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OR



郭台铭难当“台湾的特朗普”?

发布日期:2019-07-17 09:35
摘要:输给“三无”(无钱、无资历、无人脉)的对手韩国瑜,郭台铭内心的不平衡可想而知。但郭台铭应该不服输吗?



撰文 | 刘裘蒂

OR--商业新媒体 】明年1月11日的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日前因为国民党的初选跌宕起伏达到了高潮:周一高雄新任市长韩国瑜以压倒性优势赢得国民党初选,胜过居次的前鸿海/富士康董事长郭台铭达17个百分点。本来郭预定在当天举行记者会表明未来动向,后来决定取消,因为需要几天“沉淀思考”。我认为这是理性的决定,可以好好评估脱党参选的利弊。

为何台湾首富买不了台湾人的心?这是过去一星期来许多媒体人思考的问题,我想这也是郭台铭未来几天需要思考的问题。输给“三无”(无钱、无资历、无人脉)的对手韩国瑜,郭台铭内心的不平衡可想而知。问题是,郭台铭应该不服输吗?

韩国瑜在去年台湾“九合一”地方选举号称“一人救全党”,拿下绿营(民进党)深植的高雄,并且带动其他14个县市长的“变天”转向蓝营(国民党)。新官上任,追随他的海内外“韩粉”却拱着他出来角逐总统大位,所到之处都有人喊:“韩国瑜,冻蒜!”(台语“冻蒜”是“当选”的意思)。

主张与大陆拓展交流的韩国瑜,将面临民进党的代表蔡英文争取连任,在旁边虎视眈眈、养兵习武的台北市长柯文哲也可能宣布参选。如果郭台铭不服气而独立参选,将造成国民党内部分裂,以及中间选民和经济选民的分散,有可能使蔡英文渔翁得利。

郭台铭参加国民党初选,已经带来党内的裂痕。今年三四月间韩国瑜民调如日中天,胜过蔡英文和柯文哲,多方揣测可能以“国民党最强棒”的身份被征召参选,但半路杀出个“程咬金”,非党员的郭台铭以取得国民党“荣誉状”的高调起手式宣布参选,势在必得,顿时盛传郭是国民党“权贵”经由“密室协商”而拱出的“卡韩”利器。

郭台铭对这种说法十分不爽,一再强调他是“黑手”出身,经由苦功、自律和霸气而纵横商场,建立了鸿海/富士康帝国。郭台铭自称“妈祖托梦”叫他出来选总统,特朗普的当选为他提供了一部“兵书”或“教战手册”。因此他宣布参选后不久便赶往美国白宫拜会特朗普,并向媒体显摆特朗普给他带有签名的杯垫。(白宫后来澄清特朗普并未为郭参选背书。)

根据“特朗普逻辑”,任何事都是交易。

自从4月17日宣布参选以来,郭台铭可以说是到处撒粮、到处砸钱,运作了一大把名嘴、广告公司、新闻媒体,这其中有些人前一天还在电视上鼓吹韩国瑜参选,一听到郭台铭参选后,陆续改口痛骂韩国瑜。

到了国民党初选民调(7月8-14日)前夕,郭台铭的广告几乎垄断了所有台湾可以买到的视觉和听觉资源:电视广告、公车广告、大型看板、手游、电话语音拜票等等。而新闻频道也照着“业配”的潜规则,提供了对应的免费(正面)新闻。6月底到7月初,郭台铭的民调似乎有追上韩国瑜的情势。

另外,郭台铭在7月2日接受某网红访问时夸口称,他通过初选的几率是99.999%。有网友闻讯发文:难道这表示国民党做票灭韩计划启动?

这在“韩粉”心中种下了极深的焦虑感,担心国民党初选民调的公正性,以及韩国瑜会被“做掉”。这个危机感,和“韩粉”的高黏着度,不离不弃,激起了空前的庶民“顾电话运动”:自愿禁足在家等民调电话。这是最终初选结果韩国瑜以两位数大胜的一大原因。

郭台铭在初选过程中所表现的热诚和拼劲有目共睹,包括到农家借宿,到鱼市买鱼,到夜市“扫街”拜会。他在三场国民党国政愿景发表会,虽然不断看稿,但准备得很详尽。从他参选90天,能得到这样的成绩已经不错。但在心理上,郭台铭一直跨不过韩国瑜这个学弟(两人板桥国小前后届)的坎儿,他一直想要学韩国瑜的接地气。

接下来的时间里,郭台铭自然会思考是否要作战到1月11日。但我认为在这段浓缩的参选期间,郭暴露了他目前缺乏一个政治人物的基本心理素质,他更应该考量初选如何已经对他的一生功过造成负面的影响。特朗普的“富人+政治素人”模式未必能够成功地复制到台湾。

首先,郭台铭宣布参加国民党初选之时表示他不愿意接受征召,如果初选没有被选上,那表示他努力不够,他会尽力支持经初选产生的国民党总统候选人。但初选民调开征之后,郭仍然没有签署其他四名国民党参选人都签的公约,许多评论家认为这是为脱党参选留下后路。但有多少选民会衷心支持一个准备“背信弃义”的“政治变色龙”呢?

许多台湾政治观察家指出,这是台湾民主选举以来第一次有这么多民众激情地守在家中等民调电话,甚至比谈恋爱等对象来电还要积极。他们放弃晚上做买卖,不煮饭只叫外卖,抱着电话筒上洗手间,延迟出国旅游……

试问,在这样高的“忠诚度”比赛的氛围下,如果一名参选人被认为是利用国民党的荣誉党员身份来个“借壳上市”,有多少选民会愿意牺牲自己的生活留在家里帮他顾电话呢?

其次,在民调趋势逆转之际,郭台铭的台风也让人惊讶,什么人都骂。民调起伏乃是兵家常事,还在如火如荼的初选期间,他忘了一举一动会持续影响民调的导向,甚至会导致国民党初选结果比之前的民调差距更大。

郭台铭在国民党进初选的民调才刚起跑,可能因为自己的监察员打回来的报告,以及非国民党指定机构做的平行民调显示韩国瑜正拉开与郭台铭的距离,郭便令人错愕地自乱阵脚,从不可一世的“霸道总裁”一下子跌落到全然崩溃、一哭二闹三骂阵,把国民党上上下下骂得狗血淋头,仿佛选举是小孩子抢玩具。

郭台铭在7月11日接受政论节目《新闻面对面》专访时,甚至向韩国瑜喊话:

“我希望你好好思考这一两天,不要受外界打扰,我觉得你是一个有担当、有勇气、有领袖魅力的人,就算大哥做四年,你把高雄做好了,人民自会选择,就算大哥拜托你了……”

乍听之下,这似乎有点像小学生竞选班长,但是有第二名叫第一名让位的吗?

不但要求韩国瑜退让,郭台铭还指出支持自己的人都要工作,“不可能吃饱饭没事,连进厕所都要拿着电话”,请问这样损别人的粉丝,岂不引人更加质疑自己粉丝的忠诚度?有人质疑动员选民守电话是否“公平”,然而明年1月11日的选民投票,不就是取决于这种忠诚度和热情吗?

