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英国金融服务业的税收占到英国税收总额的11%;如果脱欧带来大的混乱,则可能造成一些联系中断,给业务运营带来干扰。



撰文 | Silla Brush、Alexander Weber

OR--商业新媒体 】30年前,突如其来的变革让伦敦一跃成为无可争议的欧洲金融之都。有人担心,英国脱欧将导致其中心地位的急剧下滑。伦敦金融城每天要处理数万亿美元、欧元和英镑的外汇及金融衍生品交易,2018年,英国金融服务业的税收占到英国税收总额的11%。据估计,英国金融机构四分之一的收入来自欧盟相关业务。脱欧至少会让英国更难从伦敦与欧盟开展交易。特别是,如果脱欧带来大的混乱,则可能造成一些联系中断,给业务运营带来干扰。在金融机构与政府监管机构间的非公开谈判,以及在英国新首相与欧盟新的政治领导人间的政治磋商中,可从以下五个方面看出受到中等程度打击和沉重打击的区别。

对等监管

欧盟回绝了英国提出的“互认”对方监管条例、从而允许总部位于伦敦的银行几乎不受干扰继续在欧盟地区开展业务的计划。互认带来了监管上的“对等”问题,即欧盟认可英国的法律和监管与欧盟一样严格。但这种对等框架也存在局限性和可能的隐患。它分散在众多立法当中,金融业只有某些领域可以获得对等地位,吸存和放贷不在此列。鉴于对等地位由欧盟明确授予,因而可以随时撤销。英国希望得到一些保证,从而确保英国金融机构不会一夜之间被剥夺对等地位。欧盟机构6月撤销了瑞士证券交易所的对等地位,一定程度上是为了向英国表明,它不会轻易让步。

跨境交易

失去进入欧盟市场的特权意味着英国的银行必须在欧洲建立新的分支机构。如果像银行所希望的那样,欧盟监管机构允许它们把从欧盟实体吸收的业务转回伦敦办理,那么这种跨境交易的范围和成本将大幅下降。此类交易被称为“背对背交易”,用于在同一家银行的合法实体之间转移衍生品和证券交易,使其能够将业务整合在一个全球或地区金融中心之内,动用较少的资本金就能实现风险的集中管理。负责协调整个欧盟监管标准的欧洲银行管理局(European Banking Authority)建议,英国脱欧后,英国的银行依然可以继续进行背对背交易。但欧洲央行(ECB)的监管部门告诫称,它不会容忍欧洲实体的办公室沦为“空壳”。

清算所选址

伦敦尤其重视自己在清算欧元计价金融衍生品这一关键业务中的主导地位。清算所的选址成为了2016年英国脱欧公投后最先受到关注的焦点问题之一,法国和德国的政界人士纷纷针对清算所选址发声,称清算所必须位于欧元区。金融业已经向欧盟和英国监管机构施压,要求它们就清算所的监管进行合作,以避免清算业务在伦敦和欧元区之间分割导致成本上升的可能性。欧盟的决策者坚称,只有在万不得已情况下,欧盟内部才会对欧元计价金融衍生品合同进行强制清算;他们还表示,即使在最糟糕的“无协议脱欧”情境下,欧盟的衍生品交易员也可以继续在12个月内利用英国的清算所实施交易的清算。自英国公投通过脱欧计划以来,伦敦证券交易所集团(London Stock Exchange Group Plc)的股价上涨了一倍。

授权规则

当欧洲证券和市场管理局(European Securities and Markets Authority)公布了需要在欧盟境内保留多少高职级员工才能获得营业执照时,英国的资产管理公司吓坏了。此类授权规则(delegation rule)对所谓的UCITS基金尤为重要。UCITS基金的官方总部和销售地都要设在欧盟,但可以在纽约、香港或其他地方进行管理。虽然监管机构说他们只是想杜绝资产管理公司设立“邮箱实体”的情况发生,但业内人士则将此视为从英国窃取生意。此外,布鲁塞尔方面也曾主张给欧洲证券和市场管理局正式的权力,让该机构可以对授权业务模式进行直接干预,但决策者后来放弃了这个想法。英国的资产管理公司正竭力游说,以避免监管制度的从严导致高级管理人员大规模迁离伦敦。

