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外资瞄准中国养老市场

发布日期:2019-07-16 14:00
摘要:随着中国人口快速老龄化,中国对老年护理的需求巨大,但供给严重不足,外资养老服务机构看到商机,纷纷进军中国。



杰米•史密斯 悉尼 , Wang Xueqiao , 汤姆•汉考克 上海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澳大利亚最大的养老社区所有者和运营商在上海启动了一个耗资4亿澳元(合2.81亿美元)的项目计划,这是期望从中国人口快速老龄化中获利的外国投资者进军中国的最新举措。

总部位于悉尼的房地产和基础设施集团联实(Lendlease)表示,计划在2025年前在中国建成至少4个养老社区,位于上海青浦区的项目将是其中的第一个。

“在未来三到四年,我们想每年都做一个这种规模的项目,以打造一个大约拥有5000个单位的平台,”联实亚洲首席执行官龙腾(Tony Lombardo)在一次采访中向英国《金融时报》表示。他还补充说:“我们想通过这第一个项目测试市场,确保我们推出适当的产品。”

越来越多外国老年护理服务公司将中国作为目标市场,联实也加入这一行列。去年,中国60岁以上人口达到2.5亿,预计到2025年将超过3亿。但中国仅有3万个老年护理机构。

中国券商光大证券(Everbright Securities)分析师表示,去年,中国老年护理潜在需求的价值为5000亿元人民币(合720亿美元),但供给无法满足需求。

出生率的下降意味着,到2050年,预计中国四分之一的人口将超过65岁。在一个老年护理通常由家庭成员承担的社会,人口老龄化过程将挑战中国的社会规范。

咨询机构“前瞻产业研究院”(Qianzhan Industry Research Institute)的数据显示,约90%的中国老年人主要依靠家庭赡养,7%依靠所居住社区的护理服务,3%依靠养老院。

中国政府于2014年向私人投资者(包括外商独资企业)开放了老年护理行业。

联实在上海兴建的养老社区将可容纳1300位老人,他们需要支付40万澳元起的一次性费用,另加每月收费。

根据中国民政部的数据,2015年,中国仅有9%的老年护理机构实现盈利。“盈利模式仍需探索,”咨询公司德勤(Deloitte)在一份报告中表示,“中国老年护理行业作为一个整体仍处于起步阶段,没有可复制的项目模式,也没有出现大型的市场领跑者。”

总部位于墨尔本的老年护理服务提供商Bolton Clarke已计划在中国兴建十几家老年护理院,其中7家将与总部位于上海的投资集团阳光控股(Yango Holdings)合作建设。

Bolton Clarke首席执行官斯蒂芬•马格尔顿(Stephen Muggleton)表示,培训和分享专长一直是该公司中国业务的一个主要关注点。中国具备职业资格的老年护理人员很少。

“我们的优势在于,我们Bolton Clarke研究院的研究成果获得国际认可,我们的Altura Learning业务有能力将这些知识打造成专门针对这一行业的灵活培训计划,”他说。

哥伦比亚中国(Columbia China)是总部位于西雅图的哥伦比亚太平洋管理公司(Columbia Pacific Management)与新加坡薛尔思医疗集团(Sheares Healthcare Group)的合资公司,在中国运营3家老年护理机构。该公司计划到2020年在中国再开设3家机构。

哥伦比亚太平洋管理公司2012年进入中国,该公司的乔•伍德(Joe Wood)指出:“人口趋势和市场中的服务能力非常小这一事实创造了前所未有的机会。

“市场上的许多消费者对养老生活是什么样或应该是什么样没有太多了解,”他补充说,“因此,我们面临的一部分营销挑战是,不仅要讲述我们的故事,还要向市场宣传高质量养老生活的价值。”伍德表示,哥伦比亚太平洋管理公司的投资已实现盈利。

日本护理企业日医学馆(Nichii Gakkan)和法国的欧葆庭集团(Orpea)也在中国经营老年护理机构。包括万科(China Vanke)和泰康人寿(Taikang Life Insurance)在内的中国企业也已开始向老年护理和养老服务领域大举投资。

一些外国公司与本地合作伙伴联手进军中国养老市场。

法国最大的老年护理公司之一高利泽集团(Groupe Colisee)与招商局集团(China Merchants Group)的一家子公司成立了一家合资公司,在广州经营一家高端养老院。