韩国瑜虽然面对四面八方“万箭穿心”,却冷静处之。而郭台铭在关键民调时刻负能量爆棚,甚至怪罪国民党中央。为了摆脱“权贵”的形象,郭一再与马英九切割,称自己的出身与马英九、蔡英文等人不同,还秀出手上的茧,证明自己是从基层打拼上来的人。但很多观察家很早指出,郭周围的竞选幕僚基本上是广告界政治素人,加上马英九的前朝政务官,这些“军师”基本上是造成国民党在2014及2016年两次大选溃败的同样团队。

当民调落后韩国瑜时,郭台铭质疑党内初选的公平性,认为民进党支持者灌票给韩国瑜,干扰国民党初选。但《风传媒》分析《汇流》的民调结果,指出倾向民进党的选民支持郭台铭的比例其实高于支持韩国瑜。

到了11日初选民调第四天,郭继续飙骂,动辄“你们国民党”,“你们国民党”,作为国民党的参选人,这是不是有点奇怪?

他先批国民党中央委员,直言过去到底是谁借钱给国民党,“让你们安心做中常委?”

之前,针对台湾社会少子化的危机,郭台铭伶俐地在国民党政见愿景发表会和后续媒体效应中,炒作了“零岁到六岁国家养”,但有人认为郭台铭“臭弹”(台湾话:吹牛)。郭回应如果经费不够,愿意先垫,即使“散尽家财”在所不惜,造成了“零岁到六岁郭家养”之讥。

试想,如果郭台铭借给了国民党4500万,就认为国民党上上下下都欠了他一辈子,要是真的“零岁到六岁郭家养”,这些家庭是否都得天天听他像债主一样地念经?

郭台铭主张对台湾1000名富人课征富人税(为了筹足养零到六岁的1600亿经费,平均每人1.6亿)。虽然小老百姓听了中听,但台湾商总理事长赖正镒表示反对。郭台铭听了不爽,公开扬言,“若是我当选总统,第一个查赖正镒的税!”

这个语调仿效特朗普针对企业家(如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佐斯)开炮,反而使舆论议论参选人针对特定对象的“恫吓”。

研究“韩流”的台湾新闻传播学者胡幼伟如此评论对韩国瑜眼红的人:“在蓝营,条件比老韩好的人,随便一算,没有一千,也有五百。但那又怎样?你学经历再好、家世人品再高,钱再多,大家就是比较喜欢他嘛!你恨也好,你酸也好,你黑也好,你拜托也好,没用!大家就是喜欢他!剩下的,看你要不要接受这个事实了!”

未来的几天,这似乎是郭台铭必须深思的事情。

至于郭台铭是否会联手柯文哲,严重打击蓝绿恶斗的历史传统,而以白色力量的身份改写台湾传统,一般认为几率不大。因为谁都知道,郭台铭不可能做男二号,柯文哲如果能够当男一号,他也不愿意当个配角。(在台湾政治中,副总统是没有实权的配角。)

7月初,台湾媒体开始在民调过程中反映郭台铭脱党参选的可能性。根据《台湾指标调查》(访问时间7月1-2日)所做的全台第二份“四强角逐”的总统大选民调,结果是:韩国瑜30.2%、蔡英文22.9%、郭台铭21.2%、柯文哲14.5%。

之前由艾普罗做的第一份四脚督(台语:四人鼎立)的总统大选民调则显示:韩国瑜29.9%、蔡英文25.2%、郭台铭20.2%、柯文哲14.2%。

也就是说,根据在国民党初选民调开始之前的数字,即使在四人角逐的情况下,韩仍然领先,在初选民调启动之后,韩与郭之间的距离应该更为加大。

三个月的总统梦,却造成了郭台铭一生功过的“反高潮”,郭还会继续挑战吗?眼馋着“果冻”(“郭董”昵称)钱袋的媒体们,还要继续鼓吹他参选到底吗?我记得在6月间在台湾坊间开始流传一个口诀:“郭台铭当总统,我们就成了他的‘劳工’……” 这虽然是个笑話,也不代表众多“郭粉”的看法,然而,尽管财力在选举过程中占有很大优势,甚至能带动舆论导向,但郭台铭最终要面对的是“得民心者得天下”的事实。

我在6月中的时候在高雄访谈韩国瑜时,他说,“如果人民要我出来,到时民调通过,我就出来选;如果人民不要我出来,民调没过,我已做出努力……我现在的想法是一切交给人民来决定。”

从这个角度而言,郭台铭真正输的人不是韩国瑜,而是坚守阵营的“韩粉”。当郭漫天砸钱之际,韩粉自愿掏腰包来支持他们心目中的“庶民总统”。

在钞票和选票之间,人民选择了选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输给“三无”(无钱、无资历、无人脉)的对手韩国瑜,郭台铭内心的不平衡可想而知。但郭台铭应该不服输吗?



撰文 | 刘裘蒂

OR--商业新媒体 】明年1月11日的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日前因为国民党的初选跌宕起伏达到了高潮:周一高雄新任市长韩国瑜以压倒性优势赢得国民党初选,胜过居次的前鸿海/富士康董事长郭台铭达17个百分点。本来郭预定在当天举行记者会表明未来动向,后来决定取消,因为需要几天“沉淀思考”。我认为这是理性的决定,可以好好评估脱党参选的利弊。

为何台湾首富买不了台湾人的心?这是过去一星期来许多媒体人思考的问题,我想这也是郭台铭未来几天需要思考的问题。输给“三无”(无钱、无资历、无人脉)的对手韩国瑜,郭台铭内心的不平衡可想而知。问题是,郭台铭应该不服输吗?

韩国瑜在去年台湾“九合一”地方选举号称“一人救全党”,拿下绿营(民进党)深植的高雄,并且带动其他14个县市长的“变天”转向蓝营(国民党)。新官上任,追随他的海内外“韩粉”却拱着他出来角逐总统大位,所到之处都有人喊:“韩国瑜,冻蒜!”(台语“冻蒜”是“当选”的意思)。

主张与大陆拓展交流的韩国瑜,将面临民进党的代表蔡英文争取连任,在旁边虎视眈眈、养兵习武的台北市长柯文哲也可能宣布参选。如果郭台铭不服气而独立参选,将造成国民党内部分裂,以及中间选民和经济选民的分散,有可能使蔡英文渔翁得利。

郭台铭参加国民党初选,已经带来党内的裂痕。今年三四月间韩国瑜民调如日中天,胜过蔡英文和柯文哲,多方揣测可能以“国民党最强棒”的身份被征召参选,但半路杀出个“程咬金”,非党员的郭台铭以取得国民党“荣誉状”的高调起手式宣布参选,势在必得,顿时盛传郭是国民党“权贵”经由“密室协商”而拱出的“卡韩”利器。

郭台铭对这种说法十分不爽,一再强调他是“黑手”出身,经由苦功、自律和霸气而纵横商场,建立了鸿海/富士康帝国。郭台铭自称“妈祖托梦”叫他出来选总统,特朗普的当选为他提供了一部“兵书”或“教战手册”。因此他宣布参选后不久便赶往美国白宫拜会特朗普,并向媒体显摆特朗普给他带有签名的杯垫。(白宫后来澄清特朗普并未为郭参选背书。)

根据“特朗普逻辑”,任何事都是交易。

自从4月17日宣布参选以来,郭台铭可以说是到处撒粮、到处砸钱,运作了一大把名嘴、广告公司、新闻媒体,这其中有些人前一天还在电视上鼓吹韩国瑜参选,一听到郭台铭参选后,陆续改口痛骂韩国瑜。

到了国民党初选民调(7月8-14日)前夕,郭台铭的广告几乎垄断了所有台湾可以买到的视觉和听觉资源:电视广告、公车广告、大型看板、手游、电话语音拜票等等。而新闻频道也照着“业配”的潜规则,提供了对应的免费(正面)新闻。6月底到7月初,郭台铭的民调似乎有追上韩国瑜的情势。

另外,郭台铭在7月2日接受某网红访问时夸口称,他通过初选的几率是99.999%。有网友闻讯发文:难道这表示国民党做票灭韩计划启动?