合同和数据

倘若监管机构不采取任何行动,英国和欧盟签约方之间的长期金融合同可能会因英国脱欧而中断。问题的焦点在于,各签约方是否有能力修订现行合同,或在有效期内继续履行合同条款。据英国央行(BOE) 3月的统计资料,这方面共涉及总额26万亿英镑的未清算金融衍生品合同,以及900万保险客户。英国监管机构希望本国和欧盟政府机构协调一致,确保合同的连续性。不过,欧盟监管机构要求企业自行做好准备,在必要时对合同进行修订或改写。欧盟建议的做法可能会加速业务从英国向欧洲大陆的转移。英国金融行为监管局(Financial Conduct Authority)局长安德鲁·贝利(Andrew Bailey)希望监管机构采取缓解措施,以确保欧盟和英国之间大量金融数据交换的情况能够持续。■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做好这五件事 伦敦或许能保住金融城的荣耀地位

发布日期:2019-07-17 14:59
摘要:英国金融服务业的税收占到英国税收总额的11%;如果脱欧带来大的混乱,则可能造成一些联系中断,给业务运营带来干扰。



撰文 | Silla Brush、Alexander Weber

OR--商业新媒体 】30年前,突如其来的变革让伦敦一跃成为无可争议的欧洲金融之都。有人担心,英国脱欧将导致其中心地位的急剧下滑。伦敦金融城每天要处理数万亿美元、欧元和英镑的外汇及金融衍生品交易,2018年,英国金融服务业的税收占到英国税收总额的11%。据估计,英国金融机构四分之一的收入来自欧盟相关业务。脱欧至少会让英国更难从伦敦与欧盟开展交易。特别是,如果脱欧带来大的混乱,则可能造成一些联系中断,给业务运营带来干扰。在金融机构与政府监管机构间的非公开谈判,以及在英国新首相与欧盟新的政治领导人间的政治磋商中,可从以下五个方面看出受到中等程度打击和沉重打击的区别。

对等监管

欧盟回绝了英国提出的“互认”对方监管条例、从而允许总部位于伦敦的银行几乎不受干扰继续在欧盟地区开展业务的计划。互认带来了监管上的“对等”问题,即欧盟认可英国的法律和监管与欧盟一样严格。但这种对等框架也存在局限性和可能的隐患。它分散在众多立法当中,金融业只有某些领域可以获得对等地位,吸存和放贷不在此列。鉴于对等地位由欧盟明确授予,因而可以随时撤销。英国希望得到一些保证,从而确保英国金融机构不会一夜之间被剥夺对等地位。欧盟机构6月撤销了瑞士证券交易所的对等地位,一定程度上是为了向英国表明,它不会轻易让步。

跨境交易

失去进入欧盟市场的特权意味着英国的银行必须在欧洲建立新的分支机构。如果像银行所希望的那样,欧盟监管机构允许它们把从欧盟实体吸收的业务转回伦敦办理,那么这种跨境交易的范围和成本将大幅下降。此类交易被称为“背对背交易”,用于在同一家银行的合法实体之间转移衍生品和证券交易,使其能够将业务整合在一个全球或地区金融中心之内,动用较少的资本金就能实现风险的集中管理。负责协调整个欧盟监管标准的欧洲银行管理局(European Banking Authority)建议,英国脱欧后,英国的银行依然可以继续进行背对背交易。但欧洲央行(ECB)的监管部门告诫称,它不会容忍欧洲实体的办公室沦为“空壳”。

清算所选址

伦敦尤其重视自己在清算欧元计价金融衍生品这一关键业务中的主导地位。清算所的选址成为了2016年英国脱欧公投后最先受到关注的焦点问题之一,法国和德国的政界人士纷纷针对清算所选址发声,称清算所必须位于欧元区。金融业已经向欧盟和英国监管机构施压,要求它们就清算所的监管进行合作,以避免清算业务在伦敦和欧元区之间分割导致成本上升的可能性。欧盟的决策者坚称,只有在万不得已情况下,欧盟内部才会对欧元计价金融衍生品合同进行强制清算;他们还表示,即使在最糟糕的“无协议脱欧”情境下,欧盟的衍生品交易员也可以继续在12个月内利用英国的清算所实施交易的清算。自英国公投通过脱欧计划以来,伦敦证券交易所集团(London Stock Exchange Group Plc)的股价上涨了一倍。

