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与其眼睁睁看着企业和富裕阶层“远走他乡”而无能为力,不如考虑一下与香港一水之隔的澳门,看其能否取代香港的部分角色和功能?



撰文 | 梁海明

OR--商业新媒体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日前全球最大啤酒商百威英博分拆百威亚太拟筹资764亿元的上市计划突然腰斩,成为香港历来集资最大的腰斩新股。此外,在今年上半年至少16家有意在香港交易所上市的企业转往美国上市,重创香港交易所希望引进国际企业的宏图大计。近几周,资金一直在大量从香港转移到新加坡,显示香港富裕阶层正在努力寻找让资金撤离香港的途径。

然而,与其眼睁睁看着企业和富裕阶层“远走他乡”而无能为力,不如考虑一下如何肥水不流他人田,与香港一水之隔的澳门,能否取代香港的部分角色和功能?

在华人世界里,港澳向来都被视为一体。但在这种连体称呼中,则隐约体现出香港与澳门之间实力、地位的对比,所谓“大香港,小澳门”,澳门的光芒长期被香港遮挡。香港的优势确实明显,作为一个国际金融中心,香港的核心竞争优势并非只是中国中央政府给予的优惠政策,或者是前往香港上市的公司数量,而是形成了以律师、会计师、投行和专业咨询等众多专业人士所组成的“群聚”(cluster)效应。这种一切都朝着“交易导向“(transaction oriented)的基础建设和金融生态,为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巩固和发展,奠定了厚实的基础。

澳门的劣势则也很明显,弹丸之地严重缺乏土地资源,其面积只有香港的四十分之一左右,人口也仅是香港的十分之一左右。而且澳门虽然近年来积极寻求经济多元化发展的途径,然而,澳门博彩业“一业独大“的格局并没有改变,制约着澳门非博彩业的发展以及产业结构的多元化,不少澳门青年人也和香港青年人一样,有“君子劳心,小人劳力”的传统观念,宁愿做薪酬较低的文职,也不愿从事3D (Dangerous, Dirty, Difficult) 的高薪体力工作。

因此,澳门能否取代香港?这个问题如果放在两个月前,可能并没有讨论的意义。但在两个月后的今天,这个问题变得有意思起来,我们不妨从以下三个角度去设想一下。

其一,澳门历史上曾替代过香港的角色。1941年日军侵占香港,澳门由于葡萄牙与日本间的历史原因,免于战乱。战乱导致香港的不少富豪例如何东(当年香港首富)、何贤(澳门首任特首何厚铧之父)、何善衡(香港恒生银行创办人)等人避居澳门,他们到达澳门之后,继续从商维持生计,又拓展人脉关系,维持对商业信息的掌握,为以后重返香港迅速开展业务,东山再起发挥了不少作用。

澳门除了成为香港富豪避居之地外,还支撑了港元的地位。在1941年12月26日,即香港被日本统治翌日,日本宣布以军票取代港元,港元变为不合法货币,在香港拥有港元的人会被施以重罚。当时香港虽然已不准使用港元,但港元在澳门依然受承认,且可以在澳门市面上流通,为二战后港元恢复法定地位,以及香港经济的恢复作出了贡献。

如今的澳门,不但像香港一样货币可自由兑换、资金进出无限制,实行极低的税制,资讯也同样无限制与外界联动。而且回归以来,澳门的法制、会计及监管制度提升迅速,越来越得到国际认可,这些都是成为国际金融中心必备的条件。

而且,早在三十多年前,澳门币已与港币挂钩,至今仍维持澳门元与港元挂钩并间接与美元挂钩的固定汇率制,所以在澳门,港币的信用度和受欢迎程度要高于澳门元,流通领域中的货币也以港币为主,如今澳门元占澳门流通货币总额的22%,港元则占澳门流通货币总额的45%。

在上述条件下,如果香港富豪、企业和资金要暂时转移到其它地区,以期待未来可以更加顺畅重返香港,不难看出澳门比其它城市更有条件成为香港的替代之地,甚至可以取代香港的部分角色。

其二,澳门的地位与香港平等,且有“人和”的优势。澳门虽然只有一个镇的面积、一个县的人口,但却是一个特别行政区的建制。澳门的离任特首也出任全国政协副主席,澳门在中国的地位与香港平等,香港与中国中央政府签署的重要协议,如CPEA、“一带一路”、粤港澳大湾区等,澳门也都是签署的一方。

在国际上,自1999年回归中国以后,澳门加入的国际组织由50多个增至100多个,澳门特区护照免签证或落地签证待遇的国家、地区,由刚回归时的3个增至现在的143个(略低于香港的169个),澳门护照的“含金量”大幅提升不但可为澳门民众出行带来便捷性,同时表明澳门的国际地位显著提高。