这在“韩粉”心中种下了极深的焦虑感,担心国民党初选民调的公正性,以及韩国瑜会被“做掉”。这个危机感,和“韩粉”的高黏着度,不离不弃,激起了空前的庶民“顾电话运动”:自愿禁足在家等民调电话。这是最终初选结果韩国瑜以两位数大胜的一大原因。

郭台铭在初选过程中所表现的热诚和拼劲有目共睹,包括到农家借宿,到鱼市买鱼,到夜市“扫街”拜会。他在三场国民党国政愿景发表会,虽然不断看稿,但准备得很详尽。从他参选90天,能得到这样的成绩已经不错。但在心理上,郭台铭一直跨不过韩国瑜这个学弟(两人板桥国小前后届)的坎儿,他一直想要学韩国瑜的接地气。

接下来的时间里,郭台铭自然会思考是否要作战到1月11日。但我认为在这段浓缩的参选期间,郭暴露了他目前缺乏一个政治人物的基本心理素质,他更应该考量初选如何已经对他的一生功过造成负面的影响。特朗普的“富人+政治素人”模式未必能够成功地复制到台湾。

首先,郭台铭宣布参加国民党初选之时表示他不愿意接受征召,如果初选没有被选上,那表示他努力不够,他会尽力支持经初选产生的国民党总统候选人。但初选民调开征之后,郭仍然没有签署其他四名国民党参选人都签的公约,许多评论家认为这是为脱党参选留下后路。但有多少选民会衷心支持一个准备“背信弃义”的“政治变色龙”呢?

许多台湾政治观察家指出,这是台湾民主选举以来第一次有这么多民众激情地守在家中等民调电话,甚至比谈恋爱等对象来电还要积极。他们放弃晚上做买卖,不煮饭只叫外卖,抱着电话筒上洗手间,延迟出国旅游……

试问,在这样高的“忠诚度”比赛的氛围下,如果一名参选人被认为是利用国民党的荣誉党员身份来个“借壳上市”,有多少选民会愿意牺牲自己的生活留在家里帮他顾电话呢?

其次,在民调趋势逆转之际,郭台铭的台风也让人惊讶,什么人都骂。民调起伏乃是兵家常事,还在如火如荼的初选期间,他忘了一举一动会持续影响民调的导向,甚至会导致国民党初选结果比之前的民调差距更大。

郭台铭在国民党进初选的民调才刚起跑,可能因为自己的监察员打回来的报告,以及非国民党指定机构做的平行民调显示韩国瑜正拉开与郭台铭的距离,郭便令人错愕地自乱阵脚,从不可一世的“霸道总裁”一下子跌落到全然崩溃、一哭二闹三骂阵,把国民党上上下下骂得狗血淋头,仿佛选举是小孩子抢玩具。

郭台铭在7月11日接受政论节目《新闻面对面》专访时,甚至向韩国瑜喊话:

“我希望你好好思考这一两天,不要受外界打扰,我觉得你是一个有担当、有勇气、有领袖魅力的人,就算大哥做四年,你把高雄做好了,人民自会选择,就算大哥拜托你了……”

乍听之下,这似乎有点像小学生竞选班长,但是有第二名叫第一名让位的吗?

不但要求韩国瑜退让,郭台铭还指出支持自己的人都要工作,“不可能吃饱饭没事,连进厕所都要拿着电话”,请问这样损别人的粉丝,岂不引人更加质疑自己粉丝的忠诚度?有人质疑动员选民守电话是否“公平”,然而明年1月11日的选民投票,不就是取决于这种忠诚度和热情吗?

韩国瑜虽然面对四面八方“万箭穿心”,却冷静处之。而郭台铭在关键民调时刻负能量爆棚,甚至怪罪国民党中央。为了摆脱“权贵”的形象,郭一再与马英九切割,称自己的出身与马英九、蔡英文等人不同,还秀出手上的茧,证明自己是从基层打拼上来的人。但很多观察家很早指出,郭周围的竞选幕僚基本上是广告界政治素人,加上马英九的前朝政务官,这些“军师”基本上是造成国民党在2014及2016年两次大选溃败的同样团队。

当民调落后韩国瑜时,郭台铭质疑党内初选的公平性,认为民进党支持者灌票给韩国瑜,干扰国民党初选。但《风传媒》分析《汇流》的民调结果,指出倾向民进党的选民支持郭台铭的比例其实高于支持韩国瑜。

到了11日初选民调第四天,郭继续飙骂,动辄“你们国民党”,“你们国民党”,作为国民党的参选人,这是不是有点奇怪?

他先批国民党中央委员,直言过去到底是谁借钱给国民党,“让你们安心做中常委?”

之前,针对台湾社会少子化的危机,郭台铭伶俐地在国民党政见愿景发表会和后续媒体效应中,炒作了“零岁到六岁国家养”,但有人认为郭台铭“臭弹”(台湾话:吹牛)。郭回应如果经费不够,愿意先垫,即使“散尽家财”在所不惜,造成了“零岁到六岁郭家养”之讥。

试想,如果郭台铭借给了国民党4500万,就认为国民党上上下下都欠了他一辈子,要是真的“零岁到六岁郭家养”,这些家庭是否都得天天听他像债主一样地念经?

郭台铭主张对台湾1000名富人课征富人税(为了筹足养零到六岁的1600亿经费,平均每人1.6亿)。虽然小老百姓听了中听,但台湾商总理事长赖正镒表示反对。郭台铭听了不爽,公开扬言,“若是我当选总统,第一个查赖正镒的税!”

这个语调仿效特朗普针对企业家(如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佐斯)开炮,反而使舆论议论参选人针对特定对象的“恫吓”。

研究“韩流”的台湾新闻传播学者胡幼伟如此评论对韩国瑜眼红的人:“在蓝营,条件比老韩好的人,随便一算,没有一千,也有五百。但那又怎样?你学经历再好、家世人品再高,钱再多,大家就是比较喜欢他嘛!你恨也好,你酸也好,你黑也好,你拜托也好,没用!大家就是喜欢他!剩下的,看你要不要接受这个事实了!”

