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科技行业真正症结在于仅几家工业类公司占据主导地位;只有三家公司主导DRAM芯片行业。



撰文 | Dan Wang

OR--商业新媒体 】2019年7月16日,美国众议院反垄断小组委员会的成员对几大型互联网公司(注:有谷歌、亚马逊、苹果和脸书)的代表进行质询,以了解他们占据的市场主导地位可能产生的有害影响。这些议员的初衷没有错:就科技公司而言,的确存在市场集中的风险。但是他们选错了目标。

科技行业真正的症结在于,区区几家工业类的公司(而不是互联网平台)就占据了主导地位。总的来说,互联网平台正在推动价格下降或者提供消费者不直接付费的服务。如果要控制这些平台,美国反垄断政策就要进行新的转变。这些举措到目前为止还是尝试性的,理由很充分。

另一方面,至少有三个关键行业(宽体客机、内存芯片和先进半导体)出现高度集中的情况(这是欧洲普遍采用的反垄断标准),还有就是少数公司对市场的影响力过于强大(这是美国青睐的反垄断标准)。

飞机制造业也许是最明显的例子。在20世纪90年代经过一系列兼并和多家公司退出后,制造大型民用飞机的公司数量已经缩减到只有空客(Airbus SE)和波音公司(Boeing Co.)称霸的双头垄断格局。

如果两家公司的表现都处于高水准,而且可以彼此施加竞争约束,那么这两家公司对全世界来说就足够了。尽管波音737 MAX飞机的停飞事件凸显该公司的管理和设计文化存在问题,但是空客并没有增加产量来抢走波音的订单,一方面是因为受到产能限制,另一方面是希望维持行业格局。过度的市场集中将意味着这家美国飞机制造商会享受到不应有的宽松环境。而该公司的客户处境会转糟。

再来看内存芯片,内存芯片是一种存储数据的半导体,主要有两种类型:动态随机存取存储器(DRAM)和NAND。在过去的几十年,内存芯片公司的数量也大幅减少,尤其是造价更高的DRAM芯片行业。20世纪90年代还有20多家公司,现在只有三家公司主导了这个行业: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 Co. Ltd.)和SK海力士(SK Hynix Inc.),这两家公司都位于韩国,占据了约80%的市场份额,另外一家是总部位于美国的美光科技公司(Micron Technology Inc.)。

这种行业整合形成了比较稳定的寡头垄断格局,带来了可以预见的结果。在上一个行业周期中,强劲的产品需求和厂商数量不多的共同作用,推动了DRAM价格的惊人上涨,在2017年全年上涨了一倍多。尽管由于半导体需求存在更广泛的不确定性,此后产品价格有所下降,但几乎可以肯定的是,下一次周期性回升将以更惊人的价格上涨为标志。毕竟,这些公司最终被发现在美国和欧盟参与了价格操纵,目前正在接受中国的调查。

类似的情况也发生在更广泛的半导体行业。制造最先进芯片的公司数量一直在减少,却几乎没有企业去做芯片设计。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持续推动技术发展所需的资本成本在不断上升。比如,格芯(GlobalFoundries Inc.)2018年就宣布,将放弃在芯片研发方面的努力。

这个领域实际上只剩下三家公司仍在竞争,让芯片变得体积更小、功能更强大:台积电、英特尔和三星。尽管芯片设计公司之间的竞争越来越激烈,但令人惊讶的是,近年来却很少涌现出新公司。根据我的计算,费城SOX半导体指数的30家成分股公司中,只有两家是在过去20年间成立的。

企业、政策制定者和消费者都应该关注特定技术的供应商数量太少的问题。在英特尔宣布退出5G智能手机调制解调器业务的同一天,苹果放弃了与高通公司(Qualcomm Inc.)的长期法律纠纷,这绝非巧合。实际上,苹果被迫与高通公司就旷日持久的诉讼达成和解,是因为苹果无法再从英特尔这样成熟的企业购买自己所需的技术,而且不存在其他选择。