更加突出的是,近年澳门经济表现一直胜于香港。澳门在2018年的人均GDP为8.64万美元,高于香港的4.87万美元,而且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预测,澳门在2020年底前的人均GDP将达到14.3万美元,将成为全球最富有地区,卡塔尔届时的人均GDP是13.9万美元,排名第二,新加坡是10.05万美元排第四位,香港则以7.03万美元排在第十。

尤为重要的是,澳门具备香港没有的优势,那就是“人和”。所谓”家和万事兴“,澳门各方都强烈认同自己是中国人,正因为对中国的高度认同,澳门的发展能与广东的发展,乃至中国各地的发展紧密相连,澳门深入融入国家战略和区域发展战略,极好地发挥出自身的“一国两制”制度优势,令经济能够获得更大的发展。

所以,澳门的发展,是懂得利用开放获得经济红利,澳门民众深知无论是追求自由、民主,还是追求经济的持续发展,都需要循序渐进、稳健推进、多方合作、互谅互让,而不是要求一步到位。澳门的这种特色,应能吸引到不少个性务实、厌恶政治纷争的香港民众前往澳门就业、生活。

其三,澳门资金充沛,而且资金的风险胃纳更高,更适合开发创新金融服务。作为传统和主流的国际金融中心,香港的投资渠道和种类非常完善,香港市场的投资者普遍厌恶高风险业务,倾向于追求低风险甚至是无风险的稳定盈利。而澳门是博彩业发达的城市,资金的风险胃纳更高。同时,与粤港澳大湾区其它城市例如深圳相比,澳门并不受到内地的金融政策限制,因此更具有展开金融创新的政策优势。这令澳门比香港和粤港澳大湾区其它城市更适合发展金融工具的创新、金融技术的创新,乃至服务方式与金融市场创新等的创新金融业务。

当然,创新金融业务不可能一蹴而就,而是要久久为功。但不可否认澳门的许多特色,都为创新提供了良好的土壤,将逐渐吸引到不满足于香港传统金融行业的创新金融人才前往澳门寻觅新的天地。

显然,澳门现在已经拥有了蓄势待发的深厚基础,虽然短期内要取代香港为时尚早,但在如今香港的多事之秋下,澳门未来角色值得决策层更多的关注,乃至更多政策的倾斜。

澳门未来最需要突破的主要是人才和土地问题,因为在当今的国际竞争的大格局中,人才的地位极其关键与微妙,可以说已取代了上世纪天然资源的地位。全球众多非常缺乏资源的地区,一旦重视培养和引入人才,往往也可吸引资源和资金流入,最终甚至远远超过一些天然资源丰富的地区。澳门未来如何吸引人才,需要制定长远的策略。在土地问题方面,澳门天然面积虽然非常狭小,然而在今天的政策环境和技术条件下,这已经不应该成为一个城市发展的阻碍。未来如何利用好填海措施,以及更好利用珠海横琴的土地,与解决人才问题一样,也需要澳门特区政府、广东政府乃至中国中央政府齐心协力去统筹发展。■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澳门能否取代香港?

发布日期:2019-07-18 18:29
摘要:与其眼睁睁看着企业和富裕阶层“远走他乡”而无能为力,不如考虑一下与香港一水之隔的澳门,看其能否取代香港的部分角色和功能?



撰文 | 梁海明

OR--商业新媒体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日前全球最大啤酒商百威英博分拆百威亚太拟筹资764亿元的上市计划突然腰斩,成为香港历来集资最大的腰斩新股。此外,在今年上半年至少16家有意在香港交易所上市的企业转往美国上市,重创香港交易所希望引进国际企业的宏图大计。近几周,资金一直在大量从香港转移到新加坡,显示香港富裕阶层正在努力寻找让资金撤离香港的途径。

然而,与其眼睁睁看着企业和富裕阶层“远走他乡”而无能为力,不如考虑一下如何肥水不流他人田,与香港一水之隔的澳门,能否取代香港的部分角色和功能?

在华人世界里,港澳向来都被视为一体。但在这种连体称呼中,则隐约体现出香港与澳门之间实力、地位的对比,所谓“大香港,小澳门”,澳门的光芒长期被香港遮挡。香港的优势确实明显,作为一个国际金融中心,香港的核心竞争优势并非只是中国中央政府给予的优惠政策,或者是前往香港上市的公司数量,而是形成了以律师、会计师、投行和专业咨询等众多专业人士所组成的“群聚”(cluster)效应。这种一切都朝着“交易导向“(transaction oriented)的基础建设和金融生态,为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巩固和发展,奠定了厚实的基础。

澳门的劣势则也很明显,弹丸之地严重缺乏土地资源,其面积只有香港的四十分之一左右,人口也仅是香港的十分之一左右。而且澳门虽然近年来积极寻求经济多元化发展的途径,然而,澳门博彩业“一业独大“的格局并没有改变,制约着澳门非博彩业的发展以及产业结构的多元化,不少澳门青年人也和香港青年人一样,有“君子劳心,小人劳力”的传统观念,宁愿做薪酬较低的文职,也不愿从事3D (Dangerous, Dirty, Difficult) 的高薪体力工作。

