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美中贸易谈判在华为问题上陷入停滞

发布日期:2019-07-18 07:43
摘要:据知情人士透露,特朗普政府在决定如何应对北京方面要求放松对华为技术有限公司限制的同时,美中贸易协定陷入停滞。



William Mauldin发自华盛顿 / Chao Deng发自北京

OR--商业新媒体 】据知情人士透露,眼下特朗普政府正在斟酌如何应对北京方面为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松绑的要求,美中贸易谈判陷入停滞状态。

自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上个月在日本会晤并同意恢复谈判以来,双方没有举行面对面的会晤,也没有任何会晤安排。

当时,特朗普说,美国将允许一些美国公司向华为销售产品。华为是总部位于深圳的电信巨头,北京将其视为战略重点,华盛顿则将其视为国家安全威胁。

不过到目前为止,关于在不会引发安全担忧或不会给予华为战略优势的情况下可以向其提供哪些半导体芯片和其它产品,政府官员尚未达成共识。

美国和中国的贸易谈判代表上周通了电话,讨论了下一步计划,但官员们事后并未提到任何进展。据知情人士透露,虽然预计本周还会有另一次通话,但北京方面在做出承诺之前,会先看看美国对华为采取什么行动。

总部位于北京的全球化智库(Center for China and Globalization)创始人兼主任王辉耀(Wang Huiyao)表示,华为问题无疑已经让情况发生了实质性变化,事情的进展将不会像美国希望的那么快。

美国似乎也已接受要打一场持久战的事实。

特朗普周二在一次内阁会议上警告称,在对华关税方面美国还有很大的出手余地。

特朗普2018年和2019年已对价值2,5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进口关税,中国则对进口自美国的农产品以及其他产品采取了反制措施。

特朗普说:“我们如果愿意,还可以对另外3,250亿美元进口自中国的商品加征关税”。果真如此的话将意味着美国对进口自中国的几乎所有商品加征关税。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表示,如果美方加征新的关税,无疑是给双方磋商设置障碍,只会使达成协议的路更为漫长。

美中贸易谈判缺乏进展令反对关税的美国国会议员倍感压力,其中包括艾奥瓦州共和党参议员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他是参议院财政委员会(Senate Finance Committee)主席,他的选区有玉米和大豆种植户,美中贸易摩擦导致这些种植户的对华销售减少。

本周,在被记者问到是否对两国今年达成贸易协议持乐观看法时,格拉斯利回答称:“恰恰相反。”

美国国家安全官员声称,华为的设备构成安全风险,因该公司可利用其网络为中国政府从事间谍活动。

加拿大政府去年12月初根据美国的引渡要求逮捕了华为创始人之女孟晚舟,指控这位华为首席财务长违反了美国对伊朗的制裁,导致围绕华为问题的紧张局势加剧。

中美贸易谈判在今年5月初破裂,当时特朗普指责中国官员在谈判时出尔反尔。几天之后,他将华为列入上述“实体名单”,这实际上就是一份黑名单,禁止美企在没有特别许可证的情况下向华为供货。

美国官员说,商务部正在研究是否向某些美国公司签发许可证,允许这些公司向华为销售半导体芯片或其他产品及服务,前提是双方合作不构成国家安全风险。

《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上周报道称,经常为企业发声的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敦促科技公司申请这类许可证。姆努钦的发言人说,姆努钦从未敦促任何公司采取与华为有关的任何行动。

姆努钦与中国接触的报道引起了对华强硬派人士的注意。

阿肯色州共和党参议员Tom Cotton称:“我强烈反对任何一家美国公司寻求与华为交易的许可证。”周二在他的推动下引入了一项将华为保留在实体清单上的立法议案。

马里兰州民主党参议员Chris Van Hollen是该议案的共同发起人之一,他表示,不能让特朗普拿这些有关华为的正当安全顾虑去交换。

美国商务部一名发言人未回应就许可证发放计划置评的请求。对中国持批评态度的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Peter Navarro)接受CNBC采访时曾表示,每年批准向华为出口的芯片总额将限制在10亿美元以内。华为去年购买了价值110亿美元的美国技术。

与此同时,美中双方均显示出渐行渐远的迹象。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John Bolton)周二在华盛顿的一次保守派大会上表示,华为是一家国有企业,听命于北京方面。