美国国会举行听证会可能不是解决这个问题的最有效方法。颇具讽刺意味的是,重新思考他们反对中国科技企业发展雄心的态度,也许更有帮助。

除了利用自己的反垄断手段来解决市场集中的问题以外,中国还直接通过政府政策支持企业在半导体和其他领域的竞争。当然,中国这样做有多种原因,其中之一就是担忧中国企业受到这些垄断寡头的要挟。2018年,中国智能手机品牌的销量占全球总销量的40%;他们比大多数企业更能感受到内存芯片价格上涨带来的烦恼。因此,中国正付出巨大的努力来创造更多的内存产品供应。如果美国国会的目标是鼓励加强竞争,那么就可能需要反思竞争来自哪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反垄断的枪口应该对准波音空客 而非谷歌脸书

发布日期:2019-07-18 11:01
摘要:科技行业真正症结在于仅几家工业类公司占据主导地位;只有三家公司主导DRAM芯片行业。



撰文 | Dan Wang

OR--商业新媒体 】2019年7月16日,美国众议院反垄断小组委员会的成员对几大型互联网公司(注:有谷歌、亚马逊、苹果和脸书)的代表进行质询,以了解他们占据的市场主导地位可能产生的有害影响。这些议员的初衷没有错:就科技公司而言,的确存在市场集中的风险。但是他们选错了目标。

科技行业真正的症结在于,区区几家工业类的公司(而不是互联网平台)就占据了主导地位。总的来说,互联网平台正在推动价格下降或者提供消费者不直接付费的服务。如果要控制这些平台,美国反垄断政策就要进行新的转变。这些举措到目前为止还是尝试性的,理由很充分。

另一方面,至少有三个关键行业(宽体客机、内存芯片和先进半导体)出现高度集中的情况(这是欧洲普遍采用的反垄断标准),还有就是少数公司对市场的影响力过于强大(这是美国青睐的反垄断标准)。

飞机制造业也许是最明显的例子。在20世纪90年代经过一系列兼并和多家公司退出后,制造大型民用飞机的公司数量已经缩减到只有空客(Airbus SE)和波音公司(Boeing Co.)称霸的双头垄断格局。

如果两家公司的表现都处于高水准,而且可以彼此施加竞争约束,那么这两家公司对全世界来说就足够了。尽管波音737 MAX飞机的停飞事件凸显该公司的管理和设计文化存在问题,但是空客并没有增加产量来抢走波音的订单,一方面是因为受到产能限制,另一方面是希望维持行业格局。过度的市场集中将意味着这家美国飞机制造商会享受到不应有的宽松环境。而该公司的客户处境会转糟。

再来看内存芯片,内存芯片是一种存储数据的半导体,主要有两种类型:动态随机存取存储器(DRAM)和NAND。在过去的几十年,内存芯片公司的数量也大幅减少,尤其是造价更高的DRAM芯片行业。20世纪90年代还有20多家公司,现在只有三家公司主导了这个行业: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 Co. Ltd.)和SK海力士(SK Hynix Inc.),这两家公司都位于韩国,占据了约80%的市场份额,另外一家是总部位于美国的美光科技公司(Micron Technology Inc.)。

这种行业整合形成了比较稳定的寡头垄断格局,带来了可以预见的结果。在上一个行业周期中,强劲的产品需求和厂商数量不多的共同作用,推动了DRAM价格的惊人上涨,在2017年全年上涨了一倍多。尽管由于半导体需求存在更广泛的不确定性,此后产品价格有所下降,但几乎可以肯定的是,下一次周期性回升将以更惊人的价格上涨为标志。毕竟,这些公司最终被发现在美国和欧盟参与了价格操纵,目前正在接受中国的调查。

类似的情况也发生在更广泛的半导体行业。制造最先进芯片的公司数量一直在减少,却几乎没有企业去做芯片设计。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持续推动技术发展所需的资本成本在不断上升。比如,格芯(GlobalFoundries Inc.)2018年就宣布,将放弃在芯片研发方面的努力。

