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他首次公开承认美联储可能将货币政策收得过紧;一直批评美联储2018年加息举措的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也可能从中受益。



撰文 | 彭博

OR--商业新媒体 】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上周在国会听证会上放出的最大新闻,可能并不是推动了市场走势并占据头条的消息。

尽管鲍威尔在国会提到的展望巩固了本月降息的预期,但他也首次公开承认美联储可能将货币政策收得过紧,因为他们低估了美国经济的变化。

鲍威尔的这番讲话可谓意义重大。这意味着美联储可能不仅会在本月降息,还会在今年晚些时候继续采取这种行动来维持经济增长,并测试劳动力市场闲置产能的极限水平。一直批评美联储2018年加息举措的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也可能从中受益。

“鲍威尔对过去四年的一项政策错误做出了重大让步,”弗吉尼亚州乔治梅森大学Mercatus中心高级研究员David Beckworth表示。“现在要讨论的是:这对接下来意味着什么?采用新的机制还是更多次降息?”

鲍威尔说,不会造成通胀的失业率“大幅”低于官员们先前预估,表明政策收紧得太快太多。美联储官员在2018年3月预测的长期失业率为4.5%,相对应的利率水平为略低于3%。美联储于上月将这两项预测分别下调到4.2%和2.5%。

即便如此,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经过2018年四次加息后转向更加宽松的政策立场,还是令一些美联储观察人士感到困惑,并对美联储到底有多大独立性提出了质疑。

“我有点好奇他看到了哪些我们其他人没有看到的东西,”MetLife投资组合部门首席市场策略师Drew Matus表示。Amherst Pierpont Securities LLC首席经济学家Stephen Stanley则更加直白地在客户报告中说:“鲍威尔主席对当前局势有一种负面到荒唐的看法。”

到7月份,美国经济连续增长的时间已经创下了历史最长纪录。同时失业率和通胀率都保持在较低水平,股市创下历史新高。但从导致企业减少投资的贸易紧张局势,到可以提高未来几年生产力的公司税下调,期间经济也经历了不少冲击。

鲍威尔在2018年2月上任时,美联储已经开始逐步推进紧缩周期。官员们将利率从危机时代接近于零的水平上调,并开始收缩资产负债表规模。

美联储将之称为政策“正常化”,强调此前实施的是紧急政策。但鲍威尔对它的描述使之更像是一种探索。伴随着经济发生变化,要确定正确的政策并不容易。

他在上周关于降息的说法既是周期性的,也是结构性的,意味着它们与经济增长的正常起伏有关,也与经济的深层次变化有关。

周期性原因

周期性原因是贸易紧张局势加剧和全球经济放缓似乎在损害美国的商业投资。鲍威尔表示,消费者支出还在保持增长,但美联储担心商业信心不足可能导致招聘活动停滞。

反方观点是,经济增长速度只是在向长期水平放缓。在失业率持低和国内生产总值预计仍将以合理速度增长的情况下,经济学家还有几位联储银行行长都不认为存在降息的紧迫性。

里奇蒙联储银行行长Thomas Barkin周四在一场会议上表示,“很难找到踩油门的理由。”

但鲍威尔的结构性观点表明,他本人对政策的看法正在发生变化。这也是他在今年启动一项战略评估的原因,评估实现2%通胀目标和就业最大化任务的最佳方式。

在上周三的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听证会上,纽约州民主党议员Alexandria Ocasio-Cortez向鲍威尔提问美联储先前的充分就业预期是否有误。这个问题很关键,因为这些预期正是设定政策利率的参考标准。

“绝对”下降了

“绝对的,”鲍威尔答道。“我们已经知道它比我们设想的要低,大大低于我们过去的想法。” 鲍威尔在次日与阿拉巴马州共和党参议员Richard Shelby的交流中做了进一步阐述。  “我们正在了解到,利率--中性利率低于我们先前的预期,我认为我们也在了解到自然失业率低于我们先前的预期,”鲍威尔表示。“所以货币政策并没有我们之前想象的那么宽松。”  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在6月发出了准备降息的信号。鲍威尔告诉国会议员称,这种转变部分是由于全球经济增长和贸易局势中再度出现交叉乱流。