未来的几天,这似乎是郭台铭必须深思的事情。

至于郭台铭是否会联手柯文哲,严重打击蓝绿恶斗的历史传统,而以白色力量的身份改写台湾传统,一般认为几率不大。因为谁都知道,郭台铭不可能做男二号,柯文哲如果能够当男一号,他也不愿意当个配角。(在台湾政治中,副总统是没有实权的配角。)

7月初,台湾媒体开始在民调过程中反映郭台铭脱党参选的可能性。根据《台湾指标调查》(访问时间7月1-2日)所做的全台第二份“四强角逐”的总统大选民调,结果是:韩国瑜30.2%、蔡英文22.9%、郭台铭21.2%、柯文哲14.5%。

之前由艾普罗做的第一份四脚督(台语:四人鼎立)的总统大选民调则显示:韩国瑜29.9%、蔡英文25.2%、郭台铭20.2%、柯文哲14.2%。

也就是说,根据在国民党初选民调开始之前的数字,即使在四人角逐的情况下,韩仍然领先,在初选民调启动之后,韩与郭之间的距离应该更为加大。

三个月的总统梦,却造成了郭台铭一生功过的“反高潮”,郭还会继续挑战吗?眼馋着“果冻”(“郭董”昵称)钱袋的媒体们,还要继续鼓吹他参选到底吗?我记得在6月间在台湾坊间开始流传一个口诀:“郭台铭当总统,我们就成了他的‘劳工’……” 这虽然是个笑話,也不代表众多“郭粉”的看法,然而,尽管财力在选举过程中占有很大优势,甚至能带动舆论导向,但郭台铭最终要面对的是“得民心者得天下”的事实。

我在6月中的时候在高雄访谈韩国瑜时,他说,“如果人民要我出来,到时民调通过,我就出来选;如果人民不要我出来,民调没过,我已做出努力……我现在的想法是一切交给人民来决定。”

从这个角度而言,郭台铭真正输的人不是韩国瑜,而是坚守阵营的“韩粉”。当郭漫天砸钱之际,韩粉自愿掏腰包来支持他们心目中的“庶民总统”。

在钞票和选票之间,人民选择了选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输给“三无”(无钱、无资历、无人脉)的对手韩国瑜,郭台铭内心的不平衡可想而知。但郭台铭应该不服输吗?



撰文 | 刘裘蒂

OR--商业新媒体 】明年1月11日的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日前因为国民党的初选跌宕起伏达到了高潮:周一高雄新任市长韩国瑜以压倒性优势赢得国民党初选,胜过居次的前鸿海/富士康董事长郭台铭达17个百分点。本来郭预定在当天举行记者会表明未来动向,后来决定取消,因为需要几天“沉淀思考”。我认为这是理性的决定,可以好好评估脱党参选的利弊。

为何台湾首富买不了台湾人的心?这是过去一星期来许多媒体人思考的问题,我想这也是郭台铭未来几天需要思考的问题。输给“三无”(无钱、无资历、无人脉)的对手韩国瑜,郭台铭内心的不平衡可想而知。问题是,郭台铭应该不服输吗?

韩国瑜在去年台湾“九合一”地方选举号称“一人救全党”,拿下绿营(民进党)深植的高雄,并且带动其他14个县市长的“变天”转向蓝营(国民党)。新官上任,追随他的海内外“韩粉”却拱着他出来角逐总统大位,所到之处都有人喊:“韩国瑜,冻蒜!”(台语“冻蒜”是“当选”的意思)。

主张与大陆拓展交流的韩国瑜,将面临民进党的代表蔡英文争取连任,在旁边虎视眈眈、养兵习武的台北市长柯文哲也可能宣布参选。如果郭台铭不服气而独立参选,将造成国民党内部分裂,以及中间选民和经济选民的分散,有可能使蔡英文渔翁得利。

郭台铭参加国民党初选,已经带来党内的裂痕。今年三四月间韩国瑜民调如日中天,胜过蔡英文和柯文哲,多方揣测可能以“国民党最强棒”的身份被征召参选,但半路杀出个“程咬金”,非党员的郭台铭以取得国民党“荣誉状”的高调起手式宣布参选,势在必得,顿时盛传郭是国民党“权贵”经由“密室协商”而拱出的“卡韩”利器。

郭台铭对这种说法十分不爽,一再强调他是“黑手”出身,经由苦功、自律和霸气而纵横商场,建立了鸿海/富士康帝国。郭台铭自称“妈祖托梦”叫他出来选总统,特朗普的当选为他提供了一部“兵书”或“教战手册”。因此他宣布参选后不久便赶往美国白宫拜会特朗普,并向媒体显摆特朗普给他带有签名的杯垫。(白宫后来澄清特朗普并未为郭参选背书。)

根据“特朗普逻辑”,任何事都是交易。

自从4月17日宣布参选以来,郭台铭可以说是到处撒粮、到处砸钱,运作了一大把名嘴、广告公司、新闻媒体,这其中有些人前一天还在电视上鼓吹韩国瑜参选,一听到郭台铭参选后,陆续改口痛骂韩国瑜。

到了国民党初选民调(7月8-14日)前夕,郭台铭的广告几乎垄断了所有台湾可以买到的视觉和听觉资源:电视广告、公车广告、大型看板、手游、电话语音拜票等等。而新闻频道也照着“业配”的潜规则,提供了对应的免费(正面)新闻。6月底到7月初,郭台铭的民调似乎有追上韩国瑜的情势。

另外,郭台铭在7月2日接受某网红访问时夸口称,他通过初选的几率是99.999%。有网友闻讯发文:难道这表示国民党做票灭韩计划启动?

这在“韩粉”心中种下了极深的焦虑感,担心国民党初选民调的公正性,以及韩国瑜会被“做掉”。这个危机感,和“韩粉”的高黏着度,不离不弃,激起了空前的庶民“顾电话运动”:自愿禁足在家等民调电话。这是最终初选结果韩国瑜以两位数大胜的一大原因。

郭台铭在初选过程中所表现的热诚和拼劲有目共睹,包括到农家借宿,到鱼市买鱼,到夜市“扫街”拜会。他在三场国民党国政愿景发表会,虽然不断看稿,但准备得很详尽。从他参选90天,能得到这样的成绩已经不错。但在心理上,郭台铭一直跨不过韩国瑜这个学弟(两人板桥国小前后届)的坎儿,他一直想要学韩国瑜的接地气。

接下来的时间里,郭台铭自然会思考是否要作战到1月11日。但我认为在这段浓缩的参选期间,郭暴露了他目前缺乏一个政治人物的基本心理素质,他更应该考量初选如何已经对他的一生功过造成负面的影响。特朗普的“富人+政治素人”模式未必能够成功地复制到台湾。

首先,郭台铭宣布参加国民党初选之时表示他不愿意接受征召,如果初选没有被选上,那表示他努力不够,他会尽力支持经初选产生的国民党总统候选人。但初选民调开征之后,郭仍然没有签署其他四名国民党参选人都签的公约,许多评论家认为这是为脱党参选留下后路。但有多少选民会衷心支持一个准备“背信弃义”的“政治变色龙”呢?

许多台湾政治观察家指出,这是台湾民主选举以来第一次有这么多民众激情地守在家中等民调电话,甚至比谈恋爱等对象来电还要积极。他们放弃晚上做买卖,不煮饭只叫外卖,抱着电话筒上洗手间,延迟出国旅游……

试问,在这样高的“忠诚度”比赛的氛围下,如果一名参选人被认为是利用国民党的荣誉党员身份来个“借壳上市”,有多少选民会愿意牺牲自己的生活留在家里帮他顾电话呢?