这个领域实际上只剩下三家公司仍在竞争,让芯片变得体积更小、功能更强大:台积电、英特尔和三星。尽管芯片设计公司之间的竞争越来越激烈,但令人惊讶的是,近年来却很少涌现出新公司。根据我的计算,费城SOX半导体指数的30家成分股公司中,只有两家是在过去20年间成立的。

企业、政策制定者和消费者都应该关注特定技术的供应商数量太少的问题。在英特尔宣布退出5G智能手机调制解调器业务的同一天,苹果放弃了与高通公司(Qualcomm Inc.)的长期法律纠纷,这绝非巧合。实际上,苹果被迫与高通公司就旷日持久的诉讼达成和解,是因为苹果无法再从英特尔这样成熟的企业购买自己所需的技术,而且不存在其他选择。

美国国会举行听证会可能不是解决这个问题的最有效方法。颇具讽刺意味的是,重新思考他们反对中国科技企业发展雄心的态度,也许更有帮助。

除了利用自己的反垄断手段来解决市场集中的问题以外,中国还直接通过政府政策支持企业在半导体和其他领域的竞争。当然,中国这样做有多种原因,其中之一就是担忧中国企业受到这些垄断寡头的要挟。2018年,中国智能手机品牌的销量占全球总销量的40%;他们比大多数企业更能感受到内存芯片价格上涨带来的烦恼。因此,中国正付出巨大的努力来创造更多的内存产品供应。如果美国国会的目标是鼓励加强竞争,那么就可能需要反思竞争来自哪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科技行业真正症结在于仅几家工业类公司占据主导地位;只有三家公司主导DRAM芯片行业。



撰文 | Dan Wang

OR--商业新媒体 】2019年7月16日,美国众议院反垄断小组委员会的成员对几大型互联网公司(注:有谷歌、亚马逊、苹果和脸书)的代表进行质询,以了解他们占据的市场主导地位可能产生的有害影响。这些议员的初衷没有错:就科技公司而言,的确存在市场集中的风险。但是他们选错了目标。

科技行业真正的症结在于,区区几家工业类的公司(而不是互联网平台)就占据了主导地位。总的来说,互联网平台正在推动价格下降或者提供消费者不直接付费的服务。如果要控制这些平台,美国反垄断政策就要进行新的转变。这些举措到目前为止还是尝试性的,理由很充分。

另一方面,至少有三个关键行业(宽体客机、内存芯片和先进半导体)出现高度集中的情况(这是欧洲普遍采用的反垄断标准),还有就是少数公司对市场的影响力过于强大(这是美国青睐的反垄断标准)。

飞机制造业也许是最明显的例子。在20世纪90年代经过一系列兼并和多家公司退出后,制造大型民用飞机的公司数量已经缩减到只有空客(Airbus SE)和波音公司(Boeing Co.)称霸的双头垄断格局。

如果两家公司的表现都处于高水准,而且可以彼此施加竞争约束,那么这两家公司对全世界来说就足够了。尽管波音737 MAX飞机的停飞事件凸显该公司的管理和设计文化存在问题,但是空客并没有增加产量来抢走波音的订单,一方面是因为受到产能限制,另一方面是希望维持行业格局。过度的市场集中将意味着这家美国飞机制造商会享受到不应有的宽松环境。而该公司的客户处境会转糟。

再来看内存芯片,内存芯片是一种存储数据的半导体,主要有两种类型:动态随机存取存储器(DRAM)和NAND。在过去的几十年,内存芯片公司的数量也大幅减少,尤其是造价更高的DRAM芯片行业。20世纪90年代还有20多家公司,现在只有三家公司主导了这个行业: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 Co. Ltd.)和SK海力士(SK Hynix Inc.),这两家公司都位于韩国,占据了约80%的市场份额,另外一家是总部位于美国的美光科技公司(Micron Technology Inc.)。