尽管这个理由站得住脚,但有大量迹象表明投资者和企业曾对去年四季度抱有类似的担忧,而彼时的美联储却依然实施了加息。

前美联储理事Laurence Meyer称:“如果可以从头再来的话,他们不会在12月加息了。”撰文/Craig Torres

延伸阅读:鲍威尔重申美联储将采取适当措施应对下行风险的上升

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表示,美联储正在“密切监控”美国经济增长的下行风险,并“将采取适当行动维持扩张”。上周他曾经表示了同样的担忧,进而强化了对本月晚些时候降息的预期。

“这种前景的不确定性有所增加,特别是在贸易发展和全球经济增长方面,”鲍威尔周二在法国央行于巴黎举行的晚宴上表示。他所指的是美联储关于增长将“保持稳固”的基准情景。他还说,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成员“也对通胀率更长期低于我们2%的目标表示了担忧。”

鲍威尔的讲话与他7月10日至11日在国会的证词非常相似,并且依然支持美联储两周后举行政策会议时降息的前景。

在巴黎的这次活动旨在庆祝布雷顿森林会议75周年。该次会议促成了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成立,鲍威尔泛泛地谈到了各经济体之间的国际联系的重要性以及共同挑战。他专注的问题是低通胀和低利率。当央行下一次需要刺激经济时,利率可能会再次降至零。

鲍威尔说:“这种接近下限为中央银行带来了新的复杂性,并带来了提出新想法的要求。”他表示央行应该继续超越他们在上次危机中使用的非常规工具,如债券购买和前瞻性指引 。“我们必须继续评估其他策略和工具,以支持我们的经济,实现我们的通胀和就业职责。”■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鲍威尔承认美联储政策收得过紧 彰显政策立场转向降息

发布日期:2019-07-17 17:28
摘要:他首次公开承认美联储可能将货币政策收得过紧;一直批评美联储2018年加息举措的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也可能从中受益。



撰文 | 彭博

OR--商业新媒体 】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上周在国会听证会上放出的最大新闻,可能并不是推动了市场走势并占据头条的消息。

尽管鲍威尔在国会提到的展望巩固了本月降息的预期,但他也首次公开承认美联储可能将货币政策收得过紧,因为他们低估了美国经济的变化。

鲍威尔的这番讲话可谓意义重大。这意味着美联储可能不仅会在本月降息,还会在今年晚些时候继续采取这种行动来维持经济增长,并测试劳动力市场闲置产能的极限水平。一直批评美联储2018年加息举措的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也可能从中受益。

“鲍威尔对过去四年的一项政策错误做出了重大让步,”弗吉尼亚州乔治梅森大学Mercatus中心高级研究员David Beckworth表示。“现在要讨论的是:这对接下来意味着什么?采用新的机制还是更多次降息?”

鲍威尔说,不会造成通胀的失业率“大幅”低于官员们先前预估,表明政策收紧得太快太多。美联储官员在2018年3月预测的长期失业率为4.5%,相对应的利率水平为略低于3%。美联储于上月将这两项预测分别下调到4.2%和2.5%。

即便如此,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经过2018年四次加息后转向更加宽松的政策立场,还是令一些美联储观察人士感到困惑,并对美联储到底有多大独立性提出了质疑。

“我有点好奇他看到了哪些我们其他人没有看到的东西,”MetLife投资组合部门首席市场策略师Drew Matus表示。Amherst Pierpont Securities LLC首席经济学家Stephen Stanley则更加直白地在客户报告中说:“鲍威尔主席对当前局势有一种负面到荒唐的看法。”

到7月份,美国经济连续增长的时间已经创下了历史最长纪录。同时失业率和通胀率都保持在较低水平,股市创下历史新高。但从导致企业减少投资的贸易紧张局势,到可以提高未来几年生产力的公司税下调,期间经济也经历了不少冲击。