授权规则

当欧洲证券和市场管理局(European Securities and Markets Authority)公布了需要在欧盟境内保留多少高职级员工才能获得营业执照时,英国的资产管理公司吓坏了。此类授权规则(delegation rule)对所谓的UCITS基金尤为重要。UCITS基金的官方总部和销售地都要设在欧盟,但可以在纽约、香港或其他地方进行管理。虽然监管机构说他们只是想杜绝资产管理公司设立“邮箱实体”的情况发生,但业内人士则将此视为从英国窃取生意。此外,布鲁塞尔方面也曾主张给欧洲证券和市场管理局正式的权力,让该机构可以对授权业务模式进行直接干预,但决策者后来放弃了这个想法。英国的资产管理公司正竭力游说,以避免监管制度的从严导致高级管理人员大规模迁离伦敦。

合同和数据

倘若监管机构不采取任何行动,英国和欧盟签约方之间的长期金融合同可能会因英国脱欧而中断。问题的焦点在于,各签约方是否有能力修订现行合同,或在有效期内继续履行合同条款。据英国央行(BOE) 3月的统计资料,这方面共涉及总额26万亿英镑的未清算金融衍生品合同,以及900万保险客户。英国监管机构希望本国和欧盟政府机构协调一致,确保合同的连续性。不过,欧盟监管机构要求企业自行做好准备,在必要时对合同进行修订或改写。欧盟建议的做法可能会加速业务从英国向欧洲大陆的转移。英国金融行为监管局(Financial Conduct Authority)局长安德鲁·贝利(Andrew Bailey)希望监管机构采取缓解措施,以确保欧盟和英国之间大量金融数据交换的情况能够持续。■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英国金融服务业的税收占到英国税收总额的11%;如果脱欧带来大的混乱,则可能造成一些联系中断,给业务运营带来干扰。



撰文 | Silla Brush、Alexander Weber

OR--商业新媒体 】30年前,突如其来的变革让伦敦一跃成为无可争议的欧洲金融之都。有人担心,英国脱欧将导致其中心地位的急剧下滑。伦敦金融城每天要处理数万亿美元、欧元和英镑的外汇及金融衍生品交易,2018年,英国金融服务业的税收占到英国税收总额的11%。据估计,英国金融机构四分之一的收入来自欧盟相关业务。脱欧至少会让英国更难从伦敦与欧盟开展交易。特别是,如果脱欧带来大的混乱,则可能造成一些联系中断,给业务运营带来干扰。在金融机构与政府监管机构间的非公开谈判,以及在英国新首相与欧盟新的政治领导人间的政治磋商中,可从以下五个方面看出受到中等程度打击和沉重打击的区别。

对等监管

欧盟回绝了英国提出的“互认”对方监管条例、从而允许总部位于伦敦的银行几乎不受干扰继续在欧盟地区开展业务的计划。互认带来了监管上的“对等”问题,即欧盟认可英国的法律和监管与欧盟一样严格。但这种对等框架也存在局限性和可能的隐患。它分散在众多立法当中,金融业只有某些领域可以获得对等地位,吸存和放贷不在此列。鉴于对等地位由欧盟明确授予,因而可以随时撤销。英国希望得到一些保证,从而确保英国金融机构不会一夜之间被剥夺对等地位。欧盟机构6月撤销了瑞士证券交易所的对等地位,一定程度上是为了向英国表明,它不会轻易让步。

跨境交易

失去进入欧盟市场的特权意味着英国的银行必须在欧洲建立新的分支机构。如果像银行所希望的那样,欧盟监管机构允许它们把从欧盟实体吸收的业务转回伦敦办理,那么这种跨境交易的范围和成本将大幅下降。此类交易被称为“背对背交易”,用于在同一家银行的合法实体之间转移衍生品和证券交易,使其能够将业务整合在一个全球或地区金融中心之内,动用较少的资本金就能实现风险的集中管理。负责协调整个欧盟监管标准的欧洲银行管理局(European Banking Authority)建议,英国脱欧后,英国的银行依然可以继续进行背对背交易。但欧洲央行(ECB)的监管部门告诫称,它不会容忍欧洲实体的办公室沦为“空壳”。