特朗普和美国政府一些高级官员已公开表示,中国同意不久后购买大量美国农产品,此举将部分抵消中国对美国农产品征收反制性关税的影响。

中国方面尚未证实任何此类承诺。

中国商务部长钟山在官方媒体刊登的一篇文章中表示,中国政府在贸易谈判中应态度坚决。在最近几周的谈判中,钟山担任了更加重要的角色。

钟山在接受《人民日报》采访时表示:“我们要发扬斗争精神,坚决维护国家和人民利益,坚决维护多边贸易体制”。

钟山与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美国贸易代表罗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和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一起参加了上周的电话会议。钟山被外界视为立场相对强硬的官员。

据一位了解通话情况的人士透露,在通话期间,美国试图弄清楚中国官员是否愿意将之前的一份协议草案作为未来谈判的基础。

据知情人士称,预计美国和中国官员之间的对话本周将继续进行。莱特希泽的发言人对通话计划不予置评。

(更新完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据知情人士透露,特朗普政府在决定如何应对北京方面要求放松对华为技术有限公司限制的同时,美中贸易协定陷入停滞。



William Mauldin发自华盛顿 / Chao Deng发自北京

OR--商业新媒体 】据知情人士透露,眼下特朗普政府正在斟酌如何应对北京方面为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松绑的要求,美中贸易谈判陷入停滞状态。

自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上个月在日本会晤并同意恢复谈判以来,双方没有举行面对面的会晤,也没有任何会晤安排。

当时,特朗普说,美国将允许一些美国公司向华为销售产品。华为是总部位于深圳的电信巨头,北京将其视为战略重点,华盛顿则将其视为国家安全威胁。

不过到目前为止,关于在不会引发安全担忧或不会给予华为战略优势的情况下可以向其提供哪些半导体芯片和其它产品,政府官员尚未达成共识。

美国和中国的贸易谈判代表上周通了电话,讨论了下一步计划,但官员们事后并未提到任何进展。据知情人士透露,虽然预计本周还会有另一次通话,但北京方面在做出承诺之前,会先看看美国对华为采取什么行动。

总部位于北京的全球化智库(Center for China and Globalization)创始人兼主任王辉耀(Wang Huiyao)表示,华为问题无疑已经让情况发生了实质性变化,事情的进展将不会像美国希望的那么快。

美国似乎也已接受要打一场持久战的事实。

特朗普周二在一次内阁会议上警告称,在对华关税方面美国还有很大的出手余地。

特朗普2018年和2019年已对价值2,5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进口关税,中国则对进口自美国的农产品以及其他产品采取了反制措施。

特朗普说:“我们如果愿意,还可以对另外3,250亿美元进口自中国的商品加征关税”。果真如此的话将意味着美国对进口自中国的几乎所有商品加征关税。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表示,如果美方加征新的关税,无疑是给双方磋商设置障碍,只会使达成协议的路更为漫长。

美中贸易谈判缺乏进展令反对关税的美国国会议员倍感压力,其中包括艾奥瓦州共和党参议员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他是参议院财政委员会(Senate Finance Committee)主席,他的选区有玉米和大豆种植户,美中贸易摩擦导致这些种植户的对华销售减少。

本周,在被记者问到是否对两国今年达成贸易协议持乐观看法时,格拉斯利回答称:“恰恰相反。”

美国国家安全官员声称,华为的设备构成安全风险,因该公司可利用其网络为中国政府从事间谍活动。

加拿大政府去年12月初根据美国的引渡要求逮捕了华为创始人之女孟晚舟,指控这位华为首席财务长违反了美国对伊朗的制裁,导致围绕华为问题的紧张局势加剧。

中美贸易谈判在今年5月初破裂,当时特朗普指责中国官员在谈判时出尔反尔。几天之后,他将华为列入上述“实体名单”,这实际上就是一份黑名单,禁止美企在没有特别许可证的情况下向华为供货。

美国官员说,商务部正在研究是否向某些美国公司签发许可证,允许这些公司向华为销售半导体芯片或其他产品及服务,前提是双方合作不构成国家安全风险。

《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上周报道称,经常为企业发声的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敦促科技公司申请这类许可证。姆努钦的发言人说,姆努钦从未敦促任何公司采取与华为有关的任何行动。