其次,在民调趋势逆转之际,郭台铭的台风也让人惊讶,什么人都骂。民调起伏乃是兵家常事,还在如火如荼的初选期间,他忘了一举一动会持续影响民调的导向,甚至会导致国民党初选结果比之前的民调差距更大。

郭台铭在国民党进初选的民调才刚起跑,可能因为自己的监察员打回来的报告,以及非国民党指定机构做的平行民调显示韩国瑜正拉开与郭台铭的距离,郭便令人错愕地自乱阵脚,从不可一世的“霸道总裁”一下子跌落到全然崩溃、一哭二闹三骂阵,把国民党上上下下骂得狗血淋头,仿佛选举是小孩子抢玩具。

郭台铭在7月11日接受政论节目《新闻面对面》专访时,甚至向韩国瑜喊话:

“我希望你好好思考这一两天,不要受外界打扰,我觉得你是一个有担当、有勇气、有领袖魅力的人,就算大哥做四年,你把高雄做好了,人民自会选择,就算大哥拜托你了……”

乍听之下,这似乎有点像小学生竞选班长,但是有第二名叫第一名让位的吗?

不但要求韩国瑜退让,郭台铭还指出支持自己的人都要工作,“不可能吃饱饭没事,连进厕所都要拿着电话”,请问这样损别人的粉丝,岂不引人更加质疑自己粉丝的忠诚度?有人质疑动员选民守电话是否“公平”,然而明年1月11日的选民投票,不就是取决于这种忠诚度和热情吗?

韩国瑜虽然面对四面八方“万箭穿心”,却冷静处之。而郭台铭在关键民调时刻负能量爆棚,甚至怪罪国民党中央。为了摆脱“权贵”的形象,郭一再与马英九切割,称自己的出身与马英九、蔡英文等人不同,还秀出手上的茧,证明自己是从基层打拼上来的人。但很多观察家很早指出,郭周围的竞选幕僚基本上是广告界政治素人,加上马英九的前朝政务官,这些“军师”基本上是造成国民党在2014及2016年两次大选溃败的同样团队。

当民调落后韩国瑜时,郭台铭质疑党内初选的公平性,认为民进党支持者灌票给韩国瑜,干扰国民党初选。但《风传媒》分析《汇流》的民调结果,指出倾向民进党的选民支持郭台铭的比例其实高于支持韩国瑜。

到了11日初选民调第四天,郭继续飙骂,动辄“你们国民党”,“你们国民党”,作为国民党的参选人,这是不是有点奇怪?

他先批国民党中央委员,直言过去到底是谁借钱给国民党,“让你们安心做中常委?”

之前,针对台湾社会少子化的危机,郭台铭伶俐地在国民党政见愿景发表会和后续媒体效应中,炒作了“零岁到六岁国家养”,但有人认为郭台铭“臭弹”(台湾话:吹牛)。郭回应如果经费不够,愿意先垫,即使“散尽家财”在所不惜,造成了“零岁到六岁郭家养”之讥。

试想,如果郭台铭借给了国民党4500万,就认为国民党上上下下都欠了他一辈子,要是真的“零岁到六岁郭家养”,这些家庭是否都得天天听他像债主一样地念经?

郭台铭主张对台湾1000名富人课征富人税(为了筹足养零到六岁的1600亿经费,平均每人1.6亿)。虽然小老百姓听了中听,但台湾商总理事长赖正镒表示反对。郭台铭听了不爽,公开扬言,“若是我当选总统,第一个查赖正镒的税!”

这个语调仿效特朗普针对企业家(如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佐斯)开炮,反而使舆论议论参选人针对特定对象的“恫吓”。

研究“韩流”的台湾新闻传播学者胡幼伟如此评论对韩国瑜眼红的人:“在蓝营,条件比老韩好的人,随便一算,没有一千,也有五百。但那又怎样?你学经历再好、家世人品再高,钱再多,大家就是比较喜欢他嘛!你恨也好,你酸也好,你黑也好,你拜托也好,没用!大家就是喜欢他!剩下的,看你要不要接受这个事实了!”

未来的几天,这似乎是郭台铭必须深思的事情。

至于郭台铭是否会联手柯文哲,严重打击蓝绿恶斗的历史传统,而以白色力量的身份改写台湾传统,一般认为几率不大。因为谁都知道,郭台铭不可能做男二号,柯文哲如果能够当男一号,他也不愿意当个配角。(在台湾政治中,副总统是没有实权的配角。)

7月初,台湾媒体开始在民调过程中反映郭台铭脱党参选的可能性。根据《台湾指标调查》(访问时间7月1-2日)所做的全台第二份“四强角逐”的总统大选民调,结果是:韩国瑜30.2%、蔡英文22.9%、郭台铭21.2%、柯文哲14.5%。

之前由艾普罗做的第一份四脚督(台语:四人鼎立)的总统大选民调则显示:韩国瑜29.9%、蔡英文25.2%、郭台铭20.2%、柯文哲14.2%。

也就是说,根据在国民党初选民调开始之前的数字,即使在四人角逐的情况下,韩仍然领先,在初选民调启动之后,韩与郭之间的距离应该更为加大。

三个月的总统梦,却造成了郭台铭一生功过的“反高潮”,郭还会继续挑战吗?眼馋着“果冻”(“郭董”昵称)钱袋的媒体们,还要继续鼓吹他参选到底吗?我记得在6月间在台湾坊间开始流传一个口诀:“郭台铭当总统,我们就成了他的‘劳工’……” 这虽然是个笑話,也不代表众多“郭粉”的看法,然而,尽管财力在选举过程中占有很大优势,甚至能带动舆论导向,但郭台铭最终要面对的是“得民心者得天下”的事实。

我在6月中的时候在高雄访谈韩国瑜时,他说,“如果人民要我出来,到时民调通过,我就出来选;如果人民不要我出来,民调没过,我已做出努力……我现在的想法是一切交给人民来决定。”

从这个角度而言,郭台铭真正输的人不是韩国瑜,而是坚守阵营的“韩粉”。当郭漫天砸钱之际,韩粉自愿掏腰包来支持他们心目中的“庶民总统”。

在钞票和选票之间,人民选择了选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郭台铭难当“台湾的特朗普”?

发布日期:2019-07-17 09:35
摘要:输给“三无”(无钱、无资历、无人脉)的对手韩国瑜,郭台铭内心的不平衡可想而知。但郭台铭应该不服输吗?



撰文 | 刘裘蒂

OR--商业新媒体 】明年1月11日的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日前因为国民党的初选跌宕起伏达到了高潮:周一高雄新任市长韩国瑜以压倒性优势赢得国民党初选,胜过居次的前鸿海/富士康董事长郭台铭达17个百分点。本来郭预定在当天举行记者会表明未来动向,后来决定取消,因为需要几天“沉淀思考”。我认为这是理性的决定,可以好好评估脱党参选的利弊。

为何台湾首富买不了台湾人的心?这是过去一星期来许多媒体人思考的问题,我想这也是郭台铭未来几天需要思考的问题。输给“三无”(无钱、无资历、无人脉)的对手韩国瑜,郭台铭内心的不平衡可想而知。问题是,郭台铭应该不服输吗?

