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中国决策者通过降低税费来刺激经济的策略并没有阻止经济增长放缓,这引发了外界对中国政府将推出更多刺激措施的预期,比如放松信贷条件以促进企业和消费者支出等。



撰文 | Chao Deng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决策者通过降低税费来刺激经济的策略并没有阻止经济增长放缓,这引发了外界对中国政府将推出更多刺激措施的预期,比如放松信贷条件以促进企业和消费者支出等。

周一公布的官方统计数据显示,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在之前两个季度稳定在6.4%之后,今年第二季度下滑至6.2%。

除6月份经济温和复苏之外,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当季商业活动回升乏力。消费支出正在加剧需求降温的状况,而中国领导人曾希望消费支出能够支撑经济增长。第二季度经济数据的分类指标显示,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3月份推出的约人民币2万亿元(2,910亿美元)的刺激方案未能让企业主减轻避险的力度。

研究机构TS Lombard的经济学家Bo Zhuang表示:“我不会说这一做法未起作用,但并不像人们所想的那么大。”

与美国的贸易争端拖累了中国经济,商业环境因此变得不确定。为了避开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最新一轮关税措施,一些制造商正在将生产移出中国,这加剧了对裁员和需求下降的担忧。

佛山市高明星诺机械设备有限公司(Foshan Gaoming Xingnuo Machine Equipment Co.)生产制药、化工和橡胶行业使用的设备,该公司原本可以从4月份的增值税下调中受益。一位名叫Liang Yongwen的经理说,该公司的增值税税率从16%降至13%,但客户随后要求降价,由于收入和利润下降,该公司今年仍削减了投资。

Liang不久前在北京参加一个贸易博览会时表示,很多老客户今年削减或取消了订单,因为他们减少了设备采购,或者停止扩大生产线。

尽管中国政府一再表示不搞大水漫灌,但经济学家称,决策者越来越有可能使用广泛措施来确保经济稳定。这将包括有可能抬高债务水平的财政和货币刺激措施。

经济学家表示,决策者可能会降低利率,放松对地方政府的借贷限制,并放宽大城市的购房限制。他们可能出台汽车、家电和其他高价商品的购买补贴措施,以期刺激消费。

根据国际金融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周一提供的数据,今年第一季度总债务攀升至逾40万亿美元,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304%,这令刺激措施变得更为复杂。该机构称,2018年底负债比率达到298%之后,中国第二季度成为新兴市场中债务比率增幅最大的国家之一。

分析师表示,北京方面不太可能降低基准利率,而是会尝试让银行降低放贷利率。不过他们表示,政府可能降低银行从央行借款的利率,以及银行必须保持的准备金规模。

尽管决策者放松了对信贷的控制,但麦格理集团(Macquarie Group)经济学家胡伟俊(Larry Hu)称,中国政府不得不采取更多措施来维持信贷的可持续增长。他表示,决策者可能不得不通过放松对房地产行业的限制来人为地创造信贷需求。

许多向美国销售产品的公司很容易受到贸易争端局势波折的影响,美中贸易争端给企业信心带来重压。宁波电池制造商中银(宁波)电池有限公司(Zhongyin Battery Co.)的销售人员Sun Xiaodong说,在美国宣布计划对包括该公司产品在内的价值2,000亿美元中国产品加征关税后,该公司在短期内获得大量订单。但当25%的关税开始生效后,这一波提前出货就结束了。他表示,买家不想付钱。

今年上半年,消费对中国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60%,低于2018年全年的76%。上半年的经济增长受到了贸易顺差扩大的提振,不过分析师预计这一趋势不会持续,因为出口增长放缓的步伐可能会超过进口。

经济学家预测,如果中国政府不采取更多政策措施,今年的经济增速将逐渐趋向6%-6.5%官方目标区间的低端。TS Lombard的经济学家Zhuang表示,中国国内需求疲软。他预计,中国经济下半年将增长6.1%。

中国今年上半年的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从第一季度的6.3%放缓至5.8%,包括房地产和基础设施在内的所有领域全线放缓。上半年的制造业投资增速则从第一季度的4.6%放缓至3%。

企业需求不足的原因是信心下滑。私营研究公司IHS Markit Ltd.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中国企业6月份的信心和招聘预期降至至少2009年以来的最低水平。调查发现,在近7,000名受访者中,只有不到十分之一的人预计未来12个月的商业活动将增加,企业则预计利润将持平。

