其工业支柱是被称为Mittelstand的大量中小型私营企业。

Lawrence说,那些传统上由家族拥有的私营企业没有遇到与大型上市公司相同的挑战,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它们的管理体系不那么复杂,也不受公开市场的约束。

但这也带来了其他负面后果。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简称IMF)本周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德国约60%的企业资产和利润是由私有企业创造的,这加剧了德国的贫富悬殊。德国的贫富悬殊程度在欧洲仅次于荷兰和奥地利。

IMF报告称,私有和上市公司所有权集中在工业世家和机构投资者手中的现象在德国尤为普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德国大型企业深陷困境,全球影响力日益下降

发布日期:2019-07-20 09:26
摘要:让德国引以为傲的高效率在今年受到冲击,许多德国最知名的企业在国内经济放缓、可疑的商业决策和数字化转型不利的情况下遭遇挫败。



撰文 | Sara Germano

OR--商业新媒体 】让德国引以为傲的高效率在今年受到冲击,许多德国最知名的企业在国内经济放缓、可疑的商业决策和数字化转型不利的情况下遭遇挫败。

过去的一周,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 AG, DB)放弃了在全球扩张的雄心并开始裁员,宝马汽车公司(BMW AG, BMW.XE, 简称:宝马汽车)首席执行长表示准备辞职,戴姆勒公司(Daimler AG)和巴斯夫公司(BASF AG, BF)发出的盈利预警震动了市场。

在这之前,拜耳公司(Bayer AG, BAYRY)因收购Roundup除草剂生产商孟山都(Monstanto)而深陷法律困境,汽车制造商则一直未能走出柴油车排放丑闻和全球新车销量疲弱的阴影。与此同时,从软件开发商SAP SE (SAP)到工业巨头蒂森克虏伯(ThyssenKrupp AG, TYEKY) ,多家德国蓝筹公司今年也宣布了总计数万人的裁员计划。

德国DAX指数成分股中有三分之一的大型上市公司要么发布了盈利预警,要么宣布了裁员或重组,还有一些正在应对法律纠纷或有关部门的调查。在最有价值的国际公司榜单中,越来越多的德国公司排名下滑,这让咨询公司安永(Ernst & Young)在本月得出结论称,“德国公司的重要性越来越低”。

一些公司面临的挑战是独一无二的,但大趋势也在影响着它们。分析人士说,造成德国困境的原因包括全球贸易争端给德国出口导向型经济带来的影响、数字化压力增加,以及在多年强劲增长后的某种自满情绪。

位于代特莫尔德的德国资产管理公司DVAM Asset Management的董事总经理Markus Schon表示,眼下正面临一场危机,其根源在于德国经济长时间保持良好,以至于人们以为这种局面会一直持续下去。

在截至3月份的12个月里,德国经济仅增长0.7%,大幅落后于欧元区其他成员国。今年早些时候,德国政府将2019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预期从1.8%大幅下调至0.5%。Schon称,德国公司没有为此做好准备。

德国汽车生产商更是如此。在大举投资开发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汽车之际,德国汽车厂商受到了柴油车需求下滑和全球汽车销售放缓的打击。

宝马汽车公司和戴姆勒均已下调今年的业绩预期,过去三周,戴姆勒曾两次发布利润预警。戴姆勒是豪华车品牌梅赛德斯-奔驰(Mercedes-Benz)的制造商。大众汽车(Volkswagen AG, VOW.XE)则表示将裁员7,000人。大型车企的困境透过中小供应商和服务提供商网络进一步扩散开来,这些小企业的命运与汽车行业的健康状况息息相关。

此外,大众汽车一直在努力摆脱2015年首次曝光的排放作弊丑闻。今年3月份,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 简称SEC)指控大众汽车前首席执行长文德恩(Martin Winterkorn)欺诈美国投资者。一个月后,德国检方以欺诈罪起诉了文德恩和其他四人。

还有一些德国公司表示,它们的困境更多来自于国内市场。上个月,在以欧洲低成本航空公司带来的激烈竞争为由发布利润预警几天后,德国汉莎航空公司(Deutsche Lufthansa AG, LHA.XE)首席执行长Carsten Spohr表示,该公司在运营本地短途航空业务时犯了一些错误,例如曾利用2017年前竞争对手柏林航空(Air Berlin)破产的机会吃下其部分资产。

他说:“我们低估了其中的复杂性吗?确实低估了。”为了安抚投资者,Spohr重申了汉莎航空将变得可靠且高效的承诺。他说:“说到底,我们有些乏味。我们是德国人。”