龙腾表示,在中国拥有逾180名员工的联实曾试图寻找一家合资伙伴,但最终决定独立经营。

“当我们与政府讨论该行业的需求时,他们很乐意直接与我们打交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随着中国人口快速老龄化,中国对老年护理的需求巨大,但供给严重不足,外资养老服务机构看到商机,纷纷进军中国。



杰米•史密斯 悉尼 , Wang Xueqiao , 汤姆•汉考克 上海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澳大利亚最大的养老社区所有者和运营商在上海启动了一个耗资4亿澳元(合2.81亿美元)的项目计划,这是期望从中国人口快速老龄化中获利的外国投资者进军中国的最新举措。

总部位于悉尼的房地产和基础设施集团联实(Lendlease)表示,计划在2025年前在中国建成至少4个养老社区,位于上海青浦区的项目将是其中的第一个。

“在未来三到四年,我们想每年都做一个这种规模的项目,以打造一个大约拥有5000个单位的平台,”联实亚洲首席执行官龙腾(Tony Lombardo)在一次采访中向英国《金融时报》表示。他还补充说:“我们想通过这第一个项目测试市场,确保我们推出适当的产品。”

越来越多外国老年护理服务公司将中国作为目标市场,联实也加入这一行列。去年,中国60岁以上人口达到2.5亿,预计到2025年将超过3亿。但中国仅有3万个老年护理机构。

中国券商光大证券(Everbright Securities)分析师表示,去年,中国老年护理潜在需求的价值为5000亿元人民币(合720亿美元),但供给无法满足需求。

出生率的下降意味着,到2050年,预计中国四分之一的人口将超过65岁。在一个老年护理通常由家庭成员承担的社会,人口老龄化过程将挑战中国的社会规范。

咨询机构“前瞻产业研究院”(Qianzhan Industry Research Institute)的数据显示,约90%的中国老年人主要依靠家庭赡养,7%依靠所居住社区的护理服务,3%依靠养老院。

中国政府于2014年向私人投资者(包括外商独资企业)开放了老年护理行业。

联实在上海兴建的养老社区将可容纳1300位老人,他们需要支付40万澳元起的一次性费用,另加每月收费。

根据中国民政部的数据,2015年,中国仅有9%的老年护理机构实现盈利。“盈利模式仍需探索,”咨询公司德勤(Deloitte)在一份报告中表示,“中国老年护理行业作为一个整体仍处于起步阶段,没有可复制的项目模式,也没有出现大型的市场领跑者。”

总部位于墨尔本的老年护理服务提供商Bolton Clarke已计划在中国兴建十几家老年护理院,其中7家将与总部位于上海的投资集团阳光控股(Yango Holdings)合作建设。

Bolton Clarke首席执行官斯蒂芬•马格尔顿(Stephen Muggleton)表示,培训和分享专长一直是该公司中国业务的一个主要关注点。中国具备职业资格的老年护理人员很少。

“我们的优势在于,我们Bolton Clarke研究院的研究成果获得国际认可,我们的Altura Learning业务有能力将这些知识打造成专门针对这一行业的灵活培训计划,”他说。

哥伦比亚中国(Columbia China)是总部位于西雅图的哥伦比亚太平洋管理公司(Columbia Pacific Management)与新加坡薛尔思医疗集团(Sheares Healthcare Group)的合资公司,在中国运营3家老年护理机构。该公司计划到2020年在中国再开设3家机构。

哥伦比亚太平洋管理公司2012年进入中国,该公司的乔•伍德(Joe Wood)指出:“人口趋势和市场中的服务能力非常小这一事实创造了前所未有的机会。

“市场上的许多消费者对养老生活是什么样或应该是什么样没有太多了解,”他补充说,“因此,我们面临的一部分营销挑战是,不仅要讲述我们的故事,还要向市场宣传高质量养老生活的价值。”伍德表示,哥伦比亚太平洋管理公司的投资已实现盈利。

日本护理企业日医学馆(Nichii Gakkan)和法国的欧葆庭集团(Orpea)也在中国经营老年护理机构。包括万科(China Vanke)和泰康人寿(Taikang Life Insurance)在内的中国企业也已开始向老年护理和养老服务领域大举投资。

一些外国公司与本地合作伙伴联手进军中国养老市场。

法国最大的老年护理公司之一高利泽集团(Groupe Colisee)与招商局集团(China Merchants Group)的一家子公司成立了一家合资公司,在广州经营一家高端养老院。

龙腾表示,在中国拥有逾180名员工的联实曾试图寻找一家合资伙伴,但最终决定独立经营。

“当我们与政府讨论该行业的需求时,他们很乐意直接与我们打交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随着中国人口快速老龄化,中国对老年护理的需求巨大,但供给严重不足,外资养老服务机构看到商机,纷纷进军中国。