(更新完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1条评论,1人参与。



现有措施未提振经济增长,中国可能加大刺激力度

发布日期:2019-07-16 07:59
摘要:中国决策者通过降低税费来刺激经济的策略并没有阻止经济增长放缓,这引发了外界对中国政府将推出更多刺激措施的预期,比如放松信贷条件以促进企业和消费者支出等。



撰文 | Chao Deng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决策者通过降低税费来刺激经济的策略并没有阻止经济增长放缓,这引发了外界对中国政府将推出更多刺激措施的预期,比如放松信贷条件以促进企业和消费者支出等。

周一公布的官方统计数据显示,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在之前两个季度稳定在6.4%之后,今年第二季度下滑至6.2%。

除6月份经济温和复苏之外,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当季商业活动回升乏力。消费支出正在加剧需求降温的状况,而中国领导人曾希望消费支出能够支撑经济增长。第二季度经济数据的分类指标显示,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3月份推出的约人民币2万亿元(2,910亿美元)的刺激方案未能让企业主减轻避险的力度。

研究机构TS Lombard的经济学家Bo Zhuang表示:“我不会说这一做法未起作用,但并不像人们所想的那么大。”

与美国的贸易争端拖累了中国经济,商业环境因此变得不确定。为了避开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最新一轮关税措施,一些制造商正在将生产移出中国,这加剧了对裁员和需求下降的担忧。

佛山市高明星诺机械设备有限公司(Foshan Gaoming Xingnuo Machine Equipment Co.)生产制药、化工和橡胶行业使用的设备,该公司原本可以从4月份的增值税下调中受益。一位名叫Liang Yongwen的经理说,该公司的增值税税率从16%降至13%,但客户随后要求降价,由于收入和利润下降,该公司今年仍削减了投资。

Liang不久前在北京参加一个贸易博览会时表示,很多老客户今年削减或取消了订单,因为他们减少了设备采购,或者停止扩大生产线。

尽管中国政府一再表示不搞大水漫灌,但经济学家称,决策者越来越有可能使用广泛措施来确保经济稳定。这将包括有可能抬高债务水平的财政和货币刺激措施。

经济学家表示,决策者可能会降低利率,放松对地方政府的借贷限制,并放宽大城市的购房限制。他们可能出台汽车、家电和其他高价商品的购买补贴措施,以期刺激消费。

根据国际金融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周一提供的数据,今年第一季度总债务攀升至逾40万亿美元,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304%,这令刺激措施变得更为复杂。该机构称,2018年底负债比率达到298%之后,中国第二季度成为新兴市场中债务比率增幅最大的国家之一。

分析师表示,北京方面不太可能降低基准利率,而是会尝试让银行降低放贷利率。不过他们表示,政府可能降低银行从央行借款的利率,以及银行必须保持的准备金规模。

尽管决策者放松了对信贷的控制,但麦格理集团(Macquarie Group)经济学家胡伟俊(Larry Hu)称,中国政府不得不采取更多措施来维持信贷的可持续增长。他表示,决策者可能不得不通过放松对房地产行业的限制来人为地创造信贷需求。

许多向美国销售产品的公司很容易受到贸易争端局势波折的影响,美中贸易争端给企业信心带来重压。宁波电池制造商中银(宁波)电池有限公司(Zhongyin Battery Co.)的销售人员Sun Xiaodong说,在美国宣布计划对包括该公司产品在内的价值2,000亿美元中国产品加征关税后,该公司在短期内获得大量订单。但当25%的关税开始生效后,这一波提前出货就结束了。他表示,买家不想付钱。

今年上半年,消费对中国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60%,低于2018年全年的76%。上半年的经济增长受到了贸易顺差扩大的提振,不过分析师预计这一趋势不会持续,因为出口增长放缓的步伐可能会超过进口。

经济学家预测,如果中国政府不采取更多政策措施,今年的经济增速将逐渐趋向6%-6.5%官方目标区间的低端。TS Lombard的经济学家Zhuang表示,中国国内需求疲软。他预计,中国经济下半年将增长6.1%。

中国今年上半年的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从第一季度的6.3%放缓至5.8%,包括房地产和基础设施在内的所有领域全线放缓。上半年的制造业投资增速则从第一季度的4.6%放缓至3%。

企业需求不足的原因是信心下滑。私营研究公司IHS Markit Ltd.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中国企业6月份的信心和招聘预期降至至少2009年以来的最低水平。调查发现,在近7,000名受访者中,只有不到十分之一的人预计未来12个月的商业活动将增加,企业则预计利润将持平。