姆努钦与中国接触的报道引起了对华强硬派人士的注意。

阿肯色州共和党参议员Tom Cotton称:“我强烈反对任何一家美国公司寻求与华为交易的许可证。”周二在他的推动下引入了一项将华为保留在实体清单上的立法议案。

马里兰州民主党参议员Chris Van Hollen是该议案的共同发起人之一,他表示,不能让特朗普拿这些有关华为的正当安全顾虑去交换。

美国商务部一名发言人未回应就许可证发放计划置评的请求。对中国持批评态度的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Peter Navarro)接受CNBC采访时曾表示,每年批准向华为出口的芯片总额将限制在10亿美元以内。华为去年购买了价值110亿美元的美国技术。

与此同时,美中双方均显示出渐行渐远的迹象。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John Bolton)周二在华盛顿的一次保守派大会上表示,华为是一家国有企业,听命于北京方面。

特朗普和美国政府一些高级官员已公开表示,中国同意不久后购买大量美国农产品,此举将部分抵消中国对美国农产品征收反制性关税的影响。

中国方面尚未证实任何此类承诺。

中国商务部长钟山在官方媒体刊登的一篇文章中表示,中国政府在贸易谈判中应态度坚决。在最近几周的谈判中,钟山担任了更加重要的角色。

钟山在接受《人民日报》采访时表示:“我们要发扬斗争精神,坚决维护国家和人民利益,坚决维护多边贸易体制”。

钟山与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美国贸易代表罗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和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一起参加了上周的电话会议。钟山被外界视为立场相对强硬的官员。

据一位了解通话情况的人士透露,在通话期间,美国试图弄清楚中国官员是否愿意将之前的一份协议草案作为未来谈判的基础。

据知情人士称,预计美国和中国官员之间的对话本周将继续进行。莱特希泽的发言人对通话计划不予置评。

(更新完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据知情人士透露,特朗普政府在决定如何应对北京方面要求放松对华为技术有限公司限制的同时,美中贸易协定陷入停滞。



William Mauldin发自华盛顿 / Chao Deng发自北京

OR--商业新媒体 】据知情人士透露,眼下特朗普政府正在斟酌如何应对北京方面为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松绑的要求,美中贸易谈判陷入停滞状态。

自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上个月在日本会晤并同意恢复谈判以来,双方没有举行面对面的会晤,也没有任何会晤安排。

当时,特朗普说,美国将允许一些美国公司向华为销售产品。华为是总部位于深圳的电信巨头,北京将其视为战略重点,华盛顿则将其视为国家安全威胁。

不过到目前为止,关于在不会引发安全担忧或不会给予华为战略优势的情况下可以向其提供哪些半导体芯片和其它产品,政府官员尚未达成共识。

美国和中国的贸易谈判代表上周通了电话,讨论了下一步计划,但官员们事后并未提到任何进展。据知情人士透露,虽然预计本周还会有另一次通话,但北京方面在做出承诺之前,会先看看美国对华为采取什么行动。

总部位于北京的全球化智库(Center for China and Globalization)创始人兼主任王辉耀(Wang Huiyao)表示,华为问题无疑已经让情况发生了实质性变化,事情的进展将不会像美国希望的那么快。

美国似乎也已接受要打一场持久战的事实。

特朗普周二在一次内阁会议上警告称,在对华关税方面美国还有很大的出手余地。

特朗普2018年和2019年已对价值2,5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进口关税,中国则对进口自美国的农产品以及其他产品采取了反制措施。

特朗普说:“我们如果愿意,还可以对另外3,250亿美元进口自中国的商品加征关税”。果真如此的话将意味着美国对进口自中国的几乎所有商品加征关税。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表示,如果美方加征新的关税,无疑是给双方磋商设置障碍,只会使达成协议的路更为漫长。

美中贸易谈判缺乏进展令反对关税的美国国会议员倍感压力,其中包括艾奥瓦州共和党参议员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他是参议院财政委员会(Senate Finance Committee)主席,他的选区有玉米和大豆种植户,美中贸易摩擦导致这些种植户的对华销售减少。

本周,在被记者问到是否对两国今年达成贸易协议持乐观看法时,格拉斯利回答称:“恰恰相反。”