杰米•史密斯 悉尼 , Wang Xueqiao , 汤姆•汉考克 上海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澳大利亚最大的养老社区所有者和运营商在上海启动了一个耗资4亿澳元(合2.81亿美元)的项目计划,这是期望从中国人口快速老龄化中获利的外国投资者进军中国的最新举措。

总部位于悉尼的房地产和基础设施集团联实(Lendlease)表示,计划在2025年前在中国建成至少4个养老社区,位于上海青浦区的项目将是其中的第一个。

“在未来三到四年,我们想每年都做一个这种规模的项目,以打造一个大约拥有5000个单位的平台,”联实亚洲首席执行官龙腾(Tony Lombardo)在一次采访中向英国《金融时报》表示。他还补充说:“我们想通过这第一个项目测试市场,确保我们推出适当的产品。”

越来越多外国老年护理服务公司将中国作为目标市场,联实也加入这一行列。去年,中国60岁以上人口达到2.5亿,预计到2025年将超过3亿。但中国仅有3万个老年护理机构。

中国券商光大证券(Everbright Securities)分析师表示,去年,中国老年护理潜在需求的价值为5000亿元人民币(合720亿美元),但供给无法满足需求。

出生率的下降意味着,到2050年,预计中国四分之一的人口将超过65岁。在一个老年护理通常由家庭成员承担的社会,人口老龄化过程将挑战中国的社会规范。

咨询机构“前瞻产业研究院”(Qianzhan Industry Research Institute)的数据显示,约90%的中国老年人主要依靠家庭赡养,7%依靠所居住社区的护理服务,3%依靠养老院。

中国政府于2014年向私人投资者(包括外商独资企业)开放了老年护理行业。

联实在上海兴建的养老社区将可容纳1300位老人,他们需要支付40万澳元起的一次性费用,另加每月收费。

根据中国民政部的数据,2015年,中国仅有9%的老年护理机构实现盈利。“盈利模式仍需探索,”咨询公司德勤(Deloitte)在一份报告中表示,“中国老年护理行业作为一个整体仍处于起步阶段,没有可复制的项目模式,也没有出现大型的市场领跑者。”

总部位于墨尔本的老年护理服务提供商Bolton Clarke已计划在中国兴建十几家老年护理院,其中7家将与总部位于上海的投资集团阳光控股(Yango Holdings)合作建设。

Bolton Clarke首席执行官斯蒂芬•马格尔顿(Stephen Muggleton)表示,培训和分享专长一直是该公司中国业务的一个主要关注点。中国具备职业资格的老年护理人员很少。

“我们的优势在于,我们Bolton Clarke研究院的研究成果获得国际认可,我们的Altura Learning业务有能力将这些知识打造成专门针对这一行业的灵活培训计划,”他说。

哥伦比亚中国(Columbia China)是总部位于西雅图的哥伦比亚太平洋管理公司(Columbia Pacific Management)与新加坡薛尔思医疗集团(Sheares Healthcare Group)的合资公司,在中国运营3家老年护理机构。该公司计划到2020年在中国再开设3家机构。

哥伦比亚太平洋管理公司2012年进入中国,该公司的乔•伍德(Joe Wood)指出:“人口趋势和市场中的服务能力非常小这一事实创造了前所未有的机会。

“市场上的许多消费者对养老生活是什么样或应该是什么样没有太多了解,”他补充说,“因此,我们面临的一部分营销挑战是,不仅要讲述我们的故事,还要向市场宣传高质量养老生活的价值。”伍德表示,哥伦比亚太平洋管理公司的投资已实现盈利。

日本护理企业日医学馆(Nichii Gakkan)和法国的欧葆庭集团(Orpea)也在中国经营老年护理机构。包括万科(China Vanke)和泰康人寿(Taikang Life Insurance)在内的中国企业也已开始向老年护理和养老服务领域大举投资。

一些外国公司与本地合作伙伴联手进军中国养老市场。

法国最大的老年护理公司之一高利泽集团(Groupe Colisee)与招商局集团(China Merchants Group)的一家子公司成立了一家合资公司,在广州经营一家高端养老院。

龙腾表示,在中国拥有逾180名员工的联实曾试图寻找一家合资伙伴,但最终决定独立经营。

“当我们与政府讨论该行业的需求时,他们很乐意直接与我们打交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外资瞄准中国养老市场