(更新完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中国决策者通过降低税费来刺激经济的策略并没有阻止经济增长放缓,这引发了外界对中国政府将推出更多刺激措施的预期,比如放松信贷条件以促进企业和消费者支出等。



撰文 | Chao Deng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决策者通过降低税费来刺激经济的策略并没有阻止经济增长放缓,这引发了外界对中国政府将推出更多刺激措施的预期,比如放松信贷条件以促进企业和消费者支出等。

周一公布的官方统计数据显示,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在之前两个季度稳定在6.4%之后,今年第二季度下滑至6.2%。

除6月份经济温和复苏之外,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当季商业活动回升乏力。消费支出正在加剧需求降温的状况,而中国领导人曾希望消费支出能够支撑经济增长。第二季度经济数据的分类指标显示,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3月份推出的约人民币2万亿元(2,910亿美元)的刺激方案未能让企业主减轻避险的力度。

研究机构TS Lombard的经济学家Bo Zhuang表示:“我不会说这一做法未起作用,但并不像人们所想的那么大。”

与美国的贸易争端拖累了中国经济,商业环境因此变得不确定。为了避开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最新一轮关税措施,一些制造商正在将生产移出中国,这加剧了对裁员和需求下降的担忧。

佛山市高明星诺机械设备有限公司(Foshan Gaoming Xingnuo Machine Equipment Co.)生产制药、化工和橡胶行业使用的设备,该公司原本可以从4月份的增值税下调中受益。一位名叫Liang Yongwen的经理说,该公司的增值税税率从16%降至13%,但客户随后要求降价,由于收入和利润下降,该公司今年仍削减了投资。

Liang不久前在北京参加一个贸易博览会时表示,很多老客户今年削减或取消了订单,因为他们减少了设备采购,或者停止扩大生产线。

尽管中国政府一再表示不搞大水漫灌,但经济学家称,决策者越来越有可能使用广泛措施来确保经济稳定。这将包括有可能抬高债务水平的财政和货币刺激措施。

经济学家表示,决策者可能会降低利率,放松对地方政府的借贷限制,并放宽大城市的购房限制。他们可能出台汽车、家电和其他高价商品的购买补贴措施,以期刺激消费。

根据国际金融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周一提供的数据,今年第一季度总债务攀升至逾40万亿美元,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304%,这令刺激措施变得更为复杂。该机构称,2018年底负债比率达到298%之后,中国第二季度成为新兴市场中债务比率增幅最大的国家之一。

分析师表示,北京方面不太可能降低基准利率,而是会尝试让银行降低放贷利率。不过他们表示,政府可能降低银行从央行借款的利率,以及银行必须保持的准备金规模。

尽管决策者放松了对信贷的控制,但麦格理集团(Macquarie Group)经济学家胡伟俊(Larry Hu)称,中国政府不得不采取更多措施来维持信贷的可持续增长。他表示,决策者可能不得不通过放松对房地产行业的限制来人为地创造信贷需求。

许多向美国销售产品的公司很容易受到贸易争端局势波折的影响,美中贸易争端给企业信心带来重压。宁波电池制造商中银(宁波)电池有限公司(Zhongyin Battery Co.)的销售人员Sun Xiaodong说,在美国宣布计划对包括该公司产品在内的价值2,000亿美元中国产品加征关税后,该公司在短期内获得大量订单。但当25%的关税开始生效后,这一波提前出货就结束了。他表示,买家不想付钱。

今年上半年,消费对中国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60%,低于2018年全年的76%。上半年的经济增长受到了贸易顺差扩大的提振,不过分析师预计这一趋势不会持续,因为出口增长放缓的步伐可能会超过进口。

经济学家预测,如果中国政府不采取更多政策措施,今年的经济增速将逐渐趋向6%-6.5%官方目标区间的低端。TS Lombard的经济学家Zhuang表示,中国国内需求疲软。他预计,中国经济下半年将增长6.1%。

中国今年上半年的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从第一季度的6.3%放缓至5.8%,包括房地产和基础设施在内的所有领域全线放缓。上半年的制造业投资增速则从第一季度的4.6%放缓至3%。

企业需求不足的原因是信心下滑。私营研究公司IHS Markit Ltd.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中国企业6月份的信心和招聘预期降至至少2009年以来的最低水平。调查发现,在近7,000名受访者中,只有不到十分之一的人预计未来12个月的商业活动将增加,企业则预计利润将持平。