鲍威尔在2018年2月上任时,美联储已经开始逐步推进紧缩周期。官员们将利率从危机时代接近于零的水平上调,并开始收缩资产负债表规模。

美联储将之称为政策“正常化”,强调此前实施的是紧急政策。但鲍威尔对它的描述使之更像是一种探索。伴随着经济发生变化,要确定正确的政策并不容易。

他在上周关于降息的说法既是周期性的,也是结构性的,意味着它们与经济增长的正常起伏有关,也与经济的深层次变化有关。

周期性原因

周期性原因是贸易紧张局势加剧和全球经济放缓似乎在损害美国的商业投资。鲍威尔表示,消费者支出还在保持增长,但美联储担心商业信心不足可能导致招聘活动停滞。

反方观点是,经济增长速度只是在向长期水平放缓。在失业率持低和国内生产总值预计仍将以合理速度增长的情况下,经济学家还有几位联储银行行长都不认为存在降息的紧迫性。

里奇蒙联储银行行长Thomas Barkin周四在一场会议上表示,“很难找到踩油门的理由。”

但鲍威尔的结构性观点表明,他本人对政策的看法正在发生变化。这也是他在今年启动一项战略评估的原因,评估实现2%通胀目标和就业最大化任务的最佳方式。

在上周三的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听证会上,纽约州民主党议员Alexandria Ocasio-Cortez向鲍威尔提问美联储先前的充分就业预期是否有误。这个问题很关键,因为这些预期正是设定政策利率的参考标准。

“绝对”下降了

“绝对的,”鲍威尔答道。“我们已经知道它比我们设想的要低,大大低于我们过去的想法。” 鲍威尔在次日与阿拉巴马州共和党参议员Richard Shelby的交流中做了进一步阐述。  “我们正在了解到,利率--中性利率低于我们先前的预期,我认为我们也在了解到自然失业率低于我们先前的预期,”鲍威尔表示。“所以货币政策并没有我们之前想象的那么宽松。”  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在6月发出了准备降息的信号。鲍威尔告诉国会议员称,这种转变部分是由于全球经济增长和贸易局势中再度出现交叉乱流。

尽管这个理由站得住脚,但有大量迹象表明投资者和企业曾对去年四季度抱有类似的担忧,而彼时的美联储却依然实施了加息。

前美联储理事Laurence Meyer称:“如果可以从头再来的话,他们不会在12月加息了。”撰文/Craig Torres

延伸阅读:鲍威尔重申美联储将采取适当措施应对下行风险的上升

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表示,美联储正在“密切监控”美国经济增长的下行风险,并“将采取适当行动维持扩张”。上周他曾经表示了同样的担忧,进而强化了对本月晚些时候降息的预期。

“这种前景的不确定性有所增加,特别是在贸易发展和全球经济增长方面,”鲍威尔周二在法国央行于巴黎举行的晚宴上表示。他所指的是美联储关于增长将“保持稳固”的基准情景。他还说,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成员“也对通胀率更长期低于我们2%的目标表示了担忧。”

鲍威尔的讲话与他7月10日至11日在国会的证词非常相似,并且依然支持美联储两周后举行政策会议时降息的前景。

在巴黎的这次活动旨在庆祝布雷顿森林会议75周年。该次会议促成了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成立,鲍威尔泛泛地谈到了各经济体之间的国际联系的重要性以及共同挑战。他专注的问题是低通胀和低利率。当央行下一次需要刺激经济时,利率可能会再次降至零。

鲍威尔说:“这种接近下限为中央银行带来了新的复杂性,并带来了提出新想法的要求。”他表示央行应该继续超越他们在上次危机中使用的非常规工具,如债券购买和前瞻性指引 。“我们必须继续评估其他策略和工具,以支持我们的经济,实现我们的通胀和就业职责。”■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他首次公开承认美联储可能将货币政策收得过紧;一直批评美联储2018年加息举措的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也可能从中受益。



撰文 | 彭博

OR--商业新媒体 】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上周在国会听证会上放出的最大新闻,可能并不是推动了市场走势并占据头条的消息。

尽管鲍威尔在国会提到的展望巩固了本月降息的预期,但他也首次公开承认美联储可能将货币政策收得过紧,因为他们低估了美国经济的变化。

鲍威尔的这番讲话可谓意义重大。这意味着美联储可能不仅会在本月降息,还会在今年晚些时候继续采取这种行动来维持经济增长,并测试劳动力市场闲置产能的极限水平。一直批评美联储2018年加息举措的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也可能从中受益。

“鲍威尔对过去四年的一项政策错误做出了重大让步,”弗吉尼亚州乔治梅森大学Mercatus中心高级研究员David Beckworth表示。“现在要讨论的是:这对接下来意味着什么?采用新的机制还是更多次降息?”