美国国家安全官员声称,华为的设备构成安全风险,因该公司可利用其网络为中国政府从事间谍活动。

加拿大政府去年12月初根据美国的引渡要求逮捕了华为创始人之女孟晚舟,指控这位华为首席财务长违反了美国对伊朗的制裁,导致围绕华为问题的紧张局势加剧。

中美贸易谈判在今年5月初破裂,当时特朗普指责中国官员在谈判时出尔反尔。几天之后,他将华为列入上述“实体名单”,这实际上就是一份黑名单,禁止美企在没有特别许可证的情况下向华为供货。

美国官员说,商务部正在研究是否向某些美国公司签发许可证,允许这些公司向华为销售半导体芯片或其他产品及服务,前提是双方合作不构成国家安全风险。

《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上周报道称,经常为企业发声的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敦促科技公司申请这类许可证。姆努钦的发言人说,姆努钦从未敦促任何公司采取与华为有关的任何行动。

姆努钦与中国接触的报道引起了对华强硬派人士的注意。

阿肯色州共和党参议员Tom Cotton称:“我强烈反对任何一家美国公司寻求与华为交易的许可证。”周二在他的推动下引入了一项将华为保留在实体清单上的立法议案。

马里兰州民主党参议员Chris Van Hollen是该议案的共同发起人之一,他表示,不能让特朗普拿这些有关华为的正当安全顾虑去交换。

美国商务部一名发言人未回应就许可证发放计划置评的请求。对中国持批评态度的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Peter Navarro)接受CNBC采访时曾表示,每年批准向华为出口的芯片总额将限制在10亿美元以内。华为去年购买了价值110亿美元的美国技术。

与此同时,美中双方均显示出渐行渐远的迹象。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John Bolton)周二在华盛顿的一次保守派大会上表示,华为是一家国有企业,听命于北京方面。

特朗普和美国政府一些高级官员已公开表示,中国同意不久后购买大量美国农产品,此举将部分抵消中国对美国农产品征收反制性关税的影响。

中国方面尚未证实任何此类承诺。

中国商务部长钟山在官方媒体刊登的一篇文章中表示,中国政府在贸易谈判中应态度坚决。在最近几周的谈判中,钟山担任了更加重要的角色。

钟山在接受《人民日报》采访时表示:“我们要发扬斗争精神,坚决维护国家和人民利益,坚决维护多边贸易体制”。

钟山与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美国贸易代表罗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和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一起参加了上周的电话会议。钟山被外界视为立场相对强硬的官员。

据一位了解通话情况的人士透露,在通话期间,美国试图弄清楚中国官员是否愿意将之前的一份协议草案作为未来谈判的基础。

据知情人士称,预计美国和中国官员之间的对话本周将继续进行。莱特希泽的发言人对通话计划不予置评。

(更新完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美中贸易谈判在华为问题上陷入停滞

发布日期:2019-07-18 07:43
摘要:据知情人士透露,特朗普政府在决定如何应对北京方面要求放松对华为技术有限公司限制的同时,美中贸易协定陷入停滞。



William Mauldin发自华盛顿 / Chao Deng发自北京

OR--商业新媒体 】据知情人士透露,眼下特朗普政府正在斟酌如何应对北京方面为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松绑的要求,美中贸易谈判陷入停滞状态。

自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上个月在日本会晤并同意恢复谈判以来,双方没有举行面对面的会晤,也没有任何会晤安排。

当时,特朗普说,美国将允许一些美国公司向华为销售产品。华为是总部位于深圳的电信巨头,北京将其视为战略重点,华盛顿则将其视为国家安全威胁。

不过到目前为止,关于在不会引发安全担忧或不会给予华为战略优势的情况下可以向其提供哪些半导体芯片和其它产品,政府官员尚未达成共识。

美国和中国的贸易谈判代表上周通了电话,讨论了下一步计划,但官员们事后并未提到任何进展。据知情人士透露,虽然预计本周还会有另一次通话,但北京方面在做出承诺之前,会先看看美国对华为采取什么行动。

总部位于北京的全球化智库(Center for China and Globalization)创始人兼主任王辉耀(Wang Huiyao)表示,华为问题无疑已经让情况发生了实质性变化,事情的进展将不会像美国希望的那么快。

美国似乎也已接受要打一场持久战的事实。

特朗普周二在一次内阁会议上警告称,在对华关税方面美国还有很大的出手余地。

特朗普2018年和2019年已对价值2,5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进口关税,中国则对进口自美国的农产品以及其他产品采取了反制措施。