因此,澳门能否取代香港?这个问题如果放在两个月前,可能并没有讨论的意义。但在两个月后的今天,这个问题变得有意思起来,我们不妨从以下三个角度去设想一下。

其一,澳门历史上曾替代过香港的角色。1941年日军侵占香港,澳门由于葡萄牙与日本间的历史原因,免于战乱。战乱导致香港的不少富豪例如何东(当年香港首富)、何贤(澳门首任特首何厚铧之父)、何善衡(香港恒生银行创办人)等人避居澳门,他们到达澳门之后,继续从商维持生计,又拓展人脉关系,维持对商业信息的掌握,为以后重返香港迅速开展业务,东山再起发挥了不少作用。

澳门除了成为香港富豪避居之地外,还支撑了港元的地位。在1941年12月26日,即香港被日本统治翌日,日本宣布以军票取代港元,港元变为不合法货币,在香港拥有港元的人会被施以重罚。当时香港虽然已不准使用港元,但港元在澳门依然受承认,且可以在澳门市面上流通,为二战后港元恢复法定地位,以及香港经济的恢复作出了贡献。

如今的澳门,不但像香港一样货币可自由兑换、资金进出无限制,实行极低的税制,资讯也同样无限制与外界联动。而且回归以来,澳门的法制、会计及监管制度提升迅速,越来越得到国际认可,这些都是成为国际金融中心必备的条件。

而且,早在三十多年前,澳门币已与港币挂钩,至今仍维持澳门元与港元挂钩并间接与美元挂钩的固定汇率制,所以在澳门,港币的信用度和受欢迎程度要高于澳门元,流通领域中的货币也以港币为主,如今澳门元占澳门流通货币总额的22%,港元则占澳门流通货币总额的45%。

在上述条件下,如果香港富豪、企业和资金要暂时转移到其它地区,以期待未来可以更加顺畅重返香港,不难看出澳门比其它城市更有条件成为香港的替代之地,甚至可以取代香港的部分角色。

其二,澳门的地位与香港平等,且有“人和”的优势。澳门虽然只有一个镇的面积、一个县的人口,但却是一个特别行政区的建制。澳门的离任特首也出任全国政协副主席,澳门在中国的地位与香港平等,香港与中国中央政府签署的重要协议,如CPEA、“一带一路”、粤港澳大湾区等,澳门也都是签署的一方。

在国际上,自1999年回归中国以后,澳门加入的国际组织由50多个增至100多个,澳门特区护照免签证或落地签证待遇的国家、地区,由刚回归时的3个增至现在的143个(略低于香港的169个),澳门护照的“含金量”大幅提升不但可为澳门民众出行带来便捷性,同时表明澳门的国际地位显著提高。

更加突出的是,近年澳门经济表现一直胜于香港。澳门在2018年的人均GDP为8.64万美元,高于香港的4.87万美元,而且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预测,澳门在2020年底前的人均GDP将达到14.3万美元,将成为全球最富有地区,卡塔尔届时的人均GDP是13.9万美元,排名第二,新加坡是10.05万美元排第四位,香港则以7.03万美元排在第十。

尤为重要的是,澳门具备香港没有的优势,那就是“人和”。所谓”家和万事兴“,澳门各方都强烈认同自己是中国人,正因为对中国的高度认同,澳门的发展能与广东的发展,乃至中国各地的发展紧密相连,澳门深入融入国家战略和区域发展战略,极好地发挥出自身的“一国两制”制度优势,令经济能够获得更大的发展。

所以,澳门的发展,是懂得利用开放获得经济红利,澳门民众深知无论是追求自由、民主,还是追求经济的持续发展,都需要循序渐进、稳健推进、多方合作、互谅互让,而不是要求一步到位。澳门的这种特色,应能吸引到不少个性务实、厌恶政治纷争的香港民众前往澳门就业、生活。

其三,澳门资金充沛,而且资金的风险胃纳更高,更适合开发创新金融服务。作为传统和主流的国际金融中心,香港的投资渠道和种类非常完善,香港市场的投资者普遍厌恶高风险业务,倾向于追求低风险甚至是无风险的稳定盈利。而澳门是博彩业发达的城市,资金的风险胃纳更高。同时,与粤港澳大湾区其它城市例如深圳相比,澳门并不受到内地的金融政策限制,因此更具有展开金融创新的政策优势。这令澳门比香港和粤港澳大湾区其它城市更适合发展金融工具的创新、金融技术的创新,乃至服务方式与金融市场创新等的创新金融业务。

当然,创新金融业务不可能一蹴而就,而是要久久为功。但不可否认澳门的许多特色,都为创新提供了良好的土壤,将逐渐吸引到不满足于香港传统金融行业的创新金融人才前往澳门寻觅新的天地。