鲍威尔说,不会造成通胀的失业率“大幅”低于官员们先前预估,表明政策收紧得太快太多。美联储官员在2018年3月预测的长期失业率为4.5%,相对应的利率水平为略低于3%。美联储于上月将这两项预测分别下调到4.2%和2.5%。

即便如此,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经过2018年四次加息后转向更加宽松的政策立场,还是令一些美联储观察人士感到困惑,并对美联储到底有多大独立性提出了质疑。

“我有点好奇他看到了哪些我们其他人没有看到的东西,”MetLife投资组合部门首席市场策略师Drew Matus表示。Amherst Pierpont Securities LLC首席经济学家Stephen Stanley则更加直白地在客户报告中说:“鲍威尔主席对当前局势有一种负面到荒唐的看法。”

到7月份,美国经济连续增长的时间已经创下了历史最长纪录。同时失业率和通胀率都保持在较低水平,股市创下历史新高。但从导致企业减少投资的贸易紧张局势,到可以提高未来几年生产力的公司税下调,期间经济也经历了不少冲击。

鲍威尔在2018年2月上任时,美联储已经开始逐步推进紧缩周期。官员们将利率从危机时代接近于零的水平上调,并开始收缩资产负债表规模。

美联储将之称为政策“正常化”,强调此前实施的是紧急政策。但鲍威尔对它的描述使之更像是一种探索。伴随着经济发生变化,要确定正确的政策并不容易。

他在上周关于降息的说法既是周期性的,也是结构性的,意味着它们与经济增长的正常起伏有关,也与经济的深层次变化有关。

周期性原因

周期性原因是贸易紧张局势加剧和全球经济放缓似乎在损害美国的商业投资。鲍威尔表示,消费者支出还在保持增长,但美联储担心商业信心不足可能导致招聘活动停滞。

反方观点是,经济增长速度只是在向长期水平放缓。在失业率持低和国内生产总值预计仍将以合理速度增长的情况下,经济学家还有几位联储银行行长都不认为存在降息的紧迫性。

里奇蒙联储银行行长Thomas Barkin周四在一场会议上表示,“很难找到踩油门的理由。”

但鲍威尔的结构性观点表明,他本人对政策的看法正在发生变化。这也是他在今年启动一项战略评估的原因,评估实现2%通胀目标和就业最大化任务的最佳方式。

在上周三的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听证会上,纽约州民主党议员Alexandria Ocasio-Cortez向鲍威尔提问美联储先前的充分就业预期是否有误。这个问题很关键,因为这些预期正是设定政策利率的参考标准。

“绝对”下降了

“绝对的,”鲍威尔答道。“我们已经知道它比我们设想的要低,大大低于我们过去的想法。” 鲍威尔在次日与阿拉巴马州共和党参议员Richard Shelby的交流中做了进一步阐述。  “我们正在了解到,利率--中性利率低于我们先前的预期,我认为我们也在了解到自然失业率低于我们先前的预期,”鲍威尔表示。“所以货币政策并没有我们之前想象的那么宽松。”  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在6月发出了准备降息的信号。鲍威尔告诉国会议员称,这种转变部分是由于全球经济增长和贸易局势中再度出现交叉乱流。

尽管这个理由站得住脚,但有大量迹象表明投资者和企业曾对去年四季度抱有类似的担忧,而彼时的美联储却依然实施了加息。

前美联储理事Laurence Meyer称:“如果可以从头再来的话,他们不会在12月加息了。”撰文/Craig Torres

延伸阅读:鲍威尔重申美联储将采取适当措施应对下行风险的上升

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表示,美联储正在“密切监控”美国经济增长的下行风险,并“将采取适当行动维持扩张”。上周他曾经表示了同样的担忧,进而强化了对本月晚些时候降息的预期。

“这种前景的不确定性有所增加,特别是在贸易发展和全球经济增长方面,”鲍威尔周二在法国央行于巴黎举行的晚宴上表示。他所指的是美联储关于增长将“保持稳固”的基准情景。他还说,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成员“也对通胀率更长期低于我们2%的目标表示了担忧。”