清算所选址

伦敦尤其重视自己在清算欧元计价金融衍生品这一关键业务中的主导地位。清算所的选址成为了2016年英国脱欧公投后最先受到关注的焦点问题之一,法国和德国的政界人士纷纷针对清算所选址发声,称清算所必须位于欧元区。金融业已经向欧盟和英国监管机构施压,要求它们就清算所的监管进行合作,以避免清算业务在伦敦和欧元区之间分割导致成本上升的可能性。欧盟的决策者坚称,只有在万不得已情况下,欧盟内部才会对欧元计价金融衍生品合同进行强制清算;他们还表示,即使在最糟糕的“无协议脱欧”情境下,欧盟的衍生品交易员也可以继续在12个月内利用英国的清算所实施交易的清算。自英国公投通过脱欧计划以来,伦敦证券交易所集团(London Stock Exchange Group Plc)的股价上涨了一倍。

授权规则

当欧洲证券和市场管理局(European Securities and Markets Authority)公布了需要在欧盟境内保留多少高职级员工才能获得营业执照时,英国的资产管理公司吓坏了。此类授权规则(delegation rule)对所谓的UCITS基金尤为重要。UCITS基金的官方总部和销售地都要设在欧盟,但可以在纽约、香港或其他地方进行管理。虽然监管机构说他们只是想杜绝资产管理公司设立“邮箱实体”的情况发生,但业内人士则将此视为从英国窃取生意。此外,布鲁塞尔方面也曾主张给欧洲证券和市场管理局正式的权力,让该机构可以对授权业务模式进行直接干预,但决策者后来放弃了这个想法。英国的资产管理公司正竭力游说,以避免监管制度的从严导致高级管理人员大规模迁离伦敦。

合同和数据

倘若监管机构不采取任何行动,英国和欧盟签约方之间的长期金融合同可能会因英国脱欧而中断。问题的焦点在于,各签约方是否有能力修订现行合同,或在有效期内继续履行合同条款。据英国央行(BOE) 3月的统计资料,这方面共涉及总额26万亿英镑的未清算金融衍生品合同,以及900万保险客户。英国监管机构希望本国和欧盟政府机构协调一致,确保合同的连续性。不过,欧盟监管机构要求企业自行做好准备,在必要时对合同进行修订或改写。欧盟建议的做法可能会加速业务从英国向欧洲大陆的转移。英国金融行为监管局(Financial Conduct Authority)局长安德鲁·贝利(Andrew Bailey)希望监管机构采取缓解措施,以确保欧盟和英国之间大量金融数据交换的情况能够持续。■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做好这五件事 伦敦或许能保住金融城的荣耀地位

发布日期:2019-07-17 14:59
摘要:英国金融服务业的税收占到英国税收总额的11%;如果脱欧带来大的混乱,则可能造成一些联系中断,给业务运营带来干扰。



撰文 | Silla Brush、Alexander Weber

OR--商业新媒体 】30年前,突如其来的变革让伦敦一跃成为无可争议的欧洲金融之都。有人担心,英国脱欧将导致其中心地位的急剧下滑。伦敦金融城每天要处理数万亿美元、欧元和英镑的外汇及金融衍生品交易,2018年,英国金融服务业的税收占到英国税收总额的11%。据估计,英国金融机构四分之一的收入来自欧盟相关业务。脱欧至少会让英国更难从伦敦与欧盟开展交易。特别是,如果脱欧带来大的混乱,则可能造成一些联系中断,给业务运营带来干扰。在金融机构与政府监管机构间的非公开谈判,以及在英国新首相与欧盟新的政治领导人间的政治磋商中,可从以下五个方面看出受到中等程度打击和沉重打击的区别。

对等监管

欧盟回绝了英国提出的“互认”对方监管条例、从而允许总部位于伦敦的银行几乎不受干扰继续在欧盟地区开展业务的计划。互认带来了监管上的“对等”问题,即欧盟认可英国的法律和监管与欧盟一样严格。但这种对等框架也存在局限性和可能的隐患。它分散在众多立法当中,金融业只有某些领域可以获得对等地位,吸存和放贷不在此列。鉴于对等地位由欧盟明确授予,因而可以随时撤销。英国希望得到一些保证,从而确保英国金融机构不会一夜之间被剥夺对等地位。欧盟机构6月撤销了瑞士证券交易所的对等地位,一定程度上是为了向英国表明,它不会轻易让步。