特朗普说:“我们如果愿意,还可以对另外3,250亿美元进口自中国的商品加征关税”。果真如此的话将意味着美国对进口自中国的几乎所有商品加征关税。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表示,如果美方加征新的关税,无疑是给双方磋商设置障碍,只会使达成协议的路更为漫长。

美中贸易谈判缺乏进展令反对关税的美国国会议员倍感压力,其中包括艾奥瓦州共和党参议员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他是参议院财政委员会(Senate Finance Committee)主席,他的选区有玉米和大豆种植户,美中贸易摩擦导致这些种植户的对华销售减少。

本周,在被记者问到是否对两国今年达成贸易协议持乐观看法时,格拉斯利回答称:“恰恰相反。”

美国国家安全官员声称,华为的设备构成安全风险,因该公司可利用其网络为中国政府从事间谍活动。

加拿大政府去年12月初根据美国的引渡要求逮捕了华为创始人之女孟晚舟,指控这位华为首席财务长违反了美国对伊朗的制裁,导致围绕华为问题的紧张局势加剧。

中美贸易谈判在今年5月初破裂,当时特朗普指责中国官员在谈判时出尔反尔。几天之后,他将华为列入上述“实体名单”,这实际上就是一份黑名单,禁止美企在没有特别许可证的情况下向华为供货。

美国官员说,商务部正在研究是否向某些美国公司签发许可证,允许这些公司向华为销售半导体芯片或其他产品及服务,前提是双方合作不构成国家安全风险。

《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上周报道称,经常为企业发声的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敦促科技公司申请这类许可证。姆努钦的发言人说,姆努钦从未敦促任何公司采取与华为有关的任何行动。

姆努钦与中国接触的报道引起了对华强硬派人士的注意。

阿肯色州共和党参议员Tom Cotton称:“我强烈反对任何一家美国公司寻求与华为交易的许可证。”周二在他的推动下引入了一项将华为保留在实体清单上的立法议案。

马里兰州民主党参议员Chris Van Hollen是该议案的共同发起人之一,他表示,不能让特朗普拿这些有关华为的正当安全顾虑去交换。

美国商务部一名发言人未回应就许可证发放计划置评的请求。对中国持批评态度的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Peter Navarro)接受CNBC采访时曾表示,每年批准向华为出口的芯片总额将限制在10亿美元以内。华为去年购买了价值110亿美元的美国技术。

与此同时,美中双方均显示出渐行渐远的迹象。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John Bolton)周二在华盛顿的一次保守派大会上表示,华为是一家国有企业,听命于北京方面。

特朗普和美国政府一些高级官员已公开表示,中国同意不久后购买大量美国农产品,此举将部分抵消中国对美国农产品征收反制性关税的影响。

中国方面尚未证实任何此类承诺。

中国商务部长钟山在官方媒体刊登的一篇文章中表示,中国政府在贸易谈判中应态度坚决。在最近几周的谈判中,钟山担任了更加重要的角色。

钟山在接受《人民日报》采访时表示:“我们要发扬斗争精神,坚决维护国家和人民利益,坚决维护多边贸易体制”。

钟山与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美国贸易代表罗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和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一起参加了上周的电话会议。钟山被外界视为立场相对强硬的官员。

据一位了解通话情况的人士透露,在通话期间,美国试图弄清楚中国官员是否愿意将之前的一份协议草案作为未来谈判的基础。

据知情人士称,预计美国和中国官员之间的对话本周将继续进行。莱特希泽的发言人对通话计划不予置评。

(更新完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据知情人士透露,特朗普政府在决定如何应对北京方面要求放松对华为技术有限公司限制的同时,美中贸易协定陷入停滞。



William Mauldin发自华盛顿 / Chao Deng发自北京

OR--商业新媒体 】据知情人士透露,眼下特朗普政府正在斟酌如何应对北京方面为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松绑的要求,美中贸易谈判陷入停滞状态。

自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上个月在日本会晤并同意恢复谈判以来,双方没有举行面对面的会晤,也没有任何会晤安排。

当时,特朗普说,美国将允许一些美国公司向华为销售产品。华为是总部位于深圳的电信巨头,北京将其视为战略重点,华盛顿则将其视为国家安全威胁。

不过到目前为止,关于在不会引发安全担忧或不会给予华为战略优势的情况下可以向其提供哪些半导体芯片和其它产品,政府官员尚未达成共识。

美国和中国的贸易谈判代表上周通了电话,讨论了下一步计划,但官员们事后并未提到任何进展。据知情人士透露,虽然预计本周还会有另一次通话,但北京方面在做出承诺之前,会先看看美国对华为采取什么行动。