德国企业陷入困境的另一个原因是德国法律规定的董事会架构,德国要求在董事会之外设立一个强大的监事会,半数监事会成员代表工人。尽管由此带来的制衡有助于维持大公司劳资关系平和,但也有可能妨碍快速决策,不利于公司采取大胆的举措。

Brunswick Group驻慕尼黑合伙人Christian Lawrence表示:“一方面,拥有一位强有力的CEO可能是一种优势,他能在危机时刻迅速做出反应。但在德国的公司制度下,CEO只是众多决策者之一,必须达成共识才能做事。”

Ernst & Young Germany首席执行长Hubert Barth表示,一些德国蓝筹股公司在经济向数字化商业模式转型的过程中困难重重。

表面上看,德国企业和德国政府对数字化的承诺不可谓不坚定。德国经济部长阿尔特迈尔(Peter Altmaier)上周前往硅谷会见了Alphabet Inc.(GOOG)旗下的谷歌、苹果(Apple Inc., AAPL)等公司的高管,这是德国为持续提升其数字产业形象而采取的一部分行动。

分析师和高管表示,有一种普遍的感觉是,德国公司无法赶上美国和其他地方的大型科技巨头。这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德国和欧洲的隐私法对公司收集、存储和利用用户数据获利的能力施加了严格限制。

Barth表示,有哪一家德国公司在Facebook Inc. (FB)和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所擅长的平台领域拥有一席之地吗?Barth称,在这个领域没有哪家德国公司拥有显著的影响力。

在贝塔斯曼(Bertelsmann SE) 5月份举行的一次内部会议上,这家媒体集团各部门的高管介绍了他们与美国科技公司合作和竞争的战略。

一位出席会议的高管说,该公司永远无法收集到像谷歌、Facebook或亚马逊那样多的数据。这位高管表示:“这是事实,我们只能面对,那些公司和我们不在一个世界。”

德国大公司的问题并不能完全代表德国整体经济的健康状况。尽管德国拥有许多全球品牌,但其工业支柱是被称为Mittelstand的大量中小型私营企业。

Lawrence说,那些传统上由家族拥有的私营企业没有遇到与大型上市公司相同的挑战,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它们的管理体系不那么复杂,也不受公开市场的约束。

但这也带来了其他负面后果。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简称IMF)本周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德国约60%的企业资产和利润是由私有企业创造的,这加剧了德国的贫富悬殊。德国的贫富悬殊程度在欧洲仅次于荷兰和奥地利。

IMF报告称,私有和上市公司所有权集中在工业世家和机构投资者手中的现象在德国尤为普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让德国引以为傲的高效率在今年受到冲击,许多德国最知名的企业在国内经济放缓、可疑的商业决策和数字化转型不利的情况下遭遇挫败。



撰文 | Sara Germano

OR--商业新媒体 】让德国引以为傲的高效率在今年受到冲击,许多德国最知名的企业在国内经济放缓、可疑的商业决策和数字化转型不利的情况下遭遇挫败。

过去的一周,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 AG, DB)放弃了在全球扩张的雄心并开始裁员,宝马汽车公司(BMW AG, BMW.XE, 简称:宝马汽车)首席执行长表示准备辞职,戴姆勒公司(Daimler AG)和巴斯夫公司(BASF AG, BF)发出的盈利预警震动了市场。

在这之前,拜耳公司(Bayer AG, BAYRY)因收购Roundup除草剂生产商孟山都(Monstanto)而深陷法律困境,汽车制造商则一直未能走出柴油车排放丑闻和全球新车销量疲弱的阴影。与此同时,从软件开发商SAP SE (SAP)到工业巨头蒂森克虏伯(ThyssenKrupp AG, TYEKY) ,多家德国蓝筹公司今年也宣布了总计数万人的裁员计划。

德国DAX指数成分股中有三分之一的大型上市公司要么发布了盈利预警,要么宣布了裁员或重组,还有一些正在应对法律纠纷或有关部门的调查。在最有价值的国际公司榜单中,越来越多的德国公司排名下滑,这让咨询公司安永(Ernst & Young)在本月得出结论称,“德国公司的重要性越来越低”。

一些公司面临的挑战是独一无二的,但大趋势也在影响着它们。分析人士说,造成德国困境的原因包括全球贸易争端给德国出口导向型经济带来的影响、数字化压力增加,以及在多年强劲增长后的某种自满情绪。