显然,澳门现在已经拥有了蓄势待发的深厚基础,虽然短期内要取代香港为时尚早,但在如今香港的多事之秋下,澳门未来角色值得决策层更多的关注,乃至更多政策的倾斜。

澳门未来最需要突破的主要是人才和土地问题,因为在当今的国际竞争的大格局中,人才的地位极其关键与微妙,可以说已取代了上世纪天然资源的地位。全球众多非常缺乏资源的地区,一旦重视培养和引入人才,往往也可吸引资源和资金流入,最终甚至远远超过一些天然资源丰富的地区。澳门未来如何吸引人才,需要制定长远的策略。在土地问题方面,澳门天然面积虽然非常狭小,然而在今天的政策环境和技术条件下,这已经不应该成为一个城市发展的阻碍。未来如何利用好填海措施,以及更好利用珠海横琴的土地,与解决人才问题一样,也需要澳门特区政府、广东政府乃至中国中央政府齐心协力去统筹发展。■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与其眼睁睁看着企业和富裕阶层“远走他乡”而无能为力,不如考虑一下与香港一水之隔的澳门,看其能否取代香港的部分角色和功能?



撰文 | 梁海明

OR--商业新媒体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日前全球最大啤酒商百威英博分拆百威亚太拟筹资764亿元的上市计划突然腰斩,成为香港历来集资最大的腰斩新股。此外,在今年上半年至少16家有意在香港交易所上市的企业转往美国上市,重创香港交易所希望引进国际企业的宏图大计。近几周,资金一直在大量从香港转移到新加坡,显示香港富裕阶层正在努力寻找让资金撤离香港的途径。

然而,与其眼睁睁看着企业和富裕阶层“远走他乡”而无能为力,不如考虑一下如何肥水不流他人田,与香港一水之隔的澳门,能否取代香港的部分角色和功能?

在华人世界里,港澳向来都被视为一体。但在这种连体称呼中,则隐约体现出香港与澳门之间实力、地位的对比,所谓“大香港,小澳门”,澳门的光芒长期被香港遮挡。香港的优势确实明显,作为一个国际金融中心,香港的核心竞争优势并非只是中国中央政府给予的优惠政策,或者是前往香港上市的公司数量,而是形成了以律师、会计师、投行和专业咨询等众多专业人士所组成的“群聚”(cluster)效应。这种一切都朝着“交易导向“(transaction oriented)的基础建设和金融生态,为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巩固和发展,奠定了厚实的基础。

澳门的劣势则也很明显,弹丸之地严重缺乏土地资源,其面积只有香港的四十分之一左右,人口也仅是香港的十分之一左右。而且澳门虽然近年来积极寻求经济多元化发展的途径,然而,澳门博彩业“一业独大“的格局并没有改变,制约着澳门非博彩业的发展以及产业结构的多元化,不少澳门青年人也和香港青年人一样,有“君子劳心,小人劳力”的传统观念,宁愿做薪酬较低的文职,也不愿从事3D (Dangerous, Dirty, Difficult) 的高薪体力工作。

因此,澳门能否取代香港?这个问题如果放在两个月前,可能并没有讨论的意义。但在两个月后的今天,这个问题变得有意思起来,我们不妨从以下三个角度去设想一下。

其一,澳门历史上曾替代过香港的角色。1941年日军侵占香港,澳门由于葡萄牙与日本间的历史原因,免于战乱。战乱导致香港的不少富豪例如何东(当年香港首富)、何贤(澳门首任特首何厚铧之父)、何善衡(香港恒生银行创办人)等人避居澳门,他们到达澳门之后,继续从商维持生计,又拓展人脉关系,维持对商业信息的掌握,为以后重返香港迅速开展业务,东山再起发挥了不少作用。

澳门除了成为香港富豪避居之地外,还支撑了港元的地位。在1941年12月26日,即香港被日本统治翌日,日本宣布以军票取代港元,港元变为不合法货币,在香港拥有港元的人会被施以重罚。当时香港虽然已不准使用港元,但港元在澳门依然受承认,且可以在澳门市面上流通,为二战后港元恢复法定地位,以及香港经济的恢复作出了贡献。

如今的澳门,不但像香港一样货币可自由兑换、资金进出无限制,实行极低的税制,资讯也同样无限制与外界联动。而且回归以来,澳门的法制、会计及监管制度提升迅速,越来越得到国际认可,这些都是成为国际金融中心必备的条件。

而且,早在三十多年前,澳门币已与港币挂钩,至今仍维持澳门元与港元挂钩并间接与美元挂钩的固定汇率制,所以在澳门,港币的信用度和受欢迎程度要高于澳门元,流通领域中的货币也以港币为主,如今澳门元占澳门流通货币总额的22%,港元则占澳门流通货币总额的45%。