鲍威尔的讲话与他7月10日至11日在国会的证词非常相似,并且依然支持美联储两周后举行政策会议时降息的前景。

在巴黎的这次活动旨在庆祝布雷顿森林会议75周年。该次会议促成了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成立,鲍威尔泛泛地谈到了各经济体之间的国际联系的重要性以及共同挑战。他专注的问题是低通胀和低利率。当央行下一次需要刺激经济时,利率可能会再次降至零。

鲍威尔说:“这种接近下限为中央银行带来了新的复杂性,并带来了提出新想法的要求。”他表示央行应该继续超越他们在上次危机中使用的非常规工具,如债券购买和前瞻性指引 。“我们必须继续评估其他策略和工具,以支持我们的经济,实现我们的通胀和就业职责。”■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鲍威尔承认美联储政策收得过紧 彰显政策立场转向降息

发布日期:2019-07-17 17:28
摘要:他首次公开承认美联储可能将货币政策收得过紧;一直批评美联储2018年加息举措的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也可能从中受益。



撰文 | 彭博

OR--商业新媒体 】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上周在国会听证会上放出的最大新闻,可能并不是推动了市场走势并占据头条的消息。

尽管鲍威尔在国会提到的展望巩固了本月降息的预期,但他也首次公开承认美联储可能将货币政策收得过紧,因为他们低估了美国经济的变化。

鲍威尔的这番讲话可谓意义重大。这意味着美联储可能不仅会在本月降息,还会在今年晚些时候继续采取这种行动来维持经济增长,并测试劳动力市场闲置产能的极限水平。一直批评美联储2018年加息举措的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也可能从中受益。

“鲍威尔对过去四年的一项政策错误做出了重大让步,”弗吉尼亚州乔治梅森大学Mercatus中心高级研究员David Beckworth表示。“现在要讨论的是:这对接下来意味着什么?采用新的机制还是更多次降息?”

鲍威尔说,不会造成通胀的失业率“大幅”低于官员们先前预估,表明政策收紧得太快太多。美联储官员在2018年3月预测的长期失业率为4.5%,相对应的利率水平为略低于3%。美联储于上月将这两项预测分别下调到4.2%和2.5%。

即便如此,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经过2018年四次加息后转向更加宽松的政策立场,还是令一些美联储观察人士感到困惑,并对美联储到底有多大独立性提出了质疑。

“我有点好奇他看到了哪些我们其他人没有看到的东西,”MetLife投资组合部门首席市场策略师Drew Matus表示。Amherst Pierpont Securities LLC首席经济学家Stephen Stanley则更加直白地在客户报告中说:“鲍威尔主席对当前局势有一种负面到荒唐的看法。”

到7月份,美国经济连续增长的时间已经创下了历史最长纪录。同时失业率和通胀率都保持在较低水平,股市创下历史新高。但从导致企业减少投资的贸易紧张局势,到可以提高未来几年生产力的公司税下调,期间经济也经历了不少冲击。

鲍威尔在2018年2月上任时,美联储已经开始逐步推进紧缩周期。官员们将利率从危机时代接近于零的水平上调,并开始收缩资产负债表规模。

美联储将之称为政策“正常化”,强调此前实施的是紧急政策。但鲍威尔对它的描述使之更像是一种探索。伴随着经济发生变化,要确定正确的政策并不容易。

他在上周关于降息的说法既是周期性的,也是结构性的,意味着它们与经济增长的正常起伏有关,也与经济的深层次变化有关。

周期性原因

周期性原因是贸易紧张局势加剧和全球经济放缓似乎在损害美国的商业投资。鲍威尔表示,消费者支出还在保持增长,但美联储担心商业信心不足可能导致招聘活动停滞。

反方观点是,经济增长速度只是在向长期水平放缓。在失业率持低和国内生产总值预计仍将以合理速度增长的情况下,经济学家还有几位联储银行行长都不认为存在降息的紧迫性。

里奇蒙联储银行行长Thomas Barkin周四在一场会议上表示,“很难找到踩油门的理由。”