位于代特莫尔德的德国资产管理公司DVAM Asset Management的董事总经理Markus Schon表示,眼下正面临一场危机,其根源在于德国经济长时间保持良好,以至于人们以为这种局面会一直持续下去。

在截至3月份的12个月里,德国经济仅增长0.7%,大幅落后于欧元区其他成员国。今年早些时候,德国政府将2019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预期从1.8%大幅下调至0.5%。Schon称,德国公司没有为此做好准备。

德国汽车生产商更是如此。在大举投资开发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汽车之际,德国汽车厂商受到了柴油车需求下滑和全球汽车销售放缓的打击。

宝马汽车公司和戴姆勒均已下调今年的业绩预期,过去三周,戴姆勒曾两次发布利润预警。戴姆勒是豪华车品牌梅赛德斯-奔驰(Mercedes-Benz)的制造商。大众汽车(Volkswagen AG, VOW.XE)则表示将裁员7,000人。大型车企的困境透过中小供应商和服务提供商网络进一步扩散开来,这些小企业的命运与汽车行业的健康状况息息相关。

此外,大众汽车一直在努力摆脱2015年首次曝光的排放作弊丑闻。今年3月份,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 简称SEC)指控大众汽车前首席执行长文德恩(Martin Winterkorn)欺诈美国投资者。一个月后,德国检方以欺诈罪起诉了文德恩和其他四人。

还有一些德国公司表示,它们的困境更多来自于国内市场。上个月,在以欧洲低成本航空公司带来的激烈竞争为由发布利润预警几天后,德国汉莎航空公司(Deutsche Lufthansa AG, LHA.XE)首席执行长Carsten Spohr表示,该公司在运营本地短途航空业务时犯了一些错误,例如曾利用2017年前竞争对手柏林航空(Air Berlin)破产的机会吃下其部分资产。

他说:“我们低估了其中的复杂性吗?确实低估了。”为了安抚投资者,Spohr重申了汉莎航空将变得可靠且高效的承诺。他说:“说到底,我们有些乏味。我们是德国人。”

德国企业陷入困境的另一个原因是德国法律规定的董事会架构,德国要求在董事会之外设立一个强大的监事会,半数监事会成员代表工人。尽管由此带来的制衡有助于维持大公司劳资关系平和,但也有可能妨碍快速决策,不利于公司采取大胆的举措。

Brunswick Group驻慕尼黑合伙人Christian Lawrence表示:“一方面,拥有一位强有力的CEO可能是一种优势,他能在危机时刻迅速做出反应。但在德国的公司制度下,CEO只是众多决策者之一,必须达成共识才能做事。”

Ernst & Young Germany首席执行长Hubert Barth表示,一些德国蓝筹股公司在经济向数字化商业模式转型的过程中困难重重。

表面上看,德国企业和德国政府对数字化的承诺不可谓不坚定。德国经济部长阿尔特迈尔(Peter Altmaier)上周前往硅谷会见了Alphabet Inc.(GOOG)旗下的谷歌、苹果(Apple Inc., AAPL)等公司的高管,这是德国为持续提升其数字产业形象而采取的一部分行动。

分析师和高管表示,有一种普遍的感觉是,德国公司无法赶上美国和其他地方的大型科技巨头。这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德国和欧洲的隐私法对公司收集、存储和利用用户数据获利的能力施加了严格限制。

Barth表示,有哪一家德国公司在Facebook Inc. (FB)和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所擅长的平台领域拥有一席之地吗?Barth称,在这个领域没有哪家德国公司拥有显著的影响力。

在贝塔斯曼(Bertelsmann SE) 5月份举行的一次内部会议上,这家媒体集团各部门的高管介绍了他们与美国科技公司合作和竞争的战略。

一位出席会议的高管说,该公司永远无法收集到像谷歌、Facebook或亚马逊那样多的数据。这位高管表示:“这是事实,我们只能面对,那些公司和我们不在一个世界。”

德国大公司的问题并不能完全代表德国整体经济的健康状况。尽管德国拥有许多全球品牌,但其工业支柱是被称为Mittelstand的大量中小型私营企业。

Lawrence说,那些传统上由家族拥有的私营企业没有遇到与大型上市公司相同的挑战,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它们的管理体系不那么复杂,也不受公开市场的约束。

但这也带来了其他负面后果。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简称IMF)本周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德国约60%的企业资产和利润是由私有企业创造的,这加剧了德国的贫富悬殊。德国的贫富悬殊程度在欧洲仅次于荷兰和奥地利。

IMF报告称,私有和上市公司所有权集中在工业世家和机构投资者手中的现象在德国尤为普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