发布日期:2019-07-16 14:00
摘要:随着中国人口快速老龄化,中国对老年护理的需求巨大,但供给严重不足,外资养老服务机构看到商机,纷纷进军中国。



杰米•史密斯 悉尼 , Wang Xueqiao , 汤姆•汉考克 上海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澳大利亚最大的养老社区所有者和运营商在上海启动了一个耗资4亿澳元(合2.81亿美元)的项目计划,这是期望从中国人口快速老龄化中获利的外国投资者进军中国的最新举措。

总部位于悉尼的房地产和基础设施集团联实(Lendlease)表示,计划在2025年前在中国建成至少4个养老社区,位于上海青浦区的项目将是其中的第一个。

“在未来三到四年,我们想每年都做一个这种规模的项目,以打造一个大约拥有5000个单位的平台,”联实亚洲首席执行官龙腾(Tony Lombardo)在一次采访中向英国《金融时报》表示。他还补充说:“我们想通过这第一个项目测试市场,确保我们推出适当的产品。”

越来越多外国老年护理服务公司将中国作为目标市场,联实也加入这一行列。去年,中国60岁以上人口达到2.5亿,预计到2025年将超过3亿。但中国仅有3万个老年护理机构。

中国券商光大证券(Everbright Securities)分析师表示,去年,中国老年护理潜在需求的价值为5000亿元人民币(合720亿美元),但供给无法满足需求。

出生率的下降意味着,到2050年,预计中国四分之一的人口将超过65岁。在一个老年护理通常由家庭成员承担的社会,人口老龄化过程将挑战中国的社会规范。

咨询机构“前瞻产业研究院”(Qianzhan Industry Research Institute)的数据显示,约90%的中国老年人主要依靠家庭赡养,7%依靠所居住社区的护理服务,3%依靠养老院。

中国政府于2014年向私人投资者(包括外商独资企业)开放了老年护理行业。

联实在上海兴建的养老社区将可容纳1300位老人,他们需要支付40万澳元起的一次性费用,另加每月收费。

根据中国民政部的数据,2015年,中国仅有9%的老年护理机构实现盈利。“盈利模式仍需探索,”咨询公司德勤(Deloitte)在一份报告中表示,“中国老年护理行业作为一个整体仍处于起步阶段,没有可复制的项目模式,也没有出现大型的市场领跑者。”

总部位于墨尔本的老年护理服务提供商Bolton Clarke已计划在中国兴建十几家老年护理院,其中7家将与总部位于上海的投资集团阳光控股(Yango Holdings)合作建设。

Bolton Clarke首席执行官斯蒂芬•马格尔顿(Stephen Muggleton)表示,培训和分享专长一直是该公司中国业务的一个主要关注点。中国具备职业资格的老年护理人员很少。

“我们的优势在于,我们Bolton Clarke研究院的研究成果获得国际认可,我们的Altura Learning业务有能力将这些知识打造成专门针对这一行业的灵活培训计划,”他说。

哥伦比亚中国(Columbia China)是总部位于西雅图的哥伦比亚太平洋管理公司(Columbia Pacific Management)与新加坡薛尔思医疗集团(Sheares Healthcare Group)的合资公司,在中国运营3家老年护理机构。该公司计划到2020年在中国再开设3家机构。

哥伦比亚太平洋管理公司2012年进入中国,该公司的乔•伍德(Joe Wood)指出:“人口趋势和市场中的服务能力非常小这一事实创造了前所未有的机会。

“市场上的许多消费者对养老生活是什么样或应该是什么样没有太多了解,”他补充说,“因此,我们面临的一部分营销挑战是,不仅要讲述我们的故事,还要向市场宣传高质量养老生活的价值。”伍德表示,哥伦比亚太平洋管理公司的投资已实现盈利。

日本护理企业日医学馆(Nichii Gakkan)和法国的欧葆庭集团(Orpea)也在中国经营老年护理机构。包括万科(China Vanke)和泰康人寿(Taikang Life Insurance)在内的中国企业也已开始向老年护理和养老服务领域大举投资。

一些外国公司与本地合作伙伴联手进军中国养老市场。

法国最大的老年护理公司之一高利泽集团(Groupe Colisee)与招商局集团(China Merchants Group)的一家子公司成立了一家合资公司,在广州经营一家高端养老院。