但鲍威尔的结构性观点表明,他本人对政策的看法正在发生变化。这也是他在今年启动一项战略评估的原因,评估实现2%通胀目标和就业最大化任务的最佳方式。

在上周三的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听证会上,纽约州民主党议员Alexandria Ocasio-Cortez向鲍威尔提问美联储先前的充分就业预期是否有误。这个问题很关键,因为这些预期正是设定政策利率的参考标准。

“绝对”下降了

“绝对的,”鲍威尔答道。“我们已经知道它比我们设想的要低,大大低于我们过去的想法。” 鲍威尔在次日与阿拉巴马州共和党参议员Richard Shelby的交流中做了进一步阐述。  “我们正在了解到,利率--中性利率低于我们先前的预期,我认为我们也在了解到自然失业率低于我们先前的预期,”鲍威尔表示。“所以货币政策并没有我们之前想象的那么宽松。”  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在6月发出了准备降息的信号。鲍威尔告诉国会议员称,这种转变部分是由于全球经济增长和贸易局势中再度出现交叉乱流。

尽管这个理由站得住脚,但有大量迹象表明投资者和企业曾对去年四季度抱有类似的担忧,而彼时的美联储却依然实施了加息。

前美联储理事Laurence Meyer称:“如果可以从头再来的话,他们不会在12月加息了。”撰文/Craig Torres

延伸阅读:鲍威尔重申美联储将采取适当措施应对下行风险的上升

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表示,美联储正在“密切监控”美国经济增长的下行风险,并“将采取适当行动维持扩张”。上周他曾经表示了同样的担忧,进而强化了对本月晚些时候降息的预期。

“这种前景的不确定性有所增加,特别是在贸易发展和全球经济增长方面,”鲍威尔周二在法国央行于巴黎举行的晚宴上表示。他所指的是美联储关于增长将“保持稳固”的基准情景。他还说,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成员“也对通胀率更长期低于我们2%的目标表示了担忧。”

鲍威尔的讲话与他7月10日至11日在国会的证词非常相似,并且依然支持美联储两周后举行政策会议时降息的前景。

在巴黎的这次活动旨在庆祝布雷顿森林会议75周年。该次会议促成了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成立,鲍威尔泛泛地谈到了各经济体之间的国际联系的重要性以及共同挑战。他专注的问题是低通胀和低利率。当央行下一次需要刺激经济时,利率可能会再次降至零。

鲍威尔说:“这种接近下限为中央银行带来了新的复杂性,并带来了提出新想法的要求。”他表示央行应该继续超越他们在上次危机中使用的非常规工具,如债券购买和前瞻性指引 。“我们必须继续评估其他策略和工具,以支持我们的经济,实现我们的通胀和就业职责。”■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他首次公开承认美联储可能将货币政策收得过紧;一直批评美联储2018年加息举措的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也可能从中受益。



撰文 | 彭博

OR--商业新媒体 】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上周在国会听证会上放出的最大新闻,可能并不是推动了市场走势并占据头条的消息。

尽管鲍威尔在国会提到的展望巩固了本月降息的预期,但他也首次公开承认美联储可能将货币政策收得过紧,因为他们低估了美国经济的变化。

鲍威尔的这番讲话可谓意义重大。这意味着美联储可能不仅会在本月降息,还会在今年晚些时候继续采取这种行动来维持经济增长,并测试劳动力市场闲置产能的极限水平。一直批评美联储2018年加息举措的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也可能从中受益。

“鲍威尔对过去四年的一项政策错误做出了重大让步,”弗吉尼亚州乔治梅森大学Mercatus中心高级研究员David Beckworth表示。“现在要讨论的是:这对接下来意味着什么?采用新的机制还是更多次降息?”

鲍威尔说,不会造成通胀的失业率“大幅”低于官员们先前预估,表明政策收紧得太快太多。美联储官员在2018年3月预测的长期失业率为4.5%,相对应的利率水平为略低于3%。美联储于上月将这两项预测分别下调到4.2%和2.5%。

即便如此,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经过2018年四次加息后转向更加宽松的政策立场,还是令一些美联储观察人士感到困惑,并对美联储到底有多大独立性提出了质疑。

“我有点好奇他看到了哪些我们其他人没有看到的东西,”MetLife投资组合部门首席市场策略师Drew Matus表示。Amherst Pierpont Securities LLC首席经济学家Stephen Stanley则更加直白地在客户报告中说:“鲍威尔主席对当前局势有一种负面到荒唐的看法。”