跨境交易

失去进入欧盟市场的特权意味着英国的银行必须在欧洲建立新的分支机构。如果像银行所希望的那样,欧盟监管机构允许它们把从欧盟实体吸收的业务转回伦敦办理,那么这种跨境交易的范围和成本将大幅下降。此类交易被称为“背对背交易”,用于在同一家银行的合法实体之间转移衍生品和证券交易,使其能够将业务整合在一个全球或地区金融中心之内,动用较少的资本金就能实现风险的集中管理。负责协调整个欧盟监管标准的欧洲银行管理局(European Banking Authority)建议,英国脱欧后,英国的银行依然可以继续进行背对背交易。但欧洲央行(ECB)的监管部门告诫称,它不会容忍欧洲实体的办公室沦为“空壳”。

清算所选址

伦敦尤其重视自己在清算欧元计价金融衍生品这一关键业务中的主导地位。清算所的选址成为了2016年英国脱欧公投后最先受到关注的焦点问题之一,法国和德国的政界人士纷纷针对清算所选址发声,称清算所必须位于欧元区。金融业已经向欧盟和英国监管机构施压,要求它们就清算所的监管进行合作,以避免清算业务在伦敦和欧元区之间分割导致成本上升的可能性。欧盟的决策者坚称,只有在万不得已情况下,欧盟内部才会对欧元计价金融衍生品合同进行强制清算;他们还表示,即使在最糟糕的“无协议脱欧”情境下,欧盟的衍生品交易员也可以继续在12个月内利用英国的清算所实施交易的清算。自英国公投通过脱欧计划以来,伦敦证券交易所集团(London Stock Exchange Group Plc)的股价上涨了一倍。

授权规则

当欧洲证券和市场管理局(European Securities and Markets Authority)公布了需要在欧盟境内保留多少高职级员工才能获得营业执照时,英国的资产管理公司吓坏了。此类授权规则(delegation rule)对所谓的UCITS基金尤为重要。UCITS基金的官方总部和销售地都要设在欧盟,但可以在纽约、香港或其他地方进行管理。虽然监管机构说他们只是想杜绝资产管理公司设立“邮箱实体”的情况发生,但业内人士则将此视为从英国窃取生意。此外,布鲁塞尔方面也曾主张给欧洲证券和市场管理局正式的权力,让该机构可以对授权业务模式进行直接干预,但决策者后来放弃了这个想法。英国的资产管理公司正竭力游说,以避免监管制度的从严导致高级管理人员大规模迁离伦敦。

合同和数据

倘若监管机构不采取任何行动,英国和欧盟签约方之间的长期金融合同可能会因英国脱欧而中断。问题的焦点在于,各签约方是否有能力修订现行合同,或在有效期内继续履行合同条款。据英国央行(BOE) 3月的统计资料,这方面共涉及总额26万亿英镑的未清算金融衍生品合同,以及900万保险客户。英国监管机构希望本国和欧盟政府机构协调一致,确保合同的连续性。不过,欧盟监管机构要求企业自行做好准备,在必要时对合同进行修订或改写。欧盟建议的做法可能会加速业务从英国向欧洲大陆的转移。英国金融行为监管局(Financial Conduct Authority)局长安德鲁·贝利(Andrew Bailey)希望监管机构采取缓解措施,以确保欧盟和英国之间大量金融数据交换的情况能够持续。■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英国金融服务业的税收占到英国税收总额的11%;如果脱欧带来大的混乱,则可能造成一些联系中断,给业务运营带来干扰。



撰文 | Silla Brush、Alexander Weber

OR--商业新媒体 】30年前,突如其来的变革让伦敦一跃成为无可争议的欧洲金融之都。有人担心,英国脱欧将导致其中心地位的急剧下滑。伦敦金融城每天要处理数万亿美元、欧元和英镑的外汇及金融衍生品交易,2018年,英国金融服务业的税收占到英国税收总额的11%。据估计,英国金融机构四分之一的收入来自欧盟相关业务。脱欧至少会让英国更难从伦敦与欧盟开展交易。特别是,如果脱欧带来大的混乱,则可能造成一些联系中断,给业务运营带来干扰。在金融机构与政府监管机构间的非公开谈判,以及在英国新首相与欧盟新的政治领导人间的政治磋商中,可从以下五个方面看出受到中等程度打击和沉重打击的区别。