这种行业整合形成了比较稳定的寡头垄断格局,带来了可以预见的结果。在上一个行业周期中,强劲的产品需求和厂商数量不多的共同作用,推动了DRAM价格的惊人上涨,在2017年全年上涨了一倍多。尽管由于半导体需求存在更广泛的不确定性,此后产品价格有所下降,但几乎可以肯定的是,下一次周期性回升将以更惊人的价格上涨为标志。毕竟,这些公司最终被发现在美国和欧盟参与了价格操纵,目前正在接受中国的调查。

类似的情况也发生在更广泛的半导体行业。制造最先进芯片的公司数量一直在减少,却几乎没有企业去做芯片设计。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持续推动技术发展所需的资本成本在不断上升。比如,格芯(GlobalFoundries Inc.)2018年就宣布,将放弃在芯片研发方面的努力。

这个领域实际上只剩下三家公司仍在竞争,让芯片变得体积更小、功能更强大:台积电、英特尔和三星。尽管芯片设计公司之间的竞争越来越激烈,但令人惊讶的是,近年来却很少涌现出新公司。根据我的计算,费城SOX半导体指数的30家成分股公司中,只有两家是在过去20年间成立的。

企业、政策制定者和消费者都应该关注特定技术的供应商数量太少的问题。在英特尔宣布退出5G智能手机调制解调器业务的同一天,苹果放弃了与高通公司(Qualcomm Inc.)的长期法律纠纷,这绝非巧合。实际上,苹果被迫与高通公司就旷日持久的诉讼达成和解,是因为苹果无法再从英特尔这样成熟的企业购买自己所需的技术,而且不存在其他选择。

美国国会举行听证会可能不是解决这个问题的最有效方法。颇具讽刺意味的是,重新思考他们反对中国科技企业发展雄心的态度,也许更有帮助。

除了利用自己的反垄断手段来解决市场集中的问题以外,中国还直接通过政府政策支持企业在半导体和其他领域的竞争。当然,中国这样做有多种原因,其中之一就是担忧中国企业受到这些垄断寡头的要挟。2018年,中国智能手机品牌的销量占全球总销量的40%;他们比大多数企业更能感受到内存芯片价格上涨带来的烦恼。因此,中国正付出巨大的努力来创造更多的内存产品供应。如果美国国会的目标是鼓励加强竞争,那么就可能需要反思竞争来自哪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反垄断的枪口应该对准波音空客 而非谷歌脸书

发布日期:2019-07-18 11:01
摘要:科技行业真正症结在于仅几家工业类公司占据主导地位;只有三家公司主导DRAM芯片行业。



撰文 | Dan Wang

OR--商业新媒体 】2019年7月16日,美国众议院反垄断小组委员会的成员对几大型互联网公司(注:有谷歌、亚马逊、苹果和脸书)的代表进行质询,以了解他们占据的市场主导地位可能产生的有害影响。这些议员的初衷没有错:就科技公司而言,的确存在市场集中的风险。但是他们选错了目标。

科技行业真正的症结在于,区区几家工业类的公司(而不是互联网平台)就占据了主导地位。总的来说,互联网平台正在推动价格下降或者提供消费者不直接付费的服务。如果要控制这些平台,美国反垄断政策就要进行新的转变。这些举措到目前为止还是尝试性的,理由很充分。

另一方面,至少有三个关键行业(宽体客机、内存芯片和先进半导体)出现高度集中的情况(这是欧洲普遍采用的反垄断标准),还有就是少数公司对市场的影响力过于强大(这是美国青睐的反垄断标准)。

飞机制造业也许是最明显的例子。在20世纪90年代经过一系列兼并和多家公司退出后,制造大型民用飞机的公司数量已经缩减到只有空客(Airbus SE)和波音公司(Boeing Co.)称霸的双头垄断格局。