在上述条件下,如果香港富豪、企业和资金要暂时转移到其它地区,以期待未来可以更加顺畅重返香港,不难看出澳门比其它城市更有条件成为香港的替代之地,甚至可以取代香港的部分角色。

其二,澳门的地位与香港平等,且有“人和”的优势。澳门虽然只有一个镇的面积、一个县的人口,但却是一个特别行政区的建制。澳门的离任特首也出任全国政协副主席,澳门在中国的地位与香港平等,香港与中国中央政府签署的重要协议,如CPEA、“一带一路”、粤港澳大湾区等,澳门也都是签署的一方。

在国际上,自1999年回归中国以后,澳门加入的国际组织由50多个增至100多个,澳门特区护照免签证或落地签证待遇的国家、地区,由刚回归时的3个增至现在的143个(略低于香港的169个),澳门护照的“含金量”大幅提升不但可为澳门民众出行带来便捷性,同时表明澳门的国际地位显著提高。

更加突出的是,近年澳门经济表现一直胜于香港。澳门在2018年的人均GDP为8.64万美元,高于香港的4.87万美元,而且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预测,澳门在2020年底前的人均GDP将达到14.3万美元,将成为全球最富有地区,卡塔尔届时的人均GDP是13.9万美元,排名第二,新加坡是10.05万美元排第四位,香港则以7.03万美元排在第十。

尤为重要的是,澳门具备香港没有的优势,那就是“人和”。所谓”家和万事兴“,澳门各方都强烈认同自己是中国人,正因为对中国的高度认同,澳门的发展能与广东的发展,乃至中国各地的发展紧密相连,澳门深入融入国家战略和区域发展战略,极好地发挥出自身的“一国两制”制度优势,令经济能够获得更大的发展。

所以,澳门的发展,是懂得利用开放获得经济红利,澳门民众深知无论是追求自由、民主,还是追求经济的持续发展,都需要循序渐进、稳健推进、多方合作、互谅互让,而不是要求一步到位。澳门的这种特色,应能吸引到不少个性务实、厌恶政治纷争的香港民众前往澳门就业、生活。

其三,澳门资金充沛,而且资金的风险胃纳更高,更适合开发创新金融服务。作为传统和主流的国际金融中心,香港的投资渠道和种类非常完善,香港市场的投资者普遍厌恶高风险业务,倾向于追求低风险甚至是无风险的稳定盈利。而澳门是博彩业发达的城市,资金的风险胃纳更高。同时,与粤港澳大湾区其它城市例如深圳相比,澳门并不受到内地的金融政策限制,因此更具有展开金融创新的政策优势。这令澳门比香港和粤港澳大湾区其它城市更适合发展金融工具的创新、金融技术的创新,乃至服务方式与金融市场创新等的创新金融业务。

当然,创新金融业务不可能一蹴而就,而是要久久为功。但不可否认澳门的许多特色,都为创新提供了良好的土壤,将逐渐吸引到不满足于香港传统金融行业的创新金融人才前往澳门寻觅新的天地。

显然,澳门现在已经拥有了蓄势待发的深厚基础,虽然短期内要取代香港为时尚早,但在如今香港的多事之秋下,澳门未来角色值得决策层更多的关注,乃至更多政策的倾斜。

澳门未来最需要突破的主要是人才和土地问题,因为在当今的国际竞争的大格局中,人才的地位极其关键与微妙,可以说已取代了上世纪天然资源的地位。全球众多非常缺乏资源的地区,一旦重视培养和引入人才,往往也可吸引资源和资金流入,最终甚至远远超过一些天然资源丰富的地区。澳门未来如何吸引人才,需要制定长远的策略。在土地问题方面,澳门天然面积虽然非常狭小,然而在今天的政策环境和技术条件下,这已经不应该成为一个城市发展的阻碍。未来如何利用好填海措施,以及更好利用珠海横琴的土地,与解决人才问题一样,也需要澳门特区政府、广东政府乃至中国中央政府齐心协力去统筹发展。■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澳门能否取代香港?

发布日期:2019-07-18 18:29
摘要:与其眼睁睁看着企业和富裕阶层“远走他乡”而无能为力,不如考虑一下与香港一水之隔的澳门,看其能否取代香港的部分角色和功能?



撰文 | 梁海明

OR--商业新媒体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日前全球最大啤酒商百威英博分拆百威亚太拟筹资764亿元的上市计划突然腰斩,成为香港历来集资最大的腰斩新股。此外,在今年上半年至少16家有意在香港交易所上市的企业转往美国上市,重创香港交易所希望引进国际企业的宏图大计。近几周,资金一直在大量从香港转移到新加坡,显示香港富裕阶层正在努力寻找让资金撤离香港的途径。

然而,与其眼睁睁看着企业和富裕阶层“远走他乡”而无能为力,不如考虑一下如何肥水不流他人田,与香港一水之隔的澳门,能否取代香港的部分角色和功能?