对等监管

欧盟回绝了英国提出的“互认”对方监管条例、从而允许总部位于伦敦的银行几乎不受干扰继续在欧盟地区开展业务的计划。互认带来了监管上的“对等”问题,即欧盟认可英国的法律和监管与欧盟一样严格。但这种对等框架也存在局限性和可能的隐患。它分散在众多立法当中,金融业只有某些领域可以获得对等地位,吸存和放贷不在此列。鉴于对等地位由欧盟明确授予,因而可以随时撤销。英国希望得到一些保证,从而确保英国金融机构不会一夜之间被剥夺对等地位。欧盟机构6月撤销了瑞士证券交易所的对等地位,一定程度上是为了向英国表明,它不会轻易让步。

跨境交易

失去进入欧盟市场的特权意味着英国的银行必须在欧洲建立新的分支机构。如果像银行所希望的那样,欧盟监管机构允许它们把从欧盟实体吸收的业务转回伦敦办理,那么这种跨境交易的范围和成本将大幅下降。此类交易被称为“背对背交易”,用于在同一家银行的合法实体之间转移衍生品和证券交易,使其能够将业务整合在一个全球或地区金融中心之内,动用较少的资本金就能实现风险的集中管理。负责协调整个欧盟监管标准的欧洲银行管理局(European Banking Authority)建议,英国脱欧后,英国的银行依然可以继续进行背对背交易。但欧洲央行(ECB)的监管部门告诫称,它不会容忍欧洲实体的办公室沦为“空壳”。

清算所选址

伦敦尤其重视自己在清算欧元计价金融衍生品这一关键业务中的主导地位。清算所的选址成为了2016年英国脱欧公投后最先受到关注的焦点问题之一,法国和德国的政界人士纷纷针对清算所选址发声,称清算所必须位于欧元区。金融业已经向欧盟和英国监管机构施压,要求它们就清算所的监管进行合作,以避免清算业务在伦敦和欧元区之间分割导致成本上升的可能性。欧盟的决策者坚称,只有在万不得已情况下,欧盟内部才会对欧元计价金融衍生品合同进行强制清算;他们还表示,即使在最糟糕的“无协议脱欧”情境下,欧盟的衍生品交易员也可以继续在12个月内利用英国的清算所实施交易的清算。自英国公投通过脱欧计划以来,伦敦证券交易所集团(London Stock Exchange Group Plc)的股价上涨了一倍。

授权规则

当欧洲证券和市场管理局(European Securities and Markets Authority)公布了需要在欧盟境内保留多少高职级员工才能获得营业执照时,英国的资产管理公司吓坏了。此类授权规则(delegation rule)对所谓的UCITS基金尤为重要。UCITS基金的官方总部和销售地都要设在欧盟,但可以在纽约、香港或其他地方进行管理。虽然监管机构说他们只是想杜绝资产管理公司设立“邮箱实体”的情况发生,但业内人士则将此视为从英国窃取生意。此外,布鲁塞尔方面也曾主张给欧洲证券和市场管理局正式的权力,让该机构可以对授权业务模式进行直接干预,但决策者后来放弃了这个想法。英国的资产管理公司正竭力游说,以避免监管制度的从严导致高级管理人员大规模迁离伦敦。

合同和数据

倘若监管机构不采取任何行动,英国和欧盟签约方之间的长期金融合同可能会因英国脱欧而中断。问题的焦点在于,各签约方是否有能力修订现行合同,或在有效期内继续履行合同条款。据英国央行(BOE) 3月的统计资料,这方面共涉及总额26万亿英镑的未清算金融衍生品合同,以及900万保险客户。英国监管机构希望本国和欧盟政府机构协调一致,确保合同的连续性。不过,欧盟监管机构要求企业自行做好准备,在必要时对合同进行修订或改写。欧盟建议的做法可能会加速业务从英国向欧洲大陆的转移。英国金融行为监管局(Financial Conduct Authority)局长安德鲁·贝利(Andrew Bailey)希望监管机构采取缓解措施,以确保欧盟和英国之间大量金融数据交换的情况能够持续。■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