如果两家公司的表现都处于高水准,而且可以彼此施加竞争约束,那么这两家公司对全世界来说就足够了。尽管波音737 MAX飞机的停飞事件凸显该公司的管理和设计文化存在问题,但是空客并没有增加产量来抢走波音的订单,一方面是因为受到产能限制,另一方面是希望维持行业格局。过度的市场集中将意味着这家美国飞机制造商会享受到不应有的宽松环境。而该公司的客户处境会转糟。

再来看内存芯片,内存芯片是一种存储数据的半导体,主要有两种类型:动态随机存取存储器(DRAM)和NAND。在过去的几十年,内存芯片公司的数量也大幅减少,尤其是造价更高的DRAM芯片行业。20世纪90年代还有20多家公司,现在只有三家公司主导了这个行业: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 Co. Ltd.)和SK海力士(SK Hynix Inc.),这两家公司都位于韩国,占据了约80%的市场份额,另外一家是总部位于美国的美光科技公司(Micron Technology Inc.)。

这种行业整合形成了比较稳定的寡头垄断格局,带来了可以预见的结果。在上一个行业周期中,强劲的产品需求和厂商数量不多的共同作用,推动了DRAM价格的惊人上涨,在2017年全年上涨了一倍多。尽管由于半导体需求存在更广泛的不确定性,此后产品价格有所下降,但几乎可以肯定的是,下一次周期性回升将以更惊人的价格上涨为标志。毕竟,这些公司最终被发现在美国和欧盟参与了价格操纵,目前正在接受中国的调查。

类似的情况也发生在更广泛的半导体行业。制造最先进芯片的公司数量一直在减少,却几乎没有企业去做芯片设计。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持续推动技术发展所需的资本成本在不断上升。比如,格芯(GlobalFoundries Inc.)2018年就宣布,将放弃在芯片研发方面的努力。

这个领域实际上只剩下三家公司仍在竞争,让芯片变得体积更小、功能更强大:台积电、英特尔和三星。尽管芯片设计公司之间的竞争越来越激烈,但令人惊讶的是,近年来却很少涌现出新公司。根据我的计算,费城SOX半导体指数的30家成分股公司中,只有两家是在过去20年间成立的。

企业、政策制定者和消费者都应该关注特定技术的供应商数量太少的问题。在英特尔宣布退出5G智能手机调制解调器业务的同一天,苹果放弃了与高通公司(Qualcomm Inc.)的长期法律纠纷,这绝非巧合。实际上,苹果被迫与高通公司就旷日持久的诉讼达成和解,是因为苹果无法再从英特尔这样成熟的企业购买自己所需的技术,而且不存在其他选择。

美国国会举行听证会可能不是解决这个问题的最有效方法。颇具讽刺意味的是,重新思考他们反对中国科技企业发展雄心的态度,也许更有帮助。

除了利用自己的反垄断手段来解决市场集中的问题以外,中国还直接通过政府政策支持企业在半导体和其他领域的竞争。当然,中国这样做有多种原因,其中之一就是担忧中国企业受到这些垄断寡头的要挟。2018年,中国智能手机品牌的销量占全球总销量的40%;他们比大多数企业更能感受到内存芯片价格上涨带来的烦恼。因此,中国正付出巨大的努力来创造更多的内存产品供应。如果美国国会的目标是鼓励加强竞争,那么就可能需要反思竞争来自哪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科技行业真正症结在于仅几家工业类公司占据主导地位;只有三家公司主导DRAM芯片行业。



撰文 | Dan Wang

OR--商业新媒体 】2019年7月16日,美国众议院反垄断小组委员会的成员对几大型互联网公司(注:有谷歌、亚马逊、苹果和脸书)的代表进行质询,以了解他们占据的市场主导地位可能产生的有害影响。这些议员的初衷没有错:就科技公司而言,的确存在市场集中的风险。但是他们选错了目标。

科技行业真正的症结在于,区区几家工业类的公司(而不是互联网平台)就占据了主导地位。总的来说,互联网平台正在推动价格下降或者提供消费者不直接付费的服务。如果要控制这些平台,美国反垄断政策就要进行新的转变。这些举措到目前为止还是尝试性的,理由很充分。