龙腾表示,在中国拥有逾180名员工的联实曾试图寻找一家合资伙伴,但最终决定独立经营。

“当我们与政府讨论该行业的需求时,他们很乐意直接与我们打交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随着中国人口快速老龄化,中国对老年护理的需求巨大,但供给严重不足,外资养老服务机构看到商机,纷纷进军中国。



杰米•史密斯 悉尼 , Wang Xueqiao , 汤姆•汉考克 上海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澳大利亚最大的养老社区所有者和运营商在上海启动了一个耗资4亿澳元(合2.81亿美元)的项目计划,这是期望从中国人口快速老龄化中获利的外国投资者进军中国的最新举措。

总部位于悉尼的房地产和基础设施集团联实(Lendlease)表示,计划在2025年前在中国建成至少4个养老社区,位于上海青浦区的项目将是其中的第一个。

“在未来三到四年,我们想每年都做一个这种规模的项目,以打造一个大约拥有5000个单位的平台,”联实亚洲首席执行官龙腾(Tony Lombardo)在一次采访中向英国《金融时报》表示。他还补充说:“我们想通过这第一个项目测试市场,确保我们推出适当的产品。”

越来越多外国老年护理服务公司将中国作为目标市场,联实也加入这一行列。去年,中国60岁以上人口达到2.5亿,预计到2025年将超过3亿。但中国仅有3万个老年护理机构。

中国券商光大证券(Everbright Securities)分析师表示,去年,中国老年护理潜在需求的价值为5000亿元人民币(合720亿美元),但供给无法满足需求。

出生率的下降意味着,到2050年,预计中国四分之一的人口将超过65岁。在一个老年护理通常由家庭成员承担的社会,人口老龄化过程将挑战中国的社会规范。

咨询机构“前瞻产业研究院”(Qianzhan Industry Research Institute)的数据显示,约90%的中国老年人主要依靠家庭赡养,7%依靠所居住社区的护理服务,3%依靠养老院。

中国政府于2014年向私人投资者(包括外商独资企业)开放了老年护理行业。

联实在上海兴建的养老社区将可容纳1300位老人,他们需要支付40万澳元起的一次性费用,另加每月收费。

根据中国民政部的数据,2015年,中国仅有9%的老年护理机构实现盈利。“盈利模式仍需探索,”咨询公司德勤(Deloitte)在一份报告中表示,“中国老年护理行业作为一个整体仍处于起步阶段,没有可复制的项目模式,也没有出现大型的市场领跑者。”

总部位于墨尔本的老年护理服务提供商Bolton Clarke已计划在中国兴建十几家老年护理院,其中7家将与总部位于上海的投资集团阳光控股(Yango Holdings)合作建设。

Bolton Clarke首席执行官斯蒂芬•马格尔顿(Stephen Muggleton)表示,培训和分享专长一直是该公司中国业务的一个主要关注点。中国具备职业资格的老年护理人员很少。

“我们的优势在于,我们Bolton Clarke研究院的研究成果获得国际认可,我们的Altura Learning业务有能力将这些知识打造成专门针对这一行业的灵活培训计划,”他说。

哥伦比亚中国(Columbia China)是总部位于西雅图的哥伦比亚太平洋管理公司(Columbia Pacific Management)与新加坡薛尔思医疗集团(Sheares Healthcare Group)的合资公司,在中国运营3家老年护理机构。该公司计划到2020年在中国再开设3家机构。

哥伦比亚太平洋管理公司2012年进入中国,该公司的乔•伍德(Joe Wood)指出:“人口趋势和市场中的服务能力非常小这一事实创造了前所未有的机会。

“市场上的许多消费者对养老生活是什么样或应该是什么样没有太多了解,”他补充说,“因此,我们面临的一部分营销挑战是,不仅要讲述我们的故事,还要向市场宣传高质量养老生活的价值。”伍德表示,哥伦比亚太平洋管理公司的投资已实现盈利。

日本护理企业日医学馆(Nichii Gakkan)和法国的欧葆庭集团(Orpea)也在中国经营老年护理机构。包括万科(China Vanke)和泰康人寿(Taikang Life Insurance)在内的中国企业也已开始向老年护理和养老服务领域大举投资。

一些外国公司与本地合作伙伴联手进军中国养老市场。

法国最大的老年护理公司之一高利泽集团(Groupe Colisee)与招商局集团(China Merchants Group)的一家子公司成立了一家合资公司,在广州经营一家高端养老院。

龙腾表示,在中国拥有逾180名员工的联实曾试图寻找一家合资伙伴,但最终决定独立经营。

“当我们与政府讨论该行业的需求时,他们很乐意直接与我们打交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