韩国瑜在去年台湾“九合一”地方选举号称“一人救全党”,拿下绿营(民进党)深植的高雄,并且带动其他14个县市长的“变天”转向蓝营(国民党)。新官上任,追随他的海内外“韩粉”却拱着他出来角逐总统大位,所到之处都有人喊:“韩国瑜,冻蒜!”(台语“冻蒜”是“当选”的意思)。

主张与大陆拓展交流的韩国瑜,将面临民进党的代表蔡英文争取连任,在旁边虎视眈眈、养兵习武的台北市长柯文哲也可能宣布参选。如果郭台铭不服气而独立参选,将造成国民党内部分裂,以及中间选民和经济选民的分散,有可能使蔡英文渔翁得利。

郭台铭参加国民党初选,已经带来党内的裂痕。今年三四月间韩国瑜民调如日中天,胜过蔡英文和柯文哲,多方揣测可能以“国民党最强棒”的身份被征召参选,但半路杀出个“程咬金”,非党员的郭台铭以取得国民党“荣誉状”的高调起手式宣布参选,势在必得,顿时盛传郭是国民党“权贵”经由“密室协商”而拱出的“卡韩”利器。

郭台铭对这种说法十分不爽,一再强调他是“黑手”出身,经由苦功、自律和霸气而纵横商场,建立了鸿海/富士康帝国。郭台铭自称“妈祖托梦”叫他出来选总统,特朗普的当选为他提供了一部“兵书”或“教战手册”。因此他宣布参选后不久便赶往美国白宫拜会特朗普,并向媒体显摆特朗普给他带有签名的杯垫。(白宫后来澄清特朗普并未为郭参选背书。)

根据“特朗普逻辑”,任何事都是交易。

自从4月17日宣布参选以来,郭台铭可以说是到处撒粮、到处砸钱,运作了一大把名嘴、广告公司、新闻媒体,这其中有些人前一天还在电视上鼓吹韩国瑜参选,一听到郭台铭参选后,陆续改口痛骂韩国瑜。

到了国民党初选民调(7月8-14日)前夕,郭台铭的广告几乎垄断了所有台湾可以买到的视觉和听觉资源:电视广告、公车广告、大型看板、手游、电话语音拜票等等。而新闻频道也照着“业配”的潜规则,提供了对应的免费(正面)新闻。6月底到7月初,郭台铭的民调似乎有追上韩国瑜的情势。

另外,郭台铭在7月2日接受某网红访问时夸口称,他通过初选的几率是99.999%。有网友闻讯发文:难道这表示国民党做票灭韩计划启动?

这在“韩粉”心中种下了极深的焦虑感,担心国民党初选民调的公正性,以及韩国瑜会被“做掉”。这个危机感,和“韩粉”的高黏着度,不离不弃,激起了空前的庶民“顾电话运动”:自愿禁足在家等民调电话。这是最终初选结果韩国瑜以两位数大胜的一大原因。

郭台铭在初选过程中所表现的热诚和拼劲有目共睹,包括到农家借宿,到鱼市买鱼,到夜市“扫街”拜会。他在三场国民党国政愿景发表会,虽然不断看稿,但准备得很详尽。从他参选90天,能得到这样的成绩已经不错。但在心理上,郭台铭一直跨不过韩国瑜这个学弟(两人板桥国小前后届)的坎儿,他一直想要学韩国瑜的接地气。

接下来的时间里,郭台铭自然会思考是否要作战到1月11日。但我认为在这段浓缩的参选期间,郭暴露了他目前缺乏一个政治人物的基本心理素质,他更应该考量初选如何已经对他的一生功过造成负面的影响。特朗普的“富人+政治素人”模式未必能够成功地复制到台湾。

首先,郭台铭宣布参加国民党初选之时表示他不愿意接受征召,如果初选没有被选上,那表示他努力不够,他会尽力支持经初选产生的国民党总统候选人。但初选民调开征之后,郭仍然没有签署其他四名国民党参选人都签的公约,许多评论家认为这是为脱党参选留下后路。但有多少选民会衷心支持一个准备“背信弃义”的“政治变色龙”呢?

许多台湾政治观察家指出,这是台湾民主选举以来第一次有这么多民众激情地守在家中等民调电话,甚至比谈恋爱等对象来电还要积极。他们放弃晚上做买卖,不煮饭只叫外卖,抱着电话筒上洗手间,延迟出国旅游……

试问,在这样高的“忠诚度”比赛的氛围下,如果一名参选人被认为是利用国民党的荣誉党员身份来个“借壳上市”,有多少选民会愿意牺牲自己的生活留在家里帮他顾电话呢?

其次,在民调趋势逆转之际,郭台铭的台风也让人惊讶,什么人都骂。民调起伏乃是兵家常事,还在如火如荼的初选期间,他忘了一举一动会持续影响民调的导向,甚至会导致国民党初选结果比之前的民调差距更大。

郭台铭在国民党进初选的民调才刚起跑,可能因为自己的监察员打回来的报告,以及非国民党指定机构做的平行民调显示韩国瑜正拉开与郭台铭的距离,郭便令人错愕地自乱阵脚,从不可一世的“霸道总裁”一下子跌落到全然崩溃、一哭二闹三骂阵,把国民党上上下下骂得狗血淋头,仿佛选举是小孩子抢玩具。

郭台铭在7月11日接受政论节目《新闻面对面》专访时,甚至向韩国瑜喊话:

“我希望你好好思考这一两天,不要受外界打扰,我觉得你是一个有担当、有勇气、有领袖魅力的人,就算大哥做四年,你把高雄做好了,人民自会选择,就算大哥拜托你了……”

乍听之下,这似乎有点像小学生竞选班长,但是有第二名叫第一名让位的吗?

不但要求韩国瑜退让,郭台铭还指出支持自己的人都要工作,“不可能吃饱饭没事,连进厕所都要拿着电话”,请问这样损别人的粉丝,岂不引人更加质疑自己粉丝的忠诚度?有人质疑动员选民守电话是否“公平”,然而明年1月11日的选民投票,不就是取决于这种忠诚度和热情吗?

韩国瑜虽然面对四面八方“万箭穿心”,却冷静处之。而郭台铭在关键民调时刻负能量爆棚,甚至怪罪国民党中央。为了摆脱“权贵”的形象,郭一再与马英九切割,称自己的出身与马英九、蔡英文等人不同,还秀出手上的茧,证明自己是从基层打拼上来的人。但很多观察家很早指出,郭周围的竞选幕僚基本上是广告界政治素人,加上马英九的前朝政务官,这些“军师”基本上是造成国民党在2014及2016年两次大选溃败的同样团队。

当民调落后韩国瑜时,郭台铭质疑党内初选的公平性,认为民进党支持者灌票给韩国瑜,干扰国民党初选。但《风传媒》分析《汇流》的民调结果,指出倾向民进党的选民支持郭台铭的比例其实高于支持韩国瑜。

到了11日初选民调第四天,郭继续飙骂,动辄“你们国民党”,“你们国民党”,作为国民党的参选人,这是不是有点奇怪?

他先批国民党中央委员,直言过去到底是谁借钱给国民党,“让你们安心做中常委?”

之前,针对台湾社会少子化的危机,郭台铭伶俐地在国民党政见愿景发表会和后续媒体效应中,炒作了“零岁到六岁国家养”,但有人认为郭台铭“臭弹”(台湾话:吹牛)。郭回应如果经费不够,愿意先垫,即使“散尽家财”在所不惜,造成了“零岁到六岁郭家养”之讥。

试想,如果郭台铭借给了国民党4500万,就认为国民党上上下下都欠了他一辈子,要是真的“零岁到六岁郭家养”,这些家庭是否都得天天听他像债主一样地念经?