(更新完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1条评论,1人参与。

1条评论,1人参与。




现有措施未提振经济增长,中国可能加大刺激力度

发布日期:2019-07-16 07:59
摘要:中国决策者通过降低税费来刺激经济的策略并没有阻止经济增长放缓,这引发了外界对中国政府将推出更多刺激措施的预期,比如放松信贷条件以促进企业和消费者支出等。



撰文 | Chao Deng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决策者通过降低税费来刺激经济的策略并没有阻止经济增长放缓,这引发了外界对中国政府将推出更多刺激措施的预期,比如放松信贷条件以促进企业和消费者支出等。

周一公布的官方统计数据显示,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在之前两个季度稳定在6.4%之后,今年第二季度下滑至6.2%。

除6月份经济温和复苏之外,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当季商业活动回升乏力。消费支出正在加剧需求降温的状况,而中国领导人曾希望消费支出能够支撑经济增长。第二季度经济数据的分类指标显示,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3月份推出的约人民币2万亿元(2,910亿美元)的刺激方案未能让企业主减轻避险的力度。

研究机构TS Lombard的经济学家Bo Zhuang表示:“我不会说这一做法未起作用,但并不像人们所想的那么大。”

与美国的贸易争端拖累了中国经济,商业环境因此变得不确定。为了避开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最新一轮关税措施,一些制造商正在将生产移出中国,这加剧了对裁员和需求下降的担忧。

佛山市高明星诺机械设备有限公司(Foshan Gaoming Xingnuo Machine Equipment Co.)生产制药、化工和橡胶行业使用的设备,该公司原本可以从4月份的增值税下调中受益。一位名叫Liang Yongwen的经理说,该公司的增值税税率从16%降至13%,但客户随后要求降价,由于收入和利润下降,该公司今年仍削减了投资。

Liang不久前在北京参加一个贸易博览会时表示,很多老客户今年削减或取消了订单,因为他们减少了设备采购,或者停止扩大生产线。

尽管中国政府一再表示不搞大水漫灌,但经济学家称,决策者越来越有可能使用广泛措施来确保经济稳定。这将包括有可能抬高债务水平的财政和货币刺激措施。

经济学家表示,决策者可能会降低利率,放松对地方政府的借贷限制,并放宽大城市的购房限制。他们可能出台汽车、家电和其他高价商品的购买补贴措施,以期刺激消费。

根据国际金融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周一提供的数据,今年第一季度总债务攀升至逾40万亿美元,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304%,这令刺激措施变得更为复杂。该机构称,2018年底负债比率达到298%之后,中国第二季度成为新兴市场中债务比率增幅最大的国家之一。

分析师表示,北京方面不太可能降低基准利率,而是会尝试让银行降低放贷利率。不过他们表示,政府可能降低银行从央行借款的利率,以及银行必须保持的准备金规模。

尽管决策者放松了对信贷的控制,但麦格理集团(Macquarie Group)经济学家胡伟俊(Larry Hu)称,中国政府不得不采取更多措施来维持信贷的可持续增长。他表示,决策者可能不得不通过放松对房地产行业的限制来人为地创造信贷需求。

许多向美国销售产品的公司很容易受到贸易争端局势波折的影响,美中贸易争端给企业信心带来重压。宁波电池制造商中银(宁波)电池有限公司(Zhongyin Battery Co.)的销售人员Sun Xiaodong说,在美国宣布计划对包括该公司产品在内的价值2,000亿美元中国产品加征关税后,该公司在短期内获得大量订单。但当25%的关税开始生效后,这一波提前出货就结束了。他表示,买家不想付钱。

今年上半年,消费对中国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60%,低于2018年全年的76%。上半年的经济增长受到了贸易顺差扩大的提振,不过分析师预计这一趋势不会持续,因为出口增长放缓的步伐可能会超过进口。

经济学家预测,如果中国政府不采取更多政策措施,今年的经济增速将逐渐趋向6%-6.5%官方目标区间的低端。TS Lombard的经济学家Zhuang表示,中国国内需求疲软。他预计,中国经济下半年将增长6.1%。

中国今年上半年的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从第一季度的6.3%放缓至5.8%,包括房地产和基础设施在内的所有领域全线放缓。上半年的制造业投资增速则从第一季度的4.6%放缓至3%。

企业需求不足的原因是信心下滑。私营研究公司IHS Markit Ltd.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中国企业6月份的信心和招聘预期降至至少2009年以来的最低水平。调查发现,在近7,000名受访者中,只有不到十分之一的人预计未来12个月的商业活动将增加,企业则预计利润将持平。