总部位于北京的全球化智库(Center for China and Globalization)创始人兼主任王辉耀(Wang Huiyao)表示,华为问题无疑已经让情况发生了实质性变化,事情的进展将不会像美国希望的那么快。

美国似乎也已接受要打一场持久战的事实。

特朗普周二在一次内阁会议上警告称,在对华关税方面美国还有很大的出手余地。

特朗普2018年和2019年已对价值2,5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进口关税,中国则对进口自美国的农产品以及其他产品采取了反制措施。

特朗普说:“我们如果愿意,还可以对另外3,250亿美元进口自中国的商品加征关税”。果真如此的话将意味着美国对进口自中国的几乎所有商品加征关税。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表示,如果美方加征新的关税,无疑是给双方磋商设置障碍,只会使达成协议的路更为漫长。

美中贸易谈判缺乏进展令反对关税的美国国会议员倍感压力,其中包括艾奥瓦州共和党参议员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他是参议院财政委员会(Senate Finance Committee)主席,他的选区有玉米和大豆种植户,美中贸易摩擦导致这些种植户的对华销售减少。

本周,在被记者问到是否对两国今年达成贸易协议持乐观看法时,格拉斯利回答称:“恰恰相反。”

美国国家安全官员声称,华为的设备构成安全风险,因该公司可利用其网络为中国政府从事间谍活动。

加拿大政府去年12月初根据美国的引渡要求逮捕了华为创始人之女孟晚舟,指控这位华为首席财务长违反了美国对伊朗的制裁,导致围绕华为问题的紧张局势加剧。

中美贸易谈判在今年5月初破裂,当时特朗普指责中国官员在谈判时出尔反尔。几天之后,他将华为列入上述“实体名单”,这实际上就是一份黑名单,禁止美企在没有特别许可证的情况下向华为供货。

美国官员说,商务部正在研究是否向某些美国公司签发许可证,允许这些公司向华为销售半导体芯片或其他产品及服务,前提是双方合作不构成国家安全风险。

《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上周报道称,经常为企业发声的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敦促科技公司申请这类许可证。姆努钦的发言人说,姆努钦从未敦促任何公司采取与华为有关的任何行动。

姆努钦与中国接触的报道引起了对华强硬派人士的注意。

阿肯色州共和党参议员Tom Cotton称:“我强烈反对任何一家美国公司寻求与华为交易的许可证。”周二在他的推动下引入了一项将华为保留在实体清单上的立法议案。

马里兰州民主党参议员Chris Van Hollen是该议案的共同发起人之一,他表示,不能让特朗普拿这些有关华为的正当安全顾虑去交换。

美国商务部一名发言人未回应就许可证发放计划置评的请求。对中国持批评态度的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Peter Navarro)接受CNBC采访时曾表示,每年批准向华为出口的芯片总额将限制在10亿美元以内。华为去年购买了价值110亿美元的美国技术。

与此同时,美中双方均显示出渐行渐远的迹象。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John Bolton)周二在华盛顿的一次保守派大会上表示,华为是一家国有企业,听命于北京方面。

特朗普和美国政府一些高级官员已公开表示,中国同意不久后购买大量美国农产品,此举将部分抵消中国对美国农产品征收反制性关税的影响。

中国方面尚未证实任何此类承诺。

中国商务部长钟山在官方媒体刊登的一篇文章中表示,中国政府在贸易谈判中应态度坚决。在最近几周的谈判中,钟山担任了更加重要的角色。

钟山在接受《人民日报》采访时表示:“我们要发扬斗争精神,坚决维护国家和人民利益,坚决维护多边贸易体制”。

钟山与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美国贸易代表罗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和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一起参加了上周的电话会议。钟山被外界视为立场相对强硬的官员。

据一位了解通话情况的人士透露,在通话期间,美国试图弄清楚中国官员是否愿意将之前的一份协议草案作为未来谈判的基础。

据知情人士称,预计美国和中国官员之间的对话本周将继续进行。莱特希泽的发言人对通话计划不予置评。

(更新完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