郭台铭主张对台湾1000名富人课征富人税(为了筹足养零到六岁的1600亿经费,平均每人1.6亿)。虽然小老百姓听了中听,但台湾商总理事长赖正镒表示反对。郭台铭听了不爽,公开扬言,“若是我当选总统,第一个查赖正镒的税!”

这个语调仿效特朗普针对企业家(如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佐斯)开炮,反而使舆论议论参选人针对特定对象的“恫吓”。

研究“韩流”的台湾新闻传播学者胡幼伟如此评论对韩国瑜眼红的人:“在蓝营,条件比老韩好的人,随便一算,没有一千,也有五百。但那又怎样?你学经历再好、家世人品再高,钱再多,大家就是比较喜欢他嘛!你恨也好,你酸也好,你黑也好,你拜托也好,没用!大家就是喜欢他!剩下的,看你要不要接受这个事实了!”

未来的几天,这似乎是郭台铭必须深思的事情。

至于郭台铭是否会联手柯文哲,严重打击蓝绿恶斗的历史传统,而以白色力量的身份改写台湾传统,一般认为几率不大。因为谁都知道,郭台铭不可能做男二号,柯文哲如果能够当男一号,他也不愿意当个配角。(在台湾政治中,副总统是没有实权的配角。)

7月初,台湾媒体开始在民调过程中反映郭台铭脱党参选的可能性。根据《台湾指标调查》(访问时间7月1-2日)所做的全台第二份“四强角逐”的总统大选民调,结果是:韩国瑜30.2%、蔡英文22.9%、郭台铭21.2%、柯文哲14.5%。

之前由艾普罗做的第一份四脚督(台语:四人鼎立)的总统大选民调则显示:韩国瑜29.9%、蔡英文25.2%、郭台铭20.2%、柯文哲14.2%。

也就是说,根据在国民党初选民调开始之前的数字,即使在四人角逐的情况下,韩仍然领先,在初选民调启动之后,韩与郭之间的距离应该更为加大。

三个月的总统梦,却造成了郭台铭一生功过的“反高潮”,郭还会继续挑战吗?眼馋着“果冻”(“郭董”昵称)钱袋的媒体们,还要继续鼓吹他参选到底吗?我记得在6月间在台湾坊间开始流传一个口诀:“郭台铭当总统,我们就成了他的‘劳工’……” 这虽然是个笑話,也不代表众多“郭粉”的看法,然而,尽管财力在选举过程中占有很大优势,甚至能带动舆论导向,但郭台铭最终要面对的是“得民心者得天下”的事实。

我在6月中的时候在高雄访谈韩国瑜时,他说,“如果人民要我出来,到时民调通过,我就出来选;如果人民不要我出来,民调没过,我已做出努力……我现在的想法是一切交给人民来决定。”

从这个角度而言,郭台铭真正输的人不是韩国瑜,而是坚守阵营的“韩粉”。当郭漫天砸钱之际,韩粉自愿掏腰包来支持他们心目中的“庶民总统”。

在钞票和选票之间,人民选择了选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输给“三无”(无钱、无资历、无人脉)的对手韩国瑜,郭台铭内心的不平衡可想而知。但郭台铭应该不服输吗?



撰文 | 刘裘蒂

OR--商业新媒体 】明年1月11日的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日前因为国民党的初选跌宕起伏达到了高潮:周一高雄新任市长韩国瑜以压倒性优势赢得国民党初选,胜过居次的前鸿海/富士康董事长郭台铭达17个百分点。本来郭预定在当天举行记者会表明未来动向,后来决定取消,因为需要几天“沉淀思考”。我认为这是理性的决定,可以好好评估脱党参选的利弊。

为何台湾首富买不了台湾人的心?这是过去一星期来许多媒体人思考的问题,我想这也是郭台铭未来几天需要思考的问题。输给“三无”(无钱、无资历、无人脉)的对手韩国瑜,郭台铭内心的不平衡可想而知。问题是,郭台铭应该不服输吗?

韩国瑜在去年台湾“九合一”地方选举号称“一人救全党”,拿下绿营(民进党)深植的高雄,并且带动其他14个县市长的“变天”转向蓝营(国民党)。新官上任,追随他的海内外“韩粉”却拱着他出来角逐总统大位,所到之处都有人喊:“韩国瑜,冻蒜!”(台语“冻蒜”是“当选”的意思)。

主张与大陆拓展交流的韩国瑜,将面临民进党的代表蔡英文争取连任,在旁边虎视眈眈、养兵习武的台北市长柯文哲也可能宣布参选。如果郭台铭不服气而独立参选,将造成国民党内部分裂,以及中间选民和经济选民的分散,有可能使蔡英文渔翁得利。

郭台铭参加国民党初选,已经带来党内的裂痕。今年三四月间韩国瑜民调如日中天,胜过蔡英文和柯文哲,多方揣测可能以“国民党最强棒”的身份被征召参选,但半路杀出个“程咬金”,非党员的郭台铭以取得国民党“荣誉状”的高调起手式宣布参选,势在必得,顿时盛传郭是国民党“权贵”经由“密室协商”而拱出的“卡韩”利器。

郭台铭对这种说法十分不爽,一再强调他是“黑手”出身,经由苦功、自律和霸气而纵横商场,建立了鸿海/富士康帝国。郭台铭自称“妈祖托梦”叫他出来选总统,特朗普的当选为他提供了一部“兵书”或“教战手册”。因此他宣布参选后不久便赶往美国白宫拜会特朗普,并向媒体显摆特朗普给他带有签名的杯垫。(白宫后来澄清特朗普并未为郭参选背书。)

根据“特朗普逻辑”,任何事都是交易。

自从4月17日宣布参选以来,郭台铭可以说是到处撒粮、到处砸钱,运作了一大把名嘴、广告公司、新闻媒体,这其中有些人前一天还在电视上鼓吹韩国瑜参选,一听到郭台铭参选后,陆续改口痛骂韩国瑜。

到了国民党初选民调(7月8-14日)前夕,郭台铭的广告几乎垄断了所有台湾可以买到的视觉和听觉资源:电视广告、公车广告、大型看板、手游、电话语音拜票等等。而新闻频道也照着“业配”的潜规则,提供了对应的免费(正面)新闻。6月底到7月初,郭台铭的民调似乎有追上韩国瑜的情势。

另外,郭台铭在7月2日接受某网红访问时夸口称,他通过初选的几率是99.999%。有网友闻讯发文:难道这表示国民党做票灭韩计划启动?

这在“韩粉”心中种下了极深的焦虑感,担心国民党初选民调的公正性,以及韩国瑜会被“做掉”。这个危机感,和“韩粉”的高黏着度,不离不弃,激起了空前的庶民“顾电话运动”:自愿禁足在家等民调电话。这是最终初选结果韩国瑜以两位数大胜的一大原因。

郭台铭在初选过程中所表现的热诚和拼劲有目共睹,包括到农家借宿,到鱼市买鱼,到夜市“扫街”拜会。他在三场国民党国政愿景发表会,虽然不断看稿,但准备得很详尽。从他参选90天,能得到这样的成绩已经不错。但在心理上,郭台铭一直跨不过韩国瑜这个学弟(两人板桥国小前后届)的坎儿,他一直想要学韩国瑜的接地气。

接下来的时间里,郭台铭自然会思考是否要作战到1月11日。但我认为在这段浓缩的参选期间,郭暴露了他目前缺乏一个政治人物的基本心理素质,他更应该考量初选如何已经对他的一生功过造成负面的影响。特朗普的“富人+政治素人”模式未必能够成功地复制到台湾。

首先,郭台铭宣布参加国民党初选之时表示他不愿意接受征召,如果初选没有被选上,那表示他努力不够,他会尽力支持经初选产生的国民党总统候选人。但初选民调开征之后,郭仍然没有签署其他四名国民党参选人都签的公约,许多评论家认为这是为脱党参选留下后路。但有多少选民会衷心支持一个准备“背信弃义”的“政治变色龙”呢?