(更新完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中国决策者通过降低税费来刺激经济的策略并没有阻止经济增长放缓,这引发了外界对中国政府将推出更多刺激措施的预期,比如放松信贷条件以促进企业和消费者支出等。



撰文 | Chao Deng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决策者通过降低税费来刺激经济的策略并没有阻止经济增长放缓,这引发了外界对中国政府将推出更多刺激措施的预期,比如放松信贷条件以促进企业和消费者支出等。

周一公布的官方统计数据显示,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在之前两个季度稳定在6.4%之后,今年第二季度下滑至6.2%。

除6月份经济温和复苏之外,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当季商业活动回升乏力。消费支出正在加剧需求降温的状况,而中国领导人曾希望消费支出能够支撑经济增长。第二季度经济数据的分类指标显示,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3月份推出的约人民币2万亿元(2,910亿美元)的刺激方案未能让企业主减轻避险的力度。

研究机构TS Lombard的经济学家Bo Zhuang表示:“我不会说这一做法未起作用,但并不像人们所想的那么大。”

与美国的贸易争端拖累了中国经济,商业环境因此变得不确定。为了避开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最新一轮关税措施,一些制造商正在将生产移出中国,这加剧了对裁员和需求下降的担忧。

佛山市高明星诺机械设备有限公司(Foshan Gaoming Xingnuo Machine Equipment Co.)生产制药、化工和橡胶行业使用的设备,该公司原本可以从4月份的增值税下调中受益。一位名叫Liang Yongwen的经理说,该公司的增值税税率从16%降至13%,但客户随后要求降价,由于收入和利润下降,该公司今年仍削减了投资。

Liang不久前在北京参加一个贸易博览会时表示,很多老客户今年削减或取消了订单,因为他们减少了设备采购,或者停止扩大生产线。

尽管中国政府一再表示不搞大水漫灌,但经济学家称,决策者越来越有可能使用广泛措施来确保经济稳定。这将包括有可能抬高债务水平的财政和货币刺激措施。

经济学家表示,决策者可能会降低利率,放松对地方政府的借贷限制,并放宽大城市的购房限制。他们可能出台汽车、家电和其他高价商品的购买补贴措施,以期刺激消费。

根据国际金融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周一提供的数据,今年第一季度总债务攀升至逾40万亿美元,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304%,这令刺激措施变得更为复杂。该机构称,2018年底负债比率达到298%之后,中国第二季度成为新兴市场中债务比率增幅最大的国家之一。

分析师表示,北京方面不太可能降低基准利率,而是会尝试让银行降低放贷利率。不过他们表示,政府可能降低银行从央行借款的利率,以及银行必须保持的准备金规模。

尽管决策者放松了对信贷的控制,但麦格理集团(Macquarie Group)经济学家胡伟俊(Larry Hu)称,中国政府不得不采取更多措施来维持信贷的可持续增长。他表示,决策者可能不得不通过放松对房地产行业的限制来人为地创造信贷需求。

许多向美国销售产品的公司很容易受到贸易争端局势波折的影响,美中贸易争端给企业信心带来重压。宁波电池制造商中银(宁波)电池有限公司(Zhongyin Battery Co.)的销售人员Sun Xiaodong说,在美国宣布计划对包括该公司产品在内的价值2,000亿美元中国产品加征关税后,该公司在短期内获得大量订单。但当25%的关税开始生效后,这一波提前出货就结束了。他表示,买家不想付钱。

今年上半年,消费对中国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60%,低于2018年全年的76%。上半年的经济增长受到了贸易顺差扩大的提振,不过分析师预计这一趋势不会持续,因为出口增长放缓的步伐可能会超过进口。

经济学家预测,如果中国政府不采取更多政策措施,今年的经济增速将逐渐趋向6%-6.5%官方目标区间的低端。TS Lombard的经济学家Zhuang表示,中国国内需求疲软。他预计,中国经济下半年将增长6.1%。

中国今年上半年的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从第一季度的6.3%放缓至5.8%,包括房地产和基础设施在内的所有领域全线放缓。上半年的制造业投资增速则从第一季度的4.6%放缓至3%。

企业需求不足的原因是信心下滑。私营研究公司IHS Markit Ltd.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中国企业6月份的信心和招聘预期降至至少2009年以来的最低水平。调查发现,在近7,000名受访者中,只有不到十分之一的人预计未来12个月的商业活动将增加,企业则预计利润将持平。

(更新完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1条评论,1人参与。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