在华人世界里,港澳向来都被视为一体。但在这种连体称呼中,则隐约体现出香港与澳门之间实力、地位的对比,所谓“大香港,小澳门”,澳门的光芒长期被香港遮挡。香港的优势确实明显,作为一个国际金融中心,香港的核心竞争优势并非只是中国中央政府给予的优惠政策,或者是前往香港上市的公司数量,而是形成了以律师、会计师、投行和专业咨询等众多专业人士所组成的“群聚”(cluster)效应。这种一切都朝着“交易导向“(transaction oriented)的基础建设和金融生态,为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巩固和发展,奠定了厚实的基础。

澳门的劣势则也很明显,弹丸之地严重缺乏土地资源,其面积只有香港的四十分之一左右,人口也仅是香港的十分之一左右。而且澳门虽然近年来积极寻求经济多元化发展的途径,然而,澳门博彩业“一业独大“的格局并没有改变,制约着澳门非博彩业的发展以及产业结构的多元化,不少澳门青年人也和香港青年人一样,有“君子劳心,小人劳力”的传统观念,宁愿做薪酬较低的文职,也不愿从事3D (Dangerous, Dirty, Difficult) 的高薪体力工作。

因此,澳门能否取代香港?这个问题如果放在两个月前,可能并没有讨论的意义。但在两个月后的今天,这个问题变得有意思起来,我们不妨从以下三个角度去设想一下。

其一,澳门历史上曾替代过香港的角色。1941年日军侵占香港,澳门由于葡萄牙与日本间的历史原因,免于战乱。战乱导致香港的不少富豪例如何东(当年香港首富)、何贤(澳门首任特首何厚铧之父)、何善衡(香港恒生银行创办人)等人避居澳门,他们到达澳门之后,继续从商维持生计,又拓展人脉关系,维持对商业信息的掌握,为以后重返香港迅速开展业务,东山再起发挥了不少作用。

澳门除了成为香港富豪避居之地外,还支撑了港元的地位。在1941年12月26日,即香港被日本统治翌日,日本宣布以军票取代港元,港元变为不合法货币,在香港拥有港元的人会被施以重罚。当时香港虽然已不准使用港元,但港元在澳门依然受承认,且可以在澳门市面上流通,为二战后港元恢复法定地位,以及香港经济的恢复作出了贡献。

如今的澳门,不但像香港一样货币可自由兑换、资金进出无限制,实行极低的税制,资讯也同样无限制与外界联动。而且回归以来,澳门的法制、会计及监管制度提升迅速,越来越得到国际认可,这些都是成为国际金融中心必备的条件。

而且,早在三十多年前,澳门币已与港币挂钩,至今仍维持澳门元与港元挂钩并间接与美元挂钩的固定汇率制,所以在澳门,港币的信用度和受欢迎程度要高于澳门元,流通领域中的货币也以港币为主,如今澳门元占澳门流通货币总额的22%,港元则占澳门流通货币总额的45%。

在上述条件下,如果香港富豪、企业和资金要暂时转移到其它地区,以期待未来可以更加顺畅重返香港,不难看出澳门比其它城市更有条件成为香港的替代之地,甚至可以取代香港的部分角色。

其二,澳门的地位与香港平等,且有“人和”的优势。澳门虽然只有一个镇的面积、一个县的人口,但却是一个特别行政区的建制。澳门的离任特首也出任全国政协副主席,澳门在中国的地位与香港平等,香港与中国中央政府签署的重要协议,如CPEA、“一带一路”、粤港澳大湾区等,澳门也都是签署的一方。

在国际上,自1999年回归中国以后,澳门加入的国际组织由50多个增至100多个,澳门特区护照免签证或落地签证待遇的国家、地区,由刚回归时的3个增至现在的143个(略低于香港的169个),澳门护照的“含金量”大幅提升不但可为澳门民众出行带来便捷性,同时表明澳门的国际地位显著提高。

更加突出的是,近年澳门经济表现一直胜于香港。澳门在2018年的人均GDP为8.64万美元,高于香港的4.87万美元,而且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预测,澳门在2020年底前的人均GDP将达到14.3万美元,将成为全球最富有地区,卡塔尔届时的人均GDP是13.9万美元,排名第二,新加坡是10.05万美元排第四位,香港则以7.03万美元排在第十。

尤为重要的是,澳门具备香港没有的优势,那就是“人和”。所谓”家和万事兴“,澳门各方都强烈认同自己是中国人,正因为对中国的高度认同,澳门的发展能与广东的发展,乃至中国各地的发展紧密相连,澳门深入融入国家战略和区域发展战略,极好地发挥出自身的“一国两制”制度优势,令经济能够获得更大的发展。

所以,澳门的发展,是懂得利用开放获得经济红利,澳门民众深知无论是追求自由、民主,还是追求经济的持续发展,都需要循序渐进、稳健推进、多方合作、互谅互让,而不是要求一步到位。澳门的这种特色,应能吸引到不少个性务实、厌恶政治纷争的香港民众前往澳门就业、生活。