许多台湾政治观察家指出,这是台湾民主选举以来第一次有这么多民众激情地守在家中等民调电话,甚至比谈恋爱等对象来电还要积极。他们放弃晚上做买卖,不煮饭只叫外卖,抱着电话筒上洗手间,延迟出国旅游……

试问,在这样高的“忠诚度”比赛的氛围下,如果一名参选人被认为是利用国民党的荣誉党员身份来个“借壳上市”,有多少选民会愿意牺牲自己的生活留在家里帮他顾电话呢?

其次,在民调趋势逆转之际,郭台铭的台风也让人惊讶,什么人都骂。民调起伏乃是兵家常事,还在如火如荼的初选期间,他忘了一举一动会持续影响民调的导向,甚至会导致国民党初选结果比之前的民调差距更大。

郭台铭在国民党进初选的民调才刚起跑,可能因为自己的监察员打回来的报告,以及非国民党指定机构做的平行民调显示韩国瑜正拉开与郭台铭的距离,郭便令人错愕地自乱阵脚,从不可一世的“霸道总裁”一下子跌落到全然崩溃、一哭二闹三骂阵,把国民党上上下下骂得狗血淋头,仿佛选举是小孩子抢玩具。

郭台铭在7月11日接受政论节目《新闻面对面》专访时,甚至向韩国瑜喊话:

“我希望你好好思考这一两天,不要受外界打扰,我觉得你是一个有担当、有勇气、有领袖魅力的人,就算大哥做四年,你把高雄做好了,人民自会选择,就算大哥拜托你了……”

乍听之下,这似乎有点像小学生竞选班长,但是有第二名叫第一名让位的吗?

不但要求韩国瑜退让,郭台铭还指出支持自己的人都要工作,“不可能吃饱饭没事,连进厕所都要拿着电话”,请问这样损别人的粉丝,岂不引人更加质疑自己粉丝的忠诚度?有人质疑动员选民守电话是否“公平”,然而明年1月11日的选民投票,不就是取决于这种忠诚度和热情吗?

韩国瑜虽然面对四面八方“万箭穿心”,却冷静处之。而郭台铭在关键民调时刻负能量爆棚,甚至怪罪国民党中央。为了摆脱“权贵”的形象,郭一再与马英九切割,称自己的出身与马英九、蔡英文等人不同,还秀出手上的茧,证明自己是从基层打拼上来的人。但很多观察家很早指出,郭周围的竞选幕僚基本上是广告界政治素人,加上马英九的前朝政务官,这些“军师”基本上是造成国民党在2014及2016年两次大选溃败的同样团队。

当民调落后韩国瑜时,郭台铭质疑党内初选的公平性,认为民进党支持者灌票给韩国瑜,干扰国民党初选。但《风传媒》分析《汇流》的民调结果,指出倾向民进党的选民支持郭台铭的比例其实高于支持韩国瑜。

到了11日初选民调第四天,郭继续飙骂,动辄“你们国民党”,“你们国民党”,作为国民党的参选人,这是不是有点奇怪?

他先批国民党中央委员,直言过去到底是谁借钱给国民党,“让你们安心做中常委?”

之前,针对台湾社会少子化的危机,郭台铭伶俐地在国民党政见愿景发表会和后续媒体效应中,炒作了“零岁到六岁国家养”,但有人认为郭台铭“臭弹”(台湾话:吹牛)。郭回应如果经费不够,愿意先垫,即使“散尽家财”在所不惜,造成了“零岁到六岁郭家养”之讥。

试想,如果郭台铭借给了国民党4500万,就认为国民党上上下下都欠了他一辈子,要是真的“零岁到六岁郭家养”,这些家庭是否都得天天听他像债主一样地念经?

郭台铭主张对台湾1000名富人课征富人税(为了筹足养零到六岁的1600亿经费,平均每人1.6亿)。虽然小老百姓听了中听,但台湾商总理事长赖正镒表示反对。郭台铭听了不爽,公开扬言,“若是我当选总统,第一个查赖正镒的税!”

这个语调仿效特朗普针对企业家(如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佐斯)开炮,反而使舆论议论参选人针对特定对象的“恫吓”。

研究“韩流”的台湾新闻传播学者胡幼伟如此评论对韩国瑜眼红的人:“在蓝营,条件比老韩好的人,随便一算,没有一千,也有五百。但那又怎样?你学经历再好、家世人品再高,钱再多,大家就是比较喜欢他嘛!你恨也好,你酸也好,你黑也好,你拜托也好,没用!大家就是喜欢他!剩下的,看你要不要接受这个事实了!”

未来的几天,这似乎是郭台铭必须深思的事情。

至于郭台铭是否会联手柯文哲,严重打击蓝绿恶斗的历史传统,而以白色力量的身份改写台湾传统,一般认为几率不大。因为谁都知道,郭台铭不可能做男二号,柯文哲如果能够当男一号,他也不愿意当个配角。(在台湾政治中,副总统是没有实权的配角。)

7月初,台湾媒体开始在民调过程中反映郭台铭脱党参选的可能性。根据《台湾指标调查》(访问时间7月1-2日)所做的全台第二份“四强角逐”的总统大选民调,结果是:韩国瑜30.2%、蔡英文22.9%、郭台铭21.2%、柯文哲14.5%。

之前由艾普罗做的第一份四脚督(台语:四人鼎立)的总统大选民调则显示:韩国瑜29.9%、蔡英文25.2%、郭台铭20.2%、柯文哲14.2%。

也就是说,根据在国民党初选民调开始之前的数字,即使在四人角逐的情况下,韩仍然领先,在初选民调启动之后,韩与郭之间的距离应该更为加大。

三个月的总统梦,却造成了郭台铭一生功过的“反高潮”,郭还会继续挑战吗?眼馋着“果冻”(“郭董”昵称)钱袋的媒体们,还要继续鼓吹他参选到底吗?我记得在6月间在台湾坊间开始流传一个口诀:“郭台铭当总统,我们就成了他的‘劳工’……” 这虽然是个笑話,也不代表众多“郭粉”的看法,然而,尽管财力在选举过程中占有很大优势,甚至能带动舆论导向,但郭台铭最终要面对的是“得民心者得天下”的事实。

我在6月中的时候在高雄访谈韩国瑜时,他说,“如果人民要我出来,到时民调通过,我就出来选;如果人民不要我出来,民调没过,我已做出努力……我现在的想法是一切交给人民来决定。”

从这个角度而言,郭台铭真正输的人不是韩国瑜,而是坚守阵营的“韩粉”。当郭漫天砸钱之际,韩粉自愿掏腰包来支持他们心目中的“庶民总统”。

在钞票和选票之间,人民选择了选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