另一方面,至少有三个关键行业(宽体客机、内存芯片和先进半导体)出现高度集中的情况(这是欧洲普遍采用的反垄断标准),还有就是少数公司对市场的影响力过于强大(这是美国青睐的反垄断标准)。

飞机制造业也许是最明显的例子。在20世纪90年代经过一系列兼并和多家公司退出后,制造大型民用飞机的公司数量已经缩减到只有空客(Airbus SE)和波音公司(Boeing Co.)称霸的双头垄断格局。

如果两家公司的表现都处于高水准,而且可以彼此施加竞争约束,那么这两家公司对全世界来说就足够了。尽管波音737 MAX飞机的停飞事件凸显该公司的管理和设计文化存在问题,但是空客并没有增加产量来抢走波音的订单,一方面是因为受到产能限制,另一方面是希望维持行业格局。过度的市场集中将意味着这家美国飞机制造商会享受到不应有的宽松环境。而该公司的客户处境会转糟。

再来看内存芯片,内存芯片是一种存储数据的半导体,主要有两种类型:动态随机存取存储器(DRAM)和NAND。在过去的几十年,内存芯片公司的数量也大幅减少,尤其是造价更高的DRAM芯片行业。20世纪90年代还有20多家公司,现在只有三家公司主导了这个行业: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 Co. Ltd.)和SK海力士(SK Hynix Inc.),这两家公司都位于韩国,占据了约80%的市场份额,另外一家是总部位于美国的美光科技公司(Micron Technology Inc.)。

这种行业整合形成了比较稳定的寡头垄断格局,带来了可以预见的结果。在上一个行业周期中,强劲的产品需求和厂商数量不多的共同作用,推动了DRAM价格的惊人上涨,在2017年全年上涨了一倍多。尽管由于半导体需求存在更广泛的不确定性,此后产品价格有所下降,但几乎可以肯定的是,下一次周期性回升将以更惊人的价格上涨为标志。毕竟,这些公司最终被发现在美国和欧盟参与了价格操纵,目前正在接受中国的调查。

类似的情况也发生在更广泛的半导体行业。制造最先进芯片的公司数量一直在减少,却几乎没有企业去做芯片设计。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持续推动技术发展所需的资本成本在不断上升。比如,格芯(GlobalFoundries Inc.)2018年就宣布,将放弃在芯片研发方面的努力。

这个领域实际上只剩下三家公司仍在竞争,让芯片变得体积更小、功能更强大:台积电、英特尔和三星。尽管芯片设计公司之间的竞争越来越激烈,但令人惊讶的是,近年来却很少涌现出新公司。根据我的计算,费城SOX半导体指数的30家成分股公司中,只有两家是在过去20年间成立的。

企业、政策制定者和消费者都应该关注特定技术的供应商数量太少的问题。在英特尔宣布退出5G智能手机调制解调器业务的同一天,苹果放弃了与高通公司(Qualcomm Inc.)的长期法律纠纷,这绝非巧合。实际上,苹果被迫与高通公司就旷日持久的诉讼达成和解,是因为苹果无法再从英特尔这样成熟的企业购买自己所需的技术,而且不存在其他选择。

美国国会举行听证会可能不是解决这个问题的最有效方法。颇具讽刺意味的是,重新思考他们反对中国科技企业发展雄心的态度,也许更有帮助。

除了利用自己的反垄断手段来解决市场集中的问题以外,中国还直接通过政府政策支持企业在半导体和其他领域的竞争。当然,中国这样做有多种原因,其中之一就是担忧中国企业受到这些垄断寡头的要挟。2018年,中国智能手机品牌的销量占全球总销量的40%;他们比大多数企业更能感受到内存芯片价格上涨带来的烦恼。因此,中国正付出巨大的努力来创造更多的内存产品供应。如果美国国会的目标是鼓励加强竞争,那么就可能需要反思竞争来自哪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