其三,澳门资金充沛,而且资金的风险胃纳更高,更适合开发创新金融服务。作为传统和主流的国际金融中心,香港的投资渠道和种类非常完善,香港市场的投资者普遍厌恶高风险业务,倾向于追求低风险甚至是无风险的稳定盈利。而澳门是博彩业发达的城市,资金的风险胃纳更高。同时,与粤港澳大湾区其它城市例如深圳相比,澳门并不受到内地的金融政策限制,因此更具有展开金融创新的政策优势。这令澳门比香港和粤港澳大湾区其它城市更适合发展金融工具的创新、金融技术的创新,乃至服务方式与金融市场创新等的创新金融业务。

当然,创新金融业务不可能一蹴而就,而是要久久为功。但不可否认澳门的许多特色,都为创新提供了良好的土壤,将逐渐吸引到不满足于香港传统金融行业的创新金融人才前往澳门寻觅新的天地。

显然,澳门现在已经拥有了蓄势待发的深厚基础,虽然短期内要取代香港为时尚早,但在如今香港的多事之秋下,澳门未来角色值得决策层更多的关注,乃至更多政策的倾斜。

澳门未来最需要突破的主要是人才和土地问题,因为在当今的国际竞争的大格局中,人才的地位极其关键与微妙,可以说已取代了上世纪天然资源的地位。全球众多非常缺乏资源的地区,一旦重视培养和引入人才,往往也可吸引资源和资金流入,最终甚至远远超过一些天然资源丰富的地区。澳门未来如何吸引人才,需要制定长远的策略。在土地问题方面,澳门天然面积虽然非常狭小,然而在今天的政策环境和技术条件下,这已经不应该成为一个城市发展的阻碍。未来如何利用好填海措施,以及更好利用珠海横琴的土地,与解决人才问题一样,也需要澳门特区政府、广东政府乃至中国中央政府齐心协力去统筹发展。■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与其眼睁睁看着企业和富裕阶层“远走他乡”而无能为力,不如考虑一下与香港一水之隔的澳门,看其能否取代香港的部分角色和功能?



撰文 | 梁海明

OR--商业新媒体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日前全球最大啤酒商百威英博分拆百威亚太拟筹资764亿元的上市计划突然腰斩,成为香港历来集资最大的腰斩新股。此外,在今年上半年至少16家有意在香港交易所上市的企业转往美国上市,重创香港交易所希望引进国际企业的宏图大计。近几周,资金一直在大量从香港转移到新加坡,显示香港富裕阶层正在努力寻找让资金撤离香港的途径。

然而,与其眼睁睁看着企业和富裕阶层“远走他乡”而无能为力,不如考虑一下如何肥水不流他人田,与香港一水之隔的澳门,能否取代香港的部分角色和功能?

在华人世界里,港澳向来都被视为一体。但在这种连体称呼中,则隐约体现出香港与澳门之间实力、地位的对比,所谓“大香港,小澳门”,澳门的光芒长期被香港遮挡。香港的优势确实明显,作为一个国际金融中心,香港的核心竞争优势并非只是中国中央政府给予的优惠政策,或者是前往香港上市的公司数量,而是形成了以律师、会计师、投行和专业咨询等众多专业人士所组成的“群聚”(cluster)效应。这种一切都朝着“交易导向“(transaction oriented)的基础建设和金融生态,为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巩固和发展,奠定了厚实的基础。

澳门的劣势则也很明显,弹丸之地严重缺乏土地资源,其面积只有香港的四十分之一左右,人口也仅是香港的十分之一左右。而且澳门虽然近年来积极寻求经济多元化发展的途径,然而,澳门博彩业“一业独大“的格局并没有改变,制约着澳门非博彩业的发展以及产业结构的多元化,不少澳门青年人也和香港青年人一样,有“君子劳心,小人劳力”的传统观念,宁愿做薪酬较低的文职,也不愿从事3D (Dangerous, Dirty, Difficult) 的高薪体力工作。

因此,澳门能否取代香港?这个问题如果放在两个月前,可能并没有讨论的意义。但在两个月后的今天,这个问题变得有意思起来,我们不妨从以下三个角度去设想一下。

其一,澳门历史上曾替代过香港的角色。1941年日军侵占香港,澳门由于葡萄牙与日本间的历史原因,免于战乱。战乱导致香港的不少富豪例如何东(当年香港首富)、何贤(澳门首任特首何厚铧之父)、何善衡(香港恒生银行创办人)等人避居澳门,他们到达澳门之后,继续从商维持生计,又拓展人脉关系,维持对商业信息的掌握,为以后重返香港迅速开展业务,东山再起发挥了不少作用。