到7月份,美国经济连续增长的时间已经创下了历史最长纪录。同时失业率和通胀率都保持在较低水平,股市创下历史新高。但从导致企业减少投资的贸易紧张局势,到可以提高未来几年生产力的公司税下调,期间经济也经历了不少冲击。

鲍威尔在2018年2月上任时,美联储已经开始逐步推进紧缩周期。官员们将利率从危机时代接近于零的水平上调,并开始收缩资产负债表规模。

美联储将之称为政策“正常化”,强调此前实施的是紧急政策。但鲍威尔对它的描述使之更像是一种探索。伴随着经济发生变化,要确定正确的政策并不容易。

他在上周关于降息的说法既是周期性的,也是结构性的,意味着它们与经济增长的正常起伏有关,也与经济的深层次变化有关。

周期性原因

周期性原因是贸易紧张局势加剧和全球经济放缓似乎在损害美国的商业投资。鲍威尔表示,消费者支出还在保持增长,但美联储担心商业信心不足可能导致招聘活动停滞。

反方观点是,经济增长速度只是在向长期水平放缓。在失业率持低和国内生产总值预计仍将以合理速度增长的情况下,经济学家还有几位联储银行行长都不认为存在降息的紧迫性。

里奇蒙联储银行行长Thomas Barkin周四在一场会议上表示,“很难找到踩油门的理由。”

但鲍威尔的结构性观点表明,他本人对政策的看法正在发生变化。这也是他在今年启动一项战略评估的原因,评估实现2%通胀目标和就业最大化任务的最佳方式。

在上周三的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听证会上,纽约州民主党议员Alexandria Ocasio-Cortez向鲍威尔提问美联储先前的充分就业预期是否有误。这个问题很关键,因为这些预期正是设定政策利率的参考标准。

“绝对”下降了

“绝对的,”鲍威尔答道。“我们已经知道它比我们设想的要低,大大低于我们过去的想法。” 鲍威尔在次日与阿拉巴马州共和党参议员Richard Shelby的交流中做了进一步阐述。  “我们正在了解到,利率--中性利率低于我们先前的预期,我认为我们也在了解到自然失业率低于我们先前的预期,”鲍威尔表示。“所以货币政策并没有我们之前想象的那么宽松。”  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在6月发出了准备降息的信号。鲍威尔告诉国会议员称,这种转变部分是由于全球经济增长和贸易局势中再度出现交叉乱流。

尽管这个理由站得住脚,但有大量迹象表明投资者和企业曾对去年四季度抱有类似的担忧,而彼时的美联储却依然实施了加息。

前美联储理事Laurence Meyer称:“如果可以从头再来的话,他们不会在12月加息了。”撰文/Craig Torres

延伸阅读:鲍威尔重申美联储将采取适当措施应对下行风险的上升

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表示,美联储正在“密切监控”美国经济增长的下行风险,并“将采取适当行动维持扩张”。上周他曾经表示了同样的担忧,进而强化了对本月晚些时候降息的预期。

“这种前景的不确定性有所增加,特别是在贸易发展和全球经济增长方面,”鲍威尔周二在法国央行于巴黎举行的晚宴上表示。他所指的是美联储关于增长将“保持稳固”的基准情景。他还说,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成员“也对通胀率更长期低于我们2%的目标表示了担忧。”

鲍威尔的讲话与他7月10日至11日在国会的证词非常相似,并且依然支持美联储两周后举行政策会议时降息的前景。

在巴黎的这次活动旨在庆祝布雷顿森林会议75周年。该次会议促成了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成立,鲍威尔泛泛地谈到了各经济体之间的国际联系的重要性以及共同挑战。他专注的问题是低通胀和低利率。当央行下一次需要刺激经济时,利率可能会再次降至零。

鲍威尔说:“这种接近下限为中央银行带来了新的复杂性,并带来了提出新想法的要求。”他表示央行应该继续超越他们在上次危机中使用的非常规工具,如债券购买和前瞻性指引 。“我们必须继续评估其他策略和工具,以支持我们的经济,实现我们的通胀和就业职责。”■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