澳门除了成为香港富豪避居之地外,还支撑了港元的地位。在1941年12月26日,即香港被日本统治翌日,日本宣布以军票取代港元,港元变为不合法货币,在香港拥有港元的人会被施以重罚。当时香港虽然已不准使用港元,但港元在澳门依然受承认,且可以在澳门市面上流通,为二战后港元恢复法定地位,以及香港经济的恢复作出了贡献。

如今的澳门,不但像香港一样货币可自由兑换、资金进出无限制,实行极低的税制,资讯也同样无限制与外界联动。而且回归以来,澳门的法制、会计及监管制度提升迅速,越来越得到国际认可,这些都是成为国际金融中心必备的条件。

而且,早在三十多年前,澳门币已与港币挂钩,至今仍维持澳门元与港元挂钩并间接与美元挂钩的固定汇率制,所以在澳门,港币的信用度和受欢迎程度要高于澳门元,流通领域中的货币也以港币为主,如今澳门元占澳门流通货币总额的22%,港元则占澳门流通货币总额的45%。

在上述条件下,如果香港富豪、企业和资金要暂时转移到其它地区,以期待未来可以更加顺畅重返香港,不难看出澳门比其它城市更有条件成为香港的替代之地,甚至可以取代香港的部分角色。

其二,澳门的地位与香港平等,且有“人和”的优势。澳门虽然只有一个镇的面积、一个县的人口,但却是一个特别行政区的建制。澳门的离任特首也出任全国政协副主席,澳门在中国的地位与香港平等,香港与中国中央政府签署的重要协议,如CPEA、“一带一路”、粤港澳大湾区等,澳门也都是签署的一方。

在国际上,自1999年回归中国以后,澳门加入的国际组织由50多个增至100多个,澳门特区护照免签证或落地签证待遇的国家、地区,由刚回归时的3个增至现在的143个(略低于香港的169个),澳门护照的“含金量”大幅提升不但可为澳门民众出行带来便捷性,同时表明澳门的国际地位显著提高。

更加突出的是,近年澳门经济表现一直胜于香港。澳门在2018年的人均GDP为8.64万美元,高于香港的4.87万美元,而且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预测,澳门在2020年底前的人均GDP将达到14.3万美元,将成为全球最富有地区,卡塔尔届时的人均GDP是13.9万美元,排名第二,新加坡是10.05万美元排第四位,香港则以7.03万美元排在第十。

尤为重要的是,澳门具备香港没有的优势,那就是“人和”。所谓”家和万事兴“,澳门各方都强烈认同自己是中国人,正因为对中国的高度认同,澳门的发展能与广东的发展,乃至中国各地的发展紧密相连,澳门深入融入国家战略和区域发展战略,极好地发挥出自身的“一国两制”制度优势,令经济能够获得更大的发展。

所以,澳门的发展,是懂得利用开放获得经济红利,澳门民众深知无论是追求自由、民主,还是追求经济的持续发展,都需要循序渐进、稳健推进、多方合作、互谅互让,而不是要求一步到位。澳门的这种特色,应能吸引到不少个性务实、厌恶政治纷争的香港民众前往澳门就业、生活。

其三,澳门资金充沛,而且资金的风险胃纳更高,更适合开发创新金融服务。作为传统和主流的国际金融中心,香港的投资渠道和种类非常完善,香港市场的投资者普遍厌恶高风险业务,倾向于追求低风险甚至是无风险的稳定盈利。而澳门是博彩业发达的城市,资金的风险胃纳更高。同时,与粤港澳大湾区其它城市例如深圳相比,澳门并不受到内地的金融政策限制,因此更具有展开金融创新的政策优势。这令澳门比香港和粤港澳大湾区其它城市更适合发展金融工具的创新、金融技术的创新,乃至服务方式与金融市场创新等的创新金融业务。

当然,创新金融业务不可能一蹴而就,而是要久久为功。但不可否认澳门的许多特色,都为创新提供了良好的土壤,将逐渐吸引到不满足于香港传统金融行业的创新金融人才前往澳门寻觅新的天地。

显然,澳门现在已经拥有了蓄势待发的深厚基础,虽然短期内要取代香港为时尚早,但在如今香港的多事之秋下,澳门未来角色值得决策层更多的关注,乃至更多政策的倾斜。

澳门未来最需要突破的主要是人才和土地问题,因为在当今的国际竞争的大格局中,人才的地位极其关键与微妙,可以说已取代了上世纪天然资源的地位。全球众多非常缺乏资源的地区,一旦重视培养和引入人才,往往也可吸引资源和资金流入,最终甚至远远超过一些天然资源丰富的地区。澳门未来如何吸引人才,需要制定长远的策略。在土地问题方面,澳门天然面积虽然非常狭小,然而在今天的政策环境和技术条件下,这已经不应该成为一个城市发展的阻碍。未来如何利用好填海措施,以及更好利用珠海横琴的土地,与解决人才问题一样,也需要澳门特区政府、广东政府乃至中国中央政府齐心协力去统筹发展。■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